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集|地底揭秘

片源:极光、微微、Zay、飞龙

翻译:宇宙的核心力量

极光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科里在地底维纳斯神庙接受洗礼

●遇见地底七个不同的团体代表

●冈萨雷斯会议上要求地底人不要再扮演“神”来欺骗地表人类

●地底人团体显然对地表混血人类不信任

●Karee与科里进行一次私人心灵交流


大卫:大家好!欢迎参与我们的《揭露宇宙》节目。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在我身边的是科里•古德。上次我们说到你看到有一群人朝你走来,其中一位是冈萨雷斯。当时他也穿着同样的服饰,如果你管它叫做某种服饰的话,其他人也穿得全都一样。

科里:是的。

大卫:那我们就从这里继续。接下来都发生了什么事?一共有几个人向你走来?

科里:包括冈萨雷斯在内一共五人。其中四人只走到距离我的位置还有一半的地方就停下来了。只有冈萨雷斯继续朝我走过来,并同我打招呼。我伸出手想和他 握手。他却把手举起来并对我说,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洁净仪式。他基本上不能碰我。然后他告诉我,我必须经过净化仪式。之后我们朝另一个方向走去。那四个人 是三男一女,他们都戴着兜帽。

在后来的报告中,科里说这位女祭司的名字是Kaaree

那个女人一头白发,蓝色的眼睛显得比我们的略大一些,皮肤有点苍白,我可以看到她的白发到…

大卫:所以她有…

科里:她的身高与我…我加上头发还不到6英尺1英寸(1.85米),她和我一样的身高,他们都穿平地凉鞋。

大卫:她显出被打扰或不快的表情吗?

科里:没有,她很有魅力。

大卫:那她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人。

科里:她很吸引人,虽然样貌不同,但非常迷人。

大卫:她怎么不一样?

科里:她的脸颊瘦长。我的意思是,面部有些窄,显得有点长。

大卫:那就是说她的脸有些细长?

科里:是的。大大的眼睛、苍白的肤色、一头白发,看起来与众不同。

大卫:所以如果你看见这样的人在身边走过,你一定会说:哇,这位女士怎么了?

科里:是的,她会吸引你的注意,如果她从你身旁经过,你不会不注意到她的。

大卫:是的,那么,你看到其他人是什么样子?

科里:在她那组里,有人是白发,有人是金发。还有些人是棕发,也有些人是黑发。他们并不都是白发。他们中的一些人是有些不同的…她真的很高,但绝不是弱不禁风,只是有点瘦。她的手显得很纤细。我的意思是她整个人都很纤细。

大卫:其他人的脸也都很窄吗,还是只有她看起来很特别?

科里:他们大多数脸都很窄。有些人稍微有点矮,接近我们的身高,体格有点不同,显得强壮一些,他们都戴着同样的符号。

大卫:他们戴的是什么符号?

科里:金色土星符号,有三种样式。东道主戴的是在6点钟的位置镶着一颗红宝石。还有一组人戴的是在3点钟的位置镶着一颗黑宝石。

另一组人则是上面镶着玉石。

这三个群体有血缘关系,他们一起合作,曾经是一个族群。他们这三个族群与其他族群相比,有某种关联。

大卫:然后你们穿过四个门中的一个走出了房间?

科里:是的。当时那位女人和两位男士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了一位男士陪着我们。而且…

大卫:除了冈萨雷斯再没人和你说话?

科里:没有。

大卫:那气氛出奇的安静。

科里:非常的安静。

大卫:就像冥想时和修道院里那种宁静。

科里:嗯,这里是个庙宇建筑。所以他们…这是非常讲究礼仪的地方。我们穿过那扇门,看起来像是在某处会结束的隧道,但实际上它不断向下延伸。

大卫:所以门后是个隧道?

科里:是的,是个雕刻过的走廊,像是铸模或者激光切割的,就像刚才那个房间一样。

大卫:全部都是花岗岩,经过了打磨。

科里:那里有光,我后面会讲到光源来自哪里。有光照进来,到处都很亮。没有阴影,很亮,非常明亮。我能听到水的流动,闻到一股潮湿的岩石和矿物的那种味道。

大卫:就像你在一个洞穴里。

科里:是的。我们向大厅走去,很明显那里还有一扇门。门的两面都有一个八角星。一个是金色,大小有手掌那么大。门的右边有颗略小一点的红色八角星,位置略低一些。当我们走进门时,我立刻…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感觉到…房间里有一丝微风。

大卫:当你穿过这扇门时吗?它是位于左边还是右边?

