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集|遥视与远程影响

片源:极光、微微、飞龙、Zay

翻译&字幕合成: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技术遥视任何人都可以学习

●远程遥视杀人系统

●遥视筛选的黑魔法测试

●巫毒娃娃

●科里在一次遥视体验中似乎看见了事件在太阳系发生的情形


大卫:欢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您的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今天的来宾是科里·古德。在这一集节目中我们将要探讨在地球上和太空项目中各种不同情况下使用到意识的一些技术。我们将探讨遥视和远程影响。科里,欢迎来到节目。

科里:谢谢!

大卫:所以大部分人一般传统对遥视的认识,至少对我而言,一开始第一次听到是在90年代晚期的“亚特·贝尔秀”。他会邀请像是据称教人们训练遥视 法的美军少校艾德·丹姆斯来上他的节目。然后还有在日本拍摄记录片的乔·马克莫尼格尔,据说他在那里会帮助人们找回他们的小孩,通过遥视法找到小孩的位 置,帮助双方重逢并把过程拍摄下来。大部分人从那些超自然节目所熟悉最基本的遥视法是哪一种类型?那当中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实际上在做些什么?

科里:这个嘛,时间和空间的所有事物都是相互连结的。我们可以使用我们的意识来穿越时空随时观看我们想要的任何事物。技术遥视这一词现在对我们来说都 是颇为新颖的,但这是自从我们诞生于这个星球就一直存在已久的。我们有能力可以进入意识更深层的一部分,并远程观看及影响其他人和其他地方。军方在发现俄 罗斯人在这方面有不错的进展之后便开始进行了一些调查。在公共领域上人们就像你说的一样一直有在进行遥视训练,用来找寻失踪的儿童及丢失的物品。所以这是 每一个人自己可以使用及训练的。

大卫:所以这不需要任何特别的天赋或特异功能?

科里:不需要。他们证明了他们可以将之传授给几乎任何愿意学习而且有兴趣的人,并能够获得成功。

大卫:所以我们有这种可以获得信息的遥视法。然后我们还有其他种类的通灵法,也就是为什么这些复杂的UFO信仰会出现。而且他们除了自己内心一致 的信念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参考点。你会看到相信通灵的那些人,他们会说那些生物在某某地方做了某某事情。这绝对是千真万确的,但除此之外他们没有任何证据。 像是这些的通灵教学,某些人认为是可信的,但它们与任何其他事物都不相符,所以你所说的遥视和他们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科里:以遥视来说,当你接获一个目标,他们给你的信息会是用字母或数字。一些你不会与某个人、地方或事物联想在一起的东西。

大卫:所谓的坐标吗?

科里:是的,就是坐标。他们会尽可能试着不去事先透露目标为何。他们会费尽心思… 那个将目标记下来的人通常甚至不会知道目标是什么。他们会将之交给某个人要他再交给另一个人 来转交那个遥视者,以防任何灵气的外露或渗出。通过遥视,你观看的是那个目标,但直到经过验证之前是不会视作是成功的。通灵时,你是在敞开心胸向一个不知 名的来源取得信息,而且这是永远不会受到验证的。也许零星的部分会被验证,但绝对不会全部都得到证实。

大卫:你觉得人心是不是有些本质上的瑕疵,当某个通灵者有几样地方说对了或说对了一半,人们就会自动想要相信所有已经说出的事情?

科里:一旦某个人从来源获得一点点的验证,他们常常就会放弃继续验证到底。他们会得到一点点的验证,就打开心胸接受所有给予他们的事物,而非像遥视一样的去验证每一个数据点。每一件事都必须要经过验证。除非经过验证,要不然就不是成功的。

大卫:所以就算是最厉害的遥视者,在追求完善技巧的道路上都曾带回一堆无用的信息。

科里:没错,信息的某些程度上一定会来自你的潜意识。所以那部分是必须要排除掉的。而且他们不只是只有一个人, 通常至少要有三个人才可以进行三角定位。而且他们通常会有一群人来进行遥视,然后负责检视资料的人会知道如何找出从不同人心灵上所跳出的东西。他们会有那 些人的个性档案,所以他们会能够筛选掉那些信息。

大卫:我自己曾发现我有时候会在我脑海中听到一首歌,而且它会非常不由自主的出现,一旦我仔细听那首歌的歌词,我就会发现那歌词是一段讯息,一段叙述当下情况的心灵讯息。遥视的确似乎牵涉了不同的感官,对吧?这不只是单方面的。

科里:没错。

大卫:那你能稍微谈论到正确的遥视法所经历的感官体验吗?遥视者在遥视时的经历有什么?

