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集|克里福德·斯通-感应者与外星人

Empaths and Extraterrestrials with Clifford Stone

片源:极光、微微、Zay、飞龙

联合翻译:希克、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马克兔文

内容提要:

●斯通身体有问题,却仍被征兵加入美国军队,因为他有旁人所不具备的特殊能力

●在军队中不断有人对他进行测试

●60年代中期美国军方就拥有距地球500英里开外的卫星上看到一张报纸上文字的技术

●军方透过实际的坠毁现场来测试斯通的读取能力


大卫:嗨!我是大卫•威尔科克,你正在观看《揭露宇宙》节目,我正和我的搭档‘科里•古德’一起,将一些秘密追踪到底。克里福德•斯通在军队里的 级别,从来没有超过中士,这一点很重要。在他还很年轻的时候,就受到军队高层的重视,因为,他拥有感应的能力。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他拥有与外星人心灵 沟通的能力。当军方遭遇到外星生命形式的时候,他们会信任克里福德,帮助他们与外星人进行交流。并促成他们之间的关系。最后,他们发现有很多不同的生命形 式和外星人种族。正如科里在节目中给大家所描绘的一样。生命在这个宇宙中,比我们已经知道的要繁盛得多。斯通个人的经历,有力地证实了这一点。因此,女士 们,先生们,不用过多介绍,我向大家推出克里福德•斯通。

招募斯通先生 RECRUITING MR. STONE

克里福德·斯通:我毕业的时候,那是在1968年6月初,我接到兵役局的一个通知。兵役局告诉我:“来自朋友们和邻居们的问候和致敬。我们需要你再次考虑,到肯塔基州 阿斯兰德招兵体检站报到。”

我妈妈很烦恼,她说,“不,我就知道你要去参军,最后,你就会去越南”。

我说:“妈,你不要操心,我上次体检不合格,这次肯定也一样。”

所以,我就去了那里,我通过了所有的笔试,但是,我的身体依然有问题。

那里有一位上尉军官,他是医生,他已经告诉我说:“啊,你知道你要回家,但是我还知道,你想继续前进,你想服务国家。但这事儿我们没有办法,你体质达不到参军标准。”

还有一位上校,是从华盛顿特区过来访问的我也是这么讲的。他告诉上慰,看一下,然后继续。那天是星期五,是7月4号(独立日)周末,回家和你家人一起,好好享受这个独立日大周末。我们还要继续工作,把其余这些事情都完成。”

最后,我还是被留下了。他把我叫过去,他说:“你知道你身体有问题?”

我说:“是,长官。”

他又说:“你真的想参军?”

我说:“是,长官,有很多人,不相信这场战争,很多人不想参战。但是我想服务国家。如果我参军,就会少一个人来替代我的位置。”

我说:“现在,我感觉,每当有人不愿参军,最后还是有人去了,这个人会替代我的位置,如果我听说,他们被杀死了,那么,他们就是替我去死。”

然后他又说:“那好吧,让我来想办法帮帮你,让你参军?你继续报名,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反悔。你所要做的就是继续报名过程,并且告诉他们你身体有问题”。

我说:“你让我报名,我不会反悔。”

他说:“记住你要熬过179天,只要你进来,到了180天以后,你就被锁定了,他们知道你有医疗问题,但是你仍然可以服役。”

我坚持报名程序,呆在里边。我成功的度过了180天。然后我就去了南卡罗来纳州的杰克逊堡。

到了南卡罗来纳州的杰克逊堡以后,我参加了高级个体训练。我准备成为一名打字员。可是,这不是我一生的梦想,我的梦想是想当一名直升机驾驶员。但这个梦不太可能实现,就因为我身体的原因。

但我还是去了那里,在那里上了一天课,第二天上了一部分课,然后,过了一天。然后,第三天在去上课之前,我被人叫走,我被带到了司令部大楼,专门为情报部门划定的那个区域。

当我到那儿以后,那个据说是从华盛顿来访的军官已经在那里了。于是,他发起了我们下面这场谈话。

我妈可不养傻儿子,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对不明飞行物感兴趣。是他直截了当对我说:“你对UFO怎么看?”

