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集|外星科技的利用

片源:极光

字幕:极光

采编: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飞龙

 大卫: 好了。

欢迎大家再次收看《宇宙揭露》。我是主持人 大卫•威尔科克,和我一起的是 科里•古德。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对克里福德•斯通 中士展开特别调查。我曾有幸于 2001 年 5 月的披露项目活动上与他见面,那时他首次以失事 UFO 寻回小组成员的身份站出来揭秘,而且他实际上还通过信息自由法案亲自公布了此前从来不为人知的文件。那么,接下来请各位观看我们对斯通的采访片段。然后,我们将针对该片段做一些评论。在第一段采访中,他将介绍两个他曾经参与的涉及失事不明飞行物寻回的代号机密计划,以及他在披露文件方面所做的努力。让我们来看一看。

 克里福德•斯通: 我必须搜寻文档,来向家人验证我的身份。他们就生活在我身边。我的妻子比孩子知道更多内情。但我的孩子会因为诸如我没能陪他们玩游戏、没能参加社交活动之类的事情而指责我。你看,我就是个文员。我本不应该做所有这些事情。我本不应该总是出现场。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我妻子知道了,因为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她从一开始就陪在我身边。但我起初希望验证自己的身份。我希望向家人验证自己的身份。而且就在我即将退役的时候,我见证了发生在 UFO 目击者身上的那些所有可怕的事情。我看到有人受到嘲笑奚落。我看到有人失去了家人,只因为他们恰好目击了非常怪异的事件。我还知道有人自寻短见。我知道有人丢掉了工作。我知道有人成为了隐士,因为他们偶然间卷入了非常怪异的事件,却又犯下了肆意谈论的大错,因而不被他们所生活的社会接纳。至少自 1973 年以来,嘲讽行动 —这是我为它起的名字,因为这实际上是由我们的政府和世界上的其他政府采取的一项有针对性的行动,旨在嘲讽公开谈论与 UFO 有关的任何事的任何人。如果你曾经目击某个相关事件,政府甚至会鼓励你参军,或者如果你是位航空公司飞行员,政府会要求你封口不谈。这会毁掉你的事业。并将最终毁掉你的生活。所以整个情况就是,我不得不设法获得一些确认,确认这些事件是可以发生在生活中的。如果我能够从记录中获得官方确认,这将为人们带来极大的帮助。我认为我找到并汇总的最令人惊叹的文件确认了月尘计划 (Moon Dust) 和蓝遮布行动队 (Blue Fly) 的存在,它们都与未知来源的物品有关。月尘计划是仅针对两类物品的整体野外开发计划 —其中一类是重新进入地球大气层后残存下来的非美国来源物品。当然了,这些物品对于情报界具有情报价值,可用于确定来自美国潜在敌对政府的特定飞行器在某个方面的技术状态。另一类物品是未知来源的物品。而 UFO 就被归入了未知来源的这一类物品中。好吧。这些文件展示了我们在哪里找回各种未知来源的物品。还表明我们将这些物品带回了美国。而且正对它们进行研究。事实上,美国国家安全局甚至拥有所谓的断裂学实验室,供其研究各种碎片。情报界和 NASA 之间曾经就此展开大规模争论,因为 NASA 认为研究应该完全由他们掌控。而中央情报局则明确表示,虽然 NASA 有时与中央情报局携手合作,但 NASA 主要负责科学方面的工作。具有情报性质的秘密行动属于情报界的职责范围。因此,所有这些物品最初均须送往政府的情报部门。如果 NASA 获得某件来源不明的物品,他们毫无疑问应将其移交给情报界的各个机构。等情报界针对该物品完成其所能完成的工作后,他们会将其交还给 NASA,再由 NASA 将其移交给负责将宇宙飞船送上太空的美国发射当局。但如果这个来源不明的物品实际并不属于这个世界,那么 NASA 则拿不回与之有关的任何东西。不过,NASA 的断裂学实验室内确实拥有未知来源的碎片。


