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部网刊登的转基因安全性文章

 

2017-08-06
全面揭露团队

 


核心提示:2011年10月25日,中国军方官方网站——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网刊登了关注转基因安全性的文章《让生物战争走进国防视野》。

文章指出,近年来,围绕转基因食品安全的讨论不绝于耳,更令人担心的是基因技术的另一大用处——基因战争。美国推出的旨在强化生物国防的”布萨特计划”,就暴露出了可用作进攻性武器的转基因生物的冰山一角。而美国至今仍然拒绝支持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

这些令人不安的信息,意味着生物战争的威胁进入了一个令人恐怖的新阶段。对此我们必须高度警惕未雨绸缪,加强防范,切实筑牢确保国家安全的生物国防。

原文如下:

让生物战争走进国防视野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网站发布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者:丁进

 

近年来,随着基因技术的成熟与推广,围绕转基因食品安全的讨论不绝于耳。然而,更令人担心的是基因技术的另一大用处——基因战争。美国推出的旨在强化生物国防的”布萨特计划”,就暴露出了可用作进攻性武器的转基因生物的冰山一角。对此,我们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未雨绸缪,加强防范,切实筑牢确保国家安全的生物国防。

据专家研究,人类历史上最早利用生物武器进行的战争,是汉武帝后期的汉匈之战,由匈奴人最早开始使用。汉匈战争后期,由于汉军攻势凌厉,匈奴军于是将染有病毒的牛羊埋在汉军经过的道路和水源上。汉军触及、食用这些牛羊,或者饮用遭到污染的水源后就会染上疫病,丧失战斗力。汉武帝时期的名将霍去病,远征匈奴归来后很快病死了,现在看来,这位暴病而亡的一代名将,很可能与匈奴的生物战有关。

现代生物技术很早就应用于残酷的战争。1900年,八国联军曾经在天津对义和团以及清军发射氯气弹,绿烟弥漫之中,数千军民丧生。1937年8月爆发的淞沪会战,日本军队就开始使用毒气,武汉会战后,日本军队更是肆无忌惮。侵华战争期间的日本生产过746万发毒气弹,同时还研制了可以破坏水源、杀伤人畜的生物武器。其中,石井四郎等人组建的”满洲第731部队”,先后在诺门罕战役以及浙江宁波、湖南常德、山东西部等地使用了细菌武器,犯下了滔天罪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以不加审判为条件,获得了”满洲第731部队”的资料和成果,成为掌握生化武器的大国。

2000年6月26日,美国总统克林顿宣布美国完成了人类基因组草图的绘制。2001年1月,小布什就任总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宣称他拒绝支持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这些令人不安的信息,意味着生物战争的威胁进入了一个令人恐怖的新阶段。

2010年7月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行政令,要求美国政府各部门对先前部署的生物国防”布萨特计划”提出进一步优化和强化的安排。该行政令指出,”布萨特计划”的防御目标是美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国土安全和公共安全,是基于风险防范的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计划,各部门必须在行政令签署的限定时间内全部落实。这项计划针对的是可用作进攻性武器的转基因生物。

受保密限制,难以了解美国基因武器和转基因武器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但既然”布萨特计划”是以防御为主的生物国防计划,可以表明,美国对基因和转基因技术以及产品的杀伤力有了足够的证明和充分的认识。在生物技术领域拥有绝对优势的美国,已经开始部署防御生物技术武器进攻的生物国防计划,而在生物技术领域远远落后的中国,应该怎么办?

在全球金融危机尚未结束、国际形势复杂多变的现阶段,中国国家安全和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是第一位的头等大事。因此,采取以下措施或是未雨绸缪之策:树立新时期生物国防的战略地位,制定生物国防计划,提高全民生物国防意识;坚持统一集中管理,把水和粮食等关系到人民健康和民族安全的战略产业和命脉领域,牢牢掌握在国家公共部门手中;重视基因技术研究,集中国家力量力争走在世界基因研究前列,切实增强生物国防的科技储备和生物战争的应对能力。

 

什么是美国”布萨特”计划?