我说:“我不知道,我没有太多考虑这个问题。”

他说:“现在不一样,人人都在思考UFO。你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我记得我是这么讲的:“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有过多考虑这个事。”

他说:“我认为你想过,我本人相信UFO”。他还说,“过来,我给你看点东西。”

于是我看了,他给的文件和一些记录。我边看边想:“这不是我该看的东西。”因为我不相信我有这个安全许可。

我知道“绝密”意味着什么,看此记录,我就违背了美国联邦法律:反间谍法。

那时,我还不知道用其它的语言,来描述何为遵循绝密事项。现在我才知道,这些文件都属于敏感部门情报计划,或者特别接触计划的管辖范围。

我事先不知道这些。

我告诉他:“你知道,我认为我不应该看这些,我没有安全许可。”

他告诉我:“小子,我没有给你看任何不被允许给你看的东西。”

到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从很早年开始,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他们就知道我在跟…我称为的“访客”之间,所进行的交流。而且我知道有一种外星种族,还知道其他的外星种族围绕他,并同他们进行交流。

但是,只有其中一种外星实体,伴随我终身。但总是会有其它首领和实体,间插联系。

我想,军方同意我介入的原因,不是他们允许我进入,而是..他们不得不从平民领域选拔人才,否则,绝不是你想进入军方就能进入的。

他们利用我与UFO之间所做的事情,称为“接洽”。我同我们的来访者,实际作交流的时机,往往是当他们受伤或者安好,总之被人类控制住了,直到他们的同类过来,把他们领走。

整个的情况就是,他们不会跟任何人讲话。他们只同被特别筛选过的人讲话。

正如我早前所讲过的一样,你不能学习这些,他们不能教给你什么。所以他们必须在民间领域选人。他们必须诱使这些人,变得愿意加入军队。

很多时候,他们靠激发你的爱国热情来做到这一点,但在有的情况下,这是一种金钱收买。如果是金钱收买的话,我经常看到这种情况发生。是因为家庭或其它原因,人们不愿意卷入进来。

而这种人才是非常难以找到的。

我知道其中的原因,当我离开军队的时候,那里只剩下7个人(军队里),其中还包括我。

当我入伍时,经过了高级单兵训练(AIT)后,我就去了我第一个工作站。在我去到第一个工作站时,我很用心。我很担心,我的档案说我可以一分钟打72个单词,实际上我看着键盘打字,幸运的时候,也只能每分钟打出四五个单词。

当我到达第一个工作站的时候,位于弗吉尼亚州利堡的96民事大队‘36民事连’,我走过去,把我的记录递交给我的首个军士长。然后我直截了当告诉他。“军士长,你现在就应该知道,我不会打字。”

他看着我的记录,然后说:“但是,你会阅读吗?”

我说:“我会,长官”“是的,军士长,我会阅读,那没有问题。”

然后他把我的记录,拿回去,给连长看。连长回来对我说:“告诉我,小子,你有色盲吗?”

我说:“没有,长官。”

他说:“好的,检查一下,你穿的军装什么颜色?”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我回答:“长官,这是AG44绿色陆军制服。”

“你在告诉我,那是绿色?”

