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集|观众提问(七)

第100集|观众提问(七)


片源:老生独白、YETI

翻译:亚亚

合成:国际友人

整理:国际友人
飞龙

 

内容提要:

●科里和大卫更加深入到宇宙揭露部份,回答探讨观众提交的问题。

●这一次科里解释了他所知道的有关秘密太空飞行器的人工重力技术。

●我们知道爬虫人对人类的邪恶计划,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和爬虫人是一体的。

●我们如何能够保护自己免受破坏,并且不会对人类造成更大的伤害?

●星际流浪者(星际种子)的使命已被MILAB(军事绑架组织)及更多团队劫持。

大卫:欢迎来到《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今天的嘉宾是我们的内幕人士科里,科里,最近怎么样?

科里:不错,谢谢。

大卫:欢迎回到本节目,好的,第一个问题来自Schmitz_K,他这样说我很喜欢观众提问栏目,我也有一个问题,SSP飞船是否产生重力或它们是否为零重力环境,在月球作战指挥部(LOC)重力会大幅降低吗?你在飞船上时有重力吗?

科里:有,他们在地上用一种板产生重力场,而且在转动区域的圆形罩内也创造了一个让他们能够更好地控制重力的环境,现在较低级别的SSP项目中没有这种人造重力,所以你会看到天花板上悬着盘吊架,那是为了四处走动用的。

大卫:如果我们回顾德国的钟形飞船,他们在飞行时也是零重力环境吗?

科里:是的。

大卫:真的吗?

科里:是的。

大卫:这个问题的第二部分是关于LOC,在LOC里会大幅降低重力吗?我想他们以为月球引力比我们地球的小,那么宇航员该如何走动?

科里:在LOC上有一个G重力,现在一些其他表面基地上具有我们没有谈及太多的零重力。

大卫:没有重力吗?

科里:没有重力,除了月球的自然重力外。

大卫:哦,好的。

科里:对。

大卫:好的,这个问题来自MarcusO,他说我希望听科里讲更多,他自身所做的努力,也希望了解更多他的高振动饮食以及我们如何在自己身上进行,我明白他不想成为一个带领者,我们不应该有意或无意地模仿他,但我们这些人会喜欢听到建议和更多信息,对于正在尝试的人例如通过饮食和冥想在这两个方面,有什么好的建议,我们很愿意听到更多关于我们应该为这种意识复兴做哪些努力?

科里:在目前情况下必须的条件是,出现在有更高振动的生物环境里,才能使振动状态得到增强,我从他们那里得到过个人的一对一建议,这些建议令人不太舒服,我与他们的80%沟通都闪着亮光,而我对这种闪光是抗拒的。

大卫:那么对于那些没有这种生物在他们房间出现,让他们在那种环境下振动增强的人来说是否有一些实用的方法,能够让他们做到真正的宽恕。

科里:不要太在意找到解决方法,更多的是需要自省,我们生活中都会有创伤,我们认为已将它们抛之脑后,不必再管了,而这正是我们开始的时机要更深入地去体会,将这些事情敞开,然后努力去处理好,结果会有很大不同,很多人都会说,你能得到一对一的接触,你太走运了,这是非常非常难碰到的,有时候是令人沮丧的,我的自我意识根深蒂固,这不会让我变得更自大而是让我更谦虚,当一个人开始自我感觉很好时,就会有这感觉,他们会说等等,看看这个这个和这个,要知道这样做会让你退步,会妨碍你的发展。

大卫:这个问题也问到饮食习惯,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也提到这个,他特别说到他已经在努力尝试健康饮食,那是否还有一些其他可以有帮助的建议?

