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食气》连载-11|第四章:灵性提升与重生(第1讲:灵性力量)

《人本食气》

又名:迈向人类更高等的意识

希尔顿·赫特玛(Hilton Hotema)  著

白蓝  译

1

声音

友情分享:《人本食气》喜马拉雅有声书。

http://www.ximalaya.com/album/5184431

2

文字(连载-11)

“纵使千年以后,本书亦如此刻鲜活……只要顺应宇宙法则而活,不管怎样的文字,不管怎样的方法,从无过时之说。”

人类最优饮食选择:食果

人类最优生活方式:食气

人类最优饮水:纯净雨水

人类最优居处:空气纯净的高处

连载-11 目录

第四章:灵性提升与重生

第一讲 灵性力量

灵性器官

灵性智能

人类智能

动物智能

人活在灵性世界

单性生殖(童贞女生子)

神经衰弱

连载-11 正文

第四章:灵性提升与重生

人能进入的第四或最高层次为灵性世界。这个灵性世界是太阳神的灵体。(古代)神秘教派,四次传心印,教人如何在大自然的这四个世界中有意识地穿梭。在第四次传心印时,他们会教人如何使用意识的这一小块区域,即人所称的灵,利用它作为一个工具,如此他才能够有意识地在大师(Grand Man)的灵体内穿梭。换言之,他被教导的是如何在上帝的灵性世界遨游。这听起来似乎怪怪的,但是,数千年来,埃及人、中国人、印度人、迦勒底人及早期基督徒都被教导过如何达成这个境界的系统。

——曼利·豪尔,《超人及其文化》,P.28。

第一讲

灵性力量

一九二二年四月一日于瑞士多纳赫的一次演讲中,鲁道夫·斯坦纳(Rudolf Steiner)说道:

“在人的头脑里,在大脑曼妙的回旋里,其实就是整个宇宙的形象。在母亲体内孕育的人,就是按照宇宙的形象来发育的,像极了宇宙。人首先生成大脑,这就是宇宙的形象。我们可以经由研究人类胚胎早期的发育阶段来研究宇宙。”

宇宙射线开始造人时,首先造的是大脑,其次是神经。

一个二十六天大的胎儿包含的几乎全部是大脑。所以那时的身体看起来好像是加长版的大脑。

一个正常的新生儿头部比身体其他任何部位发育得更充分,但出生之后,反而落后于其他任何部位的发育。这个事实表明了大脑相对的重要性。

大脑、脊髓及神经至今仍是人体最重要的部位。这些器官在已经饿死的人体内依然正常运转。它们是由空气中的氧气、氮气,及人吸入的水蒸气中的氧气及氢气滋养。

据推算,文明人类对自身潜在智能的开发几乎不到百分之十,因为人的思考及脑力劳动多数都是为了把自己绑在社会模式里。

身体的每一部分,每一个器官和腺体都在大脑的指挥、控制之下,大脑是通过神经系统来实现这一指挥及控制的。

没有五个感官、大脑及神经,人就无法认知这个物质世界及其中的一切。他甚至都意识不到自己的存在。就像一棵树无法感知动物界一样,他也无法从沉睡中醒来。

灵性器官

古代科学如是教导,人是微缩宇宙(小宇宙)。因此,假如宇宙(大宇宙)中有灵性世界,那么人体内也应当有。假如那是真的,人身肯定有相应的器官,通过这个器官,灵性世界得以在物质层面示现。

古代了悟者教导,人内边有一个灵性世界。”天国就在你内边”(路加福音17:21)。那里涵括一切万有。

人类内边的天国灵性世界位于头骨的灵室里,了悟者称之为金碗(传道书12:6)。

这些灵室共有五个。了悟者称之为小宇宙的五星,在古代文献中以一些带数字五的事物作为象征,比如五个金痔(以赛亚书6:4);五个面包(马太福音14:17)等等。僧法派(Sankhys)教义称,有意识的人的五个肉身感官就是那五个相应的灵性中心的形象化。以下便是对五个中心的解读:

1.额窦——头骨前面骨头的一个穴位。

2.蝶窦——头骨蝴蝶骨的一个穴位。

3.颌窦——五中心最大的一个,形状像金字塔。

4.上颚窦——上颚骨环形中的一个穴位,通向蝶窦或后筛窦。

5.筛窦——这个室有无数小穴位,占据着筛骨这个迷宫,而在这些穴位中生长有小小的、神秘的腺体,神秘科学称之为智能器官。

这些窦直接或间接与鼻腔相连;它们直接接收生命的气息,并且经由鼻子从宇宙直接流向它们,而且趁任何其他气体器官有机会从宇宙灵性精华中选择及吸收任何物质之前,它们已经吸入所有已知及未知的元素,认识到这些意义重大。

这些窦里都有粘膜,而粘膜是由鼻腔向内延伸,这些粘膜迅速传播失调反应,影响着鼻腔。它们毫无防备地吸收到空气中大量有毒气体及各种酸性物质。

鼻腔是对污染空气进行反应的第一个器官,这种反应就是”感冒”。污染空气导致的发炎,从鼻腔粘膜延伸到各种窦的粘膜,由此造成身体的各种不适,比如前头痛(前窦)、脸颊痛(颌窦)、两眼之间的痛(筛窦)以及眼底痛(蝶窦)。

这些疼痛表示这些灵室正在遭受严重损害,是进入鼻腔的污染空气所致。若是空气污染很轻,大概不会造成”普通感冒”的反应症状。

于是,当人还在婴儿期时,重要灵性中心就已经开始遭受损害——那种”感冒”就是严重损害的迹象。

颌窦粘膜的粘液,在发炎时,充斥整个窦,因为这个窦孔在窦的最上面。很多粘液无法排出鼻腔,留在了窦里,在窦里渐渐变硬,毁坏了那个室的灵性功能——而它是五室中最大的。

这些窦从表面上看,对某些人来讲,不过是头骨中的气室而已。他们无视其真正的功能,认为不过是引起声腔的共振。但声腔器官在喉部,并不在鼻腔内或窦里。

神秘科学认为,在这些灵室里安放着人类智能神性之位。这些气室及其中的小腺体构成灵性感应中心,就是它们接收来自宇宙源的更高智能,但是在目前人类退化的状态下,有意识的人类的五个物质感官几乎无法感知这种更高智能。但是当人类的身体处在完美阶段时,并非这么无能。

自以太的宇宙之海中,源源不断流入这些气室的是一种奇特的气体物质,一种非常微妙的精华,古代了悟者称之为精神之灵(Mental Spirit)。但在现代文明人类的灵室内,这种气体无法引起任何正常反应,因为它们已经由于邪恶的空气污染而变得无能、休眠、退化。

这些小腺体,智能器官,在大脑中处于鼻腔与前额的交汇处。它们被精神之灵激活,精神之灵则通过鼻孔进入这些窦。当这些腺体正常,且能够发挥功能时,它们会与这些窦好好配合协作。

灵性智能

鸟儿们在更高、更纯净的气流中生活。它们的灵性智能器官还没有被污染空气损毁。它们的多数行为人类都难以解释。它们在空中飞行时成群结队,飞往同一方向,而且编成各种队形,还会突然转变方向,就像有一个伟大的神智(Great Mind)在指挥。这就是宇宙之神智(Cosmic Mind)在动物界起到的作用之表现,因为这些动物的灵室还没有被污染空气损毁。

人的大脑中有着最完美的无线-雷达-电视图象装置,带有称之为窦的五个管道。人们无法想象其完美,可惜却是已被毁坏的”遗骸”。这五个管道都有双重用途,既有内置的无线接收天线,又是自动的能量整流器及自动控制器。

人类的大脑及神经是这样的身体结构,它们把人从身体沉默及黑暗的坟墓中解放出来,并让人了解身体及物质环境的所有。

在他完美的无线-雷达-电视图象装置被有毒的空气毁掉之前,这个装置曾把他从身体各种感觉及物质环境中解放出来,消掉他对时空的幻象,显出他的双重身份,使他明白,他的肉身是暂时的,灵魂才是永恒的。

然后宇宙的灵性之光照亮了人身意识中的无限之域,他的灵性意识由此变得活跃,使他在那段时期内无所不知。过去未来、时间空间全都消失,对他来讲只有永恒的现在。

在灵性智能王国,第一个新的心理感觉便是自身奇怪的双重性。当这种变化来临,人就会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完全新奇、未知的世界里。与物质世界完全不同。没有边际;一切都立刻清晰可见,而且各个角度都可看到。万物同一体、息息相关。