科里:左边。房间是亮着的,就像所有其他房间,它们看起来都是一样的。

大卫:那就是有着同样大小的天花板,很高的天花板?

科里:不是,并没有那么高。但它是圆顶的,在接近圆顶上方平坦处有个口,水像瀑布一样流出来。

大卫:像一个洞。

科里:可能有3、4英尺宽。水从那里倾流而下,水几乎是乳白色。那里还有些钟乳石,大的钟乳石坐落在小口的下面。它们是米白色的。水流到一个女雕像后面,我想那是某位女神,她的手臂举着某种东西,我猜不出那是什么。她的手是伸出来的。她是…

大卫:那她是那种发型呢?她的头发做成某种特定的样式吗?

科里:她的头发是束起来的,那种束起来的发型。但她完全被像矿物钙的那种物质覆盖——几乎像钙堆成的。

大卫:就像一个真人大小的人体雕像?

科里:是的,她有真人那么大。水填满了水池,她高高站在那里。那里有石头围成一圈,一处石头开了槽,水从那里流出,注入到一个更大的池子里。这个大池子离地有这么高,又大又宽。

大卫:那么雕像的底座一定很高了。

科里:是的。这时那位陪着冈萨雷斯和我身边几步远的地底人转过身来,转身走出房间,站在门外。然后冈萨雷斯告诉我把衣服脱了,放在挨着他的台柱上。这时他才告诉了我许多关于他们崇拜维纳斯的事情。他们的洁净仪式的场面真的是非常重大。

大卫:洁净仪式是指什么呢?

科里:在你进入某些神庙之前,你必须穿戴合适,你必须在某些池子里清洁了你的身体才能进入。

大卫:那是同受洗的仪式很相似或是别的什么?

科里:那是指你进入一个神圣的地方之前,你必须将自己的身体清洁干净。

大卫:就像有人说你得脱鞋一样。

科里:是的,此外…

大卫:你得脱得光光。

科里:得脱得精光。那时我感到浑身冰凉。那个房间还有风。我已经很冷了。我脱光了衣服之后,他还在偷笑,那位迎接我们到来的女人走上前来,带着一件叠好的长袍,还有两条毛巾,上面摆了一双凉鞋。她走进房间里。

大卫:而你站在那里,就像你出生那天的(样子)。

科里:是的。冈萨雷斯一只脚迈向身后,向后退了几步。给她让出了一条路到我身边。我只好硬着头皮…(叹气)。我很不高兴。但她径直走向了我,把一堆亚 麻布递给我,姿势像这样,转身朝冈萨雷斯点了点头,接着转身离开了房间。然后冈萨雷斯指导我在池子里清洁身体,然后用麻布遮住身体,毛巾遮另一边。

大卫:那现在你穿上了长袍。你一穿好长袍,其他人就马上来了?

科里:是的,我们离开了房间,走进了一条不断下降的走廊。走廊开始往右弯曲,一直下去,像是右回旋那样。之后就开始开阔起来。天花板也变得开阔了。我 们来到一个房间,可能有90英尺高,很像另一个房间。但这个房间非常巨大,像是长方形的,非常大。那里还有一个大门。我们都停了下来,显然是在等候。我们 正等着准备下去参加大会。我们短暂地在那个房间站了一会,那时我环顾四周,心里在想,光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上次接迎我们并给我拿衣服的那个女人走了进来,面对着我用一种奇怪的英语口音说:光线是由频率创造出来的。她突然对我说话,这让我吃了一惊。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回应,另一个带着同样土星符号的女人走了进来,注视着我们每出于某种原因,我只知道,我们大家每个人立刻戴上自己的帽兜,向下走,经过一个半圆的楼梯,这也是从岩石中开凿出来的,就像其他东西一样,从花岗岩中开凿。然后我们来到下面一层,那有另一个房间。房间里全是我们要会面的各个团体,那里是会议室。

大卫:这也是一间有着很高的圆顶天花板的大房间吗?

科里:这是个中等大小的房间。房间里人也不是很多。每个团体差不多三人,再加上冈萨雷斯和我。总共有七个团体。

大卫:房间里有坐着的地方吗?

