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座ET接触者Alex|爬虫族议程访谈(二)

准备转变按:此视频是记者对仙女座正面外星人接触者Alex Collier的访谈,采访于1994年10月。


Alex谈论了仙女座人告诉他的关于爬虫人(天龙星人、猎户座、小灰人)在地球的议程。他谈论的信息与柯博拉讯息以及其他揭露者对阴谋集团和负面外星人(爬虫人)的揭露讯息相互印证。特此以视频和图文方式分享给大家。

整个采访,Alex一直强调:我们只能自己拯救自己,做自己的救世主。我们可以向她们(仙女座人)要求指引和帮助,但她们不是上帝。我们人类首先要做的就是停止自己内部之间的战争。无论发生什么,人类都需要团结在一起,我们唯一能依靠的只有彼此!这里是我们的星球,我们的家园。我们的敌人不是我们人类自己,而是那些控制着人类和地球的负面爬虫人。

此视频时长2小时,文字较长(31000多字),因此分五篇连载,此为第二篇。

爬虫族议程访谈

视频原文第二篇

Alex

本篇内容提要

灰人来到地球穿梭时空控制人类。

介绍和Alex保持联系的两个仙女星座人的特征。

1964年Alex 8岁与仙女座人第一次接触和14岁第二次接触时的情景。

1985年以后和两个仙女座人接触的环境、他们谈话的内容以及交流方式。

介绍所有卷入地球议程中负面外星人的起源、组成以及他们之间的相互控制关系(等级)。

灰人种族有善良和邪恶之分,他们正在消亡,他们是猎户星人和天龙星人的奴隶。

记者:天狼星的哪一支?

Alex:天狼星A的那一支。

Alex:他们现在做的就是想要唤醒大家的意识。他们及时的回到1964年来联络我。我不是唯一一个被联络的人,还有别人。还有别的人也是媒介、渠道,随便你怎么称呼这个。我们在精神层面上获取信息。大角星人也被包含在内。完整的观点就是,他们想要这个星系上的属于我们这部分的能完成进化。拖我们后腿的是太阳系,就是地球上人类的意识。地球作为一个实体,一个精神实体,想要进入第四和第五密度。但是现在因为人类的意识拖后腿儿,他还不能进入。如果他想要脱离人类完成进化,它必须达到以下的两个条件之一。人类要么顺利发展,像仙女座人所说的那样成长,要么被清除出地球,不要成为阻碍地球的力量,净化地球。正是如此,不管你使用什么术语。但是这些选择不需要我们使用自己自由的意愿。所以这就是我们进退两难的困境。就像我们被自己的信仰系统困住了。我们信仰系统实际上每一天都被削去一点,向我们所认为的真实转变。我们正在引进一个重叠的思想与能量的程度,那有希望能够打开我们的视野,只要我们看得足够远,我们就能真实感觉到意识的飞跃。我们的行动必须加速,我们必须在2001年之前做这些。

记者:有具体的截止月份吗?


Alex:可能在7月到8月之间。

记者:那时会发生什么?2001年7月到8月之间会发生什么?

Alex:基本上什么都不会发生,但是我们在创造我们的未来,我们未来的大部分都是信念系统,我们的信仰会集中在《启示录》中,集中在其他被预言会发生的灾难中。

记者:所以你只知自我应验的预言?

Alex:对,理论上我们将要去创造它。理论上我们将会造成自己的终结,因为我们将自己沉浸在这样一个信念系统里:我们自己还不够成熟,不过年长,不能够照顾好自己,所以需要别人来这里照顾我们,这就是造成灾难的原因。因为有谁愿意来到这里,把我们从我们自己手上拯救出去?因为如果这样做,他们就得告诉我们什么是我们必须去做的,我们没有担起我们自己的责任。仙女座人说老天的计划是他的自由之一,任何救世主来到这里,通过政府来拯救我们,都会把自由从你身边带走。

记者:所以信念系统是首先建立的控制系统的一部分吗?

