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集|年龄回退与时间旅行

片源:极光、微微、Zay、飞龙

翻译:极光

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成千上万的SSP参与者都接受了年龄回退项目,政府的刻意掩盖是基于担心打开所谓的“潘多拉魔盒”

●返回二十年前的你,同样的场景,一切都显得陌生

●记忆洗白和重新植入

●记忆重置对2%-3%的人完全不起作用,许多人在经历一段时间后仍会逐渐恢复


大卫:欢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节目嘉宾是科里•古德。在这集节目中我们将要讨论一些非常有趣有争议的,你们已经在盖亚网站论坛持续不断反馈的内容。这集要讨论时间的弹性这个奇特的概念以及它与年龄回退之间的联系。科里欢迎来到节目。

科里:谢谢你!

大卫:人们刚开始浏览你的网站时会遇到一些难以理解的事情,比如你说你从1987年开始在太空项目有20年服务经历,这让他们以为你一直工作到2007年后你才回到了地球。但在时间线上与你之前说过的做其他事情的时间相吻合。

科里:是的。

大卫:我们所说的是不是一种异常先进的技术,它超乎世俗世界中的人们所能理解的范围?科里:哦,当然了。我们讨论的所有关于秘密太空项目的技术,其先进性都远远超过普通人的想象。20年与回归项目是一个成千上万人参与过的项目。有些人来自军队…

大卫:20年与回退到底是什么意思?

科里:你工作20年,回到原来的时间点,你退出。军队里有很多人都参加了。他们主动要求参加项目时以为自己会是在军队里正常服役4年或8年,他们志愿 在某个绝密的项目里工作20年,然后被带回到他们同意参加项目的那个时间点,继续在他们所在的兵种分支里服完协议里剩下的年限。

大卫:那么对于那些相信他们在网上搜索到的技术代表着人类最高技术成就的人,你会对他们说些什么?对于那些不相信已经有技术超出他们认知范围的人你如何回答他们的问题?

科里:他们只需回顾历史。有好多次我们以为自己无所不知,然后政府发布信息,有一项新技术、新太空航空器,或者出现像斯诺登这样的揭秘者公布一些之前 有人讨论过但却没人相信过的信息。如果你觉得一切存在的事情都在网络上,都可以在谷歌里搜到,那你就是活在巨大的谬误之中。

大卫:当然,绝对的。为什么政府里的人会想要把时光旅行这类的技术设为秘密?他们为什么不公布出来告诉我们这技术是存在的?

科里:如果你要讨论一项先进技术就会连带着牵扯到其他先进技术。那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而他们一直试图保密的一个事实并不是承认外星人的存在,而是承认自由能源的存在。单单是自由能源、自由能源设备,就能在一夜之间摧毁全球经济 。

大卫:或者说改变经济体制。它会摧毁业已存在的基础设施和能源结构。

科里:一夜之间摧毁他们的经济体制、他们的巴比伦金钱奴役控制系统。

大卫:那么咱们先说一些基本概念,然后再详细探讨技术。我记得刚开始跟你讨论的时候我脑子都短路了,有很多问题要问。第一个问题是你在太空里待了20年,然后他们通过时间旅行把你带回到离开的时间点,你回来之后比你走时要老了20岁?你的身体也是老了20岁吗?

科里:不是的。你的身体…你经历了年龄和时间回退。

大卫:在那之前。比如说,假设你在外太空工作了20年,然后他们把你带回到你离开时的那间屋子?真的是把你放回到离开时的同一间屋子里吗?

科里:他们把你带回到…是的,你被带回到同一个地点。

大卫:好的。首先当你回到那间屋子时,你看起来会比几分钟前离开的时候老了20岁吗?

科里:不是的。一旦他们把你带回到你离开时的那个点,你其实已经经历了整个年龄回退的过程,包括接受质询、记忆洗白, 有必要的话还会植入屏幕记忆,然后时间会倒退至离开时的那点。然后他们通常会给你…大多数人有着从卧室里进进出出的植入屏幕记忆。那就是他们让我经受的屏 幕记忆的一种。但他们的做法是利用某种技术告诉我离开自己家,然后他们开车接我。所以很多经历过屏幕记忆的人都感觉到他们的房间里出现了一道光,然后他们 就被带走了。

电视剧《玩偶特工》(Dollhouse)进行记忆洗白和屏幕记忆的剧照。背景中的那个人是一位创造屏幕记忆和人工人格的工程师

电视剧《玩偶特工》(Dollhouse)剧照:电磁的记忆洗白和屏幕记忆设备,用来给项目参与者植入新的人格。

大卫:我们讨论过上帝之音技术。他们是否就是利用那项技术使得人们离开自己家,然后被他们用车接走?

