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集|指导人类扬升

本集片源友情速递:极光 、Zay、微微、飞龙

翻译:亚亚  

校译合成: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飞龙

内容提要:

●就科里11月3日情报里的内容又进行了一次简单的阐述

●我们所有人都太过执着于第三密度的许多问题,一旦我们学会放手,那么这种能量转变将更容易对我们产生积极的正面影响

●拉提艾尔(蓝鸟人) 非常清楚地表明,少数人可以充当其余集体意识的方向舵,因为其他的所有人都处于非常混乱的状态,而我们这个社区和其他一些社区的人正在觉醒并团结在一起,他们在共同创造力方面拥有的力量比他们以为的更强大


大卫: 好了。欢迎大家再次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 大卫.威尔库克。和我一起的是 科里。科里,欢迎你再次来到本节目。

科里:谢谢。

大卫: 在上一次谈话时,我们让你讲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经历,其中谈到你被带到金星。并与名为哨兵的生物见面。他曾向你提供了解你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机会,但你拒绝了。我们确实收到了一些负面评论,有人认为你在试图将自己塑造成救世主的形象,而所谓“你的未来”简直是对弥赛亚之类的嘲笑。能请你澄清一下吗?因为这造成了一些混乱。

科里:当然。他们为每个人都提供这一信息。并不是说我或者 冈萨雷斯被提升到超越其他所有人的地位。每个人在某一时刻都将有机会了解他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因为他们并不像我们这样以线性的方式看待时间,而且拉提艾尔(蓝鸟人) 曾经表示,我们的转世并非总是按照线性的方式进行。有时,我们会为了体验而逆向转世。所以,这项提议基本上旨在回顾人生,而不是向我揭示我是某种弥赛亚之类的救世主。

大卫: 有些攻击言论称,你的谦卑是伪装出来的,你实际只是尽力表现出好像很谦卑的样子,但你同时在设法将自己塑造成某种地球救世主的形象。我当然理解发生在你身上的经历非常真实。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不想知道有关你自己的这一信息呢?

科里:我所得到的讯息是,这将非常严重地改变我所有关系的性质。了解这一信息可能会让我发生改变,让我对于我的家人和朋友而言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许多人不理解这一点。他们的反应全都是,我想知道这个信息。我才不在乎后果是什么。但我是个家庭观念非常强的人,我的孩子和妻子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大卫: 那你现在能否对着摄像机镜头说出,你并不将自己视为救世主,在未来也不会试图改变这一点?

科里:这件事的全部寓意在于,让人们不再四处寻找救世主,而是开始审视内心并成为自己的救世主。这才是此事的寓意所在,我也秉承这信念。

大卫: 既然我们已经说明了这一点,接下来谈谈你在上次更新中介绍的那些经历吧,包括那些非常有趣的联络人。蓝鸟人告诉你,太阳的能量正在逐渐增强,我们将开始看到鬼魂出现,当人们看到鬼魂出现时,我们就会知道大事件即将来临。接下来,你又经历了哪些未曾在本节目中透露的事情?

科里:几乎就在我来这里录完有关最新信息更新的那期节目后,我坐飞机回家,准备接下来前往塞多纳参加 SSP(秘密太空项目) 会议。那晚回到家中,我被带到其中一个蓝色球体上,我再次看到拉提艾尔(蓝鸟人) 站在远处。

和往常一样,我抬头往上看,因为我想看看我曾经描述过的宇宙场景中是否出现了任何变化,我能看到太阳和地球,有时还能看到月球,这取决于月球的位置,而所有那些蓝色球体等距离分布在我们的整个太阳系中。我还看到电晕围绕在太阳外面并向外延伸一小段距离,然后看到电流击中那些球体。那看起来就像电流在球体之间进行交换。

大卫: 我想你以前描述过这种场景,但这次看起来是变得更加壮观或更加明显了吗?

科里:是的。这次出于各种各样原因,确实如此。当我抬头看时,尤其离我最近的蓝色球体,我看得最为清楚,它们甚至变得比上一次更趋于半透明了,就好像要逐渐消失一样。

大卫: 他们告诉过你,对吧,一旦我们完成扬升,那些球体最终将完全消失。

科里:没错。

大卫: 好吧。那么,这些能量现象在这一次有什么不同吗?

