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里11.3情报更新|精译版-下

  • A+
所属分类:情报更新
摘要

不论是阴谋集团,还是组成地球联盟的各个团体——至少是驻扎在地球上的那个部分——都声称只有“片面揭露”才是唯一可靠的解决之道。他们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所有这些团体都在掩盖宇宙真相时弄脏了双手。

科里11.3情报更新|精译版-下

ARE WE NAVIGATING TO OUR OPTIMAL TEMPORAL REALITY?

我们是否正驶向最佳的时间实相?

作者:科里·古德|大卫·威尔科克

原文发布时间:2016.11.3

翻译:西恩    Zay

正文

上部分:http://www.pfcchina.org/intel/2222.html

中部分:http://www.pfcchina.org/intel/2226.html

这些团体手都不干净

不论是阴谋集团,还是组成地球联盟的各个团体——至少是驻扎在地球上的那个部分——都声称只有“片面揭露”才是唯一可靠的解决之道。他们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所有这些团体都在掩盖宇宙真相时弄脏了双手。

然而为什么他们会在长期镇压真相后突然又转而支持“可靠”的片面揭露呢?

他们想将揭露进程拖沓很长时间的真正原因是他们都曾犯下反人类罪。

具体来说,如果那些骇人的真相都被揭露出来,参与地球联盟的每个人都会被牵连。以片面揭露阻止完整的数据转储被公开,这就是阴谋集团最厉害的伎俩。

只要延迟真相的揭露,大批参与地球联盟的人就能在其罪行被尽数揭露之前安然死去,从而尽可能地逃过其应有的审判。

关于大赦的谈判

辛迪加犯罪集团(阴谋集团)与地球联盟两派关于大赦的谈判也陷入僵局。前者要求要与这些项目的底层参与者享有同样的赦免。

他们要求,要么赦免所有参与者,要么就不应该赦免任何人。

这些辛迪加犯罪集团的成员十分清楚, 他们不可能像二战后的纳粹那样,在(犯下惨无人道的)纽伦堡实验(的那种罪行)之后,仍然能够逃脱审判。

当时的情况是,只有纳粹留下的低级军官在海牙法庭上宣称“我只是服从命令”,而罪行的始作俑者却早已逃到了西方和南美。

当所有真相被公之于众时,震撼度绝对史无前例。我们甚至很难想象,当无数的罪行同时曝光时,我们的社会将会有多大的反应。

不论他们在私下里商议了多少议案,只要民主原则到时仍然适用,最终仍将由民众共同决定什么才是民众可接受的处置方式。

这(民众是否能够合理地决定这些人的命运,)这类民主的进程无法提前进行阶段管理或预估。然而我们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有序平和地过度到一个更好更公平的新世界,而不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要对这些人处以私刑审判上。

不管民众最终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大部分犯罪集团的人会关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以防愤怒的民众将其他们拖走,处以私刑。

地球联盟是川普的靠山

冈萨雷斯与我还讨论了其他话题,其中的内容暂时不便公开,但有一点可以告诉大家:冈萨雷斯确认:地球联盟就是唐纳德·川普的靠山。

很显然,川普参与到地球联盟与辛迪加犯罪集团间的战斗中,仍然带有自己的态度和观念。他说过也做过各种得罪人的事情。然而值得庆幸的是,川普并非代表那个想方设法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通过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从而抹杀数十亿人口的势力。

科里11.3情报更新|精译版-下

同时,有些民众已惊讶地发现:受控的主流媒体所呈现出来的川普与川普本人真正说过的话有所不同。

这样的反差给刚刚觉察到这个充满暗箱操作的“控制系统”的人们,造成了很大困惑和失望。

支持率下滑,难以置信

最近,黑客组织“匿名者”泄露了一份据称来自克林顿基金会的文件。文件显示,希拉里的支持率在十月暴跌。在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重启针对希拉里的刑事调查后,这一下跌趋势更是急转直下。他们还搜查了希拉里在万圣节前的往来邮件。在这份泄密文件中,对支持率的下滑提出了各种潜在解决方案,包括通过伪造外星人入侵事件,达到分散民众注意力等目的。这种大选前的戏码以前还从未上演过,算是史无前例。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现今的局势都非常特殊,一种极度紧张的气氛弥漫全球。

即使川普可以获得超过85%的选票,也几乎不可能在现存体系下赢得美国大选。不管(希拉里)有多少罪行被揭露,阴谋集团肯定会操纵美国大选,让希拉里当选,其后很可能会造成社会动荡。

