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委不为收购转基因垃圾先正达背黑锅,当头泼中国化工冷水!

吕永岩:为国资委不当转基因超级垃圾收购案的冤大头点赞
2017
929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政府不会为了帮助先正达应付美国农民和谷物贸易商的索赔而直接介入,也不会出资协助中国化工收购该公司。这篇报道在先正达收购案风波落锤2个月后,再次掀起波澜。
一是国资委明确不当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的冤大头,给收购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国资委主任肖亚庆驳斥了中国化工为了买下先正达可以求助于国资委这个命题。对于此项收购,肖亚庆说的话近乎冷酷,即国家不会给他钱,他自己有能力他借钱,他自己按他的方式融资。
此前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曾在8月发布一份报告,认为对于此项收购国资委可能不得不介入,充当先正达的后盾,帮助该公司承担其在2013年销售的种子所引发的一起纠纷的法律赔偿责任,因为这家瑞士公司和中国化工都已经背负沉重债务
肖亚庆的明确表态清楚地表明,中国化工想拉国资委下水的企图已经化为泡影。这对于背负沉重债务的中国化工和先正达无疑雪上加霜。这里我们应该为国资委的这个明确表态和正确决策点个赞!
二是先正达面临的美国农民官司纠纷,已经搅乱了9月一笔涉及收购的70亿美元债券的发售。这只债券旨在再融资65亿美元的过渡性贷款,以支持中国化工440亿美元收购该集团。实际上,由于先正达控制权的变动,先正达的部分债务需提前偿还。中国化工集团通过汇丰银行贷款50亿美元用于提前偿还先正达的债务。这样一来,中国化工集团为收购先正达实际花费高达490亿美元,这还没算上先正达面临的一系列赔偿官司。目前中国化工为收购先正达所发的70亿美元债券已经被先正达的赔偿官司扰乱,国资委的表态更是给了债券发行当头一棒。接下来就看还有没有财团敢为中国化工的收购继续当冤大头了。任建新还有本事再凭欺骗拉一些财团下水吗?
三是先正达926已经同意解决上万美国农民对其发起的转基因玉米种子的诉讼问题,此项诉讼如达成和解,总额在15亿美元左右。先正达声称:这个和解方案并不适用于谷物贸易商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Archer Daniels Midland)和嘉吉公司以及加拿大农民的诉讼。先正达涉及的美国农业贸易公司嘉吉(Cargill)和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Archer Daniels Midland )的诉讼,加上一些州法院对个体农场主以作物利润损失为由提出的索赔,总计可能超过70亿美元。就是说,先正达赔付的大头还在后面。这些无休无止的官司赔付,足够中国化工喝一壶的。任建新先生心情还好吗?
四是标普目前对先正达的评级为BBB-,是投资级中的最低档,而穆迪(Moody’s)对先正达的评级更低,已经处于垃圾级区间。如果再加上先正达的一系列官司赔付,再加上中国国资委明确表态,不当中国化工和先正达收购案的冤大头,先正达以及中国化工的评级可能更低,先正达已经比垃圾还垃圾。中国化工花了远不止490亿美元,买回一堆超级垃圾,其老总任建新难道不该得到应有的查处?
五是不管任建新的超级转基因垃圾收购案能否得到应有的查处,中国人民已经诅咒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早死早托生成转基因肌肉猪,别再主持中国化工继续戕害国家了。
这正是:
先正达沦为垃圾,
任建新费尽心机。
国资委釜底抽薪,
反转战乘胜发力。
附:
国资委:不可能为先正达提供担保
中国政府不会为了帮助先正达应付美国农民和谷物贸易商的索赔而直接介入,也不会出资协助中国化工收购该公司。



收藏

更新于2017929 06:02 英国《金融时报》 韩碧如 北京报道
负责中国国有企业的监管机构周四表示,北京方面不会为了帮助瑞士种子公司先正达(Syngenta)应付美国农民和谷物贸易商的索赔而直接介入,也不会出资协助中国化工(ChemChina)收购该公司。
国家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SASAC)负责人肖亚庆作出这一表态之际,先正达急于解决一起纠纷,这起纠纷已经搅乱本周一笔70亿美元债券发售。这只债券旨在再融资65亿美元的过渡性贷款,以支持中国化工440亿美元收购该集团,这是中资迄今最大规模对外收购。
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8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国资委可能不得不介入,充当先正达的后盾,帮助该公司承担其在2013年销售的种子所引发的一起纠纷的法律赔偿责任,因为这家瑞士公司和中国化工都已经背负沉重债务。
肖亚庆表示,他并不了解标准普尔的具体意见,但是他相信中国化工和先正达可以在没有国资委担保的情况下,处理好这件事情。企业自己决策这些事情。他在有关国企改革的一个记者会结束后告诉英国《金融时报》。
他还驳斥了中国化工为了买下先正达可以求助于国资委这个命题。国家不会给他钱,他自己有能力他借钱,他自己按他的方式融资,他说。
中化工还不错的,肖亚庆补充说,他们去年的业绩还不错。
他的表态与评级机构标普8月援引的中国化工的保证存在抵触,即这家中资公司和国资委都仍致力于……在所有情景下保住先正达的投资级评级。
考虑到中国化工的较大杠杆,缓解任何诉讼赔偿责任的财务支持,都将需要以股权的形式来自国资委,以便没有额外的债务强加于先正达或者中国化工。标普的报告称。该报告补充说,如果这方面的资金不能及时、全面地提供到位的话,评级可能会调降。
标普现在对先正达的评级为BBB-(投资级中的最低档),而穆迪(Moody’s)对该公司的评级更低,已经处于垃圾级区间。
背负沉重债务的中国化工早先曾为收购先正达安排了过渡性融资,并获得了其他国有集团的股权和贷款承诺,但对于该集团本身将如何为这笔交易买单语焉不详。
中国化工还将能够利用意大利轮胎公司倍耐力(Pirelli)下周首次公开发行(IPO)的募资所得。
美国法院案件带来的未知赔偿责任,迫使前述债券发售被推迟。这场纠纷发端于2013年,先正达在美国中西部市场营销了转基因玉米种子,而当时中国监管机构尚未批准进口这些种子长出来的美国玉米。
那一年,在国内市场玉米过剩的压力之下,监管机构放慢了中国对新品种批准的步伐,而海关官员开始更加严格地检查未经批准的转基因农作物进口。
美国农业贸易公司嘉吉(Cargill)和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Archer Daniels Midland)在货物遭拒绝后起诉先正达。同时根据一些州法院迄今的裁决,个体农场主以作物利润损失为由提出的索赔可能超过70亿美元。
本周先正达表示,已在明尼苏达州的一宗关键庭审案件中达成和解,该和解协议(尚待法庭批准)将为符合条件的索赔人设立一只和解基金。媒体报道称,和解总额在15亿美元左右。
中国消息人士表示,中国化工最终可能不得不被国内竞争对手中化集团(Sinochem)兼并,据悉国资委赞成这一解决方案,尽管两家企业的负责人缺乏热情。中化集团的业务范围涵盖化工、橡胶和农业。
周四,在被问及中国化工和中化集团合并的可能性时,肖亚庆表示他不知道:看他们两家,问他们董事长。
中国化工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先正达表示无可奉告。
刘心宁补充报道
译者/和风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