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集|地底图书馆

片源:极光、微微、Zay、飞龙

翻译:极光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漂亮的地底图书馆

●kaaree认为卡撒西亚.西琴受到秘密教派指示胡编了苏美尔文明

●Kaaree告诉科里:地球、太阳、星系都是有生命的存有,每个人的生命体验都是地球的一部分

●许多古代典籍都记载了上古发生的真实事件


大卫:准备好了吗?这里是《揭露宇宙》节目,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我旁边是科里·古德。从节目开播以来,我这是第一次在摄像机前亲耳听到你 来描述令我期待已久的对我俩一生都极有意义的一段经历。这事你是被卷入,而我也随你一道同行。但是至今我还没有过去外星或地底游历的清晰回忆,虽然我可能 已有类似的经历,如果有过,那我一定被记忆洗白了。我至今还没能想起来,所以这事有点意思。这组人和我们联系密切。这些信息会最终会弥合缺口,迎来全家团 聚,如果他们可以接受我们有混杂的血统而且相比之下比较落后。我想要指出的另一件事是:他们这样做是认为我们不会有大突破。但如果你读过《一的法则》,已 经过我的科学证实,书中清楚地说25000年一轮的第三密度周期,会有三个周期,而我们现在已接近全部三周的尾声,在第三周期结束时,人类社会将会经历一 个突发的大规模的跃进。他们称之为“大飞跃”。所以人类的成长并非必须经过诸多世代。

科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所以在以下的讨论中我们应该作为考虑之一。因为对于已经有信仰系统的人接受这大部分信息是有难度的。我抽出时间…

大卫:是有难度。

科里:是的。我抽出时间写了一篇关于让自我现实的封闭圈保持通透的文章。就是因为在这次会面后…我的头脑被这些信息所占满到超负荷的程度。观众们应该坐稳了,系好安全带,把脑筋放开一点。(放下)所有你坚信不疑的事,要做好准备开放心灵接受其他可能性。

大卫:有些人会相信你说的话,另一些人会继续坚持相信他们已经接受为事实的一套。

科里:是的。

大卫:你不必如此担心。

科里:没错。

大卫:但这样会…我知道你一直在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这一定会很震撼人心,所以我对此很感兴趣。那我们就别玩护身符耽误时间了。

科里:开始吧。

大卫:走进那个图书馆。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冈萨雷斯很生气。

科里:没错。

大卫:他不能…他不能相信…

科里:他错过了这个去图书馆的机会。

大卫:他们邀请了你,而他不能亲自去。

科里:我觉得我被邀去图书馆是因为女祭司和我两心相应,而我又把话题引到了这方面,之后就自然水到渠成了。我并不认为他们就是想说:我们选科里,然后把冈萨雷斯打发走。

大卫:所以冈萨雷斯怎么了?他最后是怎么离开的?

科里:我们一起离开的。

大卫:你们听到狮子或是其他什么动物一声大吼。

科里:没错,我们离开后经过了另一个小一点的通道,避静的通道区。出来后我们到了另一个圆顶的房间,我猜是一个传送用房间。我们四个站在那儿。拍打小护身符后,一道闪光,然后就只剩下我和女祭司了。我们置身一个全新的环境,周围全是洁白抛光的石料,很美。

大卫:像白色大理石?

科里:是像白色大理石。

大卫:石料有花纹吗?

科里:有。

大卫:有意思。

科里:很美丽。

大卫:有多大?

科里:全部是一体做成的。房间并不是非常的大。大小和比较小的传送口房间差不多。我向上看到一个金杆从房顶伸出,杆上有一只持有水晶球的手。

大卫:还有其他类似的东西吗?还是是那里独有的设计?

科里:图书馆其他部分也有类似的设计。

大卫:明白了。大小和普通人手接近?

科里:不是,小一些。

大卫:哦,小一些。

科里:对。它比人手小一些,水晶球也再小一些。

大卫:你当时感觉如何?是兴奋?还是紧张?还是…

科里:我兴奋是因为我们即将讨我们一开始谈的话题,就是古代外星人、遗传实验计划,还有“生命的意义”之类的话题。我对他们的信仰系统感兴趣。这整个图书馆群都是白色大理石造的。

大卫:你说到了图书馆,你看见图书馆常见的藏书架了吗?

科里:后来看到了。但当我们刚走出通道时,到了一个宽阔、基本上不住人的区域,摆者一些座椅,其中有些是在躺卧的状态。

大卫:像你和女祭司交流时坐的那种蛋形的东西?它们是反重力的吗?