即使人想描述灵性智能王国,也没有相应的词汇。描述物质世界的语言根本无法描述灵性世界。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有过神秘体验的人,为了向别人传达,只能使用物质世界的形象及词汇。但这些描述的也是物质世界,而非灵性世界。因此,从灵性智能王国意识的神秘状态回到肉身的人,无法描述他的体验,因为物质世界的语言根本无法描述,但人又不知道其他合适的语言。

人类智能

人类智能经由细胞直接来自宇宙源头。宇宙智能却被局限在人体内,因为人类接收及示现宇宙智能的能力实在有限。这种能力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每一个等级的群体依据其身体状况示现其智能。身体越完美,示现的智能越高等。

根据无数的观察家及历史学家的言论,以及印第安传统,当西班牙人到达并占领南美时,他们发现印加部落具有奇特的、超自然的能力,能够远距离传达并接收精准信息。假如要对照那些显然比较质朴的记录,就会发现精确度堪比无线电报或心灵感应。

对于一个印第安人来讲,他有能力,而且常常确实能够知晓有多少人马在向他靠近,这都是在这些人马还没有被看到或被发现动静很久之前就能够知晓的。他可以知道朋友或敌人的活动位置或方位。他还有很多其他神奇能力。

朱安·杜兰德(Juan Durand)博士,多年潜心研究印第安历史、传统及生活,曾亲眼目睹如此神奇能力。

一天夜里,他宿在拉考(Raco)的一个印第安小屋。屋主把耳朵紧贴地板,告诉杜兰德博士距离小屋三公里处正在经过的一排士兵的具体人数。

住在潘奥(Panao)的另一位印第安人,不用从沙发椅上站起来,就能够说出距离很远的大路上步行人数以及骑马人数,甚至能够说出队伍行进顺序及方向。

一八九六年,在凯于巴(Cayumba)与莫森(Monson)中间的某个区域,杜兰德的印第安运输队失踪。其他的印第安人,当即给出失踪者行走的确切路线,之后穿过沙漠、山脉及河流寻找,走了整整八天,走过的这些地方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而且这些地方总是穿越国界,最后真的找到了这些失踪者,所在地正是他们之前给出的。

据历史学家及杜兰德博士介绍,秘鲁部落也能够通过”解读”狗的吼叫声来判断远处之事,而且他们对狗语的理解使得他们能够接收到事件的信息以及全部细节,否则,他们也无法知情。

有一个惊人的例子,可以证明人类以前拥有很多神奇能力,而发展到现代文明后,明显失去了这些能力。捷克斯洛伐克的两个青年发现,在良好新鲜的空气里进行一些能量呼吸练习之后,他们似乎能够把自己变成人体无线电波接收器。手里只需拿一个扬声器,就能够把方圆几百公里之内的任何电台节目接收到,而且扬声器里确实能够传出清晰的音乐声。记者和教授们纷纷对他们进行调查,但都无法给出什么解释,只说呼吸练习好像是产生这种神奇能力的主因。

只要我们越来越顺应宇宙法则,使已经休眠、失调的器官苏醒,我们将会重新拥有更多已然逝去的神奇能力。

卡雷尔说,人并不仅仅局限于肉体中,而是可以扩散至多维空间。在心灵感应现象中,他会即刻发出自我的一部分,可以说是一种发射,而这一部分竟会与远方的亲友或朋友跑到一起。如此便远距离扩散了。他甚至可以眨眼间穿过几大洋几大洲。

有人观察发现,有一种无形的线把催眠师及催眠对象连在一起,而这种线好像是从催眠对象发出的。当催眠师与催眠对象之间的沟通连接之后,前者能够从远处发出一些暗示,指挥后者展开某些动作。这时,他们之间便建立起一种心灵感应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两个距离遥远的人也能够彼此相连,但彼此好像还是局限在各自身体的限制里。

思想的传送,好像电磁波,从一处空间传到另一处空间。但是我们不知道它的传播速度。一般生物学家、物理学家以及天文学家都没有想过会有这种形而上学现象的存在,而这种心灵感应恰恰是做好观察的第一要素。

