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2日Rob Potter访谈

  • A+
所属分类:柯博拉访谈
摘要

Rob – 女士先生们,很高兴又来到Victory of Light电台节目。我是大家的主持Rob Potter,又来到Cobra每月访问。今天是2015年11月12日。我在毛伊岛(夏威夷)。我们刚完

Rob – 女士先生们,很高兴又来到Victory of Light电台节目。我是大家的主持Rob Potter,又来到Cobra每月访问。今天是2015年11月12日。我在毛伊岛(夏威夷)。我们刚完成了文字记录,访问Cobra,红龙代表和金鱼报告Goldfish Report的Louisa。这是一个联合访问,只有文字记录。会在Cobra访问5,6天後发布。
这个访问会首先放出,所以请留意这个页面几天後的更新。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访问,Cobra和红龙代表分享他们的观点。我们当然希望所有光之工作者和有正面意图的人们能团结起来。
说到团结,这个世界的仍然和平,你们还能安然待在家里。但有趣的是死海文书和圣经都预言过末日。它们谈到Cog和Mahgog(注:关於黑暗和光明的最後之战)。Cog代表美国政府,Mahgog代表俄罗斯。预言说欧洲会首先发生一些事情。我想以此开始我的提问。首先欢迎你的到来。
COBRA – 谢谢邀请,很高兴来到这个节目。
Rob – 我刚才说到Cog和Mahgog以及俄罗斯。现在有一些穆斯林入侵似乎是有人安排的,一些人认为这是一次真正的入侵。但很明显大部分无辜的人只是为逃离他们国家的战争。最近有 报导说国际刑警阻止了一些假护照送到雇佣兵手上。你能否谈谈现在欧洲的形势,会不会变得更差或者更好?事情平息下来了?现在是什麽情况。
(这个访问在黑色贵族执政官策划的巴黎恐袭前进行)
COBRA – 情况好了一些,因为人们终於开始意识到发生了什麽,他们开始展开一些行动。俄罗斯在叙利亚的行动引发了一部分难民回去叙利亚。所以情况好了一点。并且我们的冥想也帮助到一些。但问题远没解决,所以我们需要更多行动和更多的能量支持。
Rob – 是的,我听说一些人正返回叙利亚。他们觉得情况平静了一点。叙利亚的交战停止了还是仍然继续,还是正在有一个清理的行动?
COBRA –计划仍然在进行,但人们多年来首次看到远景,他们看到一个未来。
Rob – 很好。你觉得对一些难民来说现在回去是否安全,或者还是不太安全?
COBRA – 对叙利亚一些地区来说回去是安全的,但并非每个人回去都是。
Rob – 你能否谈谈现在欧洲总体上的情况。我知道每个国家,每个人对难民有不同态度。我知道媒体正在搞混水,我现在不看电视上的主流媒体或者欧洲媒体。但你能否给我们一个正面(看待难民)的人们的百分比,有没有一些人像美国乡下佬那样诅咒其他族群,叫难民做头巾恐怖分子或者其它很难听的名字。接纳难民,知道发生什麽事的人的百分比有多少。你对此有什麽感觉。
COBRA – 基本上两件事都在发生。人们开始理解形势。但也有很多恐惧和误解。有很多天真的乐观主义,同时也有很多压制着没有爆发出来的仇恨。也有很多人已经平衡各个观点,令人惊讶的很好理解正在发生的事。
Rob – 现在有很多人在谈论关於Corey和本杰明提到的一些事情,我们在金鱼报告里有谈到一些,但我想你减轻一下人们的恐惧,关於那个揭露过程中把金融系统交到那些老人手上100年的事情。这些人很显然是旧阴谋集团的一部分。
COBRA – 不是所有团体都是旧阴谋集团,但有很多团体已经被放到一边了。因为阴谋集团自身难保,现在他们觉得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但实际上这个行星上所有团体组织都要对齐和连接到这个行星更高的愿景,那就是每个人的富足和完全的揭露。有一些中国利益集团想延迟揭露,其他国家也有一些团体想延迟揭露。这不会发生。他们可以拖延几个月,但不可能拖延个100年,这是不会发生的。
Rob – 是的,我也觉得这件事非常荒谬。我同意你所说有光明势力在监督事情的发生。但这是一个难题。我们之前也谈到。现在有不同的集团,推动不同的理想。抵抗运动和银河联盟怎样收拾局面?最後是不是要介入,就像老师在教室里说:"安静安静!你们必须在全球透明和行星富足上达成团结一致。"?这些不同地方不同秘密社团的人在哪里开会?如果我们搞不定这里的人为因素,那事情似乎还是很遥远。银河联盟和抵抗运动有什麽计划来结束这些对金融系统权力和控制的争论?
