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集|不安的遭遇

本集片源友情速递:极光 、Zay、微微、飞龙

翻译:亚亚  

校译合成: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飞龙

内容提要:

●大使“米卡”成为科里与蓝鸟人(球体联盟)会议中,越来越重要的一部份。随着这种接触频率的增加,米卡也有紧迫性的消息传达给我们(过渡有可以不太顺利,一段时间内,贸易可能会全面停滞…如果发生飓风灾难,所有食物将在六小时之内被一扫而光,而且没有新的运输卡车前来。类似于这种情况),有关我们即将面临的时代。

●有低级别秘密太空计划的人,他们不相信科里说的话。另一个“强制审讯”强加给了科里。幸运的是,球联盟盟友(古玛雅人)给他带来一些治疗,但有些人在SSP中进行的工作大部分伤害(研究飞船内的扭力驱动磁场下待这么长时间,他们最终都出现了神经系统问题、早发性痴呆之类的问题)是永久性的。


大卫: 好的。欢迎大家再次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和我一起的是科里,内幕中的内幕人士。在本集中,我们将随着整个陈述的推进,继续对他在信息更新中透露的个人经历深入展开令人兴奋的调查,并了解正在上演的所有阴谋和所有有趣的事情。那么,言归正传,科里,欢迎回到节目。

科里:谢谢。

大卫: 上期节目结束时,我们讲到你如今获取感兴趣的情报都必须经过审核过程。这似乎类似于之前曾被你拒绝的那次工作机会,我们在前几集有关更新中讨论过这个问题,即,你将担负起冈萨雷斯所扮演的角色,因为他们当时找不到其他人来做这件事。但你当时拒绝了他们。现在,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似乎做着类似的事情…你要获取一些情报。…你必须在一定程度上保密。你不能告诉我或任何其他人。你是否认为这是一回事,还是觉得二者有所区别?你现在所做的事情与他们之前为你提供的工作机会有什么不同吗?

科里:大不相同。要是我之前帮他们做事,我就不会上电视节目。

大卫: 一点也不?

科里:没错。我基本上会消失在幕后,并接手 冈萨雷斯 在这里时所应负责的工作。

大卫:你会声称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并破坏自己的信誉,还是会消失不见?

科里:就是消失。

大卫: 哇哦。

科里:是的。就是这样。自那以后,关于这个话题,事情显然有所进展。我今天想谈三个事件,其中两个事件发生得相当快,所以我们可以很快就介绍完。我在过去几个月曾与外星人有过几次遭遇,被带上蓝色球体的次数也有所增加。他们显然获得了一些消息。有些事情正在发生。

大卫: 曾经有段时间,他们完全不与你联系…

科里:没错。

大卫:…好像只有你和 卡丽在感应中见面,而且大多数情况下,冈萨雷斯 也在场。

科里:没错。我因为没有最新情报,几乎从中退出了。那…

大卫: 没错。你开始失去动力。

科里:是的。

大卫: 是的。

科里:不过,现在不会再这样了。有些事情几乎重叠在一起,因为我当时正忙于其他事情,所以没能在发生后第一时间记录下来。

大卫: 你当时正首次开展自己的一些活动。这些活动可以说非常成功。我在雪士达山听到了有关你的非常积极的反馈,在这里就不举例了。

科里:没错。但是会见方式好像略有变化。会见次数更加频繁,有时还很匆忙,比如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这次。

大卫: 好吧。

科里:我当时正待在家里,像往常一样被一个蓝色球体接走。球体…或者蓝色球体带我升空,再次把我带到一个巨大的蓝色球体上。我立即发现 拉提艾尔、冈萨雷斯 和米卡都来了,这次他们与我靠的很近。

我盯着米卡看,因为我喜欢看他。他是如此…如此美丽的生物,他充满活力。然后冈萨雷斯跨步向前,抓住我的手,大力地握了一下手,就像摇手动泵一样。我注意到米卡非常仔细地观察我们。然后冈萨雷斯继续稍微谈了下近期会见时所发生的情况,他们进一步推进那个新的金融体系,希望能够平稳过渡,但这很有可能比较艰难。他还说,我应在一些贵金属上投一笔钱,而且我一定要确保我和我的亲人手头上有足够支撑一段时间的食物。

大卫: 好吧。你说的“艰难”是什么意思呢?

