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集|人格变形项目

片源:极光、微微、zay、飞龙

翻译及字幕合成: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从少年到青年的专项训练,使得人格变性者具有超强的心理分析能力及对目标的控制能力

●实验人员会让孩子经历异常恐怖的事情,使他(她)关闭心灵与情感防护

●人格变形者高超的伪装人格可以使对方陷入情感依赖而不能自拔,从而达到操控对方的目的

●对付人格变性者,最好的防御就是守好你内心的秘密,不惜一切代价守护好那些可能会伤害到你的信息

大卫:欢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我们的嘉宾是科里•古德。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探讨阴谋集团最敏感的机密之一,也就是著名的人格变形项目。这个话题及其重要,大家必须要了解,因为…还是由他来告诉大家吧。科里,欢迎你来我们的节目。

科里:谢谢你!

大卫:有人称他们为反社会者,有人称他们为精神病患者。有传言说精神病患者爱用暴力,不过这话并不全对,对吗?

科里:是的。

大卫:那么我们能看到的反社会者在日常生活中部分性格特点是什么?如果你身边有反社会者,这个人会有什么样的性格特点?

科里:通常来说,他的性格举止没什么特别令人惊讶或迷惑的地方,对于你正在经历的任何情感波折或生理痛苦完全缺乏同情是反社会者的主要标志。他们对待 动物和孩子的方式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体现。这些人中的很多人已经很好地学会了融入普通大众。反社会者学会了伪装各种情绪和伪装同情。所以一般人是很难区分他 们中的一些人的。除非你和他们相处过一段时间,很多这样的人很难被辨别出来。

大卫:你是否认同那个普遍观点,就是这些人比较有魅力而且自恋,他们和蔼可亲、风度翩翩、性格外向、乐于助人?

科里:没错,是的。

大卫:给我们举个拥有这些特点每天温温和和的反社会者的例子。

科里:基本上那些行骗高手就是不用身体暴力而用言语操控就能得到他们想要的,却不在意或不关心他们行骗成功对人们情感或财产上造成什么损失。

大卫:你是否认为人们开始越来越意识到这类人的存在?

科里:是的,人们注意到他们已经有段时间了。不过随着社交媒体、互联网的发展,这个话题现在相当受关注。人们知道了互联网恶意混淆客,人们知道了反社会者和他们的所作所为,而这些反社会者大多身处高位。

大卫:我觉得有趣的是,根据传统统计学统计,百分之四的男性和百分之二的女性有反社会人格,以防你们不知道。但是当你涉及到反社会的互联网恶意混 淆客,我看过的不同研究中说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之间的网民有反社会倾向。你认为为什么互联网是反社会言论和反社会者的完美温床?他们为什么这么喜欢互联 网?

科里:因为匿名幻境的魔力。很少反社会者会在他们谴责或攻击的人面前这样做。他们大部分人没有这个胆量或者无法承担这么做的后果。所以在虚拟的网上他 们觉得能力无限。当然,我们做过一期节目关于我帮忙设立的那个政府恶意混淆信息中心,付钱让人上网发表反社会言论从而引起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大卫:我们也知道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就是绑架案的受害者最终和绑架者站到了一边,觉得被绑架是件好事,他们参与的是一件好事。

科里:是的,这些项目都穿着虚构军事绑架的外衣或者以你听过的人们喜欢称呼的思想控制实验为掩护,他们没发现思想控制实验过去是个项目,通过这个项目 得到了很多新技术,这些技术后来广泛应用于成百上千的其他项目中。所有这些其他项目并非思想控制实验,不过这个实验发明了大量有用技术。这些项目的研发人 员在筛选过程中,当他们把参加实验的孩子们带进来时,他们根据实验结果把孩子们分开。因为其中一些项目要求实验者为反社会者,他们尽可能早地确定他们的反 社会人格。我们今天要谈及的这个项目,实验人员想把说谎成性、对具有直觉先知潜力的人培养成能够看穿别人想法从而操控他们的人。然后他们找到这些人,让他 们加入我时常听说的所谓的“人格变形项目”。然后他们把这个人格变形项目发展成一个正规项目,这些被选中的儿童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他们在训练中度过青春 期进入青年期,直到被训练为世上最厉害的操控者和渗透者。

大卫:主流心理学认为反社会人格的两大特点就是无畏和掌控欲。所以他们给出了无畏的掌控欲这个概念。你对无畏的掌控欲这个概念怎么看?你怎么看待无畏这种性格特点和富有掌控欲这种性格特点?这个概念在像人格变形这种项目中起什么作用?