我们知道,神智(Mind)并不完全处在肉体的四个维度之中。它同时既在这个物质宇宙,也在别处。它既可以深入大脑细胞,也可以延伸至别的时空。这就像海藻一样,虽长在岩石上,却同时也让它的触须探入海洋的神秘。可以假定心灵沟通是一场邂逅,超越宇宙的四维,在两个头脑的非物质部分之间展开。

在被污染的文明之地,仍然偶尔会发现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展现出奇特的智能,这孩子会被视为神童。现代科学对于这种奇特的现象无法给出任何合理的解释。

这孩子头脑中的灵性中心,还没来得及被空气污染,还没有变得麻木和迟钝,直接来自宇宙源的更高智能的某些波段能够被它连接并接收,正如古代了悟者当时示现那些神迹一样。

过不了几年,污染的空气就会显现出破坏性,过去是神童的孩子,现在智能也降到普通大众的水平。如此看来,是环境把我们变得庸俗,反过来,也正是我们塑造了居住其中的环境。

动物智能

自然学家告诉我们,昆虫鸟兽们另有大概五百种其他的感官。有毒的空气并未损坏它们的感官。

蚂蚁、蜜蜂及毛虫靠太阳或月亮来导航。它们的眼睛甚至能透过云层探测到太阳光线。

罗非鱼,一种淡水鱼,发出的电脉冲波达每秒几百次,这种波形成一种电场——退化的人类很难探测到这种电场。这种鱼就是以这种方式远距离感知事物的。

捕食的鸟儿借着它们眼睛里的装置,能看到数公里外,捕食干脆利落,这是因为,一旦它们发现目标,眼睛就能够精准定位。

蝙蝠发出超声,并根据回声导航,除蝙蝠外,很少动物能听到这种回声。更令人吃惊的是,蝙蝠捕食的一些昆虫,竟然能探测到蝙蝠发出的超声,从而逃脱蝙蝠的捕食。

龙虱在池塘的水面上飞快滑行,却从不会与其他昆虫相撞。它们敏锐的腿能够感知其他正在滑行的昆虫激起的无形水波传来的力量,那种感知会让它们判断出往哪个方向滑行才不至相撞。

蝗虫头部有很多敏感点,能够探测到它们飞行路线上的任何变化。

循着天空中神秘的高速公路,迁徙的鸟儿每年南来北往地飞行。从遥远北方的筑巢之地,飞到南方去过冬。

在北美,鸟儿们自冰河时代就已经这么做了,但是科学依然搞不清楚它们是如何做到永远都遵循精准的时间、飞行路线,并且年复一年地往返于北方及南方相同的地点的。

很多鸟儿飞行遥远的距离,有时一刻不停,飞越数千海里的大洋,而又在来年春天,以完全不同的路线飞回。没人知道它们是如何导航的。

小小的亚洲鸟儿,定期在西伯利亚与印度之间往返,飞越喜马拉雅六千米高的山峰。太平洋金斑行鸟每年秋季飞行两千四百海里,飞越没有任何岛屿为参照物的大洋,从阿拉斯加飞到夏威夷,而且能够准确无误地找到它的目的地。

鸟儿之中的远距离飞行冠军当属北极燕鸥。筑巢在紧挨着北冰洋最北的极地,这些鸟儿九月初飞越大洋,到达欧洲,然后沿着非洲西海岸,最终到达南冰洋外缘,即南极地区。来年春天,又经由南美返回。作全球旅行的燕鸥每年飞行距离长达两万两千海里。

在图象定位(television)方面,德兰德斯(Deslandres)说,鸟儿之所以能够精准返回家乡,是因为一种神秘的电感知在发挥作用。他写道:

“在没有可见地标参照的情况下,鸟儿依然能够飞越各地,返回原地。我曾见过一只鸽子,在一千五百多米的高空,从一个气球上被放飞。这只鸽子是被放在密闭的盒子里带上气球的。一被放飞,它快速绕着气球飞了两圈,之后便毫不犹豫地飞向四百公里之外的鸽子窝了。”