Alex就是这样,其中系统很多都是灰人和猎户集团操控着,如果你能时间旅行,你能很容易地回到过去并且篡改未来,这很简单,他们的手段简直不可思议,就如同政府所宣称的一样,几千年来,他们从未来过地球,灰人到此地只用59年光阴而已,但是由于它们所具有的穿梭时空的能力,他们回到了过去,操控了一系列历史事件的发生,从而使我们生活在现今一个我们祈祷着有人可以拯救我们的世界。而且,灰人已经在这里了,如果当我们心里呼喊“请救救我们吧!”然而我们已经被迫这样做了,而且得到了我们所祈求的,因为我们没有担负起作为共同一个种族的责任,作为一个种族去处理和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取而代之的是我们不停的向外观望求助,这就是为什么仙女座人对我们的成长如此关心,如此抱有责任心的原因。

记者:那现在地球上有多少人和仙女座理事会保持着联系?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是有四个。

Alex:据我所知,他们和四个人类保持着接触,另外的我就不清楚了,我不确定是否有更多的接触者,也不确定其数量是否正在增加,我知道美国有一个,南美洲有一个,亚洲、欧洲还各有一个。但是这里还有其他的成员,超过170个。他们也许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和人们进行谈话和接触,而这种交流形式是否是直接交谈还是经精神感应还是经灵媒则需据不同的灵性水平而定,总之有很多的信息传递到这里。

记者:那他们认为这是有效的吗?起作用了没?

Alex:一定程度上效果并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么好,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好,仅仅因为大多数人都表现出难以置信的漠不关心,他们仍然沉溺于朝九晚五的生活之中,我有房贷需要偿还呢,孩子早上还要上学呢!我tmd管那么多屁事干嘛?所以很不幸,那并未生效,那并不会拯救你,也不会保护你,地球不会因此而停止转动,我们只是这个进程中的一小部分,所以觉醒吧!事实就是这样!

记者:现在和你保持联系的是一个四英尺又十一英寸高的有着浅蓝色肤色的叫做Vissaeus的人,确实是这样!请详细的描述下他或者她的特征。

Alex:Vissaeus,总之,他很严肃,也很和蔼,他如同圣人一般,他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治愈者,他所拥有的完美的治愈力量是其他所有的我所认识的人所不可比拟的,他很坦率,谦卑,而不乏温柔。当他走进一间房间,比方说,我和他一起,或者是其他人与他为伴,当我们走进房间,或者走进母船和船体的不同区域,能量就会转换。当然人们都和能量紧密联系的,他们不停的走动,然后认出了他,向他一一鞠躬。我想他就像ishwish或者亚威一般受万民敬仰,就像舰队司令或者是一个……但是我实在不想用上帝这个词来形容他。

记者:一位长者。

Alex:一位具有无限智慧和深邃洞察力的长者。他们很清楚的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事情,这些操控,也就是灰人,猎户集团和爬虫族在这里所干的事情,他们对将要发生的事情感到不安,另外一个仙女座人叫Morenae。

记者:让我们再来聊聊Morenae吧,你有两次提到他。那坦白地说,你和Morenae最难忘的交流是什么?

Alex:其实每次都很难忘,但最难忘的其实有两次。一次是之前刚刚发生的那次,而在之前那次便是我觉得最难忘的。我们刚刚交流完,一起度过了大概一个小时,而我觉得很沮丧,很悲伤,当我离开团体时我哭了,我转身看着他,他也看着我,微笑着,说道:你拒绝的爱其实正是你所承受的痛苦。那次是我最难忘的,而也仅是因为那句对话。根据天主教义,我们一旦离开了肉体,你就会受到来自上帝的评判,并不是这样!真正对我们评判的人是我们自己,而我对那句话的理解是,当我们离开肉体灵魂出窍时,我们回看自己一生,感觉一生都没有付出真爱,也许那只是因为我们给予的不够,我们就是根据爱来评判着自己,所以那是对我影响最为深刻的一次,

记者:Morenae有七尺半或者八尺高,雪白的皮肤没有毛发,他也是浅蓝色的,你能详细描述下他的性格特点吗?