1985 年,月尘和蓝遮布的名字 —蓝遮布实际是负责到现场执行秘密采掘工作的野战部队,他们赶赴现场的另一个目的是以防需要掩盖真相或任何发现,将发现的物品带回后方指挥所地区的安全港,并最终带回到美国境内的设施。于是,我编写了一份 178 页的报告,题为《致国会的蓝遮布行动研究项目报告》。我将报告递交给 27 位国会议员,其中有参议员,也有众议员。我们州的参议员将报告交给了另外几位加入参议院三军委员会的参议员,三军委员会实际上会就某些议题召开听证会 —要记得,那是 1994 年。有关罗斯威尔事件真相的大规模质疑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造成影响。有些人开始暗中向人打探消息 —因为如果你是位民选官员,UFO 可不是个能够随便胡搞的议题 —哇,等一等,他们确实进行了回收。这份文件表明了这一点。我们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在 1994 年编写的那份报告促使他们曝光了国家侦察局。而他们不得不将其曝光的原因其实非常简单。他们希望国会了解,我们有高度机密的侦察活动,涉及到高度精密且高度机密的载人和无人卫星。当时本不应该有任何载人卫星,但其确实存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它们落回地球,我们就必须抢在美国现今和未来的任何潜在敌人之前找到它们。我们必须找到它们,并将它们带回到美国或安全港地区。于是,他们开始非常低调地探讨那些有益的活动。但至少其获得了所需的曝光度。当然,像我这样的小恶魔则开始发问,国家侦察局还从事哪些其他的工作?

大卫: 好了。与我们曾经探讨过的某些太空议题相比,刚刚听到的内容属于更加务实的一类不明飞行物学,但这同样是促使 UFO 真相继续遭到掩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在采访片段中,他将月尘计划描述为实质上针对美国威胁的综合性计划。而蓝遮布则是实际的行动团队。在你看来,此类计划的发生频率是多少?他们会进行多少次寻回行动,比方说在一年内?

科里•古德:我已经有段时间没看到过相关信息了 —所以我并不清楚目前的情况。但早在 1986 年左右,他们曾半定期地执行此类计划。每年可能有 4 至 12 次。

大卫: 嗯。如果我们要探究像 克里福德•斯通 这样参与此类行动的人,首先,你是否认为有大量人员在从事他所从事的这类工作,而且这些人员的部署时间是错开的?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会设法部署相同的小组。有的时候,他们会派出其他军事资产来保卫任务执行地,但这些资产会在很远的地方构建起环形防线,这样他们就看不到自己在保卫什么了。然后,他们会调来另一支团队专门进行寻回工作。

大卫: 我们知道,克里福德•斯通 的工作是与那些在失事事故中幸存的生物进行直观的界面沟通。在我们曾经看过的其他视频片段中,他对此感到非常难过。在我们空域中活动的外星人具有这样的心灵感应能力是很常见的吗?

 科里:是的,这实际上相当常见。而且用这种方式沟通远比用语言沟通来得轻松简单。如果有来自其他星系的物种来到地球,他们必须研究我们,才能了解地球语言的所有细微差别,进而实现真正的沟通。而进行界面沟通时则很难出现误解。

大卫: 他介绍说,政府部署大量工作来嘲讽以任何方式谈及 UFO 的任何人。据你所知,这个计划是否在 UFO 现象出现之初就已经制定出来?

 科里:是的,这份文档可以追溯至我们最早看到政府调查 UFO 的时候。很显然,他们从一开始就想嘲讽报告目击 UFO或其乘坐人员的所有人,无论这些人有多么专业。

 大卫: 鉴于人们对于遭遇来自其他世界的访客具有浓厚的兴趣,在你看来,像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成功呢?

 科里:如果你看过上世纪 50 年代对 UFO 接触者或目击者的那些新闻采访片段,他们的拍摄手法会让人们看起来非常滑稽可笑。所以,社会的主流对此并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如果有人提起这一话题,人们随便听听也就罢了,不会把它放在心上,因为媒体从不认真对待这个话题。

 大卫: 那么我想这种情况现在可能已经改变许多了,因为媒体变得越来越分散化。在人们的眼中,媒体显然是舆论制造者。而人们非常害怕受到嘲笑。在你看来,这种害怕受到嘲笑的心理是否足以阻止许多真正的目击者站出来揭秘?