科里:有。

大卫:座位是什么样的?你坐的是什么?

科里:就像是不带靠背的教堂长木椅,是石头长凳。

大卫:好的,明白了。

科里:够几个人坐在上面。不是一个半圆形,有点像椭圆形,但不是一个完整的椭圆形房间,因为进门的地方是平的。门口附近的墙壁是平的,其余的是椭圆形 的。房间像是椭圆形的,天花板是圆顶。那里有人站着,也有人坐在长凳上。在前面,有一群人围着石桌坐着。我们走上前去,我看到石头桌面上面有我看不懂的刻 画,还看见在桌子上面有八角金星和红星 。冈萨雷斯和我坐下来,我看到房间里围坐着的各个团体都带着不同的符号。有银色五角星。还有艺术化的万字符。有一个马蹄形或Ω形的符号,里面有一个八角金星。还有三种不同的土星符号,我之前已经详细描述过了。

大卫:对,那上面还镶着宝石。

科里:还有一种看起来就像一个沙漏,可能是猎户座的象征,我不是很确定。

大卫:那看起来像三角形。

科里:没错。就像两个三角形连在一起。

大卫:这些护身符每一个都代表在那里的七大主要团体中的一个?

科里:这是出席的每一个团体的代表符号。我们走进去后,这些不同团体,他们像这样拍拍、弄弄自己的护身符,上面就有小全息图显示出来了。那是一种科技产物,不只是一件珠宝或者符号。

大卫:之前有内幕知情人曾经告诉我:你拥有的技术越多,你所需要技术就越少。对吧?这种护身符可能会做任何他们需要的事情。

科里:没错。各团体的人长的样子都不同。我已经简要地描述过了戴土星符号的人。

大卫:现在,说说那个万字符标志。他们是纳粹吗?他们是…

科里:他们和纳粹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长相也不同。有一个团体看起来很像非洲人,古铜色皮肤,肌肉结实。不算很高,但身高差不多大概在六英尺。还有一个看上去像亚洲人的团体,但是身形不太吻合你在地表上看到的亚洲人。有一些像是来自印度,有着淡蓝色肤色,就像你看到皮肤下静脉的那种淡蓝色。有一个团体个头比较矮,地中海长相。然后还有一个团体,戴着像Ω的那种符号,就跟我们地表的人长得差不多。

大卫:基本上你描述的包含了地球上所有的主要人种。

科里:是的。他们全都过来开会,讨论那些促使他们组成这个委员会的所有事件。在地下曾经发生了很多战争、冲突和其他事, 这给他们带来了很多困扰,造成了人员伤亡。他们对于自己的文化和基因非常注意纯正。Ω团体提到他们崇拜维纳斯,他们几次提到维纳斯王子,晨星。

大卫:八角星显然是维纳斯的象征。

科里:嗯,可能还有其他含义。因为有金色和红色。他们并没有跟我解释那些符号的意义,我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含义。

大卫:冈萨雷斯最后提了某些观点。你说那是会议的一个主要的议题。

科里:是的。他们也有发言。尽管因为有客人所以要求过他们发言时说英语,但这种情况并不多。他们开始发言时,冈萨雷斯低声对我说:他们说的是上古的阿 卡德语,上古的苏美尔人的语言。还有另一种语言,用在彼此之间交谈的。当他们意识到时,就会改用英语。那种语言是很难全部听懂的,但我们可以听出个大概。 他们讨论了地表人类拥有了先进的武器,越来越威胁到他们,还有他们跟其他地底非人类群体发生的小冲突。他们也讨论过所谓守护者的回归,我们以后会说明这部 分。还有一些其他零零碎碎的事情。当他们发言结束后,那位戴着有八角星星的Ω符号的人对冈萨雷斯示意,让他传递他的信息。我们都能感觉到其他团体好像不太喜欢他们,或者跟他们相处有些不自然。唯有这个团体,全部是男人。而其他的团体要么有两位女人,要么有一位女人。

大卫:你在报道里说,他直接让冈萨雷斯发言的行为,是违反正常礼仪的。

科里:是的,所以冈萨雷斯站了起来,看着大家…

大卫:正常的礼仪是什么?

科里:应该由会议的东道主来邀请别人发言。

大卫:所以他应该请东道主去提议冈萨雷斯发言,而不是自己直接来?

科里:是的。基本他就是…

大卫:他很傲慢?

