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集|外星人指南

本集片源友情速递:极光

字幕:极光

采编: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飞龙

内容提要:

内容提要:

●如果你遇到了一个受伤的外星人,你会怎么做?原来,有一本指南书籍。

●克里福德·斯通在回收小队服役中,他遇到了一本书,记载着对57个不同实体的急救程序。

●对于这些回收操作更直观的情况,是他亲自遇到的几个实体;有的看起来是人形,别的更多像是昆虫类。

●在事件讨论的最后,他还提供了一些陈述,关于寻求真相的好处,以及我们如何对待我们的外星访客。


大卫:大家好,欢迎大家再次收看《宇宙揭露》。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库克,和我一起的是科里•古德。接下来,我们将探讨富有传奇色彩的失事UFO寻回专家克里福德•斯通中士的最后一部分揭秘资料。各位即将看到一段非常有趣的采访,斯通在采访中介绍了他运用野战医疗手册所开展的工作,该手册涵盖了其可能遇到的被亲切地称为“Heinz57”的总共57种不同的外星人。让我们来一探究竟吧。

克里福德•斯通:手册共有好几本,但这本手册旨在—当我们前往现场时,这本手册由其中一个人管理。这个人具有医疗背景。我不能说他是医生之类。但配备这本手册旨在让我们了解应向可能遇到的我本来绝无可能看到这本手册,但因为其他人,我这样说吧,因为其他一些直观移情者知道,我能来到现场的原因远不止身为团队成员这么简单。要知道,我并没有到处和人说,我从小就有和外星人接触沟通的经验。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实际上,我当时真的不知道情况是这样。我只知道,出于某种奇怪的原因,我被选中并加入了该团队。不同实体处理伤口。在医疗队抵达之前,我们必须明确地知道该实施哪种类型的急救程序。确实存在一支医疗队。我想,他们将其称为伤病员鉴别分类队。伤病员鉴别分类队必须介入。他们有医生,他们的专家知道该如何给予实体更高水平的治疗。但我们必须具备临时提供急救护理的能力。于是,这个人就给我看了手册。我想说,我敢肯定接下来我要说的话有点疯狂。但有些事情,好吧,举个例子,我们不能为我们遇到的某些实体贴创可贴。在伤口上贴创可贴这样一件简单的小事却有可能让他们丧命。实际上,你应该将看似熟石膏的某种东西放在伤口上。要知道,有个专为外星人准备的医疗箱。如果你往医疗箱里看,而那本手册却不在其中,你肯定会想,是谁把这些疯狂的东西放在一起?医疗箱中有以特定泥土制成的某种化合物。这是我能想出的最恰当的表述方法了。但这就是适合他们的急救护理。例如,我们人类可以直接在身上涂抹碘。但这可能会让某些外星人丢掉性命。我看到的那本手册或目录分章节介绍了57种不同的物种。其编写模式为,放一张实体的照片。给出实体的某些统计数据,提供实体的简要传记。然后列出可能发生的各类伤害以及相应的急救措施。要知道,我大概将那本手册通读了四遍。许多人以为,他把手册给了我,而我把手册拿回家反复阅读。不不不,事情不是那样的。某些实体看起来与人类非常相似,你很难分辨出他们与我们之间有任何差别。他们可能无法体会笑话的笑点。我该怎么说呢,他们非常严肃。所以,他们可能无法马上领会轻浮的言行。这对他们来说是个学习的过程。他们必须学习这一点。此外,如果处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比方说,房间里有一张红色的纸。你分辨不出那张纸是否为红色。但他们在拿起那张纸之后会说,哦,这是红色的。在对人类来说伸手不见五指的条件下,他们却可以分辨出各种颜色。还有些类人外星人。你必须非常小心地对待,因为当你遇到他们时,你很快就会认为他们是人类。但他们的瞳孔—我们人类有蓝色、绿色、褐色等各种颜色的瞳孔。但他们瞳孔是黑色的。因此,他们会使用隐形眼镜来掩盖这一特征。如果他们忘记佩戴隐形眼镜,看到他们的人会非常震惊,因为他们的眼睛看起来会—如今人们只会说,哦,那是隐形眼镜。我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会用看似猫眼的隐形眼镜装扮自己。要知道,问题是,眼下人们确实会这样说。但当年并没有隐形眼镜,他们在那时会佩戴墨镜。因此,如果你看到一张照片,拍摄时光线很暗,完全没有必要佩戴颜色很深的墨镜,你可能就会问自己,这个人真的来自地球吗?还是他在隐藏什么?我认为最奇怪的外星人是—接下来要讲的内容会让我蒙受风险,我很讨厌这样做,因为肯定会有人说,这早就是陈词滥调了—但我认为最奇怪的外星人可谓是长了一张类似蚱蜢的脸。

