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4日访谈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4年3月4日访谈
摘要: 每个人都有自由意志。当然这个自由意志受到阴谋集团的压制,但自由意志的火花从未熄灭。如果你能提升并发展这个自由意志的火花,它将成长起来直到你终于在你的完整主权(whole sovereignty)里获得解放。
AM:主持人Alexandra Meadors
Alexandra Meadors: 大家下午好,今天是2014年3月4日。我是GalacticConnection.com的Alexandra Meadors。我感觉今天和Cobra有很重要的更新,并且有很多讯息要回顾。这是我们每月的定期访问,从银河的角度回顾2月及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欢迎Cobra,谢谢你再到来。今天怎样?
Cobra: 我很好,谢谢。
AM: 好的。Cobra,我看到今天你就乌克兰局势有新的更新。外面有一些怀疑论认为这件事和美联储也有些关联,事实上他们的破产正在到来,难道美联储和乌克兰事件一点关系也没有吗?
Cobra: 关于美联储破产和乌克兰有关的猜测来自本杰明.富尔福德的短评。这是一个更为复杂的情况,金融系统的重置与之间接有关,但还牵涉到很多其他因素。
AM: 你能不能给我们说明一下最新情况。 对那些不处于那个地方的人来说,很难完全理解发生在俄罗斯的复杂形势。我注意到有很多游戏参与者牵涉其中。我想知道,你认为现在谁是适当的人选走出来并领导乌克兰?因为我知道很快就会有总统选举。
Cobra: 这关系到人民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虽然光明势力会有建议,但这牵扯的是那个国家各个地区的人们,他们是如何看待他们的未来,然后进行谈判并达成共识,这样才能共筑那个国家的未来。我想说的是,局势的升级是因为阴谋集团想要触发冲突,就像在叙利亚和其他国家那么做的一样。光明势力正全力阻止冲突升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进行那个和平冥想。现在的情况有很多个层面。其中一个最明显层层面是,在西方的利益包括欧盟,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为代表的东欧利益之间的,针对石油和天然气的资源争夺。这是当前局势最高层面的原因。然后又有不同层面的原因。另一个层面的原因是,耶稣会试图操纵抗议。我会说,如果在乌克兰有合法抗议在进行,那么耶稣会和阴谋集团会绑架抗议行为,然后制造出一个暴乱的局面。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成功了。他们尝试把俄罗斯卷入这次冲突,让普京不得不作出反应,但这个时候东盟设法平熄当前形势,所以不会有全面的军事对峙。
AM: 你说乌克兰军队投降时没开一枪,那是怎么做到的?
Cobra: 那是因为在政府和军队的最高层之间有一个协议,所以和平投降。但我大约一小时前收到讯息,有些乌克兰军事基地不想投降。这会在未来几个小时,或者几天里都可能是一个问题。
AM: 那么克里米亚的和平仍是完整无损的,并已经恢复了吗?
Cobra: 实际上这个时刻情况很脆弱。我不能保证在接下来几个小时里会发生什么。但最可能的是和平得以维持。光明势力正尽一切办法维护该地区的和平。
AM: 所以现在形势一触即发。我想问你一下关于富尔福德的评论:俄罗斯说最近发生在乌克兰恶作剧表明阴谋集团已经越过了红线,俄罗斯仍未准备好打仗。这是几天前的评论。他们越过的红线是什么?
Cobra: 这是一个复杂的情况。我会说,在各个层面上进行着很多最后谈判,不只关于乌克兰,而是整个行星正在发生的情况。阴谋集团已跨过了几次红线,光明势力不得不做出回应。他们越过的那些红线中,有几条我现在需要保密。但在乌克兰,他们越过的红线是赶走了乌克兰总统。当然我要补充的是这个总统不是什么疯狂之人,他也有自身的缺陷,当然他也遭受过很多不幸,但他毕竟是那个国家的民选总统。当他被赶下台,这就制造了一个非常不稳定的局面,让阴谋集团在一定时间内推行他们的计划。然后东盟不得不对这个局面做出回应。
AM: 很有趣,你说的是亚努科维奇,是吗。
Cobra: 是的。
AM: 好的,我就是有点好奇。那么关于(乌克兰国内的)俄罗斯人上演的抗议是由CIA策划的,这个说法准确吗?透过这样来煽动整个事情?
