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集|班图精神与蓝鸟人信息 part2

片源:极光、微微、Zay、飞龙

翻译:极光

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资本主义制度是罪犯们所建立的一个巨大的庞氏骗局

●自给型的社区其实只是把“我”放大到了“我们”层面

●做你认为能让你快乐的事情●在多样性的团体中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同等重要

●我们会摆脱对金钱的依赖,会为自己创造一个美好而富足的未来


大卫: 欢迎来到《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和我在这一起的是终极内幕知情人科里·古德,他声称参与秘密太空项目,对人类的未来有着非常有趣的见 解。他们有技术可以消除对金融体系的需求,因为如果你需要什么,你可以点击一个按钮,然后它就会从复制机中出现。本集还有特别之处是,我们特别邀请了曾经 被太空项目联盟特别提到的迈克尔·泰林格。因为他们说他的班图奉献主义系统为人类全新生活方式规划了一幅将更和谐的蓝图,我们所需要的商品和服务可以以一 个爱与共同创造的方式提供,而不是通过毁灭性的竞争方式。迈克尔,欢迎来到这个节目。

迈克尔•泰林格:大卫,谢谢你的溢美之词。

大卫:不客气。好吧,我想扮演一会律师。

迈克尔•泰林格:可以的。

大卫:我想吹走你散布的这些爱的烟雾。

迈克尔•泰林格:好的。

大卫:考虑到你是在法堂之上,我会先问几个可能会被仇视者拿来攻击你们的问题。

迈克尔•泰林格:哦,大卫,可以这么说,这种话我听了有十一年了。

大卫:好的,我要传达这些人的控诉。

迈克尔•泰林格:欢迎来到庭审现场。

大卫:他们不能通过镜头说话,我要代他们发言。

迈克尔•泰林格:是的,当然可以了。

大卫:美国所有的小孩都知道詹姆斯敦的故事。第一批来到美洲的人认为那儿的人只需要…我们会种植食物,一起会好起来。但是真实的情况是,富裕的地 主来到这里,他们拒绝种地。他们饿死了,因为必须得有人干活儿啊。我不想做这个工作。这是我们一直被洗脑、灌输进去的这样的思想。但是人们觉得有道理,如 果没有一个充满竞争的资本主义体系,即需要钱,需要赚钱和获得资金的体系,不然你会挨饿的,这是唯一能平息人类自私和贪婪的方式,否则人人都想依靠他人, 无法对体系做出应有的贡献。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迈克尔•泰林格:再一次申明,这种阐述源自于资本主义体系。在没有金钱的情况一点都不适用上面所说的情况,一切都改变了。当你开始在一个协同合作而不是充满竞争的组织下工作…

科里:或是权利模式下。

迈克尔•泰林格:对,或在权利下。我有权要求其他人为我工作等等。这种观念已经存在了上千年之久。因此才要让普通人摒弃我们一直以来的想法,我们生在资本主 义社会。我们生在…我们觉得民主是我们的救世主。不,民主只是一个幌子,并不能解救我们, 民主也是问题的一部分。我们都自认为活在一个民主国家里。它会…不,这就是问题,这是谎言的一部分。资本主义、民主、竞争、货币制度,所有这些都得抛弃。 只有做到这一点,我们才能公平竞争创造出一个利益共享的和谐社会。我之前说到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 我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努力了。到现在已经有十一年了。对我个人而言,这是一段自我发现的解放之旅。然后与他人分享这一经历,有人立刻对这一想法产生共鸣。 有人则需要一段时间。还有人会当即拒绝。但是一旦人们打开心扉接纳这些观念,他们就会与这些观念产生共鸣,而且这种认同是不可逆转的。就像打开了…

大卫:哦,迈克尔。稍微暂停一下。人们坐在那拿着手机。他们不会看着你。他们不想做任何工作。他们只是坐在那里无所事事。这听起来一点都不现实。

科里:必须有一个过渡时期。还要一个…洗脑的反义词是什么来着?

