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食气》连载-5|第二章:饮食面面观(1-2讲)

《人本食气》

又名:迈向人类更高等的意识

希尔顿·赫特玛(Hilton Hotema)  著

白蓝  译

声音

友情分享:《人本食气》喜马拉雅有声书。

http://www.ximalaya.com/album/5184431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收听《人本食气》全书

2

文字(连载-5)

“纵使千年以后,本书亦如此刻鲜活……只要顺应宇宙法则而活,不管怎样的文字,不管怎样的方法,从无过时之说。”

人类最优饮食选择:食果

人类最优生活方式:食气

人类最优饮水:纯净雨水

人类最优居处:空气纯净的高处

连载-5 目录

第二章:饮食面面观

第一讲 食肉之害

黄油、牛奶及奶酪到底该不该吃?

短暂活力提升的背后

食肉造就欲望、疼痛

旋毛虫病

第二讲 食素之弊

多数蔬菜非野生

谷物之弊

种水果更轻松

连载-5 正文

第二章:饮食面面观

第一大法则:生命肯定一直朝着健康的方向努力,疾病则是因为生命自然功能受阻。

第二大法则:疾病是因为身体努力要摆脱体内毒素,而这毒素又来自糟糕的环境及习性。

我们生活的各种法则,都只是为了我们的利益被设计出来。这些法则恒久不变,任何人都无法避开而任意妄为。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与它们保持和谐一致,这样就可以过上健康幸福的生活。

第一讲

食肉之害

“在大自然里,我们经常会观察到一个令人费解却也相当简单的现象——万物由盛变衰。从长远来看,它会交替,变成另外一个循环:由衰变盛。人类已经退化,这种退化只是因为他的饮食。他已经衰弱;但我们希望他在缩短寿命这点上,已经达到极点;而且希望在目前这一代中,他能逐步回到最初天赐的饮食。自造物之初,人类在地球上的生存时间就渐渐缩短——已经是逐渐衰弱的趋势;但科学和宗教都告诉我们,人类肯定会再度兴盛,在地球上的寿命必会延长。”——埃文斯,《如何延寿》,1879。

埃文斯七十二年前做出以上论断。假如他今天还活着,会看到人类还没有开始逐步回到最初天赐的饮食——水果和坚果。他还说,这种退化只是因为人类的饮食,这种论断无疑也是错误的。

半个多世纪里,关于食物及饮食的书,我读了一本又一本,而且一直密切追踪各种解释与争论。我发现,那些推崇素食主义的人会忽略掉食素之弊,推崇肉食主义的人也有同样的问题。

推崇素食主义的书里,作者丝毫不谈蔬菜及谷物之弊。推崇肉食主义的书里,作者则小心翼翼地忽略掉食肉之害。

这些作者的半个真理让读者迷了路。半个真理比谎言更危险,因为它更易误导人。当我发现真相并散播出去时,必会受到各方的批评。

一位作者写道:

“新西兰本土人及南洋诸岛岛民的饮食包括鱼、肉、家禽、蛋、水果、浆果及海藻,所有这些食物都含有相对少量的土质物。他们百岁后,仍然非常健康、充满活力。而且据说,即使他们活过了百岁之后,和欧洲最健康的年轻人相比仍不逊色”(登斯莫尔,P.268)。

我们不怀疑这些论断。但是有一点不可忽视,那就是,上述提及的长寿者生活的地区,都远离文明中心,而且也不会受到这些中心的退化影响,更呼吸不到这些中心的污染空气。不久我们就会觉察到污染空气潜在的危险了,这样的空气正以惊人的速度把文明人类拖垮。

南洋岛民过着更为自然的生活,呼吸着更优质的空气,赖以维生的饮食也比文明人类中的传统饮食对身体的伤害要少。假如这些当地人,在他们宜人的环境中,只吃水果及浆果,无疑会比当前寿命增加一倍,甚至可能两倍。

黄油、牛奶及奶酪到底该不该吃?