科里:过渡并不顺利。一段时间内,贸易可能会全面停滞…如果发生飓风灾难,所有食物将在六小时之内被一扫而光,而且没有新的运输卡车前来。类似于这种情况。

大卫: 我们之前听说过这一金融变革,你过去透露的一些爆料表明他们似乎想就这样直接改变,而不告诉我们任何消息。但是听你现在的描述,他们好像会以某种方式宣布这种改变。

科里:是的。

大卫: 这不会只是秘密行动吧。

科里:不,不会秘密进行,而且根据 冈萨雷斯 的说法,将会有一定程度的破坏。

大卫: 好吧。

科里:我们就这个问题简单地聊了几句,然后谈回虚假 SSP 揭秘者的话题,他们已获得越来越多的情报,说有一项计划即将针对参与 SSP 计划的人执行,而其目的就在于抹黑我们。这方面还有一些更详细的内幕,目前我不想公布。然后他非常迅速而突然地结束谈话,伸出手来,再次同我握手,他通常不会与我握手。然后他往回走,并站到 米卡 身旁。我在整个简短交谈期间时不时瞥一眼 米卡,他一直非常仔细地观察我们。米卡 走到我跟前,伸出手,所以我也伸出手,然后他大力地握了下手。他看起来非常高兴,因为他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我们的文化。他说,我们边走边谈吧,然后他用手臂挽着我的手臂,就像通常与异性一起散步那样。这搞得我有点不自在。他走了两三步后也注意到了,然后他把胳膊抽出来,放到自己身侧。我们就这样走了一大圈,然后返回到 冈萨雷斯 所在的位置。我们在这简短的走走谈谈期间,他开始告诉我说,他的人民开始在梦境中接触我们人类,介绍他们自己并传递信息,给我们提供指导,教我们如何从天龙星人的当前控制体系中解脱出来,他们已经成功解脱。当我们的社会被设计成内斗模式时,我们整个社会如何团结起来。所以,他的人民开始为未来的公开接触和援助打下基础。同样地,这次边走边谈也非常匆忙,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他。主要是围绕他的人民如何与我们互动而展开。他简单提及了他的社会为努力完成必要过渡以变成如今的样子而采取的一些措施。而且他告诉我过渡并不那么顺利,他的人民将会帮助我们完成过渡。

大卫: 没错。这太棒了。

科里:我从交谈中得知的从未听过的唯一信息就是他的人民开始与我们接触,这真是令人激动。然后 米卡 径直走向 冈萨雷斯,我打算询问他几个问题。实际上,谈话之初,我便告诉他会提几个问题。他问我是否能够处理他上次提供给我的信息,我说可以。我花了很多时间来思考,然后我有一些问题。他就说随时可以提问。可到最后,我想是时候提出其中一个问题时,他却只是把我带到 冈萨雷斯 跟前。然后他站在 冈萨雷斯 身旁并转向我,一个蓝色球体出现在他和冈萨雷斯身后,并立即向我发出信号。是时候离开了,于是我就回家了,那次遭遇就这样结束了。在此之后,我很快又被这个军工复合体秘密太空计划的人接走,他们几个月前刚对我进行了审讯。

大卫: 好吧。那么,军工复合体MIC这次把你接走时,在性质方面与另外几次有什么不同吗?因为你在之前的信息更新中报告的一些情况听起来非常不友好,非常不愉快。科里:嗯,这次态度是稍微诚恳一点,也就那么一点点。我是在睡梦中突然醒了。我保持清醒,然后赤脚沿着小路一直走,身上穿着睡觉时穿的短裤和 T 恤。

大卫: 我的天啊。

科里:当我绕过大门走到我房子旁边的停车场时,我看到这艘巨大的飞船,正降落停车场。然后有两个貌似空军飞行员的人站在外面。

大卫: 你说的“巨大”是什么概念呢?到底有多巨大?

科里:大约100英尺长(约31米)。

大卫: 哇哦。

科里:确实很大。

大卫: 它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呢?

