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狮醒来》之十二|控制金字塔 问题-反馈-方案 全球化

视频原文:

这一部分我们来看看我们世界的现状以及控制体系在五感层面是怎样运作的,我们来看他们怎样操控这个五感实相,我称之为“控制的坐标”。因为一旦我们了解了他们想把世界带到哪里,以及控制的基本坐标,突然这个看似令人困惑和迷乱的世界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问题是:他们是怎样办到的?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一小撮人怎么控制了多数?人们觉得不可能,但这是事实,因为这个社会被构筑的方式,使它成为可能。

   

      现在快速回顾一下:他们(负面爬虫人和灰人)想把人类封锁在五官感知的世界,使我们感知不到五官以外的世界,我们被锁在监狱。他们制造了与人类的杂交血统“光明会血统”—我称之为“电脑操作终端”。他们在我们的可见光世界执行着跨维度的阴谋控制,他们构建了一套社会结构,服务于爬虫人对人类的控制系统。通过这种结构,他们控制了政府,控制了各个领域和机构的权力层。关键是这种社会结构可以将它象征性比喻成“蜘蛛网”或者“金字塔”,高级知识(基本上包括我今天讲到的这些以及其它)被金字塔顶层所掌握,这个结构是金字塔嵌套着金字塔,分区划的金字塔结构,这样只有处在金字塔顶尖的极少数人知道所有各个方面是如何组合和配套运作的。他们令民众“无知”,接触不到这些知识,所以他们拥有控制力,所以他们通过使民众无知,操控着民众的觉知。这就是为什么说现在的教育体系不是“教育”而是“编程”。他们把他们的人放在所谓的权力位置上,我们被告知我们的总统、首相等等这些人是在金字塔顶的,其实他们只是在金字塔靠上的层级,根本没有接近塔顶,真正的掌权者是他们背后的影子势力。总统、首相等等这些人物所做的只是通过改变法律、立法、改变社会结构等把控制议程带到公众领域的管道而已。这样他们划分各领域建立金字塔结构,金字塔内嵌套金字塔结构,这样银行系统就是由银行金字塔或者等级体系的金字塔构成的,这样整个银行系统就是由“金字塔”搭建起来的。在最顶端的是相同的家族,最主要的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商业领域也是这样,跨国公司是由跨国公司组成的金字塔搭建起来的,但是它们与其它所有的跨国公司都是更大的金字塔的一部分。最终,所有的跨国公司都只有一个公司,所有的银行其实都只是一个银行。政治、教育等各个领域都是这样。金字塔结构下部的工作人员,他们只是上班工作,并不意图操控任何人,他们并不是要努力制造法西斯独裁议程和世界政府,他们只是在发展个人职业,赚钱养家。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看似无辜的工作与其它同样看似无辜的工作人员的工作之间相互联系,共同服务于这个控制系统。当你把他们的工作联系在一起来看,会发现他们绝不是无辜的,他们的工作把世界带到控制势力设定的方向。控制势力就是这样通过运作“金字塔”体系,将世界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此图是尼尔·赫克画的,象征着上述金字塔控制结构,金字塔下部是普罗大众,靠近上部的是黑西装的掌权者,继续往上你才接触到控制体系的真正操纵者,甚至这一层(黑西装的掌权者)的大多数人都并不知道真正顶层控制者的存在。“哦,我只是接到上面的命令,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也许他们也该问过这个问题,而不要只是听命行事。

   

      这个控制结构也可以表示为一个“网”,蛛网上的各线代表秘密社团,半秘密组织,它们延伸至并连接到所有表面上看似无关联的国家、机构、媒体组织、银行等等。图中这个大胡子的人象征着“光明会”网络,他吐出所有掌权的台前人物,看起来那些人是通过自由选举上台的。要参加总统竞选需要大笔资金,他们的钱从哪里来的?从这里(光明会网络)。这样他们把竞选双方摆在总统竞选的位置上,由于光明会的资金资助,他们才能成为候选人,所以他们是“被选定的”,他们还通过当选后的政策调节来返回这笔费用,他们就是这样操作的。我们以为是我们在选举领导人,不是我们!那只是假象。所以前面讲的这个控制结构就是图上这样,这些领导人被放在权力的位置,来执行控制体系的议程,这就是为什么当执政党改变时,无论作为在野党时说过什么,一旦成为执政党他们依然执行与前任政府相同的政策路线,总的来说,“执政党”基本上是在推进控制体系。而当他们成为“在野党”时,总是表达着反对控制体系的言论,这样就给人们造成一种“选择”的幻觉。但无论哪一方,只要成为掌权者就都在推进控制议程,所以人们根本没有选择,那只是假象。他们控制着政治、金融、媒体、军事、宗教、皇室各机构,令人们相互斗争。在国家内部以及国与国之间“分而治之”,把所有一切都保持在持续的混乱与冲突的状态,这是关键——在混乱与冲突中实施操控,简单如儿戏。而要想在和谐中实施操控,在相互尊重中实施操控却是极不易的事,所以他们必须把世界保持在持续不断的冲突状态。