科里:是的。

大卫:好的。那你的意思是在回到自己离开的那间屋子之前,你已经经历过了某种年龄回退的过程。

科里:是的。

大卫:我们稍稍讨论一下这里面的情况。你是说…我们一起回顾一下一个假想的20年的工作期。在空间项目工作的20年里你只做同一件事吗?

科里:不,我参加了几个项目。在此期间我被调来调去参加不同的项目…20年多一点。20年工作期结束的时候,我被告知:“你的时间已经结束了,该送你回家了。”然后他们把…我的情况是被带回月球作战指挥部…

大卫:稍等,工作人员在这20年里被调来调去,而不是只做一份工作,这正常吗?

科里:正常。 通常他们从事不同的…就像你服军役的时候也会被调来调去。你会学习一些技能组合,他们的技能组合会不断进化。你也不会被分配做同一项任务,比如说20年里都待在一架飞船上。

大卫:有道理。否则人们就会厌烦,失去动力。所以换换工作是为了保证趣味性。

科里:事情会变得无聊,像人们想得那么兴奋。不论如何,总会变得无聊。

大卫:好的。你说最后他们会找到你告诉你说你该回去了。你最后一份工作是什么?在他们找你之前你最后一项任务是什么?

科里:他们让我从事某项秘密任务,对此我不想多说。

大卫:好的。能从那里解放回来,你肯定是非常开心的。

科里:是的。

大卫:当时有数着日子过吗?你清楚在那得待20年这件事并非常期待回来?

科里:是的。

大卫:有没有人要求提前回来?他们是不是想回来,看看能否找到解脱的办法?

科里:那个不可能。

大卫:不可能,这么说人们甚至都不会提起。

科里:是的。如果有人因为不同原因被放出去,我也不知道。

大卫:如果你主动提出说:“我真的不想干了”,会有什么后果?

科里:你只能接受命令,我从没见过有人违抗命令。制度十分森严,如同部队里一样,那些人随后经历的事情非常令人不悦。你希望…同样的事情不要发生在你身上。这么说来,你不能破坏规矩,只能服从命令。

大卫:你说在他们告诉你工作结束的时候已经20年过了一点。所以当时…

科里:差不多。

大卫:有没有一段时间你在想“噢,我的天,已经20年了,他们还不让我回去?”

科里:没有,我开始工作的时候就稍微有点晚,我提前知道这些情况。我被分派到研究船的时候就有点延迟了,因为他们让我做了其他的事情。

大卫:人们不是很理解年龄回退是怎么一回事。我们现在说说吧。他们告诉你时间到了,你觉得无比解脱。过程是什么样子的?你是如何被放出来的?我们说说这个过程。

科里:你签署文件…

大卫:首先能告诉我们你当时在哪儿吗?你是在外太空的某个地方,对吗?

科里:是的。他们带你去月球作战指挥部(LOC)。签署禁止泄漏的保密协议,你签署一大堆文件。然后你进行一个加强版的汇报,他们会让你进入转换状态,听你汇报整个时期的工作。

大卫:是不是就是一种他们把信息从你身上拿走的技术,就像是删除电脑硬盘一样他们侵入你的头脑?还是他们让你口头总结自己的工作历史?

科里:你会口头汇报并确认他们已经知道的信息,同时你也会被连接到电子工具上检测并记录遥测信号。

大卫:他们会得到什么信号?他们为什么需要那个东西?

科里:我不知道。

大卫:是不是类似于测谎仪?

科里:我不知道,这是他们用的。

大卫:所以你做了一个某种生涯回顾,这个回顾需要多么具体?你是否需要把每年每次经历都说出来,还是只说重点?

科里:它是相当具体的,除非他们发现需要我仔细说的东西。这个取决于听取汇报的那个人。

大卫:根据你的情况,有没有一些事情他们觉得有必要关注,多花点时间说说?

科里:有的。

大卫:你不想告诉我们的事情?