我说:“是的,长官,是绿色。”

他说:“好了,那就是我想知道的,我只是想搞清楚,你是不是色盲。”他没有再说别的。

几天过后,我军士长过来对我说:“因为你不会打字,我们将把你送到,阿拉巴马州的麦克莱兰堡,去参加一个为士官准备的核生化学校NBC”。

这样你就可以成为我们部队的一名NBC士官。课程为时3周。

我说:“好的,我不介意干这个。”

他说:“当然了,除了那项工作,你还要负责操作通讯设备。”

我想:“好吧!总比打字好,因为我不会打字。”

就这样,他们把我送到了,麦克莱兰堡。当我到那里以后,我发现有些事情,我怎么都不明白他们跟NBC有什么关系。

他们放了这部影片,“这是从距离地面超过500英里的太空,由卫星拍摄的”

他们继续道,“这是美国,是离地面超过500英里,在太空由卫星拍摄的。”

然后,“这是纽约城,从超过500英里的太空,由卫星拍摄的。”

“这是中央公园,由卫星从超过地面500英里的太空拍摄的。”

“这是一名男子坐在公园长凳上,看报,这是由卫星,从超过地面500英里的太空拍摄的。”

“这是头条新闻,由卫星从超过地面500英里的太空拍摄的。”

那个时间大约是在1968年,我认为,是在69年的2月份。

但是,我们不能设想那时已经拥有这类技术。我现在知道,从我自己的研究和我在国家侦察局NRO留下的文件查出,我们在60年代中期或者更早的时间,已经拥有这种卫星能力。

但那个时候不知道!我还是个天真的孩子,不知道我们训练的目的是什么。

最后,学习结束,我见到了这个人,我知道他的名字叫杰克。他是一位5级专家。为美国陆军安全局工作。

同时,他被任命到国家安全局工作。

与他深交,是在我准备回家时,我发现我的票被偷了。我很想知道我该如何回家?或是回我的单位?因为一个在阿拉巴马州的麦克莱兰堡市,一个在维吉利亚州的利堡市。

他说,“我在贝尔沃堡。正在路上。我会过去,你和我一起开车走,我这儿有自己的车。”

所以我们开车走了。在我们开车回去的路上,我们谈到各种事情:家庭、军队之类的。然后他提出了他看到UFO的一个事件,他开始刺激我。

他说:“你曾经见过UFO吗?”我回答说:“哦,我见过一些事情,但我不确定。”我试图保持低调。

他说:“来吧,你可以告诉我。我们是朋友!”于是,我开始和他多说了一些。

然后,他把我载到我单位。两周后,他打电话来:“嘿,听着。你从来没去过华盛顿吧,是吗?你从未参观过五角大楼吧?还有周边,有很多游客都喜欢观光的地方。”

我说,“没有”。

他说,“好吧,我会派车过去接你一起去!”现在我记得,他是一个5级专家(军方代号E-5)。和军士代码E-5类似。不同的是,军士E-5只是本领域专业级别,没有指挥权。而他们是具有指挥权的。

所以,他们更为前沿,出行任务都会配车。很不寻常,但我所知甚少。嘿,那是国家安全局,我能知道多少呢?

但一辆车在我们单位前停下了,配有专门司机。他们据称,是带我去渡周末。而事实上,我们去了弗吉利亚州的贝尔沃堡。

据说,我们要去国家安全局的总部。去他的办公室。

当 我们到那儿时,杰克不在。他不得已出去了。他有一个必须执行的任务。但他不久就会回来。因此,到那儿的其它人之一,应是杰克的朋友之一,他说:“嘿,没什 么。何不我带你去五角大楼呢,因为我知道你还没去参观过。让我带你去那儿,看看五角大楼是什么样子,去那里参观下,怎样?”

他上前,给了我一枚徽章。他说,“你一直把这徽章戴上。”

上面有图案,有不同的颜色编码。标注着我被授权去哪儿,或不能去哪儿。

他提到图案底部的标识,说:“那很重要,因为代表着所有的门为你敞开。但你必须和我呆在一起。”

我们进入了五角大楼。当我们进入后,他带我参观了一些办公室。他向我指出其中一间,说:“这就是他们在1952年7月2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地方。处理华盛顿特区上空,出现UFO的事情。”

他说,你知道,当然,在1952年8月18日晚,有68个UFO被拍到。

我说“哦,是的。我很清楚那一情况。”

