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狮醒来》之十七|新纪元 新意识 破除矩阵 转变

  • A+
所属分类:大卫·艾克
摘要

我们好像身处在一条能量的河流,它的振动越来越快了,我们可以驾轻舟趁浪而行,享受那奇妙的体验,哇,太棒啦!或者我们也可以站在原处不动,努力维持旧世界的样貌,但这会令我们耗费越来越多的能量来阻止这个潮流的到来,而且结果证明我们的阻挡都是徒劳,我们会被这浪潮冲走!

视频原文:

我们好像身处在一条能量的河流,它的振动越来越快了,我们可以驾轻舟趁浪而行,享受那奇妙的体验,哇,太棒啦!或者我们也可以站在原处不动,努力维持旧世界的样貌,但这会令我们耗费越来越多的能量来阻止这个潮流的到来,而且结果证明我们的阻挡都是徒劳,我们会被这浪潮冲走!

       随着“真相的振动”开始显化,以及我们的觉知力也开始得以扩展,我们将会进入迄今为止无法抵达的实相水平。人们谈论“第六感”,但与进入“新纪元”后人们的觉知力相比,它根本不算什么,那将是非凡的!我们会记起作为人类曾具有的奇妙的潜能。当人们意识到他们曾是谁,我们头脑中这个世界(即我们体验着的这个世界)将会发生戏剧性的改变。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黎明”——控制系统常用“新时代的黎明”这类说法,是的,“新时代的黎明”正在到来,但不是他们认为的那种。我们已经穿越了这最后一个纪元,现在正在返回。其结果是,控制系统必然倒掉,我们正从被压制的深渊及其它种种围困中升起,再次成为真正的我们所是,这必将改变一切!

       爱因斯坦说“你无法在制造问题的意识水平上去解决问题”,那是非常正确的,因为我们在循环的这个纪元内一直做的就是:在特定的意识水平(即头脑意识)不停地制造各种问题。人们在解决问题时也是使用头脑意识,因此制造出更多的问题。现在我们正在转变的潮流中,我们正在扩展意识,扩展觉知力,之前看似无法解决的诸多问题,反复出现的各种令人绝望的问题,突然间变得那么简单!我们正在进入的这个时代是如此美妙!

      不过接下来这几年我们将面临严峻的挑战。“解除魔咒”——这“魔咒”就是月球矩阵对人类头脑的控制及其技术上的支持。我们不必去寻求“开悟”,我们已是开悟的,我们所需要的就是移除我们的信念和认知上的围栏,因为是我们将它们放在我们周围阻隔了开悟。“开悟”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它就在这里,就在这里!这就是“真相的振动”正在产生的最主要的作用,因为它们是加快的振动,它正在打破这个稠密的能量场,突然间,我们会与之前从未意识到的觉知水平连接。我们一直处于“信念编程”的催眠状态,这是由于月球矩阵的缘故,它通过爬虫脑连接到我们,所以,切断与爬虫脑的连接,是“解除魔咒”的一部分。爬虫脑的特征就是“恐惧”,总是担心这个,害怕那个,带给我们不安全感与焦虑,通过这种方式操控我们的感知,将我们保持在月球矩阵的低振动状态。

