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集|观众提问五

本集主体翻译:亚亚

本集片源友情速递:极光 、Zay、微微、飞龙

翻译:亚亚  

简编合成: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国际支人  飞龙

內容提要:

●对一些观众提出的问题进行了解答

●就斯蒂夫•格瑞尔的一些事情进行了说明

大卫:好的,欢迎回到,《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库克,今天我们请到的是科里,这一集我们要做的是,我们会将您的问题交给科里,并得到他真实的回答。,这样您就成为我们这个,互动社区的一份子,作为我们的观众,您实际上可以影响结果,而不仅仅只是作为我们这个节目,被动的观看者,好的,科里欢迎来到这个节目。

科里:谢谢。

大卫:我们就开门见山,从我们为你准备的问题开始,我这里已经有了一份清单,第一个问题是你曾说,MILAB集团的目标是流浪者和星际种子,他们如何知道流浪者是流浪者呢,流浪者和星际种子是一样的吗?以下问题如果你愿意才回答,你是一名流浪者吗?为什么他们的目标会是你?这问题是MILAB集团目标是否是流浪者和星际种子,他们怎么知道流浪者就是流浪者?流浪者和星际种子是否一样?

科里:他们如何看出这些是流浪者还是星际种子,以前他们的确是通过标准化的测试,他们有某些会弹出异常的测试,如果某人弹出一面旗子那么他们就有可能,是目标群体中的一员,负责这些项目的人就会,让一名在该区域工作的老师或顾问,参与进来并给这个人做,眼睛对眼睛的测试,这样他们就能够很容易地推断出,他们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魂,他们也出于不同的原因进行标准化测试,并不仅仅是为了发现星际种子和流浪者,他们也在寻找一些年轻的反社会者,这样他们可以将他们召唤进来也就是培养他们。

大卫:你是说这些流浪者是通过,他们家的位置来联系的,那么负面集团,和那个太空计划也有能力,监视发生在地球上的这些联系。

科里:对这个会出现,很多人都在被他们的灵魂组织,选用不选用“劫持”或接触,这是他们寻找做进一步,测试的人的方法,但他们还得做某种面试,做面试的人,要具有某种直觉感应力。

大卫:哦,那么对于你是否是流浪者这个问题,以及你为什么会被他们联系,这个可以作为答案吗?

科里:我会说是的,这个我以前已经公开分享过,拉提艾尔告诉我,我和我的家庭成员,是他们灵魂组织的成员。

大卫:当他们说到流浪者时,他们说的是外星灵魂,当有人使用术语如星际种子或水晶小孩,或深蓝小孩这些词时,这些只是不同的语义术语,在《一的法则》中只用来指流浪者,但我认为这基本上是一个概括性术语,流浪者适用于所有东西。

科里:对,这样更好理解,因为我的确区分不出这两个。

大卫:的确,好的,我们看下一个问题,ISS即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是否,知道SSP秘密太空计划以及所有,在月球上进行的活动或他们也被蒙在鼓里,ISS宇航员难道不会,观察他们身边进行的活动吗?

科里:是的,他们绝对在观察,身边发生的活动,大部分时候他们会看见军队,MICSSP(军工复合体SSP)这个项目,是由NSA、DIA和空军等类似机构控制的,他们在那里有好几个太空站,每次太空站绕地球旋转,他们就会看到,他们看到这些太空站,是在大约400到500英里以外的空间,然后他们看见了无法识别的飞船,在为这些太空站服务,所以他们是非常清楚的,很多宇航员也要经历,某种空白石板状态。

大卫:嗯,有些你没有说到,但我认为和这个问题有关的是,是否还有一些输入,被ISS拦截了。科里:绝对是的。

大卫:那么那些异常会一直在胶卷上显示。

科里:对就是我们会看到的那样。

大卫:就是很碰巧地将照相机关闭了。

科里:对那是我们会看到的,他们会看到整个的显示。

大卫:对那么你认为这些人是否,像我们看阿波罗号上的宇航员那样,他们都是共济会的吗?每个在月球上行走的人都是共济会的,他们实际上也在月球表面上插上了,共济会的旗帜,你认为这些ISS的人员是否,被引进了某种秘密社会,或宣誓以某种方式保守秘密,有不披露协议吗?