许多人将他们称为螳螂。但我没有任何—该怎么说好呢?我和他们之间不存在任何问题,你知道吗?我和他们相处的很好,但我确实有个问题,记得我说过他们长了一张类似蚱蜢的脸吧。他们吃东西的时候也像蚱蜢一样。因为我在小时候会试图帮助动物和蚱蜢,我从小就很喜欢蚱蜢。不是为了吃,而是觉得它们很有趣,你知道吗?我会看着蚱蜢进食,在我看来,这段经历实际让我在看到这些生物和他们的进食方式时有了心理准备。因为我知道许多人认为那非常令人作呕。而我会对他们说,你们知道吗?没准我们的进食方式在他们看来也很令人作呕呢。其中一个类昆虫外星人实际曾经就此开过一个玩笑,他说,你说的没错。我们觉得你们人类的进食方式恶心透了。简直太不正常了。这里哪有任何事情是正常的啊?

大卫:好吧,刚才的采访中有些非常令人兴奋的内容。在我看来,当我们深入了解此类具体的细节时,你就会开始感觉到真相呼之欲出。编造故事的人不会掌握如此具体的细节,你是否同意呢?

科里:是的,细枝末节和记忆这些细枝末节正是人们往往被揪出错处的地方。

大卫:是的。如果你从事反间谍工作,在试图抓住说谎者时,正常的做法是否是,设法让人们提供具体的细节,以便从中揪出他们的错处和让他们主动犯错?

科里:是的,绝对是这样。你会不断向一个人询问相同的问题,每次均以不同的方式提问,并反复询问他们之前已经提供的细节,看看内容是否有任何变化,或者看看他们是否能圆上他们的谎言。

大卫:是的,斯通站出来揭秘已经有20年了,他所讲述的故事始终如一,而事实上,他从来没能因此获利。他还失去了其中一个儿子。这实际上是个非常悲伤的故事,因为失去一个孩子显然正是他成为揭秘者所付出的代价之一。

科里:没错。是的,一致性是非常重要的。

大卫:他在采访中介绍了在寻回小组担当外星人的直观界面沟通者的经历,但小组内的其他成员却不一定知道他被选入小组的原因。团队中的成员实际并不知道团队中每位成员从事的具体工作,这种情况是否常见?

科里:这取决于具体的情况。有些时候,团队需要了解有关其队友的所有情况。但团队内有时也要实施情报隔绝措施。即使在规模很小的团队内,也要实施情报隔绝措施。不过听起来,对于他在团队内担当的角色不只是核弹、生物和化学专员这一情况,他们都心中有数。

大卫:他说到有57种不同的外星人,这一点多年来始终吸引着我的注意力。你曾被要求阅读《一的法则》。而《一的法则》中解释说,所谓的好人同盟中有53个文明。他们还说,GeorgeHuntWilliamson的许多爆料都正确地确定出六个负面集团。53个加6个等于59个,与57个只相差2个。那么57这个数字—我刚刚已经解释过《一的法则》中的说法了—

科里:这些失事不明飞行物寻回小组将获得一份清单和相关信息,上面将列出并介绍与我们互动最多的外星人,也就是他们在不明飞行物失事的情况下最有可能遇到的外星人。

大卫:你以前提到过超级联盟。超级联盟在地球进行哪些活动?他们与我们的合作是否密切到可让他们使用我们的空域的程度?