Cobra:实际上两边都有真的出来抗议的人,阴谋集团只是渗透到抗议者人群里面,那些狙击手当然不是真正的抗议人士,他们是透过中东进入乌克兰的。
AM: 哦,真是复杂。我有另一个问题,富尔福德提到:"最初的那些暴徒戴美国棒球帽,穿有褐色鞋带的鞋子,但基辅没有褐色鞋带的鞋子,只有我戴着一顶棒球帽。"对我来说,听起来好像似乎真的有间谍,但为何他们穿着明显与那个地方不符的服饰呢?好像真的是故意演戏。
Cobra: 从我的消息来源看,这个讯息不完全正确。那里很多人都穿着不同的衣服,穿着不同风格的服装。(上面说的)不是唯一的情况。所以我无法完全证实这个讯息。
AM: 那么冬奥委会实际上躲过了一次核打击,这是真的吗?
Cobra: 他们威胁过这样一次攻击,但并不是那么认真。
AM: 好的。因为外面有很多讯息满天飞。
Cobra: 实际上我需要说的是,现在搞一次核打击是不可能的,因为光明势力有技术阻止任何核引爆,包括各种类型和尺寸的核弹。这个不会被允许发生。
AM: 这是最新进展吗?我好像没看过你这么激情地说过这方面。
Cobra: 这不是新进展,但现在我可以更公开地说了。
AM: 谈到关于美国政府破产,在上周甚至2月底有非常多的猜测,就是美国政府会接近破产关门,有人预测是3月4日。这个说法正确吗?
Cobra: 这是非常老的预测,这个预测某程度上是准确的。我不是说日期上准确,而是整个过程正在这个时间框架内展开。
AM: 好的。这里有提到说:"美国政府又设法避免了破产,而(国务卿)克里似乎到中国是乞求资金的,好像带有很多附加条件。"你认为现在就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而言,会有什么样的附加条件?
想通知
Cobra: 实际上,正如你所知道的,中国人在美国购买了很多房地产。
AM: 是的。
Cobra: 这实际上开放更多的空间让他们便宜地买到土地。
AM: 所以说这只是房地产交易?
Cobra: 这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当然还有其它实际资源。
AM: 嗯,好的。
Cobra: 实际上,阴谋集团让他们的金融系统运作所需要的不是纸钞,而是实物黄金,因为在金融系统的最底层,只有黄金作支撑才能运作。这是一个保管得很好的秘密。当如果阴谋集团真的一点黄金都没有,整个金融架构将立刻崩溃,非常非常快地。所以他们需要到处抢夺一些黄金来让整个系统运转。
AM: 实际上我们之前很多次谈到过,那些黄金是如何从这个世界上被移走并(抵抗运动)藏起来。我上周访问了Karen Hudes关于那些黄金的储藏地点。她飞快地说出好几个地方。在已注册和未注册黄金之间有什么不同吗?
Cobra: 大部分人会这么说, 当认为有黄金的时候,他们会拿出一些文件,证明在那个地方在历史上的某个时刻曾经有过黄金。以前在夏威夷银行有过黄金,几年前在苏黎世也有黄金,但现在没有了。
AM: 啊。
Cobra: 我要说的是,阴谋集团现在获得黄金最有效的办法是,你看到现在每个小城镇都有一些“可开采的黄金矿层”,其实他们就是从普通市民那里搜刮黄金。
AM: 是的。
Cobra: 这就是他们现在获得黄金的方法。然后他们把黄金再重新熔化铸造,放回银行系统。
AM: 很有趣。正如你所知,现在Neil Keenan很明显在抵押账户问题上非常积极。他认为阴谋集团将会破坏金融系统来恐吓人们,这是他其中的一条评论。他提及的是"事件"吗,并且散播了一些恐惧?我的意思是"事件",货币重估,金融重置,所有这些事情难道不是同一回事吗?
Cobra: 耶稣会和阴谋集团有一个计划进行他们自己版本的金融重置,他可能谈论的是那个计划。但那个计划不会成功。真正的"事件",金融重置和金融重估将会是光明势力的胜利,并且是整个阴谋集团的彻底失败。所以在这个事情上没有什么需要害怕的。
AM: 很好,非常高兴能听到这个消息。我脑海突然冒出一个问题。当我采访Karen(世界银行女律师)的时候,我问到她,到底有多少国家是世界银行会员,其中的一个非会员是北韩。她不肯定还有谁不是。你能不能跟我说说谁不是世界银行的一部分?
Cobra: 现在我还没有相关讯息。我唯一能说的是,北韩是阴谋集团在50年代搞的一个特殊实验,完全封闭隔离一个国家,尽可能制造最大熵值(maximum entropy),并且尽可能把那个国家隔离于世界银行系统之外。
AM: 嗯。
Cobra: 北韩能够生存下来的唯一办法是因为他们自己有一小部分黄金储备,透过公开市场和黑市卖出,得以在那些日子里存活下来。
AM: 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是关于那里的劳改营受到媒体的关注,这是真的吗?他们终于获得了媒体的一些关注了吗?