COBRA – 在某个时刻,当足够安全的时候抵抗运动将把大量的讯息交给地表上的某些人,这些讯息公开给那些人之後将会改变游戏规则。因为突然间这些讯息将会公开出来让每个人都知道。所有那些正在进行後门交易的团体将不能再这麽做,因为事情将会转变,对每个人来说这类讯息的公开就能改变游戏规则。
Rob – 很好。这讯息是不是让那些有个人议程的人曝光,从而修正他们的行为和观点?
COBRA – 不。事情将会是….(讯息公开後)大众的理解将使那些操纵变得不可能,因为人们能一眼看穿。
Rob – 这讯息是不是抵抗运动,阿加森网络或者银河联盟公开宣布的一部分?
COBRA – 我会说将会有关於外星生命的讯息,当这个讯息公布後,没有组织能拖延揭露,这对金融系统来说当然也有严肃的含意。对那些组织来说,很多现在可以做的,将会突然变得不可以。
Rob – 是的,光明势力怎麽做真的让人很感兴趣,我猜这是一个绝密的行动。但现在很多人由於主流媒体的控制而有恐惧的反应。这会在大逮捕後发生吗?
COBRA – 不,这可以在逮捕前发生。我不会详谈细节,但有一些计划打算在"事件"前做点事。因为真的用了太长时间,抵抗运动想在"事件"前推动一些事情。我不会作出任何承诺,但他们也受够了。他们不想再耗费更长时间。他们希望能尽早触发一些事。再强调,我不会谈到细节,但一些计划正在进行。
Rob – 这是好消息。这会让一些军方的中立人士得到一些讯息,让他们对事情有另一层次的理解,是吗。
COBRA – 是的,当然。
Rob – 好的。我们已谈到叙利亚和金融重置。关於中国和台湾领导人的会面,你能否给我们总体评论一下金融系统和一些转变或者进展?
COBRA – 好的。中台的会面是一把双刃剑。这可以是一件好事,但不幸的,这也可以是中国想要控制台湾的企图,这是不好的。所以,事情在长期看来可能会有好的结果,我们接着看下去。
Rob – 我们现在直接回到问题上。我们开始提第一个问题,这是一个有趣的历史问题。我对希腊历史不太熟悉,但不同的历史来源提到一个叫Zamaltos的神在Thraxian文明的正面影响。你知不知道Zamaltos是谁,他是阿加森还是银河联盟的代表?
COBRA – 这只是亚特兰蒂斯末期的一个传说,因为大部分希腊众神实际上是光明存有,为那段时期带来了很多觉醒,这个问题就是那种情况。
Rob – 好的。我收到很多关於这个话题的提问,我们已经回答过,但人们非常坚持。对那些提这个问题的人,这将是最後一次回答。问题是:在喀尔巴阡山脉地区,罗马尼亚的布切奇山Bucegi mountain下面的文明是谁?
COBRA – 这是某个外星种族建立的一个非常古老的基地。那里有一个时间囊,它被罗马尼亚特务机关发现,然後被美国的阴谋集团接管和封存。幸好部分讯息已经透过一些书籍公开,你可以读到。Transylvania Sunrise是第一本书,还有更多关於这件事的书。这只是冰山一角。在行星上还有很多类似的地方。
Rob – 但就像死海文书有光明势力监察不会被人销毁,这些最终都会公开给人类知道。
COBRA – 是的。
Rob – 这里有一个深刻的好问题,你可以尽可能说一下。能否解释什麽是开悟?
