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集|观众提问Part4

片源:极光、微微、zay、飞龙

翻译及字幕合成: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科里解释了他所理解的第三密度与第四密度的概念

●阴谋集团引用先进的人工智能来预测未来,他们“非常自信”未来是属于他们的

●宇宙不是一定充满敌意,有负面感,成长并非必须经过痛苦和折磨

●地底先进文明的科技对于地表人类来说简直就是魔法世界


大卫:欢迎来到《揭露宇宙》节目。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我们的嘉宾是超内线知情人科里•古德。这一集我们会回答观众的问题。请抓住这个机 会,如果你已经参加过论坛或在观众意见栏写过意见,我们经过浏览挑选有意思的话题在节目中讨论。科里,欢迎回到我们的节目。

科里:谢谢!

大卫:第一个问题是:“我们如何确定一个人是否已被人工智能感染了?”

科里:我们是无从所知的,除非用秘密太空项目用的特殊设备做测试。他们把仪器放在你的生物电场附近,如果测出的可识别的信号超出一个,他们就知道你被感染了。那不是随便在这儿就能测出来的。

大卫:再对这个问题深入探讨一下,他们其实是在问人工智能对人类的侵染到底有多普遍?还是主要是秘密太空项目的问题?这涉及地球上的人们吗?

科里:人们是会被感染,但如果他们对人工智能没有实用价值,它就不会在那些人的身体中久留。它会继续前进。

大卫:所以除非有特殊原因人工智能不会寄居在人身上?

科里:除非它是把人当寄主,等待机会侵入另一项技术或另一个人做真正目标。

大卫:一个地球人对人工智能有什么用处呢?有什么样的例子?因为有些人会以为他们是一场茫茫宇宙大戏中的一角,他们是重要的角色,而且人工智能会寄居在他们身体中。

科里:人工智能可能利用一个人做寄主,只在他们的生物神经场里待着,直到它们找到更好的寄主,能让它们可以进入它们想要进入的电子设备。让我们假设一 个土著人碰巧发现了飞艇的一片碎片,他们拿来玩,结果被感染了。在被传染给其他人之前它就会在他们的生物神经场里待着。最后进入一个使用先进科技的人体 内,那个人就成为它们入侵科技的入口。

大卫:你说的听来像是人工智能对地球人有兴趣只是为了要打入某类技术。

科里:没错,你更像是一个载体。

大卫:除了利用寄居人体来入侵地球科技,它们是否会有其他企图?

科里:身处关键职位的人们,很多都会被真正的纳米人感染。这些纳米人可能被设定程序,也可能受人工智能遥控。

大卫:下一个问题来自阿尔香•贝尔。阿尔香•贝尔,我想这么念应该是对的。地底组群和收割。有关这个问题的背景你要是还没读过《一的法则》,他们 用“收割”这个词,其实指的是“扬升”。在《马太福音》中,这词指的就是扬升。“如果地底人们在这已有一千七百万到一千八百万年,他们怎么还没被收割?他 们逃脱了被收割的命运了吗?他们难道不想进步吗?”

科里:他们已经达到了第四密度。他们留在这个行星来协助这个行星协助我们。

大卫:第四密度就是说他们已经扬升了?

科里:是的。他们根本是…他们本应是这个星球以及她的居民们的管家。

大卫:鉴于他们在此已有这么久远,我想要再确认一下从一个密度转到下一个密度时间的概念也会改变,对吗?

科里:对,他们对时间的经历会与我们的不同。他们对时间有不同的感受和经历。

大卫:按照我们传统的理解会是什么样?

科里:我们会把时间每十年一分,十年对我们来说是很长一段时间。十年之后我们会一脸皱纹,两鬓斑白。对他们来说就不一样了。一百年对他们来说可能就跟我们的一到五年差不多。

大卫:你是说他们的生命,他们真正感受的生活,一百年可能觉得像一年?

科里:对。

大卫:那是不是很奇怪,他们可以与你对话,谈话的时间对双方是一样的?

