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食气》连载-8|第三章:空气污染与净化(生命的气息)

《人本食气》

又名:迈向人类更高等的意识

希尔顿·赫特玛(Hilton Hotema)  著

白蓝  译

1

声音

友情分享:《人本食气》喜马拉雅有声书。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收听《人本食气》全书

2

文字(连载-8)

“纵使千年以后,本书亦如此刻鲜活……只要顺应宇宙法则而活,不管怎样的文字,不管怎样的方法,从无过时之说。”

人类最优饮食选择:食果

人类最优生活方式:食气

人类最优饮水:纯净雨水

人类最优居处:空气纯净的高处

连载-8 目录

第三章:空气污染与净化

第一讲 生命的气息

早期呼吸理论

重新发现的呼吸理论

呼吸的基本功能

血液中毒

活力功能

皮肤

呼气

窒息

连载-8 正文

第三章:空气污染与净化

第一讲 生命的气息

“宇宙的精髓就在那永恒运动的无限气体中,这个气体本身涵括万物。在热胀冷缩的法则下,万物皆由空气的集结与分解而形成。”——阿纳科斯门内斯(Anaxmenes)呼吸是如此简单、自然的功能,以至于人们几乎注意不到它,也不认为它有多重要。直到最近原子领域有了一些新发现,为数不多的科学家才意识到,宇宙的精髓就在那永恒运动的无限气体中,这个气体本身涵括万物。

人可以数周不吃,依然存活。有些人三十天滴水未进,依然存活。但假如他停止呼吸三到四分钟,后果就会不堪设想。这证明,呼吸是生命之钥。当我们抑制呼吸,也就终止了生命。

气息就是生命(创世纪2:7)。是生命的灵激活了身体;肉体并没有什么用,只不过是一堆原子的化合物而已。当生命的气息不再激活身体,身体就会分解,它的原子元素就会回归到它们最初的本源(传道书11:2;约翰福音6:63)。这是古代了悟者的智慧。它听起来颇具哲理,事实上,真实性也随时可证。

早期呼吸理论

了悟者只把那生命的奥秘传承给他们的神秘教派,而且只传授给他们的弟子。普通大众无从知晓。这也是在亚里士多德时代,那些关于呼吸的愚蠢理论盛行的原因(公元前384-322)。自那个时代起,直到公元十五世纪,科学都认为,呼吸的目的是”把气体吸入体内以冷却血液。”基于这个理论,又发展出了荒唐的盖仑(Galenic)学说(公元131-210)——”吸入体内的气体是用来调节、维持,同时也调和及冷却心脏的内热的。”那些奠定了现代科学基础的人,本应是充满智慧的人,对于呼吸却知之甚少,真是令人震惊。

经过十七世纪一些英国科学家的努力,才揭开一点关于呼吸的奥秘。一六六七年他们发现,气体对于动物的生命而言是极其重要的,吸入体内的气体变成了血液的一部分。不到三个世纪前,科学家们竟然不知气体对于动物的生命极其重要,那他们都在做什么呢?那时,化学知识如此贫乏,以至于吸入体内的气体,与血液混合后,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人们一无所知。

这个奥秘在古代文献中有相关解释,那是君士坦丁的部队四世纪时没有毁掉的古代智慧残片。当时下令是必须要毁掉的。正因为这个大毁灭,罗马帝国及其所有辖省才在接下来的一千年里被统治在黑暗之中。

在生命的黑暗王国里的下一个突破就是,人们发现,暗色的静脉血与鲜红的动脉血之所以不同,是气体的一些成分渗入所致。

在这个发现之前,现代科学一直都认为气体是非常简单的一种物质,并不是复杂的化合物。而且它还对”宇宙的精髓就在那永恒运动的无限气体中,这个气体本身涵括万物”这个论断嗤之以鼻。

重新发现的呼吸理论

直到一六四三年,约翰·梅奥(John Mayow)才发现了古代科学熟知的奥秘。那就是,并不是所有被肺吸入体内的空气都会影响到血液,影响到血液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一部分他称之为灵性内核,之后又被命名为”氧气”。

梅奥因此挖掘到了生命活力的古代奥秘的一角,并且发展了现代第一个关于呼吸的比较模糊的物理-化学理论。他说:

“鉴于呼吸的用处,它可以被认定为一种气体样的东西,不管怎么称呼吧,它对生命非常关键,(从空气)进入血液。如此被肺排出的空气,因为这些关键的分子已经从中分离出去,所以就不适合再次吸进去。”

如此惊人的发现对于医界而言,却显得毫无意义,因此梅奥的劳动成果被忽视,被遗忘了将近百年之久。活力的奥秘,生命的奥秘,已经在他们眼前展露,但他们视而不见。

一七七四年普利斯特里(Priestly)重新发现了梅奥的”灵性内核”,并分离出一种气体,他称之为氧气,如此为呼吸理论方面的空白投入多一点的光芒,但他还是没有发现活力的奥秘。

直到十九世纪中期,古斯塔夫•马格纳斯(Gustavus Magnus)证实了血液气体的存在(在血液中以不同的比例存在)之后,关于呼吸的现代理论才被固定下来。

在医界给予空气在健康及生命当中充分重要地位,从而去专门研究它之前,几乎又一个世纪擦肩而过。

一九二四年在圣路易斯医院工作的物理学家,与华盛顿大学合作,通过对一千个人进行研究,得出结论,中年人要想更加健康,更加长寿,可以通过”吸入适量的氧气”来实现。

他们发现,理想的氧气吸入量只在人生的第一个十年里发生,那时人的肺部状况良好,胸扩张是最大的。之后吸入体内的氧气量就减少了——但没有陈述具体的原因。

孩子到了十岁,吸入体内的氧气量开始减少,因为肺部退化,呼吸开始变浅,而这是人类文明的空气污染所致。

空气对于生命与健康有着至高重要性,而这一划时代的发现来得太晚。教科书充斥的皆是”生命是一系列化学变化的表达”之类的理论,以至于空气的地位变得无足轻重。

直到大概五十年前,空气还被医生看作是对病人非常危险的一种东西,以至于临床医生检查完病人后,会要求把窗子都关紧,所有的缝隙及气孔都要用棉花塞上,以隔绝空气。他之后还会要求在病床的周围挂上厚厚的毛毯,这样会确保尽量不让病人接触到空气。

德国布雷默(Bremer)博士花了足足六十年,才让人们开始相信空气对病人是有好处的。这位医生”发现”户外空气对病人并没有危害,反而有好处。

呼吸的基本功能

我们前面提到过,吃喝是有意的、被控制的行为,而呼吸则是自动的、无意识的过程,远远超出人意识的控制。当他入睡或因受伤无意识时,依旧会呼吸,甚至比有意识及清醒时呼吸得更好更深、更有规律、更有节奏。

呼吸不仅是自动的、无意识的,而且是生命器官最基本的功能。所有其他的功能都是从属的,并为保持健康,以执行呼吸功能而设。

人的肺肯定就是被用来适应其功能的。它们是体内目前为止最大的器官,占据整个胸部,从锁骨一直到最底处的肋骨,从前面的胸骨一直到后面的脊柱。

肺部的的确确是生命器官。当你停止呼吸,就终止了生命;你要死时,会变得呼吸困难。

英国的霍尔丹(J.S.Haldane)教授,在他关于呼吸的著作中写道:

“生存其实就是对空气的索求。让肺充分吸入新鲜空气,并遵守所有其他健康法则,科学来讲,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死去。”

古代科学认为,经由口鼻,经由呼吸及消化器官,宇宙间的灵性精华进入人体,如此得以与上帝直接连线。

呼吸功能绝对的、不受干扰的持续性是生物体的最大奇迹。

当新生儿开始第一次呼吸,就开始了这个过程,永不停歇,直到死亡来临。仅仅数分钟的中断都会是致命的。

初生婴儿吸入第一口气后,他的个体生命才算刚刚开始。在那之前,在胎儿体内跳动的活力要通过母体获得,但并非来自母体。

在新生儿吸入第一口空气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就具备生长、细胞代谢、修复骨折及其他身体损伤,以及从各种疾病中恢复的能力。假如没有医生及其有毒疗法的干预,新生儿的身体理应具备上述功能。

肺部的毛细血管是血液流经获取必需空气的最后管道,否则血液运转就会失灵。血液从心脏流入肺,每分钟多达六十次至八十次,每次都要在肺部吸入现成的空气才成,否则死亡就会降临。