科里:是的。

大卫:好的。这么说你经历了汇报的过程,花多长时间?如果按照心理时间计算,你觉得是多久?

科里:汇报,他们同时也在进行血液测试,还有其他的事情。汇报过程再加上等待的时间,差不多要在月球作战指挥部待上两到三天。还有其他的人也在经历这个过程。

大卫:每次都在同一个房间吗?汇报的过程是不是在一个房间里完成的?

科里:汇报是在一个房间,对的。但有其他人在你汇报的同时也在经历同样的过程。

大卫:跟你在一个房间里?

科里:不是的。

大卫:这么说你在单独的一个房间。

科里:大概有100个人,他们的工作也已经结束。我们一大群人都在那儿,一个一个地经历那个过程,轮流进行汇报、打针、抽取血样,这类的事情,经历这个过程。

大卫:你说这个过程会是两到三天,是不是包括了在汇报过程中跟其他人交流的时间?所有人都在一起待着?

科里:是的,那段时间里我们都被关在基地。我们被禁止互相讨论后勤方面的事务。在汇报过程中,你不能跟别人沟通或者谈论…

大卫:在太空待了20年之后,你如何跟他人沟通交谈?

科里:你会十分擅长这个,会很擅长跟人交流。

大卫:那你会讨论些什么?被送去太空之前的一些事情,比如说在地球时的不同文化?

科里:不是的。你可以讨论在那儿时的日常生活,但不能说行动信息。

大卫:不能说你行动的细节或者你的工作?

科里:是的。

大卫:那个时候你会有私人的空间还是需要跟其他人睡在一起?

科里:在月球作战指挥部我曾经跟四个人共处一室。但大多数时间里我独自一人。

大卫:房子是什么样的?多大?有家具吗?

科里:只有四个铺位,四个铺位。所有的房间都非常小,不像我们住的公寓。

大卫:房间里有没有装饰品什么的,还是一切从简?

科里:没有啥,只是四张床,上下铺,非常小,过道大小只能让两个人侧身进出。

大卫:你说它跟《星际迷航:下一代》里演的不一样,普通的门、普通的房间、普通的走廊。我猜应该没有窗户吧。

科里:没有的。

大卫:那么汇报结束后发生什么事?放行的下一个过程是什么?

科里:接下来他们会把你带到楼下的医务区域,是个很大的科学和医疗区,在那儿他们可以做修复伤口等各种各样的治疗。他们把你带到那个区域去做年龄回退。

大卫:在他们清理完你的伤口或者治好你的膝盖之后?

科里:不是的,他们不会那么做。

大卫:但你之前提到过他们能够做那些事情。

科里:是的,确实是在那儿完成的。

大卫:但他们做的这些事情并不是放行的一部分?

科里:这个没必要,因为你会经历回退,把你变回原来的样子。你身上的伤疤和纹身都会消失。

大卫:好的。让我们一步一步来说。你会去一个独立的房间吗?有没有一个专门做年龄回退的房间?

科里:是的。

大卫:好的。那我们说说这个房间是什么样子的,你说它是在低层。你进去,是不是一个很大的区域,你能看到不同的医疗过程?是不是有一道走廊,两边都是房间?

科里:就像典型的术前准备室,你进去那里…就像去了医院一样。你进去,坐在轮床上。他们进来,跟你说话,让你放松。他们会告诉你即将发生的事情,他们会把你麻醉,你整个人会保持完全静止的状态,在一个诱发型的昏迷里,我觉得是将近两个星期的时间。

大卫:我的天啊。

科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让你的身体年龄回退。

大卫:你会和医生待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

科里:不是的,周围都是窗帘。

大卫:哇!这么说可能会有整组其他100人,你们其实是被窗帘隔开,在那个很像手术室的大区域里。

科里:没错。

大卫:这么说那里会有心脏监听器和带声响的机器和技术?

科里:不是的,他们没必要把你连接到那些仪器上。他们会遥控检测你的身体,根本用不着碰你。

大卫:你说坐在轮床上,那轮床跟医院里的病床一样吗?他们不会把你塞到那种酷炫的管子里?

科里:不是,只是医院的病床,正常的轮床。

大卫:真的吗?他们说会把你固定住?

科里:是的。

大卫:有告诉你原因吗?比如说,如果你不能固定住会有什么后果?

