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集 观众提问(六)


片源:老生独白、YETI

翻译:亚亚

合成:国际友人

整理:国际友人
飞龙

 

内容提要

●科里和大卫再次细阅和筛选了大家提交的问题,并进行了回答。

●这一次他们讨论关于”各色球体”的细节,球体为什么来这里和它们如何与人类互动。

●科里解释了MILAB(军事绑架组织)如何选择新兵。

●我们学习各种外星种族的日常生活细节,包括他们的艺术和娱乐,他们吃的食物,他们的工作和他们如何教育他们的人口。

 

大卫:欢迎来到《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今天我们邀请的是内幕人士科里,正如我多次所说你们的问题,会决定和影响这个节目,科里你准备好回答观众的问题了吗?

科里:准备好了。

大卫:我们开始吧,看看这个,科里说,他是被蓝色球体接走的,三年前,我亲眼看见我儿子和一个黄色球体在一起。他那时7岁,他说那是飞船,并开始跑向它,那个物体不小,没有噪音,我看了看儿子,那个物体就不见了。我当时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儿子知道那是什么。你能解释黄色球体是什么吗?对我来说,这实际上就像看到UFO一样,它可能有黄色的灯。

科里:是的,这听起来确实是看见了UFO,我们之前已经讨论过,有不同类型的球体,他们没有一个是他们不一定相互有联系,很多时候,如果一个未知的实体出现,它会显示为球体,不同类型的球体,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有一次他正在打猎,他看到周围有一个红色的球体漂浮着,大概四年之后我和一个朋友去打猎,我向一块玉米地望去,看见一个篮球大小的红色球体,看起来像是水晶球里着火了,好像悬浮着扫过田野,寻找东西,然后它就飘走消失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大卫:好的,我们就这样继续,我们要尽量解答更多的问题,下一个问题来Leannaarts,他说科里和大卫,我想这个问题是给我们两个的。你们怎么看这个,地球不仅是由爬虫人创造的监狱行星,而且我们死后在其它维度遇到这些生物,还会受到他们的折磨,他们创造了宗教、金钱魔法系统,用地球引力场来控制我们,还利用月球运动,来消除我们的记忆。

科里:老实说我认为把这些都归因于爬虫人有点过分了。

大卫:当然这与我自己的信仰体系有很大不同。

科里:是的,有些外星人正在使用这个星球,作为他们做实验的场所,是的它是一个监狱行星,我们基本上是自由放养的奴隶,以为我们是自由的,拥有宇宙的这些知识,现在爬虫人和那些接触过我们的其它各种群体,都对这个星球上所发生的事情起过作用,我们不能将这些全部归因于爬虫人,因为他们只是一小部分。

大卫:你是否认为最终是负面外星人创造了这样的UFO迷信,因为如果有人来自他们相信这个问题所在的地方,他们会产生Loosh能量吗?

科里:是的,他们正在利用我们在基因上,社会上编程出来的偏见,是我们自己创造了这种迷信,他们在看这些迷信是怎么控制我们的,所以他们何不在这种迷信上再煽风点火呢?

大卫:我们还有来自Leahahuman的另一个问题,请再多谈谈外星人的艺术和文化,听到地球人因为创造力,得到认可真是太好了,这似乎与我们一直所称的那种叫做,不知道用什么更好的术语,就是你遇到的那种米卡-族类有关。

科里:没错,是的,但不仅仅是通过米卡,这是一种易货,我们在银河系与其他文明的易货系统,就包括他们想要的艺术品,如雕像等,你知道在二战期间失踪的艺术品,可能就挂在另一个太阳系的墙上,所以我们也是很有创造力的,他们很喜欢我们这一点,他们也很有创意,所以他们会将他们的艺术品和我们分享

大卫:空间项目的内幕人士雅各伯曾给过我们很多有帮助的信息,其中就正好和你所说的完全吻合,而且他也描述遇到了某种外星人,他说他们都是非常大胆的人,如果你遇到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他们都好像是同一个人,他们相互之间非常相似,为什么地球人在性格在创造力方面的差异比那些外星文明要大许多,这有什么原因吗?