科里:是的。

大卫:明白了。

科里:图书馆被分为三层。我们经过了图书馆的主层,其中摆有藏书架架上摆满了书卷,呈一定角度斜放着。我们一路上还看见用各种石料刻的石书板。其中有些看来像是用某种合成材料塑出来的,而不是石造的。我们越往前走,它们就越接近书的样子。有些是皮质的,有些是亚麻或类似的材料。

大卫:你若是去卢浮宫参观《蒙娜丽莎》这类的珍藏品,会发现它们被展示在玻璃保护屏后。对这些书卷、石书板等收藏有没有保护设施?

科里:除了有能量的藏品外其他都没有保护。看起来都是伸手可及。

大卫:明白了。

科里:一路参观,我们就好像在穿越时光,看到的东西不断变化。然后我们看到藏书开始像16、17世纪一直到…我们后面到的地方的图书都像是从亚马逊网购的。它们全都有国际标准书号或类似的…

大卫:真的?

科里:是的,摆在书架上。

大卫:是UPS快递,还是联邦快递(送来的)?

科里:我不知道是怎样…

大卫:有人能开车到那儿?

科里:不知道,可是…

大卫:也许是无人驾驶机?亚马逊网站的无人机?

科里:有可能。我问她,所有藏书都是实物收藏吗?她说,“不是的,有些书的内容令我们好奇,所以实物保留”。她说,“多数书都是以一种我们可以直接检索和阅读的形式收藏”。

大卫:我猜他们对水下编织或《贝蒂·克洛克尔家常菜指南》兴趣不大。

科里:没错。

大卫:他们对什么样的内容感兴趣?

科里:她让我停下的地方是收藏有很多有关古代外星人的书籍。

大卫:有没有发现你在地表见过的书?

科里:有啊。

大卫:你能举个例吗?

科里:比如撒迦利亚·西琴的书。

大卫:真的?

科里:有些书的作者名字,我…我实在记不得了。艾利西·冯·丹尼肯…

大卫:冯·丹尼肯?好吧。(译注:冯·丹尼肯,德国人,著名外星人的研究学者;《众神之车》的作者,《远古外星人》的制片人)

科里:还有其他作者。还有很多书是德文和法…有关这方面的其他语言的书。

大卫:如果他们能搞到这些书就说明他们也能读到互联网上所有的相关内容。

科里:是的,他们…他们全都能看到并且极为关注。

大卫:真有意思,这可真绝了。他们…但如果他们能把你传送出那个房间,他们也可能把那些书传送出储藏仓库,是吧?他们不需要联邦快递开车送到地下洞窟。

科里:是的。

大卫:是啊。

科里:所以我…我并没留意这类运输细节,比如他们是怎么搞到这么多书的。

大卫:好的。

科里:我们很快就聊到了古苏美尔文化,她的同胞们所讲的古阿卡德或苏美尔语。然后她拿出来一个…她出去拿回来一本辞典,一本古苏美尔的辞典。她说我们也有一本很类似的。她说,“我们有…这本是辞典,这本苏美尔辞典大全包含两种语言”。

我想是阿卡德语和苏美尔语,我记不太清楚了,那本辞典覆盖了所有古阿卡德语的词汇以及它们的含义。像当时的抄书吏用自己的话来解释。他们的书…

大卫:这很类似于当初罗塞塔石为后人解读这些古代语言的提供了条件。因为它有同样的词,用了三种还是四种语言书写。

科里:是的,我们在地表也有这种辞典,主流派学者使用了不知多少年。但她的辞典包含三种语言,是一本三语辞典。包括她的组群用的语言,是原阿卡德语或古阿卡德语。

大卫:她找出的这本辞典是本很大的书吗?

科里:是很大。

大卫:明白了。

科里:我们并没有…她只给我看了一下。我看到书里的符号和文字…我们没有细翻,反正我也读不懂。然后她开始给我讲一个故事,当初我听了有点不适,故事 有关安奴纳奇,古苏美尔和现代很多飞碟研究者和相信古代外星人存在的人们已经认同的事她接下来讲了这些信息…然后指向撒迦利亚·西琴的书,她说这些书里的 全部内容都是瞎编的。她说你不能把这些书当真,你也不能将一块古苏美尔石书板翻译出来,然后得到那些书中所言的内容。她还问我是否知道安奴纳奇 (Anunnaki)一词是什么意思?我说我听说过,也读到过,就是泛指外星人的总称。它可以用于任何从天外来的组群。她说这词的最初意思是“皇家血 统”。我当时…嗯,我对此不能否定,我不能…你又怎么能争辩呢?我想我就好好听吧。她接下来描述说,曾有过一个秘密组织很狡猾的散布谣传来建立一个仅限于 精英的信仰,把这一地表的精英信仰传到秘教社区。

撒迦利亚·西琴

大卫:这真是令人惊叹,我需要插一句。我上大学时曾有个朋友,在我毕业后跟我住同一个宿舍。我们叫他安东尼奥吧,不用真名,他来自西班牙。有件事 我之前可从来没有提过。他和撒迦利亚·西琴是私人朋友关系。他说他和西琴面对面聊过,西琴说是一个叫“光明会”的组织传述给他要写入书的内容。书里一点都 没有经过研究,全部是编的。这我以前可从未讲过,我太震惊了,她告诉你了同样的消息,真有意思。