科里:嗯,对于大多数敏感项目,他们要将人们从秘密社会中拉出来,因为他们经历过所有这些信条,洗脑,他们已经经过测试不会,去透露某些秘密所以他们认为,他们会相信这些人,他们已经被读取了,有很多宇航员不是,共济会的他们不会知道,相同的信息。

大卫:对,好的那我们进入下一题,外星灰人、大角星人和昴宿星人真的存在吗?我知道外星灰人为政府工作,并创造了爬虫人,但大角星人和昴宿星人就很和平吗?首先我要说他好像在自问自答,但外星灰人、大角星人和昴宿星人真的存在吗?这是他的第一个问题。

科里:嗯,我可以很容易地这样回答,有外星生物在和我们接触,他们声称来自这些地方,所以答案是:是的。

大卫:好的。

科里:我们发现很久了,SSP发现大多数这些生物,所说的来源地都不对,这是他们采取的某种操作性的安全措施,这样我们就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在那以后他们开始将,不同的外星生物标志成和他们类似,一旦他们被发现,他们就说是N-T-E,,接着又说像八位数,而那些就变成了他们的名称。

大卫:嗯,如果你在地底世界文明里面,而且你看见他们显然,拥有能穿越岩石墙的飞船,对他们来说要飞去像昴宿星或大角星这样的地方,就不会太难,因为这些星球距离很近,你是想这么说吗?

科里:对,是的。这也是他们发现,很多人并不是从他们所说的地方来的原因,因为他们会做秘密的调查去核实。

大卫:哦,真的吗?

科里:是的。

大卫:嗯,但是难道这些人不能,在昴宿星或大角星定居或有前哨战吗?

科里:绝对有,在昴宿星上有,昴宿星是一个很大的星系,玛雅人集团在那里有前哨站,昴宿星上有很多不同的集团定居在那里,所以如果有生物说我是昴宿星人,或者说我来自昴宿星,这就像我们说,我来自美国一样,你知道在美国哪里,对吗。,我希望这个能够解答那个问题。

大卫:嗯,根据有些集团确实说过他们是,昴宿星人或大角星人,你能否更具体地描述一下,他们长什么样,以及他们有什么特点。

科里:他们是来找我们的不同生物,想和我们做交易,与军队以及邪恶集团的秘密社会等会面,他们有些来的时候是带着,我们认为的善意,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但有些是来,利用我们,,如果你看到这样一群来自同样星系的生物,里面有三到四个声称,他们是昴宿星人或其它任何,星系的名字,那么对于,秘密空间计划来说都会困惑,这些全球秘密集团都要去查清楚,他们必须负责去做调查。

大卫:所以我简化一下你所说的答案就是,目前还没有非常证实的昴宿星人集团,或大角星人集团。

科里:就我在这些计划中的经验,是有几个集团,这样声称过,但后来我们,发现那不是事实。

大卫:好的,现在我认为这个问题的另一部分,值得你好好谈谈。因为这个人提出一个,说法就是外星灰人是爬虫人的产物,好像这是一个预料中的结论,但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科里:有一些生物机器人,是由不同的集团创建的,他们几乎,都集中在同一类别,我们有灰人是我们听说的程序生命形式,嗯,他们还有不同类型,的程序生命形式和灰人很像,所以是的,我会说有些生物–,我是说生物–就是我们描述的灰人,是由一些负面集团创建的。

大卫:这个问题里面没有,涉及到但我认为你已经说到是,还有一些智能文明,没有被系统化或编程到灰人的生理上。

科里:是的,他们有相似的特点,以及人的心智,我们已经听说是大头,大眼睛小身体的灰人,另一种生物看上去很像,那是我们的飞跃。

大卫:好的,这真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我相信你会感觉挺有趣的,我们可以做什么来帮助球体生物改变,,成我们希望在地球上看到的改变呢?