然后他说:“嗯,你知道,大多数独特案例,都在7月19日和20日晚公布于众。8月18日那次,是最独特的一个案列。多数人不知所以然。”然后,他对那次事件作了一些零星的介绍。

接着,我们进入了电梯。他说:“我将向你展示这里的地下室。人们都没见过,我们对其进行了硬化。”他意思是,那是为核攻击准备的建筑设施。“所以我们不得不硬化五角大楼,以确保在核弹攻击事件时,人们能够存活下来。”

于是,他带我去了地下,我们到达地下,我也不知道是地下多少层。

我们到地下室外通道,有一辆银色小汽车停那儿。你不能说出这车哪边是车头,哪边是车尾?不同于座位,座位还是朝向一个方向的。

我们进入了那里面,看起来像一颗小子弹。我们进去后,他说:“这叫做单轨车。但不是真的在轨道上”。

他 比划了一个管状隧道的手势,这车在管道里开。是电磁驱动的。于是,他领队,我们乘小子弹(单轨车)参观。我不知道,我们在地下开了多久,他试图告诉我,五 角大楼是多么宏大的地方。所以不必在意开多久…..在小子弹里,没有驾驶员。你会去到要去的地方,我肯定,有什么方法可以控制它,但我不记得相关的一切 了。

我只是惊讶和着迷,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事情。

我们又到了一个地方,边上有一扇门。我们下车,并进门,看见了长长的走廊。没有门窗,就是长长的走廊。据说,这是五角大楼地下部份。

我知道我们开子弹车,至少开了20分钟。

我们沿走廊走下去,他告诉我:“你知道,许多事物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

他说,“这看起来像是长长的走廊。你走到尽头,貌似什么都没有。你不得不调头回来。你会看见来时的门。”

我说:“是的,你表达的观点是什么呢?”

“嗯,许多事 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

他敲了敲墙,说:“坚实的墙,对吗?”

我说:“是的。”又说:“你的观点是什么呢?”在我继续说话前,他打断了我,说:“这不一定是固体的。”他推了我一把。我穿过了墙。

你知道,本来什么都没有,我站在那儿,看起来就是固体的墙。

但我穿墙了,“你到底在干什么?”在我站起来前,我质问他“你到底在干什么?”,说着我注意到,我已身在一个房间里。我转过身。有一张我们称为‘现场办公桌’,就是一张小桌子。

设置的现场办公桌,即为‘经典小灰人’设置的。

再一次,人们可能因它感到不安。我们说到了4.5至5英尺高的小灰人(我估计)。因为他是坐在那儿(我只能估计)他把手抬起来,像这样,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他的任意一侧,我不会说是黑色西装男,确切是深色西装男,戴着深色眼镜。他们像这样站着,(站得笔直)没说一句话。

我站起来,转身时,本来是质问同行朋友,“你到底在干什么?”我永远记得这一天,”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呆在那儿了,因为我看见了(小灰人)就像脑子里,突然响起了嗡嗡声!我跪下了,面朝下(不敢直视)我记得是如此,是我记得的最后状况。

我醒来后,已在杰克的办公室。我被告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一定是在做梦。没人带我去任何地方。我一直在那儿,我看起来太累了,我一定是睡着了。

杰克没有出现。我被放回了汽车,把我送回了我的单位。并被告知,杰克无论正执行什么任务,都很费时,他或许会在另一个周末,请你回来。但那却是最后一次与杰克联系。

我认为那件事 发生的原因是,那是条件训练的一部份,让我意识里,形成概念,让我理解,有很多事是人们不相信的,但是事实。而我将在其中扮演一个角色,无论我愿不愿意。

所以,我认为那是条件训练的一部份,让我习惯,并接受那些。最终,告诉我自己,让我内心,认为这是为国家做更大的贡献!