早期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曾提及,埃塞俄比亚的一个民族因其非凡的长寿被称为长寿者(Macrobians)。他们的饮食几乎都是烤肉及牛奶,两者所含土质物均很少。他们以其”美貌及大块头著称,两方面都远超其他种族,”他写道。他们寿命长达一百二十岁,有些则更久(登斯莫尔,P.268)。

渔夫及近海生活的人主要以鱼肉为生,他们也健康长寿。

主要以鱼肉及其他肉类为生的禽类动物,比如鹈鹕、秃鹫、隼、鹰、猫头鹰,比其他驯养家禽寿命要长得多,因为像鸡、火鸡及鸽子这样的驯养家禽,吃粮食太多。

开普敦•赖利(Captain Riley)称,沙漠里的一些阿拉伯部落,基本上以他们饲养的骆驼的奶维生,他们身体没有所谓的疾病,寿命也很长,有着非凡的精力与活力。

“我经常听到的是,在这片广袤的沙漠里的很多阿拉伯人寿命长达二百岁,甚至更久。他们的生活从生到死都非常有规律;他们的气候干旱,没有什么变化;他们不需重体力劳动,但为了健康也进行足够的锻炼。”

骆驼奶几乎不含土质物,对身体几乎没有伤害;人本不应从事文明社会那些重体力劳动的;他们地区的气候是不变的;他们的生活是规律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吸入的生命的气息(Breath of Life)没有被文明的毒气污染。

约翰·史密斯(John Smith)援引舒茨伯里(Shutesbury)的埃弗拉姆·普拉特(Ephraim Pratt)的例子。他一八零四年逝世,享年一百一十六岁。四十年里他基本只喝牛奶,但是他直到死那天都可以”割一大片草”(P.275)。

史密斯还提到了”保罗隐士”(Paul the hermit),他活到了一百一十五岁。他在沙漠里生活了将近一个世纪,而且基本以枣和水维生。还有一个人活到了一百二十六岁,他是匈牙利格姆普斯(Gompus)的牧羊人。他”完全以牛奶、黄油及奶酪维生,从不生病”(P. 277)。但是,在那个时代,人们还从未听闻人为加工的活力减退的液体,美其名曰”巴氏杀菌牛奶”。

尽管诸如牛奶、黄油及奶酪这类食物比人类其他食物危害要小,但并不适于补给身体。科学研究发现,血管及组织硬化的诱因之一便是牛奶、鸡蛋、黄油及奶酪当中的胆固醇。

一位科学家说,

“动脉硬化,曾经有实验认为是由诸如全麦这样的高蛋白物导致,但毫无疑问根本原因在于动脉内壁上胆固醇的沉积。

“这是一个有趣的事实,即,老化器官内胆固醇过多,会引发动脉硬化这类病症,这会导致癌症、肿瘤。

“除了人类,其他任何一种动物都会在婴儿期断奶;人类一生当中都在喝奶,或者把牛奶加入各种食物中。几乎没有动物会吃蛋,吃也只是在三到四周的产蛋季,不像人,一生当中,每一年都在吃。

“胆固醇是一种动物脂肪,肉、鱼、家禽、蛋、猪油、黄油、牛奶、奶油及奶酪中都有。因此,要想缓解老年各种不适,首先需要的便是在饮食中排除上述动物产品。”

讲到这里,人吃是为了不死,实际却是找死,这个悖论本身已经不言自明。一个孩子能够理解,假如一个人以骆驼奶、或枣及水维生,他能活二百岁,假如以肉、谷物和蔬菜维生,则只能活五十岁,寿命的差别主要在于饮食的差别及气候、空气、劳动强度等一系列因素。

假如我们把一切都归于饮食,是错误的。在同样条件下,一个吃着现代文明中的食物的人,假如他摄入最少量,能够让身体及时处理掉的话,也可能和这些阿拉伯人一样,活上二百岁。