科里:她说有三个人向西琴传达了要写的故事内容。这三人叫他写的故事,很狡猾地把“光明会”渗透到飞碟秘教的社群,把他们的信仰变成我们的信仰。这为 我打开了所有的问题。你知道,因为我以前…我以前丝毫不会考虑到这点。因为我从智能平板上看到的很多信息,让我确信古苏美文字的翻译是不准确的。我避开这 个话题是因为很多人以此建立一个信仰系统。

大卫:几年前撒迦利亚·西琴还在世时,我曾在自知生命展览会与他在电梯里巧遇,他与我同乘一趟电梯怕得要死。他假装不认识我,但他显然知道我是 谁。他当时非常不自然。他不肯与我四目相视。当时他自己面冲着电梯墙壁,恨不得钻到电梯外面。我们两人结果达成了一种古怪的共识,在同一步电梯里上升了大 概七层。

科里:所以对我来说…

大卫:但是众人认为撒迦利亚·西琴好像是无可辨驳的,神圣不可侵犯的。

科里:是啊。

大卫:说到石书板。

科里:好像是个预言家,是的。

大卫:全在那儿。

科里:但我觉得非常…我在考虑信息的来源。我与她相知。但我当时通过直觉先知没有察觉到任何谎言。说到后来,我在网上一连研究了几周查找主流科学有关古苏美人的网站。想要证实她所说的。我…我吃了一大惊。

大卫:你去看了西琴的书,他书中的诠释,然后与网上真正的苏美尔语的译文相对比。西琴通过胡编滥造苏美尔文明的《地球编年史》中文版2009年在中国出版


科里:结果所谓的故事根本不存在。根本不存在。

大卫: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听到的全部是谎言,再加上安东尼奥说的,这是由阴谋集团、秘密地球政府组织干的,就像莎士比亚的剧本其实是把当时英国皇家的丑闻用戏剧的形式揭露。莎翁其实不会写字,签名都是画叉。真正的作者可能是弗朗西斯·培根和其他人。

科里:没错。

大卫:伊丽莎白女王的私生子。这件事也类似。西琴只是幕前充假,由后面一群作者操纵。

科里:这只是长篇讨论的一小段开场白,与她在一起讨论让我脑洞大开。

大卫:这只是刚刚开始?

科里:只是刚开始。

大卫:好的。

科里:因为我们开始…

大卫:我们还有时间,可以再拍几集。

科里:我们聊到最初的起源,类似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我问她说,我们已经聊了很多。你讲过在几十万年前…一个组群来到我们太阳系,开始操纵我们 的遗传系统。你们把那组人叫基因种植组.那不是和这些文字内容相符吗?那怎么…你们是怎么成为地球上最古老的人类群呢?是谁创造了你们呢?是谁用基因创造 了你们呢?你们是从别的星球被送来的吗?这又把话题拓展到全新的领域。她说,好吧,这是不是就像你开始问:谁研造了工程师的工程师的工程师?追溯到底,总 是有一个最早的生命,没经过遗传改造。他们是从何而来?我坐在那儿,觉得我一头雾水,你理解吗?

大卫:明白,但有几个基本的问题。西琴说安奴纳奇(Anunnaki)是外星人,到地球来开采黄金,造了一个原始的工人名叫阿达姆,后来演变为《圣经》里的亚当。她说这是不是真的呢?

科里:她说不是真的。

大卫:是吗?

科里:不是事实。

大卫:那一整套故事呢?

科里:整个都不属实。

大卫:这可要人大换脑筋了。

科里:是个大变化…在外界,别只听我的。外面有很多信息。我必须亲自去做研究。有一个叫“西琴错了”网站,里面有很多相关信息。做那个网站的人绝对在 有些方面有偏见。但也有很多专业研究阿卡德人和苏美人的主流学者公开发表了很多信息,他们也曾研究过这些石书板。我读了那些发表的信息,最后认为…我最终 认为他们是对的。我开始问她…你们在成为先进文化之前是怎么想的?你们为何而来?她说,“我们认为地球是有自知的,是一个有自知性的生命形态,太阳也是有 自知的生命,宇宙里的一切都是自知的生命。地球是有生命的,而我们每个人都是地球生命的一个表现,我们生来死去,会返回到地球的总意识之中。这就是我们开 始创造文明时信仰结构的基石”。我觉得很有趣。

大卫:是很酷。

科里:然后她开始讲太阳系和星系是有自知的。它们是有创造力、有意识的生命力。

大卫:正像《一的法则》中写的。

科里:我要是全读过的话。但我告诉她我听说过“理则(logos)”一词被使用。那是准确的用法吗?我不肯定“理则(logos)”一词的全部含义,我听过它的用法,是跟她讲的话题类似。