科里:它配置方面类似于SSP 曾载过我的某种航天飞机,包括我们报告过的 Mars Adventure(火星探险号)。但这次看到的更像是隐形飞船。它的侧面没有机翼。如果你从上方俯视,外观就像它的声音一样奇怪,形状有点像鱼。机头部分向上弯曲。机身一直到背面都很窄,然后这两个像鱼鳍一样的小东西伸出来。跟尾巴一样。外观就像传统飞船的尾部,只不过没有稳定尾翼。

大卫: 好吧。

科里:而背面的舷梯位于尾部,向下打开,就像这样。舷梯上面有阶梯,非常狭窄。只容一人上下。

大卫: 它有起落架吗,还是悬停在上空?

科里:不,它有类似于传统飞船的起落架。

大卫: 好吧。那么它的表面是什么样子?它是什么颜色,或者有什么其他的特征?

科里:它就像一艘隐形飞船。

大卫: 那么是黑色?

科里:浅灰色,近乎黑色。

大卫: 他们将这31米长飞船降落到停车场之类的地方?

科里:是的,就在居民区里。

大卫: 哇哦。

科里:是的。那两位等着我的飞行员把我送上这个舷梯,非常窄、非常陡的舷梯。所以我走上舷梯。我穿过一个几乎黑暗的房间,但天花板和墙壁上有吊货网。吊货网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这里应该是个存储区。然后我们又穿过一片小区域,可能是用来准备食物的,就是一个非常小的区域。

大卫: 好吧。

科里:然后我们穿过另一扇门,结果我发现这房间与我去过的一模一样,墙上装了三把椅子,并挂着两张床。

大卫: 我的天啊。

科里:我的心脏跳得飞快。我感到担心。

大卫: 这就是审讯室?

科里:是的。

大卫: 是的。

科里:那两位飞行员让我坐同一把椅子上,然后用皮带扣把我扣起来…

大卫: 哇哦。

科里:…他们把我绑起来,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他们起初一个字都不说。接下来我知道,他们…

大卫: 但是他们似乎也能以某种方式控制你的思维,对吧?因为你说你在睡觉时醒来,穿着睡衣赤脚走到房子旁边的小路上。

科里:不仅如此,我醒来之后,正对疑惑所发生事情,但我仍不由自主地走向他们希望我去的地方。

大卫: 真的吗?

科里:是的。

大卫: 你的身体好像不听你使唤。

科里:是的。

大卫: 哇哦。

科里:是的。

大卫: 所以现在你被绑在椅子上,就像上次那样。这时你肯定害怕极了。

科里:没错,确实如此…

大卫: 因为没人跟你说话。

科里:没错。当他们出现时,我仍然非常害怕,两飞行员这时推着地面上的手推车走出来,那种带滑轮的手推车,上面胡乱堆放着注射器和其他东西。

大卫: 我的天啊。

科里:他们准备执行某项检查,我可以看到他们在做什么。我知道他们将要执行检查。大卫: 就像是化学审讯之类的?

科里:我也不知道。当我看着他们这样做时,前面靠近驾驶舱的门打开了,进来一位也穿着空军制服的年长者,身穿作战服。这身衣服就好像那天刚买的一样。肩膀或胸前没有任何指示姓名、军衔或委派任务的

大卫: 噢,那太奇怪了。

科里:肩章或胸章。他走进这个房间,其他人喀嚓一声立正,所以我顿时明白了他就是负责人。

大卫: 那么这个人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呢?他有什么基本的面部特征?

科里:他身高有1.75-1.78米高。年龄似乎已有五十好几,也许六十出头了。他长了白色的山羊胡子和白色短发。

大卫: 好吧。

科里:是的,而且他表现非常神气,长官范儿十足。

大卫: 哇哦。好吧。

科里:他就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我意思是,就坐我身旁,开始问我问题…比如月球行动指挥部的问题,比如上次我拒绝的那些人,我是怎么认识他们的。他显然表示怀疑。他问我知不知道所有这些计划中共处的同事都在嘲笑我讥讽我?我说是的,我听说过。他直接称呼我的名字,我问他我该如何称呼他?然后他这样看这我,就像看一个傻子一样。他说,你可以称呼我长官。我说,好的,长官。我说,这是怎么回事?我说,我之前曾来过这里。你曾从我身上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对吧?而他却说并不相信我说的话。

大卫: 但他们没提取毛发样品做科学验证,证明你曾去过这些地方,你的毛发里留有这些地方的痕迹?