短暂活力提升的背后

现在列出的一些事实被支持肉食主义的人掩盖,因为他们坚信鱼、肉及牛奶构成的饮食会使人长寿。

在营养物质的数量上,动物性食物要比蔬菜及谷物刺激性更强。正因为此,它加快了系统所有功能的运转,使得活力变化更快,但更不完全,总体来看,活力不那么完美了。

穆尔(Moore)在哈佛生理实验室里证实,食肉加快心脏跳动,强度及持续时间都很惊人。

吃一顿肉食,心脏跳动次数要比平时多百分之二十五到百分之五十,而且在实验对象中,要持续十五到二十个小时,总体增加的跳动次数达几千次。

因为心脏跳动与血液流动是一致的,这说明了刺激性强的肉食是如何加快血液流动及身体器官运转的,因为器官运转与血液流动是同步的。

穆尔的发现也被纽约人寿的保险精算师亚瑟·亨特(Arthur Hunter)博士证实,他的调查显示,吃肉加快身体运转,加快心脏跳动,也会使血压升高。

这种刺激效果好像是因为吃肉才有的,而事实上,是由肉的快速腐烂造成。肉类在消化道内的腐烂形成了一些最致命的毒素,化学家对此非常清楚。身体智能感觉到了危险,知道必须要快速清除毒素,把对组织及器官的危害减至最低。所以所有功能的运转速度加快,以尽快清除这个危险的敌人。

现在我们遇到另一个悖论。这种功能运转的加快使人感到更加强壮似的,这使人归功于他吃的肉。他想得没错,但对于那种短暂的活力提升,付出的代价有多大,他其实一无所知。

在整个动植物王国里,再没有比这更普遍、更确定的有机生物法则了:在健康、活力状况及活力运转持续稳定的情况下,有机体生长越慢,整体发展就会越完美、对称。

当饮食锁定在水果上,从人体的活力角度,在系统发展及维护中涉及的所有变化都是最健康的缓慢及完整。

从每一个已知的人类体质法则,可以得出——所有其他物种也是一样的——食果对于身体发育的完全性及身体匀称与美丽的完美性都是最好的选择。

食肉者体内组织的快速转变是一种生存状况。只有体内物质发生变化,活力器官才能得到更好的保护,以免受到肠道内及血液内腐烂的肉产生的毒素的侵害。

另外一个事实值得关注,与我们的主题相关。所有动物的乳糜(chyle。由于存在乳化的脂肪使外观呈乳样的淋巴液,以存在一乳糜管中为特征,在肠道吸收食物中的脂肪时其乳样外观尤为明显,主要经乳糜管及胸导管进入血液及组织)是一样的,可能由某种食物形成。至于它的生理特点及与活力状况的关系,又随着进食的不同有所差异。

生理学家一致声明,肉食形成的乳糜最长三到四天将会腐烂,而蔬菜类食物形成的乳糜,因为更纯,可能会被留在体内很多天也不腐烂。(世俗则普遍认为蔬食更易消化)

他们发现,食肉者的血液,假如离开血管,会比植物性饮食者的血液腐坏更快;而且身体的其他部位也是如此,以肉食为主的人体内,总是比以蔬菜维生的人体内更热,也更易腐坏。

假如两位健康、精力充沛的男士,年龄一样,一个以肉食为主,另一个只吃蔬菜、喝水,突然遭枪击死亡。当时天气温和,两具尸体常温存放,自然分解,那么食素者的尸体会比食肉者的存放时间长一到两倍,在此期间不会由于腐烂而散发难以容忍的恶臭。

这里可以注意一点,从植食者的肺部、皮肤、肾脏及消化道排出的排泄物,比起食肉者的,不是那么肮脏。从这一点,我们知道,食素者的呼吸、汗液及体味,比起那些食肉者的,不是那么难闻。

以上事实可以推出,食肉者的乳糜变化越快,身体骨化、硬化、僵化的速度就越快。身体朽坏的所有进程都加速,走向老年的路也加快。

因此,从健康及长寿的角度看,肉食就比不上水果及坚果构成的饮食,后者形成的淋巴及血液受到化学分解的影响较小,而且不会让身体变化那么快。

胡佛兰德说,

“人长得越慢,越晚成熟,他所有的力量会持续更久,寿命越长。一个物种的生命长度是以其生长及长大所需的时间来衡量的。”

食肉造就欲望、疼痛

肉食的多数刺激性反应是它在胃部、肠道及血液中的快速腐坏所致。身体要拼命自我保护,只能让身体快速运转,以尽快排除毒素。因为这个过程年复一年都在进行,人这个受害者就只能加速奔往坟墓了。

黑格(Haig)说,

“人类遭受的百分之七十五的最可怕的病变,都是非自然食物摄取带来的毒素所致。自然,以完全不会让人误解的方式告诉我们,人类是食果者,而非食肉者。”