Cobra: 是的。不幸地是,那里有很多劳改营,与二战的纳粹集中营很像。我想有25万人在那里。在“事件”发生期间,这是其中一个需要被解决的最糟糕的问题。当然光明势力会进入那个国家,并解救那里的人民,把那些营地从地表上抹除。
AM: 南北韩统一有什么优势。外面有这样一些言论。谁在支持,谁又从中获益?
Cobra: 实际上这是光明势力的计划,但很可能在"事件"之前都不会成功。因为"事件"比这个发生得更快。统一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这个缓慢的政治过程跟不上光明势力的计划。可以肯定的说,"事件"的发生比统一的发生要远早。
AM: 嗯。我注意到你说过,抵抗运动要重新调整他们的计划。我其中一个问题是,一直有很多人发邮件过来,关注气候变化,化学凝尾,以及关注到来自克里的讲话:"就气候变化本身来说,现在可以认为是另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可能甚至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他在恐吓印度尼西亚。人们非常关注,因为化学凝尾并根本没有减少。你能否说一下银河联盟如何介入这个方面,他们是怎么做的?
Cobra: 首先,大部分都不是化学凝尾,可能只是(飞机留下的)航迹。这是飞机在高空的自然排放。那些化学凝尾在"事件"之前都不会完全移除,在"事件"后光明势力会引进技术移除所有这些污染,并非常快地疗愈整个生态系统。
AM: 因为在我看来,化学凝尾是很清晰所见。你也可以非常清楚地看见它们,它们的量非常大。世界各地都有人见到过。这当中有什么原因吗,这是和整个星球都相关吗?
Cobra: 是的,这个到处都有。
AM: 我意思是化学凝尾从程度上看正在增多。
Cobra: 这是心理感觉。我认为化学凝尾的量是稳定的,有时多一点有时少一点。但我不会太担心这个。与我们自身最有关联的是有毒的食物,水源毒素,以及金融问题。这是阴谋集团控制人口的三个主要关键方面。
AM: 我很同意。但化学凝尾也会毒害我们的食物,是吗。
Cobra: 是的。但他们让食物有毒会更有效,整个食品生产加工过程中,他们会有目的地加入一定化学品,以此改变人类的心理和生物的组成结构。
AM: 是的,我同意。
Cobra: 这个会更加危险。
AM: 是的。我想问你一下这个问题,给我们说一下关于最近在澳大利亚举行的G20峰会的进展情况。很明显有言论指出,他们会从私人银行账户里没收财富。你有什么评论呢?
Cobra: 这只是旧计划的延续。实际上会议无法达成什么空前的成果,不会达成任何重大协议,或对他们计划的重大修正,原因是阴谋集团很恐慌,他们已经不知道如何解决当前的局面,因为他们越来越知道已经走投无路了,被逼到角落里了。他们还没有找到任何办法。所以他们现在尝试一些办法,比如正在乌克兰所做的一些事,强迫闯出一条路来。当然这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给他们带来更大的麻烦,并且他们将更加深入地落入陷阱里。
AM: 是的,确实是这样。本杰明的另一条评论说,JP摩根银行透过入侵非常脆弱的金融IT系统来从其它国家偷钱。他列出日本,土耳其,乌克兰,菲律宾,阿根廷。我的问题是,在哪一点上这些国家才能够阻止这种事情?难道他们不能渗透那些在金融银行系统的人?我意思是渗透到像JP摩根银行这样的公司里。
Cobra: 实际上JP摩根和NSA之间有一份签署的协议,他们所拥有的黑客技术可以在任何时候黑进他们想要的任何银行账户。
AM: 好的。这里有个大问题,听听你有什么看法。那些所谓银行家自杀,但显然是被谋杀,这个事情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我意思是如果有人决定用一把射钉枪来干,在我看来似乎这不是结束自己生命的最终办法。有很多猜测说,那些大银行透过去除掉这些员工的人寿保险单而获得巨大的税务优惠,你应该明白。其他说法是,他们被杀是因为他们可能要成为告密者。你的看法是什么?
Cobra: 他们被杀是因为他们打算告密黄金价格被操纵的事情,这是第一点。当然也有外汇交易操纵。但主要因素是黄金价格操纵,因为当这个操纵变得众人皆知时,就可能会成为金融系统潜在的破产节点。除掉那些银行家是银行阴谋集团的命令,比如JP摩根和其它大银行,并且由其他人来执行命令。他们是与阴谋集团有关。
AM: 你认为这会一直继续吗?现在对于那些想站出来的银行家还没有保护措施,那么对于这些想提供所供职机构腐败讯息的人们来说,难道没有什么解决方法?