包括美国军方也会进行军事干预,我们下文将进行讨论。

克林顿基金会的泄密文件分析了美国大选的投票趋势发现,只有对另类互联网媒体零接触的人才会听信主流媒体灌输的那一套并依旧支持希拉里。

川普在辩论中大胆揭发了这些罪行,再加上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公告,大众不得不接受了这个真相,一切都已无可辩驳。

紧接着令大众震惊的是,对俄罗斯和美国联邦调查局之间的勾结也进行了公开宣告,对这一信息,我们已作为联盟的关键揭露环节进行了多年的披露。

 

冈萨雷斯以一个大大的微笑和碰拳的方式向我问好。老实说,这么友好的冈萨雷斯我还真不太适应。我们碰面时,我不自觉地还是有点怀念原来那个(冷峻的)冈萨雷斯

美国军方不会容忍美国大选结果被窃取

冈萨雷斯表示,最近一些美国军方领导人已经声明,他们不会坐视美国大选结果被窃取,或容忍任何为阻止政权更替而采取的暴力行为。随着声明的公布,局势已开始转变。

各大联邦机构开始在全国各地建立联邦应急管理局(FEMA)的集中营,而军方已在各大联邦机构中安插了爱国的“观察员”。

你们可能知道,这些集中营将作为关押大量人员的军事管制区域,这种拘留可以是毫无缘由的。      

美国军方在这些辛迪加犯罪集团和地球联盟的各个团体中也安插了眼线,发现这群人也被摆在他们面前的各类应对措施吓到了。

邪恶的阴谋

其中一个阴谋是,在美国大选期间制造假旗事件,对美国进行核武器袭击或电磁脉冲袭击,以干扰美国大选结果,分散注意力,进而为当权派争取到宝贵的喘息时间。

克林顿基金会泄密文件中提及的伪造UFO入侵的假旗剧本也是诸多他们商议可能要制造的假旗事件之一。

另外还有些人在蠢蠢欲动,准备视美国大选结果而定,计划在美国大选前后的制造街头暴乱和种族暴乱。民众对这次美国大选争议很大,因此所以无论哪个候选人当选,都可能导致上述事件在不同地点发生。

另外,还有很多尚未暴露的阴谋。最终,这些事件可能会形成一股合力,驱使很大一部分军方人士下定决心,公开对抗阴谋集团。

早在美国联邦调查局公布前,我就得到了这一情报,并写下了这篇文字记录。我将打印副本交给了盖亚电视台的人,并在10月16日那一周录制了相关节目。

惊人的数字

有迹象表明,当权派不同意让川普当上总统,“他们甚至有可能在当选就职当天刺杀他”。最近有一大批军方的人已经收到命令,一旦在美国大选或平稳过渡期遭遇任何干扰势力,则展开军事干预。我已获悉了预备参加政变和准备捍卫当权派的人员清单,这些数字说出来会很吓人。很明显,如果政变的确发生了,不会是一场不流血的事件。

Micca带来的问题

结束完谈话后,冈萨雷斯再次握了握我的手,然后回到他原来的位置。

在与冈萨雷斯的整个谈话期间,我不时望向Micca。他的面部表情和举止充满着爱意和平静,让人忍不住想盯着他看。Micca向前走了几步,抓起我的手,像冈萨雷斯那样摇了摇。

他似乎对自己正在某种程度上参与我们的文明感到很高兴。我也对他回报以富于感染力的微笑,以太一无限造物主的光与爱之名义向他问好。

科里11.3情报更新|精译版-下

他收到了我的问候,变得更加快活起来,挽住我的手臂,让我和他并肩走。我对此还有些不适应,他似乎感觉到了,便轻轻放下我的手臂,继续往前走。

他问我上次会面分享的信息我是否能全部处理好。我告诉他我确实花了不少时间处理他之前发布的信息,还想问他一些问题。他笑着看着我说,“那些问题会有充足的时间来解决。”我似乎已感觉到了接下来他想跟我说什么了。

他们会在梦境里伸出援手

Micca说他的种族正在准备与人类接触。在我们摆脱地球上的控制系统后,他们的人准备在梦里以一对一的方式开始与我们接触。他们会对所接触的个体进行培训,教他们如何击败阴谋集团,以及帮助其他的民众安然度过骇人的信息披露阶段。