另外一位权威称,对人来讲,肉食比尼古丁还要危险,因为尼古丁是单一毒素,而肉食含有八种危险毒素。他补充说:

“在英格兰的维斯特伽兹(Westgaards),当地人的主要食物是肉食。对当地死亡率做的通用统计数据显示,每十万人之中,仅有一人活到一百零七岁。十万新生儿中,三万人于第一年就夭折,还有一万一千人于第二年夭折。”

“如此高的婴儿死亡率只有一个肇因:母亲器官被肉食中的毒素完全毒害,当婴儿还在子宫时,我那变质朽坏的液体就已经侵害婴儿了。”——《化疗》,P.284。

吃肉的人胃部、肠道及血液中不断腐坏的肉食产生毒素,导致过多的刺激,会遭受不停的轻度刺激及中毒。

这人要是从小就是食肉者,中毒就比较深,而且会发展为慢性的、长期的。他的身体及器官已经适应。因为他的神经及大脑开始相对不太会受到中毒的影响,当然他不会确切感受到正在遭受的毒害。大脑和神经反而开始要求它们不断的刺激;大脑及神经习惯、适应,并开始对刺激物上瘾。假如人没有在平日的固定时间摄取肉食、咖啡及面包,大脑及神经就会抗议。

酒精中毒就是毒素麻木了大脑及神经。污染空气也会造成相同的致命影响。任何毒素,假如毒性太强,或人摄取过多,都会引发致命后果。

食肉者,喝咖啡及可乐者,吸烟者——都是慢性中毒者。当他们不再接近这些,影响开始消退,神经会醒来。麻烦也就来了。

假如是轻度中毒,症状就比较温和。假如中毒更深,症状会更厉害,给中毒者带来更多麻烦。

饥饿感、不适感、紧张感、虚弱感,其实都是神经抗议的表现,因为它们已从慢性中毒的状态下苏醒。

麻烦吓到了中毒者,于是他去看病,医生则开具另外一种毒素,来麻木及弱化抗议着的神经。那种毒素停止了病人的症状,”治好”了病人。

当身体适应了这种慢性症状,反而渴求那种刺激性毒素,因为这会让身体保持那种状态不变。身体对它们上瘾;身体必须要得到它们。要是刺激性毒素还没进入身体,神经就会抗议。然后人开始摄入药物及血液毒素这种替代物。

我们创建了我们生活其中的世界。为了改变我们的世界,我们必须改变自己。我们的生活方式造出我们的瘾症、疼痛。我们应当了解我们的坏习惯,并克服掉。我们应当清楚吃什么喝什么才对,应当清楚如何与宇宙法则和谐共处——然后照做。替代物解决不了问题的。

旋毛虫病

我们听说过旋毛虫病。旋毛型线虫(Trichinela Spiralis)是深植于动物肌肉组织中的一种寄生囊虫。它们寄生在狗、猫、老鼠、猪及其他动物体内,啮食垃圾物质、腐坏的动植物物质。人要是吃未经煮熟的猪肉,这种虫子就会进入人体内,并把人杀死。

最近,《治疗文摘》(Therapeutic Digest)中一篇文章称,通过一种特别的技术,可以看得见旋毛虫。尸检已经显示,在克利夫兰,百分之三十五的市民死亡时都有旋毛虫病;在华盛顿是百分之二十四;在明尼阿波利斯及罗切斯特是百分之三十一;在旧金山是百分之四十三;在波士顿是百分之四十九;在整个美国,共有四千八百万人患有旋毛虫病。

假如你非要吃肉,但不想吃进虫子,就要把肉充分煮熟,以杀死寄生虫。吃进死虫子比吃进活虫子怎么都要好一点。

我们不建议吃肉。但是当人回归到新鲜水果饮食的过程当中,可能会喝未经巴氏消毒的奶、吃奶酪及黄油,不加盐,直到能够最终完全摆脱掉这些食物。这些食物是恢复活力过程的产物,与蔬菜及谷物比起来,对身体伤害更少。盐不应用在任何食物当中。

美国林业局(U. S. Forest Service)的亨利•格雷夫斯(Henry S. Graves)写道:

