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集|隐秘威胁与公开揭露

Veiled Threats and Open Disclosures


片源:极光、微微、Zay、飞龙

翻译&字幕合成: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马克兔文

内容提要:

●卡丽在心电会议时告诉科里:不久你们所有人都会用心电感应沟通

●科里回忆了早先时候有人对他与他的家庭进行多次骚扰与威胁的情况

●低阶SSP人员化学绑架科里,并试图找出他的情报来源,科里在迷糊中指认了三个人

●蓝鸟人曾告诉科里,在他身上的’插曲”,会成为某种事情日后发生的催化剂

●冈萨雷斯恼怒科里出卖了他,使他失去了在SSP联盟的职位


大卫:好的,欢迎来到揭露宇宙。我是你们诚挚的大卫·威尔科克,我和科里·古德在一起,你们一直问我们,问我们,问我们。那么现在就是你们一直等 待的时刻。我们正获得许可进行新的更新。自从上次我和科里谈到最新情报后,科里又经历了巨大的事情。那么,我将带你们到最新的地方,以便我们有一些方向。 也便于你们离开旧的起点,知道去向哪里!你还好吗?老兄?

科里:正在好转,谢谢。

大卫:好的,酷。在你史诗般的地心之旅后,你遇到了卡丽,你看到了图书馆,你没有立即与他们进行心电感应。事实上,我记得你告诉过我,你不太愿意与他们进行心电感应。你坚持这点…

科里:对,是的。我…卡丽通过心电感应与我交流会议的情况。而我总是要求面对面联系,因为对于信息,可能会发生太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你可能被骗,谁知道呢!

大卫:你能描述一下心电感应会议室怎样的?你体验到了什么?

科里:好的,我们就像被拉入了同一个区域。而我不是…

大卫:嗯,首先,我们是谁?

科里:嗯,起初就是她自己联系我,就她和我。

大卫:这发生在你的房间,比如你正躺在床上?

科里:我正躺在床上,是的。

大卫:然后你被告知要去参加一个会议?科里:不是的….

大卫:好的。

科里:就像一个惊喜。

大卫:是和蓝鸟人会议差不多的时间吗?就像凌晨1点?

科里:不,我甚至不知道……

大卫:是任意时间吗?

科里:是的,那不重要…….

大卫:好吧。

科里:在我向她表达不习惯这种方式以后,她就像看着孩子般一样微笑着对我说:“不久,你们所有人都会用这种方式来沟通。”

大卫:因此,她就这样抹去了你的担心,怕心电感应受人工智能的影响,或受阴谋集团、爬虫人的篡改。

科里:怕受骗子存有的篡改,无论什么,是的。

大卫:那你可以为我们描述一下:这像一次间隙性的‘出体经验’吗?

科里:是的,很相似。

大卫:真的吗?

科里:当我看着她,她就坐在其中的一个蛋形的椅子里。

而我只是站在那儿。就像那种…我甚至不知道如何描述。就像在一个房间里的电话会议,你参加过的那种。而我们交谈…

大卫:就像矩阵(电影黑客帝国)中,尼奥和墨菲斯在一起的感觉(虚拟白房子桥段)。

科里:是的。

大卫:他们不但规划这个,而且还有能力实现交谈。

科里:对的…..

大卫:有意思。

科里:是的,与那(意识载入)类似。

大卫:那个电话会议的房间里,有任何辅助设备吗?多大?

科里:嗯,只是看起来像房间,其实它处于光感中,我看不见墙。

大卫:喔!

科里:我看不见房间的角落,唯一的辅助设施,就是她坐在其中的蛋形椅子。而且她与我传达,有着和她一起在精神上向前和向后的视角。

大卫:在这个会议中,你们实际谈到了什么?

科里:她是那种…这就是一种破冰的展示。告诉我有这种新的交流方式。她让我知道冈萨雷斯和他们在一起,我没有得知原因。而冈萨雷斯和他们一起呆在地心城市已经有几周的时间了。

大卫:好的,你和蓝鸟人或地心人在上次地心之旅后,在这次‘框架会议’前有任何接触吗?