Alex:他很严肃,但是也不乏幽默感,他能让我很快地摆脱忧郁,他看事情的眼光很独具特色,他也想成为他们勘探小组的一员,换而言之,当有时候他们需要保护自己,或者他们遇上什么困难的时候,他便会如同军人般当机立断,毫不含糊。她非常慈爱,像大哥哥般,他也会向你表现出更丰富的情感,他会拥抱你,会把手搭在你的肩上,这个意义上说,她真是很好,他也很有人的个性。她不会像Vissaeus一样,有时候表现得毫无生气,并不是说他不友善,只是Morenae更具有活力,而我也可以和他交流得更多,我想他在这里和我一起体验到这么极端的情感经历,他也会更加的多愁善感,我想在这方面他比Vissaeus懂得更多。

记者:那我问你,你和Morenae一起经历的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呢?

Alex:这我可不能说,我也不会说。

记者:好吧!那请你聊一下你的出生,你何时何地出生?

Alex:这也是我不想聊的事情。

记者:好吧!

Alex:因为这不只是关于我,这更像属于私人情报。

记者:好的,没事。那么现在请你详细描述下,在1964年你八岁的时候的发生的第一次接触。

Alex:我当时浑然不知,我只知道我本该已经熟睡了,我醒来时还是午夜,而大家都在找我,他们发现我不在原来的地方了,而当我带着他们回去看那些印记的时候,我们正在玩儿捉迷藏,当时本应当在密西根半岛的五德斯托克,大家都在那儿找我,但我并不在这里,我因为没有呆在本该在的地方,还挨了打,我失踪了几个小时,我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我的第二次接触,那时我已经十四岁了,然后我被告知发生了什么之后,他们给我做了个体检,而且他们忠告我最好忘却此事,因为即便是我的家人,他们也不会理解我的,他们是对的,事实证明他们的忠告相当正确。

记者:为什么要给你做体检呢?

Alex:其实他们自己也一直都做体检,他们给每个交流的人做体检,以确定你的身体条件很健康,因为他们很关心我们的健康问题,而如果体检发现了问题,他们便会告知我们或者为我们提供建议,类似于这类事情你不能做那个也不应该去做,有些人甚至于都被他们治愈了疾病,这出自于真挚的关怀,让我们了解自己的状况,而且不仅局限于身体方面,还有灵魂层次上的。

记者:那么在你十四岁时,你知道当初的接触时的情景吗?

Alex:我被从床上带走,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的桌子上,这是我第一次与Vissaeus和
Morenae两人认识,至少是神志清醒的认识,然后他们深深地注视着我,我承认我灵魂层面上是认识他们的,此刻没有任何恐惧,我们聊天儿,他们给我看我的身体状况的一些信息,他们还给了我看一个球,上面记录着我全身的整个能量场的信息:我是谁以及我在过去几世的生命经历。就如他所记载的,透过它,我能看到所有我曾经历的不同的画面。他们收集这些图像放在电脑里,以便他们能和我取得联系。无论他们在哪儿,只要是他们需要,都能在特定的时间内找到我。我被问到是否愿意帮他们,虽然那时我不知道我需要做什么,但我还是答应了。我在任何时候都可以选择说不,但这次经历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记者:我假设,假如你和他们在一起有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么你前世是认识他们的?

Alex:是的。

记者:你想聊聊一些有关于此的事情不?