2010年7月2日美国总统签署行政令,要求美国政府各部门强化优化”布萨特”计划。所谓”布萨特”计划,是英文简称”BSAT”的缩写,原文是”Biological Select Agents and Toxins”,意思是于利用生物手段的规模杀伤和防治杀伤相关的”生物国防”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文末附美国白宫关于“布萨特”定义的细释原文


美国国土安全部和美国军方等做了该计划的背景介绍。”生物武器”是原子弹发明以来又一个大规模杀伤武器,而且,用生物武器的一次进攻的杀伤力可以大大超过抛掷一颗核弹的杀伤力,生物武器的制造工艺和使用手段的复杂性都超过原子武器,因而防治手段也就更加艰难。2001年9/11恐怖袭击以后,调查说明,生物武器正在全球规模扩展、其中包括恐怖组织掌握和可能随时使用生物武器的巨大可能。为保护美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国土安全和公共安全,就必须强化优化全国各地各部门的”布萨特”计划。

美国军方和美国卫生部等部门的文献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特别是冷战以后,有日内瓦等国际条约限制或禁止那些基于细菌和化学技术产品等生物武器的使用;可是,国际社会至今没有限制或禁止使用基因手段和转基因技术产品的国际条约,给世界各国留下巨大空间发展基于基因手段和转基因产品的生物武器。

早在1970年代中期,转基因技术的工商前景已经十分明朗,而且,当时正是冷战高潮阶段。于是,美国军方和智囊团学界的许多学者科学家开始了一个辩论:转基因技术及其产品的大规模杀伤力的可能性已经很明显,美国的敌人苏联已经开始了相关科研。美国有没有办法预防和治理那种杀伤武器及其后果?在这方面,美国应该做些什么才能取得比苏联更强的优势?

 

那些辩论的结果,是转基因武器和防治手段的科研项目的上马。经过多年科研实验,美国军方学者发现,利用转基因手段做生物武器的可行性有多种多样,其中杀伤力最大、进攻最隐蔽和后果最难治的手段,是转基因动物、转基因作物、转基因食品以及转基因药物几个方面,而这几个方面是可以混用的,是可以在人体内或环境中潜伏一段时间才发生进攻作用,其后果跟原子武器后果相当,甚至更为严重;其杀伤与后果的目标可以是当代现有的人群和环境、也可以是后代未来的;因而,如何防治基于转基因技术的生物武器的进攻、就是个特别艰难复杂的国防课题。

1990年代初期,苏联解体。美国方面最大担忧,一个是原子武器流窜到”问题国家”或恐怖组织,再一个就是基于转基因技术的生物武器流窜到与美国为敌的国家或恐怖组织。那担忧程度,使得美国军方公开议论说:冷战时期,美苏双方都是自我限制地研究基于转基因技术的生物武器,那种几乎处于美苏两国”垄断”的状态极大地限制了那些武器的使用和外窜;苏联解体和冷战结束,那种限制不复存在,大大增加了全球性的来自基于转基因技术的生物武器的进攻威胁。而美国卫生部则警告说:恐怖主义的攻击目标可能就是您的食品。

冷战结束后大约十年,911事件和伊拉克战事爆发。美国方面发现,战事之前,伊拉克当局已经掌握了足够发动几次使用基于转基因技术的生物武器的规模进攻的技术,其主要内容是作物和药物的手段的袭击。这个发现,使美国大吃一惊,迫使美国的相关科研及管理措施浮上水面,并将其命名为”布萨特”计划,当然,对相关科研的资助拨款也随之显著增加。

 


 

“布萨特”计划浮上水面后,美国官方不但大大增加了相关科研开支,还强化了大众教育、向民众说明生物武器,特别是基于转基因技术的生物武器的风险;当然,他们也老实地告诉社会民众,一旦那种进攻发生,美国还没有足够的技术措施做出有效的防治和弥补。

譬如,美国中情局发布的大众教育文献说:美国国家科学院等机构的科学家的专题座谈指出,21世纪的生物武器进攻将是基于基因技术的”更暗地”的即更隐蔽的恐怖主义活动。澳大利亚等国家科学家的科研实验说明,利用转基因技术把”杀伤基因”(weaponized-gene)成分分解后导入体内;平时似乎一切正常,而一旦那些成分彼此相遇,它们就开始发挥至病、至残或至死的作用。而导入方式多种多样,可以在美国或其它国家对美国公民实施;在潜伏期,现有医疗技术还无法做出及时准确的判断。因此,基于基因技术的武器的进攻是更暗地或更隐蔽的,是更难发现和更难预防的。

2008年12月02日,受美国国会委托,美国”大规模杀伤武器及恐怖主义防治委员会”的一些学者收集了包括欧美和亚非各国各地的大量资料,给当时的美国总统布什发了份题为《世界在风险之中》的长篇报告。该报告说,美国和全球面临的恐怖袭击威胁还在继续发展,该威胁主要来自难以防治和弥补的两个方面,一个是原子武器、另一个是生物武器。

