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集|地心放逐者

  • A+
所属分类:揭露宇宙

第79集|地心放逐者

本集片源友情速递:极光 、Zay、微微、飞龙

翻    译:亚亚  

校译合成: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飞龙

内容提要:

●科里与放逐者接触并被其植入负面以太实体,其后卡丽帮助科里进行清理这些附体。

●科里继续谈论了很多抹黑揭密者的干扰行动,这也包括拉提艾尔提到的有些揭秘者正试图改写蓝鸟人的讯息和起源,以匹配他们的信仰系统。拉提艾尔告诉我,我需尽量以充满爱心的方式解决部分情况。


大卫: 欢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和我一起的是科里。上次讨论这些信息更新时,内容非常非常有趣。那么无需多言,科里,欢迎你再次来到节目。

科里:谢谢。

大卫: 这则消息的主旨似乎是我们中的一小部分人—本节目的收视群体相当大,观众人数远多于在冥想效应中能够使恐怖主义减少 72% 的人数…我们其实能够塑造全人类的未来。所以,我们在这方面拥有的力量可能比我们意识到的要多很多。

科里:没错。

大卫: 那么这则消息摒弃了这样一个观点:我们只是旁观者。

科里:不,我们是共同创造者。我们具备共同创造的能力。所以应该运用这种能力。大卫: 得到这则有关集体意识的消息后,接下来你又经历了哪些事情?

科里:我和卡丽连续多次会面。我猜,他们当时处于你所谓的感应模式中。有一次会面时,我向她描述了我在加利福尼亚州长滩的一次遭遇,当时我正和家人一起度假。我们都在酒店的客房里。我一觉醒来,面前有个女人,向下俯视着我。当她看见我的眼睛睁开时,她伸出手,手握成杯子的形状,遮住我的一只眼睛,然后用一根手指轻敲我的额头。我又睡着了。失去知觉。

大卫: 我记得,就个人而言,作为你的朋友,这件事发生时,你并没有立刻告诉我。这件事的确让你陷入困境。

科里:没错。

大卫: 有段时间,我们的友谊差点因此毁掉,因为经过这件事后,你遭受到精神创伤。你不想和任何人说话。这的确让你陷入困境。

科里:没错。我的意思是,我和我的家人在那儿。这件事的发生令我猝不及防。我感觉自己受到了冒犯。

大卫: 那个女人究竟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科里:根据我的判断,她的身高和我差不多,或者略高一点。金发碧眼,看起来非常像人类。

大卫: 好吧。

科里:我醒来后发现她的头就在我的头上方。我醒来时,她似乎非常惊讶。然后她再次伸出手,触摸我的额头,这就是我的全部记忆。

大卫: 但你意识到有家人在。这件事发生时,你能够看到家人全都睡着了吗?

科里:是的,我知道他们在房间里。所以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卡丽,前几次见面时,我就注意到她待我有些不同,就像是在观察我。当我告诉她这件事时,她告诉我,那个人就是她之前曾告诉过我的被放逐者之一。她告诉过我,我很有可能将开始遇到他们所谓的被放逐者。这些被放逐者来自所有的地球内部群体,我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曾经以不符合其文化或信仰的方式与人类互动。所以,他们被放逐到地球表面。

大卫: 我不太明白,你所说的以不符合其信仰的方式与人类互动是什么意思。谁的信仰?

科里:他们所属群体的信仰。如果安莎尔星人以违反其所签条约的方式或者以其文化所不能接受的方式,来到地球表面、联系人类、操纵人类或试图与人类互动。那么它就违反了文化法规。

大卫: 所以你是说,这些人的行为方式在大多数安莎尔星人或其他群体看来是负面的,不一定是最正面的措施?

科里: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会这样说。就是…

大卫: 或者是以某方式越过底线。

科里:没错,他们是在…

大卫: 打破规则。

科里:他们在打破规则。他们在打破规则。群体之间签署了条约。制定了各种规则。而其中一些人在打破这些规则。

大卫: 一些被放逐者实际可能要尝试加快进展。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打破了可能由更高智慧者以正当理由建立的规范。

科里:被放逐后,这些人开始在人类文化中追逐权势。他们开始尽最大努力融入我们,生活在分散于各地的小聚居区,和普通人类生育子女。

大卫: 真的吗?