Cobra: 我建议他们再等一等,自上星期五开始情况已经有所改变,已经不一样了。他们正得到一些保护,这些保护还没有完成。阴谋集团将不能再不受惩罚地除掉那些银行家了。这是不可能的。
AM: 很好。
Cobra: 因此游戏规则已经改变了。
AM: 很好的消息,非常棒。
Cobra: 对于那些想泄漏讯息的银行家,想要揭露他们希望揭露的事情的人们,他们需要再多等一些时间。
AM: 好的,谢谢。Cobra,尽管以前问过,但我又做了一些深入研究,我发现金砖国家有他们自己的开发银行。这个开发银行是在当前的金融系统之外运作吗?
Cobra: 不幸的是,没有银行能运作于当前金融系统之外,因为如果你想汇款,如果你想进行任何银行业务,你都需要连接到现在的金融系统。但好消息是当新金融系统被实施时,所有那些机构都能非常容易地过渡。
AM: 非常好。你会不会说金砖国家的开发银行已经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呢?
Cobra: 它正在准备成为一个案例。
AM: 好的。现在给那些不知道的听众说一下国际法庭,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个机构的意义所在,它建立了多久了,它的裁决会会影响到我们转向黄金时代的改变吗?
Cobra: 这个机构将会是光明势力用来在这个行星上恢复法律之用的。它的目的是要揭露梵蒂冈和其他阴谋集团派系的罪行,尝试给现状带回一个公道。这只是很多发展计划中的第一步。在"事件"之前,期间及之后,将会有新的法院成立,在逻辑上这会是下一个发展阶段。
AM: 你是否觉得这个国际法庭是整个基础,相对于国家法庭来说,可以这么说吗?
Cobra: 我会说这是一个过渡机构,还不是最终阶段。
AM: 好的。
Cobra: 在"事件"之后,它很可能变成其他形式。
AM: 很有趣。当我采访Karen,她提到IRS(美国国税局)的收入要么去了伦敦金融城(注:city of London,根据《货币战争》一书),要么就是去了梵蒂冈。我们也谈到一些关于Homocopensus(注:可能指一个外星种族)的事情,你能不能说一下。那个种族似乎在黑衣教皇后面,你能不能告诉我们这个种族是谁,他们来自哪里。
Cobra: 谁在黑色教皇后面?
AM: 一个叫homocopensus的种族。他们头骨瘦长,在帕拉卡斯等地被人发现过。
Cobra: 我无法确认这个讯息。我能确认的是IRS大部分收入首先去了伦敦金融城,然后去到梵蒂冈,再到耶稣会手上。我完全能肯定这个。但其他讯息我不太支持,那不是我讯息来源所说的,我也不认为是对的。
AM: 好的。你知不知道Wking Stuk作为黄金的指定签名人吗?
Cobra: 我会说很多人都声称是黄金的签名人,抵抗运动已经传达过没有什么黄金签名人,因为这些黄金属于人类,就是这样。它们不属于白龙会,不属于中国,不属于梵蒂冈,不属于阴谋集团,不属于美国,不属于这个星球上特定的一个人。大家都是平等的。
AM: 我觉得很对。其中我问过她的一个问题是,那个人的肩膀需要承担极大的责任。如果他对这个星球所有黄金有签署权的话,为什么他还没有被人干掉呢?
Cobra: 你明白,有很多人手上有文件证明他或者其他人就是那个签名人,但那些文件只被一些机构所承认,但另一些机构又不承认,因此没有真正的黄金签名人。正如我以前所说,那些黄金属于人类。
AM: 很有趣。
Cobra: 没有谁有责任成为那个签署人。整个关于抵押账户的事情,实际上有些事实被隐藏了,有些事情与光明势力所呈现的不符。
AM: 嗯,你能说一下这方面吗?
Cobra: 可以说一点。这几百年里,实际上大部分从地球开采出来的黄金,都是每一个农民日复一日的劳动成果,那些人被地主选中,然后(帮他们)储藏起来,然后又被西方和东方的野蛮王朝搜刮掉。然后他们宣称那些黄金的拥有权。但事实上,这些黄金属于每一个人。所以抵抗运动不承认任何个体组织对那些黄金的拥有声明。这就是两年前白龙会和抵抗运动谈判的原因,这也是白龙会不想释放那些黄金的其中的一个原因,也是为什么这个过程比预期花了更长时间的原因。抵抗运动只好把所有黄金从地表上移走藏到地下,在"事件"之后归还给人类。
AM: 非常有趣,你能不能再说一下黄金将如何归还给人类?