迈克尔•泰林格:解放。

科里:解放人们的思想。

大卫:你不能迫使他人这么做,对吗?我的意思是,必须是自愿的。这么多人都埋头盯着手机。他们不可能认真跟你交流的。

科里:必须出现催化事件,对此秘密太空项目内部一直进行讨论,比如像你之前说过的全球经济崩溃这样的事件。人们会相当沮丧。他们会明白资本主义制度是 罪犯们所建立的一个巨大的庞氏骗局。所有这些人在这个据称是他们自己投票成立的民主社会里,其实一直受到少数人的控制。它就是一个大骗局。当沉睡的大众开 始觉悟,会出现催化事件促使他们想要知道更多。这个时候就会有大批解密文件被公开。很多很多信息得以公开。你不觉得这样会促使人们更容易接受新观念?

大卫:是的。詹姆斯敦模式…我们再说说这个,迈克尔。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一小拨人来到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没有任何技能也不愿意种地,他们本该辛苦劳作求得生存,因为别无他法。但是我们不再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对吗?

迈克尔•泰林格:是的,没错。

科里:也不再持有奴隶劳动的心态。

迈克尔•泰林格:没错。

大卫:是的。

迈克尔•泰林格:那时奴隶在市场上公开被买卖,就是那样。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有趣的时代,基本上地球人都知道有地方不太对劲。要知道,如果你在大街上问一个 人,你对当今世界满意吗?你对政府的所作所为满意吗?你自己活得开心吗?这就是你生来所期待的完美生活吗?你的梦想都实现了吗?答案肯定是“不”,绝对是 这样。百分之百否定。

大卫:绝对是。

迈克尔•泰林格:人们会跟你说“不满意”,你问的事情他们没一件是满意的。因此肯定出了大差错。所以我们建立了一个寻求 新体系的平台。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新体系呈现出来。通过非常合理的方式,而且获得了成功。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班图运动发展如此迅猛,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料和想 象。我从没想过这场运动会风行全球。这不是我的计划,我当时只是想要和大家分享一些信息, 结果就这样了。

大卫:我听到的是叽叽喳喳自我感觉良好的陈词滥调。耳边是各种人生哲理,而不是务实的言辞。

迈克尔•泰林格:我们必须尽快采取务实的行动,因为这点非常重要。这正是人们想要听到的。太好了。太棒了。但怎样才能做到呢?我们怎么从这里走到那里?跟他 们分享这些务实的经验,重要性就在于此,这样一来,人们才能内化这一想法。变得自信,而不只是那些浮于表面的东西,对吧?我们需要认识到这种团体已经存 在。我们不会改变大城市或者大都市区的体系,这么做太难了。我觉得应该去小城镇小乡村里,在那里你能接触到所有人。跟他们分享新的观念,改变人们对自己未 来以及如何与他人合作的观念,借此形成新的思考模式,养成新的行为习惯,找到新的方式为自己创造富足的生活,繁荣自己的人生。怎么做到呢?可以给一个小镇 注入大量资金。还要说明另一件重要的事,这钱会帮助我们摆脱金钱的束缚。除此之外,别无他法。那么人们会说:“泰林格,你是个骗子。你想用金钱达到这个目 的。为什么不想想其他跟金钱无关的办法来实现?别妄想了。”这个体系利用金钱至少已经奴役了我们六千年。我们必须利用这个体系,对其作出改变,从而让它为 我们服务。我需要回到科里刚说的,以免忘了。班图运动的理念与贡献主义并不与任何人敌对,并不想要跟任何人斗争,也不是想要制造流血革命等等。暴力和冲突 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在为自己创造一个新的现实。我们利用现有的体系和能量,那些与人类对立的负能量,为了自身的利益我们接受现实,挑战现实,通过对现 实做出温和的改变,使其真正给人类带来利益。你可能都不会意识到,它会通过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式为我们服务。我会告诉你是什么样子的。改变的过程很简单,也 很快捷。我们首先要认识到自己能够建立尽可能多的社区项目,整个班图贡献体系的基础是一些扎根于小型社区,旨在为这些社区谋取利益的各种项目。我所说的社 区指的或是一个镇子或是一个村子,或是一群人。每个社区项目的运转。大家每周都会抽出几个小时参加每个社区项目。你如何做到的?事情是…也许这种方法在一 个镇子上获得成功,接着你就开始做其他事情,从种植食物到技术,任何你能想到的事情。但一旦你威胁到了现有制度,就会有人来开枪打死你。这并不是解决办 法。还有一点也很重要,世界上有很多社区自给自足。他们会影响到世界其他地方吗?不会。他们建立的是自给自足的社区。所以自给型的社区其实只是把“我”放 大到了“我们”层面。所以不要翻越我们的院墙,不要不请自来。我们不会跟你分享任何东西,因为你在围墙之外,我们在围墙之内。那不是解决办法。这因此我一 直强调,我们建立的并不是自给自足的社区。我们创建的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人类创造了各种各样的东西,通过买卖或者免费赠与每个人都可以得到这些东西。