科里:几乎在整个过程中你不会知道目标是什么。你会接获所有的感官信息,像是一阵风、特定的味道、特定的气味、湿混凝土的气味、吃起来像是矿物的味 道。也许你会听到一些声音上的信息。对某些人来说视觉上信息的接收会更为强烈。而且其他的感官信息也会掺入到视觉信息。那个人的脑袋正在从这所有的一切中 拼凑出某种视觉的影像。所以这要看那个人从观看目标所获得的这些感官信息能够拼凑出多精确的影像。

大卫:所以在你第一次坐下来遥视时是否有协议会提到一些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会干扰到你成功进行遥视的能力?

科里:是的,你必须完全净空你的脑袋。你必须确保你没有目标的任何信息。如果你事先知道了一些事,你所给予关于目标的任何一点信息在某种程度上都会是 受到污染的。不让目标受到破坏在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而且遥视者在遥视时心境需要是净空的,这样他们才不会将他们个人生活中的其他感觉添加到信息中。

大卫:在我曾读过某些关于遥视教学的书籍中里面提到一开始你不能是饿肚子的,你不能太累或者想要上厕所。你全部都同意吗?

科里:当然,没错。

大卫:为什么那会是个影响的因素?

科里:那些是会分心的事物。当他们在训练小孩来进行遥视时,他们会把孩子放到感官剥夺箱中。隔绝掉除了目标传送的信息之外其他任何的感官刺激。当他们变得更为熟练,他们会能够在房间坐在桌子前,周遭有其他活动正在发生而仍能够专注在目标上。

大卫:所以这些所谓的一般人显然一点也不平凡。这是我们正在听到的传闻之一,也就是我们所有人都有这般能力。被称作是“一般人”的这种人,如果受到这方面的正当训练,到底能够做到哪些事情呢?他能做到什么程度?

科里:这要看对象本身,而且也还有远程影响这一部分。他们可以训练人们实际上对距离遥远的事物有所影响。也就是可以影响人们表现出特定的行为。而且还有技术加强的遥视法,还有当作武器系统用来杀人的远程影响。

大卫:怎么使用技术办到的?

科里:我看到的系统基本上有两个碟子。它就像是一个连接到黑盒子系统的阳极与阴极一样,然后它再连接到一大堆天线。当某个人在进行遥视或进入了出现θ 脑波的深沈状态,这是太空项目的那些人能够办到的,就像是清醒时出现的θ脑波。这是会增强和增进他们的能力,并通过这种技术来帮助他们专心。其中这些人有 的可以让人的心跳停止或让他们出现动脉瘤,他们可以从远方办到任何事情。

大卫:而那是要有技术才办得到的。

科里:没错,他们有些人使用该技术的次数频繁到连他们自己的能力也增强了。他们很常使用这些武器系统,甚至在没有使用技术时他们也可以杀死人们,对他们造成伤害。

大卫:那我们现在就先回来谈所谓的“一般人” 行使这项技巧的部分。如果某个人变得非常的厉害,他们是否只能看见现在发生的事情,或是否也有能力穿越时空,看见也许像是未来的时间点。

科里:看见未来、看见过去是有可能的。是的,这全部靠遥视都有可能看得到。看见未来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这会受到自由意志的影响,而且总是会有事情会对未来稍微改变。这也是为什么人们会说这是或然的未来。

大卫:当你提到人们不应该知道有关目标的任何事情时,是不是有其他的协议会藉由规定来防止意志与信息互动并试着了解其看到的东西?