我告诉你,现在,我一直从事其中,我真的觉得,那是在为国家做更大贡献!直到任期结束。然后,我却没有那种感觉了。

大卫:这是很有热情的材料。这是一个‘起点’故事。我不知科里你怎么看,当我看到这个剪辑时…某些人试图告诉我,这家伙编造了这些故事….

科里:不!

大卫:我意思是,….

科里:没有编造,真相如此….

大卫:我不知,如果你知道了这些,科里,斯通中士的儿子因他而死了。

科里:是的,我听说了。

大卫:这家伙没有从他的故事中获利。他在2001年的揭密工程中站了出来,从那之后,他几乎没再制造过任何事件,他没有试图出来为自己制造名声。他明显没有从故事中,得到任何自我满足。而且,在他公之于众后20年里,没有做任何改变。

科里:他不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大卫:不,绝不是。你可清楚看见,采访的开端,1968年越战的高度。斯通真是令人觉得非凡,他的个人意识是为国家充满荣誉与责任。以致于他想去人们都不想去的地方,亲自去代替他们,为那些人的生命负责。

科里:是的。

大卫:现在你认为是那种品质,给了他感应的能力吗,让他可以凭直觉交流?

科里:那是那种鸡和蛋的问题。你知道,天性和培养。这些人格类型被大量搜寻。他们非常具有价值。他没这样说,但他就是他们称作的“直觉感应者”。这种 直觉感应的能力,允许军队类型可以接纳…与不使用语句的‘存用’对接,交流。你知道,他们亿万年前就放弃了使用语言。他们不可能坐在那儿,在便签上来 回地涂鸦问题。

大卫:是的。这正是迷人的一方面,你的证词正得到斯通军士长的进一步证实。简单的事实却如此罕见,外星人会选择想和谁说话。

科里:对的。

大卫:他也提到他的身体缺陷,阻碍他进入军队。我想澄清,他从没说是什么缺陷。这是一个私人的私事。但听起来像是他身上的一个玩疾(固定的)。你是否同意,这是一种有针对性的考核。

科里:是的。军工复合体,无论你怎么称呼,他们都在跟踪所有这些‘访客的飞船’来去,很有可能,斯通年轻时候,某一艘访客飞船来拜访过他,一段时间 后,他就会被军队绑架去询问,关于他与访客之间发生了什么,以及关系。在那点上,你已在他们的雷达定位中。甚至,就算他们不绑架你,他们也知道哪些人被外 星人拜访过。

大卫:好的。现在让我们谈谈他如何被激活?他们把斯通投入这非常奇怪的工作,但在华盛顿特区。第二天,他就遇到了一个官员,据推测是5级专家,他出现,并开始和他聊UFO,这很清楚地可看出是一场设计。你是否认为他的整个职业,都是一场设计。

科里:是的。

大卫:他们送他去那儿,再安排那家伙接近他。

科里:是的。这正是实际发生的。在军队里,人们是不会随便的抛出言论,“你对UFO怎么看?”之类的。

大卫:是的。

科里:就像飞行员。像美国航空公司,你不会看见他们任何一个会边走边谈UFO,这是禁忌。

大卫:这是他们接近潜在人才的一种通用方式吗?有某人在他们高度机密的名单记录中,他们就会先告诉你,不要被吓倒了,你有权看到这些档案,如果他们需要你。

科里:是的。通常是一个高阶领导出现,来引导某人通过特殊访问程序(SAP),看见档案。

大卫:对,你是否熟悉其它人也会遇到类似引介系统。在被带入某部门前,首先会遭遇这奇怪的引介?一个只有5级权限的家伙,有权限和能力进入五角大楼。然后,斯通还被给予特殊的徽章,刚好可以有权进入。

科里:是的。他必须被陪同着。

大卫:对的。

科里:是的。

大卫:他们通过了一个长长的走廊,天知道有多长,首先,你对他描述的,他们乘坐的小汽车怎么看?这颗小鸡蛋形状,两头看起来一样的东西。

科里:它是火车,一种公交系统,地下公交系统。

大卫:所以他的描述,与你听到看到的一致?