大卫:如果太空项目发布的技术能够根据人的需求制造出任意实物,只需摁下按钮就能得到,那会有何影响?如果人们知道并拥有了这项技术,利用它…在 一艘船上,他说他喜欢那个炖肉按钮。那会有何影响? 假设我们拥有这种技术。这是给我们的。因一次重大披露,人类得到了这种技术 。那这个模型是如何产生效果呢?

迈克尔•泰林格:这个问题很好,我已经思考了很久。这个时候就要看个人的性格了。尽管我会想要用复制机为我制造任意东西,但我还是享受烹饪的过程。我喜欢自 制橱柜 因为我喜欢木头的味道。或者我喜欢钓鱼。我喜欢那些可以运用与生俱来的才能和天赋得到的东西。不然我除了一枪把自己崩掉外还能做什么呢?我觉得我们活在世 上是为了体验所有密度,氧气,水,重力,体验这样的地球,享受所有美丽的事物。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每个人生来都有非常独特的才能。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所以 你可以选择使用复制机来做一条裤子。你会更乐在其中,你会为此跟母亲、祖母或者裁缝交流,为了做一身漂亮的新衣服,用大麻纤维和其他可生物降解、无毒、可 回收的原材料,这些原材料都来自地球,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因为这才是我们之所以在这里体验这一现实的缘故。当我们的需求得以满足之后,才会接下来决定做什 么。

科里:至于这个技术,他说的是规模较大的大都市地区。这项技术可能会有助于缩小鸿沟。

迈克尔•泰林格:对,所以会发生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因此我的结论是社区项目是不仅是我们在班图运动中运用的模型,而且对班图群体也极其重要。很明显除非 你践行团结人心这一理念,建立一个新的富足的社会体系,新的社会结构,你就不得不在政治层面上宣传这一理念,因为现在政治掌控并摧毁了我们的生活。人们会 说:泰林格,你是个叛徒,进入政坛。你就变得跟那些政客一样了。不是的。我们之所以进入政治,是想要改变这种人性中令人作呕,无耻不正当的一面,这些都在 破坏我们的生活。我们需要作出改变。坐在一旁无动于衷,忽略政治不会有任何帮助,这不是解决方案。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必须采取实际行动。我们组建一个与 其他政党理念完全不同的政党。我们会弱化中央政府集权。取消联邦储备体系,建立一个临时人民银行,该银行为人民发行货币,免税收而且不收利息。然后没有税 收,没有通胀,什么也没有。这样才是真正为人民服务,在过渡时期,落实我们所需要的社区项目和市政工程,这样就能帮助人们摆脱大都市的牢笼。他们可以回到 小镇上和村子里,因为他们知道有了人民银行的资金支持,他们得找事情做。这只是过渡期。

大卫:这种潮流现在不是已经开始了吗?看看有多少人在视频网站上上传自制录像。他们清楚不可能从中谋利。他们还会发文章他们知道他们是不会赚钱 的。制作免费的软件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想要为社会做出贡献。他们想要社会地位。那么你是否会觉得社会竞争或社会合作也会变成它的一部分?