“对原始人类来讲,森林提供他们食物,也提供庇护之处。之后,当人变为食肉者,就离开森林,寻找无树的平原,因为在平原上能找到大量的动物,供他捕食”【《指导》(Mentor),1918年6月】。

有位作家说,

“在月亮时期(Moon Period)人以自然的乳汁维生。宇宙的食物为他所用,而动物奶的饮用是为了让他更易与宇宙力量沟通。”

真正的自然乳汁就是新鲜水果、浆果及椰汁。人应当尽快转变到这种饮食,然后通过减少食物及液体的量、进入空气良好的山林,进一步提升到食气的阶段。

普通的精制盐是钠及氯化物的化合物,是无机矿物质,动物的身体无法吸收。进入体内时是盐,被排出时还是盐。

盐对身体所有组织来讲,都是一种致命的刺激物。在你的眼里放些盐,你就知道滋味多么不好受了。

食物中的盐刺激胃黏膜,出于自保,细胞会分泌粘液。盐进入肠道后,肠道黏膜会分泌更多的粘液自保,不久就会导致黏膜炎(catarrhal)。

任何物质,不管是盐、污染空气、胡椒、醋、香料及其他任何刺激物,只要刺激身体细胞,都会导致黏膜分泌粘液自保,然后很快导致黏膜炎。

盐刺激细胞,然后细胞会要求喝水,以缓解这种刺激。这使人感到非正常的口渴,从而导致水肿。

随着盐年复一年刺激细胞,细胞及组织硬化,血管硬化,血压升高,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的麻烦。

有一部分盐经血液输送,沿途被肾脏过滤,很快,盐对肾脏的刺激造成了布赖特氏病。

黑格证实,盐阻碍尿酸的排出,这为日后的痛风、坐骨神经痛、风湿、腰痛埋下隐患——所有的症状都是盐在作祟,而现实中,这些都被医生诊断为”疾病。”

当你慢慢变老,食物的味道也会发生变化,因为频繁使用盐、香料及调味料麻木了舌头敏感的味蕾,弱化了你的味觉。吃盐的人会说不加盐的食物太”淡”。这取决于人的饮食偏好。

自然状态下的食肉动物没有吃盐的,除非是后天习惯养成。就像人,动物也会养成坏习惯。

北美印第安人被欧洲人发现时,是不吃盐的。多数以蔬菜为主食的人也不吃盐。

卡敏斯(J. E. Cummins)博士写道:

“我知道一个案例,一个小女孩对吃盐上瘾。我会趁人不注意时,一次吃一茶匙的盐。我的脸苍白憔悴,动脉硬化,皮肤皱缩,看起来像个老人,但我才四岁而已。”

正统科学解释为,盐在体内的逐渐累积是年老所致。调查显示,恰恰相反,是盐导致了年老。

血管硬化、增厚并不是时间所致,而是血液中堆积的土质物造成——而且会年复一年加重,除非人能改变习性。

分析显示,是血液充当了盐、白垩及硬化的类似物质的固化中介,而且动脉血运载的比静脉血多。这表明,血液每次循环都会留下这些破坏物质的沉积物。正是常见的输送者堵塞了系统。但血液供应必须更新。从哪儿来新的供应呢?从空气、食物和液体、药物中。

谈到盐如何使动物肉脱水,李比希(Liebig)教授说:

“新鲜的肉,在上面撒上盐的话,二十四小时后,会泡在浓盐水里,但是并没有往里面加一滴水。水是从肉本身渗出来的。”

布乔(Bouchon)博士观察到:

“盐是最糟糕的社会毒素。因为盐的使用,外科医生必须不停地动手术,因为患有阑尾炎、胃溃疡、肝肾结石的人太多了。它使组织萎缩、风干或变硬,使患有轻微风湿的人转为痛风,而那些淋巴不好的人则会变得很瘦。”——《努维尔评论》(Nouville Review)。

哈尔•比勒(Hal Bieler)博士称:

“黑格表示,在动物体内,比如狗,在家禽体内,比如鸡,有大量的氮,以尿酸的形式排出,这就是因为吃了盐,即使是很少量,动物也会快速死亡。尸体解剖显示,肝肾满是尿酸凝结物。