科里:是的。所以冈萨雷斯看着东道主。他们点头同意了。然后他站起来作了一个短小精悍的发言,感谢了他们这些团体中的一些人在前几周冒着极大的个人危险,拜访了我们在柯伊伯带的一个基地。

大卫:这是太空项目联盟的一个基地吗?

科里:是的。我们必须开始寻求更多的合作,必须停止各类欺骗,相互之间要开诚布公。他们想要地底人以后不要再欺骗地表人,说自己是外星人或是其他存有…

大卫:或者说自己是神。

科里:假扮成神,在我们变得进步以前,他们过去经常这样做。他的发言真的很简短。冈萨雷斯说完后坐了下来,房间里的气氛顿时有些不一样了。他们对冈萨雷斯的发言并不能完全接受,他们开始在他们之间交谈,越过我们交流,谈论时还用手势指着我们。

大卫:那他们反对什么?他们怎么回应的?

科里:他们站起来,大致上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近两千万年,他们才是在这星球上的原住民。在时间长河里,他们历经诸如地轴偏移、在太阳系 位置与轨道变化等大大小小灾难。地球已经经历很多巨变。经历过这一切,他们也生存下来。基本上,在地球每个周期开始的早期阶段,他们已经形成…他们的精英 和女祭司就搬到地下生活。把他们文明中的底层族人留在了地表自谋生路,之后他们以神或长老的身份回到地表,帮助再次开启文明,教授农业、医学、语言、艺术 等等内容,让人们再次开启文明。这些事情在亿万年间不断重复着。

大卫:这是在那些大火和灾难发生之后吗?

科里:这在我们现有已知的时间和历史之前,不断地循环发生着。他们决定让人们相信他们是神,对他们而言这是为了行动安全,那样人们才不会对他们构成威胁。这持续了好几亿万年。他们说在我们太阳系的其他行星上,也居住着类似的生命形式。

大卫:人类?

科里:类人的生物。他们也经历过灾难,但是他们更具有侵略性,非常好战。他们破坏自己的世界和社会,最终导致了一些很大的问题,来自太阳系外的其他种 族把他们以难民的身份转移到了地球。他们以难民身份来到地球后,又开始了侵略行为,占据了地球表面,彼此进行基因混合,同那些地表人和原住民,形成了混血 的种族,这就是他们眼中的我们这些地表人。

大卫:我明白了为什么你认为这会引起争议。

科里:是的。他们还斥责我们,说他们知道秘密太空项目参与了一些暴行,他们对我们持保留意见,他们希望我们也这样对待他们,因为 我们都没有理解我们自身存在的意义,更不用说理解他们了。

大卫:所以这就像一种雅利安人的意识形态。就像他们是纯种的,我们是肮脏的混血,带着他们不想被感染的好战基因。

科里:是的,他们就是这么想的。

大卫:所以这肯定不能与冈萨雷斯的想法一致,我确信。

科里:嗯,这与我的想法也不一致。

大卫:是的。

科里:当讲到所有这一切时,我坐在冈萨雷斯的旁边。他们刚讨论完后,他俯身对我说:这还顺利,是不是?我坐在那里,满脑子都是刚才的话题,甚至都没有 意识到会议快结束了。大家开始站起来,戴上他们的帽兜,于是我也戴上。我们站在那里,大家排成一列,轮着从我们来的路走回去。每个人都很安静。我们慢步向 回走,穿过走廊,到达了洁净室。我想是否还要经历一次更大的集体洁净仪式,但大家只是路过而已。我看到大家都经过了这个洁净室,我看到我一开始出现的那个大房间有闪光出现。

大卫:好像他们正在那里传送离开。

科里:是的。我继续向前走,感觉有人拍了一下我的左臂。我又走了几步,然后回头,发现冈萨雷斯在后面这样站着,同两位东道主家族的女性在一起。我很快走到他旁边,发现她们向我提了一个私人请求。 之前提到过的有着白发接待我们的那位女士,她发现我青少年时曾有过虚拟军事绑架项目(MILAB)的一段经历,她们需要这部分的协助。我说我会听她说的。 她说:跟我来,然后就开始走了。冈萨雷斯和另外那位女士在我们身后几步远的距离跟着。我等着她开口。她却一直很安静。我们穿过了那个可以传送的巨大房间, 进入了下一个隧道走廊。这里全部都是上上下下的门道,中间有光栅穿过,白色光栅在门口。还有…