接着他讲了在梦中第一次接触的一些细节,同时介绍了一些他的星球的发展历史,我对Micca的疑问也大多集中于此。他一个话题紧接着一个话题地讲,似乎有某种时间限制约束着他。这样有点奇怪,因为以前会面总是会进行很长时间。

我们边散步边交谈,我注意到他一直在试图委婉地结束谈话,并领着我回到拉提艾尔和冈萨雷斯旁边。

本来我还想再多交流一会儿,多问几个问题的,可是一个蓝色球体已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们背后,并飞快地钻到我的胸口前。它等了一会儿,包裹了我的身体,并将我迅速带回了来时的地方,塞多纳。

与MIC SSP成员的会面

对于这次会面如此匆忙,我感到困惑。我坐在电脑前,开始更新“伪SSP告密者”那篇情报。之后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陷入沉思。

几天后,我和妻子回到了在达拉斯的家,在那里我又遇到了上次“邀请”我并审问我的MIC
SSP成员。凌晨三点的时候,我醒过来,发现自己正沿着我家屋后的小巷子走着,我几乎是自动走向离我家很近的体育馆停车场。我注意到有个太空船停靠在这个停车场里,两个飞行员正站在飞船外面等着我。

这次他们的飞船和上次用的一模一样,大小和形状都跟冈萨雷斯和我飞去火星视察时乘坐的太空船很类似。

飞船看上去是隐身设计且没有机翼,机尾部分却有着与普通飞机类似的组件。

我被带进了飞机,走上了一条狭窄陡峭的可伸缩坡道,坡道一边连着登上机尾的楼梯。我被带到一间和上次一模一样的屋子里,墙上装有折叠床和椅子。我又被放在了同样的椅子上,我感觉到心跳开始加速。他们在我的胸前锁上肩带,便一言不发地走出了房间。离地升空后,我又听到了熟悉的充电电容器和涡轮机发动的声音。

“嘲笑和奚落”

大约十分钟后,这两个飞行员走回房间,开始组装一个小型不锈钢推车上的零件。读者可以想象,看到这些举动让我愈发恐慌了。

我正注意看他们手上的工作时,另一个人走进了房间。两个飞行员突然立正。三个人都穿着空军制服,上面没有任何标明他们身份的补缀。最后一个走进房间的人留着一头白发和白色山羊胡子,脸上的表情相当严肃。他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两个飞行员再次取了我的头发和血液样本。取完样本后,两个飞行员接到命令离开了房间。

这个人明显是个负责人,他跟我打了个招呼,叫出了我的名字,接着随便问了几个关于月球作战指挥部和秘密太空项目联盟的问题。我感觉自己像是坐在了一台老派测谎仪面前。“你知道的”,他说,“在情报界,大家都在嘲笑奚落你。”

他继续说着类似这样的话,并密切关注着我的面部表情和眼神,这像是一种心理或说谎测试。

这样的信息他们无法接受

我问他我该怎么称呼他,他看着我的表情让我感觉自己像个傻瓜。他说,“就叫我长官吧”。

我问他为什么又把我接来,为什么上次逼我认出三名SSP联盟成员后还在怀疑我。

他说,他这次来是重复收集一遍证据以及保管好这条证据链,这样做是为了排除以前的工作团队犯错误或者篡改结果的可能性。

他接着说,他不相信我说的是事实,我提供的信息与他的简报有天壤之别。他说,有可能SSP联盟只是他负责项目中的一小部分已经堕落的人组成的。

我认出的其中一人确实曾经在他负责监管的项目中工作过。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回答他,他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我,像是在拷问我的灵魂。

“平板”上的照片

两名飞行员带着一个“平板”回到了房间,这个平板和他们以前对我用过的一模一样。接着,他们把它放在我面前,准备翻动 “图片”,而我则想尽全力闭上眼睛。

我听见一个飞行员走动的声音,接着是一个高频的发动机声音。我开始感觉疲倦,我的头也垂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度醒来的时候,另一个飞行员正把平板电脑放在我的腿上,开始翻阅照片。在那一组照片中上次辨认出来的三个人还在里面,我闪烁的眼神又一次出卖了我。对他们上次把我接走后发生的一连串问题,我感到很是烦恼,真不知道为什么SSP联盟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等他们完成任务后,才关掉了那个一直在影响我的意识状态的设备。

科里11.3情报更新|精译版-下

“我宁愿回家”