科里:他们说你在整个过程中必须保持完全静止。在整个过程中不能有任何扭动和移动。

大卫:如果过程真的开始了你的身体不会萎缩吗?哇。好的。他们会很早之前就把这个过程告诉你,还是会等到马上开始时再说,以免你多心?

科里:不,你对整个过程一无所知。我的意思是,他们甚至不会告诉你过程的细节。他们只会跟你说:“好了,我们现在要开始用药了。你首先会觉得很困。你能够对我们的命令做出反应。然后我们会用更多的药。接下来你就会醒来,一切就结束了。”一旦他们开始用药…

大卫:他们会往你体内插入导管让你接下来这两周能小便吗?

科里:没给我插导管。

大卫:真的?

科里:是的。

大卫:哇!

科里:我当时…我猜他们是用了某种抗焦虑药让你…

大卫:这说得通。

科里:你懂的,真的让你觉得真的很镇静而且模模糊糊的。然后他们把床弄平。他们进来开始把那些泡沫塑料就像框架一样包住你。他们把你的胳膊架到泡沫塑料里然后扣紧,防止你移动。

大卫:像尼龙绳那样的东西吗?

科里:是的,尼龙搭扣。他们把你挪到另一间屋里。到那儿之后我就变得迷迷糊糊了,因为我已经…

大卫:上了很多麻药。

科里:被上了很多麻药。然后他们说他们会给我用睡眠药物,同时他们用白板围住我。我很确信他们把我从轮床上挪到另一张床上,然后…

大卫:那些白板看起来像不像是某种技术,比如能量散射技术?

科里:它们就是空白的,可能是树脂做的,或者就是塑料白板。

电影《星际之门》(Stargate)里的石棺。请注意内部是白色。

大卫:所以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

科里:是的,他们会把针和其他东西插入你身体的不同部位,比如你的臀部和体内。那…我晕过去了,我不…最后,醒过来,你的年龄就变回到刚来到这里的时候。

大卫:感觉如何?当你刚醒来,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是从一次严重的醉酒中清醒过来?你是不是很虚弱,觉得生病了?

科里:就好像是手术结束后从麻醉中醒来,你觉得恶心、神志模糊、虚弱、疼痛。你觉得自己变了,你是在不同的躯体里。这个时候他们会再做一次汇报。

大卫:你什么时候才能照镜子?

科里:我不记得过了多久。我当时…他们好像他们让我昏迷了一阵子。他们立刻让我开始,好像是另一场汇报…当时我更配合,然后我被告知自己曾经签署的所有文件。环境和旁边的人看起来都不同了。

大卫:你是不是还能意识到自己是在月球作战指挥部?是那样吗?

科里:是的。我当时还在月球作战指挥部,但它已经变了,一切都不似从前。

大卫:好像一个不同的侧厅?机构里一个不同的地方?

科里:就是所有的东西,就是看起来…一切都很陌生,不同的人。

大卫: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可能是在一个不同的时空里?

科里:是的。就在那时,他们…因为你已经被麻醉了,他们想要再听一次汇报,然后他们会试图进行记忆洗白和屏幕记忆。他们会通过不同层次的屏幕记忆从而 让你…他们会删去你的记忆,让你忘记那些经历,然后给你输入屏幕记忆,让你对于曾经待的地方和发生的事情产生冲突性的记忆,好比让你记得是被传送进自己的 房间,而其实是你自己走回去的。这是某种真实的大脑操控。

大卫:看起来是不是他们使用了你在第一次汇报时讲述自身经历时口头表述的信息?他们是不是计划把那些东西清除,现在他们会跟你聊聊那些东西,只不过是用虚假的记忆和改变过的故事,因此你什么事情都不会记起?

科里:我不确定他们出于那个目的是否会那样做。他们对每个人都保留了非常详细的档案。因此汇报的部分目的是为了核实信息,然后把信息加入到档案里,从 而确保个人档案上的信息是完全正确的。而且我确定第一次汇报有几个目的。但是他们把你带回来,也就意味着你会经历一个昏迷的过程。我是说,如果你动过大手 术随后被送回到家里,比如说你做过膝关节置换或诸如此类的手术,回去之后你会觉得晕晕乎乎的。而且当记忆洗白的作用逐渐消弱后,不如之前对我那么强烈时, 屏幕记忆开始有点…我记得自己从我房间被传送进出的场景。但我同时也记得自己出去走向汽车,出去走到汽车那里,因此我的记忆是矛盾的。然后我的记忆开始回 放,马上回放到我那个年纪的时候。

大卫:你是否记得…显然如果你在外太空工作了20年,你肯定会照镜子看看自己。在这20年的时间里你的外表有何变化吗?有没有一个自然衰老的过程?