科里:没错。

大卫: 这种情况持续了多久?是否贯穿整个人类历史?

科里:是的,我认为几千年来都是如此。

大卫: 你之前告诉过我们,典型的地球内部人类的生理特征略有不同,比如眼睛看起来更大,等等。

科里:没错。

大卫: 他们如何能够融入地球人?

科里:如果你不研究不明飞行物学,你看到一位非常漂亮的金发女郎走过来,她的眼睛比普通人大 3%,你可能会想,哇,这是个不同寻常的美人。我要和她搭讪。你不一定会说,等一下,她不是地球人。我向 卡丽解释了发生的情况后,很明显她非常关心,我被送回来了…沟通像往常一样结束。我与她又见了几次面。我们谈论了一些私事,或者她给我提供各个方面的指示。她仍然在观察我。我看得出来,她在观察我。然后,突然之间,大约在我告诉她这件事后六周左右时,我躺在床上,一道白光闪过。我就躺在偌大的穹顶安莎尔人房间的地板上,就是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所在的地方,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在寺庙里。

大卫: 所以,这时不是在感应模式里。这是你真正被传送到的地方?

科里:是的。突然之间,我躺在坚硬冰冷的地面上。我坐起来,卡丽穿过门走进来,门背后是举行清洗仪式的地方,那里有水池,喷泉。这一次没有守卫。只有她一个人。她带我来到和以前一样的地方。我完成了令人尴尬的清洗仪式。这一次只有她在,我自己完成该仪式。

大卫:说的更明确点,你须脱光衣服?

科里:对,用水池里的水把自己洗干净。

大卫: 你赤身裸体的时候,她就站在那里。在她的文化里,这没有什么大不了。

科里:没错,我们所说的尴尬等等在他们看来很愚蠢。之后,她走出我所说的清洗室的门,来到狭窄的走廊里。然后,她向右拐往回走,走向那个穹顶房间。我一直跟着她。

大卫: 你穿其中一件长袍吗,就像曾经在…

科里:是的。仪式完成后你必须穿上其中一件长袍。我们走进去,然后一直朝右走…穹顶房间四面都有门。这一侧是我们走进清洗室穿过的门,我们出来,右拐,走到门口或走廊,来到另一边,我从来没有来过这边。我们走过被强光覆盖的门口,我以前说过这个强光,就像是某种力场。我们走到一扇门跟前,力场消失了。我可以看到像是一块厚板或者一张床形状的东西… 看起来不像是制作好放在那里的。而像是整个房间均围绕这块厚板雕刻而成。像是从地板往上模塑而成。

第79集|地心放逐者

大卫: 就像是直接从地面伸出来一样。

科里:没错。她让我躺在桌子上。到目前为止,她没有向我做任何解释。我先坐在桌子上。她穿过房间走到一面墙边,那里什么都没有,就像是我们第一次在那时,她取回伊西斯花蜜让我喝下时那样。她转过身,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水晶棒。看起来像是阴茎。非常像,是水晶的。

大卫: 所以,你是不是认为…

科里: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大卫: 你看到了这个东西。你认为会发生什么事?

科里:我仰卧躺下,眼睛一直注视着她。

大卫: 我可以想象。

科里:她走过来,距离我大约两英尺。她几乎整个笼罩在我的上方。她拿着水晶棒,像这样开始在手上摩擦,这并没有使我…

大卫: 这更糟糕。

科里:镇静。我开始听到振鸣声。开始听到噪音,有点像是手指在装满水的玻璃杯上摩擦发出的那种声音… 你知道这种声音吗?它发出的声音就像是那样。她握着水晶棒,在我的身体上方开始来回挥舞,然后这里停一下,那里停一下。她停在我的腹股沟、胸部、头部上方。然后再将水晶棒从那里拉回来。水晶棒就像是一个金属探测仪,开始 [嗡嗡声],寻找物品。她摩擦…

第79集|地心放逐者

大卫: 你能感觉且能听到这个声音,是吗?