科里:这绝对是个过程,我被告知尤其是拉提艾尔告诉我的是,我没有按他们教我的那样做到,我说的是高振动饮食,回到家还是吃玉米热狗和所有硝酸盐物质,这些对我的身体造成伤害,我是说你可以看到在第一季时,我看上去并不太健康。

大卫:你的变化这么大,确实惊人,而且真的好像一旦和卡丽有过接触手触碰了之后,思想就真地融合在一起了,就在那一刻能激发出那种感觉。

科里:要知道,这是一条很艰难的路,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我的意思是你必须自己应对创伤,你必须处理自己目前具有破坏性的行为,如果做不到无论你自认为精神境界有多高,那只是欺骗自己而已,你必须努力并应对那些可能会拖后腿的尘世俗事,因为这个问题关系到饮食。

大卫:我想提出武器系统的话题,几个内幕人士曾向我提到阴谋集团本身其实已经在食物中放了一些旨在减少寿命,降低幸福度增加体重的成分,那么你个人是否认为,我们拥有的食物系统,是否正以某种方式被武器化呢,对我们整个环境已经,被武器化对我们不利。

科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尽可能减少,这些武器的原因,而我个人已经变成素食者,我几乎是因为食物中毒而被迫吃素的,所以我在做到被教导的这一方面的确很慢。

大卫:好的,下一个问题,来自SedonaVisionary,他说,科里已经不止一次提到,他使用了一种从他的能量场释放负面实体的技术,我真的很想知道如何做,我知道他说他是用耶稣基督的名字做到的,但还是希望能多讲一点,对那些看这个节目的观众要使用时,也有帮助。

科里:一旦我意识到有实体附在我身上,我就会回想我的背景,以及我是如何成长的,我呼喊耶稣的名字这确实有效,他们就离开了我的身体,后来我被马拉重新感染了实体,马拉是一种未经我允许,就探访我的地心人类。

大卫:是一种负面生物。

科里:对,在这种情况下卡丽用水晶中的某种色调消除了他们,他们同样逃跑了,我猜想我置于耶稣名字的能量,利用我的意志以及我对耶稣名字让我净化的信念,产生了一种振动力量,所以我说因为水晶的色调和振动,第二次将这些负面实体驱离了我的身体,当然还有其他一些方法,我不是说只有到地心去,让水晶在你头上摆动或呼喊耶稣的名字这几种办法,人们可以用他们自己的方法但这个非常难,很多时候这些实体会假装已经离开,你知道吗,他们说我要离开了,要知道他们几乎没有走动的声音,然后又潜身返回并进入,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让你的身体具有振动,这样那些生物很难与你共存。


大卫:这个问题来自MerwitchMama,为什么我们还在称冈萨雷斯,如果他已经被迫害不再生存在地球上,为什么我们不能知道他真的是谁,这要让人们真的相信,还很困难。

科里:他在这里有家人,我不想让他们置于危险中,我已经暴露了他这个引起了很多与SSP联盟有关的问题,指挥和控制组织中一半的人出于指挥和控制目的不会露面,所以我也不会做任何带来伤害的事情。

大卫:我完全同意,这个问题来自Wanderer1027,我很困惑为什么联盟更担心阴谋集团组织揭露强加给联盟的污名而不是让人类全面揭露,我们是否应该比关心我们自己扬升,要更关注联盟的各个派别做了些什么?另外科里你为什么会担心全面揭露的社会影响,如今的社会已经破裂,我们出于某个原因要经历黑暗的灵魂之夜,对吗?我想他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联盟更担心,阴谋集团加在他们身上的污名,而不是全面揭露?

科里:因为在法庭上他们将站在阴谋集团的旁边受审,他们正在执行阴谋集团给他们的命令已经很长时间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犯下了许多危害人类的罪行。

大卫:这些东西危害非常大,人们不会原谅吗?

科里:绝对不会。

大卫:所以这个说法关系到充分揭露的社会效应,这个似乎和你说的相矛盾,你好像担心全面披露会破坏社会,而他们说社会已经破裂了,他说如果全面揭露我们将经历,精神的黑暗之夜,人们对于如果全面揭露,将会发生什么?