科里:发生过多次,多数都是和卡丽一样的私人化单独交谈。另外的时间我被带去过地下,也被蓝鸟人带去太空基地。多数是私人交谈(非正式会议)。

大卫:好的,我记得你在上次地心之旅后,发生了更高水平的接触。

科里:是的,在那之后,我推进了信息更新。提到有关部分揭露的计划。一些低级别的秘密太空项目成员脱离了联盟,现正在执行部分揭露计划。企图最终展示给大众‘低级别的秘密太空项目’。

大卫:我曾认为‘低级别的秘密太空项目’不是SSP(秘密太空)联盟的一部分。

科里:是,其中他们有典型的“地面代理人”。

大卫:哦,的确如此…….

科里:是的,不是所有的项目部,像美国国防安全局,所以这些不同部门,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在部门中,很少的关键人物被选中。那些人物在该部门工作期间被突破,他们的同事都不知情。

大卫:那么这是发生在第一架支奴干直升飞机飞过你房子的那段时期?我记得像是那段时期,是吗?像是2015年11月份。

科里:你知道,是11月份、12月份,支奴干直升机…是的。我一直听到呼啦、呼啦的噪音。我看见窗外我们曾经站过的地方,游泳池,那水都在震动。 我走出房门,向上看,有架支奴干直升机直接从我的房顶飞过。我都能看见驾驶舱窗户里戴着头盔的驾驶员。我不敢相信,我跑回房子。我抓起手机跑了出来,试图 录下他们的举动。而他们看见了我准备录像,就开始拉升。而我抓拍到了,正好抓拍到他们拉升,转向。其后他们还是在远处绕我房子飞了三圈以上。

大卫:你是不是靠近军事基地?离你最近的军事基地有多远?

科里:嗯,位于沃思堡的卡斯威尔空军基地,大约一小时车程。但是很少有直升机安置在那儿。

大卫:你小时候去过那个地方吗?

科里:对的。

大卫:好的。

科里:另外,还有个胡德堡(德克萨斯州的陆军基地),那里有5到6小时车程,而他们拥有的是更大的直升机。

大卫:好的,你也向我提到过一件事直到最近都很敏感,你不想谈论与公开。但现在你和我已经公之于众。我不知道是这次发生的直升机事件,还是另一次。就是直升机在空中飞时,你看见你胸口有东西?

科里:不,这是不同的事件,当时我正和我的儿子出门,我们散步到后院,因为他想到屋外玩。我看他时,发现我胸口有东西。原来是一个绿色的激光点(类似 枪瞄准镜发射的),就在我和儿子来到外面时。因此很慌乱,我下意识地摸着儿子的头引导他向门口走,并说:“我们要进去!”他没动…他刚出来,正要玩。 他不愿意进去,我知道,我们不得不进去,而我没有告诉我妻子这件事,因为她已经为很多类似的事件担心了,情绪已很沮丧。

大卫:并且,你也描述了你房子外面有可疑的活动,有黑衣人鬼鬼祟祟,停在路边的汽车,你看着他们时,他们就发动离开了。

科里:是的,我在房子里走动时,非日常时间,是上午很早时。我看见外面在停车标志和街道标志处,有个黑衣人站在那儿,手里举着个东西,我不知道是什 么。他正看向我的房子,也向四处张望。所以我不知道到底是特工还是小偷在打邻居家主意。但他发现我在注意他后,就离开了。

大卫:也是在2015年冬天期间你电话告诉我,有一个不该出现的物品出现在你家厨房里。

科里:是的,我们回来时,有一支万宝路香烟倒立在厨台上。这很像是有人警告我们,有人进来过,他们放了一支烟示意。

大卫:你提到过黑手党,这就像黑手党或者那类型的人干的?