科里:这些资产的整个目的是操纵人,控制人,渗入组织。不仅如此 还和那些被他们操纵,控制的人建立起一种非常牢固的关系,要是他们几个月不和被控制的人讲话,这些被控制的人会想要和他们说话,想要和他们在一起,非常非 常奇怪。关于这个最奇怪的地方之一就是实验人员训练这些儿童,当他们长大成少年,他们被训练得如此优秀以至于那些训练员也无法再控制他们。这些孩子会反操 控他们,他们无法完全控制这些孩子。于是他们引入了直觉先知在暗中帮助他们辨别,直觉先知会在暗中偷听,帮助他们辨别人格变形项目中实验对象言行的真伪, 是否在操控这个和他们一起训练或汇报的人。总之这些孩子非常难以管理和掌控。

大卫:你为什么认为这些人是无畏的?我的意思是大部分人害怕各种各样的事物。一个人要怎样真正达到无所畏惧这种程度呢?

科里:很多时候实验人员让一些孩子经历异常恐怖的事,直到他们关闭他们的心灵和情感。一些孩子生来如此。出于某些原因,这些孩子生来就有这种情感缺陷,无法像我们这样对不同场景做出正常的情绪反应。

左侧(正常)、右侧(精神病患者)

大卫:为了证明你的言论我们现在看看A和B这两个图片,其中图A(左图)正如你们现在所看到的是正常的人类大脑,而图B(右图)是精神病患者或者 说反社会者的大脑。你会注意到遍布在正常人大脑中的这种绿黄色在反社会者大脑的前叶部分却消失不见了。你觉得为什么这个大脑前叶没有像正常人大脑那样显示 出任何脑电活动?

科里:大脑的这个部位控制着大部分情感产生和思考过程。

大卫:所以反社会者大脑的这个部位很少或者几乎没有脑电活动。

科里:这个部位的电化学活性。

大卫:基本上就像他们关闭了大脑这部分的整片区域。

科里:没错,心理创伤会造成这种现象,也有人生来就有这种缺陷。

大卫:这是不是某种对抗更多创伤的保护机制,就像身体已经适应了这种创伤这样人们可以不再受伤害?

科里:在受害人不得不很多次封闭自我的案子里,是的。这种现象曾发生在强奸案受害者和多次成为其他袭击案件受害者的人身上。他们脱离人群,自闭到一定程度,大脑的这部分就自动封闭起来并且停止产生脑脉冲。不过这只是一部分案例。

大卫:另一点就是我们所听说的反社会者,人们一直以来从通俗心理学中所了解的是他们无疑都会成为寻求刺激的人。他们一直都在对抗无聊,他们需要能刺激他们肾上腺的事物,他们需要危险的刺激来让他们摆脱无聊。

科里:和这些人格变形的孩子们在一起肯定是个难题。他们会打架,做各种疯狂的尝试。我是说,我举个例子,他们某些人接受的实验之一,他们会打扮一个年 轻男性,把他打扮得非常利落,给他穿上一件粉色的保罗衫和一条蓝色牛仔裤,让他看起来很正统,然后把他载到市里最嘈乱的飙车族酒吧丢下他离开。然后到那晚 酒吧散场的时候,他会骑着一辆摩托后面载着一个美女离开。他们把这些人放入的各种场景和他们让这些人大转变的方式绝对让人惊叹,而且…

大卫:不过当这个家伙走进酒吧时我们其实会看到什么?显然,要是他打扮得很正统走进酒吧,酒吧里的人会揍他或宰了他。

科里:没错。

大卫:那他是怎么摆脱这个局面的?