       因此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需要做的一条就是:切断与蜥蜴脑的连接。简单的做法就是:在负面情绪升起之前数数,不要只数到10,要数到50,然后如果你对某人仍然很恼火无法释怀,再次数到50。因为爬虫脑并不思考,只是“反应”,不经思考的“反应”,所以非常快。大脑的其它部分如新皮质,它会全面考虑,所以它比爬虫脑表现的时间要迟,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对某事“反应”(被爬虫脑掌管)过后,几分钟或半小时后,当新皮质部分完成了对事情的思考后,我们非常后悔说:“哦,老天,我刚才反应过头了!我真的说出了那些话,哦,天哪!”这就是爬虫脑的“反应机制”,它“反应”。如果我们能“停止反应”,例如停止情绪反应等等,因为我们被爬虫脑的反应机制严重地控制了。它的过程并不是“有了问题-全面思考-研究研究-了解别人的想法-讨论-解决办法”,而只是“问题-反应-解决”,这就是整个过程,这种强大的操控是通过爬虫脑实现的。所以,当我们面对到这个“反应系统”时,不论是对世界事件的反应还是我们生活中的事件反应,如果我们能先停顿下来说“好吧,我不喜欢它,1、2、3、4、5···”最后,爬虫脑就失去了它的力量,因为它是“反应力”,只要“不反应”,它就失去了控制力,我们就能冷静全面地思考。

      如果我们停止对爬虫脑反应,我们就在很大程度上脱离了月球矩阵。当真相的振动改变了这种控制人类集体头脑的能量基础时(我们的集体头脑被连接到蜂巢意识),那么这种蜂巢意识的表达,即我们这个世界结构就会改变。我兄弟有一次曾对我说:我们的生活是怎么回事呢?早上起来去上班,回家喝茶看电视,睡觉,第二天又起床,上班,回家看电视···我的意思是看看我们的生活方式,它是这般的固定模式化,是一种奴役,因为它是如此的限制。

      上次我在牛津大学对一群学生演讲,有些学生竟然无法想象一个没有等级制度的政府,因为他们认为那样社会将很混乱。那是左脑式思维的结果。人们可以思考一下,会发现我们这个世界真的很疯狂,这个世界没有在服务于人们,是人们在服务于这个系统,这就是我们的真实状况。我们是这个系统的奴隶,政界人士也是这个系统的奴隶,他们进入这个系统想要改变这个系统,事实上是这个系统在改变着他们!所以,左脑式思维无法认识到事实上还有其它的生活方式,其它的互动方式,还有其它的方式来提供食物与住所、取暖以及其它,还有其它的生活方式,而不只是这个——苦役世界。当我们扩展觉知,就会很明显地看到还存在有其它的生活与互动方式。

     “信仰”:控制人类的最大武器之一,被信仰所蒙蔽。“信仰”——控制系统用来控制人类精神的最大的武器之一,即令人们有所信仰。他们不在乎你信仰这个宗教或是那个宗教,是个政治信仰或那个,无论是什么,只要你强烈的信仰/相信某事,你就被逮住了。因为“信仰”在它周围建立起围墙来排斥其它,排斥挑战它的一切事物,如此,你突然有了一种固定的模式生活。这样,你就失去了真正能够感知到更广阔途径的能力,因为你将它交出去给了你的“信仰”,你认为必须是你所信仰的那样,一旦你有了一种信仰。比如宗教信仰,这个信仰就会有规则、制度、及其周围建起围墙。“如果你想加入我们,你必须相信这个而不能相信那些”,因为他们相信那些,你要是相信那些就是他们的同伙,而不属于我们”诸如此类的,这样,我们就被限制了。我们是一切可能性!既然我们是一切可能,怎么会有那么严格僵化的信仰呢?宗教是属于头脑的。宗教有很多不同的表现方式,不止是去教堂。人们头脑中有各种类型的宗教,从外表上看不出来,但它们确实存在,那是对头脑的沉溺。“你必须相信这个,只有这一种可能”——这些是头脑的声音,只有头脑才会认为唯一可能性,意识才不会这样。