“我们的先辈其实是用盐来做一种防腐液。古代埃及人用油脂、香料及盐包裹木乃伊。今天我们却用矿物油、香料及盐做成的沙拉调料把活人木乃伊化。走在街上的都是这种木乃伊。干涩的皮肤、皱缩的身体及稀疏的头发,都在表明肝脏及肾脏已经硬化。像这样的身体,死后其实基本不需要防腐,因为他们已经经过了彻底的腌制防腐。

“给猪、兔子等吃盐,就是要麻痹它们的后腿,这样它们就只能在地上活动。之后肺部肌肉也瘫痪了,最终死于窒息。假如这是动物吃盐的后果,很自然就可推理,盐在人身上也会造成类似的后果。“——《健康哲学》(Philosophy of Health)。

伯查德(A. Birchard)博士说:

“人是唯一给自己服毒,蓄意自杀的动物。他也是唯一在吃之前就把食物破坏掉的动物。几乎每个人都在遭受某种慢性中毒,这都是因为他的食物,要么食物组合不对,要么过量,要么是加了伤害性的辅料,来刺激迟钝的胃口。

“在对最简单的食物都没有胃口时,他不去禁食,反而使用刺激性及伤害性调味料重新激起自己的胃口,或者服用各种各样的毒品自我安慰。

“一天的开始,他可能会用咖啡这种毒品让自己清醒,或者喝一杯威士忌或比特酒,让自己有胃口。或许他还发现一杯下午茶可以缓解饭后的昏睡。晚上他需要某种麻醉剂使他入睡,到了早上,又需要某种泻药促进肠道蠕动。

“除了这些毒素,他又在食物中加入有毒物质,通常带有辛辣的、刺激的、烧灼的味道,这些都是有毒的,不适合吃。这些有毒物质,只有调味作用,并没有实际的食物价值,其实就是我们熟知的调味料。”——《健康哲学》。

第二讲

食素之弊

食素者认为他的饮食比食肉者提升了一大步;但是研究记录表明,食素者平均健康水平并不比食肉者的高,平均寿命并不比食肉者的长。

埃文斯博士如此评价食素者:

“谷物及淀粉类食物构成所谓的’食素者’的饮食基础;除了认为吃动物食品(杀生)不对之外,他们并没有什么明确的原则。要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食素者并不会比食肉者健康多少,也不会比周围的人长寿”(登斯莫尔,P.303)。

在这场讨论中,我们应该以明确原则为指导,并且了解食素不够好的原因。而且,尽管长期以来食素推广运动连绵不断,为何还有很多人仍然继续吃肉?

多数蔬菜非野生

人吃的多数蔬菜并不是野外自然所生。食素者认为他的饮食优于食肉者,却对蔬菜中的毒素全然不知。

1. 常见的马铃薯,又被称为白马铃薯或爱尔兰马铃薯,是茄属植物。它的植物学名是马铃薯茄属(solanum tuberosum),原产地是南美安第斯山地区。

这种块茎含有两种麻醉性生物碱,其中一种是龙葵毒(solanin),有时会引起”马铃薯中毒”,需要送到医院救治。动物几乎不吃马铃薯枝叶,因为里面有毒。家禽都不会吃马铃薯里的虫子,因为那些虫子毒性也很大。

2. 番茄也是茄属植物。原产地也是南美,十六世纪时被带到欧洲。番茄枝叶和马铃薯的一样有毒,动物几乎也不吃。

3. 洋葱含有一种催眠物质及刺激性的油,会让眼睛流泪,也会让生殖器黏膜出水。

4. 莴苣(Lettuce)的得名,是因为它牛奶般的汁液,lactis(牛奶)。本岛莴苣(Lettuce Sacriola)为野生品种,其他品种都是由它衍化而来。它含有一种有催眠性且有害的麻醉性生物碱,被称为莴苣阿片(lactucarium),有时可作为鸦片的替代品。

5. 芦笋、芹菜、卷心菜、洋葱及芜菁都含有硝石。卷心菜及芜菁还含有砷(砒霜)。甜菜根、茄子、菠菜、瑞士甜菜、大黄都含有某些毒素,正是这些毒素成分迫使身体自行调适,之后身体还会对这些刺激物上瘾。