迈克尔•泰林格:当然。这真的…大卫,你刚刚说的话很重要。当你开始在自己的社区…再强调一次,我们还是在为务实的步骤做准备,因为实现目标很重要。你早上 醒来,就跟科里说的一样,知道自己所需的东西都备齐了。为什么?这就是社区的好处啊。有太多的食物,太多技术,太多纤维,什么都不缺。一切都应有尽有。你 要做的就是每周抽出几个小时参加社区项目,其余时间自由支配。最后会是什么结果,我还不知道。但发展方向是由社区决定的。结果就是,一周大多数的时间 都是你自己的。你可以尽情发挥自身才能,不论是作为画家、雕刻家、音乐家、养马人,还是工程师或科学家。不管你做什么,你有绝对的能力去完成…

科里: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迈克尔•泰林格:让你快乐的事情。

科里:哇。

迈克尔•泰林格:确实如此。

科里:多美好的世界啊。

迈克尔•泰林格:当你早上含笑醒来,因为你知道自己不用起来,穿上西装打上领带,坐在火车或公共汽车上,或者骑着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只是为了维持一份差劲 的薪水微薄的工作,用来偿还贷款,支付电费、面包、牛奶,为孩子支付教育费用,到头来他们也会受制于同样的体系,月复一月。

大卫:正如格雷厄姆·汉考克所言 “只有每天醉醺醺才能坚持下来”。

迈克尔•泰林格:没错,现在这些你都不用做了 。你可以选择自己想要居住的社区。你不必…不用被逼着做任何事情。一切都可免费得来,因为你每周花了几个小时参加社区项目。这些把我们变成强大的劳动力。 我使用这个词,尽管知道这个词很会快落入边缘。很快,一夜之间,你的社区就拥有了强大的劳动力,任何企业、地区或政府都无法与其竞争。现在我已经告诉了你 们方法。如何开始,从而从现在做起,建立这样一个富足自给自足的社区…

大卫:万一有人拿刀对女性实施强奸会怎么样?应该怎么处置他?这个问题经常被问起,谢谢你提出来。说到这十一年来人们不断提出的问题,让我觉得有 意思的是这些问题也恰恰也反映了我们是多么紧张不安,目前的体制如何让我们在思考一些问题的同时,也会想到随这些问题而来的其他问题或者说障碍。很好,现 在我们知道应该要解决什么问题。要记住好的一面是,整个班图模型的一部分就是要废除中央集权政府,实现社区自治。所以我不能决定自己要 生活在什么样的社区里,而是社区做出抉择。他们会建立新的法律制度,新的行为指导方针,从基本做起,你懂的,普通法系——不杀人放火、作奸犯科,规范自身 行为。

科里:这么说,你谈论的不是一个集权制的政府思想体系,各个地区拥有独自的道德标准和…

迈克尔•泰林格:是的,从很多方面回到之前的城邦制,每个社区有自己的规则和指导法则。而且,显然还有很多事情尚需讨论。但按照班图模型,我们会重新建立由公民选举出来的部落理事会,还是公开选举。大家都知道我选举大卫·威尔科克成为长老院的一员。如果大卫·威尔科克…

科里:也许老人会重新受到尊重。

迈克尔•泰林格:本来就该如此,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把老人排除到社会边缘,把他们放到养老院里。我们试图摆脱老年人,因为随着时间流逝…

科里:眼不见,心不烦。

迈克尔•泰林格:是的。他们的智慧也没什么用了。因此我们社区会选举出自己的长老院,指导社区的运行。他们每时每刻都为社区谋求福利,而不是为自己谋福利。 尽管我建立的是一个由少数族裔人运作的体系,而不是一个由多数人运作的体系,这就吓到了很多人。他们会说:“你什么意思?”因为我们已经深深受到民主 和多数决定原则的毒害。这是一个少数族裔人控制的体系。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因为少数族裔的数量远远超过多数族裔。少数族裔的数量是无限的。有的关心蝴蝶, 有的在意桃树、土壤、云彩等,这些人确保我们的食物中没有转基因成分,有各种各样的少数族裔。贡献体系照顾到所有的少数族裔。每个少数族裔会获得所有工 具、所有技术、所有支持、所有实验室和研究,为了社区你需要做的以及你应该做的一切。因此你可以称之为一个受少数族裔支配的体系,而不是一个由多数人决定 的体系,百分之五十一的人禁止剩下百分之四十九的人做出自己的选择。

大卫:因此粪坑堵塞,对吗?下水道堵了。谁都不愿意去掏下水道,怎么办呢?