科里:这是要靠练习来达到。我们刚才谈到武器系统的时候,我忘了提到他们也使用这些技术来看守设施、飞机、航天器。他们会保护这些设施不受到遥视的监 视。所以如果遥视者试着要从远程监视特定的设备,他们基本上有人会使用以太身体来进行看守,如果有人进来试图进行遥视,然后被遥视者称之为“分散者”,就 会在他们开始锁定目标时,追踪到对方的思想,思想就会因此消散。当他们在这样做的时候,他们会使用技术来增强能力。当我还小的时候,他们会摸索出 我们每一个人的天赋或能力是什么,并试着教我们运用能力,不让其他人远程监视自己。他们教我的方式是要我想象在我身边有一个反向旋转的蓝色球体,一边向这 转,一边向那转,并想象它在每个方向越转越快。然后想象在远方对你进行遥视或远程影响的人事物被拉进球体中,然后抓住两端拉紧使之断裂。然后它就会向那个 在遥视你的人反向发射能量,并让他们经历 所谓的“以太头痛”。让他们连续好几天感受到剧烈的头痛和其他的状况。

大卫:我们称作为丹尼尔的揭发者告诉了我有关蒙托克计划,还有其他的的信息,他宣称曾在那里工作过,他说他曾一度受到招揽加入了这个心灵计划。他 说有人到基地找他,并以一付若无其事的样子去问他对超感官知觉的想法。他们会说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把你带到这个课堂上,你也会当作是在服军役来领 薪水。他也说他们有纳粹的招募者。他们会问你对犹太人的看法,种种类似的问题。

科里:纳粹比俄罗斯人更早对遥视在进行实验。他们是从俄罗斯版本的”回形针行动”有这种想法的。

大卫:有些人会上前向你靠近,以看似随意的方式跟你聊天,但背后却是另有意图的,你对这种招揽方式是否熟悉?

科里:喔,当然了。我自己就遇到很多次。一旦你知道了这种策略,这种招数就蛮明显的。他们会前来试水深,就像是把脚趾放进去试探到底行不行,看看是否可以更往下去。

大卫:好的。那我们来谈谈接下来发生在丹尼尔身上的事情。他被带到一个房间来见一位叫做教授的人。教授头是秃的,两边鬓发已白,还戴着眼镜。教授 按照一张纸的内容对他说话他看着他,问他这些问题。这些问的问题看似是在做无聊的心理评量,丹尼尔遭到这个教授非常猛烈的心灵攻击。他脑海中的那种疼痛感 就像是尖叫一般,精神受到的折磨就像指甲在刮黑板一样。他告诉我如果你没有跟他说:“你到底在干嘛?”你就没有通过考验。你有听过类似的故事吗?

科里:我亲身经历过像那样的事情。

大卫:真的吗?

科里:是的。

大卫:那你发生了什么事情? 情况类似吗?

科里:是的。

大卫:让我们听听吧。

科里:这发生了非常非常多次。你不只需要辨认出房间的另外一个人,房间里还有好几个其他的人,会有一群人面试你有关你经历过的某种训练。你会接收到类 似是脑中被碎片刺下去一样的疼痛感,你会知道你的以太身体正在遭到攻击。你必须要找出来源是谁。而当你房间中有三、四、六个全部都是训练有素的人,要成功 办到并不容易。

大卫:在这个情况下他说如果你没有那个反应,你就失败了,然后你就完全不会被带进那个心灵计划。

科里:是的,在这个阶段你已经算是进入了计划。但是,你知道的。

大卫:是的,没错。我们从其他揭发者听到的是,不幸的是,这种事很常会演变成黑魔法及超自然事件。人们会和特定的魔鬼 或特定的外在存在体约定,让对方附着在他们的系统,保护他们在行功的时候,免于其他遥视者的攻击。你对这种事情熟悉吗?

科里:是的。某些人的确会偏走黑暗手法,他们会使用称作黑魔法的方式去邀请或使用外在存在体的附着来保护自己,这种外在存在体的附着物可以有各种用途。但这绝对是用法之一。

大卫:让我们来更进一步的谈谈远程影响这一部分。我们现在说人们可以因为受到影响而拥有特定的思想。

科里:要有会做出某种行为的特定思想。比如说你真的很想要去影响某位参议员参政方式或者他们在拟议一份你不想要他们通过的法案。首先他们会做出一份心 理侧写,找出他们的倾向,他们有兴趣的事物,然后开始远程的去影响他们,让他们去做一些平常不会做的举动。很多人脑海中会暂时出现一些思想或幻想,但你永 远不会付诸实行。但这种方式会让他们稍微有所松懈,一直到他们比较有可能去行动的地步。而且他们受到的影响越大,越多人在影响着他,他们就越有可能犯错, 然后做出上新闻的大丑闻,他们就无法专心在他们原本在写的法案。

