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毒药

全面揭露团队

你知道吗?在3000多种食品添加剂中,有这么一款宠儿,它受到美国政界和军方的青睐,就连美国总统、国防部长、食品管理部门、大型跨国化学工厂都对它倾注了极大的心血,我们也正见证着由它摧毁人类健康的战争。它就是被美国军方秘密作为化学毒剂原料使用的”阿斯巴甜”。阿斯巴甜的甜度是蔗糖甜度的200倍,被广大受害人称为”甜蜜的毒药”。

文:纯粹真诚    审编:正向

《秘密议程》


阿斯巴甜是”史上研究最彻底”的添加剂。因为它是由两种胺基酸组成,且甜度是蔗糖的200 倍,又没有热量,一度被认为应该是完全无害的。事实上,阿斯巴甜自1974年首次在美国被批准用于干粮食品开始,随即招来一些神经学者、律师和研究者的反对,围绕其安全性的争论从它诞生之时就从未间断过。

阿斯巴甜的结构式

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是光明会的机构,阻挡生产对人类有好处的物品,并推广缺少适当测验但适合他们议程的食品与药物,这也发生在阿斯巴甜身上。

——英国《阴谋论》

阿斯巴甜是转基因产品

——英国《星期日独立报》

美国国防部把这种化学毒剂作为防御性生化武器的原料。

美国空军发布禁令,禁止饮用阿斯巴甜的飞行员执行飞行任务。

——美国《百年谎言》

概况

1965年,美国西尔列制药公司 (G.D. Searle & Company)的化学家詹姆斯·舒尔(JamesM.Schlatter)在研制一款溃疡药物时,无意间品尝了一下,发现了它的甜味,从此开启了阿斯巴甜的工业时代。由于阿斯巴甜很容易分解出甲醇、甲醛、甲酸和天冬氨酸、苯丙氨酸,均为神经毒剂或严重致癌物,可对人造成失明、震颤、精神紊乱等神经问题,很快便受到了美军的重视,美军悄悄把阿斯巴甜运用于化学战试验中。

低剂量的阿斯巴甜引起的伤害多数不是即时的,可能需要时隔1~5年或10年才会出现这些暂时性或永久性伤害,因此很容易被忽视。

经历了1960-1970年代的”嬉皮士文化”和”新文化运动”的折腾后,美国共济会加速了对民众实行”头脑”控制的计划。在阿斯巴甜被科学界公认具有重大安全隐患的情况下,共济会依然运用行政手段强行推动了阿斯巴甜的普及。

1974年起,FDA(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批准阿斯巴甜小范围应用,到1996年彻底放开所有限制,可以看到美国共济会的”用心良苦”。随之而来的是消费者安全问题的海量投诉,一方面官方与媒体刻意封锁消息与歪曲事实,另一方面,消费者进行着医学界、法律界的维权,双方进行着拉锯战。时至今日,民间的呼声更高,真相逐渐露出水面。

属性

阿斯巴甜(AsPartame)又称甜味素,国外商品名称为Nutrasweet,是由L-天冬氨酸和L-苯丙氨酸组成的二肽化合物,是一种人造增甜剂。在常温下,阿斯巴甜是白色结晶性的粉末。因阿斯巴甜甜味高、热量低,主要添加于饮料、维他命含片或作为口香糖代糖来使用。

虽说日常食物中也有此两种氨基酸,但它们并非呈游离状态,而是依附其他蛋白质,经身体消化后,互相制衡,影响较温和,所以不对人体造成危害。但代糖中的它们以添加剂的游离状态进入人体时,都会严重刺激神经元,对健康造成危害。

毒性反应

阿斯巴甜是两种胺基酸的合成物:天冬胺酸 和苯丙胺酸。既然这两种胺基酸对人类健康属于必需要素,那么吃阿斯巴甜应该像吃玉米或鲑鱼那么健康才是。这正是行销手法要你相信的东西。

事实上,向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通报的几千种服用阿斯巴甜后的不良反应,大多数都是与脑部功能异常有关,也就是忧郁、疲倦、易怒、失眠、视觉问题、丧失听力、焦虑攻心、口齿不清、丧失味觉、耳鸣、晕眩、失忆。此外,还涉及几种慢性疾病,包括脑瘤、多发性硬化症、癫痫、慢性疲劳综合症、帕金森氏症、阿滋海默氏症(老年性痴呆症)、弱智、淋巴瘤、畸形儿、纤维肌痛症、糖尿病。