科里:很简单,我们拥有的这个小小聚光灯,我们将它照射到太空和整个地球,去寻找答案,寻找影响改变的方法,拿起聚光灯[嗖嗖声]转向我们自己,变化是从我们每个个体开始的,这个信息很清楚,如果我们开始花时间去尝试,变得更为他人服务,努力提高我们的振动频率,我们的确就能一次帮助一个地球上的人,在我们进行这些改变之后,或在我们进行这些变化的过程中,是有人在观察我们的,他们会好奇我们是如何达到这种变化的,因此,我们可以分享我们的模式,或引起其他生物的好奇,当他们看到我们身上发生的变化时,拉提艾尔敦促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所有的事情都要发生在这里,我们所有在这之外所做的工作都没有意义,如果我们不做内心的工作改变我们自己的话。

大卫:在论坛里有好几个问题,我们在提出这些问题之前,还列出了另外,一些问题。,人们在议论你的性格,,有了多少改变?这几乎就像经典故事更温和的版本,《献给阿尔吉农的花束》对吗?比如你过去讲话的方式,非常缓慢,你的体重更重了,你已经经历了很大的转变,包括,很明显你的智商,人们在说这是科里吗?还是他被别人替换了?

科里:克隆人。

大卫:你如何将发生在你身上的变化,与你所说的联系起来。

科里:我终于开始练习,所教给我的说教方法并开始用于内心的工作,这个过程一直都是很困难的,一点都不容易,你知道很明显是的,我身上有很多改变,你知道有些改变是必须做的,在那时我还经历了手术,还要吃药,都与这些改变有关,但最重要的是和我开始进行,内心的变化有关我跟随着所给予的,指导这些指导我也告诉了其他的人去做。

大卫:你如何看待高振动饮食,对你意识产生的影响,我的意思是这个的确发生了,仅根据一项粗略计算,你的智商提高了15点,自从你这么做以来。

科里:嗯,这是与饮食有关,但你知道这也和内心的工作有关,如果你没有处理所有这些创伤,他们是有量的,他们有确切的量这些能量数量在你的身体里,当你对这些进行工作时你是在释放这些量,你这里释放了大量的资源,这些资源被重新定向,去处理那些你没有用意识去,处理的问题。

大卫:嗯这说得非常好,这也反映在心理学上,我在大学修过心理学学位–。

科里:我也是心理学专业的。

大卫:是的那么我们这里的主流,想法是如果有人压抑过带有创伤的记忆,那他确实需要大量的,精神能量来保留,这些来自潜意识中的,有意识的记忆。

科里:是的需要大量的能量。

大卫:那么一旦这些记忆释放了,所有已经转化为潜意识的能量,现在就能进入有意识的状态中,那么你是否会说如果有人有创伤、被埋藏的记忆,就会有特定数量的精神能量,一直在压抑那种记忆。

科里:绝对是,你知道有10%,-20%的精神和心理资源,被用来应付这样的情况。

大卫:好的,现在我们有另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稍微轻松一点。你是否知道,或你是否有关于外星人文明的信息,比如他们自己的音乐或其它文化艺术。

科里:是的一部分信息来自比较负面的,奴隶交易,他们不仅交易人类,还有一些在地球上创作的,非常珍贵的艺术作品,也挂在其他星球的墙上,正是通过这些,交易而得到的,最近人们记得我说过的,米卡和他的人民,他是离我们最近的一个星球的大使,在我们本地的星团中,他说过他的人非常,迷恋我们的艺术和音乐,他们喜欢我们各种形式的娱乐,而且他们在自己的星球上也有,娱乐音乐和艺术。