一九五二年五月九日新闻报导,一只猫走了七百多公里,返回了主人的家。该报道说,斯奈曼(A. S. Snyman)带着他两岁的猫,从南非的布隆方丹(Bloemfontein)到奥兰治自由邦(Orange Free State)的布兰德福特(Brandfort),然后把它留在那里,自己则开车回家。二十六天后,这只猫奇迹般地重新出现在了开普省(Cape Province)斯奈曼的农场。它已经很瘦,几乎筋疲力尽。要知道布兰德福特离农场有七百多公里。

一九零二年马提尼克岛(Martinique)发生可怕的剧变数周前,首府圣皮埃尔(St Pierre)的人们处于极度恐慌之中。火山佩尔(Pelle)显示了即将喷发的迹象。科学家及地质学家做了周密的调查,然后让人们放心,声称不会有喷发的危险。所以人们就平静下来了,但动物们没有。

首先,两栖动物离开了这里,其次是哺乳动物,最后是所有的鸟儿。一天后,可怕的火山喷发发生,所有的人都因吸入喷发出的二氧化碳窒息而死。

动物具有的自然能力警示它们即将临近的危险,而退化的智人(Homo Sapiens)是最后直接感知危险的,尽管他们有所谓的先进科学及科学仪器。

在其他许多灾难面前,也有同样的悲剧发生,而且仍将继续发生。野生动物离开危险区域而存活,但人类,没有得到预警,依然留在原地,只能等死。

人活在灵性世界

有些人因陷入昏迷,或者由于药物、麻醉作用或受伤而丧失意识。否则,他的身体会以常态运转,以继续维持生命。除了身体意识之外,什么都没有缺少,没有改变,一切都充满活力。只是有意识的神智的身体层面不再活跃,不再运转,结果就是,睁大的双眼什么都看不到,张开的双耳什么都听不到,嗅觉、味觉及感觉这些身体的正常功能都缺失了。

由于他的五个身体感官不再活跃,被关闭,再也接收不到任何振动力的表达,而正是这些表达传达了物质世界的智能,而且也无法传送任何信息,所以肉身的人的意识之神智对于一切物质的存在就相当于是关闭、死掉了。

这样的人,只要他的意识无法与物质世界相连,可以说虽活犹死。

人肉身活着时,灵性更是处于死亡状态,因为他发挥更强功能的身体器官,即连接灵性世界的器官,处于休眠状态。

只要牵涉到物质世界的事,处于肉身无意识状态的人是毫不知晓的。反倒是他要是真的死了,他将要知道的世俗的事还会更多。虽然他的肉体还在运转,但看起来好像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他肉身还活着,但他神智的身体层面空白一片。在那种状态时,他可能会进入灵性世界,然后又返回尘世间,但他本人并不知情。实际上,他可能一直都生活在灵性世界中而毫不知晓。

为了蒙蔽人类的心魂,专制的君主们自以为是地策划阴谋,指使抄写员(scribe)如此写道:

“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入天国。”(约翰福音3:5)

但是他们却忘了把路加福音的另一个论断删掉,而那个论断恰恰证明以上论断是错误的。那就是——”天国就在你内边”(路加福音17:21)。

今天灵性的黑暗是公元三百二十五年尼西亚(Nicea)第一届议会产生的一个计划遗留的产物。黑暗便是从那时开始。草案强令,摧毁古代智慧,创立新的神学,把祭司(priesthood)推上最高位,并奴役广大平民。

古代智慧教导我们真相,人的肉体是短暂的,灵魂是永恒的,由此可知人是具有双重身份的,人本来就是永生的。

大自然,内外皆光——是完全灵性的。人,作为她最高等的造化,也是如此。不过他灵性的光在内边,不在外边。

教人一会儿往这儿找天国,一会儿往那儿找天国,这种诡计引人入歧途,其实人应当往内边看(路加福音17:21)。

进入内室,而非去到教堂,检查内边天国王冠所在圣地,在那里你会发现人所有欲望之目的(马太福音6:6)。

了悟者的内在视野是完全打开了的。他们能把自然看透,就像透过洁净的玻璃观看一样。他们透过灵魂之眼看到的比用肉眼看到的还要多。对他们来讲,自然的一切就在眼前,展示出她的最深处,在最深处,他们看到了同一本质(One Essence),同一灵魂(One Spirit),而万物内在及外在的一切不过是它不同阶段的示现而已。其中,了悟者们看到他们自己是相同阶段的一部分,也是同样地活着、前行,并且由同一高灵滋养,即生命和光。