科里:是的。

大卫: 好吧。

科里:当我们进行这项谈话时,两位飞行员立即走过去并重复这个过程。他们提取血液、皮肤刮屑,用药签涂我脸上,然后提取更多毛发。

大卫: 好,在这些动作发生之前,你说他就坐在你身旁。他不会感到威胁吗?我的意思是,显然你不会那样做,但是一旦你被绑到椅子上,是否可能对他产生威胁,比如用手抓住他,或者试图通过某种方式攻击他?还是说,他们把你绑的很牢,根本不可能发动袭击?

科里:他靠的很近,我足以和他扭打在一起。

大卫: 好吧。

科里:是的。

大卫: 所以他当时很勇敢,或者说信任你,认为坐在你身旁不会受到攻击。

科里:是的。要知道,我被绑在一把折叠椅上,显然处于劣势。

大卫: 当然。没错。你那样做并没有好处。

科里:没错。我觉得,如果我那样做的话,他们会把我带出房间,扔到外太空。

大卫: 没错。

科里:他说,是的。他说,这些人的确是按照我的命令执行这些测试,但我不相信结果。他说,我今来此,就是想再测试,亲眼见证,另外就是监督他们获取证据的流程。基本上,他会亲自把证据带到实验室。

大卫: 所以,他显然也参与了MIC 计划,这项计划实施严格的情报隔绝,他们虽然被告知自己身居高位,但对你和另六人告诉我这世界还是没啥概念,这就是我们所谓的秘密太空计划。他对此一无所知。

科里:是的,看起来的确是这样。但是他太倨傲了。他看似在读懂我。当他问我问题时,我感觉我在接受人类的测谎仪测试。他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大卫: 好吧。

科里:他们从我身上提取样本后,就离开了房间。就是那两位飞行员离开了房间,

大卫: 好吧。

科里:只剩下我和这个负责人。然后,那两位飞行员又进来,我看到他们手中拿着之前曾给我看过的其中一款 iPad。

大卫: 天哪。

科里:他说,他希望我浏览这些照片,如果看到认识的人就告诉他。我立即闭上双眼。当我双眼紧闭时,我就坐在那里,他们就这样举起 iPad。我可以看到六个人的照片,都是头部特写。所以我闭上双眼。我默念,不,我不能再这样做。我不能再这样做。然后我听到不停走动的声音。突然,我听到 [嗞嗞] 声,我感觉这个声音穿过我的身体。我感觉自己快要,不是快要睡着,而是我的身体不再受我控制。这个声音似乎改变了我的意识状态。我的眼睛睁开,身子无力地瘫坐着,头垂下。我的头,我的脸基本上快碰到膝盖了。我看到 iPad 滑下来,就像

大卫: 这与上一次的情形非常相似。

科里:是的。与上次一样。他们仔细浏览,还是他们三个人。没有别人。冈萨雷斯 和另外两个人。我又认出他们了。然后他说他认为我所谈到的这个 SSP 联盟是已脱离他监管的其中一组人。因为,确实如此,其中一个人确实属于他负责的那些组之一。他认为他的队伍内部正在进行某项疯狂的举动。

大卫: 你觉得他希望我们人类知道一定程度的真相,还是觉得他想严守秘密?科里:我觉得他只是在履行他的工作,他的职责是查明我是否句句属实,

大卫: 好吧。

科里:方法就是通过提取他让手下做的跟踪样本。而且我认为他是这些“告知我”的人之一。他想亲眼见证。

大卫: 没错。

科里:当我认出了照片中的人后,他们便关掉设备。我抬头看,他没坐在我身旁。他已经离开。我在想,如果我连他何时离开都不记得,会不会还发生了其他我不记得的事情?大卫: 对了,你上次曾说你恢复记忆,记得他们对你说过的话,比如他们说你会忘记。你会忘记。