科里:蓝色球体的外部呈涟漪状。就像你将一堆石块扔进池塘时会看到水面波纹荡漾那样,那里有持续不断的涟漪出现。但这种涟漪现象在各个球体之间并不同步。有些球体被击中的次数更多,有些球体被击中的次数更少,涟漪出现时,看起来就像有某种太阳风或某种声波。球体会这样 噗嗤, 噗嗤嗤地脉动,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击中它们一样。

大卫: 但根据你之前几次更新中所说的内容,这发生在天龙星人精神控制网已被调到最大水平以设法抑止我们的意识之后。

科里:没错。

大卫: 所以,这表明出现了更剧烈的能量变化,而精神控制网将无法阻止这些变化。

科里:没错。是的。

大卫: 好吧。

科里:从那些蓝色球体如今对这种能量输出的反应来看,能量肯定有所增加。

大卫: 你从来没见过它们像水一样荡漾?

科里:我以前见过这种涟漪现象,但是很轻微,没有这么剧烈。

大卫: 好吧。

科里:我还注意到另外一件事,有巨大的金属球体从外太阳系缓缓移入太阳系内,而且…

大卫: 金属球体?

科里:金属球体,巨大的金属球体。

大卫: 所谓巨大是有多大?

科里:它们旁边没有可供我用作参考的东西,但它们看起来非常庞大,可能有月球的三分之一。但我只是猜测,因为它的旁边没有什么可让我用来进行比较的东西。

大卫: 那些金属球体可能是什么?

科里:当我看到那些球体后,我就转过身并低下头…再去看 拉提艾尔(蓝鸟人)。我看到他正滑行过来,向我走近。我问他,那些金属球体是什么?他说,有银河联邦其他成员来此执行特定任务,他们正在做准备。

大卫: 拉提艾尔没有向你透露任何有关他们要做什么的信息吗?

科里:没有。当时的情况差不多就是他转变了话题,或者有更好的话题要谈论。

大卫: 莫非这些球体可能是某种形式的诺亚方舟,当我们经历转变时,从伦理道德的角度出发,地球上某些无法应对地球振动增加的人会被迁移到更适合他们的其他星球?

科里:他没有告诉我,但这很有可能。这很有可能,因为它们…

大卫: 《一的法则》中确实说过,将进行三路分化。负面的人遵循负面的时间线,正面的人遵循正面的时间线,而还没有为地球的新振动做好准备的人将被迁移到其他第三密度行星。所以,那些金属球体可能正是这种情况。

科里:有可能。

大卫: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科里:他走进来。按照平常的方式与我打招呼,还说我们需要在节目中探讨有关 30万的话题。他说在我们发布了这条信息之后,其发布方式引起了许多焦虑和混乱,感到困惑的人类或民众已经发出呼吁,要求进行澄清。

大卫: 首先,我们来谈谈你所说的 300,000 是什么意思,以防有些人没看过那期节目或不了解其含义?

科里:在我上次与拉提艾尔进行界面沟通时,我想知道有多少人已做好准备,可随时进行扬升。他那时的回答是不到30万 人。我报告了这一信息,但后来在数学计算上出了点错误。

大卫: 我试图计算出这些人占人类总数的百分比是多少,但后来当我们将这一数字写下来时,不知怎么少写了一个零。结果应该是0.0045,我们却写成了0.045,这大概就是当时发生的情况。

科里:是的,我收到了许多有关我当时的表述方式是有些混乱。

大卫: 好吧。

科里:他开始与我沟通,让我回顾我最初提问的那个时候,我当时询问有多少人已准备好进行扬升。他说,我回答的是在你当前所处的时空现实的那一刻有多少人已做好扬升准备,但这一数字在不断变化。这取决于我们目前所处的时空现实,我们和我们的共创意识导致总是有变化在不断发生。

大卫: 如果我们来看一下我曾在《智慧教导》中谈过的冥想效应,这方面曾经开展人数各不相同的 39项类似研究,但其中最核心的一项研究是让 7,000 人聚在一起冥想。而在世界范围内,战争犯罪导致的死亡人数和恐怖主义活动平均减少了 72%,这表明极少数人更积极正面地生活也可能对每个人的意识产生极不成比例的巨大影响。那么在你看来,或许一小部分人,比方说观看本节目的观众,这应该远超 7,000 人了,如果我们开始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每天都比以往更加积极正面地生活,我们能否通过这种遍及全球的辐射效应大幅提高该数字?