科里:有各种想法,这将不仅仅是灵魂的黑暗之夜,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会死去,会出现一片混乱,这不会是人们手牵手,唱来吧来吧那么简单,那将会是,我们生活中最困难的时刻,我们需要这个揭露,但我们并不完全明白这将是多么困难,我的意思是说有些国家被阴谋集团所害他们将会找出大量证据,他们想和阴谋集团国家开战,那么将会出现一片混乱,这不仅仅是人们因他们的宗教信仰被证明是错的而不下床,不吃饭,涉及面要比那个广泛得多。

大卫:那么,即使是全面揭露,似乎最道德的做法就是采用一系列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适应期。

科里:这正是他们谈判的重点所在,联盟地球联盟他们认为将这一切直接抛给人们,是不负责任的,他们认为要缓慢地进行,但是在目前情况下如果不一下子全部说明,那么总是会有人想要一点点地阻挡,我是支持全面揭露的,但要知道每个人都会受到影响,因此对这个希望要特别慎重,因为即使对于那些UFO群体的人来说,这也比我们想象的要困难得多。

大卫:科里你想想,我们在和盖亚电视台的人一起制作《揭露宇宙》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很多信息,可以说天龙人以及类似这样的东西,是非常令人不安的,我们在安排节目时尽量让这类信息,在后面几集中才展示出来,在这之前的很多集我们都尽量做铺垫,从积极的方面开始,那么你认为有可能会发生哪种全面揭露的情况,是否会像数据转储那样,所有的一切都一起暴露吗?

科里:这就是全面揭露,所有的一切和盘托出,所有一切我的意思是说,里面包含大量令人不安的信息。

大卫:下一个问题来自Akhaishimray,他问,这个我们以前听到过你不被允许拍摄与蓝鸟人或与米卡的互动,甚至登上其中一个球体的一点情形都不能拍摄,如果是为什么,360度摄像是最理想的,因为这很难作假,为什么揭露节目只能用CNN摄像,我不被允许带任何技术用品。

科里:每次我上去时都要被搜查是否有AI,不能带任何技术用品,所以我无法带摄像机,并且在拉提艾尔和我交流时,用相机对着他的脸。

大卫:所以你是说来自地球的任何技术,都可能会有这种AI吗?因为你也提到,它可以作为电磁源。

科里:对,这只是安全协议。

大卫:好的,蓝鸟人是否还有一些原因和他们想要揭露的内容有关,他们不希望太快有太多的证据,这样自由意志将得以保留。

科里:他们看到所有证据的方式,都取决于我们和过程,他们唯一关心的是,增加人类的振动,提高我们的意识,他们看问题的方式就是如果提高了我们的意识,其他的一切就会逐渐被理解。

大卫:的确如此,因为这个是论坛上,常常议论的人们经常会问为什么他不能在他的客厅里安一些摄像头,这样一旦有飞船出现他就能拍到所发生的事情,这将是非常重要的证据,证明他说的是真的。

科里:是的我曾经有一次的确在我房间里安装了摄像头,但那天晚上他们没有来会面。

大卫:真的吗?

科里:是的。

大卫:你认为外星人为什么不想在这个时候给我们确凿的证据呢?

科里:每个人都必须经历自己的过程,自己的精神过程提高自己的振动,最终走向揭露,有人说我在精神上很先进,外星人出现了我也不会膜拜的,但这不是我们看到的外星人的历史,我们被设定为要去崇拜更高级的东西,当外星人来了,我们会认为这是天使,极力将它应用到我们头脑中,所建立的个人信仰然后向他们祈祷,而外星人已经对这种方式产生了疑问。

大卫:对,这个话题我们可以谈很长时间,但我们现在还有很多其他问题,这是来自Jenaceae的问题,前亚当人,后来我们称之为阿努纳奇的人,或者他们在阿努纳奇和精英阴谋集团太阳神崇拜者之间是否有联系,所有阴谋集团崇拜的太阳神生物都有细长的头,对吗?