科里:是的。听起来那是一辆小电车,带他们在同一设施的不同区域转悠。

大卫:他有这样的旅程,我们听起来像英国故事《哈利·波特》站台桥段。是否有某种全息技术,制造了那堵墙?你认为那墙是什么?

科里:是的。他们使用了全息技术。在全息图领域,他们称之为“硬光”,实际上有….

大卫:哦?

科里:你知道,你可以敲它,可以触摸它。它也可以被编程为电气化态。

大卫:因此,总体上这些都在你所经历的范围内,说明他的故事,是事实,是真的。

科里:他说的,没有什么让我惊讶。

大卫:因此,他穿过那堵墙,看似坚固。然后,他摔坐在小灰人面前。(他说4.5至5英尺高)你注意到他有一些恐惧反应。我们的观众可能更预计小灰人只有3英尺多高。

科里:是的。有许多不同的种类。许多人在UFO社区贴小灰人特征。有大量不同的外形。他们来自不同区域。彼此并不关联。但他们看起来很相似。

大卫:他将要在小灰人前作报告。有两个深色西装男在小灰人两侧。他感到脑子里有嗡嗡叫声,这导致他前倾,跌倒在地上。你认为那是小灰人想与他进行心电感应吗?

科里:听来像是一次侵入交流尝试(心电感应)你知道,他不是坐在那儿,开放地,表示已准备好去心电交流。一些存有,他们是非常、非常强大(精神上)他们一到达,就可抓住你的头脑意识。

大卫:好的,另一件事我觉得很有意思。有关陈述地球500英里外的人造卫星。他展示了一系列缩放的照片,离地球越来越近。直到美国,到(我相信是)长岛,然后,一个家伙坐在公园椅子上,看报纸头条。你认为这是国家侦测局(NRO)技术吗?像是在1960年代。

科里:哦,是的。他们有这技术,很长时间了。他们给出的大多数秘密军事太空项目,离地球超过400英里远。

大卫:对的。这些都不是地球同步卫星吗?

科里:不是,他们可以被移向不同任务区域。

大卫:哦。现在我们要带你进入下一段迷人的剪辑,直接涉及克里福德·斯通所看到的。这是他首个见到UFO的案例 ,在印第安纳城的‘豁口’这是很有意思的材料,来看看吧。

印第安纳城-豁口 UFOINDIANTOWN GAP UFO

克里福德·斯通:下一件事表明了一个UFO性质的东西。我们在印第安纳城的‘豁口’我们在野外训练场,他们称作FTX。

我们去到印第安纳城的‘豁口’,进行布置。我有辆军卡车(DH)。

我驾驶它到达。在军卡后面有电话交换机设备,我要对交换机,设置外置不同收发点,并对交换机进行处理。

我有两台Prick25型。这是野战电台,备用的电台。

一台用于大队作战,我们称之为营级作战,另一台用于连级作战。

我们有模拟通信,诸如此类的东西,就像你所记录的一样,仿佛是真实情景。

午夜后不久,我们接到一个电话,在印第安纳城豁口保留地,有一架飞机坠毁。已有一个应急小组到达现场,但他们还需要一个备用应急小组到那儿。

我关掉了我的步话机,因为已没时间把他们全接走,他们需要另外派人把他们运送过去。最后,还是我把他们都带过去了。

有3辆吉普,4辆Deuce,一辆Halfs(2.5吨轻卡),我所能记起来的就这些了。

我们去了。我们靠近了事故区域。我们处于一片漆黑之中。意味着我们没有照明。但一会儿后,我看见坠机区域都被照亮了。一个强大的(他们称作全照明式)照明弹,把整片区域照得透亮,地面已有一些隆起。

有像山丘形状的飞行器,以30至45度角扎进土里。你只能看见它的底部末端。

于是,当我们靠近它时,我在想:“这鬼东西是什么?”