肺容量非常大,人平均每天大概要吸入十二点七立方米的空气,与此同时,一百二十五桶的血液会流经肺部寻求净化。

在肺部有数百万毛细血管。它们缠绕着细小的气体管道及气体细胞,就好像是很多藤缠绕着一棵树的树枝及叶子。这些细小的毛细血管的小小的呼吸器官的壁比肥皂泡的壁还要薄很多。你能想象到的最薄的这种薄膜把血液及肺部的空气分离开来。

就是在这里,呼吸的最后步骤得以完成。就是在这里,空气及血液混合在一起。就是在这里,生命的气息进入血液。就是在这里,身体的毒素、脏污及各种杂质被血液运到,甩掉,然后新一波的氧气、氮气、氢气及阳光的精华被血液吸收,并运送到身体的各个部分,给数万亿细胞以正常的刺激,从而激活它们的各种功能。

这个重要的过程哪怕受到一丁点儿的干扰,后果都是致命性的。当呼吸受阻,血液中二氧化碳急剧增多,嘴唇会马上青紫。假如呼吸受阻或停止,仅仅几秒钟之后,血液就会发黑。肺部大量的血管散布在数百万计的空气气囊间狭小的间隙里,并形成网络包着气囊的壁。

血液以成千上万细小的血流流入肺部,几乎就挨上了气囊泡里的空气。

实际上,这就好比是生命之河以极为精细的红雾似的淋浴喷洒于生命的气息间,这样血液中每一个细小的粒子与肺部生命的气息的每一个原子,就以最亲近的方式结合到了一起。

人从生到死,每一个小时里,身体整个血液供应都会流经肺部被净化多次。

当血液流入肺部,是深蓝色,或接近黑色的紫。这是静脉血,承载着从身体细胞、组织、腺体及器官收集来的所有脏污及毒素。

从任何层面来讲,若这种血液流入肺部,无疑是一股毒液。这样的血液从身体各处的大静脉流回心脏,然后流入肺部寻求净化。

当这种净化在肺部发生,血液的颜色就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肺部的空气瞬间就被遍布整个肺部内表层的血液吸收,原本黑色的充满毒素的血流,好似变魔术般,一下变为闪亮的红。这就是血液净化,而且也是生命之河唯一能够得到净化的途径。

血液中毒

转动生命齿轮的生命之流,不仅仅能提供健康和生命持续的载体,同时也具有破坏力。

从肺部数百万的气体细胞中,血液吸入空气中的各种气体,并由红血球吸收。红血球直径大约为千分之七点九毫米,而血液中有二十五兆到三十兆这样的红血球。若是拼接起来,它们的总面积大约有十八点六平方米。

若我们吸入污染空气,红血球经过肺部时会对其退避三舍,因为这种空气很危险;之后麻烦就来了。

红血球有两个凹面,边缘轮廓平滑。但流入肺部的血液吸入的有毒气体及烟雾使这些红血球迅速发生变化。它们不再是圆的,而是变成椭圆、不规则的形状;而且不像健康良好时那样自然地互相吸引、一起流动,现在我们会看到它们松散地分布着。对于比较博学的观察者来说,这很明显说明,就好像它们会对他讲,血液里的红血球如此分布,身体很不健康,身心层面都严重遭到损害。

肺部细小的毛细血管仅能容许红血球单行通过。其实,把红血球和肺部气体细胞里的空气隔开的是非常稀薄,仅四微米厚的膜。这层膜是它们之间唯一的阻隔。

假如我们的皮肤受热,皮肤内的血管就会膨胀变红。假如我们吸入的空气太热,肺部的血管也会膨胀,那么红血球要想吸收氧气就不那么容易了。这就是为什么非常热的空气会令人窒息。再者,假如空气毒性很大,红血球就会对其退避三舍,这也会让人感到窒息。

窒息也并非总是上述原因引起。也可能会因为气体细胞增厚的壁或者被碳包围的壁阻碍了氧气自由进入血液。

冷空气则使人振奋,因为它不会使肺部的血管扩张,所以红血球随时都能吸收氧气。而且,冷空气比热空气含有更多氧气。零摄氏度的空气比一百摄氏度的空气含氧量要高出百分之二十五。