科里:绝对可以。在人们的各种反应当中,最突出的一种反应就是,既然地球上有数百万儿童,这个数字怎么可能会这么低?大多数儿童根本都还没有达到需要承担责任的年龄,不是吗?拉提艾尔(蓝鸟人) 称,目前地球上流浪者的数量已经达到地球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如今大部分儿童来到地球,是为了经历这种体验、带来充满爱的氛围、并帮助我们顺利完成我们正在经历的这种意识转变。所以,许多未算入那30万人当中的生物是流浪者,是其他灵魂集团的成员,他们来到地球是想设法帮助我们完成我们目前经历的伟大转变。

大卫: 观看本节目的大部分观众可能就是流浪者。早在 1981 年,流浪者的数量就达到6500万。这一数字现在很可能已经远超 3 亿或甚至更多。

科里:应该会更多。

大卫: 所以,这 300,000 人可能并非流浪者,而是那些一个星球接着一个星球轮回的顽固灵魂。他们无法获得扬升。他们总是将自己的人生搞砸。当时他们中实际只有30万人准备好进行扬升。

科里:完全正确。

大卫: 好吧。

科里:是的。

大卫: 而目前地球上化身为人的大部分儿童已经属于更高级别的振动了。

科里:是的。这些儿童已经同意签署某种合同,从而来地球待上很长一段时间,并通过表现出爱意、亲切和善良,来帮助我们实现这种转变。

大卫: 我想问你这样一个问题。很多时候,在我们对待非常崇高的形而上学等问题时,比如我曾去过一个名为内心之光兄弟会的地方,那是位于弗吉尼亚海滩的一个跨信仰教会。最出色的演讲者往往会摒弃所有复杂言辞,而直言精神核心本质就是学会爱自己。在你看来,如果一个人始终对自己没有珍重爱惜的想法,即使他们在服务于…即使他们在试图服务于他人,但他们却并不爱自己,这是否会破坏他们的情感倾向?

科里:非常有可能会这样。如果我们不经历宽恕别人和宽恕自己的过程,那么我们在试图服务于他人时就会遇到某种障碍。而当你做出改变并治愈自己时,你将改变超级意识,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是超级意识的一员。因此,当你帮助自己、爱自己的时候,你就在帮助去爱其他的人类。

大卫: 让我们往下讲,接下来…

科里:好的。

大卫: 发生了什么?

科里:过了一会儿,我们开始谈论一些更私人的事情。我想知道自己服务于他人的百分比有多少。但我对回答感到非常失望。然后我又询问了我周围的人的情况,还更多地询问了我们必须怎么做才能有资格成为那 300,000 人之一或提高这个数字。但所有的问题到他这里总是归结为…我们所有人都太过执着于第三密度的许多问题,一旦我们学会放手,那么这种能量转变将更容易对我们产生积极的正面影响。我们所有人都被迫审视我们灵魂的黑暗角落以及我们分配了过多精力的那些不同的人生事件。如果有人在小时候被某个人虐待辱骂,而他们现在可能已经 40 岁了。但如果他们还没有原谅那个人并妥善应对那种负面能量,那么那个人当年虐待辱骂他们时对他们产生的影响力会延续至今。而一旦我们开始转变这种情况,并专注于我们自己以及我们需要关注的消极负面的事情,我们就能够引导自己进入 拉提艾尔所说的那种最佳时空现实。

大卫: 这里的最佳时空现实是指什么?

科里:是指我们集体意识的最佳状况。也就是扬升。

大卫: 好吧。在这次会议中,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重要事件?