Alex:不,地球上的人都是来自其他地方,我们都不是生来就在地球上的,我们的灵魂也不是在这儿创造的,我们都来自其他时空,我所理解的是这个宇宙中所有意识和灵魂,都是从其他宇宙的时空中穿越了黑洞而来到这儿的,而我们对此一无所知。是这样,我们是古老的,没有年龄,我们不是和宇宙一同被创造的,我们通过黑洞穿越另外的宇宙,来到这个我们此刻所在的宇宙,继续我们的进化,每个人都是这样,每个人都是……。十四岁时的那次接触,是那次仙女座人安排的时间旅行的接触。

记者:让你对后来的接触有了心理准备吗?

Alex:是的,为了所有的接触,他们必须回来,因为他们来这儿已是1980年了,因此他们不得不按时回去,那就是他们和很多人做的事儿,你是在某种程度上理解昴宿星人所做的一切,他们回去,提早准备他们在未来要担负的责任,为了应对将来可能针对他们的猛烈抨击和指责,你应该走哪条路?只需依据你自己的脚步判断然后思考。我的天,这是怎么了?事实竟然这样?所以你得为发生过的事持续发生的事做安排和准备,这会忽然以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式出现在人文科学里,信息会像树根一样扎根,然后一点点地被传播,开始聚在一起,然后感受到真正的改变,进展虽然很慢,但在真相降临时会被提高到一个真相本应该的水平,他们会经历它,掌握它,这个对我们来说这是好事。

记者:从1985年你和V、M的接触日趋频繁了。请描述你们接触的环境,你们谈话的内容,还有你用什么方式和他们交流?

Alex:我们交流的时间太少了,但是我们把一连串儿的同类事件放在一起,一件一件的就得到了那个信息,1985年是个开端,信息都是来自物理层面,包括灰人的进化,地球的议程,宗教,世界政府,地球史,我们的基因创造,以及那些一次又一次在地球上,开拓殖民地的22个不同外星种族,他们拥有我们人类DNA里的内在的种族基因记忆,目前我猜测,现在正在发生的事,可能决定未来的事件,因为未来是由每天发生的事组成的,而基于我们的思想,未来每天都在改变,要总结这些需要十小时,这不是轻易能说清的事,但是这八件事和别的事事实上涵盖了所有信息。

记者:他们要接触你是通过怎样的信号告诉你的,显然他们给你一个信号,当想要和你谈话时。

Alex:信号由我选择。

记者:他们有没有用你听不懂的语言谈话?

Alex:他们之间互相说话不用语言,他们用心灵感应,当他们讲话时会围成一圈,他们说话时就在正中的第三只眼睛闪着颜色各异的光,都是我们第三密度光谱所没有的颜色,各种颜色慢慢变强,变强变强,然后交汇。就像是瞬间发出的语言交流,有时候点头,这样点头表示“不”,
上下点头就表示“是”。有时候打手势,但多数时候是闪光,闪光就是它们的语言,很稀奇,我从未想过那是什么,因为事情发生得太快太突然,我都来不及接受,

记者:这么说还是有一些通用语言的。

Alex:是的,人都是非常活跃的,他们遇到痛苦的事儿的时候也会皱眉,很悲伤。他们也感受得到,他们也有感情,只是和我们的感受程度不同,他们谈完之后,其中一人转向我,多数时候都是M,他和我谈话就像现在你和我之间这样,他竭尽全力和我说话,或者有时候只是用心灵感应,他就这样看着我一会儿,但是我并不是总能明白它所传达的信息,因为我太专注于面前闪着彩色的光,看着那光,我就觉得,哇,这简直是奇迹,因此有时候他还得重复一遍,但是那奇迹的光被去掉了,好让我听到信息,V几乎一直都是用心灵感应,他们通常这么做。

记者:他们让你帮他们做什么?