科里:我能听到。但我没有感觉到声音在我的牙齿中或是在什么地方发出,因为我曾有过这种感觉。然后她握住水晶棒,停在我身体上方。它开始发出非常刺耳的噪音。我开始看到头部、肩膀的轮廓,[快速移动声],好像有六个人形从我的腹股沟、胸部还有头部钻出来。我感到极度不安。

大卫: 他们看起来像是无固定形状的幽灵还是说具有任何形状或结构?

第79集|地心放逐者

科里:看起来和光头佬的头部差不多,然后是肩膀。然后下面融入影子中。那是一种可以看穿的影子。

大卫: 看起来是不是就像普通人,或者你可以辨别面部特征吗?

科里: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大卫: 好,哇哦。

科里:大约有五六个人形影子离开了。我在桌子上用手肘把自己撑起来,像这样,我当时想,“这是怎么发生的?发生什么事了?”她提到这和我此前与其中一个被放逐者见面后的状况有关。当她触摸到我的头时,她说他们使用了一种方法来感染我,让我被实体附身。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情报,了解安莎尔所发生的情况。

大卫: 所以,当这些生物附身在你身上时,他们可以读取你的思想,然后传送回来?

科里:我不清楚这其中的原理。或他们可能只报告自己所观察到的情况。

大卫: 当这些生物离开你时,有什么感觉?你是否出现意识转变,感到…

科里:不,我感到恐惧,震惊和恐惧。我非常好奇为什么我们又另外见了至少九次面,她没有告诉我,A,你被实体附身,B,它是从哪里来的。而且我很想知道在那段时间里,她为什么不把它移除。我的意思是,她为何要将它留在我身体里?当时我感到烦躁不安。我想要知道问题的答案。而她给我的回答我真的无法理解。她说,他们还没有附着到我的能量漩涡,一旦附着到我的能量漩涡上,我猜她能够通过我的身体操控它们,并可以关闭传送门,使它们无法回来。

大卫: 就像是它们必须开设店铺,打基础,有点儿像盖一座房子。

科里:是的。

大卫: 如果它们处于游离状态,没有真正安定下来,它们就无法与该技术产生共鸣。

科里:是的。她说,她认为在之前那几周里,对我最有利的做法并不是告诉我你被一个实体附身了。它将在你身上附着一段时间。别担心。我会在四或五周内把它处理掉。于是,她就没有告诉我这些。

大卫: 你有没有问她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我意思是,你之前曾受到保护而免于死亡。它们为什么会允许有些人将实体附着在你身体里?

科里:我不知道。有人曾告诉我,我可能会在这次任务中丧生。这种事情没有任何保证。每次冲突中总会有人员伤亡。事情总会发生。一些负面的事情总会发生。我猜其中之一就是,如果你没有遇到魔鬼,你就知道你可能和它们朝同一个方向前进了。你将进行这些负面的互动。

大卫: 在这之后,我们的故事里又发生了什么事?

科里:在这之后,我们讨论了一会儿被放逐者。她告诉我它们是如何在地球上的聚居区生活。我认为各色各样的人都曾报告说,地球上到处居住着成群的外星人,而我们的政府也知道这件事。

大卫: 是的,亨利.迪康向我简单提起过。我不会说是在哪里,但是我知道这个小镇的具体名字,小镇在美国,那里生活的许多人实际上都是外星人,正如我曾私下告诉你的,他们的牙齿数量不同,小镇里的医生知道如何照顾他们。他们不喜欢拥挤。总是独自一人。他们无法处理身处拥挤人群中的心灵感应干扰。所以这类被放逐者有点儿符合我以前听到过的一些特征。

科里:是的,我有点好奇这是哪些群体。

大卫: 因他曾告诉我,他们是亚特兰蒂斯人,从根本上说,这些人可追溯到亚特兰蒂斯,还仍然具备来自亚特兰蒂斯的同样的能量。

科里:就是这样。当时,她还告诉我许多有关被放逐者如何与权力家族通婚的信息。他们追求权力。

大卫: 那么这好像也与阴谋集团有关。

科里:没错。他们中的一些人与其中一些家族结盟并联姻。

大卫: 如果部分最老的安莎尔星人已经来到地球数百万年之久,这些被放逐者是否也拥有更长的寿命?