大卫:当你读到洛桑伦巴 《远东大师们的开示》这本书,你能不能谈谈…

科里:我连他的名字都不会念,但是…

大卫:他们提到的这些藏人,其中有些人在施行黑魔法。

而 在远东大师的那本书里,它描述了一些很危险的手法,一种暗杀的方式,他们可以赋予一把匕首能量,将匕首放在某人时常出现的地方,然后那个人就会无法抗拒诱惑,拿起那把匕首把自己刺死。但很显然地如果你这样做,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你最后可能会自己拿起匕首把自己杀死。你有听过这种让物体充满魔法意图这么极端的例子吗?

科里:我有听过人们会将他们的意识应用在无生命的物体上,但不会到让人们触碰物体就会做出某种行为的程度。

大卫:让我们来花一点时间谈谈巫毒这方面的事情,因为巫毒看似是远程影响的一种方式。你所形容的事情在根本上是与之相同的。某人制作了一个长的像你的娃娃,然后也许会向它插针,显然地,这一部分的恐惧是来自于看见娃娃的那个样子。

科里:是的,这边的关键之一是要让你的目标看到那个娃娃。因为当他们看到了它,某种心理上的作用就会发生,那个体验会为施行者一同创造出来。很多发生的事情实际上是由目标所创造或共同创造的。

大卫:所以你会说那个娃娃有外在存在体的附着吗?也就是娃娃有放了某种灵性的存在体,当某人看见它的时候就会邀请其进入自己的身体?

科里:部分上来说这是有可能的,但这并不需要任何存在体的介入。如果这个人生长的文化中强烈的相信这种物体有这种力量,这就可以。这个娃娃现在被针刺 了,他们看到这个长的像自己的东西在某个地方有针插在里面,他们的脑袋会为自己的身体创造出这些问题。所以他们创造出…他们实现了那个人试图创造出的魔 法。

大卫:好的。你对巫毒术使用东莨菪碱有什么样的想法?首先,让我们简短地对巫毒文化使用东莨菪碱的情况再解释一遍。你对东莨菪碱有什么样的了解?它有什么作用?

科里:东莨菪碱是很恶毒的东西。我记得它是某种植物的种子,我不记得那个植物的名字。

大卫:曼陀罗。

白色曼陀罗

科里:曼陀罗。我相信他们会把它捣碎,然后使用里面的果肉,等它干掉之后以粉状的方式使用。它基本上会让人失去自由意识。它常常是用来犯下抢劫案的。 他们会在酒吧给人下药,常常是发生在南美洲,当药效发挥作用,那个下药的人会跟他说:“带我到你的家,把你所有的财产交给我”。他们会很乐意的用车载他们 到自己的家中,帮他们把所有的财产装上货车。等那个人离开之后,药效会消失,那个人就会对发生的事情不知所措。

大卫:让我们来谈谈这部分。你能不能把东莨菪碱用在某人身上,然后对他们下巫毒咒,让他们意识上虽然记不得,但却以某种方式潜藏在他们的脑海中?

科里:大部分发生的事情都是在潜意识的层面上。所以该信息有可能是潜藏在潜意识当中的,而他们完全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事。

大卫:所以那可以被用来增强效果。他们可以在东莨菪碱的效用下在催眠后给予指示,所以当他们看到那个娃娃,他们已经有了会朝某个方向走的倾向。

科里:没错。在这个计划中当他们使用化学药剂抹灭记忆时,他们使用了一种合成的东莨菪碱和其他药物的混合品。

大卫:他们也可以用那个东西来种下催眠性的指示吗?

科里:是的,当记忆被抹灭的时候你会忘掉事情的发生。他们也会种下催眠性的指示,以免你开始重新找回记忆。所以那就像是后门防护一样。

大卫:当我在高中的时候,我想那节目是在福斯电视台,是福斯首先播出那个频道的。当时有一个节目叫做“十三号星期五”,它跟那个杰森的电影一点关 联都没有。那个节目每个星期都是有关一个在古董店工作的老人和他的漂亮女助手的内容。而那里不是真的有古董。他们实际上是一直收到这些有某种灵魂或外在存 在体,或类似东西寄生在上面的奇怪旧物品。所以每个星期那个物品都会造成谋杀案的发生,而他们必须要追查出那个存在体。你看如果有人已经把整个节目都放在 讨论这个主题,我们就知道有很多外露的现象在发生,这个物品能远程影响人们的想法,不单只是一个理论。所以物品是不是有可能因为含有能量而以某种方式在进 行远程影响?像是老古董或甚至是来自古老文明的那种东西?