Cobra: 它们将回到地表,储藏在一个现在还不能说的地方,将构成新金融系统的支撑主干。
AM: 那么,Cobra,你认不认为世界各国领导人正争先恐后地过渡到这个新金融系统?
Cobra: 实际上这不太与领导人有关,进行这个过渡更多是银行家和经济学家的事情。过渡是非常容易,没有什么压力。有很多国家都试过从一种金融系统过渡到另一个,通常不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比如大部分欧洲国家从他们自己国家的货币过渡到欧元,这是不费力气的转变,因为它准备了很长时间。所以过渡到新金融系统是非常平滑的,不会对人类造成压力。可能更震撼的事情是人们从大众媒体上得知这个行星所发生的事情的真正本质。
AM: 很好。
Cobra: 还有外星人存在的介绍,阴谋集团的移除。这将是整个过渡期间最为激烈的方面。
AM: 你提到这些黄金是我们的,属于世界人民。但我们怎样才能保证其透明公开,而不会成为另一个权力争斗,表现自我及控制欲之地呢?
Cobra: 首先,在整个过渡期间,这些黄金将被抵抗运动和光明势力所监督。其次,这些黄金将公开可见,人们可以去那里看到它们。它们会被储存起来,不会在公开市场上交易,大部分黄金实际上会放在那里支撑整个新金融系统。有非常少的一点黄金会在公开市场上销售,以保证个人需要,珠宝加工,金币加工,以及工业使用等其自然需求。但绝大部分黄金不会在公开市场上交易,它将存在一个公开的地方。每个人都能进去参观。
AM: 这真是完全不同的观念。好的,Cobra, 告诉一些关于一直流传的谣言,自从2001年开始就有了,我想听听你的看法。谣言是说各个州政府,包括华盛顿特区在内都已经解体了?(
Cobra: 再强调一次,你需要分清楚理论和实际的区别。有很多谣言在传播,隔几天就有谣言说共和体制已经恢复了,但实际上共和体制要在阴谋集团从权力位置上移除后才能恢复。
AM: 所以说基本上把各个州从美利坚合众国中解脱出来的法律问题还没解决。
Cobra: 你看,任何法律判决只有在执行的时候才是有效的。直到实际执行前都只是理论,只是一纸空文。
AM: 好的,明白。Karen有一个评论,说如果你买了一份世界银行的债券,你就被授权作为一个人为国际法而斗争。你能不能评论一下?
Cobra: 是的,我同意。对一些人来说这是一个方法,从她的角度来看,这是为更多的主权及自我授权,为光明势力取得更有利的条件来对抗阴谋集团和银行家。
AM: 好的。你同不同意耶稣会和政客不再控制着军队?
Cobra: 我会说说阴谋集团和耶稣会仍然控制着一部分军队,但我也会说正义军已经成为一股大的力量,不可触碰的。当时机到来的时候,他们会完全运作,并准备突然行动,这在过去几年里已经描述了很多次的。AM: 好的。另外她又说到地方州长,法警,五角大楼的正义之士以及美国盟友正在要求"法治",这些组织将会做出最后的决定。我的问题是,各州政府公司是否已经失效,从理论上说。
Cobra: 是的。理论上是的。
AM: 那并不意味着,当地警察力量是基于一个没有管制权的法律来执行的,是吧?警察还是有强制执行力的,这个你知道的。比如说,警察正在强制施行的是规范和政策,而不是法律本身。
Cobra: 对,是的。但这是理论上,实际上那些规范准则和政策每天都在强制执行。因为阴谋集团支持着那些框架。
AM: 好的。很高兴你能澄清这点,这解答了很多人的疑问。所以理论上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工作,这已经完成了。但只是没有实际实行,因为阴谋集团统治着现存的法律。
Cobra: 实际上理论部分已经在一年半前就完成了。
AM: 好的。
Cobra: 或者说是关于大部分州,以及系统大部分都已经完成了。但实际部分是要强制执行那些法律,让它成真。
AM: 嗯。
Cobra: 这些方面的执行会在"事件"发生过程中进行,当阴谋集团被移除后,将恢复普通法的执行。
AM: 好的。现在,你也赞同所有的那些信托基金,繁荣方案,Hollow Earth信托等等,天啦,太多了,还有OPPT(One People’s Public Trust,即整体民众公共信托基金),Karen说全都是骗局,你同不同意?