科里:我想你刚才描述的应该是,少数种族。

大卫:好的。

科里:但的确如此,我的意思是已经发生在我们物种的所有基因修复已经创造了一种非常强烈的情感,但这种通常是非常固定狭碍的情感。

大卫:类似于《星际迷航》中的瓦肯人吗?

科里:不是,他们是没有感情的。

大卫:哦,对的。

科里:他们有爱但爱得很难,他们感受的爱和我们不同,我们有各种感情,这对我们有好处也有坏处,我们无法控制我们的感情,一旦我们学会控制感情,把感情用于创造力,那么我们甚至可尝试创造我们尚未创造过的东西。

大卫:你是否认为在地球人的灵魂中,有某种天生的黑暗面,正如你所说它可能类似于监狱星球,也许这个监狱的精髓就是产生更大的创造力更高的艺术质量比我们在更乌托邦式的文明中看到的更胜,因为那种文明没有这样的痛苦。

科里:对,非常有可能。

大卫: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是Gymratt89的问题,你好,科里,根据你的知识是否会有一些具有直觉先知、个性变态的人,通过漏洞进入或者刻意保持低调,不被人察觉,而没有被MILAB(军事绑架组织)招聘人员、政府或阴谋集团组织发现。

科里:对,有的,个性变态的人,很难训练和一起工作,他们中的许多人只了解了一点计划,然后什么也没得到就被踢回了社会,所以社会上有很多性格变态的人,如果你是有直觉先知的人,如果你在测试或家族血统检查中没有被发现,那么你很有可能不被人察觉。

大卫:你提到过越来越多的人有了蓝色球体的体验,但他们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所以他们用Google来搜索,结果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节目然后给你写信,根据这个问题你是否认为这些人一定要被识别出来,或这有可能发生了但没有被察觉。

科里:有很多发生的事情都没有被察觉,但蓝色球体通常探访他们,是为了唤醒他们了解他们为什么会在那里,我给你发过一段视频,背景里面的人在说西班牙语,而蓝色球体就在周围飞行,他们一面非常吃惊一面在谈论,这类展示就是为了唤醒他们。



大卫:你说到唤醒,是否有可能是某种DNA激活或意识加快,可能会让某个以前没有直觉先知的人突然有了这种能力。

科里:不,我认为这是在提醒人们,知道自己是谁,在意识层面上告诉他们要做什么?他们并不是有意识地去说,哦,等等,我是外星人,我来这里要做什么?你知道该去干正事了,所有这些都是在潜意识里发生的,但这是一个催化剂。

大卫:好的,我们来看下一个问题,这个来自UFO22给所有人的问题,我想这意味着我也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但这可不是我们节目的模式,西格蒙德和较低级别SSP计划的群体,首先是如何知道科里的,他们用什么技术/心智控制方法,将他从他家里带到他们的飞船上,并在那里进行化学讯问的,所以这实际上是两个问题。

科里:对,自从这个节目开始以来就有各种说法,这样他们就发现了我,MIC(低级别秘密太空)组织就是空军,与其他秘密空间计划的人员相比他们通报的情况完全不同,我所说的正好与某一点相吻合,但再重申一次我所说的很多东西他们并不认同因为那不是他们情报的一部分,因此他们决定,来造访我来收集一点情报,以了解所发生的事情,而问题的另一半,是他们如何控制你,让你走出自己的家,他们有种技术能够控制人的思想和自主系统,他们可以让你呼吸得更快或可以让你心跳加快或减缓,他们可以让你起床走路或开门,他们有这种能力,从科学角度我不是太清楚,这可能更像是个皮特·彼特森问题

大卫:他们不会只是把我们当成遥控机器人,让你走路而实际上是用双臂移动,操纵杆还是什么的?

科里:是的,他们可以做到。

大卫:哦,他们可以做到这个。

科里:是的。

大卫:好的,所以这肯定比正常的人类心灵感应能力更强大。

科里:是的,我的意思是他们将能够让你用两条腿行走并让你开门,而且一旦让你的身体动起来,你的思想就会潜意识地我猜想跟着一起去做,这个是很自然的你知道吗,当你到达门把手时你的头脑和身体会不自觉地,你不必坐在那里告诉自己要转动门把手,它就这么发生了,所以他们是启动了大脑的某个部分。

大卫:在披露这种有争议的话题时,我都会担心有很多人会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因为他们相信你刚刚说的话,认为他们的动作被遥控,我们有很多人认为他们被不良分子缠上了,例如实际上他们的症状与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完全一致,鉴于情报机构的各个分支总共只有80万人,你觉得这种现象有多普遍?因为很多人可能会相信他们被选中或者他们被这种方式遥控,你认为有多少人可能会真的遇到这样的事情呢?