科里:是的。你会以为时间有可能会有被稀释的感觉。我猜因为他们是高密度的生命体,他们往下调整要比往上调容易多了。

大卫:他们能与你谈话是因为他们可以改变时间的流程。

科里:还有可能改变我们时间的流程或是我们对时间的感官。

大卫:你有可能进入了加速的时间场,你在被送回来之前,又被退回去。

科里:是的,但那只是猜想…对于他们具体怎样把我的时间调来调去,我也不清楚。

大卫:扬升中的一步是太阳爆发,这个观众的另一个问题是:“他们是如何避免这类强烈的太阳爆发,那种太阳能量的释放?”

科里:我并不知道他们是否有必要去避免。所有对我们有影响的能量对他们是一样的,被陷足在我们太阳系的所有生命都会被影响。

大卫:好的,准备好回答下一个问题了吗?

科里:准备好了。

大卫:这个问题是Azgard123问的,“科里从20年之后回来报告,当权的人士有没有获知他在未来做的贡献?”这个问题还继续下去,主要是 问:“他们是否知道在把你送回来后会有什么样的事发生在你身上?”换句话说,你要是升上太空经历了未来的20年,他们把你接回地球后,他们也能看到你在今 后20年的经历吗?

科里:我知道他们有能力,但是从逻辑来说,对每一个人,我不知道那样做是否现实,不过话说回来,他们手里拿着这个顶级机密,按说应该会。我其实也不知 道。但是当我回来后做完报告,他们的确知道要对我严加监视,还时不时把我召回去重做报告。他们把我召回去与其他人合作,把我记忆洗白,让我重返20年前的 普通人的生活。

大卫:我想这位观众还想知道阴谋集团对未来将要发生的事知道多少?他们做了多少准备?对事情有多少了解?换句话说,你上我们的节目,他们怎么会不知道?他们怎会没意识到?

科里:问得好,他们是在用一种人工智能技术来预测未来。我们听到很多消息,说阴谋集团即将倒台,大批人会被逮捕。与诸多想要推翻他们的组织相比,他们总是快一步,就是利用这一技术。所以老实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插手或是预测到这一点,除非是另有人阻止他们干涉。

大卫:光是遥望未来的行动本身是不是就能改变未来?

科里:没错,就像科学家观察实验就对实验有改变。观察本身就对实验有影响。

大卫:所以即便只有一两个人知道有件事可能要发生,那就可能改变事情的结果。

科里:这是有可能的,是的。

大卫:好,下面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聊上一整集,但让我们试着回答一下。这是罗•梅尔2012问的。有关20年与回退项目洗脑队的成员守卫者联盟对记 忆洗白持什么看法?守卫者种族是对此支持,还是它只被光明会使用,低智商但是有高新技术的外星人种族也可能会使用?简而言之,各方面对记忆洗白的过程持什 么观点?宇宙中慈悲的生命种族会准许它的使用,还是只是被迫听之任之?

科里:他们严格执行不直接干预的政策,他们因此无法来插手来阻止它的使用。但我与球形存有对话时从未谈到这个话题。我们从未谈到,它侵犯道德伦理,是 不应该发生的。至于问题的下半部分,有恶意的外星人以及他们的代理人,光明会的各个分支,不管我们怎么称呼他们,他们绝对是在使用记忆洗白技术。对他们来 说它只是标准操作流程而已。

大卫:好的。还有一个问题是来自“水粉星系Z”。这是个很有色彩的名字,我几乎可以想象出来。失踪的地球人类在太空成为奴隶我们人类现在是爬虫人或其他非人类种族手中的小兵或奴隶吗?

科里:星球间和星系间贩卖奴隶的交易,贩卖人类奴隶的交易是很复杂的事。被抓到的一部分人被转交给爬虫人。但是那些人被当做货物,被贩卖给很多其他的文明社会,被用在很多不同的用途。爬虫人利用我们从事非常邪恶的目的,很多人都知道。

大卫:那些与人类相近的种族呢?