   

      这种策略和控制结构带到某一国家来看,你发现每个国家都如此,美国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不过这种情况在世界各国都如此。布什任内期间,共和党的控制力量是“新保守派”,包括这些人物,其中有理查德·伯尔等。另一边我称之为民主派阵营。这是民主党派阵营的人,我把基辛格也放在这里,因为他曾是奥巴马的顾问,但是他的大部分时间是新保守派成员。民主派由一群人组成,控制着民主党的政治,但是民主派和新保守派都由同一上层力量控制。所以当人们说,这次我投票选举共和党,或我要选民主党的奥巴马,其实你都是在投票给同一个上层势力。英国的情况也是如此,都一样的。所以人们谈论“老大哥”布什或是“老大哥”奥巴马,其实不是这样,他们只是傀儡/木偶,在受到摆布而跳舞,实际上是脱下一个面具,又戴上另一个面具。因为面具不同,我们以为是受不同力量控制的不同的政府管理,不,不,人们看到的只是在公众领域上演的“电影”,看起来他们在不同的阵营互相对立,但却是受同一个玩偶人所操控。

当你开始看到“电影”以外的内容,你就开始明白这个世界的真相。他们根据中央集权的议程变换出牌,不同时期亮出不同的人物表演,这些人都是DNA中删除了“同情”的部分,这就意味着一切都能服务于控制势力的世界议程。人们的注意力被社会操控所误导和分散,越来越多的法律和规定影响着我们生活中的至微部分,令我们把大部分时间用在生存与奔波中,甚至没有抬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这些傀儡人物是少数控制世界的必要工具。当我们停止接受这些——它正在发生,并已越来越明显,整个控制就结束了。人类被塞进这个周而复始的固定的生活方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着同样的循环:“工作-睡觉-吃饭-工作-睡觉-吃饭”,很多人都这样,这个结构是他们推进的目标,为什么?因为少数想要控制多数,集权就是必要的。决策越是分散,中心位置的人对其它的控制力就越弱,所以控制者需要的就是不断的加强中央集权,这样越来越多的人就被越来越少的人控制了。

   

      很久以前,部落中的人们决定这个部落的事务,后来,为了向金字塔集权结构发展,各部落联合形成了现在所谓的“国家”,这样,国家领导中央的少数人就能命令组成这个国家的之前的各部落的所有的人。我们已经很清楚,集权化的下一阶段是将各国联合成区域联盟,比如欧盟。这样区域联盟中央的少数人就能命令组成联盟的各国的之前的所有部落。下一阶段的计划是成立“世界政府”,这已在准备和形成之中。“世界政府”将命令所有地区联盟,即欧盟、美洲联盟(他们想扩展北美联盟建立美洲联盟)、亚洲联盟(将由APEC演变形成)、非洲联盟(已成立)。他们怎样建立了这些区域联盟?是通过建立“自由贸易区”发展形成的,他们宣称“自由贸易区只是为了方便就业,不用担心”,然后他们把自由贸易区变成独裁权,正如欧盟发生的那样。原因就是他们要建立中央集权,把对越来越多人的控制集中在越来越少人的手里。

   

      控制的方式——坐标2:他们怎样操控?控制方式/坐标之一,理解这个非常重要,即“(制造)问题-(收集)反馈-(抛出)方案”。如果你想要改变社会,但如果你公开使用那种方式会受到大众的强烈反抗,那么你要做的就是:暗中制造问题,并归咎于其它人或事,然后通过不负责任的可悲的媒体向大众散布事件的伪造版本,绝大部分人们都不会质疑媒体说法而且也不去调查,使人们用愤怒和恐惧的方式对伪造事件做出回应,希望他们说“做点什么”。接下来所做的就是公开抛出所谓的“解决方案”,如修改立法或改变社会结构以符合他们的议程。通过“问题-反馈-方案”策略,你就能顺利达到目的,并不受到抗拒,否则实施改变必然遭受强烈反对。911事件绝对是“问题-反馈-方案”最经典的例子。

   

      另一种描述方式是“混乱出规则”,是33级共济会的拉丁训言。“混乱出规则”即“问题-反馈-方案”,先制造混乱,然后提供“规则”,是你的规则,你由混乱中做出的改变。我以前说过,911是一个世人皆知的绝佳的例子,你想要改变社会,所以你先制造出大量问题,作为结果,你给出解决办法,其实都是事先准备好的甚至是事先写好的。美国《爱国者法案》、世界各国的社会改变、发动反恐战争、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此人叫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是吉米·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事物顾问,也是1980s主要智囊,看看1997年他《大棋局》书中的话:“而且,随着美国日益成为一个多元文化社会,要在外交政策上形成一致意见会越来越困难,除非人们认为受到直接的外来威胁。”所以让我们制造911事件,然后就能达到目标,借口“必须采取措施来对付恐怖分子”来达到目的。换句话说,我们就可以比议程提早改变社会,促进奥威尔式政府以及其它。