马铃薯、莴苣,还有几乎所有所谓的蔬菜,都会麻木大脑,让人衰弱。我们也可以说龙葵毒、马铃薯毒或者莴苣毒引起的精神错乱,是食用这些食物引起的神经紊乱,就像酒精及鸦片引起的精神错乱一样。

上帝让大地覆满大树,并没有弄错。林业学显示,森林的采伐使得土地赤裸裸地面对风的肆虐、太阳的暴晒、水土流失及破坏力强的洪水。

这方面的权威称,很多废弃的地区及荒漠,曾经都是那么肥沃、绿树葱葱;这些地方现在的贫瘠是人类破坏森林所致。

人类的负担来自他愚蠢的行为,竟然要把原始现代化,把自然人工化。人类这么做带来的触目惊心的灾难之一便是大地沙化引起的沙尘暴。

土地是人为的;每年收获的作物是人为的;耕种过程也是人为的。

人类想努力”改善”自然,于是有了土地。这些土地的耕种就像土地本身那样,都是人为的。在这些土地上每年耕种的作物就像对它们的耕种那样,也是人为的。

佛罗里达迈阿密大学的约翰·吉福德(John C. Gifford)教授认为:所有人为的形式都会扰乱大自然的平衡,后果也总是灾难性的。

“土地,干旱时被太阳炙烤,雨季时则泥泞不堪,甚至流失;在这样的土地上,耕作完全是人为的,而且因为人类的干涉,大自然的平衡完全被打破。要是没有人类多情的插手,所有这些耕作的作物都会死去,并消失不见”【《热带生存下的土地》(Tropical Subsistence Homestead),P.95】。

食素者的自负是徒劳的。他摒弃了动物产品,认为在蔬菜、粮食、谷物、豆类及块茎植物中找到了饮食的完美。科学调查,连同他自己体力及脑力的不足,证明他并不比他的食肉朋友好上多少。

不争的调查表明,现代食素者其实走错了路。他吃的东西并非自然产物,也不是人类的自然食物。它们无疑都是人造的。

1. 粮食及谷物由不知名的草籽培育而成。经过长期的种子筛选、细心育种、集中培育及不停的施肥,经由这一系列的人工过程,小草籽长成了现代的粮食及谷物。

2. 豆类、豌豆、小扁豆、卷心菜、生菜、芹菜等也是以同样的方式从草本植物培育而来。

3. 块茎植物,包括土豆、洋葱、胡萝卜、芜菁、甜菜根、白萝卜等,无非都是野草的根,也是经由上述的人工过程培育而来。

数年前,奈特(Knight)在他的著作《人类的蔬菜食物》(Vegetable Food of Man)中称,粮食及谷物由不知名的草籽培育而成,目前的植物学界尚不知情。登斯莫尔在《人类的自然食物》中写道:

“谷物是温带作物,不属于那些没有冬天的地区;因此要是没有农业,没有工具,没有火,只能靠自然自动产出的食物维生的话,人要生存就得生活在一年四季都能出产食物的地方。这就把对自然食物的需求缩小或限制到两种——水果及坚果”(P.224)。

食素者讨厌别人对他们的饮食指指点点,而且多数都不想去看任何不利于素食主义的文字,也不愿意相信那些文字。

希伯斯(C.C. Hibbs)写了一篇精彩的文章,是关于龋齿的。

“人类几乎所有的疾病都和谷物的摄入有关,因为小麦、大麦被包裹得严实,长在树上,一般动物够不到。而人类有双手,可以摘下这种食物,并去掉它的外壳,为了口福而吃,也为了所谓的完美健康而吃。

“人类要是把谷物从饮食中去除,那么儿童就不会再有龋齿。酸化、出脓都会消失。医院会倒闭,医药会成为一个梦。地球上所有的医生及其’广泛的’医学经验都不会否认这一点。

“医学界并不敢组织一群儿童,根据自然法则喂养六个月,然后真实地发表结论”【《那些你不能吃》(You Can’t Eat That)】。

谷物之弊

德国知名医师温可勒(Winckler)博士,热情洋溢地走向食素之路后,可怕地发现,他的血管壁很快出现了白垩退化的迹象。带着一种自然的渴望,他想从自己身上找到问题的答案。