科里:外界有很多与人类相类似的种族,他们也参与奴隶贩卖,涉及星际企业集团和秘密太空项目的不同分支。但我不…一般来说,爬虫人之流接受的人类,接收的奴隶不会被吃掉。

大卫:好的。下一个问题来自WM。最早在火星定居的种群与马尔戴克星上与他们作战的种群是同一种,还是不同?我觉得这个问题的前一部分做了一定的 假设,就是认定火星和马尔戴克星交战过。我们先谈这个,然后再继续讨论剩下的问题。你有没有证实火星和马尔戴克星曾交战的信息?

科里:我与卡莉在图书馆里谈到过这事,她说是的。当时那里有两个不同的组织,一个在火星上,一个在马尔戴克,他们之间有冲突。我可能想当然地认为他们 是不同的种族。我不记得她具体说过他们是否属于不同的种族。那是我的假设。我以为他们的个头不一样。我的意思是,这正是…那就是我们在灵通时我接收的意 象。但他们也很有可能曾一度属于同一种族,当时在打内战。所以我也不完全肯定。我知道他们之间在打仗。但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同胞。

大卫:如果说超级地球很大火星相对很小,几乎是卫星的大小,如果他们是从那两个行星各自土生土长,他们的个头应该会不一样。

科里:是的,不同的重力、大气压都会决定生命体的大小、骨密度等等。

大卫:好的。第一部分我们讲清楚了,接下来讲第二部分吧。马尔戴克星人建立的帝国是被哪些来自太阳系外的种族或组织摧毁的?他们也到我们太阳系定居了吗?还是转身就走了?他们是现代天龙人帝国的前身,还是另一群人?”

科里:我所得到的信息说明在马尔戴克和火星的派系,在交战期间他们的黑客相互打入了对方的防卫网络,试图用这些武器来打击对方。那样做…

大卫:等一下,首先防卫网络是怎么回事?

科里:防卫网是古代建筑种族围绕整个本地星团建造的,大概包括附近的50多个星球。

大卫:从我们的角度看那个防卫网看来会是什么形式?

科里:很多是呈球形,有些是入侵用的,有些是防御用的。

大卫:像庞大的金属球?

科里: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金属造的。很多情况下,它们会被挖空或使用卫星,然后加以改装。

大卫:就像死星一样。

科里:是的。我见过的信息与一些呈球状类似卫星的建筑有关,它们有些看来有个洞,有些外部结构已被尘埃、浮土等等掩盖得看不见了。

大卫:所以你是说火星和马尔戴克星双方都想要侵入这些死星?

科里:是的,用于与敌方作战。这么做,这就是怎么…这类行动之一就导致了超级地球的毁灭。他们这么做摧毁了古代先祖古代建筑种族所建的用来保护本地地星团的防卫网。

大卫:你是说火星人毁灭了他们旁边的行星?

科里:我们也不知道,情况很有可能就是那样的,除非…

大卫:考虑到后果之严重,那岂不是令人震惊的愚蠢之举?

科里:是啊。

大卫:摧毁他们的星球。

科里:人都是事后诸葛。

大卫:但你认为是火星上的人对马尔戴克展开进攻,结果把它毁灭了。

科里:是的。

大卫:有意思。

科里:我指的是…依我所知,双方都试图派黑客潜入来使敌方的科技反攻自身。那样的技术是导致马尔戴克毁灭的原因。我会认为… 是敌方把星球摧毁的,而不是他们灭在自己手中。

大卫:但这个问题是关于来自我们太阳系之外的组织。

科里:是的,我正要谈到这点。防护网一旦被打倒,所谓的基因种植组就借机潜入。他们中有些连累了超级联邦天龙联盟也是在这时开始进入,他们大肆挑衅作乱,不仅是在我们太阳系内,还牵连到附近的星团。

大卫:所以根据你的信息火星与马尔戴克的战争没有第三方或外部组织的介入?

科里:在防卫网被黑客毁掉之前我没听说有第三方介入。他们犯了大错,我们还在付出代价。大卫:有没有可能事情确实发生了,但是有关信息你无权得知?