迈克尔•泰林格:很好,我喜欢这个问题,很不错,这是个经常被提起的问题。不错,谁去铲屎?是的,答案是…通常我在开研讨会的时候会把这个当做问题提出来, 然后你猜怎样?会有两三个人举手自告奋勇去铲屎,我会把垃圾铲掉。其实我们已经有了答案,但还不止于此。记住,我们这么做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我们的社 区,而是为了我们的社区。我可不希望下水道堵塞。如果我所居住的社区下水道堵塞,也就意味着我的下水道堵塞了,因为我就生活在这个社区。所以不管那周是谁 负责看护下水道,他就会去清堵。让我们再回来说说社区项目。

科里:人们擅长不同的事,他们可以集中资源。

迈克尔•泰林格:没错。因此这是…我们也承认人性和社区的多样性,但是多样性中的团结,团结中的多样性。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技能、天赋不同的愿望和期望。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个体。

科里:同等重要。

迈克尔•泰林格:没错,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为身体的正常运作发挥着关键的作用。我时常提醒人们这一点。不要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无足轻重…很多人都会这 样 。“我什么也不是,我无关紧要”。 不,不是这样的。在班图社会或贡献体系或贡献主义社区里,你是这个社区不可替代的一部分。你扮演…每个人担任的角色同等重要。不管你是个医生、科学家、工 程师或者面包师。人人发挥着同样重要的作用,就好像你身体里那些微小的细胞。神奇的是有像米开朗基罗或达·芬奇一样疯狂的人,就会有狂热的年轻化学工程师 热衷于解决下水道问题。他们会想出新方法来解决下水道问题。

大卫:我还上高中时大概有二十名运动健将,他们的名字每天都会出现在早晨公告里,因为他们赢了比赛。他们跑得最快。在篮球队里投篮次数最多。还有 十或十五个书呆子,他们不断赢各种学术竞赛。这些人是大家关注的焦点。而其他人,成百上千个的孩子都被边缘化了。从未获得任何认可,他们的名字也从未出现 在早晨公告里。你是如何避免派系和那些好孩子俱乐部,那儿也会有类似的情况,只有少数族裔人受到关注?

迈克尔•泰林格:好的。我们需要回到…关于这个体系人们提出的大多数问题其实根源都在于金钱,因为我们活在资本主义社会。你说的是资本主义制度的一个后果。 懒惰不是人类的天性。人们会经常问到这个问题。“哦,懒惰是人类的天性” 不,错了。创造才是人类的天性。充分发挥你那与生俱来的才能。而现在的教育体系扼杀了这些才能。所以当你改变教育体系…这显然是我们必须要做的。我们不会 延续现今的教育体系。我们把孩子们送到这个填鸭式、洗脑式的操控集中营里。

科里: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会更形象一点。

迈克尔•泰林格:必须要对这个体系做出大幅度的改变。当你在一个团结的社区长大,一切应有尽有,你不会担心有人…你关爱身边那些发现新技术、新迹象,找到新 的面包烹饪方式,新的和面方式,新的制鞋方式,新的染布方式,或通过把石墨烯和大麻纤维结合发现新材料的人。“哦,我的天,我的社区真好!”一旦取消限 制,就会发现金钱不是进步的阻碍。凡事皆有可能。是你个人的贡献让你赢得社区里他人的尊重和爱戴。他们会爱你,大卫。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因为你就是你。一 旦你发现自我,猜猜社区里其他人的反映会是如何?他们会说;“噢…”。你会很快知道,因为你所做的都是为了整个社区。这时就会变得非常有趣,也就是当你开 始理解自身对社区影响的时候。