科里:外星人在绑架中使用这种方法,这是我们从他们那里得到的,我们要用反向工程来研究,这来自更高的文明,他们知道宇宙或至少是星系中所有生命的生理学模式,并且操纵它,对他们来说这太容易了。

大卫:我想问的是那些,可能有恐惧症的人会担心这些技术,在他们生活中会无时不刻地控制他们,你知道我们身边总会有这样的人。

科里:任何时候我提到什么那些人格扭曲或内分泌失调的人,都会用他们的方式过滤信息,然后任意发挥,我们无法做什么来防止这一点。

大卫:我想这是全面披露的一部分,不是吗?会有各种妄想和偏执狂的人认为,他们是被挑选出来的。通常情况下当你遇到这种人时,他们相信因为他们知道阴谋集团发生的一些事实,所以阴谋集团会跟踪他们,但我不认为那些从互联网上知道这些信息的人,真的是被阴谋集团选中的,这种事情要小心,你可以再多谈一些这个吗?

科里:好的,我的意思是说要被盯上其实是很罕见的,对他们而言你得有威胁或有价值,而不仅仅是相信UFO和外星人的存在,或者你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东西,我的意思是你必须是有价值的资产,例如外星人他们下来,他们认为某个人是他们的一份资产,然后他们就控制这个人,他们并不控制这个人周围的人,他们使用同样的磁场让整个社区的人都进入深层睡眠,或改变他们的脑波让他们进入深θ,在身体运动过程中他们改变了自己的意识。

大卫: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我可能在节目中说过,也许还没说,但那是我遇到的一个印象最深刻的经历,就在华盛顿特区附近,我从弗吉尼亚海滩开车去纽约途中车胎瘪了,于是我去了一家轮胎店,那个在前台工作的人,是CIA的人,我从他和我的谈话中,很容易就看出来了,我提到克里福德·斯通中士在我们节目中谈到的两个黑色球体UFO项目,我就在那个店里在说这个,一个是MoonDust另一个是BlueFly,那个家伙张大了眼睛,他问你怎么知道这些的,然后我们就交谈起来,我说,好吧,你们这些人是我的问题,他说你是什么意思,我说我在电话里一直在说特定的关键词,然后还有点击声,指示灯实际上也在不停闪烁,很显然我在说某些像外星人之类的词时,我的电话被录音了,我问你们是选中我了吗?他说,你住在哪里?我说是维吉尼亚海滩,他说你认为维吉尼亚海滩有多少人被监控了,我说我不知道,可能100个,他说他上次在那里的时候大概有40000,我说好的,我也这么想,他们把所有这些都录在一个硬盘上,甚至没有真正去听,他说是的,这真的就是在做那件事情吗?就好像斯诺登收集的那种。

科里:对。

大卫:没有任何真正的审查。

科里:大海捞针。

大卫:情报操作人员,对个人的行动并未审查。

科里:对。提到关键词会引起,更密切的关注。

大卫:所以得出的结论是,我遇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偏执狂,而且阴谋集团组织似乎已经提出了一个强大的心理控制让人们觉得如果你了解这些信息,那么情报操作人员就会跟踪你,窥探你,而我并不真的认为,大部分人都不会被阴谋集团打扰,你同意吗?

科里:同意,这样我们就能自我管理。

大卫:对,好的,下一个问题来自Larz,他说我喜欢看问题解答这些集,我希望能更经常播出,好的,这是他的问题,我不记得这些问题有没有问过,或答过所以我还是来问问,我希望了解更多科里所知道的外星人的日常生活,所以我的问题是,如果这些问题听起来很愚蠢请原谅,第一我们都要看看,因为他有七个问题,第一这些外星人吃什么?喝什么?他们吃饭的频率和地球人一样吗?分早餐中餐和晚餐。

科里:这些外星人是很高级的,他们用意念控制自己的新陈代谢。他们不那么频繁地需要食物和营养,其他外星人需要营养的次数多一些,这取决于我们谈论的是哪种外星人,有些种类的外星人从他们的皮肤中吸收营养有些像我们一样吃饭,有许多像我们一样进食,所以这个取决于外星人个体的新陈代谢,以及他们来自哪个星球,他们的饮食习惯要根据来源来看。

大卫:我想亨利·迪康曾告诉我这个,实际上有些水生外星人,他们的胸部有鳃,他们把藻类植物裹进鳃里,那个就足以作为他们一餐了,你听说过任何这样的情况吗?