肺部的慢性病及半慢性病,如哮喘及肺结核,都会导致窒息的症状。呼吸困难则是老年人的主要困扰之一。但这并非年老引起。八十岁的人其实应当和他二十岁时一样呼吸自如。但他为何做不到了呢?这就是接下来要讲的。

活力功能

空气对于生命如此重要,因此,与肺相比,身体其他所有器官的总面积都会显得微不足道。但是人只对他的饮食小心谨慎,却对他呼吸的空气毫不重视。除非空气馊的令人作呕时才会引起关注。

正常情况下,一对肺中,有大概十亿个细小的气体细胞。假如把它们展平,覆盖面积为十二米*十五米。这就是肺直接接触空气的呼吸面,也是人的活力容量。

单次呼吸并不能把肺部所有的空气替换掉。通常,每一次呼吸,我们会吸入约五百毫升的空气。

这叫做(1)一次呼吸的空气(肺活量)。这样的呼吸并不费力。假如我们做一次深呼吸,那么我们会多吸入一千六百毫升的空气。这多吸入的空气叫做(2)赠送的空气。

假如突遇危险,比如面对一头愤怒的公牛,我们需要更多的力量才能逃脱。

我们通常被告知,能量来自食物的燃烧。但是紧急情况下,假如我们的胃是空的,就无法依靠食物获取更多能量。这时假如我们无法立刻吸入多于五百毫升的空气,神经就无法提供必需的活力,我们就无法以最快的速度逃离。

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大的空气容量需要借助更大的肺扩张及更快的呼吸才能实现。跑完之后,我们会发现自己呼吸急促,而且困难。

这种更多的空气叫做(3)储备或补充的空气,会多达一千二百到一千五百毫升。除去一次呼吸的空气、赠送的空气及补充的空气,肺部一直都会有一定量的空气。无论我们做什么,都不能把肺部气体细胞里的空气全都排出。假如我们能够,而且确实把空气都排出了,我们也就死了。

即使是最深长的吐气之后,肺部也还总会留下一千六百到三千二百毫升的空气。多少要看整个胸部大小,但也可大概估算为一千到一万两千毫升之间。这叫做(4)残余气体。要是连这个气体也没有了,人体细胞的运转就会降到生命层面以下,那时肉体的死亡将不可避免。

肺部的残余气体就是人的生死一线。正是这个警卫使人免于以下危险——

1.非常寒冷的空气要是不首先经过残余气体温热就直接进入末端气囊的话,人会立刻死掉;

2.要是末端气囊直接吸入脏空气,它们的壁马上就会裹上厚厚的污垢,这样维持生命的充足的氧气就无法进入血液,那么人也会很快窒息。

要是肺部末端气囊直接吸入零度甚至更冷的空气,那么气囊马上会冻住,人会立即死掉,这是住在极端环境下的人不得不遭的罪。

在进入末端气囊之前,冷空气必须要与肺部温暖的残余气体汇合并融合在一起。对于那些居住在寒冷地区的人来讲,那就是生死一线间的事。

我们咳出的痰里的脏污就潜藏在我们吸入的空气里。残余气体阻止脏污进入末端气囊,当脏污在肺部累积到一定程度,我们就会把它咳出,但前提是它没有粘在肺壁上,不受什么障碍才行。肺部的残余气体会温热吸入的冷空气,而且一定程度上,还可以阻止灰尘及煤烟进入末端气囊。但是它无法阻止文明社会空气中有毒的气体和酸,它们会直接进入末端气囊,并且透过它们的壁进入血液。

这之中就有现代战争中的致命气体,一战时曾被用作毒杀士兵及任何吸入这种气体的人。即使没有被战争中的毒气毒死,之后也活不长,而且那些被”毒气”严重毒害过的再也无法恢复到原来的健康状态。这种毒气横扫欧洲,引发了肺病传染高发期,这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那时空气中的那种气体及酸比例太大了,以至于它们被风吹过大西洋,也许正是这个导致了美国一九一八至一九一九年的流感及肺炎传染高发期,那时成千上万的人死于肺病。战后的几年,生活在欧战区的成千上万人都遭受到肺病的折磨,很多因此死掉。从战场的地面升腾起的这种气体及酸会是罪魁祸首吗?一九一八至一九一九年的那场疾病大传染中,英国注册总局(registrar-general)的一份报告统计,共有十一万两千二百三十九人死亡,或者说,每一百万人中,有三千一百二十九人死亡——是有史以来记录的最高死亡率。