他们告诉了我们,那是一架‘实验飞机’。当我们靠得更近时,我没有想更多。“喔,它可能就是一架实验飞机。”我没想太多。我正想“它可能是三角翼飞机的部份-类似物吧。”

但当我到那儿,一下车,就有个家伙我总叫他‘上校’,那是我和他首次实际的互动。

他上前,告诉我:“小子,你有盖革读数器吗?”

我说:“我有APD27型(军用盖格读数器)。”

他说:“投入工作,我需要飞行器表面的读数。”

我说:“你认为飞行器有放射性物质吗?”

他说:“我有理由相信很可能有。”

我上前说:“好的。”于是,我拿着APD27(军用盖格读数器),出去了。

他告诉我:”我想你走向飞行器,走上它扎进的这片区域,绕行,尝试尽可能得到飞行器中心点的数据。”

我说:“好的!”

他说:“每隔两步,上前测一次,喊出得到的读数。”

当我这样做,我不得不上前,靠得更近。读数比背景辐射略微高一点,但整个高得不多。

然后,我爬上坡顶,当我到达坡顶,我往下看。

正当我往下看,飞行器有一个顶篷,这是一种肾形舱口,换个好词,就是顶篷,但顶篷舱口开在侧边。且半路上已爬出了这种小生物。再一次,典型的‘小灰人’。

我不能告诉你们,它到底是3英尺、4或5英尺,因为它是半截在外,半截在内,我可以讲,它已经死了。

我开始喊:“原谅我,我需要一个长官上来!”

他说:“就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小子?”

我继续对他们说:“你知道这是什么?你不会理解的。我需要一个长官上来!”

他说:“就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小子!”

我说,“好吧,我看见的东西,不是这个世界的。你们这些家伙知道它们?”

我说:“我们为什么要撒谎?我们为什么告诉人们,这些从未发生过?”

我说:“你想我现在做什么?我需要一个长官上来。”

他说:“好的。小子,先回来吧。”而我调头,走了下去。

当我下去时,我看着上校的脸,我说:“见鬼,我们在这里干什么?可能有其它受伤的(生物)在那儿!”

他说:“我们会照料它。你回到你的卡车里,在你的交换机面前,你更男人。”

没有电话连接,什么都没有。

我回到车里,我知道这是冬天,因为我穿着我的野战夹克,还是冷。我拿到了一个取暖器,就是科尔曼灯罩。

你知道,我至少回到车里感觉好些。第二天,还是白天时,我看了看外面,我看见他们正搬运飞行器。

那是山丘形的飞行器(即飞碟)。他们把它放在卡车(称为18岁矮子车夫)的后架上。

就是平板卡车,我们用篷布遮盖它,把它搬出来。我不知道它被搬去哪儿。然后,我们都返程了。

我们被告知,这是实验性无人驾驶飞机,那时,你不会听到议论声。这事就这样结束了。

但情形,整个事情,会被分类,没人会谈论它。

不是每个人都受过训练,或有如何与访客互动,及做什么的相关知识。就像我说的,(军队的)人需要掌握这些,他们不得不去民间领域发现这些。因此,我认为我离他们这些事最近。

于是,他们过来,叫我们加入。因为他们需要一个人,就是我。

想想,你感觉到事物。当我靠近时,我感觉到了事物。我猜,那是为什么我会有情绪的原因。

不是我刚好看见了小灰人的尸体,是因你感觉到了,你感觉到疼痛,你感觉到失落,感觉到苦难,感觉到恐惧。

但不是你平常感受到的个体化恐惧。是像1000幅画,清晰地闪过你的大脑,而情绪就会附加在那些画上面,它们都在那儿。

大卫:好的。这是很有激情的材料。现在,科里,印第安纳城的豁口……如果那是一片保留地,我会假定那是相当开阔的空间,一个很空旷的区域。这里就会发生类似的事件。他们可以乘虚而入,不会有太多人知道。

科里:一些印第安人的保留地被利用。他们在各种印第安保留地,隐藏了大量军事设施。

大卫:哦,你认为这些都是有可能的。像人类与外星人的联合基地,或是围绕保留地的外星人基地,或者他们坠毁了,因为他们下降时,靠得太近。

科里:我被告知了多次。

大卫:哦,真的?