科里:是的,我想物品是可以保存住它们环境的能量的。如果它们充满着某种能量,在作用被抵销或被另一种能量补给之前,它们就会一直这样下去。它们会持有并散发那种能量,直到作用被抵销为止。

大卫:我们已经谈了远程影响,还有古老传统使用它的某些方式,以及它在我们讨论到的秘密项目中如何被融入并予以现代化的方式使用。现在让我们重新 讨论遥视法,这样在本集节目结束时我们可以谈些比较正面的东西。在你亲身看见成功施行遥视法的例子中哪些是最为戏剧性最不可思议的案例?

科里:我不会说这是非常正面的,但我曾读到有关的报告,其中提到我们打算针对从未见过或一无所知的外星设施或基地进行攻击,或者计划潜入/撤出该处。 他们会请好几个遥视者来观看位置 并记下那个地方实际格局的样子,而操作人员会用它来建造复制品并演练攻击方式。等到他们抵达现场之后,那里会跟他们所描述的格局几乎一模一样。而这对他们 的成功是很至关重要的。

大卫:你本人在遥视时个人的亲身经历当中最令人震惊的例子是什么?

科里:嗯,有一个是我有列在我网站上的,可能是发生在1989年。我被指派去做一项遥视的任务,我想最终的目标就是黑暗伴星。而当我发现目标是一颗伴 星时,我发现自己身处太阳系之外,往回看着我们的太阳系行星,而我们的太阳系看起来几乎有点像是新月一般的彗星。我可以感觉到星际的阵风吹着自己。我感觉 就像是块太妃糖被拉来拉去。而且我能够…这是我记忆最深刻的经验之一。而且在描述时我可以说出蛮多的细节。

大卫:你也提到在遥视时你面前曾出现一阵太阳光。

科里:是的。

大卫:我想在在这能听到那个故事的详细细节挺不错。

科里:好的。这已经发生一阵子了,所以我不记得所有的细节。但是…没有错,那是在进行遥视时…当时天空有生物,他们会往下指。每一次他们往下指,我在 遥视的地球就会发生一些事情。在遥视快要结束的时候,太阳那里出现了闪光现象,闪啊闪的。在那之后,在遥视的过程,地球上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一起并开始手牵 手高歌欢唱,而且非常的开心。然后我看到一些不好的人,他们看起来像是往后跌了下去,但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是他们跌离了地球并消失了一样。

大卫:当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完全不知道你会看到什么事情。

科里:不知道。

大卫:这与其他人拥有的遥视资料是否相符?

科里:我并不知道。通常你提供了信息然后就此打住。你不会收到任何反馈。这是非常令人挫折的,因为你想要得到验证,藉此来增强你的自信。但一旦你到达 了某个程度,你的技巧已经精通,你就不会时常得到验证。你只是把工作做好,他们会给你一个目标。你找寻目标。他们搜集信息,然后你再往下换到下一个目标。

大卫:但你在不同情况下,从其他人听过这个闪光的现象,这也许不是…

科里:没错。我曾听过某些人在遥视时,有的人曾看到地球被大火摧毁。有的人会看到…不同人会看到不同的东西。这个我是知道的,但我不清楚所有的细节。但我想他们在试图找出太阳会发生什么事,什么时候会发生。

大卫:但你的版本听起来几乎像是暗示了基督徒狂喜的情形,也就是被复活扬升。

科里:是的,而且他们知道我全部的背景。所以他们在检视那样的信息时会说好的,这是他的侧写,这是他被扶养的方式,这是他的信仰体系,而这会如此地影响资料,然后他们会试着取出他们在寻找的原始资料,找出会让他们警觉提高的迹象。

大卫:你认为不同人会不会看到不同的时间点,一旦事件发生之后,他们对那个事件的体验会不会有所不同?

科里:是的。但直到那一刻发生之前,那只是个推测。

大卫:是的,当然了。好的,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我们藉由透视的方式又度过了另一个很棒的节目。这里是《揭露宇宙》,我是你的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下次见。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