科里:他们被称之为人格变形者是有原因的。他们能迅速衡量当时的情况并完全改变他们的性格、说话方式、背景故事、一切细节转变得非常迅速,他大概会走 进去说:“真高兴找到同道中人。我…我得…我拿错了行李…”他们要做的一切就是用言语精心设计出这个场景。而且他们很擅长这个。他们利用这些人渗透军队、 情报局、财政部、政府的各个部门、经济领域的各个部分,比如大公司,还有我们现在从事的研究不明飞行物学的这个群体。

大卫:大部分人说谎的时候有经验的警官能看出来。人们交谈时会目光闪烁或者开始坐立不安,玩弄双手什么的。这些人是不是能把谎话说到测谎仪都测不出来,或者瞒过那些经过多年测谎训练经验丰富的人?

科里:是的,项目管理人员不得不通过直觉先知帮忙才能够完成这些人最后四到五年的训练,因为这些人太擅长于对付项目组里任何相当复杂的测谎技术。而那 些盘问他们的人,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发现不能相信这些人说的话。他们遇到很多难题,为了解决难题不得不借助直觉先知来试着帮助他们,分析这些人是否在汇报 情况、训练后的简报和测试能力的小任务结果中撒谎。最后,他们坐在那里带着监听器,要是你感觉到他在说谎,尽管他几乎一直在说谎,带着监听器的人会听到嘟 的一声,他就会知道该改变他策略来达到项目的目的。

大卫:我们看到“变形”这个词,为什么要选“人格变形”这个词来命名这个项目?

科里:因为他们可以改变他们的性格来配合身边的任何派系或群体,甚至个人。典型例子就是,大家都知道,推销员或者骗子所做的事,他们模仿想要影响的 人,模仿他们的坐姿,肢体语言和潜意识的小动作。这些人比推销员厉害得多。这些人的能力更强,因为他们直觉很强。他们解读别人的言行,这样他们靠着敏锐的 直觉从别人身上和其它一切细节上得到他们想要的信息,读取别人的肢体语言和微小的面部表情,注视别人的双眼准确知道该如何接近他们,甚至在和他们交谈之前 就能迅速判断出他们的性格特点,知道该用什么口音接近他们,或者该用什么样的背景故事来接近他们,轻而易举就能办到。

大卫:这些人要接受神经语言规划的培训吗?

科里:到反情报训练阶段他们受到各种各样的培训:反情报训练、情报收集训练、各种各样操控人们的手法。我的意思是一切训练从简单的解读肢体语言,解读 需要把当时的背景环境和你的直觉反应结合起来,还有我在其他几期节目中提过的电磁场增强和训练,更多是我们中大部分人经历过的训练。在这些项目中实验人员 会采用各种各样其他项目中用过的技术比如像直接把信息传到神经中枢 这类的技术,有些像一种教育形式。实验人员还把他们放入虚拟现实的环境中来训练他们一直被灌输的各种能力。

大卫:当你描述人格变形项目时我感觉 你是在描述政客参加选举。我在这里就不指名道姓了,大家都知道这类丑闻,就是政客们去不同的城市拉选票,他们会用所在城市的口音说话。怎么…

科里:这是以前著名的老方法,不过和这些人接受的训练内容相比还有几个稍微要注意的地方。

大卫:政客们接受过人格变形项目的训练吗? 或者这并不真的是他们的专长?

科里:政界里有人格变形的人 但并不是所有政界的人都在人格变形项目里培训过,不都是。他们只是…我猜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正是人格变形项目希望能在他们小时候找到他们让他们参与实验的人,因为他们会是完美的候选人。

大卫:你刚才真是说了相当有煽动性的话,也就是这些人在先进科技下受到全面培训,他们已经渗透了不明飞行物研究团体。

科里:没错。

大卫:不透露任何姓名,因为我们不想埋下祸根招来他们粉丝群的攻击,不过要是发生这种情况我们也许会看到什么?