大卫:嗯你会认为如果人类,是一件很普通的设计至少在我们整个银河系,和其他星系里几乎每个星球都会,发明鼓你知道就是那种,一块木头外面包上一层皮,他们将会发明弦乐器如吉他,他们还将创造风乐器如喇叭。

科里:我刚刚得到一张有趣的心理图片,一个外星人围着火坐着弹竖琴,但我知道你现在要做什么。

大卫:哦,对,好酷。我们来看看另一个问题,你对吠陀文学有什么了解?这是来自印度的文学,梵文是宇宙语言吗?全宇宙都会说梵语吗?

科里:就我的理解某些,前阿卡德方言,古代的前阿卡德方言,是他们所称的语言的根源,不仅用于我们这个星球,也用于宇宙的某些生物。

大卫:好的,很有趣的是,当我们拥有古老的吠陀经文时,好像出现了雅利安迁移,梵语的根源出现在一些语言中比如乌克兰语,甚至也有英语,许多欧洲语言实际上,深深扎根于原始梵文。

科里:是的它是一种语言的根源。

大卫:那么这些语言的根源是否,具有某种心灵感应,例如如果你使用这种语言,你是否,将信息输入了某种数据库,这种数据库是其他所有生物都能心灵感应到的。

科里:嗯,语言是我以前说过,从很多方面来看,语言是负面的东西,许多外星人至少是正面的那种,看着我们使用语言来交流,就像现在你和我坐在这里交谈,努力想让彼此互相接受对方,的观点,他们大多数使用的沟通方式是非常纯粹,的‘交流’,就是我们所称的,“心灵感应”,但他们的确有从这些语言根源衍生出来的语言,不同的生物会在,不同的场合使用尤其是当他们,和其它文化如我们的星球打交道的时候,,如果他们遇到一个比自己星球,发展更早的星球那个星球的语言开发得不好,他们会将自己的根源语言给他们,然后在那里发展起来,,有些知识分子或科学家,说因为有那么多相似的根源语言,在其它星球上因此要学习,其它的语言并很快进行交流,其实并不是特别难。

大卫:嗯,如果我们来看斯坦•特纳的研究,他已经在研究希伯来字母表,并描述这些所谓的火焰字母是如何,用四面体塑造出来的,里面有一个螺旋,一个三捻螺旋,如果你将光反射到它表面上,每个四面体不同的对称,旋转都会对应,希伯来字母表的一个字母。

科里:是的,语言被看作是一种,垫脚石,当你是未开化的物种时,你是用咕噜声或叫声,来互相沟通这个无法,让你扩展意识并得以进化,一旦你开始掌握语言,你就能够拥有超越维度,的概念将信息和人联系起来,如果有相关性的话。

大卫:是的,这很有趣,那么我们也来看看亚洲的文化,比如埃及人他们好像有‘象形文字’,你可以看到很多复杂的字母尤其是中文,日文,你是否认为有一群不同的外星人,用他们不同的方式将这些分布,在那些地区了呢?

科里:是的有很多,不同的外星人,与地球上人类不同的种族,进行联系。

大卫:那么为什么某些,特定的群体想要创造复杂象形文字,比如日本汉字字符。

科里:嗯,用一个这样的字符,你可以向另一个人传递很广泛的概念,如果你从我们的字母表中拿一个词或字母,然后展示给别人看,这能表达什么呢。

大卫:你的意思是否是说也许,如果你看梦的语言,一个特定符号可以表示很多意思,而且所有的理解都是正确的,这些更带有冥想的文化,是否语言中的字母含有,更多意思呢,这是特定概念集群的冥想吗?

科里:是的这大概,可以解释某些现象。

大卫:所以象形文字实际上可以,成为冥想者的工具帮助他们,理解事物之间的相关性。

科里:对,要知道象形文字或象形图之类的,当你看它们的时候你的意识,就会从超越维度和,多维度的角度去提取你会从一个字母中,提取更多信息。

大卫:的确如此那么我们再看一个问题,你能解释一下卡莉群体中的种姓制度吗?他们的政府如何运作?他们是由精英还是女祭司,来处理所有政治事务?