科里:前亚当人基本上都是落难天使,55000到60000年前在一连串的不幸之后,他们几乎都坠落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与天龙人结盟,但他们和天龙人达成了协议,他们过去一直在审视爬虫人,最后发生了洪水或全球灾难,导致南极洲在地球上移动,然后被冰雪覆盖,他们失去了进入他们技术的条件,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将爬虫人限制在海湾,这真的很难,阿努纳奇是一个术语可以表示,来自天上或者它是整体术语,所以爬虫人通常被称为阿努纳奇,前亚当人也是。

大卫:好的,下一个问题来自John1111,科里和大卫你们好,我是一个星际流浪者因此,是个友好而非暴力的人,但我想知道我是否会因为要摧毁爬虫人而招致某种业报,想要杀死坏人会有什么问题吗?还是就让他们放任自流。

科里:我们必须去做,这听起来真的很奇怪,但是我们的历程会达到一个阶段,可能就在揭露之后,那时必须原谅这些外星人,否则它将在精神和业障方面妨碍我们,我们实际上必须原谅这些外星人,数千年来一直在折磨和谋杀、奴役我们。

大卫:如果你看看亚特兰蒂斯的历史,那个看似仁慈的耶洛因(神),决定摧毁亚特兰蒂斯,而且失去了大量生命,所以看起来也许在一个比个人自由更高的水平上,有时大自然本身会做一些解决这类问题的事情,或者大幅度减少负面文明的人口。

科里:对这些负面外星人,正在被中和并且得到照应,不仅是由更高密度的外星人,而且也是由宇宙本身即我们的星系正在经历的周期所照应,我们还是要和他们对抗,我们必须争取主权,但在我们赢得战斗之后我们必须转移到可以原谅他们的地步,我现在还没达到这个程度。

大卫:我也经常在看阴谋集团所做的事情,他们认为,地球上的人是敌人必须要攻击,我对这个的反应是如果大自然看到不平衡,大自然会予以处理,这不一定是我们的权利或者特权,如果他们用黑暗的方式来思考,去做那些事情那么大自然,就会做出自然报应,这就是补充和清除的循环,如果存在问题,也不应该是我们去做。

科里:对反社会者通常,爬到这些组织的上层掌握了权利。

大卫:你说得没错,我们来看另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来自ARW575,如果我们都是一个整体,那么我认为我们与爬虫人和所有其他实体其实都是一个整体,如果我们在星系周围与其他实体战斗,那么我们如何演变,我们难道不是在和自己交战吗,这个真的有些困惑。

科里:你已经有了集体意识,你已经有了人类集体意识,我说过当表现出这种大众意识的时候,基本上会有种精神创伤的精神分裂症,这不仅是一种战斗,也是爬虫人成长的过程他们会从这些经验中学习就像我们一样,这是一种层级状态,在最高的那一层我们是一个整体。

大卫:那么你对这个想法和《一的法则》怎么看,那里面解释说我们生活在幻觉中,这个幻觉是为了意识的发展而铺垫的?

科里:所有的一切都和意识有关,和意识的发展有关,这是那些高密度外星人所关心的,那个就是每个人都一样,那么生活的意义是什么,生活的目的是什么,这一切都与意识的持续发展有关,不仅是在个人基础上而且也作为一种集体意识,而我们是其中的一部分。

大卫:好的下一个问题来自Selene2,如果发生什么事,强子对撞机(CERN)与操纵地球的磁场有什么关系,任何解释都可以,非常感谢这个精彩的节目。

科里:据我所知CERN,是多用途技术之一,许多不同的科学家都在研究这个,想实现不同的目标,他们将它用于一种,能和地球磁场进行互动的技术,他们想利用它创建门户,他们利用它来开发扭转场技术,这是一个具有多重目的的实验,它不是用来创造太空通道,它不仅仅是与地脉互相起作用,它是一种多目的技术。

大卫:我曾经和亨利·迪康谈过,他实际上就在CERN,工作过一段时间,他说要真正让粒子,相互碰撞是很困难的,因为它需要有直觉的人,必须是有足够精神的人,才能直觉地处理控件,以便真正达到粒子碰撞,我想知道这个和你所知的相符吗?

科里:与我听到的不太一样,但非常有道理。

大卫:好的,下一个问题来自DJMissMixit,科里你能向那些更高振动的外星人要一些清洁松果体最好最有效的工具吗?有我能达到的赫兹频率吗?冥想足以让我认为它已被清理干净了吗?