科里:这些人并不总是引人关注。很多时候,他们会成为某个引人注意的人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来接近,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大卫: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科里:他们可以接近那个他们要操控的人,渗透他们的小圈子,提出自己的观点或分裂一个组织,取决于他们收到什么指令。这只是一小部分。不明飞行物学研 究团体自五十年代成立之初就被情报机构渗透了。不过人格变形项目一直被视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渗透项目之一。我忘了它叫什么,不过在八十年代的时候俄罗斯有 一个渗透项目、间谍项目,我想那被誉为史上最成功的渗透项目之一。而跟这个项目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大卫:这是克格勃的一部分吗?

科里:是的。

大卫:好的。

科里:是的。

大卫:你刚刚抛出一个我们应该认真探讨的概念。你刚说社交工程。

科里:社会工程。

大卫:这是什么?

科里:这是个经常在数据安全和隐私安全领域使用的概念。人们可以假装银行工作人员给你打电话说:“告诉我一下你的银行账号”,“你的社保号是多少?” 这就是社会工程的一个真实快照。在人格变形领域社会工程就是…他们走进来做同样的事,只是范围更广内容更具体,基于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对你做出的人格剖析 档案为你专门制定的影响你的方法。

大卫:就像所有人都说地球是平的,他们觉得他们有强有力的证据,那是一直以来最大的误解。他们是不是受到过人格变形者言语上的设计,让这些人说出这个观点并坚信它是真实的?

科里:人格变形者喜欢跟着潮流,然后推波助澜。这种言论…我听说不同的人现在认为这种言论的直接来源是美国航空航天局。

科里:我认为这不是…

大卫:并不意味着这是真的。

科里:并不意味着这是真的。

大卫:要使一个身处真理领域的人完全身败名裂,就是让他们显得如此无知,身处哥伦布横跨大西洋发现新大陆的前哥伦布时代,还无知到宣传他们不相信这个事实。

科里:没错。

大卫:看起来他们已经找到了彻底利用这个技术的方法让他们这样愚弄他人。

科里:没错,人格变形项目和其他渗透者对神秘学和不明飞行物研究团体所做的一切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想要尽可能地分裂我们,让我们陷入内斗和意见分歧中。

大卫:你是说不明飞行物研究团体的公众人物们会迎来一位操控者。他们没有意识到那是个操控者。

科里:没有。

大卫:他们觉得那是什么?

科里:他们觉得他们有了一个魅力超凡的新朋友,能让他们深入了解到他们以前从未发现过的自我,并且有着在他们这个年龄段不同寻常的智慧。他们想要和他们在一起,因此给了那些人格变形者接近他们和他们心灵的机会。

大卫:过去我们私下聊天时你提过人格剖析档案里是对人们极其详细的心理分析。如果你不介意,能否解释一下人格变形者如何利用人格剖析档案,他们又是怎么制作人格剖析档案的?

科里:人格变形者是不看人格剖析档案的卷宗。他们被训练运用他们的直觉本能现场观察一个人并分析出他的性格特点,在他们经历过那么多我们之前所说的模拟实验和科技训练然后进入现实世界小试牛刀,他们对自己的能力变得很自信,人格剖析得也相当准确。

大卫:既然他们在给人们创建心理档案,因为你说过这是情报机构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他们要找什么?档案里会有什么?

科里:基本是人的性格类型。 人的性格主要可分为16种。如果你了解这些性格类型,你就可以通过收集信息描绘出一个人的性格,通过他们读什么杂志的信息,通过他们上网浏览内容的信息, 还有他们的医疗记录信息。把所有这些信息收集起来。如果他们去看精神病医生,你也能得到信息添加进档案里。接下来行为心理学家编辑分析这些信息汇总成人格 剖析档案。

大卫:对于人格变形者来说到某个特殊的时候背叛他们正在操控的人是不是很寻常的事?