Cobra: 我不同意他的说法。我会说有很多改革当前状况和转变当前状况的尝试。不是说这些尝试都强有力,其中一些是计划,一些是理论,它们中的大部分不是骗局,确实会有一些是骗人的,但是比如像NESARA国际法,这将会在"事件"发生期间被执行。
AM: 是的。我很惊讶她会说这全是骗局。
Cobra: 我不总是同意她的消息来源。
AM: 是的,这就是我要带出这个话题的原因,与你做对照。好的,Cobra, 关于奥巴马去见教皇方济,签了一份可能与组建另一个世界政府有关的协议。你能不能详细说说。
Cobra: 是的。他正在与耶稣会签订合约。
AM: 哦,这不是好事。
Cobra: 这不是第一次了。
AM: 在二月中旬左右是不是有针对银行系统的演习?
Cobra: 没有。
AM: 阴谋集团方面有没有一些企图,在美国东岸引发海啸?
Cobra: 也没有。
AM: 好的,不错。新墨西哥州的核泄漏是怎么回事,这是故意的?你听说过吗?
Cobra: 知道一点。你明白,离奇的说法需要更多的证据。我想看看有关辐射测量的相关链接,我要从更科学的角度来看这些数据,因为大部分人没有任何真实证据作支持,就给出那些断言。
AM: 确实有人写信给我,他要我问一下你,他说:"我的问题是这样的。如果盖格计数器(用于测量放射性)读数不在安全的水平,并且有19-20岁的年轻学生在我们海域冲浪时心脏骤停而死亡,那我们怎么能说我们在核辐射里还安全呢?"他想知道的是,如果即使辐射很高,但却没有害,这其实是因为核辐射水平被用什么方法给予修正到安全水平。这是他实际上想要说的。
Cobra: 我需要看到一些独立的辐射测量,而所有这些医学病症可以来自多个不同的原因,不只是辐射。这样我才能对此作出更有意义的评论。
AM: 你觉不觉得银河联盟有介入,降低了福岛灾难所释放出来的辐射量?
Cobra: 是的。
AM: 在化学凝尾方面也同样介入,对吗?
Cobra: 在化学凝尾,环境辐射污染等等很多事情上都有介入。
AM: 转基因有介入吗?
Cobra: 一样的。
AM: 好的,所以我们 …
Cobra: 在一定程度上的介入,一定程度上的。否则人类种族将无法存活。
AM: 我刚想这么说。我意思是我们正在得到帮助,只是自己的双眼看不到。
Cobra: 有很多援助。人类已经被拯救了很多次,在过去几十年里,有很多很多次。
AM: 你认不认为有机会把NSA的间谍中心关闭,透过切断供应这个设施的水和电。
Cobra: 这是一个可能性。
AM: 比如这个事情背后有一个叫Michael Boldin的人,现在他是Freedom Force的荣誉成员,你觉得他有让这件事成功的必要条件吗?似乎我们在一起来反抗一个庞大的机构。
Cobra: 这是有可能的。如果他得到足够的支持,在关键地方有决定数量的民众支持,这件事就可能发生。
AM: 关于斯诺登如果返回美国会产生什么结果?
Cobra: 这是一个棘手的情况,因为如果他回到美国,他就失去了很多制衡手段,就不能那么自由地释放内幕讯息。
AM: 嗯。那为什么Ron Paul要发起请愿让他得到赦免?
Cobra: 这里面有很多原因。第一个是排除当前形势的情绪负担,因为如果他被允许回国,那就会给其他告密者更多的勇气去冒险。
AM: 嗯,所以这就形成了一个法律优先权,是吧?
Cobra: 是的,你想对了。如果他可以告密而没有严重后果,那么其他人也愿冒更多风险。
AM: 很好,谢谢,那是非常好的想法。告诉我们关于TPP(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即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的事情,显然他们现在已经决定好银行职位,那些做出执行决断的人都来自银行高层。关于那个协议促成的动力,你有什么看法,你觉不觉得这件事就像他们说的那么严重,我们能不能做点什么来阻止?
Cobra: 有很多方法可以阻止,或者至少可以拖延它。在某种情况下,这事情有点严重,但有很多办法可以减少它的影响。
AM: 比如哪些?