Alex:只是让我传递信息,我眼下正在试图调查所有散落在这儿的UFO信息,我也只是偶尔帮他们查查东西,确认是不是真的,他们说是或不是。很多假情报流传在世间,我要做的事儿就是找出什么事儿是真的,告诉他们给我们的未来带来什么影响,我们此刻真的很混乱。

记者:好,我们谈谈这个,按照你的从仙女座人得到的信息,有三伙外星人卷入这个让人痛苦的地球议程中,一伙儿是灰皮肤的叛徒,泽塔网状星系的灰人。另一伙是以前昴宿星团的,吉萨智囊团,第三伙是来自阿尔法天龙座的爬虫族,还有别的吗?

Alex:是的,还有猎户座集团,有141个成员在这儿,而且他们来自小熊座,大熊座,参宿七星和参宿四星,来自那里那个特定的集团,那个星座的特定区域。有许多议程在这里发生,隐秘的议程,而且你必须明白有些种族,比如说天龙座阿尔法星爬虫族、天龙星人他们并没有按照某种生命形式一样在我们这个宇宙中进化,他们是被抛弃在这里的。他们被带到这(天龙座)是因为他们总是制造麻烦,他们相当聪明,他们有难以置信的心灵能力,他们是难以置信的创造者,但是他们本身也是被创造的,他们做任何事情都是受管理和控制的,而且因为在我们的宇宙没有种族能打败并消灭他们,他们无需选择站在光明或者黑暗中的一边,他们就是原来的他们,他们已经选择了负性极向进化,他们是十分顽强的家伙,他们已经控制操纵了我们整个银河系的许多文明,他们也必须为这场持续了60万年的几乎消灭了所有人类和类人种族的银河系战争负责。他们并没有深感悔恨与自责,可喜的是他们马上就会离开了,但是其他的种族还必须进化,比如猎户集团。猎户座集团已经被基因操控了,他们已经被深深植入了天龙星人信仰体系,所以他们正利用这种能量来设定自身种族发展计划,也是为已存在的议程服务。齐塔人——灰人也是如此,他们也被控制着,被猎户集团所操控着,因此这里存在一个体系,一个被已被建立的体系。在这一个充满野蛮与暴力的星系中是很普遍的,她由劳动者,士兵,执政者或是牧师所组成的,在上层就是统治集团,贵族,这也就构成了一种等级,你越是地位低下,就越会被不公平对待。我们的星球此刻也存在这种等级制度,我们被那些外星人教导着去那样做。昴宿星人也曾是这其中的一部分,并且他们曾经一度非常信仰那个体系(译者:现在他们早已进化出第五维度的意识)。

记者:让我们关注一下叛变者齐塔人,那些有着灰皮肤的齐塔人,他们的议程是怎么回事?

Alex:首先我先澄清一点并不是所有的齐塔人都是邪恶的,有些齐塔人是令人惊异的医傅,他们非常和善。不幸的是,绝大部分的齐塔人却因为灰人的一些做法得到了责骂,你知道的,在灰人中存在着五种不同的种群。

记者:我能打断一下吗?我曾听说过“长鼻子的灰人”这个词,请描述下他们外表特征。

Alex:那些不是和善的齐塔人,和善的齐塔人外表看起来像孩子(译者:天狼星A人所创造的灰人种族能在母舰上看见)

记者:那么邪恶的灰人是长鼻子灰人吗?

Alex:是的,还有更多的信息,一些人在这方面有过友好的经历,或是说他们被告知他们正在经验此种经历,但其实并非如此,他们或许只是通过逆向思维或在潜意识中让你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们对思想有着惊人的控制力。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的种族正在消亡(灰人)。他们的基因被猎户座集团改变的太多,致使他们不能再繁衍后代。所以,他们被猎户座集团告知他们必须来这里,来到这里,这也就是他们如何同我相关联的,来到这里,为破坏社会结构创造条件,目的在于当猎户星人和天龙星人返回时,这里存在两个阶层:贵族与劳动者,这就是他们所要做的事情。你可以看到这场阴谋从里跟政府期间就在美国发生了,这就是焦点所在。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