科里:没错。

大卫:这是怎么表现的?

科里:通常情况下是当在们对被操控者的控制程度到达顶峰,能将他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时候。比如说,如果他们的工作就是毁掉这个人或者让他身败名裂,他们 会让目标人物完全失去防备到完全信任人格变形者的程度,他们会把通常不会告诉他人的秘密告诉他。他们会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告诉你这事”。这样人格变 形者对这个人的掌控越来越强。他们之间关系的重心也在缓慢改变。一旦改变累积到一定程度,那时人格变形者能够泄漏些信息引起轰动,或者直接消失,让目标人 物沉浸在人格变形者从他们生活中突然离开的幻灭感和不适应中。

大卫:所以这些人格变形者可以是来到某人身边 成为他们在世上最好的朋友,只因为他们有这个能力?

科里:人们变得痴迷于他们的人格和与他们之间的友谊系。他们无法自拔。

大卫:人格变形者会不会把假借好友之名弄来的信息以看似与他无关的方式发到网上,就感觉像我不知道这事是怎么泄漏的,但现在网上全是关于我的事?

科里:这要看这个人格变形者有什么目的。通常他们潜伏渗透来得到信息报告给上级,或在组织中离间关系,制造嫌隙。

大卫:太空项目中也在用这样的人格变形者吗? 如果有的话,他们是做什么的?

科里:在太空项目中我没遇到过人格变形者。他们参与的主要是地球上的一些特殊项目。就像我所说的,他们被安插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从政府到银行他们无处不在。

大卫:辨别一个人是否受到人格变形者的操控最佳方法是什么?我们该如何应对?我们该怎么防备这些经过特殊训练的人?

科里:。如果你通过一个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古怪的是他们碰巧和你一样喜欢罕见的软饮料,和你一样喜欢别人听都没听说过的风格另类的 乐队,所有这些巧合发生在一起,然后你们成了好朋友,然后你会发现自己变得沉迷于这段友谊老想和他们在一起,然后你发现自己想要告诉他们你通常不会告诉其 他任何人的事,这时危险的信号灯就开始闪烁了。只有在你真正开始和他们分享秘密,对他们全不设防之后,他们才开始真正地操控你。

大卫:人格变形者是否被引导来对付那些与球形存有有另行接触,或者有预知梦、精神同感,然后在“脸书”或网上大肆谈论这个的人?

科里:是的。没错。其他任何目标人物,包括需要被控制或管理的金融家,很多时候他们潜伏进去控制或管理别人。

大卫:这些人格变形者身上有什么我们能够用来抵抗他们的最大的弱点?

科里:他们的狂妄自大,他们看轻所有人,他们坚信自己智慧非凡。他们坚信自己是最聪明的。他们总是坚信自己是最聪明的。这类人…如果你学会安静坐好, 张大耳朵仔细听,闭紧嘴巴,这点对于很多人来说很难做到,你会观察到很多,环视四周你会观察到很多信息,你也许会开始注意到这些人。

大卫:你是否认为有迹象警告你沉迷于这种虚伪的好朋友关系会导致你忽视一个事实,那就是如果你真的谨慎小心,你会发现一些迹象、小破绽告诉你事情不对劲?

科里:如果你不知道人格变形者的存在,你不会想着去守好你内心的秘密或者注意它。

大卫:没错。

科里:它不存在。只是一个人突然闯进了我的生活圈子,他心理有缺陷,非常聪明,操控了我和我的朋友们,离间了一次商业合作或一段关系,然后就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他们会这么看待这件事,虽然这其实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行动。

大卫:我的观点是,通常总是会发现反社会者存在的迹象。你总会遇见一些让你感觉不好的事,你对他们的好感让你忽视了这一点。

科里:是的,你需要聆听你内心的声音,学会跟着你的感觉走。当你感觉到不对,通常是在开始的时候,你会稍微感觉到有些事不大对劲,不过人们通常会不以为然。

大卫:好了,今天的《揭露宇宙》节目到此结束。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感谢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