      因此我们说当这个纪元的循环阶段改变时,宗教也不可能存留下来,因为它只是无限可能之最有限的一种表达。这些人是在催眠状态,他们被告知他们是宗教信徒,有非常多的教徒都是这种状态。有很多种头脑监狱,比如宗教信仰、种族信仰、政治信仰、自我定义。“我的宇航服和你的不同,我应该站这边”,就好像两个宇航员在月球上开始争执:因为我的宇航服是这个颜色,你的宇航服是那个颜色。那个地盘属于你,这边属于我,我的地盘比你的大——这很荒唐,就像小孩子们争闹的游戏。顺便一提,不只是白种人里有种族主义者。种族主义是一种头脑意识状态,它可以在任何种族中显化,种族主义遍布全世界。种族主义并不是某种种族信仰的人,种族主义是一种精神和头脑状态。任何人,只要认为自己优越于其他所有人(由于自己的身体计算机的状态或肤色等等),就是被头脑和无知完全控制的人。

       头脑监狱的其它形式还有政治信仰及错误的自我定义:“我是一个渺小的普通公民”,所有这些都必将离去,如果我们能对真相的振动敞开。因为所有这些都与限制有关,都与自我弱化有关。这项研究表明:当我们有一种僵化的信仰,大脑会以特定的网络关闭掉神经元,这使得人们会以与这些神经元一致的方式来过滤和解码实相。所以,信仰会持续的编辑实相,制造出自圆其说的预言,这样他们看到的世界就会符合他们的信仰,尽管他们接收到与其信仰不一致的信息,他们还是过滤掉了那些信息,这样来维护他们的信仰。

      研究表明,当改变信仰系统时,就会以不同的方式激活神经元,因此你开始以不同的方式来看待世界。如果我们能继续前进,直到打开头脑,抛弃所有信仰,我们就从头脑的信仰进入全知与意识,我们就打开新的觉知领域,新的理解,认知超越之前可以达到的所有极限。那是你的头脑受任何种僵化信仰的限制而阻断了神经元网络的结果。

      当我们打开头脑连接到意识,所有的一切都会改变。为此我建议,我们需要一张“空白纸”,你知道我们并不需要学什么新东西,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只要我们能连接到我们本有的意识水平。我们需要的只是放掉那些通过学习获得的编程,它将我们与本我具有的觉知水平隔离开了。因为我们是要回归核心本我具有的一切可能性,所以我们需要像一张白纸,放掉所有的预设思想观点,放掉所有的预设信念,只让信息和直觉来决定我们对事物的感受和想法,而不是由预设观点来决定。从“这绝不可能”变成“哦,让我们看看这是否可能”,基于现有的证据,信息以及我们的感受。我们不会说“不,这不可能,我才不要听它”,而是放松下来,开始重新审视从前不能接受之事。而当你开始愿意审视它时,从我的经验来看,那些看似疯狂的事就开始为你展开一个深刻的高度。因为我们是一切可能,如果我们说“只有这个可能、只有那个可能”那就不是“一切可能”,我们就不是与我们“一切可能”之核心本我对齐一致,我们就是在编辑,我们就是在限制自己,就是进入了头脑的领域。

      是时候做出选择了,很多情况下是在头脑/智力(每个人的头脑都在起作用,但不必被头脑主宰)与心,知晓,直觉之间的选择。我人生最大的改变在于20年前我的一个选择,我是跟随自己的直觉的知晓呢(它非常明显就在心轮处)还是听从头脑的声音?我是要听从头脑呢还是跟着直觉呢,这个决定改变了我的人生,它使我沿着这条真相揭秘之路前进,直到现在。在过去20年中,有很多次,特别是在早期那段时间,我头脑中经常有个声音说“你想要干什么?你要对别人讲什么?你是在开玩笑吧!我这辈子可不干这事!”但是我感觉到:啊,我真想这么做,我一定要去做它!结果证明,当你接受直觉引领跟随这条能量之路,你发现,这条路已经为你铺设好了。因为直觉即内在的知晓,它来自于超越五官实相的其它水平的觉知。也就是说,你跟随直觉想去做的一些事,在这个五官实相的世界看来却是疯狂的、愚蠢的、危险的、不可思议的等等。当你做这些事时,得到来自头脑的反应是,它要维护它一直以来的主导地位,它好像双手抱胸的姿态说:瞧,瞧,知道了吧,你不听我的话的下场,瞧,看你现在遇到麻烦了吧!而你可能会犹豫着屈从于头脑的主导。但是,如果你能坚持下去,利用来到你面前的资源来表达你的独特性,表达你的直觉和内在知晓,最终会有很好的事发生,会有超越你期望和想像的很棒的事情发生。那时,头脑/智力会改变反应方式“哦,等等,或许这些事会带给你麻烦,不过,最终它还是能行得通哦。”到那时真正发生的是,你的头脑、心、直觉、知晓整合为一了。它们之间的冲突停止了,我们重新成为一个整全的存有,头脑开始服务于意识,而不是服务于它自身。