 科里:人们要为此付出代价。比方说,他提到飞行员 —就职于各种专业领域的人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努力才获得相应的教育或证书 —这些人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他们会在自己的圈子里私下交流,但不会公开谈论。

大卫: 你是否认为美国政府始终将 UFO 视为威胁?或者你是否认为,他们知道部分外星访客完全无害,但仍然选择对其进行军事类型的回应?

 科里:无论来访的集团将带来积极还是消极的影响,都无关紧要。这两种情况都会威胁到使其掌握地球控制权的现状。因此,无论这些生物具有哪种倾向,他们都会让我们习惯性地相信某种说法。否则这将改变人们的思维范式,进而让他们失去对局面的掌控。

大卫: 你是否认为,在某种程度上,目前存在一种代沟,也就是成长于媒体嘲讽和教化时代的人依然害怕因为谈论相关话题而受到群体的排斥,但年轻人却不再这样看,并因此思想更加开放。

 科里:年轻人将大部分时间花在社交媒体上,而社交媒体上没有那些只递送经政府批准的新闻的主流媒体。因此,他们获得的信息范围与以往相比要广泛得多 —你会看到年轻人的意识在不断拓展。

大卫: 我不知道你所在的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是个什么情况。但是,Corey,在我提起 UFO 这个话题时,我就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对此不感兴趣的人。从来没有。随便什么人都是这样。他们问我做什么工作。多可怕的六个字 — 你做什么工作?你是否曾经遇到过实际对此不感兴趣的人?我的意思是,这对我来说非常罕见。

 科里:是的,我想这取决于你所在位置。在达拉斯地区,如果你谈论外星人和 UFO,人们会迎合你,比如注视着你。但你可以从他们的表情中看出,他们已经准备好等谈话一结束就转身走开了。

大卫: 真的吗?

 科里:是的。

大卫: 如果这些计划以失败告终,你认为这类人身上会发生什么?

 科里:他们最初可能会抱着怀疑否定的态度,然后才会逐渐接受,就像人在经历悲痛时的过程一样。他们必须改变其全部信仰体系的思维范式 —要阻隔并比较新的信息。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很不好受的。

大卫: 好了。接下来,请大家观看我们对 克里福德•斯通 的另一段采访,他在其中描述了一个发生在越南战争期间的非常引人入胜的事件。这个事件非常怪异,也非常有趣。看过采访片段之后,我们将探讨这个非常怪异的故事中所暗含的各种玄机。无需多言,让我们来一探究竟。

[主题音乐]

克里福德•斯通: 被派往越南后,我最终被派到 Tei Nin。抵达那里后,我又重新开始从事通信[听不清]之类的工作。我因为经常偷跑到防区外而臭名远扬。这种行为是不应该的。一天晚上,我又偷跑出去,跑出去后,那里有架直升机。还有那个总是被我称为上校的家伙。他也在那里,他还说,你为什么迟到了?我们一直在等你。我说,迟到了?你怎么会知道我要出来?我自己都不知道呢。不管怎么说,我们登上直升机并起飞。然后向[听不清]飞去。我们可能抵达了全程的 2/3 处。问题是,以往的情报一直说,我们占据了[听不清]的北部和南部。

北越人民军和越共占据其中心。我们还知道他们在那里有隧道等各种良好的设施。降落后,那里已经有其他的军方人员,他们正朝着一条隧道前进。有人告诉我们,敌军在研究 — 好吧,我甚至可以告诉你他们的研究内容 — 敌军在研究腺鼠疫。他们在研制一种生物军用武器 — 腺鼠疫,并试图将其用于攻击美军。而我们必须前去摧毁该设施。那里有个隧道。没有人质疑 — 我是说,没人质疑那是否是个隧道。事实上,隧道呈“D”形,但没人对此表示质疑。它并不像高山峭壁上的锯齿形洞穴。而是呈字母“D”的形状。

