第10集︱松果腺的觉醒

翻译校对:尚林

文字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科里古德讲述他接受必不可少的激活松果体和扩展光体的训练


大卫•威尔科克:欢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在我身边的是科里•古德,他声称自己是秘密太空项目的内部人员,能够接触到非比寻常的绝 密信息,这其中有许多对研究不明飞行物多年的人都是新鲜的东西:内部的证词、机密信息,诸如此类。在这一集中,我们要钻研的主题是你们在评论中不断提到 的,是你们在我的网站上看到的视频中最感兴趣的主题。我说的就是松果腺。科里,欢迎回到节目中来。

科里•古德:谢谢。

大卫•威尔科克:你能否用你自己的话来对观众解释你所听说的松果腺是什么?对人体有什么作用吗?什么是松果腺?

科里•古德:当我在虚构军事绑架项目中时被判定为有直觉先知的人后,他们就立刻给我们注射并进行声波治疗。

大卫•威尔科克:在哪里注射?

科里•古德:在肩膀上。还有屁股上。年纪小一些的时候他们就会在屁股上注射。年纪大一些之后就会在肩膀上注射。

大卫•威尔科克:听上去很疼。

科里•古德:你得习惯。然后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使用金属一样的棒子放在这里,将声波送入松果腺。他们说这样就能加强的不是我们的先知能力,而是我们的直觉能力。


水在不同音乐中的结晶形状


松果腺的位置

大卫•威尔科克:你的头骨中感觉到了从中传来的声波振动吗?

科里•古德:是的。你感觉到你的脑袋中六英寸深的地方有声波。所以对他们来说,刺激松果腺显然是很重要的。

大卫•威尔科克:我在《源场》中所提到的内容有一整章节是写松果腺的。我们知道它位于大脑的几何中心。我们知道它只有一颗豆子那么大。经过它的血流流量之大,在身体中只有肾脏胜于它。主流科学家说:“我们并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但松果腺内的细胞或多或少和视网膜中的细胞是一样的。

科里•古德:视杆和视锥吗?

大卫•威尔科克:它们被称为松果体细胞,但实际上两者是一样的。而且它的神经还连入了负责视觉的大脑皮层,和我们的双眼也是一样的。所以古人就把它称为“第三眼”。在我的视频和即将播出的《智慧教育》里也会讲到有松果和类似的图解出现在不同的宗教信仰中。所以你是否认为松果腺内是有活动的?这些小小的视杆和视锥是看得见的?


科里•古德:他们说这样能刺激第二视觉和直觉能力。而且他们说他们知道有古代的地球脱离团体掌握了那些有着大型松果腺的人。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他们说我们所有人的松果腺以前要比现在大一些。他们试图刺激我们松果腺的生长和活动。

大卫•威尔科克:这很有趣,因为我的线人雅各布告诉我天龙人试图改造现代人类,让我们没有松果腺。后来他们很生气,因为好心的外星人又把它装了回去。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科里•古德:我其实听说这是一个更大的实验中的一部分,一共有22个不同的基因实验,由40个小组完成。这些实验不仅仅是基因方面的,还是灵魂方面的。他们试图加强我们在灵魂方面,还有松果腺和一些同我们的光体有关联的东西,他们试图操纵帮我们变得更通灵更加的往这方面发展。现在他们显然和天龙人联盟的组织是冲突的。

大卫•威尔科克:这也许意味着超级联盟并非完全是坏事,他们是……

科里•古德:是的,正如我所说,是观点不同。他们有他们的计划,所以按照他们的方式来操纵我们。

大卫•威尔科克:有多个内线暗示在古代画作中看到某人被包围在光环之中,或是在佛教绘画里更像是日冕,这就是意味着松果腺更活跃,所以造成了某种光晕,你是否见到过这样的事情?宗教艺术中的光晕

科里•古德:我刚说到我们的光体,他们让我们进行的锻炼并不仅仅是激活松果腺,而是要扩展我们的光体直到他们所说的让我们达到他们想要的水准,我们坐在一个房间中,我们的光体扩展开超过房间的四壁。所以显然松果腺和光体的发展和扩展是有着直接联系的。

大卫•威尔科克:我想等一下再谈谈这些练习,但我想先提起另一个有趣的观点。至少有四个不同的内线告诉我,如果我们的松果腺被部分激活,都不要说全部激活了,我们就可以真正地穿过宇宙。你觉得这也是星门吗?就好像是可移动的生物星门就在我们的身体里,就像是我们目前还无法利用的一种硬件?