大卫:我从机场过来时,那个开班车的女士,被大家称作阿拉莫的特蕾莎。她做两份工作,一份在德尔塔,一份在阿拉莫,一天工作十六个小时。迈克尔•泰林格:哦,我的天。

大卫:如果上夜班,她只能在凌晨两点到四点之间睡觉,只有不上夜班,她才能有充足的睡眠。

迈克尔•泰林格:真让人难以接受啊。

大卫:她在家只睡六个小时。但我跟特蕾莎聊天时得知她曾经去过海地。在那儿过得很好。那里水果很好吃,气候宜人。如果她有足够的钱,就会重回海地 做全地形车的生意,人们能够乘车去想去的地方放松自己,做一些为能为大众带来福利的事情。如果你跟这些困在没有前途的工作里的人聊天,就会知道他们也有梦 想。

大卫:是的。

大卫:每个人都有梦想。

迈克尔•泰林格:这样很好,人人都有梦想。当你跟处在高端业务中的人聊天时,这些人已经赚了很多钱或者是某个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如果你问他们“你儿时的梦想 是什么?”这是我遇到的最令人感到悲哀的事情,也就是很多人都已经忘了小时候的梦想,他们得好好回想。这些都是现今的体系造成的,这个体系太糟糕了。它让 我们筋疲力尽,让我们很多人都忘记儿时的梦想。所以我知道怎么问这些人:“你之前住在哪里?”把他们带回原来的地方。就像是治疗的一部分,把他们带回去。 “你之前住在哪里?上哪所学校?你母亲是做什么的?朋友呢?你骑自行车吗?”让他们回到过去,以某种方式把他们带回从前。然后他们开始记起儿时的梦想。你 就会突然发现他们的生活是如何…他们的肢体语言和能量变化,刚开始跟你交谈的时候比较僵硬,带有自卫性,“你说的是一个没有钱的世界。你在试图夺走我的东 西。”不,不是的。 我是在把你的生活还给你,这样你就不用害怕有人会夺走你的梦想,劫持你的人生,让你做这做那。

科里:抱歉,这样实行起来现实吗?不管是在哪个国家或者在一小部分人中实施?有没有一个地方能让人们更多地了解这个理念建立社区,然后开始做这些…不是集中的小组,而是一系列的社会实验,然后展示给其他人?

迈克尔•泰林格:科里,谢谢你提出这件事情,我们再回到实施的问题上。怎么去做?

科里:概念验证。

迈克尔•泰林格:概念验证很关键。但这使我想到社区项目会怎样发展。首先,建立社区项目肯定要花钱,所以我们需要启动资金。相信我,我已经尽力了,利用有限 的收入,在我自己的镇子上成立了社区项目。社区项目建立后,管理项目,让他们控制…实际上,社区项目的成功可以带来收入,这样一来项目就能利用金钱使社区 富足,这个钱还可以不断升级和改进。通常情况是这样的,因为像我这样的个人每次一开始起跑时,我就没钱了。所以我需要在政治平台上宣传这个项目。显然,在 2014年…班图党作为一个政党建立,我参加了南非总统的竞选。最后得到一百万人的支持。这个数目不小。

大卫:人数众多。

迈克尔•泰林格:我知道,因为在我笔记本里存着八十万人的名字和手机号码,他们通过短信回应我,“我们喜欢班图 ,我们支持班图。”所以这个数字不是我虚构的,还能展示出来。

大卫:南非一共有多少人?