即使是在一八四九年可怕的霍乱高发期(当时正值全民疫苗接种),每一百万人中也才有三千零三十三人死亡(《美国医学协会杂志》,1920年9月11日,P.755)。

一九一九年九月二十日载于《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上的一篇文章称,截至一九一九年三月十日,五万六千九百九十一位美国士兵死于疾病,相比之下,死在战场中的只有四万八千九百零九人。在死于疾病的人中,有四万七千五百人死于肺病。换句话说,在这个国家提供最好医疗照护的情况下,肺病依然杀死了那么多的士兵,堪比战场上敌人的武器。

医学博士小托马斯•弗兰西斯(Thomas Frances, Jr.)如此描述一九一八至一九一九年的流感:

“有一个时期,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两千万人死去,这个国家仅剩五十四万八千人”(《美国医学协会杂志》,第122卷,P.4,1943年5月1日)。

这就使得肺病死亡率上升到了每一百万人中有五千二百一十一人死亡,这是空前高的记录,远远超过了欧洲中世纪早期黑暗时代可怕的灾难造成的死亡率。

一战中毒气的使用造成的恐怖后果震惊了整个世界;我们对漂浮在空气中那些致命的气体知道得太少了。这也促使各个国家一致承诺在今后的战争中不再使用毒气。

▷皮肤

细胞运转的最终废物污染身体的快速及身体净化的高度重要性已经在皮肤发挥的作用当中很好地显现出来。

皮肤是身体的多孔表层,连接着神经、动脉及静脉的巨大网络,它有着数十亿细小的毛孔。

皮肤是一个排泄器官,可以排出细胞运转产生的毒素,但也可以吸收大气中的活力元素,前提是皮肤运转正常。

一个真实的历史事件证明了皮肤在这方面的重要性。在一位罗马教皇加冕仪式上,一位小女孩全身都被涂上金漆,这样我看起来就很像一个小天使。但不到二十分钟,我就死掉了。肇因:细胞运转产生的毒素造成身体中毒,主要是因为涂在皮肤上的金漆堵塞了毛孔,导致碳酸气体无法透过皮肤排出。

这个事件表明,肺部及皮肤排出的二氧化碳对身体毒害非常大。这也表明,排出致命气体时,皮肤是肺的得力助手。

▷呼气

纽约大学的雪顿教授在时代广场的戏剧区安装了一个仪器,专门用来吸入屋顶高处的空气。一周后,这个仪器共净化九百六十六万三千一百二十三立方米的空气,从中它分离出三百四十立方分米的固体物,包括灰尘、煤烟及焦油,重达十六点七千克。

持续吸入这样的空气就会使肺壁蒙上一层脏污,时间久了,人就会发现自己呼吸困难。稍微用力吸气就喘,上气不接下气,还可能感到窒息。

人只能靠呼气来对抗污染空气。呼气越有力,排出肺部的有毒气体就越多。但要是人生活并工作的环境充满有毒气体,即使呼气也无济于事。

动物本能地知道呼气的作用。”马会打响鼻,狗、猴子及任何其他动物都会,”高弗里·罗德里古尔(Godfrey Rodriguer)教授在他《生命之钥》(Key to Life)中写道:

“有什么动物,与公牛同等体型,却有更大的力量?当他打响鼻,就好像一股力量巨大的喷泉。

“公牛知道,他呼气越多,就越强壮。他不是偶尔才用一次他的鼻子。他一直打响鼻,打得越多,胸就越大,腰围就越小,通过肺把体内的有毒垃圾排出得越多”(P.9)。

在呼吸功能中,呼气把臭气清理出去,在肺部造出一个真空。咳嗽及打喷嚏会帮助这个过程,也会使这个过程更有力。

从肺的最深处,用力咳,然后屏住呼吸,如此形成的肺部真空会产生一种拉力,能从血液中拉出更多的毒素,拉到肺里并排出。

这么做:呼气到不能再呼的程度,尽量延长呼气时间,用力咳,以增强呼气力度。然后屏住呼吸,时间尽量地长。这会在肺部形成一个吸力,把血液中更多的毒素吸出。

欧内斯特•西顿(Ernest T. Seaton)在描写丛林狼时说道,老猎人都知道这点,当它吃到有毒的诱饵,它知道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解毒,那就是用力呼气。它本能知道这点,而人从来都没有被教过要这么来解毒。