      老实说,自从我的直觉与头脑之间有了冲突与问题,这种状况有很多年了,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就像是正当我觉得“我想做···”头脑立马说“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不要!”等过了一会儿,当思考起了作用,当我再次说“我想去做这个”,头脑会平静地说“好的,没问题”。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方式,头脑中的冲突停止了,这会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

      但首要的是承认:真相是如其所是的。也就是直面我们所处的境况,然后我们才能有所作为来改变它。首先是要意识到这一点,即我们一直以来被奴役着,同时却以为自己是自由的,所以觉醒的第一阶段是承认被奴役的事实,当我们承认它后,就能对此有所作为。因为我们一直以来都甘愿接受来到我们面前的一切。第二阶段是:选择自由,以结束奴役,并积极准备一切必要的行动,来达到“结束奴役,获得自由”的目标。当我们做出这个选择,并真心这么做时,我们的能量场就发生了某种改变。当这种转变发生,这种磁场的吸引力,即人体的能量场——它是我们精神的、情绪的,我称之为灵性的状态的振动表达。当我们发出这种振动场,同时就吸引了同类的其它能量场回来,表现为出现新的人、地点、居所、生活方式、工作、机会或者是这些方面的改变。这样当这种“转变”发生时,因为“意愿”是很强大的,这种意愿就是“我要自由!我不要再做奴隶!我要搞明白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突然这种能量场的转变就发生了,我们开始吸引新的人、事、地点、机会等等进入我们的生活,它们与新的振动谐调,而与旧的振动对立。

      很多人都知道我重要的个人转变时期发生了什么,人们经历这种转变时,生活看起来坍塌了,可能会结束伴侣关系,可能会丢掉工作,变换居所,可能经历大量的疗愈。但是如果你懂得真正发生了什么,即旧能量的坍塌——是旧能量,旧的你,旧的意图,旧的觉知带来你旧生活中的一切。当转变发生时,就带入了新的,不同振动的自我表达,在转变时期,转变发生时,旧的生活就会坍塌。但是如果你想要改变你的生活,那么旧的生活必然要坍塌,除非它能有益于新的生活。

        所以当我们选择了自由,转变的过程可能会是具有挑战性的。现在相对来说要容易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在经历转变,开始理解这个过程。我曾很多次体验过它!有一天我去到英格兰南部的一座小山顶,因为我不想打扰其他人,我在小山顶上嘶声竭力地喊出我压在心底的挫折!现在我知道这幅图的意义,因为有如此多的人经历过它。但是那只是旧生活结构的瓦解,以便新的生活能够进入。

       是时候“知晓你自己”了!不是我们被告知的那个人“你自己”,而是那个真正的“你自己”——(濒死体验)“自我出生以来的所有的一切,包括我的祖先、我的孩子、我的妻子等等所有的一切都同时存在着。我看到了与我有关的一切,我看到我周围人有关的一切,我看到了他们现在所想和以前所想的事,我看到了以前发生的事和现在发生的事。那里没有时间,没有事件先后顺序,也没有限制、空间距离、时间长度、地点等等,我可以同时存在于我想在的任何地点”——这才是真正的“我们是谁”!这就是控制系统努力不想让我们知道的真相!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