大卫:是的。

科里:她说这词跟其他词都一样。

大卫:这词通贯《一的法则》一书,用来形容宇宙的智慧,太阳的智慧。事实上,有人说唯一无限的创造者,全宇宙的智慧就是“理则(logos)”。还有星系的“理则(logos)”是星系的心神,它为星系中所有文化社会设计了进化过程。

科里:对,这跟她说的有关。要探讨生命的来源以及为何不是所有生物都曾被一个穿越太空善通基因工程的种族加以遗传改造,创造和播种,你知道,双足动物。

大卫:是的。

科里:她说每个太阳系…我指的是每个有自知的星系,每个有自知的太阳系有一个共振或振荡的模板,繁衍的生命都由它而造。一个行星在太阳系的位置会决定 哪种有意识的生命会被产生。纵贯地球的多次周期,地球和太阳连续不断地创造有自知力的双足物种,曾有过的很多很多物种,有些在大灾难中覆灭了。很多物种也 灭绝在我们人类之手,混血的种族在地表很具侵略性。而其他族群则在地球各个角落孤独藏身,远离我们。

大卫:我猜你要是不准备读《一的法则》的话,球体存有会把你介绍给熟悉它的人。

科里:是的。

大卫:因为书里都讲到了。但你还没看过这些书,但书中写的一模一样。有一点小差别。那些书没有具体讲地球的史前人类文化。但是你所说的大部分正是 《一的法则》教导的,人类的存在形式正是“理则(logos)”,是“理则(logos)”的化身。“理则(logos)”造出肉身,这个词造出肉身。 “理则(logos)”和这词是同一件事。所以你读《创世纪》,世界最初只有“理则(logos)”。而“理则(logos)”就是上帝,和上帝就是一 体。《一的法则》里好像是在暗示“理则(logos)”是太空的灵魂,也是星系的灵魂,它们既是一体,同时又是独立分开的。这是极有意思的事。

科里:我们又聊了一会儿。我们坐在桌子一角。她和我对坐漫谈。之后我们在图书馆主层结束了参观。她把我领到第二层,在那里人们用心灵感应与在地表的人进行沟通,也有些在与其他成员群体交流再低一层是他们叫记录大厅的地方。

大卫:好酷。下面还有一点时间,我们再回到“理则(logos)”这个话题。我要指出几件《一的法则》讲过的趣事。首先,他们说太阳是无法从星系 总意识中分开的,太阳就是“理则(logos)”。然后他们说地球作为行星,是“子理则”。他们又说我们人类是“曾子理则”,意思是我们就像分形原理一 样,你可以聚焦放大,却不断看到同一个影像反复重现。你放大,然后有看到同样的模式。《一的法则》中解释宇宙就是如此。同一个宇宙灵魂的化身最终创造一 切,我们也与那灵魂一体,我们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力量来重建整个宇宙。我觉得我们的能力被大大的低估了。我们与宇宙的密切联系被精心地隐藏起来了。这些人有 没有说苏美尔文石板的理论有对的地方?他们事实上是安奴纳奇(Anunnaki)?

科里:她说苏美尔文石板非常精确地记录了当时的历史,所以应该被重视。她说有些梵语的文字讲述了一些有关在地球表面和在天外星球发生的更有意思的事件。

大卫:你是指印度文的《吠陀经》、《祛邪典Vendidad》《摩呵婆罗多》?

科里:是的。

大卫:明白了。

科里:她说那里的一些信息有更多的…我们聊了很久古神话,还有地表的人添加自己的神话故事来创造我们现在的神话。我们有古代神话,有些有历史根据。

大卫:你看到印度教克里须纳的形象,他的皮肤是蓝色的,而你说你在地底遇到的一组人皮肤是蓝的。

科里:是的。

大卫:所以我们在《摩呵婆罗多》和《维摩那》中读到的战争…《摩呵婆罗多》中还的确提到,他们可以直穿山壁,正像你所看到的,这有可能是同一组人到地表展开战事。

科里:她、委员会、她的组群还提到过,曾与外星种族在空中有过正面冲突,在不同的周期的,包括我们现在熟知的地球历史上的所有地球的人类都曾见证过。

大卫:这涉及到住的奥林帕斯山上的金发碧眼的希腊神们据说可以从地球表面凌空拔起,然后消失无迹。

科里:是的。

大卫:那下次节目我们会回来继续,因为还有很多事值得讨论。我们会聊其余的参观经历,包括你曾在简介中提过的一个极其古怪的场景,有关人们坐在椅 子里用心电感应来影响地表的人。我还没听你介绍过记录大厅,所以我非常感兴趣,亟不可待。下一集《揭露宇宙》我们继续讨论。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感 谢您的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