隧道的顶部是岩石之类。底部的地面则完全光滑。但我们仍然没有表示质疑。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认为…好吧,越共可能用洞穴做了一些事情,只是其并没有发挥作用。没有人对此表示任何质疑。我们开始再次进入隧道。我们在隧道中走了几百英尺。此时仍能发回无线电信号,并与隧道外的人对话。然后我们抵达了某个位置,打个比方说,那里就像画下了一条分界线,在这一侧,你可以使用无线电对讲机清晰地对讲和聆听。一旦跨过那条线。就没办法做到这一点了。于是我们继续朝前走,并将一部无线电对讲机留在那里。我们设置了一部 312 野战电话。把无线电话务员留在那里。他负责与隧道外的人通信。然后,我们继续往洞穴里面走。我不知道我们往洞穴里面走了几百英尺,但在抵达某个位置后,我们就没有办法再通过 312 野战电话回应话务员的呼叫了。野战电话失灵了。电池等各个部件都没有问题,但就是不能继续通话。我们继续往洞穴里面走,越往里面走,光线就变得越明亮。但我们无法辨别光源。然后,我们步入了洞穴内一个巨大的开阔空间。进入那里之后,展现在我们眼前的看似一个巨大的实验室。

而另一侧有个巨大的 — 我会将其称为窗户。

我们能够看到,窗外有一部分我们的部队似乎漫步于空中,因为根本看不到任何地面。但你能够清楚地看到夜空等一切景象,完全没有问题。你会想,好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很难解释,但你看到的不是他们的身影 —我是说,你看到的就是他们。虽然天色很暗,但你就是可以看到他们。在无法回应呼叫之后,我们让一个人担当传话人。他会跑回去将情况告知无线电话务员。因此,给那些人下指示的回话有一点延迟。但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接下来我们问道,那些人在那里吗?他们让那些人做特定的事情,因此我们可以分辨出那正是那些人。于是我们问道,你们能看到任何异常吗?看不到。但所有人都向天空望去。我们说,不,不,不要朝天上看。朝地面看。地面上有没有任何异常?没有人看到任何异常。当然了,我们能看到他们搜寻地面。我们让他们做特定的事情,因而能够分辨出那里确实有部队。我们继续观察那个窗户。然后了解到,嘿,这一切都是实时发生的。那并不是一块播放各种画面的屏幕,这对我们来说很不寻常,因为我们并不熟悉这种技术。身处在洞穴内的我们能够目睹所有这一切。而洞穴外的那些人则没有注意到任何异常。我们告诉洞穴外的人,拿起挖掘工具,挖几铲土。我们来看看会发生什么。我们能够在洞穴内看到,他们接下来将挖掘工具插入地面。但看起来他们就像将挖掘工具插入透明的空气。当他们将挖掘工具拿起来并扔掉挖掘工具上的土时,我们能看到那些土穿过空气,但当其落到地面时,就好像完全消失了一样。我想我可以说,我认为这相当令人着迷。但与此同时,我们没有办法解释其原因 —我的意思是,我们试图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外面是否有摄像机?那并不像是一块屏幕。而是像一扇窗户。覆盖了整个那一侧。它完全不像是一块屏幕,比如投影屏幕或者如今的平板电视。一点儿都不像。突然间,我们再次看到一个典型的小灰人。有人让我试着描述一下他们,但我真的描述不出来,我只知道你们将大脑袋、细长小身子和大眼睛视为小灰人的典型特征。他们什么都没说。但他们走了过来,人们开始射击。我试图告诉人们停火,停火。因为此时我已经知道,我们并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生物了。当我让人们停火时,没有人听我的。于是,我继续请求他们停火。我还在继续请求他们。

突然间,周围变白了,就好像出现一道亮光。你会感觉好像置身于一杯牛奶中。只是那并不是液态。你可以轻松地呼吸。但你把手举起来,像这样放在面前,却根本看不到它,因为照我说,那就像每个人的周围都裹上了荧光白色。我还能听到周围响起的射击声。突然间,有东西击中了我 —我的眼睛非常疼。我记得我试着捂住眼睛。然后俯下身。我记得当时痛得几乎难以忍受。而俯身后就是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了。我记得听到一个声音说,他们需要让我的人来照顾我,而另一个声音说,不行,他们没办法治疗这种伤。我们得照顾这个人,不然他就会失去左眼。