COBRA – 开悟就是你认识到自己真正是谁的一种体验。这是与你真实自我的重新连接。开悟不代表你完全超脱了所有人性,所有情绪,思想和信仰系统。这只意味着你更深入的知道你是谁。继而你生命里的每件事里总有你是谁的觉知,你永远不会再失去这种觉知。这就是开悟。
Rob – 是的。在印度教里这称为三昧Samadhi(注:意指专注於所缘境进入心不散乱的状态),唤醒你与高我的连结。还有另一个术语叫Nirvakalpa Samadhi,就是恒常不变的连接。这又带出下一个问题,我想之前已问过一次,但这是一个好问题。请你定义什麽是扬升?
COBRA – 正如你提到Nirvikalpa Samadhi,这就是扬升。(注:Nirvikalpa,在瑜珈学中代表三昧的最高境界,在佛学中代表一切皆空基础上的无差别认知,最终凭直觉感知最高的真实。)扬升是当你自我的觉知如此强大,以使你能整合你人格的所有方面。你照射一束光到上面,并且用不完美的爱的接纳转化它们,使得你实际上不再有人格。於是你溶解了你所有的低级身体,包括身体,乙太体和情绪体,精神体,你完全的与你自我的神圣火花对齐。然後你超越了所有熵的法则,你能实体化或者投射一个自己的影像到现实层面。但你永远不再把自己等同於这个身体。你永远不再等同於自己的思想或者情绪。这就是扬升的一个简短说明。当然还有更多内涵。我将会在某个时刻写一篇文章,但现在不是时候。
Rob – 谢谢。另一个有趣的问题。最近Veterans Today网站有很多讯息揭露。James Preston, Gordon Duff揭露可萨犹太人的议程,基本上那是被错误操纵的犹太复国主义议程。我想问:我看过George Hunt Williamson所写的Secret Places of the Lion,里面澄清了摩西出埃及的细节。当时那些被称为犹太人的人们相信一神,但那些被摩西带出沙漠的人并不是遗传学上的同一人种,里面有很多非洲人,埃塞俄比亚人,很多人来自希腊和世界各地。他们被摩西带领走出埃及。你是否同意那些相信一神论的最初的犹太人不是特定的人种?
COBRA – 实际上有两个方面。有一些遗传上的组合形成了被称为犹太人的团体,但也有其他接受了犹太信仰的种族。我这里说的是可萨人,而且还有不同种族团体的混合,但你所说的最初的犹太人,他们确实相信一神,但这是被执政官用很多方法操纵过的。我不会在这里说到具体细节,这是一个很深层的故事,非常复杂。并且关於犹太人有很多虚假讯息,很多混淆。其中一个流传很广的虚假讯息是发生在沙特阿拉伯的事件被解读为发生在以色列。那些圣经(记载)的事件发生的真实地点其实是现在的沙特。这正是可萨人所占领的国家,他们掩盖了很多与此有关的事情。
(采访後记:我不确定Cobra所说很多圣经里发生的事情其实是在沙特发生是什麽意思。他可能是对的,但摩西分开红海是真的,考古学家Klaus Donna找到了地点证据予以证实。)
Rob – 是的,很多事情将来会揭晓。这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我想犹太人和那些不同观点的人都不喜欢现在对巴勒斯坦的军事行动。我也认识到我们不喜欢美军对中东所做的事情。我想说现在是时候放下分离主义观点,比如黑白,贫富,犹太教徒,穆斯林,基督徒,印度教徒之类,并且团结起来,你同不同意。
COBRA – 是的。其实人们的宗教信仰不重要,种族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个人的灵魂的临在。只有在那个层面,真正的兄弟姐妹情谊才得以建立。所有人们的信仰体系的不同显化是不重要的,因为绝大多数都是执政官编程的一部分,在长期看来这完全不重要。这不是永远伴随我们的东西。随着最高的真相开始揭露,人们开始有了与源头的直接体验,所有这些都会消失。
Rob – 这里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二战的时候犹太人大约的死亡人数是多少?
COBRA – 我没有准确的数字,但这是数以百万的。是五百万或者一千万,因为太多了。除此以外,有很多不是犹太民族的人在二战後死於欧洲各地集中营,这个数字也是百万计的。有很多的人死於斯大林时期的苏联。因为执政官和耶稣会,数以千万人遭遇恐怖的经历,这需要很多疗癒。关於这个情况"事件"後将会有很多疗癒。
Rob – 是的。系统性的折磨和种族屠杀在全世界都是恐怖的。另一个军阀是波尔布特,他进行清洗。我听说超过100万人被杀害。我想这些事情里有很多脑控编程,我称之为寻求他人受苦的撒旦心态。这些事情的本质是什麽,你知道他们不是执政官。这些是不是倾向於做这类事情的蜥蜴人?我无法想像美军士兵在阿布格莱布监狱对无辜的伊拉克人做出这种可耻的事情。普通人做出这种行为的原因是什麽,这如何得到疗癒?