科里:不是。他们的寿命和卡丽一样。

大卫: 那是多少?

科里:我的意思是,卡丽已经130多岁了,仍然看起来像20出头的样子。

大卫: 所以,被放逐者即使现在生活在地球表面,他们的寿命可能比普通人要长得多。

科里:是的。根据她所说的,从基因的角度,寿命延长并不会遗传给他们与地球人生的孩子。

大卫: 你有的文档是我们录制本节目的原因,而你必须将其全部写下来。你写了 8,000字。你告诉我现有需要由一个特定团队对文件进行审核,但其返回时只剩下 5,255字。因此,你在周末辛辛苦苦记录你的经历,而你完成的工作中有 35%都被删除了。我想知道的是,你正在与谁合作,这个人现在想要审核你写的内容?是不是涉及到一些及时且敏感的信息,他们担心你会破坏在其他方面开展的行动?现在让我们花点时间来谈谈。

科里:当然。其实我一直在抱怨,就像我有时对冈萨雷斯那样,抱怨缺乏最新情报。我已有段时间没获得情报了,原因很明显。在军工复合体“秘密太空计划”选中我后… 现在我们将其称为MIC-SSP… 他们让我完成了一个过程,在此间我意外暴露了三个人,包括冈萨雷斯。

大卫: 看节目的人会记得,你经历了某种镇静过程。他们给你看了类似iPad 的设备。你的视网膜之类会记录下这些面孔。你最终暴露了这些人,其中一个就是冈萨雷斯,这使他进入了一个不同的现实。

科里:没错,这绝对触怒了SSP联盟。他们不会再为我提供任何信息、任何可行的情报,什么都没了。

大卫: 似乎冈萨雷斯本人非常生气…

科里:是的,他是很生气。

大卫:… 在你接受审问时就坐在牧马人旁边。

科里:没错。

大卫: 这次的 MIC互动使得他们对你非常生气。而 SSP联盟感觉你以某种方式背叛了他们,虽然我总是说,但你怎么可能避免这种情况呢?

科里:是啊,不可能避免。我想问的是,他们为什么不介入并阻止?但我跑题了。

大卫: 你说你感觉自己不会再收到任何情报。你被隔绝了。

科里:事情发展到这样一种境地,周围与我共事的许多人开始撤退,做他们自己的事情。我感觉自己更加孤立。我觉得我需要求助于 冈萨雷斯,我说,听着,我需要更多情报。我得做些什么才能获得情报?他的答复是,在我发布信息之前,我必须将信息发给他们进行审批。但我完全不知道他们会将我想要发表的 35% 的信息编辑掉。

大卫: 这是如何进行的呢?你现在是需要将这些东西发送给某种联系人吗?

科里:是的,但我不打算深谈。

大卫: 在我们私下的讨论中,你实际曾经说过,你甚至无权向我披露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你还说过,如果你可以披露的话,我会非常喜欢你的爆料。那么,我不知道你可以说多少,但部分正在发生的情况似乎是,甚至在本节目录制的时候,也可能有些非常敏感的行动随时准备发生,而像我这样长期以来一直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会非常喜欢其结果,但这些行动太过敏感,我们不能予以披露,否则可能会影响到行动的开展方式。

科里:没错。

大卫: 看来我们确实正在酝酿某种重大事件

科里:是的,他们正在努力实现几个不同的事件。

大卫: 你能否多给我们提供一点线索,他们实际授权你可就此对我们透露啥内容,如果可以向我们披露任何内容的话,这些可披露的内容会让观众感到很开心吗?他们会体验到怎样的快乐?

科里:我能分享的部分内容并不会让人们感到很开心。我可以分享的是,冈萨雷斯报告说,许多此类秘密地球辛迪加集团和地球联盟在谈判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他们已经决定了很多事情。现在只不过是在处理细节。说到金融系统,他透露了许多真相,是的,在我听到之后,我感到非常乐观。

大卫: 你认为在金融方面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科里:未来将切换到新的金融系统,我们在过去五年或八年里对这种系统听说了很多,但其从来没能实现。这实际真的会发生。但要知道,这不一定是好事。这不过是个不同的系统。但它将夺走阴谋集团手中的权力。

大卫: 我们是否会看到一些更像是特别提款权的东西,届时世界各种货币都被扔到一个篮子里,并根据其国内生产总值之类进行加权?我们会看到那样的经济景象吗?