科里:没有。

大卫:但我看,腮和肺有些类似。

科里:那是血管汲取氧气的地方,所以更多的暴露血管可能是将营养直接吸入血液一个更简单的方法。

大卫:你是否听说过任何将手放入某种藻类并能从他们手中吸收营养的,像外星人莫克那样。

科里:没听说过

大卫:好的,他问外星人是否像我们一样频繁地吃饭,就像每天三餐一样,你说他们有些没那么频繁地吃饭,也可能有些更像人类,真的和我们类似,他们的饮食模式也和我们很像。

科里:对,其中很多与昼夜节律有关,他们在他们的星球形成的节奏,你知道如果他们的星球是28小时一天,他们的身体和新陈代谢就会匹配那个节奏,所以他们汲取营养,也要符合那个节奏。

大卫:还是延续这个问题,我很好奇饮食的兼容性,换句话说外星人来到地球,他们还能靠吃杂货店的食物生存下来吗?或者他们吃的食物种类会有变化在?

科里:如果他们吃我们吃的东西,许多人会进入过敏性休克,如果他们要在这个星球上吃东西,他们就不会和我们吃一样的食物。

大卫:你是指谷氨酸钠添加剂,化学品防腐剂这样的东西吗?

科里:或者可能就像小麦或大麦那样简单,或类似的东西,他们的系统不会反应那么大,不然他们会肿胀发生过敏性休克。

大卫:我记得早前当你第一次被带到SSP联盟时,他们有些营养小球,你可以吃的,但问题是如他们所说,你会对那些东西有某种反应。

科里:不,不是,我不得不吃那个,它们很像小花生奶油球,里面有亚麻籽和各种东西,我太太做过类似的,我不得不吃那些,因为那里有复印机或复制的仪器,不吃那个会对我的系统造成严重损坏。

大卫:真的吗?

科里:是的。

大卫:好有趣。好的,第二他们有早九晚五的工作吗?就像我们干的工作那样,关于《星际迷航》一个有趣的情节,就是他们去了TenForward酒吧,他们喝酒不付钱,他们只是说要喝一杯,或者当他们吃饭时,他们得到为他们制作的物质,那么他们是否有朝九晚五的工作呢?或者他们是否需要赚钱?

科里:他们当然必须及时履行职责。

大卫:好的。

科里:但我不知道,但大多数时候如果他们和我们一起工作,他们是朝九晚五,因为那是我们的工作时间。

大卫:好的。

科里:他们工作以后的业余时间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那里有太多不同的生物,有些可能会去他们的住处画画,有些可能会去冥想,有些可能更爱社交聚在一起,这个很难说清。

大卫:你意思是否说除了无人操作的克隆人之外,最有意思的生活会交替出现工作和休闲时间。

科里:对,回到昼夜节律,身体需要停下来修复和处理,如果他们是生物体他们将必须像我们一样经历某种循环。

大卫:顺着这个问题是否所有的生物生命形式无论起源如何,最终都有睡眠周期。

科里:是的,是的他们要睡觉,他们有些不用睡那么长时间,有些有睡眠周期如几天或几周。

大卫:有趣,第三他们睡觉吗?我想我们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第四他们的教育系统是怎么的?如果有的话。

科里:他们大多数人学习的方式正是我希望我们能在将来学习的方式,信息是下载的,他们有技术手段下载数据放入他们的大脑然后访问这些数据,所以他们不必坐在大学环境里,花几个月学习一门课,都是用下载的,他们能够应用这种技术。

大卫:在出生和成熟过程中,如果是从婴儿期开始,然后经历童年青春期成年期,那会是怎样的?如果只是下载知识,那么在成年之前的那些年份,要做什么呢?