他说在巴黎莫宁(G. Monin)博士的著作中找到了答案。而莫宁博士本人,其实本来是为了寻找粥样硬化(动脉硬化)的真正原因,莫宁是从巴黎古柏乐(Gubler)教授那里找到的答案。

答案便是,蔬菜中的矿物盐,食盐本身,还有为了让蔬菜美味可口所用的调料,不仅先期对身体造成了不良影响,而且会引出对其他更强烈刺激物的渴望。

开普敦·戴梦德食素三十年,亲身证明了蔬菜并非很多人认为的,好似万灵丹一样。他的素食包括粮食、谷物、块茎及绿叶蔬菜。七十九岁时他也患上慢性病,遭受严重的组织及血管硬化,还有关节僵硬。

他双腿及背部的肌肉太过僵硬,坐下或从椅子上起来都要遭受很大的痛苦,经常要人搀扶。双手、双臂也太过僵硬,拿刀叉吃饭都困难。

传统的医生无法帮到他,还宣布他已无药可治。他们告诉他,他没有多少日子了。之后他转向自然的生活方式,成为食果者,身体复原,活过了所有放弃对他治疗的医生,一百二十岁时才离开人世。

戴梦德及其他食素者都提供了数据,表明素食主义并非到处所宣传的那样好。谷物及块茎植物含有大量的矿物盐,会导致组织、血管及关节硬化、僵化,”素食,”登斯莫尔写道,”是人类越改良越糟糕的一种饮食。”

罗博瑟姆(Rowbotham)博士在他一八四一年出版的著作中引用证据,表明”谷物会慢慢使人组织及关节硬化,致人早衰早死”(《人类的自然食物》,P.390)。

种水果更轻松

埃文斯给出了二十多页的表格,对食物进行分析,表明,在相同的营养成份构成之下,相对于其他任何食物,水果和坚果的土质物含量最少。接下来是动物性食物,之后才是蔬菜,最后是豆子及谷物(含有最多土质物)。埃文斯然后观察道,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水果,与蔬菜相比,含有最少的土质物。多数含有大量的水,但所含水是最纯净的——大自然过滤的水。”

关于这个主题,引用了很多作者的论点后,埃文斯博士说道:

“我们已经在血液中找到了进入系统的这些土质物。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土质物还会增多。通过蒸腾作用,它们渐渐被血液沉积下来。从血液我们追踪到乳糜,从乳糜我们追踪到沟回,从沟回我们追踪到胃里的填充物,然后追踪到饮食构成上。因此说,我们吃是为了不死,实际却是找死。”——(《如何延寿》,P.28)。

埃文斯用了很多篇幅表明,食物使组织及血管硬化、阻塞,引发衰老、死亡。这是证明”吃是非自然的”这一论断的绝佳证据。假如我们因为我们所做的某件事变老、死去的话,那么我们不应当再做下去。

要是人非吃不可,最好的食物便是新鲜水果、浆果及瓜类。经过自然的过滤,它们含有最好、最纯的液体。

所有的权威,不管是灵性的还是世俗的,都同意,人在成为食素者前其实是食果者。他们不仅表明,水果花费劳力较少,较易生产,而且任意一片土地,要是种植果树的话,比种其他任何作物都会花费较少的劳力,但能产出更多。

有些果汁是很棒的溶剂,假如毛细血管堵塞及硬化不是特别严重的话,这些溶剂就可以帮助疏通。比如喝葡萄汁后,有些眼窝深陷、皱纹遍布、肤色暗沉的人健康状况得到惊人改善,看上去年轻了很多。

人类向食气过渡时,应当不断减少饮食量,使饥饿感逐渐消退,那么最好便是,回归到只吃浆果和水果,成为食果者,然后过渡到只喝果汁。

新闻最近报导,有一位男士因车祸昏迷不醒达四年之久。期间护士只给他流食。那么在那期间他就是食汁者。

在这种饮食下,人还能从事体力劳动吗?体力劳动其实是非自然的。野生动物从来不劳动。上帝也没想过要让人整天砍柴、挖煤、挖土豆或凿洞,然后晚上回家累得几乎走不动。这样的劳动是非自然的,是我们退化的标志。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