后来,我醒了。我那时在洞穴外面。我抬头看着常被我称为上校的队长,我是怎么出来的?我是怎么出来的?他告诉我,我们也不知道。你瞬间就消失了,然后突然间又出现了。然后他甚至问我,你的眼睛怎么了?我说,我不知道。他们只是让 — 军医说,眼睛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了。但眼罩是我们的人给放上去的。我戴眼罩戴了有一周多的时间。官方的说法是,有个虫子将毒雾喷到我眼睛里,毒雾命中睫状冠并将睫状冠完全割破。但我现在要告诉各位的是,我知道没有任何虫子能够做到这一点,即使在热带或任何地方。我向其他人谈起过也询问过,哪种类型的虫子可以做到这一点?有专家告诉我,没有虫子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我的眼睛没有任何问题。我佩戴老花镜。我的视力没有任何问题。

大卫: 好吧,以 克里福德•斯通 的经历来看,他这一生似乎都在与外星人发生接触。你是否认为,出于某种重要原因,某些人终生都能遇到像这样的奇怪事件?

 科里•古德:当然。而且军方情报机构知道拥有这种经历的人。他们会对其进行监视。

大卫: 他们怎么会知道?

 科里•古德:他们会跟踪所有这些到处飞的不同飞行器。如果某个飞行器访问特定的区域,他们会出于收集情报的目的,再次对人们实施绑架,以了解所发生的情况。所以,确实有许多人具有相关经历。虽然许多人不记得那些经历,但他们依然会受到监视。

大卫: 那么在你看来,像小灰人这样的集团在越南一处奇怪的洞穴里设立这样庞大的实验室,其结局会如何呢?他们可能在那里做什么?

 科里•古德:很显然,他们要么在对当地人进行某种研究,要么在研究某种他们希望藏起来的科学技术。将其放在洞穴里是个理想的隐藏方法。只不过那是在战区中间。要是能知道它属于哪种类型的实验室以及该地区的情况就好了,这样我们就能够确定这群外星人到底在利用这个实验室做些什么。

大卫: 在你看来,他们是否有可能对战争感兴趣,并出于某些特定原因希望监视战争情况?

 科里:当然有可能。有许多不同的外星人会监视我们的战争。但在很多时候,他们拥有人类资产,也就是他们曾经绑架或接触的人。他们会确保这些资产的安全。在冲突期间跟踪并监视这些资产。

大卫: 在你看来,外星人基地是否往往设在可以走进去且外观无懈可击的洞穴之类?

 科里:最可能的是,洞口设有全息影像技术装置之类,从而将洞口隐藏起来。设置形状奇特的巨大敞开式入口对他们来说极不寻常,因为这会引起人们的注意。除非这是某种诱人的陷阱。

大卫: 是的。有可能他们知道克里福德•斯通 将出现在那里,于是他们关闭了全息影像设施,好让他进入洞穴里。

 科里:有可能,是的。

大卫: 什么样的技术能使他们的视线穿透土壤,就好像土壤根本不存在一样,而它看上去只是一扇玻璃窗?

 科里:他们拥有不同的成像技术。如果他们愿意,他们甚至可能透过那扇窗户看到他们自己的星球。对我们来说,那就像魔法一样。

大卫: 看起来,土壤受到某种控制,因为他说到,当他们把土挖出来的时候,土壤是可见的。土壤随后被扔掉的时候,也是可见的。但土壤一落到地面就又变得看不见了。

 科里:是的。

大卫: 他们是否能够对土壤的物质状态做些什么,从而使其在位于地面上的时候不可见?

 科里:他们没有影响土壤的物质状态。而是采用了一种类似过滤器的技术。它会将传递给该技术的有关土壤的一切信息都过滤掉。

大卫: 他说他看到一个巨大的实验室,但没有详细说明实验室看起来什么样。但如果这是由小灰人类外星人运营的实验室,他是否会看到与地球上任何普通实验室明显不同的地方?

 科里:你马上就会意识到,这并不是由人类运营的地球实验室。另外要记得,进入洞穴一段距离后,他们就抵达了某种阻尼场,因而无法使用无线电和要布线的野战电话。

大卫: 是的。或许那是某种电磁扰乱效应?

科里:是的。我听说这被称为阻尼场,它可以阻止任何类型的无线电波穿透。

大卫: 在你看来,当他和他的战友被这种棉花糖类型的荧光能量包围时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能见度还不足一英尺?你认为当时发生了什么?