当我抬起头来看时,负责人已不在房间里了。我都没注意到他离开了,在想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我记不得的事情。两个飞行员让我跟随他们穿过一扇门。我们经过了一间看起来像是设备储藏室的屋子, 里面的墙上和天花板上挂满了货物,我们走过坡道回到了停车场。

受到如此的礼遇,我感到不太高兴,我抬起头,努力做出信心十足的样子,但并没有坚持太长时间。当我走过那条很陡的坡道,我的膝盖崴了一下,差点从8英尺的台阶摔倒下面的水泥地上。我身后的飞行员抓住了我的胳膊,我才没有掉下去。可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又扭伤了我的膝盖和背部肌肉。

两名飞行员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开始商量是把我送回飞行器那里还是送我回家。他们奉一位高阶长官的命令监护我,但我现在却受伤了,他们担心会因此受到训斥。我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回家。”他们互相看了看,又回到了坡道上去,点了点头,向我示意他们会帮我走完剩下的路。两个飞行员帮助我回到了我家后院的栅栏边。他们正准备扶我走进屋子里,我开始担心我的家人会不安全,于是跟他们说,我会在沙发上歇一晚,他们可以离开了。他们便转过身,一路小跑着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了。

与玛雅分离文明团体的会面

我还没来得及靠在沙发上舒服躺一会儿,一个蓝色的小球钻进了房间,速度之快我都没怎么看清。它却没有减速,甚至不等我站起来示意,就俯冲在我面前把我接走了。不消说,这样的“接头”让我根本猝不及防。之后,我发现自己站在冈萨雷斯和四个玛雅分离文明团体成员面前,我们站在一个巨大的石缸母船里。他们像这样的母船还有好几艘,都有好几英里长,看起来就像从山里被激光切割出来,并放在宇宙中一样。

这里没有窗户,只有几个看起来像是供小型飞行器进出停靠用的开敞式山坳,船上也没有标识和任何能辨认出来的科技迹象。对这里我有种熟悉的感觉,可能这地方以前我也来过。

“一切都在按照计划发生”

冈萨雷斯问我还好吗。他明显从我的表情看出来了我还处于极大的痛苦中。其中一个玛雅人伸出了手,对着悬浮在附近的一块普通的石头挥舞着三根手指。

我的疼痛感马上消失了,这让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目前的情势上。我问冈萨雷斯为什么他们不早点来,赶在刚才那架飞行器之前把我接走。他没有回答我,只是举起一块网球大小的黑色球形石头,放在我的额头前面来回移动,好像是在扫描什么东西。一边扫描,他脸上浮现出担忧的表情,又迅速换了个表情,回答我说,“一切都在按照计划发生。”我询问他指的是什么计划,为什么我对此一无所知。他说他无法透露细节,但请务必在未来的时间里继续信任他,不论计划议程如何变化,很快他就会让我明白的。有可能他们利用我这种审问过程,获取打入MIC
SSP组织内部的有价值情报,帮助他们发现其他SSP成员的存在。白发苍苍的负责人似乎对我的结论感到很不可思议,所以他要求给出确定的证据,并亲历整个过程。

更多的副作用

冈萨雷斯问我最近几个月有没有奇怪的感觉,或者是记忆力有没有出什么问题。

我不知道他这么问是不是与刚才的“扫描”有关,他脸上现出关切的神情。

我回答说,“是的,的确有些事情上感觉记不大清了,怎么了?”

他看着我,勉强笑了一下,接着说,“我很惊讶,你每次在清除记忆后还是能记起来你的孩子的名字。”他告诉我,在我被带到研究船上被无数次洗脑,并暴露在非常强大的来自“扭力驱动”的磁场后,记忆力肯定会受损。他还说,以前在船上服役的那些人最后都有些神经系统上的问题,有的甚至会得早发性痴呆。我摇着头说道,“很好,继续讲讲还有哪些副作用。”

他的这些话让我幡然一惊,一想到要忘记我的家人,内心不由一阵恐慌。从冈萨雷斯的表情也看出来,他感觉到他的话刺激到我了。

用核武能逃出惩戒的监牢吗?