大卫:你无法透过它看到里面。

科里:看不到。我们走向其中一个方向,然后她按了她的护身符,光线消失了,我可以看到房间里。它看起来像一个简单的休息室,我不认为它像卧(室),它 像是一个休息室。她走了进去,然后让我跟她进去。我看着冈萨雷斯,他就像…你知道的。他的脸上露出那种表情。我走了进去。她关了光门。我很紧张。我算是个 内向的人,与一位陌生女士单独待在这样一个房间里…我有点不知所措。她用心灵感应的方式告诉我要放松。

大卫:大多数的时候其他人都用嘴说话?

科里:是的,这是一对一的心灵感应,但是当他们多人沟通时,就用说话的方式。我还是长话短说,她告诉我她知道一个地方,我在青少年时被带到过那里,你 知道,一个水晶洞穴。就是那个我们被带去的山洞。我们被指导要试着与美丽的水晶精神连接,不能去触摸,因为我们可能会伤害它们,或者它们可能伤害我们,因 为水晶是有生命的存有…

大卫:你曾说它们会发光?

科里:是的,一旦你开始尝试,直到你跟它们连接起来才会发光。如果我能够成功与水晶建立连接,就可以。其他孩子也在这个密闭的洞穴里,他们周围有一种光环,粉色、紫色的光环。有不同色调的光环。我传给她一副心灵影像。她面露喜色、珠泪盈框…

大卫:为什么你能够进入这些地方,而她和她的族人却无法接触呢?

科里:她向我解释说,几百年前有一个族群占领了那个地方。那是一种…用他们的话来说…我一时想不起来了…意思就是一种带羽毛的蛇。它是…她用心灵感应给我图象…那是猛禽族。我印象很深刻。我看到的是动态画面,而不是我曾在智能平板上…

大卫:是很可怕的爬虫鸟型物种,你曾经描述过会吃人的那种。

科里:是的。

大卫:非常凶恶。

科里:他们控制了那个地区。我了解的不太详细,他们需要活人献祭,才会同意开放下面某些地区。

大卫:我相信如果是阴谋集团就会毫不犹豫地向他们提供(活人献祭)。

科里:是的。所以她说:你愿意把你的经历整个分享给我吗?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于是我问她。她告诉了我整个过程,我们会掌心相合。我对她打开心灵。 我告诉她我有些顾忌,由于某些原因,比如安全、个人隐私等等。她开始极力地说服我, 说这很重要。她说我们基本上没有向她们提供什么东西,但这对她的族人真的非常重要。我在那里来回走动,思考着该…

大卫:她们认为水晶里蕴含有什么?水晶对他们非常重要吗?

科里:当时我不清楚。我问她我是否可以同冈萨雷斯商量一下。她…我简短地说。报告里都具体说了。她迅速地走到门口,打开光栅,走了。冈萨雷斯进来了。 他带着一副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表情。我告诉他来龙去脉。他说他理解我的担忧,除非涉及球体存有联盟或者拉提艾尔和我之间我不想让她知道的信息,否则没有 什么可担心的,因为秘密太空计划联盟委员会并没有分享我什么信息,他们基本上不信任我,所有也没有对我分享那些他们会担心泄露的敏感信息。所以他说我不是 为他工作。他不能下令我这么做。但这可能是一种双向的信息交流。

大卫:虽然之前你与联盟的关系已经越来越差,你们有过冲突和争吵,但你还是担心,如果随便答应她可以从你这获得那些潜在情报,会让你雪上加霜,也可能被赶出联盟,诸如此类的。

科里:或者以后他们不会再给我提供任何信息。他们会切断我的情报来源,虽然他们以前已经这样做过了。还有我是比较在意个人隐私的人,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大卫:是呀。

科里:是这样…

大卫:基本上他赞成你这么做?