该报告说,美国和俄国拥有世界绝大部分的原子武器,因而,只要两国和其它核武国家合作,控制使用原子武器还是有希望的。然而,美俄却无法拥有大部分生物武器:如今条件,一个私人机构就可以拥有转基因技术和大规模杀伤力的生物武器;目前和可见未来,生物武器袭击的威胁和风险丝毫不亚于原子武器、甚至可能更大和更严重,因而,如何防治生物武器的恐怖袭击,不但是当务之急、也是长期需要的重大的国安课题。为此,不但要强化优化相关的科研,还需要强化公民教育、使民众社会对生物武器的攻击风险有足够的认识。

布什当局接到报告,大大增加了相关科研的资助。2009年奥巴马登台,该委员会再次提交报告。今年,奥巴马当局以强化优化”布萨特”计划为主题而签署了行政命令,把”生物国防”提到了更新更高水平。

由于保密,不知道基因武器和转基因武器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和有哪些装备。然而,既然”布萨特”计划是以防治为主的计划,那就说明美国对基因和转基因技术及产品的杀伤力已经有了足够充分的证明和认识,说明该类生物武器已经发展到可以使用的相当高水平了,否则,针对什么和怎么搞防治计划呢?

就发展看,可以说,转基因技术及产品正在或已经成为不亚于甚至比原子弹威胁更严重的大规模杀伤手段和武器。就原子武器说,由于动静大,任何国家在任何角落做研制,还没用上呢,别国就会知道了,发达国家还可大体知道其可能的性能威力等各项指标,从而可以部署预防措施。而就基因或转基因为主要手段的生物武器来说,一个私人机构做了研制,可能外界谁也不知道,不知道它的性能和威力、也不知道它的携带手段和流通渠道,甚至目标国的任何一个都市饭馆或任何一片乡村农田都可能成为人不知、鬼不觉的生物基因武器的制造场所和储存场所,因而,难以采取预防措施,其杀伤威胁就更严重。

 

对此,美国的基本思路是:任何科学技术,包括转基因科技,既有造福人类的一面、也有伤害甚至毁灭人类的一面。原子能可以发电,也可以成为大规模杀伤手段,因而,利用核能发电的首要考虑之一,就是风险管理,譬如防止核辐射或核泄露等。同样道理,转基因技术可以用来补充能源需要等问题,也可以成为大规模杀伤武器,因而,利用转基因技术的主要考虑之一,就是风险管理,譬如如何防治基因武器或转基因武器的袭击,为此而再次扩展”布萨特”计划。

对比看看中国,从一些相关官员学者到一些相关新闻媒体,金钱挂帅而不是安全第一。多年来,他们一直是”一面倒”和广告式地宣扬转基因技术是”完全安全的”,甚至还编造了许多虚假信息搞那种宣传,同时,从不涉及甚至封杀关于转基因技术及产品的杀伤力风险问题的阐述讨论。那么做,是对人民生命、国土安全和公共安全负责任吗?面对美国再次扩展”布萨特”计划的做法,那些官员学者和宣传媒体就不觉得自己也太利令智昏、太不象话了吗?

 

附:关于”布萨特”术语的定义(来源:奥巴马总统行政令,美国白宫,2010-07-02)

Executive Order—
Optimizing the Security of Biological Select Agents and Toxins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White House. For Immediate Release, July 02, 2010.
http://www.whitehouse.gov/the-press-office/executive-order-optimizing-security-biological-select-agents-and-toxins-united-stat  .。
Sec. 2. Definitions. 

(a) “Select Agent Program” (SAP) means the regulatory oversight and administrative activities conducted by the Secretaries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and Agriculture and the Attorney General to implement the Public Health Security and Bioterrorism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 Act of 2002 and the Agricultural Bioterrorism Protection Act of 2002.

(b) “Select Agent Regulations” (SAR) means the Federal regulations found in Part 73 of Title 42 of the Code of Federal Regulations, Part 331 of Title 7 of the Code of Federal Regulations, and Part 121 of Title 9 of the Code of Federal Regulations.

(c) “Biological Select Agents and Toxins” means biological agents and toxins with the potential to pose a severe threat to public health and safety, animal and plant health, or animal and plant products and whose possession, use, and transfer are regulated by the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and the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under the SAR.

 

主要参阅资料及来源:

 

《自然》杂志教育文献,说明转基因技术产品有造福人类和伤害人类的两面性,建议民众充分认识转基因技术及产品的风险。


连接:http://www.nature.com/scitable/topicpage/genetically-modified-organisms-gmos-transgenic-crops-and-732

就与前苏联合作防治生物武器,美国国家科学院特委与美国国防部的通讯信件。

Review of Research Proposals for Cooperation
with Former Soviet Biological Weapons Personnel and Institutes:
Letter Report from 2000-2004 Reviews。
Committee on the Review of Research Proposals for Cooperation with Former Soviet Biological Weapons Personnel and Institutes,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连接:http://www.nap.edu/catalog/11430.html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