迈克尔•泰林格:大概是五千五百万,其中两千万人有投票权。也就是说选举中有大概有一百万人支持我们。我们这时才明白选举过程有不正当手段,结果早已被人为 设定。但对我们选了这条路很重要,因为能在过程中学习变得睿智,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并且我们做到了。而且我还发现,我们甚至都没有觉察到,在议会内部我 们应该拥有至少四个或五个席位。因此最后我们得了五千三百票。在议会里获得一个席位需要得到五万张投票。但这让我意识到真正的权利存在于市级、社区、乡镇 里。一个由班图选举出来的市长肯定会比议会选举出来的议员有更大的权力,做事更加高效。因为一旦我当选市长,就能快速在镇上实行这些理念。为什么?因为政 府能给我资金支持。我可以把钱投在市政上,投入所有的社区项目。这些钱会让社区项目开始增长,能够非常迅速地扩大。所以我们现在…

大卫:假设你有一家大工厂向河流排泄工业废料,他们背后是说客、律师,还有资金支持。尽管工厂给社区带来收入,但他们还是想要阻止对河流的污染。他们会怎么做?

迈克尔•泰林格:是的,我马上就说到这个。因为一旦我跟你说完整个过程,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大卫:好的。

迈克尔•泰林格:自己就能找到答案。我们现在会… 2016年,我们参加了南非地方选举。我把这次选举当做…班图运动的催化剂和先锋活动。目前我们在两百多个国家都有成员。我当时还不知道运动已经发展到了 两百多个国家。但后来我看到那个人员名单,倍感惊讶。太棒了。我们需要募集到足够资金保证能够在选举中获得胜利。我们的目标是…策略是先拿下十二个最小的 市。抓住小而致命的要害。因为如果我们能在一个市取得胜利,就能在它所管辖的四五个小镇里取消资本主义系统,进而建立班图贡献主义体系,几乎在一夜之间完 成。这就好像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一旦你开始实行,一旦多米诺骨效应开始,资本主义体系就不可能正常运作了。整个理念的实施从赢得一个小镇开始。这就是 为何我说我们只需利用一个小镇就能让全球货币银行阴谋集团倒台。任意国家的一个小镇。一个小镇就能摧毁整个银行和建立在金钱控制基础上的人性系统,把我们 都解救出来。就这么简单,但也至关重要。赢得一个小镇,在那儿实行这些理念,设立社区项目。在选举中我们对选民的承诺是,所有人免交电费。要知道,人人都 可免费用电。还有替代性的电力设备和供应。这也是资本主义控制系统避之不及的。我们会在小镇上建立一个简单的电力供应系统。它是团结居民的基础。实现了免 费用电,大家就能每周抽出几个小时投身到社区项目之中。这样一来,每人每周都有三个小时。你不必牺牲工作,在继续保持现有体系的同时,创造富足的生活。我 们最近在澳大利亚的拜伦湾,那里有一个统计学家。他做了一个统计。这就是他说的。一个小镇…我举的例子是一个五千人口的小镇。五千人,一周三个小时,每周 一共一万五千个小时。对吧?我还要再说吗?这就是协同工作,没有竞争。让我们团结起来,协同合作。一周一万五千多个工作小时。他算了数,然后说:“在这个 体系里,每人每周贡献三个小时,一年算下来总共的劳动量就相当于现今体系里每天工作八小时,三十一年的工作量”。一年相当于三十一年,这就是比例。没错, 所以只需很短的时间就能让我们的社区变得异常富足,食物充足。到了那时,你就能决定如何发展。所以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个行动计划,然后创造供应。我们所做 的,本质上你一旦开始提供食物,或其他…比如家具,衣服,面包,鞋子 技术和电脑,科学实验室向研究人员和医疗人员开放,找到所有疾病的的治疗方法,然后跟全世界分享。你邀请科学家研发让河流摆脱污染的方法。这就是你对污染 问题的解决方法。要知道只要有相应的脑力资源,即便是核泄漏我们也能在一周之内控制好,对吧?