COBRA – 这是因为执政官的控制。执政官只需按下仇恨的按钮,压抑仇恨然後扩大它。大部分普通人不够强大足以抵抗来自执政官持续的压力。比如他们被送到战场的话,他们只能向这种压力屈服,不论什麽事都按照命令来做。
Rob – 谢谢。东乌克兰有什麽计划,那里的战争能停止吗。DNR的领导人不停把煤卖给敌人,他们只是被骗?普京和扬科维奇是不是已经同意在初次暴动爆发前把克里米亚还给俄罗斯?
COBRA – 不,不。没有这样的协定。这个问题是指"事件"前还是後?
Rob – 是"事件"前。很明显"事件"後所有战争都会停止。这个问题是战争现在能不能停。乌克兰现在的情况怎样。是不是仍然在僵持或者升级?
COBRA – 情况还没解决,我不期望"事件"前能解决,因为阴谋集团的动机很显然是让冲突尽可能长久持续。
Rob – 人们想知道"事件"後多久能让莫吉隆斯症Morgellons和其他疾病的爆发缓和下来?人们染上这些病是不是因为飞机化学尾迹?
COBRA – 後勤有多快就有多快。这些治疗方法需要一段时间分配,也需要一段时间被人接受。我会说在全人类的范围而言将有显着的改善。
Rob – 上个月有一个遗传学家的问题,他有一个遗传学问题问你。他说:能否问问Cobra,我们基因组内的固化逆转录转座子垃圾DNA是不是外星人有组织的基因操作的证据?
COBRA – 是的。因为外星人的基因操作,触发了某些转变,可以在基因里很明显的追踪到。我会说主流遗传学禁止了某些部分的研究,某些事情被禁止,某些事情被大范围掩盖。如果你用开放的眼光接触这个领域,你会找到外星人基因操作的非常强大的证据。
Rob – 这个问题,我不认为你有这麽说过,但有人问:Cobra提到撒旦已经被送到中央太阳。你有没有这麽说过?
COBRA – 我不是这麽说的,但我现在不会评论,还不是时候。
Rob – 下一个问题是,能不能解释关於我们所知的撒旦那个存有?
COBRA – 不,我不会对那个存有作出评论。
Rob – 他是不是与那个叫Set的存有是同一人?
COBRA – 是的。
Rob – 这个问题我们之前回答过,中央太阳在哪里?
COBRA – 正如名字所说,中央太阳在银河系中心,就是银河系中心最强大的物体。
Rob – 你能不能从历史上谈谈抵抗运动,X行星团体来地球之前的远古历史。
COBRA – X行星团体存在了成千上万年,他们有自己的进化,和地球没有太多的互动。它与那些好和坏的精英们有一定程度的互动,并且很久前被光明会接管。同样的情况发生在这个星球上,但幸好他们比地球早一点获得解放,现在他们正协助地球的解放。
Rob – 你能否谈谈他们多久前被接管,是不是3万年前?
COBRA -实际上第一阶段的接管和这个行星一样,25000年前。但那种控制没有那麽深入和彻底。在X星上有很多的觉醒。较少的脑控编程。
Rob – X行星上的人们起源自哪里?他们是不是殖民於X星?对那些不知道的听众说一下,X星不是Nibiru。这是一个大约850年椭圆轨道的行星,覆盖着蓝色的沼气冰。人们住在行星中心。
COBRA – 他们不住在行星中心,而是住在近地表的地下基地。
Rob – 问题是,他们在那里多长时间?他们原本来自哪里?