冈萨雷斯于是换了个话题,开始谈论他们一直在监测的秘密军事和情报活动。有个受监视团体正在密谋利用核武假旗事件攻击美国。

他们妄图以此作为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借口,以拖延阴谋集团的灭亡,而阴谋集团正竭力促使这些攻击发生。

我问他能否阻止这一行动?他看着我停顿了一下,然后说,“现在我已经不在行动组的位置上了,不过我们正在将这个情报反馈给SSP联盟。”

自从广岛和长崎被批准向人类展示核武器的危害以来,任何发动核攻击的尝试都将一如既往地被挫败。

已有上千个各式各样的潜在阴谋被成功废止了,听到阴谋集团还在负隅顽抗的消息真令人吃惊。

最终谈判应该会进展很快

冈萨雷斯还提到,接下来我们会看到地球联盟国家召回在国外的公民,以及未来东西方之间武力威胁的升级。冈萨雷斯认为,这些冲突都是有意谋划的。他解释说,这些反映了辛迪加犯罪集团(阴谋集团)在最后一刻还在顽强地垂死挣扎,试图拖延或者破坏与地球联盟之间的谈判进程。最后他说,这桩谈判看来快要接近尾声了。

如果这些情况属实,我们很快就可以看到一些迹象,显示出事件正在向前推进。结果一旦公开揭露,我们还会看到更多当权派失控的迹象,阴谋集团犯下的罪行将继续被SSP联盟接连揭露。这一部分是在FBI的科米局长宣布对克林顿邮件展开重新调查之前写的,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没有人能确知,但我们确实提供了一些正面情报和值得关注的线索。

非常规飞行器的公布

冈萨雷斯还提醒我,之前提到的军工复合体秘密太空项目也即将被披露。他说,对天空中出现的奇怪的飞行器,我们应该“用心看,仔细观察”。

这些飞行器会在人口密集地区亮相,告诉人们它们的确存在,就像我们以前认识隐形战斗机和轰炸机一样。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新闻开始报道这些三角形和卵形飞行器。在飞行器执行某些特别任务时,人们还会看见飞行器外环绕着白色电晕。

将来这样的事件会越来越多,这将导致秘密太空项目的公开。秘密太空项目建有轨道太空站。正如大家在空中看到的那样,这些飞机正是在这些太空站之间往返执行着任务。我告诉他我准备听从他的建议,发布一篇提醒人们“用心看,仔细观察”的文章。

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冈萨雷斯没再说什么,只是让我现在快点回家,并开始朝向那四个玛雅人走去,那几个人刚才一直很安静。我说道,“等一下,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了?”他看着我,我指了指我的膝盖。我几乎是靠单脚站立着,疼痛已经消失了,但膝盖还是很虚弱,背部肌肉也感到紧张。

他说,“我很抱歉,我们没法帮助你康复,几天后应该会慢慢好起来的。”

我皱了皱眉,有些不快正要抗议时,一个蓝色球体已经出现了。这次它停在了我的胸口前,等待我做好准备。

冈萨雷斯已经走开了,我只好发出信号,示意我已准备好回家。等到我回到家里客厅的沙发上时,感到疼痛几乎马上回到了我的膝盖和背部。由于很累,我很快就睡着了。过了几天后,正如冈萨雷斯说的那样,我真的恢复了好多。

一个值得关注的时代

我们现在看到的美国大选在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不管结果如何,这势必会导致人们更快的觉醒。

“当权者值得尊敬”这一理念还从未像今天这样被嘲讽和轻视过。

如果希拉里能够窃取选举成功,她可能会暂时获得军方顺从派的“硬实力”,但几乎会立即失去代表人们支持的“软实力”。

另外,这些事件可能会促使地球联盟的军事力量最终行动起来。

未来可能会发生某些分裂行动,所以如果你还没这样做的话,最好从现在开始准备一些食物和供水。

锚定最佳时间实相

从更大的意义上说,在转变进行之时能够保持何种程度的冷静、专注和正向思想,也将会反映自己对最佳时间实相有多少助力。

球形存有经常说,在经历这些转变的过程中,过往的伤痛会再次浮现。

人们只能要么努力冲破这层障碍,到达更大维度的爱,接受自己与他人,要么容忍旧程式继续爆发,如此无疑会给将来带来业报。

这些行为选择不仅会影响每个人的个人生活,也会牵连到地球的整体转变时间线的演进。

同样的原因,在这条前进的路上,尽管会出现很多事件诱惑人们产生气愤、反抗、不平或者恐惧等情绪,要明白没有什么能比去培养富于爱心、宽容平和的心境更为重要了。

我们感谢你们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做这些工作绝非为了一己私利,我们已下定决心为这项事业奉献终生,愿人人都能拥有一个美好未来的时代早日到来!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