科里:超级联盟的许多成员都是所谓的基因农夫。我们正在进行一项规模庞大的实验,一项规模庞大的遗传学实验,他们也参与其中。但要知道,他们必须降到地球表面来收取用于测试和植入新基因组的对象。

大卫:所以他们可能是失事群体的一部分,因为他们实际就在我们的空域内活动。

科里:确实如此,是的。确实有来自超级联盟的群体发生失事事件。还有进入我们太阳系的外星人。他们会在向其他太阳系行进时顺便造访地球,以获取物资或在离开前迅速地做些交易。因此,外星人的种类比实际造访地球的外星人种类要多得多。我们已经发展出监控地球空域并维护空域治安的能力,随便进入地球大气层、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然后一走了之的外星人的数量已经下降了许多。但偶尔往来于我们的太阳系并与我们交互的外星人种类要远多于57个或59个。

大卫:所以,这些失事不明飞行物寻回小组可能会遇到手册中没有的物种,因而对他们不熟悉。

科里:肯定会这样,是的。偶尔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他们就是这样将已知外星人种类逐渐累积到多达57种。

大卫:我明白了。

科里:很多时候,他们会在失事事件中遇到以前只见过一两次的外星人。而在其他失事事件中,他们可能会遇到经常见到的外星人。

大卫:如果遇到他们在手册中从未见过的实体,他们将遵循怎样的操作规程?他们在那种情况下会做什么?

科里: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他们不会试图对实体实施任何类型的医疗护理。他们通常并不知道实体携带哪类病原体,或者我们身上的哪些病原体容易使实体受到感染。因此,他们会拉警戒线实施封锁,直到医疗科学方面的专业人士前来。

大卫:因此,已有不同的操作规程规定,如果他们不知道安全的医疗程序,在更多的情况下,他们起初可能不应插手干预?

科里:是的。如果他们遇到完全未知的失事事件,飞船的许多因素都需要纳入考虑之中。飞船运载什么?飞船会散发出哪些类型可能致病的化学物质或生物制品?要知道,有许多因素需要考虑。因此,他们通常会拉警戒线实施封锁,然后派遣一些专家来获取读数。如果有外星生物在事故中受伤,他们在获得医疗救助的时候很可能已经因伤身亡。

大卫:其中某些飞船是否存在辐射和放射性问题?

科里:是的,是的,因此他们会让核弹、生物和化学小组一同赶赴现场。

大卫:是否曾经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小型纳米机器人出现在失事现场,在地面上乱爬,然后攻击人类?

科里:我从未听说过像这样的事情。但我听说过,有人因走入失事飞船而生病并丧命。

大卫:只需短时间接触飞船就足以造成这样的后果?

科里:是的,来自外星人的不同辐射、生物制品、病原体,有许多因素可能导致这一结果。

大卫:斯通描述了某种外星人的生理机能,他们可能会因为粘合剂之类的物质而丧命,我猜是创可贴上的粘合剂。

科里:或者可能是粘合剂中的化学物质。是的,我记得我曾经读过,因为我们的某些拦截审讯对象有时显然接受过医疗护理。要想从他们那里获得更多的信息,就必须了解如何对这些生物进行伤病鉴别分类并稳定他们的身体状况。

大卫:他说,某种类型的伤口治疗可能需要采用熟石膏。

科里:是的,我曾读到的内容是,某些外星生物对于人类和动物完全可以服用的化学品会发生过敏性休克,他们基本上会出现

大卫:有其他的内部人士告诉我,外星人通常会对我们的星球感到震惊,因为我们使用的化学品数量要比外星人在其自己的世界中使用的化学品数量多得多。你有听说过类似的事情吗?