科里:很显然,在曼德拉效应的问题上也存在一些困惑。他更深入地阐述了曼德拉效应,并介绍了该效应属于一种宇宙现象的原因。它不仅仅发生在地球上,还发生在宇宙层面上,从而改变整个宇宙和我们自己的现实。有些事情曾被编辑过,有些大事件在编辑后已从我们共有现实中删除,因而我们现在对其毫无记忆。比方说,明天突然间发生某种转变,我们中就没有人会记得 911 事件了。他似乎在向我传达,在我们所经历的过去,曾经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被重新编辑过。在他向我介绍这一情况时,我看到一道由不断旋转的水晶棒组成的墙壁。在棱镜效应的作用下,事物瞬间发生变化,比方说我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汽车改变了颜色和外观,还有那些树木。我的意思是,这非常奇怪,而且很难理解。但他希望我知道,这在我们正在经历的转变中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大卫: 所以你是说,某些此类事件可能会造成严重的灾难,比如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肮脏的核武器爆炸或者令数百万人丧生的大地震之类?会导致这种后果吗?

科里:是的。是的,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大卫: 而这些事件都在编辑过程中被删除了?

科里:没错。而…

大卫: 这种编辑是那些球体生物做的吗?

科里:这正是我当时提出的问题。我说,你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这不是他们做的。而是我们做的。我想可能是某个特定区域的所有生物…是他们的共创意识在创造这种曼德拉效应。是的。我本人还很难理解这种说法。

大卫: 非常有趣的是,如果你查看火星的图片,就在 911 事件发生前的四天里,整个火星完全被红色的烟雾和云朵吞没。这是前所未有的遍及整个火星的尘暴,是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现象。由于火星是战争之星,这表明我们在地球上经历的集体创伤以某种方式反应在了倒流的时光中,而火星可以体现如 911 事件这样的战争历史,它实际以可见的方式展现了这段历史。如果时间确实能够以这种非线性的方式运作,911 事件就有可能像这样在过去留下投影,那么你所说的是指,即将发生的事件会在我们潜意识中逆向投影,然后我们可以选择以某种方式阻止其发生吗?

科里:这种说法可能比我自己

大卫: 好吧。我们如何改变时间线?

科里:我不是很清楚其中的原理。我们的共创意识在改变我们的现实。而其中一个方面是,以我们当前所处的状态,还不能完全理解这种效应。而经历这种转变将立即给我们带来诸多好处…我们不会再拥有那些第三密度的问题,我们的头脑将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不同类型的物理和宇宙观念将对我们具有重要意义。但目前,我个人还无法理解…我是说,我们的共创意识在这个过程当中的重要性让我感到很惊讶。这在很大程度上仍让我感到困惑不解。

大卫: 最极端的情况有没有可能是,将我们转移到一个不存在任何阴谋集团的现实中?

科里:有可能。我们可能会突然间处于完成披露后的现实中。而我们完全不会记得曾经坐在这里,渴望着能够实现披露。我们会处于那样的现实中。这可能在眨眼间发生,而我们届时会毫无关联。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我们很难理解这个问题。

大卫: 请允许我引用圣经彼得书中的一句话,书中是这样说的:“一旦新的天国和新的地球来临,就不应该再记得并想起旧的世界。”这句圣经引语总是让我感到困惑。

科里:还有一件事肯定会让你费解,拉提艾尔(蓝鸟人) 说,目前与我们互动的许多外星生物甚至还没发现我们的星球。

大卫: 我不明白。

科里:没错。

大卫: 目前与我们互动的许多外星人还没发现我们的星球?

科里:比方说,在 2080 年,外星人进入我们的太阳系并发现我们。这些生物可在时间和空间中穿梭。二者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差别。于是他们可以来到某个太阳系,在该太阳系当时所处的状态下发现它,然后回到该太阳系的过去并开始操纵它。

大卫: 哇哦。

科里:我也在努力理解这一点。

大卫: 这还让我想起了亨利·迪康他起初联系过我,因我与理查德·霍格兰合著的内部行星气候变化论文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论文中记录了 NASA 获得有关太阳系中所有行星正在发生变化的证据。他说,他所就职的太空计划的参与者都知道将发生一次太阳闪光,虽然他矢口否认,但他参与的计划显然就是太阳典狱长计划。他说,随着太阳闪光事件越来越临近,我们会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时间线,以至于我们会变得迷失方向,甚至无法进行连贯的对话。有个让我们迷失的因素是,我们不断在时间线上进行跳跃。

科里:真有趣。

大卫: 或许… 随着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人们有没有可能变得越来越困惑,因为这种时间线方面的转变似乎非常大?