科里:有的。

大卫:那么如果你被麻醉刚刚醒来,你什么时候才会真正注意到这个过程对你造成的影响,或者已经发生的改变?

科里:当你回到家里,第二天早上起床你还是很虚弱,走进家里的浴室,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你开始疑惑。

大卫:外表上最为明显的变化是什么?你能注意到什么不同的地方?或者记忆洗白效果很好以至于你都没有注意到任何改变?

科里:起初我真的非常困惑。而且几周之后,记忆洗白的作用逐渐消退,我就立刻开始想起很多…令人不安的记忆开始回来,很多令人沮丧的事情。我很难接受那些记忆。随后更加有组织性的记忆一件接着一件开始闪现。

大卫:你刚说自己醒来之时感到困惑,关于困惑你能再详细解释一下吗?是什么让你感到困惑?

科里:我只是不觉得…我觉得困惑。一些事情我觉得不对劲。我觉得…有些事情不正常。我觉得恶心,只是…一些事…感觉发生过一些事情。

大卫:你说的事情不连贯,就是你在月球作战指挥部的事情。回退过程之后你醒来。你说人和机构都变得不同。这么说可能是因为你是在20年前?

科里:没错。

大卫:好的。你被完全麻醉后他们又让你做了一次汇报。但那时你还没有失忆,对吗?你还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还是当你被用药后完全处于神志模糊的状态?

科里:我的神志已经完全模糊,但我仍然记得自己身处何地。我基本上知道…我什么都知道,被用了药,昏了过去,就像做手术时医生打的麻醉药。

大卫:那么在你被下药昏迷过去,第二次汇报和回家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他们是怎么把你送回家的?你在月球作战指挥部然后发生了什么?

科里:我记得走回到自己家里爬上床然后开始睡觉。然后我又有个分离的记忆是被传送回到了家里,爬上床然后开始睡觉。所以在屏幕记忆里有不一致的地方, 记得自己走过房前的草坪,穿过前门进到自己家里,直接上床,爬上床。然后还有另一种记忆,我穿过一道传送门进入自己房间。

大卫:发生了什么…关于第二次汇报你还记得什么?第二次汇报结束后你是不是就失去意识了?

科里:是的。我记得汇报完,然后他们开始回放各种信息,我只记得这些了。

大卫:这么说他们可能给你多打了几针,或给你用了一些能量药物。

科里:他们确实做了一些事情。

大卫:所以你有一些非常模糊的记忆,都是他们说给你的。也许真的有个传送门,或者你就是自己走回了家里。但当你从床上醒来,那个过程的已经充分发挥作用,你从另一次非常严重的失忆中醒来。

科里:是说我到家了时,对吧?

大卫:是的。

科里:是的,好的。我想我很困惑。是的。当我醒来的时候在家里,我醒来,我在家里。虽然我并不会立刻记起那20年的经历。但我还是会有点困惑,觉得有点不对劲。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不对劲。

大卫:你在之前的节目里说过这些,但我觉得很有必要在这期节目里再说一次。当你参加这个20年与回退项目时,他们承诺给你…当你回来时,会得到一份美差,还有很多福利用来回报你所有的付出。

科里:是的,你能免费上学,有着六位数的年薪,舒适地度过余生。但是他们并没有打算兑现承诺,因为他们计划删除你的记忆,然后让你自生自灭,暗中监视你。

大卫:你在空间项目工作的时候有没有发过工资?是不是有的人比其他人要挣得多?

科里:不是的,没有钱。

大卫:没有钱。这么说像是某种奴隶,或者类似于服兵役,大家只是睡在一样的床上,吃相同的东西。没有任何个人财产。

科里:他们已经提供了一切,你无须…甚至都没人带着家人的照片。

大卫:会不会允许你保留一些有怀念价值的东西,让你在从事不同任务的时候随身携带?比如说有个你喜欢的东西,是用木头削出来的,或者你自己的一些东西?你从事不同任务的时候能不能带着这些东西?