科里:在印第安偏辟的自留地,有很多军事设施。

大卫:有意思。那么,你还有斯通作证。而一些怀疑论者为此攻击他,认为他很自我,当他叙述他的分队被带去的原因时,因为,他们已经有人处理现场了。而他的分队,还是被带去了。你认为这是真的吗?所有事情都因为他的原因。

科里:他们不是在呼叫增援吗?

大卫:嗯哼。

科里:那部份可能是因为他,需要他加入。

大卫:那么他们为什么要送一个小家伙,带盖格读数器去那儿,表面上是为辐射读数,但让他步行上去,看见了外星人的尸体。对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科里:他们在呼叫后备增援时,已检查了辐射读数很久,他们已经知道了所有辐射读数的值。实际上与辐射读数无关。不得不做的是,这可能是对照测试,送他上去,得到他的反应,也可看看他是否能探测到,任何活着的生命形式。

大卫:那么,你认为,为什么当他在呼喊时,“我需要一个长官。我需要一个长官”,他们却一直叫他只需要喊出,他看见了什么?他们是在给他做压力测试吗?测试在那种情形下,他能承受多大压力?他会崩溃吗?

科里:是的。他们在评估,他有多大压力承受量。他们在读取每一个事项,包括他的身体。你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做类似交流,一些人就没有处理这些的 ‘精神心智能力’。所以,这是看他如何反应的主要测试。他在之后的几天里会怎么做?他们非常密切地注视着他。如果他很适合,然后,他们就会说:“好的,他 现在是一个资产了。”

大卫:他也提到…他很激动地说:“为什么我们没有告诉人们这些?如果这些事情都是真的,为什么我们不知道?

科里:这是一个很普遍的反应。

大卫:你认为在后来的日子里,他们会核查,看他是否会泄密,是否会告诉某人?……科里:哦,是的。

大卫:所以,他们也在测量他的沉默度。

科里:他们会密切注视他,测试他做的、说的每件事,及围绕他发生的每件事和人。都因他被牵涉进飞碟和外星人的工作背景下。

大卫:他也描述到看见那些的心情就像,一堆图片闪过他的大脑。他提到,像1000幅画,每幅都附加了强烈的情绪,像疼痛,从描述听起来,这些情绪被快速激发,

科里:是的。

大卫:就像很激烈的,压倒式的体验。

科里:是的。更像某存有死了…..当某人或某种存有死了,会有残余能量留下,他可能一直感应到那种能量。那生物所感受到的一切,像坠机,或后来的死亡,大量的残余能量充满了那个区域。他步行进入了那个残余能量场。

大卫:你有经历这种翻书式体验吗?1000幅画附加情感,像他描述的那种经历。

科里:哦,是的。当你交流时,你们没有来回说话,你却得到了气味、口感、图相。我意思是,..你不得不将那些感觉拼凑在一起,把那些气味、口感的经验,转换成来回交流的方式。组织成语言,表达给人们。这种运算,在你与存有交流时同步进行。

大卫:嗯,这只是斯通证实你所说的开始,很显然,我们看到这里,有大量的交叉。再一次,我相信克里福德·斯通中士,是最热情的揭密工程证人之一。 因为人们总是说:”哦,政府没捡到UFO残骸。”但你清晰地看见有只靴子落地(落实)。非常细腻的证词,有关某些人实际上在军队里,专业从事这些事情。下 一次在“揭露宇宙”中,我们将有更多引人入胜的内容,让你我一起去探索。我们下次见。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