科里:冥想和饮食是合适的方法,你要确保可以去除松果体的钙化,而且也希望松果体以有益的方式与更高的自我相互作用,所以你需要让自己通过冥想,在正确的振动水平上。

大卫:我也想指出,彼特森曾说到的一点就是卤化物,就像氯氟化物等,会通过血脑屏障,并附着在松果体中的小晶体上,这是造成钙化的,主要原因之一。

科里:的确如此。

大卫:那么是否外星人告诉你要,避免自来水和类似这样的东西。

科里:是的,我在家只喝矿泉水。

大卫:好的。

科里:这样是对的。

大卫:下一个问题来自Inscizor,我的问题是关于密度,达到耶稣或佛陀这样的境界,需要多少密度,在转世之前中间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这个如何适用于意识密度的说法,天堂是否被认为是下一个,如第四层或更高层次的意识水平,还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对我来说密度?

科里:并不全与意识有关,它是意识的不同振动状态,一旦达到某种意识的,振动状态正如我们所说,你就可以用意识控制事情,这样随着你的意识上升到八度,你就开始改变环境了。

大卫:好的,下一个问题来自L·Mensah732,通过互联网向特定目标传播集体意识,是否和人们集中在一个地方,一样有效,例如我想是在希瑟·撒丁那一集,她提到如果人们都在一个大陆,会如何影响地球的旋转,所以我想他们可以这样看,我们可以做的事情比如大量的冥想,减少恐怖主义而不必每个人,都要在同一个房间里,就像原来的超觉冥想那样。

科里:对这个绝对会起作用,你不必和其他人靠近,但是当有很多人时,他们已经学习了可以深层冥想的课程,如果许多这样的人互相靠近也一定会有很大的力量。

大卫:我同意,另一个问题来自Sassafrass7,这是个好节目,我有太多问题要问,爬虫人是怎样繁殖的,他们有妊娠期,然后像地球上的哺乳动物那样出生吗?但如果他们是第四维生物,他们是否需要出生或者他们只是用思想创造自己的身体,我了解他们的确要吃东西,不幸的是他们很喜欢吃人,我认为第四维生物应该不需要吃东西,吃东西是否意味着他们只是为了运动或类似的事情。

科里:是的,这一切又可以回到我们不同的信仰体系中,什么是尺寸和密度,很多人都认为第四维密度的生物就算站在我们旁边,我们也看不见他们,我们会相互穿过,我们无法与他们握手,绝对不是这样的,这只是因为他们的意识振动不同,我通常会问你是如何,看待狗或细菌的,你知道要和第一密度的生物互动是没有问题的。

大卫:就爬虫人的繁殖周期和分娩周期而言,是否存在导致怀孕和出生的性繁殖。

科里:的确有,而且他们也使用克隆技术。

大卫:好的最后一个问题来自23Window,我就直接开门见山,所谓的星际漫游者和星际种子都带有积极的内涵,但现在我听说阴谋集团或MILAB,在很早就指定了孩子将他们带走,并将他们洗脑为阴谋集团工作,这些人不是先到这里,为人类做好事吗?然而天龙人已经渗透进阴谋集团,并想出了如何将他们洗脑并为了自己的目的,而进行控制。

科里:对,基本上他们都有劫持任务,这是重点,他们强制执行任务,他们是带着某种能力来的,然后他们要利用这些能力,这样做时他们也让敌人,看到到他们的方式,他们让那些星际种子外星人来到这里,影响这个星球的积极变化,例如爬虫人不希望地球发生积极变化,所以他们就让士兵堕落,为他们而战。

大卫:那么,这显然不是,密闭系统里面所有的星际漫游者正全部受到损害,那么你是否再多说一点对于那些要成功找到途径的人,如果他们有外星人的灵魂他们如何做到他们应该在地球上做的事情。

科里:远离那些说你很特别的任何政府机构,这是最重要的,做到谦虚,专注于个人成长,冥想自己的使命,一旦你意识到自己的使命就去做,如果你这样做了那么你就会产生积极变化,就能与那些破坏星际种子的团体斗争。

大卫:我们这一集的时间到了,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这是嘉宾科里,这里是盖亚电视台的《揭露宇宙》,谢谢你们的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