科里:非常有趣,女祭司,不处理所有政治,他们也有长辈,至于谈到政府,他们是第四密度生物,所有决定都发生在心灵感应层面,所有人都进入到一个建筑中,这个我跟你描述过,就是卡莉和我沟通的地方,所有的人都可以进去,这种环境下会有一种蜂群思维,或群体意识,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大卫:所以那里有种姓制度吗?

科里:就我所看到的,他们有一个种姓制度,就是他们确实有祭司种姓,但当我呆在那里的城市时,我被告知人们是轮流担任祭司并做不同的事情,比如说有时候他们在花园工作,帮忙种植食物,有时候他们照顾孩子,或有时候他们做一些–要知道,他们做很多事情,他们并不是固定的。

大卫:所以这绝对不是种姓制度,不是那种毫无希望的,永远不可能达到地位或身份的种姓制度,除非你天生就拥有。

科里:对没有女王雄蜂工蜂,兵蜂这类的东西。

大卫:好的现在有另一问题,它涉及到一些,我们一直在尽力避免的话题,但我们现在要正面回答了,我们承认在镜头外我们会谈到这个,因为这带有一些人身攻击,来自史蒂芬•格瑞尔博士,他尽力败坏你的信誉和我的信誉–。

科里:还有汤普金斯。

大卫:–威廉•汤普金斯的信誉,在我提出这个问题之前我要指出的是,我对格瑞尔博士的工作一直保持最大的敬意,2001年5月在一次揭露计划活动中,我亲眼在现场见到了39位证人中的大多数,我也目睹了许多人,不愿意和格瑞尔博士交谈,他们都不愿意上前,他们只信任我,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这就是我经历的情形,他们告诉我很多事情,你来了后来汤普金斯也来了,我听到的都是同样的内容,那些从来都没在网上公开,当你和我首次开始交谈时,我们有很多很多,这样那样的例子,所以对格瑞尔来说有些尴尬因为像他那样的人,会以为他们掌握了所有信息,可许多人出席活动的人,并不去和他交谈,就我的判断而言我会说这个科里•古德,的确有料,这是双关语,好的我们就把这个当作免责声明吧,现在来看问题,负责揭露计划和外星人主动联系项目的格瑞尔,说外星人和超空间,意味着额外维度必须具有,非常高层次的意识,才能排除他们的负面性和敌意,而且有敌意的外星人只不过是宣传的手段罢了,你对此怎么看。

科里:嗯,我们有过,体会的人都知道绝对有负面的外星人存在,那种认为我们所有的人肮脏的猿人是,宇宙中唯一邪恶的生物的想法是有侮辱性的,二元性不会在我们的大气层结束的地方就不存在了,他所说的很多都是我们在给人们加以设置,说有负面的外星人存在让他们建立,某种外星人虚假入侵的想法,嗯,据我所被告知的而言运用技术,在我们的天空设计一场入侵,真的已经不可行了,他们的计划是揭露低层的,秘密太空计划他和许多人交谈时,以及将我们介绍给一位像人类一样的外星人时,他们会说他们已经在这里帮助我们,很长时间了,然后那个长得像人一样的外星人,会给我们介绍一种他们有的,深奥的新的宗教,如果我们有了印象说,所有的外星人都是正面的当他们到达这里时,我们就会放弃我们的程序,跪下来向他们致敬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有了那种新的宗教,而我相信我们所有人都有我们自己的信仰系统,UFO宗教,如果你愿意说的话,要知道这个没问题,但就像硬币有两面一样,一旦有人说,有负面外星人的说法是危险的,那么我刚才说的那种认为,只有正面外星人的人就会在人性中建立,更强大的奴性。