科里•古德:是的,有很多生命体利用松果腺和他们的光体来投射他们的意识和身体到其他的物理地点,然后通过肉体的联系传回信息,这会改变他们肉体的振动来与 他们所在位置的振动匹配,然后将身体传送到那个位置和意识汇合,或者就是有些人说的脱离身体的体验,或是将他们的意识投射出去,对于更高级的生命体所做的 事有很多不同的术语。

大卫•威尔科克:我很好奇。你是否觉得……因为我一直有这样的猜测,那光晕是虫洞口,当松果腺打开的时候是否感觉到被吸入了虫洞口呢?你可以飞入那个光晕从中穿梭过去呢?

科里•古德:我觉得这种光晕或光环的描述所展示给人们看的,只是针对那些光体和松果腺高度发达的人,并且用一种直觉化精神化的方式发展了他们自身,所以才会在艺术中展现出来那样。而那些同样以这种方式发展过光体的人会拥有第二视觉,并且能够看到其他人的光体。

大卫•威尔科克:在西藏他们就用一条细长的尖利木棍或是别的什么刺穿某人的前额,稍稍刺伤松果腺。这样就能创造出某种通道。你觉得用声波枪对你们所做的事情是否与此类似,只是更高科技一些呢?

科里•古德:他们想要找到刺激松果腺的方法。

大卫•威尔科克:你在接受这种治疗时是什么感觉?你有什么体验?

科里•古德:你会有灵魂出窍的体验。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是的。你会感觉自己的光体在生长,感觉自己朝着身体之外的各个方向生长。有时候你会感觉自己被敲出了身体向后摔去。但与此同时你却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感觉,声波传入大脑皮质,就在你的头骨后。

大卫•威尔科克:我曾在《智慧教育》中同迈克尔•伯辛格博士做过节目,他有一样被称为上帝头盔的装置,上面有很强力的磁力枪,可以用来三角定位对准大脑的特定部位。他 能创造出极端的惊恐和恐惧、能让你大汗淋漓、能制造出性唤起。大脑中还有特定的部位可以对准照射后让人有通灵的体验。怀疑论者很爱提起伯辛格,说这证明了 那些幻觉体验者并非经历了更宏伟的现实,而仅仅是他们的脑袋发烧了。但我觉得伯辛格的上帝头盔和你刚说的声波是有着相似之处的。

科里•古德:是,听着很像。有时他们也对我们使用电磁波。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你是否认为任何一个人受到这样的治疗之后都会有你这样的体验吗?还是说因为你经受过直觉训练所以为此做好了准备?

科里•古德:我觉得他们会有的。他们会有某种体验。我年轻时就已经有灵魂出窍的体验或是奇怪的经历。比如我们坐车长途旅行时我觉得无聊,我就会将自己投射到 车外。我会将自己投射出去,然后飞过路标,飞过山丘,再回头看车,然后飞着,在长途旅行时有灵魂出窍的体验。我在很年轻时就这样做了。

大卫•威尔科克:我的内线丹尼尔经历过这种直觉训练, 是为了称为“心理军团”的组织。而这应该是中情局的分支,至少他是这样听说的。我想谈谈一些他们教他的东西,然后和你的训练做比较。首先是倒挂体操。他们 把他倒挂起来,绑住他的膝盖和脚踝,然后做仰卧起坐。他们说这样就能让血液含氧量加大,使更多的血液通过他的松果腺。这样就能加强血流经过整个身体流过松 果腺,这样就能加强他的能力。你是否经历过相似的事情呢?