科里:有些…人们会有些小物件。但通常情况下你没有多少空间。只有很小的一块儿地方让你放一些换洗的衣服、内衣和一些你需要的东西。那就是你拥有的全部空间。

大卫:这是你的个人空间,就几乎是一张床。

科里:空间十分珍贵,没有很多放置私人物品的空间。而且也不能从家里偷带东西,所以人们都没有秘密。他们没有父母的照片。

大卫:你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说明一个你认识的人拥有一个有怀念意义的东西?

科里:比如说笔记,人们之间的信件,能够在项目过程中让人们之间建立起关系,这样的东西。但不会有用木头削出来的那样的东西。

大卫:好的。所以不会有人去雕一个东西或者有艺术项目一类的东西。

科里:是的。

大卫:没有乐器?

科里:没有。

大卫:好的。如果他们不兑现承诺,不让人们免费上大学,不提供学费,也没有六位数的年薪,那就说明这种技术用在大多数人身上真的很管用。

科里:是的。大概有3%到5%的人记忆洗白和屏幕记忆技术对他们丝毫不起作用,他们反复尝试,但这技术就是不起作用。对于其他大多数人而言,这技术在 好多好多年内是有用的,随后作用开始慢慢消退。一般情况下,只有在20年项目结束后作用才开始慢慢消失。比如假设我并没有恢复记忆,我不是一个直觉先知, 是某个行业的工程师。大概在2008年,我已经在外太空工作20年后,人们突然开始…记忆洗白的作用会慢慢开始消退。

大卫:他们是不是会监视所有人以便得知效果什么时候开始消退?

科里:是的,人们受到监控。我之前说过,你在太空里的时候也是与地球信息完全隔离的。也就是,没有网络、收音机和电视。你回来之后不可能知道谁赢了篮球或者足球比赛,或者谁赢得了选举。你对这些信息一无所知。

大卫:你和地球上的信息是完全隔离的。

科里:是的。

大卫:他们是否会觉得那样会导致,比如说时间矛盾?是否会引发一些问题?

科里:我觉得那就是原因。如果你做这种工作,他们只是会告诉你规则。你没办法跟地球上的人进行沟通。不能获得任何新闻更新,你不能问:“为什么?跟我解释一下原因,告诉我细节,给我分析一下。”你跟那些人不是这样的关系。

大卫:你还记得自己是哪一年回来的吗?或者接合点?

科里:接合点是我马上要17岁的时候。在我16岁快要17岁的时候。他们把我送回来…就是在六分钟左右的时间之内。我马上就要17岁了,马上就要过17岁生日。

大卫:你是否开始记起自己年长之后会长什么样子?

科里:当我20多岁时,我开始真的…我真的知道自己以后会长什么样子。我看到过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见到了自己未来的样子。

大卫:如果有人忘了他们的样子,那他们在接合点那刻的主观体验会是什么样的?他们会不会生病在床上躺一段日子,就像是:“老天,我觉得真糟糕”?他们的接合点体验是什么样的?

科里:他们会觉得自己做了个非常奇怪的梦或者做了噩梦。他们可能会觉得自己感冒了或者其他的,觉得恶心,一些事情就是觉得不对劲。

大卫:在两周的昏迷之后要花多长时间身体才能恢复正常?

科里:我当时没什么问题,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已经做好了回归生活的准备。我能恢复到自己之前的能量水平,没有问题。

大卫:他们这样做会不会导致一些健康并发症,还是这项技术真的很有作用?

科里:经历过这项技术的人会遇到各种不同的神经性的问题,他们的胳膊、手以及腿都会出现神经问题。有些在太空里待了很久的人眼睛会出问题…白内障、视网膜问题。但大多还是神经性的问题。

大卫:你是否也遭遇了这些问题?

科里:是的。

大卫:这么说真的不可能建立一个能够让你申请医疗保障的政府项目,因为这些项目都是秘密进行的…

科里:是的,你不能去退伍军人健康管理局。

大卫:不被承认的。好吧。这期节目真的很精彩,希望大家喜欢。我希望能够把整个过程讨论一遍,所以本期节目时间会比平时稍微长一些,但我觉得一期节目说完所有话题还是很值得的。这是《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感谢您的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