Cobra: 比如民众的一些活动。可以做很多事,包括请愿,觉悟,写博客,网络传播。
AM: 所以还是要靠人民的力量。
Cobra: 是的。
AM: 关于比特币的整体形势,最大的两个交易商已经被逮捕,控告他们洗钱和经营未经许可的资金转账服务。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的话,那么他们是被陷害了吗?或者仅仅是因为他们想让比特币屈服。
Cobra: 他们想消灭比特币。阴谋集团想这么做,因为比特币是当前金融系统的一个危险的替代方案。当然比特币不会成为新金融系统的支撑骨干,但如果有一个替代方案,它将对现有金融系统的垄断形成挑战,这是阴谋集团所不想看到的。
AM: 好的。
Cobra: 他们会用尽一切办法消灭比特币。
AM: 真是不幸。
Cobra: 这恰恰是比特币作为一种货币,并非完全安全的原因。
AM: 是的,确实是。换个话题。我想问你关于伊拉克的事。我收到这个消息觉得很特别。伊拉克正判处26个人死刑,他们被控告犯有恐怖主义罪,联合国认为这个裁决是残忍的和不人道的,但伊拉克政府发言人说,死刑是终结针对政府暴力反对的唯一出路。你有什么看法。我的问题是,以前这种事情通常来说我们是不会被知道的,现在有了非主流媒体,我们甚至能第一时间得知这些事情,是这样的吗?
Cobra: 是的,这类事件在几乎在所有国家都有,一直都有。
AM: 在你看来这是一个好的迹像。因为正如你所知,从西方观点以及媒体节目来看,我们一直被告知伊拉克是一个恐怖主义国家诸如此类。因此这次可以说是一次闪光,让我们看到非主流媒体所呈现给我们的一些真相,是吗?
Cobra: 非主流媒体所带来的真相肯定比主流大众媒体要多。
AM: 是的,确实是那样。上次我访问你,你说"普京是一个有缺点的人,我不同意他做的每件事情,但他现在正支持光明势力的议程。"有些人来信说:“瞧吧,这个人就是流氓,他臭名远洋,为什么Cobra认为他在支持光明势力?”
Cobra: 他不属于光明势力,但此时他支持光明势力的议程,仅仅因为光明势力的计划是要移除阴谋集团,而普京也想这么做。这仅仅是共同利益的使然。他不是英雄,只是一个典型的政治家,有着政治家的贪婪,也不太关心人类的事情,但这样的事情在这个星球上到处都在发生。
AM: 是的。
Cobra: 实际上,不好也不坏。
AM: 你会说奥巴马也归到这类呢?
Cobra: 不完全。因为奥巴马已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他实际上无法再真实地表达他的自由意志。
AM: 哇喔,好的,明白。你从2月17到28日这段时间,给出了很多像密码一样的讯息,你愿意评论一下吗?因为人们正疯狂地想解读出你在说什么,你明白,正在尝试解密你的讯息。
Cobra: 那些讯息是写给抵抗运动的地表代理人的,不是写给普通人的。所以我不会有什么评论。
AM: 好的,这是为什么我没有逼问,我知道你会这样回答。现在你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刚果进展情况。那里的门户有没有成功关闭,或者至少…
Cobra: 仍然还没有关闭。
AM: 没有关闭,明白。因此我们仍然需要努力,所有你的光之使者都在继续努力!现在这里有个问题,跟政治阴谋这类事情离得有点远。有人说地球正挣扎于物种之间的DNA混合,这导致其自身已引起了严重的破坏。你同不同意这个说法,如果同意,为什么呢?
Cobra: 部分地说,以前在亚特兰蒂斯有很多基因实验,这引起了很多方面的突变和意识的退化。当然这也支持了行星上的黑暗议程。因此我会说基因实验和物种混合是非常危险的。这不是能轻易驾驭的事情。
AM: 当你说物种混合,很多人(会想到亚特兰蒂斯)的人和马的混合物种,人和鸟的混合物种等等。你说的物种混合是不是指天狼人和昴宿人,或者大角星人和仙女星人混合?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Cobra: 有些基因实验是毫无约束的,野蛮的,大部份情况都是各种外星种族的基因混合,但最危险的组合是以….把Pa…trial和…..混合到一起,导致灾难。这在各个方面会引发灾难。
AM: 谢谢你的解释,这回答了一些人的疑问。你认不认为即使我们生活在这个矩阵里,我们还是有自由意志的?
Cobra: 是的,每个人都有自由意志。当然这个自由意志受到阴谋集团的压制而被削弱,但自由意志的火花从未熄灭。如果你能提升并发展这个自由意志的火花,它将成长起来直到你最终获得你的完整主权(whole sovereignty)的解放。完整主权不只是一份你签署的申明,不是一个姿态,而是提高并赋予那个自由意志火花力量的一个过程,直到你成为一个完全有力量,并获得解放的存有。
AM: 很好,我给不出比这更好的解释了。Cobra,当你第一次在Newport海滩举行会议时,你给出了一个详细的计划,关于整个"事件"如何展开进行的。我记得好像在12月份左右,你可以回忆下,你说事情已经改变了。感觉不会是一次平稳的过渡。很多人想知道,如果你愿意的话,能否告诉大家你所认为的新计划会是什么?