科里:是的。是的。不过这次没有发生这种情况。我不记得任何事情。

大卫: 好吧。

科里:但是之后,当会见结束后,两位飞行员沿着来时的路线把我押出去。我感到愤愤不平。我对这种待人方式很不满意。所以我稍微表现得自信或趾高气扬来挽回点面子。这样大约走了 10 步,因为当他们带我走下那个陡坡时,我的膝盖扭伤,我那不争气的膝盖扭伤。

大卫: 这就像即时报应。

科里:是的。而…

大卫: 因为你身边的这些生物都处于这种积极对待他人的状态,这是一种扬升兼容的意识,而你却产生了这种负频率。

科里:我想是吧。

大卫: 哇哦。

科里:但…

大卫: 所以你的膝盖扭伤?

科里:是的,当时陡坡下到一半,然后我的膝盖就扭伤并刺痛。很疼的。我当时啊的一声,几乎从侧面摔下去,离地面约有 8 英尺呢。

大卫: 哦,哇哦。

科里:我身后的飞行员,他赶紧上来一把抓住我的肘部,就像这样,因为我快要掉下去。他抓住我的时候用力过猛,我又扭到背了。我背上的肌肉拉伤。无法继续下台阶了。飞行员要疯了。我的受伤令他们感到不安。他们就讨论,因我是在他们押送时受伤的,而飞船上还有个大人物在那里。他们非常担心。他们就在讨论,是要把我带回舷梯呢,还是把我带回家。在那一刻,我说,如果我也能投一票,请把我放回家吧。所以…

大卫: 是的,确实。

科里:是的。他们面面相觑,回头瞟了一眼舷梯,然后扶着我继续走下舷梯。然后一路扶着我走过小路,一直送到我的后院。当他们正要扶我进后门时,我就说,等一下,我想到家人还在里面,这只是我的本能反应。我说,我等下自己慢慢挪到沙发,在那睡觉。而…大卫: 哇哦。

科里:他们什么都没说,然后转身慢慢地跑向黑暗中。所以我一瘸一拐地挪动身躯,瘫坐沙发上。我坐下来后,正要把整个身体向后靠使自己舒服些时,一个蓝球快速穿透墙壁,一点都没减速,一把抓住我,把我接走了。

大卫: 哇哦。

科里:就像这样。

大卫: 之前从未碰到这种情况。

科里:没有。我措手不及。然后我发现自己站在其中一艘古玛雅人的飞船中,这艘飞船由石头做成,是一个巨大的圆柱体,应该是母舰。看起来就好像把一座山从中间挖空,然后瞬间转移到太空。里面就跟山洞差不多。我就站在一个非常熟悉的房间里。甚至在我开始拍摄《宇宙揭露》之前,在我开始与你谈论这件事之前,我曾出现视网膜脱落。在手术期间,我的眼睛接受了大量注射,这让我记起很多事情。我经历了一段沮丧、不安的时期。我几乎无法下床。然后我被玛雅人接走,那次我第一次见到 冈萨雷斯。他正与他们在一起。我当时并不认识他。

大卫: 哇哦。

科里:然后我被接走。他基本上为他们充当翻译,因为他们无法与我连接。他们无法与我进行界面沟通。然后他们执行一项流程,将一个类似于光环的东西放到我头上,[嗖] 的一声就吸到我头皮上。然后他们将手伸向这个刚刚从房间中央升起的漂浮矩形体上,这是石头做的,而且表面平坦。他们就这样动着。给我的解释是,他们在努力帮我分离大量伤痛的回忆。这样我就

大卫: 他们也治好你的视网膜吗?

科里:没有,我已经做过视网膜手术了。

大卫: 那么这次当你再去那里时,发生了什么呢?