科里:是的,他们非常先进,因而不需要所有这些不同的化合物。

大卫:或许正是因为他们并不接触这些化学品,所以才会变得对它们更加敏感。

科里:是的,病原体也是同样的情况。他们没有办法抵抗病原体。

大卫:他还提到了碘,不过碘似乎是化学周期表中一种有助于生物生命的非常普通的物质。

科里:有许多人对碘过敏,比如体内不能摄入碘或者皮肤不能接触碘。所以,碘之类的物质完全有可能导致外星人出现某种过敏反应。

大卫:在你看来,特定类型的土或泥为何对于某些外星人实际上可以起到创可贴的作用?是土中的矿物质在发挥作用吗?

科里:除矿物质以外,泥或土的结块作用也有助于血液凝结。

大卫:某些外星人的康复速度是否比我们快得多?

科里:是的,我亲眼见到过,某些伤势沉重的外星人在接受治疗后就已经看起来非常健康了。这可能是我们在他们身上运用的某些技术发挥了作用,但通常情况下,他们会在病情稳定后被关入某种单人牢房。因此,他们要自行疗伤。

大卫:既然谈到这一点,我很好奇你们实际给被囚禁的外星人提供什么食物?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普通的人类食物吗,还是他们有时需要非常不寻常的东西?

科里:是的,通常是某种混合在一起的化合物—有点像代餐的膳食补充剂。其中含有矿物质、维生素和蛋白质等他们所需的所有物质。不同的外星人具有完全不同的系统。某些外星人的体内似乎并没有用于消化食物的系统。因此,他们必须通过直观移情者与这些生物沟通。比方说,我该如何帮助你?我能做些什么?这些生物将与直观移情者接触,他们会说,我需要营养。你应该按照这样的方式为我准备营养品。

大卫:在大多数外星生物的生命中,饮用水是否是一种相当常见的物质?

科里:有趣的是,我记得看到过,某些生物只能使用蒸馏水来补充体内水分或治疗伤口。

大卫:哇哦。

科里:我想,水可能会吸收矿物质等各种物质。所以,他们必须采用净化的水源。

大卫:因此,尽管水对于我们来说非常健康,但水会混合地球特有的各种矿物质,或许其他星球上的水中含有类型迥异的矿物质混合物。

科里:没错,没错,要知道蒸馏水可以去除所有的矿物质。

大卫:他还提到—他说的是瞳孔,但他随后谈到人们拥有不同颜色的瞳孔,所以他显然指的是虹膜。他说,某些外星人拥有黑色的虹膜,如果他们不佩戴隐形眼镜,我们看到的时候会大吃一惊。你对这部分内容有何回应?

科里:我实际看到过眼睛完全为白色或粉红色的生物。他们眼睛的两侧为黑色。而具有这种特征的生物不止一种。他还提到,这个物种看起来与人类非常相似,偶然遇见时,你会认为遇到的是人类,走到他跟前。

大卫:我们来澄清一下,因为观众可能会有些困惑。他并不是说,包括眼白在内的整个眼部均为黑色,就像大家在许多电视节目和恐怖电影中看到的那样。

科里:是虹膜。

大卫:没错,只有虹膜是黑色。这种外星人通常将佩戴隐形眼镜,然后才会在我们面前现身?

科里:我没有听说过他们会佩戴隐形眼镜,但我确实听说过他们会佩戴墨镜。或者这取决于外星人所属的种群,眼睛与人类不同的外星人可能会佩戴墨镜。如果耳朵有别于人类,他们可能会像《星际迷航》中那样,戴帽子遮掩尖尖的耳朵。要知道,这是在他们预计将遇到地球原住民的情况下。

大卫:他还提到曾经遇见某种类似昆虫的生物,人身上长着类似蚱蜢的头。在你看来,他可能在哪里遇到像这样的生物?他没有详细说明他在哪里看到这种生物,这可能是怎么一回事?