COBRA – 他们在那里有几百万年。很多人是来自银河系各地的类人存有。
Rob – 历史上有没有地球人定居在那里?有没有古代地球人成为X星的居民…
COBRA – 是的,那里有一些从地球转世过来的人,随後被传送到X行星的星光层。这确实发生过。
Rob – 人们想知道他们什麽样子。很明显他们很像人类,是吗。
COBRA – 是的,他们很像人类。如果你在街上遇见他们,你无法看出那个人与普通人的分别。现在他们是抵抗运动代理人,走在地表的大街上,你认不出他们。
Rob – 谢谢。现在谈谈主要异常的问题。我收到一些提问。我想人们还没搞清楚。对於那些仍然在思考主要异常问题的人,我们这里会谈到一些细节,以便你们能弄明白,这将是对那些有问题的人的很好的参考。什麽是主要异常?
COBRA – 主要异常是偶然性,它是一个没有存在目的的随机函数。它本身不是负面的,但自由意志与主要异常的互动会有一种强大邪恶和负面倾向,因为主要异常从不与源头连结。
Rob – 为什麽主要异常会出现在一个完美有序的宇宙里?
COBRA – 答案是没有任何原因,没有任何目的。这是主要异常能存在的唯一方式。
Rob – 下一个问题是,它的目的是什麽,是否仅仅是混沌。但你说它没有目的。
COBRA – 主要异常没有任何目的。它是目的的逻辑对立面。
Rob – 谢谢。所有的造物与主要异常互动?或者在其他维度和多元宇宙的其他层面,事情运作的方式不一样?
COBRA – 造物一直与主要异常互动,实际上在缓慢的转化主要异常。这个宇宙里每个意识活动都能转化主要异常的一个方面。这是一个自从宇宙诞生开始就不断持续的过程。
Rob – 根据这个人所说,你提到主要异常会吸收回合一,是吗。
COBRA – 是的。
Rob – 在这之後会怎样 ?
COBRA – 合一将永远成为一切万有。不需要有更多造物,因为一切万有将整合回到合一。
Rob – 你最近的访问里说到源头投射自己到主要异常里,这个融合产生了造物。问题是,当没有主要异常,造物如何产生?
COBRA – 主要异常出现前没有造物。
Rob – 你说过合一终极的目的是要理解吸收主要异常。当吸收完之後又有什麽目的意图?
COBRA – 之後作为合一存在於完美的喜悦,爱与协调之中。
Rob – 另一个问题,organ chembuster和cloud busters(注:净化天空或大气的发明)是否能产生足够的力量清理天空的飞机化学尾迹?
COBRA – 如果设计合理,它们能帮到很多。
Rob – 有一些较为敏感的人…但我不肯定,因为你无法知道他们是否真的有过那些经历,这不是关於这些经历的真实性问题。但有人说他们睡觉的时候,他们能感觉并且真的看见有一个蜥蜴人出现在他们房间。就在他们入睡前,他们感觉到作呕就像有人在强迫灌什麽东西到他们大脑里。他们说有一种身体上的恶心感。人们要怎麽保护自己,这些事情仍然会偶然发生?
COBRA – 是的。这可能会偶然发生,但不是常见的。如果你没有那种经验以及那类存有的能量附着,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所以如果你清理内在对那些存有的附着,它们就不会显化在你的现实里。
Rob – 这里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你对人体自燃有什麽解释?
COBRA – 通常这不是人体自燃。这是等离子标量技术的远距操作。
Rob – 谢谢。有人想知道你对最近波兰选举的看法。你是否看到波兰有机会和俄罗斯和东盟走得更近,而不是站在欧盟和美国那边?
COBRA – 波兰问题是由於它位於东西方世界之间。这是两个强大势力之间左右为难的抉择。波兰政治家需要很多与两边谈判的技巧。当他们看到东盟更加强大,他们当然会支持。这个回答同样适用於很多欧洲国家。
Rob – 这里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我们知道你不能给出答案并且不知道。但你觉得"事件"在2020年前的概率有多少百分比的可能?
COBRA – 我不会给出任何时间范围,包括可能性的预测。
Rob – (笑)我知道你会这麽说。大天使和扬升大师有什麽不同?
COBRA – 扬升大师有过地球生活的经验,有过地球的转世,有着自己的自由意志努力超越和逃离矩阵。大天使没有地球经验。他们只是游弋在他们更高的维度,所以他们的觉知会有点不同。
Rob – 教皇是不是变身的蜥蜴人?
COBRA – 教皇没有变身,也不是蜥蜴人。他是一个来自仙女系负面的执政官。
Rob – 在什麽情况下地球倾斜会得到修正,这个行星会不会不倾斜的自转?