科里:是的,人们会非常困惑,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即使是正在讨论这个问题的你和我,即使我们掌握一点内幕消息,但我们还是无法完全理解。

大卫: 我想其中一件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是,等一下。如果我们所处的现实发生变化,那我们所写的历史书籍中还拥有旧现实的内容吗?还是在时间发生非线性改变时,书中所写的历史也会发生相应的改变?

科里:我们坐在这里反复尝试去理解我们根本还没有能力理解的事情。时间和空间,空间和时间…我们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了解其含义。

大卫: 你是否认为,在完全揭露之后,我们将进入一个后扬升世界,届时我们将了解到,我们实际曾经处于某一时间线,并在那一时刻成功实现转变?

科里:我不知道。我也没有办法知道。

大卫: 好吧。所以,关于网上对曼德拉效应的所有奇怪猜测,他们再次表示曼德拉效应是真的,只不过其规模远超我们的想象。

科里:它发生在宇宙层面上。

大卫: 这番关于曼德拉效应的讨论,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意图改变它吗?我们能否集体有意识地让这些转变发生?我们中的少数人能否改变整个结果?

科里:绝对可以。拉提艾尔(蓝鸟人) 非常清楚地表明,少数人可以充当其余集体意识的方向舵,因为其他的所有人都处于非常混乱的状态,而我们这个社区和其他一些社区的人正在觉醒并团结在一起,他们在共同创造力方面拥有的力量比他们以为的更强大。当有两个、三个、四个人开始团结在一起并专注于正面意图,我们就将创造积极正面的未来。

大卫: 而且如果你们的人像《一的法则》那样谈话,他们还告诉你阅读《一的法则》,看起来他们就是《一的法则》的来源。你是否同意这一观点?

科里:是的。

大卫: 我们现在已经证实了这一点。他们就是《一的法则》的来源。

科里:我花费了很长时间才了解到这一点,

大卫: 《一的法则》认可埃德加.凯西的解读是真实的,书中就有记载。所有人都可以阅读这部分内容。 凯西在二战期间成立了一个团体,名为“快乐助人者”。在一次解读中,他说,那个房间里的 40 个人可能改变并终结第二次世界大战。大家都不太理解这一点。他们无法理解,40 个人实际就可以阻止希特勒,阻止第二次世界大战发生。

科里:这是因为负面集团成功地让我们始终无视我们自身的共同创造力。

大卫: 在说完曼德拉效应那部分内容之后,他们在会议中有没有和你谈论这种共同创造力?

科里:讲完曼德拉效应之后,我们接下来探讨了意识,他还说我们这个社区的人完全可以专注于秘密太空计划和与我们互动的外星人。拉提艾尔(蓝鸟人) 告诉我,我们当中从事意识和UFO学领域研究的那些人,我们应该开始更专注于埋下群体意识的种子并对我们的群体意识产生积极正面的影响。他没有告诉我任何具体的方法来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不同的天赋、专长或能力。每个人在这项工作中都同样重要。现在坐在家中观看这档节目的人…他们在生活当中与许多人互动。如果他们能对其生命中一个、两个或三个人的共创意识产生影响,他们总体将带来巨大的影响。

大卫: 所以我觉得,你在本节目中给我们带来的讯息非常珍贵,因为我们实际能够做出改变并朝着我们所希望的方向前进。我们并非只能观看这档节目,并希望从政权机构那里获得披露。我们对结果的控制力比我们意识到的要更多。

科里:绝对是这样。

大卫: 这是一条让人充满力量的讯息。科里,感谢你参加本节目。感谢各位收看。大家可以做任何事来争取过上更平静、更没有压力的生活,如果订阅我们的频道,我们将为大家奉送有关健康、保健、健身等内容的丰富优质资源。建议各位前往查看。我是 大卫.威尔库克。本期《揭露宇宙》到此结束,下期节目再见。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