科里:听起来那并不是在失事不明飞行物寻回的场合。听起来,他当时是在某种种际基地,因为他在与他们进行界面沟通。他说到,有个人说他们的进食方式令人作呕,他则评论称,他们可能认为我们的进食方式令人作呕。而其中一个类昆虫外星人插话并表示同意他的观点。这是我们在不明飞行物学中曾经听说过的另一件事,而且我本人就拥有相关的亲身经历。许多外星人无法忍受我们的气味和长相。在他们看来,我们不但毫无吸引力,而且散发出臭味。

大卫:我还记得PetePeterson告诉我的话,我自己也已经说过许多次了,那就是当他见到蚱蜢类型的生物时,它会在大笑时低下头,因为此时它嘴上长的那些颚会打开。

科里:我看到的那个会伸出长颚的生物完全没有哈哈大笑的心情。它当时被我们捕获并正在接受审讯,不过它的颚确实会像这样伸出来。它的头看起来有点像蚂蚁或者蚱蜢。从前面看像是这样。转向侧面后,这里会突出一些。很多时候,人们将其称之为螳螂,不过类昆虫外星人有好几种不同的类型。

大卫:既然斯通率先提出有57种不同的外星人,而且其中大部分在本质上为人类或类人生物,能否请你再次阐明这种说法是否与你的观察结果相吻合?智能生物是否将采用某种人类或类人的形态?

科里:我听说,那些生物具有不同的配置,但大部分生物均为类人生物:有两只胳膊、两条腿、一个头、手指和脚趾之类。

大卫:其中部分不同的配置是什么?

科里:我听说过的配置有—我想我们都听说过透明生物或能量团之类的生物,那些配置不完全是我们所了解的血肉之躯。

大卫:斯通还提到某些外星生物具备奇异的感官能力,他们可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触摸一张纸,然后就能知道这张纸的颜色是红色。这似乎相当可怕。某些人可能会因为这一言论而试图嘲笑他或抹黑他。你对此有何看法?

科里:某些外星生物通过与我们不同的光谱视物。他们的眼睛能够吸收光谱更广泛的光。如果关闭我们用于视物的可见光源,他们还能通过光谱这一侧和那一侧的小段光谱视物。此外,我听说用于人类的许多精神控制措施实际上抑制了我们的许多感觉,如果我们没有受到操纵,我们也能做到类似的事情。

大卫:好吧,本期节目到这里就要结束了。克里福德•斯通中士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绝佳的资料。他是位勇敢的美国英雄。各位有必要了解公开揭秘并与我们分享这些资料有多么困难。当人们试图在互联网上嘲讽这个人时,他们一定没有意识到他倍受贫困的煎熬。他还失去了一个孩子,站出来揭秘对他来说可谓有百弊而无一利。因此,我们为他送上美国英雄的赞誉,因为他拿出这些信息来帮助我们全力争取全面揭露,而这正是我们希望通过本节目达成的目标。接下来,在分享所有这一切打上深刻个人烙印且蕴含丰富情感的信息后,克里福德•斯通将向我们讲述一些最后的想法,我们也将以此为本期节目画上句号。