科里:是的,辛迪加组织那类型做的事。是的,无论到哪儿…他们都有办法通过某种手段,给你送一些警告。告诉你,他们可以进入你的房子。

大卫:就像一条信息,你可能被烟熏火燎,或其他引述?

科里:相当多,是的,恐吓…示意要烧毁你的房子。我们能随时进入你的房子。我们进来了,你却不知道。让你感到随时有人可以在你熟睡时带走你,或是烧你的房子。

大卫:就在发生这一切的中间,冈萨雷斯像是要告诉你,他们想要快速推动部分揭露,对吗?这不需要花太长时间。

科里:对的…

大卫:他们可能准备做出一个大的动作?

科里:对的,那是地球联盟与阴谋集团的谈判中最大的一部分。他们如果最终走到一起,将会把全面揭露‘肢解’掉。而释放多少内容,如何释放,他们有完整的计划。嗯,他们有关于部分揭露的几套方案。其中一套方案就是只揭露‘低级别的秘密太空项目’。

大卫:有一些人在观看我们节目时,也很难理解为什么阴谋集团会在某个时候想揭露一些事情?

科里:他们在这个节骨眼没有选择余地,他们没有其他办法了。他们…阴谋集团…有人的缺陷。他们掩饰弱点,假装强势,企图谈判达成某些契合点。大卫:下一个值得我们关注的,有关我们谈论的这些事情,有关冈萨雷斯、各存有、安莎尔,等等。

科里:嗯,我还参加了这类以太(心电感应)会议。其余人也参会了…卡丽坐在其中一个蛋形椅里,冈萨雷斯也参加了。

大卫:真的?

科里:是的,他们都列席了。

大卫:在“构架”(心电感应)中?

科里:是在“感应构架”中,就用那种方式开会。冈萨雷斯开始表现得很奇怪。他发表了些聪明的评论,又发表了些不敬的评论,而且他对我的态度很不友好,一夜之间他像变了个人。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没得到解释关于他为什么会在安莎尔市住了数周。

大卫:会议中,发现了这一问题吗?

科里:是的。

大卫:除了他有些不对劲,这次会议的内容是什么?和各存有实际讨论了些什么?

科里:关于即将召开的我们都将参加的会议有一个讨论,冈萨雷斯传递了秘密太空联盟的信息,与我谈到他要给我一份数据,而他给了我一部分简报。这比以前少了许多实货,所以我感到他试图排挤我。

大卫:所以通过这一点,你也显然被推入了低级别的秘密太空群组。但我们没有谈到,我知道你含蓄地说到这点。因为这令人心烦意乱。

科里:而且后一次参会,不同于以往了。我首先记得,我正在行走…在我房子后面有一个为运动场服务的‘大停车场’。而我正和周围的人们一同赤脚行走,和周围军人一起走向一个停在停车场的飞行器(科里是指遭到化学绑架时的情形,他还不能回忆起所有经过)。

大卫:我没理解,是有人来到你的门前,敲你门说:“立即和我们去开会吗?”

科里:我不知道…

大卫:你不记得了吗?

科里:我就记得我正朝飞行器的滑梯走,看起来像飞行器的前端。让我想起了隐形飞船,就是海军拥有的棱形飞船。我只记得我走向滑梯,但不记得我上了滑梯。然后,我记得我坐在了飞船内的折叠椅上,且被吊带绑着。

大卫:好的,现在我们有第一张图片就是房间本身。

有这些双层铺位在左边,

科里:那些可折叠的在墙上。

大卫:对,有像IVS(某仪器)的东西在上面。然后我们看到有飞行椅及安全带在上面。

科里:对的。

大卫:那么你能描述下从这张图片,我们看到的是什么?

科里:这是飞船上他们审问我的一个小区域。实际要比图片更严密狭窄,更长一些,但更窄。是的,那个床,有IVPOSTS(某仪器)折叠在床的一边。他们让其中一个弹出一个IV到我手中。

大卫:现在我们有另一张图,我们看见你被绑在椅子上。并有一个军士站在你面前,拿出一个像平板电脑的东西,你正在看着平板。

科里:对。

大卫:你能解释下这张图描述你后来参会期间发生了什么?