大卫:嗯,我还想在这里指出的是,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两个公开阵营的人,都声称自己有内幕人士可以证实,某个观点然后用这种观点去判断,这个观点是正确的要凌驾于另一各观点之上,我想说那些在历史频道看过,90集的《远古外星人》的人知道,我们对于那么多的古代文化,进行了大量学术研究,很显然古代就有外星人在联系,这些大量的古代文化都有,报告说负面生物和正面生物,在天空中在地上进行着战争,力图控制地面上的人,因此这是一个学术上的争论,在所有这些古代文明的学术文学,中并没有证据说,我们只有好的外星人来,联系的记录,在这些文化传统中似乎一直都有,好的外星人和坏的外星人争斗的记录,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呢。

远古外星人剧照

https://v.qq.com/x/cover/gjxf5ibuuljjvav/m0021shrbap.html?ptag=baidu.aladdin.doco(远古外星人播放地址)

科里:因为二元性是贯穿整个宇宙的,要知道这些负面生物,对意识是有破坏作用的,当你有了这些正面生物,我猜想他们会尽力用,不会干扰我们的鼓励方式,帮助我们扩展我们的意识。

大卫:对这有一个观点你怎么看?如果你去开发太空旅行以及反重力,和门户旅行你就必须是某种圣人。

科里:嗯,我见过许多我们秘密太空计划的人员,他们都有这种能力,但他们都不是圣人。大卫:对,好的。我们还有另一个问题,我们现在还有时间,在其它星系是否还有其它文明,面临类似的揭露问题,和我们人类文明类似这种问题是在他们的文明中,还是在保存的信息里,这些信息是关于技术历史以及,除了他们本土人口外还存在的其他生物。

科里:这是绝对的大使米卡的人,就面临和我们一样的情况,爬虫人控制了他们的星球,和我们地球非常像,所以他们克服了这种控制体系,经历了我们即将经历的过程,有揭露后的欢欣鼓舞然后是意识的,复兴,所以这是我们需要保存的,对我们星系的其他星球,已经经历过同样的过程而我们现在,正在经历。

大卫:嗯,你是否也想再讨论一下,根据《一的法则》很好的相关性,基本指令似乎,非常一致,对吗?所以指定的星球将被保持在它小小的培养皿里,这样他们可以形成自己的文化自己的风俗习惯,自己的语言到一定的时候,只有在那个时刻之后他们就会,进入更大的银河社区。

科里:绝对是的。我们要,赢得我们在更大的银河系的一席之地,仅有揭秘是不会实现的,要知道有许多生物很自然地会害怕我们,因为我们的量,许多生物想来帮助我们,在揭露后的过程中来帮助我们,探索进入更大的意识复兴,就像他们有的一样。

大卫:对好的我们来看另一个问题,世界外的来源沟通的渠道–,其中之一当然就是《一的法则》,我们已经讨论过–表明SSP具有,环境恢复技术,来更正,我们目前的问题,你能透露一点这些方面的信息吗?这些信息是否分得太细,以致于,无法通过《信息自由法案》请求得到。

科里:嗯,为了让你提出FOIA请求,这个请求必须是受到认可的计划,如果不受认可,它就不存在,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要提出FOIA请求,他们会说没有这个计划。

大卫:对。

科里:对是的我熟悉很多,他们拥有的技术,我不记得他们如何起作用这些技术电离,我们环境中的某些辐射,并让它们保持惰性,他们清理海洋的方法,当然我们有零点能量技术,这个会停止星球的未来污染,是啊,如果这些技术公布出来,我们在几年之内,就可以改变星球。


大卫:那么你很熟悉那些,生物减少辐射的技术吗?

科里:是的,他们可以很轻松地,让放射物质呈惰性。

大卫:嗯,这是我们本期节目最后,非常正面的信息,我们将在下次的《揭露宇宙》中再见,能听到这个真是太好了,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库克,这是科里,感谢你们收看我们在盖亚的节目,。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