我是大卫•威尔库克,和我一起的是科里•古德。本期《宇宙揭露》到此结束,最后将播放克里福德•斯通中士的几点看法。谢谢观看。

克里福德•斯通:目前的整个情况是,我们在与外星人进行持续的接触和互动,但我们却在害怕自己并不了解的事情。我们并不了解外星人绑架。于是,我们感到害怕。我总是说,我从来没有被外星人绑架过,至少我不认为我曾遭到外星人绑架。但既然说到这一点,让我来告诉各位,我记得我在很小的时候看到过在地球上任何地方都观察不到的星星,大概看到过几次。我希望每个人都能通过这次采访了解并接受一件事,我希望他们记住,第一,不要轻信任何人。第二,要去追寻真相。第三,就真相所暴露出来的各种存疑问题拷问答案。目前的问题是,太多人过于轻信他人,这是绝对不可以的。有些人出于自己的个人动机告诉大家月球是用鲜奶酪制成的,而所有人都愿意相信这一说法。但如果你去研究各种事实,你就会了解到,月球的结构非常复杂,有许多谜团尚未解开。而我们希望解开这些谜团。说到UFO,这是大家自己保守的秘密。根据UFO报告,每个人实质上都知道存在UFO。每天都有人目击UFO。宣称不再调查的政府声明不会让UFO凭空消失。有人因为身上发生了极其怪异的事件而每天受到精神上的侮辱,却没有人希望为此提供答案。总之,我们需要这些答案。总之,我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最终都将发生一个意义深远的事件,使得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将其掩盖。不只美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都将彻底了解到,我们人类在宇宙中并不孤单。而我们需要做的是,让人们在心理上做好接受这一事实的准备。这会有损于宗教。不是这样的。这会有损于这个。有损于那个。不是这样的。想知道谁会因此而受损?世界科学界,因为世界科学界内部如今非常以自我为中心,他们可能会说我们可以接受外星生物的存在,但他们真的能接受吗?因为现在的情况是他们被束缚在自己的思维模式内,他们知道我们终有一天将获得外来的推进系统。我们不仅将访问我们太阳系内的行星,还将访问许多光年以外其他太阳系的行星。我们目前正在研制这种技术。我们研制这一技术算不上什么秘密,只是人们不知道而已。这些都是事实。这就是人们需要追寻的真相。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就会意识到,我们在不断目击从其他地方来到我们天空中游弋的UFO,也就是由不属于这个世界、甚至不属于我们所处维度的实体以智能方式控制的智能交通工具。但他们必须意识到,我们日后终将获得这种技术。还会在更遥远的未来成为其他人的UFO。总之,这一定会发生。一切的关键在于我很讨厌这样说,但出于某些不便详谈的原因,有许多已经发生的事必须留作我与上帝之间的秘密,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恰当的表述方法了。很多时候,不要轻易谈起。而要反复思量。UFO不会离去。你会看到活生生的外星生物,有时在我表示那是一种智能生物时。有些人会说,不,那就是一种生物。是一种新的生命形式。一种新的动物。我敢说,有时我能感受到这些生物的高超智力,当我们将其视为不及我们的低等动物时,我能够感觉到实际的情况是,我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实际具有我们应该学习的高水平智能。而我们却出于自私的动机将它们贬低成远远不及人类的物种。但由于他们具有高水平的智能和灵性,他们的地位远高于人类。你知道吗,我认识的许多人虽然不像我这样直言不讳,却同样为我所表述的问题感到担忧。我真的非常希望实现一个梦想,我希望看到,无论人们是否相信存在UFO,无论地球上是否有外星人,如果有一天智能生物真的来到地球,我希望看到人们达成某种共识,并通过法律承认某些公民自由权利。从而使所有政府和所有军事实体都不得出于自私的动机像对待实验动物那样对待它们。可以肯定的是,实验室动物拥有的权利都比我们的访客多,受到的保护也比我们的访客多。因为只要继续不承认它们的存在,就无法制定任何法律。我不是要求人们相信地球目前存在外星生物。我知道现在地球上确实有外星生物存在,我只是希望大家考虑到这种情况终将发生。而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需要有这样的法律。在结束时,我希望补充一点,我们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唯一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如果我们开放思想、敞开心胸,将有百利而无一弊。我们有许多东西需要学习,如果我们能像我们的访客一样学会和平共处,等待我们的将是更美好的未来。另外,正如有个人所说,如果有访客造访地球,而他们愿意教导我们,我们应该乐于向其学习。如果他们愿意向我们学习某些东西,我们应该乐于传授。这是一种交换,但事实上,只要我们保持开放的心态并不断寻求理解和追寻真相,我们将获得许多许多收获。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