科里:这组图片…有两个人正对着我。

大卫:两个士兵?

科里:2个…他们看起来像是空军。就像某个分支,或他们来自某个分支……

大卫:好吧。

科里:有两个人针对我,还有一个会插进来问他们一些问题,他们取了我的头发样本,刮了我的皮肤样本,还有血液样本。他们说:‘如果他去过他说的地方,会有痕迹证据,我们可以测出来。’

大卫:所以他们其实知道如何测量出不在地球基地的证据,通过你的头发、血液、皮屑的微量元素。

科里:那就是他们说的…

大卫:有意思。

科里:其中一个告诉我,“你知道所有这些生物存有不是真的外星人。他们就是我们,来自未来,来自两条不同的时间线。”而我不能回答,他说那些北欧类型 的人就是我们,来自未来。而小灰人来自未来一个不同的时间线。他们回来试图与时间线做斗争。他们着重说了小灰人,说他们的基因在未来被破坏严重,他们回来 就是为了取得原始基因回去修补。

大卫:所以他们试图推行这个给我们长期洗脑。

科里:对,是的,这…你知道,我在当时情况不能回答。关于平板电脑,我不能立即回想起来,我一直想不起来,直到最近。那个拿着平板电脑的家伙,最 先坐在那儿,他开始通过不同的,像斯堪的纳维亚、德语、和所有这些不同的短语,执行不同的程序。他们要看看,我是否被触发。

大卫:就像脑控技术的意识控制,触发类词语。

科里:是的,还有音调。像一连串的音调,一连串的词语…用不同的语言模式。他们按一整套清单执行下去。所有语句下,我都能回想起来。

大卫:因此,没有什么能促使你进入意识控制状态?

科里:是的…

大卫:是吗?

科里:因此接下来发生了……

大卫:他们感到了什么,当他们…他们在你身上用这些触发词语,在寻找什么?

科里:嗯,他们正在观察我,想看看我是否被触发。他们已经有点…当他们绑架我时,在给我下药前,他们的眉毛都有点翘起了,他们增加了飞船的动力, 开始起飞。我一般没有听过这声音。我听到像转轮一样开始围绕我旋转,但我没有看见转轮(非直升机)。而感觉是在下面旋转,而飞行器开始有些震动。然后,我 听见电容充电和放电的独特的声音。我感到当我们离开时,有些惯性的不适,我一般不会有这感觉。我跟他们评说这飞船一定是旧型号,因为以前都没有这样的声音 和感觉。而他们看看彼此,一脸疑惑。嗯,我们围绕平板跳略测试,因为我没有回想起发生了什么。但他们仍把平板放在我面前,给我看一些照片。并注视着我的眼 睛,而我被下药了。我有些瘫软,头像这样垂着。他们就把平板放在我的腿上。用所有的照片来测试我,每屏六张,三上三下,看起来像学术照片-军事照片。

大卫:是那种类似人们毕业了,会获得制服,得到国旗做身后背景,诸如此类的照片吗?

科里:是的,背后有国旗,不同的象征物,或不同的军队分支印章。也会穿插着不同穿西装的人物,我看着他们。他们会暂停一秒,若我认出了某张,那张图就会加红突出显示。这种事情发生了三次,从照片中有三个人被我认出来了。其中一个就是冈萨雷斯。

大卫:喔!…

科里:是的。

大卫:你刚说一些穿西装的,为什么不是穿军装制服的呢?

科里:我不知道,他们可能是承包商,我没概念。

大卫:或许是因特尔的承包商?