科里•古德:我们所经历的最接近的是他们将我们置于加大气压和含氧量的压力室。然后让我们冥想,他们会在我们头上连上脑电图用的电极,然后训练我们进入包括 θ波状态在内的不同状态。他们会要求你进入某种状态,然后测量在室内不同的气压下和不同的氧含量下你需要多久才能达到这个状态。

大卫•威尔科克:你觉得这是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帮助你们在不同的地外环境中保持正常机能呢?

科里•古德:与此同时……这一切都同加强直觉先知有关。

大卫•威尔科克:在盖姆电视台上我们有很多瑜伽、太极的视频。人们订阅的时候就能看到,都是免费的,普通用户就能看。我一直认为倒挂体操,这些反转的仰卧起坐能够增加总的血流循环,如果你去看古人瑜伽、太极其实都是增加血流循环的,是讲柔韧性这样的东西。 你是否觉得这些锻炼是否能帮助人们来锻炼他们的直觉?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也教我们太极这样的东西。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这和可视化同样是有关的,把球状的能量球可视化让它们移动,并感觉它们的移动到你身上的不同位置,然后在你的身体内移动。这有助于含氧量和血液流动,但同时也让我们用其来将能量在身体内传送。

大卫•威尔科克:你是否能再解释一下你要看到的到底是什么?那些球体有颜色吗?有大小吗?一下子会出现多少个?是只有一个吗?

科里•古德:只有一个。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是否给你制定了标准,那球体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科里•古德:是我们自己选的。他们只是说,让球体可视化,一个能量球体。然后将球体握入手中,然后将其可视化,在双手之间传递,然后经过你的肩膀到另一只手上。一开始是这样做的,然后你会用球体让它经过你的脊柱,从脊柱往上到头骨。然后将其可视化,让它回到你的太阳穴,从中出来再用双手抓住,然后再循环。这 是个视觉训练,心理和视觉的训练,让能量球在你的身体内穿梭同时感觉到它。

大卫•威尔科克:这可以站着做吗?或者说这需要太极的动作来随着球体一起动?

科里•古德:你需要动你的手和身体一边这样做一边将其可视化,你不是好像冥想一样坐着静止不动。

大卫•威尔科克:这绝对像是太极的动作,这样和能量球体已启动。能量球会不会这样大?或是更小一些,像这样?

科里•古德:我们将其可视化为小球。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但又没有颜色,是蓝色的、白色的,或是其他?

科里•古德:通常就好像是灯泡一样,白色的光。

大卫•威尔科克:白光?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与人们现在看到的太极拳有多相似?因为很多人似乎都做着同样的动作。这些动作和你做的是相似的吗?还是说有些不同?

科里•古德:许多都是相似的。

大卫•威尔科克:很多练太极的人知道他们与此同时是在锻炼能量,他们锻炼了很长时间,知道自己是在锻炼能量。我在网上一直没有找到,但有一个视频是比尔•莫 耶斯,他和一个太极大师,大师就站在那里,人们朝他跑了过去,然后就大喊大叫的,好像是从这个人身上弹了出去,这是怎么回事?我是说这些人似乎是撞到了某 种能量体。

气功大师和他的气能量视频视频链接:

科里•古德:是的,很多人都演示过,他们能扔出能量球或是让金属凹陷。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这些人是高度发达的。

大卫•威尔科克:你说的这些人是谁?

科里•古德:教授我们的这些人很发达。

大卫•威尔科克:是太空项目的人吗?还是地外人类?

科里•古德:不是的。这是在虚构军事绑架项目中。这些是军事秘密运作的人来教授年轻人。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可以用创造的能量球来让金属凹陷吗?