   

      双子座的倒塌是因为他们故意要使其倒塌的,世界上有类似的大楼经过更长时间的更猛烈燃烧后也没有倒掉,双子座是唯一被这所谓的大火燃烧倒掉的大楼。官方的911故事是无法立足的,我以前已详细讲过很多了,它是“问题-反馈-方案”的典型例子。但是当他们通过光明会的网络控制了情报机构,控制了政府,控制了媒体,控制了国家,控制了对虚假恐怖主义分子(如本拉登)的伪造,就备齐了所有的材料来策划实施这次“问题-反馈-方案”,然后利用这个事件改变社会,按照他们希望的样子来改变社会。下面是阿道夫·希特勒提议建立纳粹德国秘密警察“盖世太保”时讲的一段话:“有一个恶魔威胁着这个伟大国家的男人、女人和小孩,我们必须采取措施来确保我们国家安全,保卫我们的祖国”,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适用于911事件后的情况。

   

      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是“问题-反馈-方案”。因此,无可置疑的、绝非偶然的,纳粹德国、美国和英国同时受到同一个力量的资助来进行战争,即罗斯柴尔德家族组建的卡特尔为基础,他们(光明会家族)操控建立了纳粹法西斯主义,建立了苏维埃共产主义,把双方带入冲突和对立。第二次冲突的时间持续时间很短。当整个世界在精神上、心理上、情绪上都已疲惫不堪时,“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一定要采取措施来结束它”,这正是他们想要的反应,他们顺势给出改革方案。他们说:“这些冲突和战争真是可怕,我们要成立联合国,统一决策权,来主持公平和正义,使联合体内各国停止战争和贸易冲突。”其实这是被精心策划的,这就是为什么通过1945年《布雷顿森林协定》成立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一系列重要事件,都是二战的产物。

   

      此外还有另一个版本我称之为“无-问题-反应-方案”,就是不需要真的存在一个问题,你只需要公众“认为”这个问题存在。例如,通过宣传让人们认为“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人类活动引起气候变暖”,然后针对这些根本不存在的问题抛出所谓的“解决方案”,但是,只要有一定数量的人们认为这个问题存在,他们就能得逞。

   

      与“问题-反馈-方案”关联进行的是“极权主义者踮着脚尖前进”。这很简单,你从A点起步,设定的终点的是Z,你知道如果你跨一大步,这步太大了变化太明显了,人们会警觉起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关掉电视,抬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你的步子会迈得尽可能的大,但是不能太大以致于引起人们的警觉和反应。这些看上去不明显吗?如果是渐进式,人们可能看不出来,当你意识到的时候再看,它就很明显了。欧盟就是通过这种“极权主义者踮着脚尖前进”的方式,已经从一个“自由贸易区”转变为中央集权管理。欧盟之父让·莫内,他是罗斯柴尔德集团重要人物,下面是他的话:“欧洲各国应该被引导联合成一个超级国家,而其人民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目标可以通过连续的步骤来实现,每一步都假以经济目的为掩护,但最终不可逆转的形成欧盟。”

 

   “法西斯/fascism”一词源自拉丁语的fasces(束棒),在古罗马帝国是权力的标志。法西斯主义最典型的概括就是“个人服从集体,集体服从领袖”。欧盟标志的中心正是象征了这个意义。“全球化”就是不断加强集权,越来越多的权利集中在越来越少数者手中,控制了越来越多的民众。全球化就是“极权主义者踮着脚尖前进”的方式,经济全球化的实施使各国之间相互依存,因此他们就丧失了独立权,丧失了独立决策的权力。

 

    “自由贸易”的意思就是自由开发/开采,它意味着你可以在这里开设血汗工厂,付给劳动者极少的钱,把他们的产品转运到其它地方后,可以卖很高的价钱,这就叫“自由贸易”。这也是全球集权化的一部分,即被设计来形成一个相互依赖的网络,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国家或社区的事务依赖于它控制以外的外部事物,那么每个人就依赖、受牵制于其它人,这样,个人生活、社区或国家就没有了足够的自主能力。他们(控制者)希望如此,原因是他们希望每一个人都依赖于自己控制之外的其它事物,因此“依赖=控制”。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本来可以是无限富足的,这个星球上不应该有任何人挨饿。非洲有能力养活全世界,但实际上却养活不了自己,为什么?因为这些坏蛋控制和操纵了非洲大陆。世界各地都有这种现象,因为他们对人们没有同情心。我们人为的制造了缺乏,因为“富足=选择=自由”,“缺乏=依赖=控制”,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世界被人为的设计成如此大程度的相互依赖。我们的世界物资丰富,很多人却在挨饿。

标签: ,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