科里:是的,或许是因特尔的承包商,政治家。我对穿西装的人没概念,他们也有旗帜。

大卫:你没有记起冈萨雷斯,直到很久以后。

科里:对,因为我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在我们的会议中,对我如此敌对,他变得很粗暴。

大卫:你说的在这次审问过程中,他们持续说道,“你将忘记”,“你将忘记。”

科里:对的,嗯,其中一个人,那家伙进来一直问问题,就像“你肯定他不记得这个了吗?”那个拿平板电脑的人就说,“没法记得,他就像个失忆班的人。”他说这就像去做手术打了麻醉剂。

大卫:但不知怎的,也许和你从天空项目退役回来后,有某种同样的力量,以至于你不会成白板一块。

科里:找回来的数据还是有不一样的,就像片段。后面我得花精力联系到一起,一旦我把不连贯的记忆整合到一起。它就会开始变得顺畅,然后就打开了我的记 忆,所有的记忆。但是我想不起冈萨雷斯和另外两个人的全部情况。直到安莎尔会议,冈萨雷斯享尽了安莎尔市对他的欢迎后。

大卫:那些家伙…把你当作骗子还是认为你有啥震到他们了?

科里:嗯,他们不能理解,因为我给了一些准确的信息。在他们浏览的所有的项目文件中,没有我相关的记录。所以,我认为他们试图调查和找出更多的原因。

大卫:你认为这些家伙是否意识到被区别对待,和存在更高级别的秘密太空项目,或者他们认为他们就是?

科里:他们认为他们就是最高级别了,但他们也意识到了区别,但他们的自我意识也在区分别人。他们被告知,“你们就是图腾柱的顶端,这就是所有的情况。”

大卫:所以你会被审讯。现在我们该回到和冈萨雷斯、卡丽参加的“构架会议”了。你说你确定了三个人,但你不知道什么被改变了。

科里:对的。

大卫:可是我记得和你谈过这个,它与我们密切相关。因为你的简报曾经很有料,现在却被走走形式了。

科里:是的,数据非常稀疏。

大卫:而冈萨雷斯…他的整个态度和举止,都向你预示了改变。

科里:对的,他给出了一个讽刺的评论,有些粗鲁的攻击,而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这总体来说超出了他的性格。他通常是一个会启发我的人,而不会像这样保留信息。

大卫:冈萨雷斯在这期间,针对完全揭露和部分揭露说过什么?因为我知道部分揭露已经开始执行。

科里:嗯,是的,我们的交谈始终都是围绕处理部分揭露,他们的想法都是我应该如何团结人们,集中起来做部分揭露的事。

大卫:哦,冈萨雷斯说过还有完全揭露的可能性吗?还是部分揭露将会主导?

科里:联盟相信部分揭露会很难做,若使用已存在的所有数据。

大卫:因为他们居然悍然不顾那些高品质揭露者,已经公布给大众的记录。

科里:对的,而人们就会开始问所有类似的问题。

大卫:然后就揭开锅了。

科里:对的,卡丽曾表示冈萨雷斯的行为很怪异,他时常来回踱步,并打着腹稿,就像在做智力推理游戏。

大卫:像是他尝试在脑海中创造一份他所在的基地地图?

科里:是的,对,他通常会数出步数。从这条走廊走下去,包含了多少步数,诸如此类的事。

大卫:当然,地心人懂得心电感应技术。当然知道他在做什么,你不能隐瞒任何事。

科里:对的,显然他正进入限制区,他漫游进入了他知道的限制区。

大卫:喔!但你知道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出现在地心的原因吗?

科里:我一直没有概念,直到他离开并回到柯伊伯带基地。卡丽在一次以太(心电感应)会议里,向我解释了冈萨雷斯不再与他们合作,告诉了我一点关于他怎么失信的原因,然后卡丽让我醒来…我就脱离了她和另外两个人。

大卫:我得问你这个问题,因为很多人在评论中也会提到。为什么差点掉进地狱?如果蓝鸟人可以把你从火星拉出来,当你在火星基地差点被杀时…我 们做过那集节目。为什么他们会授权几乎让你(和家人)掉进地狱?如果冈萨雷斯不再恼于你脱离他,可你怎么防范这类技术?我的意思是,你被下药和绑架这类 事。你不记得怎么发动的了,为什么这些会被授权?这里还会发生什么?