COBRA – 我不会回答任何行星地轴转变的问题,现在不是时候。
Rob – 我想不是具体问地轴转变,而是这个行星会不会再次以一个平衡的方式重新安置?
COBRA – 是的。
Rob – 这个问题我不肯定你是否知道,但我觉得很有趣。你是否知道南印度18大师Siddhas是谁?听起来似乎像一个印度版的净光兄弟会问题。
COBRA – 是的,我听说过那些存有。他们在扬升的状态中工作。
Rob – 谢谢。在印度教里,创世众神是梵天,毗湿奴和湿婆。他们谁对应宇宙银河的造物层面?有点像基督教的圣父,圣子和圣灵那种说法。你能否评论一下这三个神。
COBRA – 是的。他们是宇宙原型:神圣意志,神圣之爱和神圣之光。在不同信仰里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描述,通常大多数宗教信仰描述那些原型时把他们与那些他们所知的存有作为同一原型的载体连接起来。
Rob – 好的。我们回到一些更世俗的问题。似乎阴谋集团透过在越来越多的州推行强制疫苗差不多成功实行他们统治世界的计划。我没有亲眼看到,但我听到人们在谈论,但我不认为他们能成功。当然他们也在计划没收枪械,尤其是一些疫苗领域的医生似乎被人谋杀了。律师,医生也是国会议员的Andrew Moulden有所有证据,用简明的医学实证科学方法证明疫苗引发自闭症和其他异常,他也被杀了。这些事情不久的将来能结束吗,或者不幸的我们不得不面对这些直到"事件"发生?
COBRA – 不幸的是,这个情况仍然会继续,可能会持续好一段时间,但"事件"的时候会完全停下来。
Rob – 有人问奇异夸克和顶夸克炸弹,他们想知道有多少炸弹,它们仍然生产吗?
COBRA – 有一定数量,但没有新的炸弹生产。它们的数量随着清理行动一直在减少。
Rob – 很好。你能否告诉我们数量?你会不会说50个以下,或者100个以上?
COBRA – 这是机密讯息。
Rob – 人们想知道你怎麽知道有多少人冥想。你是不是有特殊能力知道参加冥想的准确人数?
COBRA – 抵抗运动有自己的方法获知这个讯息,他们会在冥想後给我一个关於冥想有多成功的讯息更新。
Rob – 下一个问题是,有多少正面的军队警察参与了抵抗运动。我们如何知道有军队和警察参与了,或者他们都没有牵涉其中?
COBRA – 一些在警察机关和军队架构的人已经得到抵抗运动代理人接触,但人数不是太多。现在还是言之过早。但最後的行动将要开始时,就会有很多人被联络。
Rob – 你能否给我们说说已经被逮捕的重要人物的名字,给人们一些希望真的有转变发生。关於金融系统的拆除进展你能否举些例子,让人们看到正义的伸张和逮捕的进行?
COBRA – 在冰岛已经很多逮捕行动。越南已经有银行家被起诉。实际上针对法国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有一起诉讼。有很多小的进展,因为大行动将会一次进行。但你已经能看到一些小步伐迈出。
Rob – 谢谢。我不看主流媒体,也非常忙碌,但我听人说罗斯柴尔德被逮捕。哪个成员被逮捕了,你能不能解释是什麽情况?
COBRA – 我无法确认这个讯息。有一些大人物被逮捕的谣言,但我没有得到确认。
Rob – 现在我想谈一下凯史的自由能源装置。我们团体的其中一个成员,我们叫他JB,他已经联系我。他似乎参与了很多。另一个人已经拿到他们的设计图和概念,做出更可行和更能运作的部件。我看着这一切,就好像鸡蛋破壳一样。据称印度,意大利,中国已经同意一旦可行,他们将会推广这些装置。这些装置现在还没达到精通和统一标准的程度,我们还没成功。我们上次谈过了,这是不久前的事,你对凯史有没有更多的讯息?你有没有收到那些获得装置的人们正面的回应?中国,印度和意大利将是首批推广的国家,你认为这是不是真的?