科里:是的。但他们还在就这一部分的细节问题进行谈判。许多集团不希望营造平等的货币竞技场。他们希望使货币权重基于GDP 之类。但这还在谈判当中。

大卫: 他有没有告诉你,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他们会允许你披露目前不能披露的内容?

科里:他没有告诉我未来我可以披露这些内容,没有。他只是告诉我,我不能谈论某些事情,因为现在有些操作项目正在进行当中。他还告诉我许多内容,在我被视为背叛者而被审问之后,我认为他们真的也是在考验我。

大卫: 他们相信你和你的故事吗?

科里:你是指什么?

大卫: 军事工业复合体的人是否认为你说的是真话?

科里:不… 他们不这样认为。我将在某个时候与大家分享我与以前审问我的集团的另一次会面情况。我被告知,他们项目中的大部分人员都认为这是个天大的笑话。

大卫: 所以你说,你知道些很劲爆的消息,但你被告知,不管出于什么不幸的原因,都不能将这些消息与我们分享。但如果我们得知这些消息,我们会很开心。

科里:是的,你们会为其中许多内容开心。有些内容不是那么令人兴奋。但我可以多谈谈接下来与他们相见的情况。

大卫: 好吧,那是在我们刚讲到的经历之后,接下来一次相见的情况如何?

科里:接下来一次的相见发生在我和妻子到塞多纳参加素食…也不完全是吧,我想那应是一次学习如何成为正确素食者生食非烹饪体验。我在那里时,一个蓝色球体进入我们的酒店客房。这很不寻常。蓝色球体通常不会在我旅行时来接我。这种情况通常不会发生。我站起身,表明我已为旅行做好准备。它再次将我带到一个蓝色球体。蓝鸟人拉提艾尔和冈萨雷斯都在那个蓝球上。

第79集|地心放逐者

我当然又抬起头观看了宇宙景象。那看起来基本上和以前一样。大概有九个金属球体。当时的场景看起来与之前几乎完全相同,蓝色球体之间具有带水波纹效果的能量缓冲。看起来与之前几乎完全相同。我注意力转到冈萨雷斯和拉提艾尔身上。他们此时就站在我面前。拉提艾尔向我传达了一些信息,在我看来,就他向我披露情报的情况而言,这些信息的级别有点低。这些信息与那些新出现的SSP 揭秘者有关,尤其是有些揭秘者正试图改写蓝鸟人的讯息和起源,以匹配他们的信仰系统。这造成了许多困惑。所以我认为这有点奇怪,因为第六密度生物通常不会想要与我沟通这类事情。但我想这非常重要,需要予以解决。于是,拉提艾尔告诉我,我需尽量以充满爱心的方式解决部分情况。

大卫: 好吧,我问你一个问题。在你看来,目前是否有其他声称自己是 SSP 揭秘者的人实际在揭露真相?

科里:是的,有些 SSP揭秘者拥有优质信息,似乎是在讲述事实真相。但我想,还有许多其他人在试图虚构生活,或者将自己编成故事。说到这一点,这正是拉提艾尔所关注的情况。然后,关于如何处理这一情况、如何不带感情地处理这一情况等等,他继续为我提供了一些建议。这就是我们的谈话。他还向我指出了一些私人的问题。并针对我的态度和某些我需要改变的事情为我提供了指导。然后,我还和 冈萨雷斯谈了谈。冈萨雷斯告诉我,听着,谈判目前的进展是,权力集团仍然即将全面公布和披露军事工业复合体的秘密太空计划,其中包括椭圆形飞行器和三角形飞行器,它们可以驶入和驶出地球大气层,进入低地球轨道,以服务于几个归美国国防情报局、美国国家安全局和空军情报集团所有的空间站。

大卫: 如果这些空间站要公布于世,它们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科里:与在科幻电影看到的很相似,圆形,看起来有点像甜甜圈。它们算不上超级先进,或许能比国际空间站先进 20至 50年。他说,为了使他们能够成功披露这些信息,他们需要实施粉碎和平息措施…这意味着要破坏提供真实秘密太空计划信息的任何人的名声。因为他们将这些信息作为真相公布于众时,他们不想人们说,嘿,火星基地是啥情况?这个是怎么回事,科里或汤普金斯或任何其他人曾经谈到的那些内容呢?他们希望说,哦,你是指那个名誉扫地的人,这样也就同时破坏了信息的可信度。

大卫: 你认为这会获得成功吗?