科里:哦,是的。绝对有可能。

大卫:因为我听过其他内线人说马尔戴克那帮人当时正野心勃勃要征服诸多其他星球,不仅是在附近小范围。

科里:我说的是本地星团。包括大约50个星球的星团是在同一个防卫网的保护之下。还有本地星团内部的旅程。他们要是还在与本地星团内其他星球打仗,我想那是有可能的。但我个人没有见过有关的信息。

大卫:其他一些人告诉我他们当时在与很多附近的星球打仗。

科里:我从其他的知情人那里听说过那类消息。只是我没有亲自看到或听到。

大卫:下一个问题是“健身鼠89”问的。你知不知道有关Rh阴性血系的真相,尤其是O型阴性,你有没有相关的信息?

科里:我被派遣去研究艇时曾讨论过这事。Rh血型的事…他们开玩笑说精英吹嘘和谈论RH的血统, 他们开玩笑说已经在猴子身上发现。

大卫:是的。

科里:所以如果那是外星人的血型,我们的血型到底能有多进化呢?秘密太空项目正在做遗传研究的人没把那类说法当一回事。他们认为那种说法纯属瞎掰。他们觉得那更像是宗教性的夸张,光明会的各个分组中的各种宗教信仰都有类似的情况。

大卫:你给大家解释一下光明会有关血液中的Rh蛋白的宗教信仰到底是什么?

科里:假如我的理解是正确的,我听到的都来自不停问我的人,说它来源于一脉外星人皇家的血统或是经过遗传改造的外星人血统。

大卫:哦,所以你如果有这个蛋白你就有外星人的血统?

科里:很多人都是这么以为。

大卫:好的。下一个问题来自“飞行者”。一个住有几兆人口的超级行星。这种操纵、强权、暴力和毁灭的病是从何而来?我不理解。所有这些负面的恶行都是人工智能或是执政官或无机生命体捣的鬼?”

科里:那绝对是因素之一。根据卡莉,安莎尔人,就是那个地底人群,给我的解释,那主要是来自我们经历的编程程序但我们也有遗传的因子,是被那些马尔戴 克或火星的难民带到这个行星来的,大概是在五十万年前,一直到六万年前这个时间段。那期间他们通婚杂交,那个显性的基因,同时也是很具侵略性的基因给我们 带来很多麻烦,比如争斗、妒忌和贪婪。很多组织都不知道我们是否能克服这个问题。

大卫:说到底,我觉得这位观众就是难以理解,为什么一个有生命的人会有那样的邪念来主宰、操纵、甚至杀害他人。你能不能再多谈谈你与那些最高级的 生命体,比如球形存有谈话时球形存有对于这类负面行为的发生有何看法?他们有何目的?这类负面的生命体到底想要什么?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科里:我被迫与几个这类负面的人交往很久,他们好像有一个空洞无法填补。你可以看到他们眼中的阴暗。他们灵魂中有空洞。他们无法像我们这样感受情感。 不知何故,导致别人能感到情绪,而他们不能,他们汲取能量试图填补这个空洞。那其实没有什么道理,这帮人根本就是反社会的病态。他们极为…对我们来说他们 就是外星人。与我们打交道时他们戴上面具,假装是正常人。但是你若与他们接触久了就很快会意识到他们几乎根本没有人性。一个对他人有同情心的人是很难与反 社会的病态相比的。

大卫:我认为这是很棒的回答。接下来是“赛德大师”,赛德大师。我对那群巨人感兴趣。那些先进的组群在相互交战,不得不说我很失望。我已听过无数 次了,我们都听过。但是我的头脑刚刚才看清事实真相。难道所有人都得这样?他们教授我们各种绝妙的技术,但同时又教兵法?我们是否继承了很久以前就开火的 战争?我们作战还是为了最初的原因,而那些原因已被大多数人遗忘了?”