了悟者们清楚,他们必须过一种完全自然的生活,要与宇宙的灵性及物质法则完全协调一致,因此他们既不会受制于死亡,也不会被疾病折磨。他们生为自然的一部分,连呼吸都与天空、空气、鸟兽、草木那么一致。他们的灵魂与那个无限本身伟大的灵魂(Great Soul of Infinity Itself)和谐一致。

单性生殖(童贞女生子)

巴拉提在他的书《克里希纳》中称,黄金时代持续了将近三百万年,”是人类灵性最高的时代”(P.65)。

那时的人肉体是不死的,能活十万年之久。他们就是死去,也是自己选择的,只要沉入深深的睡眠,离开肉体,重返灵性的故乡即可。

他说,”黄金时代的男女没有性生活的需要”(P.68)。那时的法则是单性生殖,从来没听说过通过性行为来繁育下一代的——《重生的科学》中有详述。

“黄金时代及白银时代的大部分时期”,巴拉提说,”所有的男女都是基督徒所称的童贞女生出”(P.136)。

公元五世纪罗马传教士把马太及路加福音中有关童贞女生子的故事(而在马可及约翰福音中完全被抹掉)传到印度时,并没有撼动印度的了悟者们。罗马人丝毫不知,他们接受的童真女生子的故事正是来自他们入侵的这方国土。

这个福音故事是基于阿波罗神(Apollonius)从印度带到小亚细亚的一个报告而成,他曾在公元三十六年至三十八年访问过印度,之后又在公元四十五年至五十年再次访问印度。他是在印度看到童贞女生子的记载。他把这一印度信仰带回来,在一个叫拿细耳(Nazarita)的村子建立了拿细耳人的共产主义教派。

根据古代历史,印度的神克里希纳据说就是于公元前三千三百三十三年由童贞女提婆吉(Devaki)生出。关于这个威廉·琼斯(William Jones)先生写道:

“在编纂于两千多年前的梵文词典里,我们可以查到这位生自童贞女的道成肉身的神的所有故事。在孩童时,他竟然奇迹般地从专制暴君的魔爪下逃了出来”【《亚洲研究》(Asiatic Researches),卷I,P.273】。

关于童贞女生子,巴拉提说道:

“(基督徒)大肆宣扬的无原罪始胎(immaculate conception,即童贞女生子)只是让圣典熏陶的印度人报以一丝怜惜的微笑——这怜惜的微笑是笑他们对于人类过去历史真相的无知。他们好像真的知之甚少,而且不想去做更多的了解”(P.136)。

神经衰弱

文明人类不仅丧失了几乎所有与灵性世界沟通的灵性力量,而且正在迅速失去与物质世界本身沟通的身体力量。

卡雷尔称,在纽约州,每二十二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在某些时候被送进精神病院。在全美国,医院接收的神经衰弱者或精神病人比肺病病患要多八倍。他继续说道:

“在整个美国,除了精神病患,有五十万例神经衰弱者。另外,全国精神卫生协会(National Committee for Mental Hygiene)赞助的调查显示,至少有四十万儿童智力过于低下,以至于跟不上公立学校的课程。实际上,精神错乱的人要远远多于这个数。据估算,有几十万人(任何统计中都没有提及过)患有精神神经症(psychoneuroses)。这些数字显示,文明人类的意识何其脆弱”(《人,未解之谜》,P.155)。

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新闻报导,精神科医生估算,美国每十六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神经衰弱。该报告称,弗拉基米尔•伊利亚斯伯格(Valdimir Eliasberg)博士声称,在不同机构中有八十万精神错乱的人,还有八百万游荡在城市里,因为他们的家人及朋友认为他们只是无害的怪人,于是放任他们到处游荡。还有数百万人处在精神错乱的初期阶段。

要是人的各种感官失灵,那么他在这个物质世界就相当于死了,虽然肉身还活着。同样,要是他的各种灵性感官失灵,尽管他还活着,他在灵性世界,就是死人一个。

文明人类已经丢失了所有与灵性世界的连接,而且正在迅速丢失与物质世界的连接。

物质食粮被给予极大重视,但无人关注灵性食粮。物质食粮就是我们的饮食,而灵性食粮就是我们的呼吸。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