假如毒素还没有发作,狼还能有时间跑上很远,假如它跑得够远,呼吸够快,它的肺就会排出诱饵的毒,这样就能保命。

这种毒,狼并没有能力吐出来,也无法通过肠道或肾排出,狼也没有皮肤的毛孔,无法通过排汗来排毒。所以肺成了唯一的排毒通道。多数情况下,狼就是通过呼气解毒的,也就是通过肺来排毒。

当痛苦不堪的身体努力要咳出文明社会的毒气时,人通常的做法反而是吃点什么药来止咳。

对很多人来讲,身体功能依然是谜团重重,他们不知道咳嗽原来是紧急排毒的一个自然过程,咳嗽就是为了排出任何不应进入肺部的物质,不管是有形的物质还是无形的气体和酸。

咳嗽就是肺部气体的迅速排出,而人咳嗽时气流冲出咽喉的速度,经测算,可达每小时三百九十四公里。它也可以被称作超级旋风,是吸入肺部的空气在释放前被压缩产生的巨大压力累积所致。

咳嗽及打喷嚏是猛呼气的两个紧急却也自然的过程,如此身体方能行使其重要功能,把有毒的气体及酸排出肺部,而这就得通过震撼性的动作来实现,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比较大的力量把这些气体从肺部急速排出。

愚蠢的是,人通常会阻碍这些有益的反应过程。把污染空气这个因去掉,咳嗽及打喷嚏这个果自然会平息。

要是有人告诉我们咳嗽和打喷嚏是有益的、紧急的排泄过程,那么大家就能避免诸多痛苦了。之后我们就会知道如何配合这些净化过程,而非加以阻碍。

恰恰相反,我们都听说要吃有毒的药物来止咳。但他依然在吸入污染空气,而这正是肺部要通过咳嗽努力排出的。

当药物”疗愈”咳嗽,人依然处在污染空气中。他吸入这种空气,空气进入血液,毒害全身。假如流感、肺炎,甚至死亡来临,他丝毫不知这是有毒的药物作祟。

当你待在一个房间,没有任何明显的原因,突然就打喷嚏或咳嗽。由于你对自然危险的信号并不知晓,它们就被你忽视了。假如你能够识别这些信号,就会知道怎么回事,会立刻去到空气更好的环境里。

假如你连续打好多个喷嚏,或者你一直打喷嚏有一段时间了,你会被诊断患上了”枯草热”,但其实你周围并没有枯草这个过敏源。

里特(J. A. Little)博士在《护理杂志》(Pathometic Journal)中写道:

“我从来没有碰到过谁说过呼气的重要性。医生们都是遵循呼吸的古老准则,数个世纪以来一直都在沿用,那就是,吸入肺部更多的空气,必要时还要强行吸入。

“而恰当的做法却是把体内旧的、不新鲜的空气通过强力呼气给排出去,以给新鲜空气让道。

“当我们把这样的空气排出肺部,把新鲜空气吸入就根本不费什么劲。它会冲进去填补空白。我们也无法阻止它的进入,因为我们体外的空气气压为每平方厘米一千克,所以当我们体内有空间时,新鲜空气会立刻冲进去填补。

“通过多次试验验证,我认为,脏臭的空气使人活力减退;新鲜的空气使人活力提升。一副洁净的身体比内里脏污的身体振动力相对较高。”

▷窒息

纽约的R. M. J.太太最近给我写了一封信: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一躺下睡觉,好像就要窒息。我不得不起来,使劲摇头,按压我的喉咙,好像我既不能吞咽,也不能呼吸。之后我的心脏狂跳。是神经的事吗?医生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吃水果、蔬菜并禁食也无济于事。要是你们清楚个中缘由,请予以回复及解释。”

要是人清楚背后的法则,这些事情就好办了。窒息、喘息、上气不接下气、呼吸困难这些感觉暗示出如下三点:

1.肺功能下降,

2.空气污染,

3.氧气不足。

地球上唯一的疗愈方法便是纯净的户外空气。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