科里:完全没错。我们还在打仗,这场战争延续了超过五十万年。我们在地球的人类对那些到这儿避难的组群来说就像是他们在背后操纵的小兵。他们利用我们 来与他们的敌人作战,我们只是棋子而已。这位观众对正在进行的战争很失望。还说:“我已听过无数次了。难道所有人都得这样?”

科里:这个星球上的所有人吗?

大卫:我想是全宇宙的人们。

科里:很多人可能过去就是这样的。很多人从前没有那样的进攻性。有些文明似乎发展得很迅速因为他们相处和睦,有集体感,他们也许是…整个星球的各个种 族外表物种都很相似。他们不是相互分裂、相互争斗。地球有一点不同。我的意思是,我们有很独特的遗传混合,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其他组织对我们垂涎,要把我们 绑去做奴隶贩卖。

大卫:我想指出,你大概已经知道我的新书《扬升之谜》,副标题就是“揭露正邪之间的宇宙大战”。全书都与我们太阳系曾爆发的战争有关。结合你所说 的,还有与我谈过话的其他知情人士目前所有的研究结果,根据我的研究,你是否同意我下面的观点?超过一定阶段后多数文明一般都是善意的。这不是普遍存在的 情况。

科里:不是。我的意思是,有些其他的行星也像我们地球一样曾受摆弄,但没有自然发展到类似我们的情况。

大卫:好的。

科里:但这不是常态。

大卫:好的。我想这就是问题的核心。那我们就不…宇宙不是一定充满敌意,有负面感,成长并非必须经过痛苦和折磨。那可能只在这里发生,但绝不是总会这样发生的。

科里:我认为困难,一点点疼痛和挣扎是推动发展的催化剂。

大卫:宇宙确实像是批准了这类事情的发生。我想要问科里他是否知道地底组群与有关地表上神和天使的传说、历史和神话之间的关系。

科里:我和卡莉在地底图书馆会面时绝对谈到过。神话充满了史实,通过口头传述。故事情节会有变化。但一般都能找到内在的事实。卡莉告诉我地底人群在漫 长的历史过程中曾到地表,在各次规模不同的大灾难之后帮助重建地表的文明,提供法规、农业等等协助,你知道吗?但当他们露面时,他们要么就让大家继续相信 他们是神,要么就干脆自称是神。他们那么做是出于行动安全的缘故,因为他们要人们往天上看而不会往脚下看,看出他们真正的来处。所以他们绝对不会…我不是 说所有神话背后都是地底人组群,因为有些是源于从地球外来的外星人。都混在一起。这些古代的神,我们听过的神话是混有地底人以及从天而降,从地球外来到地 球的外星人,他们也用了同一手段。两者经常会同时访问一个文明社会,不时地给他们提供信息。他们就会有两组不同的神来造访。一个是来自地球以外,另一个是 时常来访问的地底组群。

大卫:让我们用一个我知道的希腊神话做为例子。有些有关地球上的人与神通婚生育,他们的后代有惊人的本事。比如大力神,赫拉克勒斯能举起惊人的重 量。他有令人惊异的速度。他有超人的力量。我们听到这类超人的能力,那些地底人有没有这样的本事?他们有超人的能力吗?

科里:是的,他们有扬升后获得的能力。他们可不会在访客面前当杂耍一样给你演示。那是被禁止的。但他们是有在我们眼中像神一样的能力。

大卫:你有没有亲眼见识过证据?

科里:与卡莉灵通相连就足以令我相信了。

他们的科技本身就好像是魔术。

你四处漫游。周围没有灯,但你走到哪儿都有全光谱360度的照明。他们建了庞大的花园和洞穴。

大卫:你还看见图书馆内浮在半空的椅子。

科里:是的。 我的意思是,这个世界现在任何一个普通人如果被拽到地底去看见有人坐在飘浮在半空的椅子上, 他们大概都会说“这是一位天使”。或是从他们自己的宗教信仰提取借鉴。

大卫:那可真是个有趣的回答。我们聊得兴致勃勃。我希望观众们也喜欢。这里是《揭露宇宙》节目,我们下次再见。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我们的嘉宾是科里•古德,感谢您的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