科里:嗯,后来,蓝鸟人向我解释了原由,说这些“插曲”需要发生。

大卫:哦,真的?

科里:对,就是那样……这些都是其他即将发生事情(惊醒人们)的催化剂。

大卫:让我们来谈谈关于冈萨雷斯的角色吧。他的角色对于SSP联盟有多重要?

科里:嗯,他长期居住在地球上,有一个很好的时间分配协议。他生活在这里,同时也是地球联盟和工作人员的联络接口。而他被快速除掉,基本上被安莎尔拯救,他不在履行上述职责。

大卫:你是说这些低阶的SSP秘密太空项目成员诱骗你,是为了把你交给阴谋集团?

科里:我假定那样,但我不知那是否是未经授权的系列任务,还是他们想从中获得一些情报。

大卫:你为什么这样认为…如果低阶SSP成员没有联系阴谋集团,为什么他们想除掉冈萨雷斯?为什么他会成为安莎尔拯救的目标?

科里:嗯,想起的3人,一个被杀,一个失踪了,

大卫:你说的是看到照片中的三个人吗?科里:对,冈萨雷斯被拯救了。

大卫: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如果低阶SSP成员报告给阴谋集团,阴谋集团会知道在SSP秘密太空项目的每个成员,他们有了每个人的档案,但是他们不一定知道谁是联盟的人。

科里:对的。

大卫:现在,你是说联盟在柯伊伯带有一些安全区,且有人躲在那儿。但是显然也有双重代理人:既在秘密太空项目工作,也保持了联盟中很隐秘的身份。

科里:正确,很快在和卡丽交谈后,我其实是被传送过去的,闪现到他们的飞行控制区域。而我被告知,我将被带去柯伊伯带参加会议,因为SSP联盟在这个节骨眼不能再进入大气层,也不能进入近地轨道和地球轨道。

大卫:为什么不能?

科里:嗯,他们不再具有通行证。

大卫:谁发的通行证?

科里:基本上像空中交通管制,由月球LOC基地负责。他们控制着环绕行星的防御网。

大卫:为什么SSP联盟失去了通行证?

科里:嗯,他们已经被当作对手。

大卫:好的,那么,他们一直在系统内工作,但他们一直保密着身份。

科里:那次,直到这一点,他们可以通过一个电话窃取情报资产和任务资产。这些资产的人毫不知情,他们就为SSP联盟当跑腿的了。

大卫:喔!…

科里:当我被传送到安莎尔飞行控制区,我见到了冈萨雷斯曾告诉我的…他说的“巴士”。他称之为“安莎尔巴士”。

而他就像一辆公共巴士,你知道那种有26-28座位的公共汽车。它就像一辆公共汽车。不过在方柱形的前端,变成了圆锥形,就像战斗机。有两个安莎尔飞行员一前一后坐在驾驶舱区域。就是卡丽和我。而我想她挨着我坐,但她坐在了对面另一个位置。……

大卫:好的。

科里:他们把我带到了柯伊伯带。这是我得知他脱离后,第一次见到冈萨雷斯。因此,我有点不安。我们到达柯伊伯带的第一时间,他们会见了三角头存有、金三角头存有。…

大卫:好的。

科里:我认识这个区域,但这次我被带进了一个采访间,基本上就是一个带焊接和固定在地板上的“金属桌”的审讯室。冈萨雷斯正坐在椅子上。还有一个家 伙,那种大力士,坐在他右边的椅子上。整个事情很不寻常。我坐了下来,而冈萨雷斯几乎没有看我一眼,总体上都充满了恨我的能量,就像要把我扔出去。这时, 另一个家伙开始谈话,他说的比冈萨雷斯多。我被支持获得一份简报。他们坐在那里来回滑动一个平板,智能平板。另一个家伙实际上用钢笔和垫着的一张纸(真正 的低技术),写着材料。他弄着笔记,不停地滑向冈萨雷斯,像这样指着。而冈萨雷斯摇摇头,示意不干。冈萨雷斯显然对我保留消息,自从我在那次绑架中成了安 全漏洞,并指认了三个人后。这导致了会面很短,也不愉快。

大卫:你有没有得到任何简报信息?如果得到了,这次会面中,他们实际告诉了你些什么?