COBRA – 我会说尤其是中国和印度。他们的基础设施已经准备好。当一切就绪,某些情况里这两个国家将允许自由能源有效的推行。但我还没有收到关於凯史装置的正面确认。
Rob – 你有没有研究过这些装置和其中的技术?这与你所理解的等离子物理学是不是一致的?
COBRA – 我研究过,里面有一些有希望的成分,但我不能100%肯定它真的能运作,哪怕是理论上。
Rob – 我想我们离这些完全成真前还有一段路,但听着似乎很有希望。似乎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是吗。
COBRA – 很久之前就是这样。
Rob – 抵抗运动怎样,你有没有问他们这个问题?他们仍然保持沉默?
COBRA – 我已经和他们讨论了很多次,但他们总是说主要的事情是拆除奇异夸克炸弹,然後其它事情才能发生。有很多科技在某些地方等待着恰当的时机公开,所以这不只是关於凯史。这是整个行星的形势问题。需要有一个突破,而这个突破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很可能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发生。
Rob – 我想谈谈Corey的讯息。那些在秘密太空计划SSP的人,在"事件"发生时他们将得到解放和治疗。这对人类来说是兴奋的。他们一夜之间明白到我们已经有了这麽一个外太空计划,在月球,火星,金星有基地,有着比国际空间站更先进的人造卫星在小行星带。Corey说得对吗。
COBRA – 是的。在小行星带有很多基地。这不只是关於Corey的讯息。如果你想看的话,在很多地方都有很多证据。我会推荐Dr.Salla关於SSP的书,尤其是书的第一部分,有大量的证据和很多不同的讯息来源,很多关於不同秘密太空计划存在的证据。
Rob – 我觉得当银河外交开始後,我们就能直接到外太空了,是吗。
COBRA – 是的。
Rob – 我们节目时间差不多了。有人问到一个很形而上学的关於那个非实体存有的问题。你能否谈谈梅塔特隆Metatron是一个存有还是一个办公室?Metatron, Sandaform这些存有在"事件"後能否看得见,或者仍然是在更高层面上工作的非实体存有?
COBRA – 他们将仍然保持非实体的更高层面,但那些有足够觉知的人能够更容易的感觉到他们的临在。
Rob – 很好。我们有几个最後的问题,关於人们能做什麽。我们说过人们要找到自己的道路。但你能不能推荐具体能做的事?如果有人觉得要建立一个团体,除了冥想团体外你有没有其他建议,其他类型的你觉得能帮到人们的活动?
COBRA – 我觉得最有效的是开设一个博客,因为我们需要更多博客活动,更多互联网活动,发放与形势有关的资讯。我们需要比大众媒体更强。
Rob – 有件事你提到可能发生在美国。当然,加拿大人可能也想南下,因为这里更温暖。但我想这是透过墨西哥和加利福尼亚半岛来进行。这会不会是一次国际性美洲突袭,或者是某种自南美和中美洲的边界开放?
COBRA – 这只是阴谋集团的计划,这不会发生。
Rob – 谢谢这个回答。一个与Drake和Alex Jones有接触的人找到我想进行一次对话。如果安排得到,你有没有兴趣和Drake做一个联合访问?
COBRA – 是的。
Rob – 很好,也可能是Alex Jones?
COBRA – 好的。
Rob – 很好。我会尝试一下,希望能达成这件事。同时我想再次感谢Cobra。今天我们和龙族代表渡过很多时间。谢谢你对那些技术难题的耐心。当然我们的光之胜利访问进行得更顺利了。你有没有什麽想与人们分享,提醒他们冥想或者其他你准备做事情,请说两句。
COBRA – 是的。如果这是访问在11月21日前发布,我想请任何愿意参加冥想的人都参加。那些已经厌烦等待的人们,这次"事件"冥想就是你能做的。你可以积极的参与,如果我们有关键临界人数参加就可以让"事件"近很多,因为显化的合一能量场力量是最强大,或者说宇宙其中一个最强大的力量。但这都取决於你。
Rob – 好的。Cobra重申我们是这次转变不可或缺的。大家不要只是坐在椅子前发文,害怕这个那个。记住你的光明能转变事情,用你和平的意图我们将一起改变这个世界。再次谢谢Cobra这个月来到我的节目,十分感谢。光的胜利。
COBRA – 是的,光的胜利。
翻译:erttq0101
原文: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2015-november-12-cobra-resistance-interview/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