科里:他们在成长过程中,随着年龄增长一直下载,与他们的年龄相匹配的知识,我的意思是…..

大卫:如果他们应用这种技术,那么他们是比我们更聪明的物种。

科里:绝对是的。

大卫:对。

科里:是的,但是要知道他们不会给年轻人下载图书馆,要下载的是知识,他们在生理上必须能够接受知识,如果信息超过任何意识,它就会关闭。

大卫:第五他们有什么娱乐活动,他们有体育活动或看电视电影这些吗?

科里:有,这取决于是哪种外星人,有些外星人会写诗作画,这完全取决于外星人的类别,大多数更像人类非常相似,他们的文化也很相似,他们的语言通常来自相同的根语言,有一些不同,但对我们来说,与他们交流语言没那么困难,我们同这些人会比我们相信的科幻小说里的有更多共同点。

大卫:第六他们庆祝节日或生日吗?或有什么派对活动吗?

科里:我知道他们会庆祝自己的生命周期,如生日等至少米卡的人是这样做的,我不知道,我相信他们可能已经在日历中标记出来,他们最后将爬虫人从太阳系中赶出去的日子,如果他们不庆祝我反而会感到惊讶。

大卫:我们来谈一个普遍问题,我突然想到的就是计时,如果你离开了你的母星球,即使也许你的生物节奏,还很自然地与星球相关联,但如果你去另一个太阳系,那么你会开始受到这些旋转体对身体的影响。

科里:虽然不那么强烈但你也开始受到干扰像时差等这样,他们来到这里可这里的环境并不相同。

大卫:你在车里告诉我的一件事我觉得现在讲很棒,你知道在SSP中,你可以从80年代在同一个基地和一个来自50年代的人一起工作。

科里:对。

大卫:而且你们在那里经历的是同样的时间,所以如果这是真的正如你刚才所说,他们在这一点上如何跟踪时间?

科里:他们没有使用标准时间,而是用祖鲁标准时间,他们使用部队时间,但如果你把一个过去的人带到现在,这是同样的太阳系同样的昼夜节奏,周期相同,所以这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影响他们,这里有零时间基准点,但是这些不同的人在一起工作,不能谈论过去,所以一段时间后才会发现他们是过去的人,通过非凡思想和技术人员他们被带到我的时间轴里。

大卫:那么你是否有什么方法知道,如果你在八十年代末期工作,那里有多少人是来自50年代的呢?或者他们甚至比这更早,例如大概来自19世纪或18世纪或类似这样的时代呢?

科里:不,我认为他们找的人都是来自现代工业化时代?

大卫:那么他们可能掌握了这些人的准确信息。

科里:对,你会看到的怪人是通过他们说话的方式和他们做事的方式来判断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说话和行事的方式有很大不同。

大卫:到了这个问题列表的最后,第七我们现在要加快速度,他们像人类这样生儿育女吗?

科里:对,是的,他们似乎很享受性爱。

大卫:好的。

科里:就像我们一样他们的性爱并不总是只用于生殖,但他们中的许多人会做我们开始做的事情,他们将基因放在实验室里进行基因工程,创造出一个比子宫更无菌的环境,他们流行这么做,但还有其他人会经过完整的生命循环就像我们一样,所以性别极性是整个外星文明的共同元素。

大卫:对。

科里:是的,并且还有一些具有男性女性和其他性别的物种,这个非常奇怪。

大卫:我记得空间计划的内幕人士雅各伯告诉我他对爬虫人的了解,是人们认为他们看到的是不同的爬虫种族,而他说那里实际上有六种性别,他称为形体大的男性,形体大的女性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性别谱,那些人在我们看来,在外表上可能会有很大不同,是的他们看起来不同,但他们实际上都在这个性别谱内,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科里:在爬虫人那里没有,但在别的物种里有更多是哺乳动物型物种,他们有一个性别谱,但不只是男性女性,需要一起努力才能生育。

大卫:好,好的,那么我们今天这一集回答问题的时间到了,我这里还有很多问题只能再找时间回答,这里是《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与科里在现场讨论回答您的问题,所以你们决定了我们的讨论,并随时可将问题发送进来,我们会继续使用这些问题,谢谢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