科里: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们已经在开展这项工作了。他们正在集结他们的势力。我想,他们将让从事这一领域工作的人们都参与其中,吸引他们的自我意识,为其进行简要介绍,然后说… 你将得到最高级别的信息,这将让人们会屈从于他们的自我意识,比方说军事工业复合体中的许多人都相信,他们被授予了国家最高等级的情报。他还声称,各家情报集团目前都在试图采用超级战士的方法来对待与 SSP 有关的论题。所发生的情况就是,讲述真实故事的人突然间被所有站出来声称自己是超级战士的人给淹没了。我是超级战士。然后,这演变成某种大型社区,人们在其中只分享与超级战士有关的故事。

大卫: 我记得在网上读到过,有个人说他可以从直升机中跳出来,而他的腿弹跳力非常好,以至于他可以从地面弹起,而不需降落伞。

科里:这不是他们的工作方式。

大卫: 这种东西很愚蠢。

科里:是的,很愚蠢。但整件事情都演变成了这种情况。现在,如果你向任意数量的研究人员提起超级战士项目,他们都会嗤之以鼻。你知道吗,哦,那刚刚被拆穿了。完全是一派胡言之类。这是一项非常成功的行动。他说,我可以预见未来将出现这样的习俗:人们会站出来说他们参与了秘密太空计划,然后坐在一起大讲自己的故事,而且他们这样做并没有恶意。还有一部分人会被操纵,从而认为他们曾经参与秘密太空计划。

大卫: 我想说,早在迈克思.斯皮尔事件之前,你就和我说过这个。他曾经声称自己是超级战士,然后突然间有消息说他死了。这成为了《德拉吉报道》和《每日邮报》的头条新闻。他吞下了黑色黏性物质,然后就去世了。你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就已经告诉我这一点了。

科里:是的。是的,我们将开始看到一项重要运动开始,那就是破坏谈论此论题的任何人的名声。他把这条信息传达给我。他说,我应该与这个社区的人们团结起来,共同找到一个尽可能缓解这一问题的方法,以防止其发展成上述类型的社区并导致上述问题。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足以让我与 拉提艾尔和 冈萨雷斯 简短地碰个面。冈萨雷斯 非常担心。会面到这里就结束了。从那时起,正如你提到的,我们已经看到了几个确实正在发生的迹象。

大卫: 是的。在你看来,应该采用什么方法来保持我们所做的这档节目以及我们录制的汤普金斯采访的可信度?我是说,我们在已录40期或50期节目时,还不知道有汤普金斯这个人。然后这给我们的感受就是,上帝啊,这个家伙居然知道完全相同的东西。

科里:是的。他们还将这个项目视为一种阻挠未来揭秘者站出来爆料的方法。如果他们完全羞辱了我、汤普金斯或任何人,那么我想他们相信,未来的揭秘者会闭口不谈。

大卫: 没错。你如何能够在事态发展过程中让我们知道谁是真的、谁是假的?你对这一切将如何发生有什么想法吗?

科里:这个过程将伴随每位观众和群众。我们将不得不开始运用更多的辨别力,而不是因为某个故事令人兴奋和喜爱,就将感情附加到故事当中。他们必须审查自己。冈萨雷斯和拉提艾尔最不希望我们做的就是,站定某种立场来判断,他们是假的,他们是真的,他们是假的,然后开始在我们的领域内引发内斗。

大卫: 当然。你是否认为,如果你从没提到任何人可信,这就意味着他们可能并不可信?

科里:有可能。

大卫: 说得对。好吧,本期节目到此结束。我是主持人大卫,和我一起的是科里。下一期节目,再见。谢谢观看。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