科里•古德:是的,用能量。球体并没有射出去,但他们将球体可视化了然后射出去。这些人就好像是《星球大战》里掌握原力的绝地武士。你还写了一本书,名叫 《源场》。他们还驯化了被称为……我认为这可以被称为源场的黑暗面,或是原力的黑暗面。而且他们很热衷于《星球大战》中的东西,就好像是绝地武士,像是西 斯黑暗君主,这些从以太或是宇宙中所汲取的魔法能量。

大卫•威尔科克:这让我想起了丹尼尔告诉我的另一件事。我很想听听你对此的看法,爆发式的肌肉运动、武术这样的东西。还有一个皮特•彼得森认识的人,而他的 手绷得非常紧张,手指就好像这样。在这个训练中丹尼尔听说强烈的爆发式肌肉运动是同肾上腺素有关的。肾上腺素就好像魔法能量导体,而做顺畅温和的动作是无 法获得这些能力的。俯卧撑、举重、武术这样的运动才是关键,你本人是否听说过类似的说法?

科里•古德:很多做这种事情的人,我都没有看到肾上腺素的迹象。他们看起来很平和温顺。他们看起来毫不费力,没有类似的事情,就是非常顺畅的动作。显然他们就好像是触角一样从你所谓的源场中汲取能量。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在太极中,就我的浅薄之见,其实,你都让我想要立刻去看那些视频了,很有意思,因为我终于明白了大家为什么去练太极。他们似乎总是关注于,我也练过武术,膝盖弯曲,重心下压,还说到丹田,就是腹部的一个区域。感觉好像有弦或者说能量线从土地上升起来,就好像你是从地球上汲取能量。你的训 练之中是否有这样弯曲膝盖来扎根的部分?

科里•古德:的确有提到扎根这个概念,想象你自己扎根于地球中心,然后把自己想象成触角,可以汲取然后放出能量,这种宇宙的背景能量。

大卫•威尔科克:丹尼尔在训练中还受到过这样的教育,说是地球授权了魔法,地球允许你来做这些事情,当你在发展意识技艺时你的能量,你是在同地球合作,它授权你做这些动作。在你的训练中是否碰到这样的事情?

科里•古德:我们的教育要比这更进一步。这同宇宙网有关。地球和太阳有关联。太阳同本星系团有关联。本星系团同银河系中心有关联。银河系同本星系群有关联,诸如此类的。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在直觉训练中他们还教了其他东西吗?

科里•古德:还有许多其他的,他们将我们置于不同的情境中,包括虚拟现实,而这很烦人。他们会将你,你自己或是你和你的小队放入一个虚拟现实环境,这是一种非常身临其境的虚拟现实环境,有气味、味道、感受。你可以感受到风。

大卫•威尔科克:你进入虚拟现实之后你是否知道自己身处其中呢?

科里•古德:这是测试的 一部分。有时会把你放入非常恐怖的情景下,或是被要求做非常恐怖的事情,同那些让人不愉快的生物来战斗。还有你必须愈发地依靠你的直觉来赢。如果你只是依 靠武术或是战术训练,你永远也没法赢。但如果你依靠你的直觉能力,你就有可能赢。这个时候就好像是清醒梦一样,你就会意识到你是在虚拟现实中,你就能让自己脱离出来。

大卫•威尔科克:这就好像是电影《分歧者》一样,里面有个女孩被扔入了虚拟现实,而她是个分歧者。她必须学会如何从虚拟现实中脱离出来。

电影《分歧者》学会如何从虚拟现实中脱离出来视频片段视频链接:

科里•古德:是的,自从我头两次录音访谈被放到网络上后,我经常听到这个说法。

大卫•威尔科克:还有电影《安德的游戏》,是说一个太空项目中的孩子,他们在教授这些孩子如何对抗地外文明和领航飞船。他很早就意识到他要进入虚拟现实环境中,而他们希望让他尽可能地冷血无情。这样他就不会和这些想要挑战他的生命体合作,而是会把它们的眼睛都挖掉,他们是想做这样的事情吗?这些电影似乎同你 的经历有关?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不仅仅是训练我们,而且还是在给我们做心理分析,看看我们会遵循什么命令,我们能做到什么地步。他们想要知道谁冷血,谁会听从某种命令。有些命令……

大卫•威尔科克:非常恐怖。

科里•古德:非常恐怖的命令,我都不想在摄像机前谈论。你会看到你的那些朋友,你的队友参与其中,而你则受令参与,你必须做出道德决断或是陷于两难之中,是否要遵循趋同心去做别人所做的事情,还是不去做。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让你们战斗的怪物是什么样的?你是否可以和我们说说,我不想让你把所有糟糕的回忆都挖掘出来。

科里•古德:他们很清楚你不喜欢什么。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他们是故意选择了你最不喜欢的东西吗?