科里:这次我看到四个玛雅人站在幕后,而 冈萨雷斯 稍微靠前站着并朝我走来。我就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不大搭理我。他向上拉起这块石头,一个黑色球体,约有网球那么大。然后他把石头举到我头上,我的额头上,然后开始像这样操作。他脸上似乎露出忧虑的神色。

大卫: 嗯。

科里:然后他一扫脸上的忧虑神色,问我,你有没有感觉异样或者有没有记忆问题?我说,是的,事实上,我在回忆某些信息和问题时感觉越来越费力,之前并未出现这种情况。他脸上的忧虑神色似乎消失了,他似乎把它擦掉了,然后说,实际上我感到有点奇怪,你居然记得自己孩子的名字。我就问,什么意思?他说,有许多像你一样参与计划的人,他们的大脑也多次被清空,并且也在研究飞船内的扭力驱动磁场下待这么长时间,他们最终都出现了神经系统问题、早发性痴呆之类的问题。我就说,这真是太棒了。参与这项计划又多了一个副作用。

大卫: 我认识两个线人 Jacob 和 Henry Deacon,他们两人的神经系统大面积受损,就像你说的那样。

科里:是的。

大卫: 一回事。

科里:是的。这非常普遍。他基本上就对我执行这项检查。我们进行了简短对话,然后他说,好了,我想是时候把你送回家了。我说,等一下,我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他转过身,看着我说,什么?我指了指膝盖。因为我站立时,全身重量都压在一只脚上,我的另一侧膝盖没有力气。我已忘了当我第一次到那时,就已经很痛。我的背在颤抖。膝盖一直在痛。其中一个古玛雅人来到同一块漂浮的石头上,只用三根手指,像这样动着,突然疼痛就消失了。

大卫: 哇哦。

科里:谈话间,疼痛就消失了,但我的后背仍然僵硬,而且我的膝盖显然伤还没好。大卫: 那么当你说等一下时,他怎么说?

科里:他说,很抱歉。这次我们无法帮你。他说,如果放松心情,应该三天左右就会好。显然我还有问题要问。但他转过身,开始朝那四个玛雅人走去,我等着他转过来。我打算询问他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能帮我?然后一个蓝色球体过来,速度没上次快,停在我面前,我知道这种情况表明谈话结束了。我暗示他们说准备回家。这个球体就把我带回家。于是,我再次出现在沙发跟前。很快,我的后背开始抽搐。我膝盖痛得很厉害,所以我猛倒在沙发上,然后睡觉。那次遭遇就这样结束。

大卫: 好的,我认为值得指出的是你和我,或参与的任何其他人都逃脱不了因果报应。即使你可以见到这些生物,他们也不会破坏我们必须遵循的任何类型因果报应的流程。所以我想蓝鸟人之前可能跟你解释过,对吧,他们不能直接从你身上拿走一些东西,因为你可能出于什么理由需要体验这些,是吧?

科里:没错。

大卫: 那么,你是否真如他们所说,过几天就恢复了呢?

科里:是的。大约三天后,仍然有些小问题,但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又能走动了。大卫: 你有没有什么概括性或总结性的话要说?我们这里谈论的东西会有些令人不安,比如你说的梦游,反复遭绑架。你认为 MIC 组反复绑架你是为什么?

科里:他们想确认之前的测试结果,一些厚脸皮的人就是无法接受这种结果。就是无法接受。

大卫: 你认为拿着球体的冈萨雷斯会帮助你恢复部分因反复执行测试而导致的记忆抹消后遗症吗?

科里:他似乎在扫描和读取什么内容,我已经忘记了,我曾问过他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他说一切都是按照计划来的。我说,什么计划,为什么我对这项计划并不知情?他说,一切都是按照假设的方式展开。他说,请相信我,要不了多久,我之后会全部告诉你。

大卫:  在你看来,当他们对你进行审讯时,他们有没有可能意识到如果获取的信息属实,将会对其组织产生一定程度的改变呢?

科里:是的,我认为他们从我身上得到了联盟想要的信息。

大卫: 非常有意思。好,本期节目的时间到了。我们讲述了非常神秘的事情,而我相信未来还会发生更多这样的事情。这是一个不断演进的故事。而本期节目内容无疑非常激动人心的故事里的一个篇章,我们今后还会继续跟踪报道。本期《揭露宇宙》到此结束。我是主持人大卫,和我一起的是 科里。感谢观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