Cobra: 基本计划没有改变,只是有更多的元素加入进去了,这些我们之前并没有揭露。基本计划还是那个,但确实如此,这个过渡可能不会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平稳,这只是一种可能性。
AM: 当你说不会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平稳,你是不是指可能会有街头骚乱?
Cobra: 我们可能会有更多的不稳定性,街头动乱,有人会变疯,食物供应链出问题等等这类事情,这些都很自然会想到,都是一种可能性。光明势力正努力移除所有这些不稳定因素,尤其是朝向"事件"的时空影响,但此时并非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尤其是如果我们要提前一点触发"事件"的话,这也是一种可能性。
AM: 你是否仍然同意我们可能有一两个星期都不能从银行取款,或者这个时间延长了?
Cobra: 这个跟以前一样,没有太大改变。
AM: 好的,这是好消息。现在谈一下飞船,实际情况是现在有很多飞船围绕着这个星球,有一大群光之工作者(我通常不用这个术语),但我们有很多人在内在层面工作。大概在2月19,20日,我们中有几个人感觉到我们已经取得一个巨大的突破。大量额外的门户已经打开了。我想知道,你是否知道点什么?
Cobra: 是的。我不记得具体日期,但确实有某些意义重大的行动,银河联盟在地球周围的飞船重新定位,其目的是为"事件"而进行的下一阶段的准备。
AM: 很好。你确认了我们所知的,但我们还是想听听你所听到的。
Cobra: 我想那好像在更早几天前发生的,大约在2月15日左右。
AM: 是的,中旬左右,我也不肯定日期。现在有个风暴袭击加州西岸,你听说过吗?非常令人惊讶。我们下了三四天的雨,这个风暴不知从哪里来的。我想知道是否你有什么讯息?
Cobra: 你明白,天气正变得异常,其原因是银河中央太阳活动的增加。如果你生活在16或17世纪,天气比现在更加异常得多。所以这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
AM: 所以你意思是会变得更加习以为常。
Cobra: 是的。
AM: 因为你知道西海岸这里,我们已经经历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干旱。
Cobra: 是的。
AM: 你说过那些"看不见的东西"实际上干扰(头脑的)思考过程里,你能不能详细说明那些东西是什么。
Cobra: 那些东西异常实体的一部分。在某个阶段,当银河系的光在被创造之后,进化过程出现了错误。它们实质上是寄生虫,能干扰以太层,星光层和精神大脑,然后影响思考过程。思考过程其实是一系列思维的创造,这个过程在以太层,星光层和精神大脑神经元里,透过释放电磁信号而开始的。当这个寄生虫挡在信号信道上,它也就阻碍了那个信号的传输。实际上,这意味着如果一个人受到干扰,他就不能在思考过程中与事实相接。无法做出逻辑推论。我会说几乎每个人,在某程度上都受到这个寄生虫的干扰。
AM: 这跟植入物有不同吗?
Cobra: 对。
AM: 好的。
Cobra: 这是除了植入物以外再附加的。植入物,我会说这是大脑中的异物,它阻碍了大脑中的某一整个区域。
AM: 是的。透过植入物移除,我们看到了很多。但我好奇当你说"看不见的东西"时,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你用这个名词。所以你说的是实际生命体。
Cobra: 寄生生物。位于大脑内更高层面的寄生体。
AM: 谢谢你的解释。跟往常一样,一个小时过去了,你对3月4日的冥想有什么补充吗?
Cobra: 实际上这个访谈内容会在冥想之后才会发布,但还是说一次,我们将于3月4日为乌克兰进行和平冥想,乌克兰当地时间早上9点12分,我想应该是加利福尼亚时间早上11点12分。
AM: 对,是的。太平洋时间早上11:12。好的,谢谢你Cobra,谢谢大家收听。感谢你们发来问题,我们只有很短时间来回顾这么多讯息。希望我们能做另一个访谈来回答我收集的这么多问题。Cobra,你有什么想说的?
Cobra: 我们看情况,可能有下一次,也可能不会有,取决于未来几个星期的形势。
AM: 请大家继续收听,祝福所有人,我爱你们,请记住,这是人民的力量,保持正面思考,不要陷入恐惧,继续保持你们的觉醒意识。是吗,Cobra?
Cobra: 对,是的。
AM: 好的。感谢收听,我们很快再见到你,保重。
附加:Cobra3.7日更新:乌克兰和平冥想成功,如果需要再一次的冥想,我会贴出冥想。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