大卫:在美国,类似事件已经在大萧条时期出现过,之后在二战时期,大规模的社会公共事业调动公民的积极性,大家投入到公共建设项目中。人们倍受鼓舞。那是美国制造业的最后一次繁荣。如果我们期待其他人为我们工作,一切都依赖进口,那么社会内部就开始崩溃。

迈克尔•泰林格:如果在城镇和社区设立这样的项目,就会吸引所有人去创造发明运用自身的技能服务自己,服务大家。所以项目能激励所有人, 还能体现出贡献主义模型的包容性。它不排斥任何人。你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业务,自己的公司成为社区项目的一部分。然后你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免费劳动,免费 用电,免费获取各种部件,因为如果我们没有这种部件,就会设立一个专门生产这种部件的社区项目。这就是它的发展方式。也就是说三分之一的产品,你可以自己 保留下来进行买卖。剩下的三分之二属于社区。所以每次不管是实业家还是农民,这个答案适用于各行各业,农民、实业家、生产商、各行各业。三分之一用于业 务,三分之二回归社区。答案不是:“让我们谈谈”, 而是:“什么时候开始?” 。真的。

科里:好吧,可以说,你所说的跟联盟和蓝鸟人的信息都有交集。他们说这是未来的潮流。从这些明确指明你所进行的运动的信息源中,我得到的强烈感受,对 此,我觉得我们所有人都应该进行深刻的思考教育自己,用各种方法对社区做出贡献。我真的很喜欢倾听深刻的解释。关于这个运动,我已经学到了很多。之前只是 从我的信息提供人那儿得到零零碎碎的信息。真的难以置信,我真的把它当做而且只有它才是未来的潮流。

迈克尔•泰林格:谢谢,科里。我想要就自己节目开始时说的话做个补充。从我们现在的社会 到富足社会是一个简单的过渡。这比我们大多数人想的要简单得多。但好多人一直给自己设限,我们就是这么被养大的。“做这事儿很难,你得努力。”不。忘了这 句话 。我们会摆脱对金钱的依赖。我们会为自己创造一个美好而富足的未来。让我们开始观察它,我们认为这是一个解决方案。很简单,不是我说了算。而是每个社区对 自己的命运、自己的未来、自己的富足负责。

大卫:让我们去挑战那些旁观者,让他们也加入进来。如果有观众被你的理念鼓舞,他们如何加入,如何开始下一阶段?

迈克尔•泰林格:谢谢你,大卫。首先,登陆网站,加入我们。登陆班图网站(www.ubuntuparty.org.za)然后点击“加入我们”注册。多阅 读相关信息。拿到一份《班图名册》,这是资助我们的一种方式,这样会帮助我们。如果你有融资渠道,如果你是个百万富翁,对我们的理念产生共鸣想要帮忙,我 们需要你的帮助。没有钱,我们也实现不了目标。记住,体系已经建立,所以金钱能帮助我们摧毁任何反对者。每个月我都经历资金的紧张,算是长久的挣扎。所以 我们需要财政支持。如果你能从资金方面给予支持,使得我们的项目成为一种选择,助其成功,我们需要的就是这些。你可以通过网站支持我们,那儿有一个捐赠按钮。

大卫:这算是资助?还是投资者会从投资中获得收益吗?

迈克尔•泰林格:不幸的是,不是收益,收益体现在选举结果中,那时他们就会知道自己为人类未来的福祉做出了贡献。我只能表达自己的谢意了。

大卫:但还能税收冲销。我的意思是,人们或者向政府缴税或无偿向我们捐赠。

迈克尔•泰林格:是的。我们确实有个非盈利性质的公司接受捐赠。刚刚成立的,名字叫班图星球。

大卫:有的钱除了上缴政府还能投入非盈利组织,这也是对未来的投资。这样就完美了。

科里:对人类的投资,可以改变世界。

大卫:没错。

迈克尔•泰林格:我之前说过,只是一个小镇。把它当做对先锋项目的支持,这些项目能够划破数千年来人类控制体系的面纱。我们会撕破面纱,扯下面纱。

大卫:你刚说到班图星球?

迈克尔•泰林格:班图星球使我们为此新设立的一个非盈利公司。所以资金都会被投入班图星球,然后我们会把钱分配给班图党,也就是需要资金的政党。我知道在美国,很明显非盈利性公司不允许资助政党。但在南非可以。

大卫:好吧。有很多振奋人心的消息。我期待能听到迈克尔·泰林格更多的进展。这真的让我感到兴奋。一如既往,欢迎收看《揭露宇宙》。我们一起创造未来。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