科里:他们就给了我一个很轻浮的信息…倒很特别…意思是“特朗普上来了。”他们说特朗普(美国总统竞选人)受到了什么特定的威胁,没有被认真对待!他们谈论了一通……

大卫:你是说特朗普可能被暗杀,当他出现在墨西哥时。

科里:那就是他们的简报说的。

大卫:但那实际上是阴谋集团的行动…而且他的选民没有足够重视(认为是炒作)

科里:对,因此他们谈到了一些相关的会议……

大卫:现在,一些人会去喊:“哇,哇,坚持住,特朗普”?他们为什么会关注特朗普?他们在特朗普身上的主张是什么?

科里:嗯,他们关注特朗普和桑德斯(另一名总统候选人)很久了。他们兴奋于两者背后的运动:人们站出来指出,“够腐败!够谎言!”

大卫:那么,他们不认为特朗普是这样的人,他在用自己的钱,他不是阴谋集团的人?

科里:正确…….

大卫:他们认为他总体来说有所不同。

科里:对,是的。他们不是在推动特朗普超过桑德斯,或是桑德斯…他们就是在意他们背后的运动。

大卫:我有另一个独立的内幕人士告诉我,阴谋集团感到特朗普赢得了选举,对他们来说将是一个灾难。

科里:我被告知,阴谋集团不会让特朗普赢。他们偷选票,无论需要做什么(不择手段)。这就是一件事,我意思是他们也…下一步,他们会豁出去… 他们期望着一些非常巨大的恐怖袭击,就像IS最后的欢呼!因为大多数特工已离开了叙利亚,他们搬进了欧洲,并试图进入美国。

大卫:但我们知道IS已被重创,而且他们……

科里:现在冈萨雷斯是有明显的不同感受,不愿意我拥有完整的情报。

大卫:是的。

科里:他们正在制造…就像场剧。他们想制造出一个点,让我搞砸。虽然不是我的意愿,但会让我困惑。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

大卫:那用纸笔的家伙对你是什么态度?他如何对待你的?

科里:他是那种粗鲁型的,但和他没有……没有一个整体的互动。你知道,他就是那种军事型男,事实上如此。

大卫: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科里:我在回来的路上非常沮丧。

大卫:仍然坐巴士回来的?

科里:是的,而且卡丽用心电感应问我发生的事。我有足够的时间向她陈述会上发生的事情。同时我们也在靠近地球,当我们回来后,进入了海洋中蓝色的漩涡,到地下飞行控制中心结束,他们把我送回了家。

大卫:好的,蓝色漩涡就是一个门户的东西…

科里:我想如此。

大卫:出现在海洋里…好,这帮助我们设置了下集的兴奋点,因为一些很迷人的东西发生在金星。古建设者种族的前哨,是否有地心人生活中金星。那么本集已没有足够的时间,但你给了我一个棘手的问题,就是我们下次将听到什么真实发生的东西?

科里:是的,当冈萨雷斯在安莎尔呆那数周时,安莎尔安排了一个金星前哨(运用古建设者技术)的会议,这是另一个计划。而冈萨雷斯找到了方法,说服他们只带他参加会议。

大卫:对,好的,令人疯狂的事情我们将在下一集中更新。都是相当美好的事情,却变得越来越怪异。而且我们还有一个关于叫牧马人的家伙,我们回头再聊,因为对你来说十分可怕。

科里:牧马人是一个粗鲁的家伙,坐在冈萨雷斯的旁边。

大卫:好的,拿钢笔和纸的家伙就是牧马人。

科里:对。

大卫:好的,因此有些相当强烈的东西,在下集为你奉上。这里是揭露宇宙,我是你的威尔科克。感谢观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