科里:是的。我说可以,那就继续吧,请叫她回来。她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直视着我的眼睛,就好像…

大卫:她有点迫不及待。

科里:是的。我告诉她我愿意后,她就开始忙活起来。她走到墙边。那里只是一堵墙,什么也没有。她走到墙那里,然后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一个高脚杯,一个水晶高脚杯。那里没有门或其它东西,但她手里拿着一个水晶高脚杯,里面装着琥珀色液体。

大卫:哦。

科里:是的。她走过来把它递给我。我看了看。我问她是什么,她说这是埃索斯的灵丹妙药。她解释说,那是地下生长的一种稀有的花酿成的酒。我告诉她,我不…

大卫:有可能你喝了就晕了吧。

科里:我不知道。我告诉她我不想喝。这是一个必须步骤吗?她说不是的,这只不过是一种习俗。于是…

大卫:换了我,我也不会喝。

科里:她拿了回去,自己喝了几口。她…立刻就变了。我不知道这是否是酒精作用,但她立刻就不一样了,变得很放松。她放下了酒。她让我坐到椅子上,这椅子看起来就像一个蛋斜着切去了一块。她让我坐下,椅子浮在半空中。

大卫:浮在空中?

科里:是的。没跟地面接触。她用两个手指让另一把椅子到我面前。然后她坐在我的对面…

大卫:比我们现在更近吗?

科里:是的,没错。距离很近,她让我伸出双手。我把手伸给她。她把我的手立起来,就像这样握着她的手。

大卫:所以是这种姿势。

科里:是的,像这样。

大卫:在她的膝盖上?

科里:在我俩的膝盖上,像这样。我们这样倾斜着身体。她的手很瘦,但感觉非常温暖。体 温不同。她直视着我的眼睛对我说,我需要放松,我需要敞开我的心。我开始用我掌握的方法,慢慢地放下我的意识并放松身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无法用言语准确 描述。我觉得好像我的光体或星光体被她拉了过去,和她的融合在一起。我开始…很明显她在精神层面上比我更高级。她开始在我以前的时空经历中穿梭。而我看到 的是一些随机场景,我感觉是她130年生命中的经历。我看到她童年的片段:她参加女祭司训练,她与地表各类人的会面,她会见过秘密社团,会见来自不同政体 的军事和团体组织,来自欧洲和美国的…

大卫:她以外星人身份?

科里:她向其他人介绍自己和同族人是外星人。

大卫:哇。

科里:这是通过…我可以看到他们穿的衣服。他们…呈现了她在不同时期与地表人会面的场景。

大卫:这有点像生活片段在你眼前不断闪过,除此之外,那都是她的经历吗?

科里:是的,是随机出现的,我无法控制它们。当她锁定我在山洞的那段场景时,我也看到了她同样年龄时的记忆。那是她与某些昆虫类生物发生冲突,遭到攻 击,失去了某个人的记忆。但是她…接着我被拉回到水晶洞穴里的那段经历。那真的是栩栩如生。我们再度经历了它。然后就结束了,我们两人向后坐了回去,我身 体不断颤抖、大脑里释放了所有让人愉悦的内啡肽。这不像性或其它体验…是一种非常强烈的体验。那次之后,我就变得不一样了 。我脑袋里面有很多东西,我会思考许多东西。它对我产生影响,使我能更直观地看待事物。这是不同寻常的。我们都平静下来,我们…

大卫:她和你反应一样吗?

科里:是的,她也一样。我们都流泪了,眼泪不经意就流了出来。

大卫:你们两个都流泪了。

科里:是的,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情感。完全不像我与其他人有过的任何心灵交流。

大卫:这是她们都可以做到,还是只能由像女祭司一样受到专门训练的人才行?

科里:我认为她的族人都能做到,因为当我们结束交流时,她对我说,她的族人中会有些人不赞成和地表混血人进行这种交流,但其他大多数人则会很开心她能得到我接触过的水晶生命体的信息,这块信息我并不记得,我不知道她提取了什么样的信息。

大卫:你曾告诉我,他们清除了你的记忆。他们抹掉了你获得水晶信息的记忆,对吧?

科里:是的。但…

大卫:但她有办法找到它。

科里:是的。但是你知道,记忆不仅储存在你的身体里,也储存在你的光体里。

大卫:就像是灵犀相通。

科里:我就是这意思。当时我曾开玩笑说:我和你灵犀相通,但她不觉得好笑。在这之后,我们恢复了平静,回到了走廊,冈萨雷斯和女招待正在那里等候。她 非常高兴。当时她说如果我们有时间,她可以带领我们参观一番。冈萨雷斯一直想参观那里的其他地方,他迫不及待地接受了邀请。我确定这会是一次非常有趣的旅 行。

大卫:好的。下一集《揭露宇宙》我们会继续这引人入胜的故事。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感谢您的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