科里:这是一种防御技术。我听说过类似的事情,如果人们进入他们本不应该进入的飞行器或某个地方,那么会出现一道巨大的闪光,但持续的时间比普通闪光更长。它会持续下去。它会出现并持续下去。而且听起来他被瞬间移动到洞穴外了。

大卫: 小灰人可以用自己的意念做到这种事吗?还是他们拥有某种需要以这种方式使用的技术?

科里:我读过报告,报告上说,他们可以在不携带武器的情况下自卫。所以这要么是某种植入他们身体的技术,要么就是通过意念实现的。

大卫: 这些生物似乎怀有某些仁慈之心。他们关心他的眼睛。在你看来,他们可能拥有哪种技术来治愈他的眼睛?他似乎是被子弹之类击中了?我们不大确定。

 科里:是的。从我在智能玻璃板上读到的内容来看,人体很容易操纵和修复。因此,他们必须具备某种组织再生和神经再生技术。

大卫: 像昆虫袭击眼睛这样荒唐可笑的故事 —这是军方在面对这种情况时的一种常见做法吗?

 科里:哦,是的。他们会拿出诸如脚踝扭了、任何类型的伤口等各种官方解释。

大卫: 那么像 克里福德•斯通 这样具有这种性质经历的人 —尤其我们稍早前谈到具有此类人生经历的人将受到监视 — 外星人是否有能力控制谁才能找到像这样的设施?换言之,他是否获准看到此类设施,这是否因为他是某个特定的人?是否存在普通人可能随机找到并无意间走进此类设施的案例?

 科里:我认为,无意间遇到此类设施的情况极为罕见。当他抵达时,它已经被发现了。所以他当时面对的情况是,他们已经发现了一些东西,稍后才派他进去。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在其被发现之前,很可能要么有东西遮挡着入口,要么遮挡入口的技术失灵或出于某种原因被关闭。

大卫: 在你看来,小灰人在现身的时候是否已经知道他们在那里?

 科里:是的。他们现身的原因可能是某种警报被拉响了。

大卫: 你是否认为,小灰人对其挫败人类机枪类火炮的能力深信不疑,因而能够直接走过来,即使这些人全副武装并可能因眼前所见的景象而震惊不已?

 科里:是的。他们会直接穿过炮火,或者走向朝他们开枪的人。

大卫: 所以,开枪实际根本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

 科里:只要他们拥有适当的技术,就无法造成任何威胁。包括小灰人在内的外星人遭到军方开枪射击的事例有很多。

大卫: 哦,有很多吗?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 好吧。所以,这是他们使用的某种技术?

 科里•古德:很可能是某种技术、意念、或二者的结合。

大卫: 有件非常奇怪的事情让我想起了我认识的一个人,据他称,他一直与阴谋集团排名前 90 的成员之一保持联系。他曾经获得有关各种已发现外星技术的简要汇报.他提到一条特定的河 —我认为那是华盛顿特区附近的波托马克河 —河中曾经发现一个金属材质的蛋形物体。该物体深埋于沙中。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打开该物体,而该物体看起来非常奇异。最终,他们意识到,吹响狗哨的声音可以打开该物体。然后,这个物体会像这样 — psht — 弹开。其内部是一系列宝利来类型的真实照片,记录了该河流内发生的重大事件,其中显然包括一次军事封锁,当时曾跨河拉起一条铁链,以阻止船舶进入。那就像是一个小型无人机设备,这似乎再次表明,某些外星人非常热衷于观察我们的战争和历史,他们希望了解何时发生了什么。

 科里•古德:是的,某些情况下,还有肉眼无法看到的小型无人机会四处巡弋并观察人类,就像电影《极度空间》的剧情那样,抬头就会看到无人机飞来飞去。这种类型的技术已经被外星人采用。

大卫: 好吧,这期节目是一次真正引人入胜的调查。克里福德•斯通 显然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揭秘者之一,因为他是从诸如罗斯威尔事件等失事不明飞行物寻回行动的角度向我们揭秘,他不但参与了相关行动,还曾多次从事此类工作。这是一次非常有趣的调查。

本期《宇宙揭露》到此结束。我是 David Wilcock,和我一起出演本期节目的是科里•古德和特别嘉宾 克里福德•斯通 中士,感谢各位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