科里•古德:他们针对你的恐惧。显然我不喜欢蜘蛛,所以我同巨大的蜘蛛战斗,同爬虫生物战斗。

大卫•威尔科克:你身处其中时无法区分这些不是真实的,对吗?

科里•古德:没错,这很艰难,这已经到了难以区分现实与虚拟的地步。等你的直觉先知训练终于达到了始终可以区别自己是否身处虚拟现实中,那你就毕业了,可以进入下一级。

大卫•威尔科克:你在另一段对话中和我提起到,这就好像是职业拳击一样,就像是强壮的人,你必须战胜。

科里•古德:是的,而且你还是个孩子。

大卫•威尔科克:这就好像…… 这算是噩梦吧,是吧?你不记得是如何进去的,但一旦身处其中就感觉像是现实。

科里•古德:你会处于一种符合逻辑的情景之中。在这个情景中后你就必须突出重围,或是想办法突破这个情景。而唯一能够成功的方法是用直觉方法。

大卫•威尔科克:你是否能再细说一下通常是什么样子的?不然的话我们只能自己想象而并不清楚你的意思。

科里•古德:这就好像你和另一个人战斗,但你依赖的并不是武术或是战术训练,你要对上那个人的眼睛同他们建立联系,然后用直觉提前一步知道他们下一步要做什 么。这是第一步,然后你就能开始去做,然后情况就会发生,你会直觉地知道。就好像你要去扫清一栋大楼,你直觉地知道其中是否有十二个房间需要扫清,你开始 直觉地知道前五个房间已经安全了,而第六个房间是需要战斗的。然后等你达到这个节点,你就更容易直觉地知道你是身处于虚拟现实之中。而一开始的时候,当你 被送到降落区或是被置于一个情景之中,你立刻就知道这是虚拟现实,你就能脱离出来了。

大卫•威尔科克:这很有意思,因为谁在虚拟现实中进行那些动作?换句话说,如果你的肢体感觉到要同某人战斗,这人是谁?是否有人控制你的对手?是电脑程序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里•古德:他们从我们的脑中调取信息,然后控制它们。他们也能够将多人放在同一个虚拟现实中,这些人实际上是在一起的。当你同他们的思维作战时,你实际上同他们的思维和他们的椅子作战。

大卫•威尔科克:你同大蜘蛛作战时,操纵蜘蛛动作的是人类吗?还是由人工智能之类的电脑程序来操纵?

科里•古德:这只是虚拟现实的一种情景,我不知道是否是人工智能。这种科技非常高端,我知道他们从你的心理状态中反射出许多信息到虚拟现实里。

大卫•威尔科克:如果这样的科技有可能实现,难怪会有人想到《黑客帝国》,开始怀疑我们的现实有多少是模拟出来的,或是一个虚拟的更大现实的一部分。

科里•古德:划、划、划、划你的船,人生一场梦。

大卫•威尔科克:你是否觉得最终我们发现自己只有一辈子的记忆, 然而却似乎有着死后和重生,我们在此处的生命只是一种虚拟,我们每次睡梦中醒来,我们只是跳回了全息中去?

科里•古德:这也许是种很准确的说法。但从蓝鸟人给我的信息来看,鉴于我们死时只是灵魂之子我们并没有活得足够久来进行灵魂发展,我们需要轮回许多次才能学到需要的知识。然后让灵魂发展到某个程度,我们才能成为更高维的生命。

大卫•威尔科克:你在收看的是《揭露宇宙》,非常刺激的信息,之后还有许多许多。我们一共有五十二集,之后也许还会有后续,所以你每周都会听到这样有趣的东西,请继续关注。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非常感谢你的观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