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狮醒来》之五|强化左脑、锁闭右脑(控制的关键)

视频原文:

我们生活在错误的身份认同中,我们以为我们是“人类”,其实我们是意识,我们是多层次的觉知与意识,而不只是这个身体。一些有过濒死体验的人回来后讲述他们的故事,在濒死经历中,他们进入一个通道,但后来又返回现实世界,那是身体暂时释放了意识所发生的事。这段话很好的总结了濒死体验,他说:“自我出生以来的所有一切,包括我的祖先、我的孩子、我的妻子等等所有的一切都同时存在着,我看到了与我有关的一切,我看到我周围人有关的一切,我看到了他们现在所想和以前所想的事,我看到了以前发生的事和现在发生的事。那里没有时间,没有事件先后顺序,也没有限制、空间距离、时间长度、地点等等,我可以同时存在于我想在的任何地点”。我们的身体电脑令我们生活在所有这些幻像中。
把我们保持在奴役状态关键是:将我们锁闭在左脑中!我们有左脑和右脑两个半球脑,连接两个半球脑的皮质层称作胼胝体,它的作用应该是在两个半球脑之间传递信息。左脑和右脑的功能与状态完全不同,右脑的状态是:超越五官限制之外、创造性、与“一切所是”连接;左脑负责处理语言、数据、序列,并把所有事物纳入等级体系等等。控制系统就是想把我们关在左脑里,因为当我们处于左脑而非右脑状态时,我们就被锁定在五官限制的现实世界中,整个控制系统的构架都是以此为目的。特别是教育系统,以及其它一切领域的控制都如此。我发现了这个“左右脑功能差异图”,右脑识别颜色,而负责语言功能的左脑则会说出词汇。这张图要求人们说出每个词语的颜色(即右脑状态),这对很多人都非常困难,他们很容易说出单词意思(左脑功能)而不是颜色(右脑功能)。例如开头第一个词,右脑看到的是绿色,但左脑看到的是那个词“黄色”。
      左右脑的功能有极大的差异。有一位神经解剖学家,她在1990年得了脑中风,后来把这个经历写成书,因此成名。当时她左脑中风了,但她的头脑保持完全清醒,所以能经历到当时的状况。一开始她试图克服感官上的困难,她看着自己的手,因为左脑的解码系统不工作了,也就是说不能正常解码现实世界,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时,看到的不是手而像是爪子。而且她无法将自己与周围的一切事物区分开,她看到所有事物都联系在一起,是一个无限的能量场、意识场。、她说她感受到极乐与至福,那就是“天堂”的感觉。她左脑出问题了,她需要帮助,她努力想打电话给同事求助,她花了45分钟甚至更长时间,从名片夹中找同事的电话号码。因为当她看到名片时,她看不到任何数字和文字,因为掌管语言功能的左脑无法解码现实了,她看到的是像素,因为这个外显的现实世界,在另一个层面是数字像素的状态。她费力的辨别字迹,最后终于拨打了对方电话。当电话那边的人说话,她听到的声音却是“呜弗 呜弗 呜弗”。她努力对电话那边的人说:“嗨,我是吉米,我遇到麻烦了”,但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也是“呜弗 呜弗 呜弗”。因为她的左脑中风了,不能将振动信息解码为我们能理解的语言。
控制系统就是想要建立起一个严密的“防火墙”——即教育、科学、政府、媒体等领域的压制,目的是关闭我们的右脑peer,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所有的这些防御机制,都是把我们锁闭在左脑的现实中,而关掉右脑的无限性。有一些人被称作罕见的“天才”,他们连接到了右脑的潜能,这是常人所不能的,他们有着惊人的能力与作为。就如这个名叫Stephen Wiltshire男子,他坐着BBC的直升机在伦敦上空转了半个小时,只通过眼睛看,下来后就把伦敦的俯视图画了出来,而且精度超高。为什么?因为他进入了右脑那个无限的潜能中,而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做不到。这个名叫Daniel Turner的人也是一位独特天才,他也有超级强的能力,他挑战在一周内学会冰岛语,冰岛语是超级难学的语言,有时候我们在新闻里听到冰岛什么火山的真名,真是难读。这人学了一周后回到电视台就能讲冰岛语,冰岛语老师说他不是人类!他是人类!人类曾经就是这样有强大的能力,而且我们即将再次成为这样。当对我们无限潜能的压制到了终结的那一天,这些限制都会解除和停止!
我们崇拜智者,我们总说:他们拥有超强的头脑,有惊人的言论,他们总能上世界一流大学。其实头脑只是一个非常低层次的觉知,它原本只是我们用以体验这个现实的工具。它应该是意识的奴仆,现在却成了掌控我们的主人,成了我们崇拜的对象,这就是孤立的智力。
现在我们已经到这个叉路口,面对的是意识与头脑之间的选择,成为“一切所是”或是“渺小懦弱者”之间的选择。事实上并不是要“解放你的头脑”,而是“把你自己从头脑中解放出来”。这就是为什么整个社会架构的目的就是完全占据我们的头脑,令我们迷陷在其中。打开你的头脑,成为“一切所是”,无限的爱是唯一真相,其它一切都是虚幻。什么是“无限的爱”?——它是一切可能,无限可能性。我们要在头脑(思考、智力)与心灵(知晓、更宽广的意识)之间做出选择,然后我们就开始接触到更广阔的信息,并能以一种全新的水平来重新看待这个世界。一旦我们脱离头脑束缚,就开始接触到其它实相。它们一直都在那里,等待我们去接触和感知,来清理我们的内在的信息。这些实相是被我们狭小封闭的头脑所否认和不接受的。正如威廉·布莱克说的:“如果知觉之门得到净化,万物将如其本来面目般无边无际。”控制系统的游戏不允许这个净化发生。

法国哲学家和数学家卡尔在关于“我是谁”的定义中说:“我思,故我在”。我想从我们的身体计算机层面来更新这句话:“我解码,故我在”,但是超越至意识领域其实只是“我在,故我在”。我是一切所是,一切曾是与将是,我是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切所是。这个多层次的阴谋控制,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我们是谁”,使我们待在自我渺小的精神状态,这样,极少数人就能控制几十亿人。如果不知道这些,我们就无法理解阴谋控制以及它是怎样运作的。接下来的问题是:谁隐藏在阴谋控制的幕后?谁在幕后操控?这就是下一场的内容。

标签: ,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