许多糖尿病患者、减肥人士都以阿斯巴甜作为糖的代用品,殊不知这种”甜蜜的毒药”在消化道里会分解出甲醇(神经毒剂,甲醇又很容易分解成严重致癌物甲醛和神经毒剂甲酸)、天冬氨酸和苯丙氨酸而失去甜味,并产生对人体有危害的物质,所以阿斯巴甜不适合用于烹煮和热饮、膨化、烧烤类食品。过度摄入阿斯巴甜会使体内产生一种叫DPK的毒素(Aspartylphenylalanine diketopiperine,DKP),从而产生加速癌细胞生长的化学成分,特别是脑癌。

阿斯巴甜在高温和在人体胃肠道酶作用下可分解为甲醇(10%)、天冬氨酸(40%)苯丙氨酸(50%)三种物质:

1

阿斯巴甜在消化道里会转变成甲醇 (又名木醇 wood alchohol),这也是阿斯巴甜遇热时经常发生的情况。当含有阿斯巴甜的食品需要加热 (如果冻粉 Jell-O),或者这种食品被不当储藏在高温下 (如夏季无空调的仓库等),也会有相同结果。甲醇是一种危险的神经毒素,很容易进入大脑、肌肉、脂肪及神经组织,但又难以被排出体外,可能造成视网膜受损、干扰DNA并导致先天缺陷。甲醇接着会代谢成为另一种已知的致癌物——甲醛,进入细胞和蛋白质,与遗传物质结合。实验室的科学家们把甲醛当做消毒剂和防腐剂使用,而被身体吸收的甲醛还会继续分解,成为具有腐蚀性的毒素”甲酸”。

只要加温超过 86℃,释放出来的甲醇便迅速被吸收到血管里。1000 cc 以阿斯巴甜调味的饮料,能产生约 56 毫克的甲醇。要是短时间内(如一天之中),饮用数种这类饮料,那么你血液里可能被灌进高达 250 毫克的甲醇,这是环境保护局限制的 32 倍!

甲醇中毒的症状,包括了头痛、耳鸣、晕眩、恶心、胃肠不适、虚弱、晕眩、发冷、记忆失效、麻痹、四肢刺痛、行为紊乱、神经发炎等。阿斯巴甜消费者安全网 ACSN 的资料指出:”甲醇中毒最常见的症状是视觉问题,包括视线朦胧、视野渐渐缩小、视觉模糊、视线不明、视网膜受损以及失明。”

2

天冬氨酸 (aspartic acid):是一种由麸胺酸合成的非必需胺基酸,而麸胺酸是脑中主要的兴奋传导物质。可以说,天冬氨酸是一种刺激性神经毒素 (excito-toxin),也就是说这种成分会过度刺激某些神经,直到神经死亡。


犹如硝酸盐及味精,天冬胺酸可造成体内胺基酸失衡,并干扰大脑神经递质代谢。(在天然食物中的天冬胺酸,其分子 (molecules)是连结在其他蛋白质上,所以不会有刺激神经细胞致死的影响)。

在实验动物身上,脑里若有大量的天冬胺酸会造成脑部组织受损。尽管它从血浆中被快速冲离,但持续的剂量(例如每天喝阿斯巴甜)可能产生细胞损伤。而各项试图评估阿斯巴甜的安全性所做的研究,并未针对长期且高剂量摄取含有人工增甜剂的食物进行研究。尚未有研究可以确认,哪一种人可能易于受到阿斯巴甜所引发的脑部伤害。

3

苯丙胺酸是一种对脑部有强大效用的胺基酸,它被用来制造许多种神经传导物质,不管是缺乏或者过多,苯丙胺酸对脑部化学环境都会产生负面影响。存在于天然食物中的苯丙胺酸对人无害,不过,在单独存在的形态下,苯丙氨酸会在高达15%对它过敏的人士中,引发痉挛及抽搐,而且与进食的份量无关。

为阿斯巴甜辩护的人说,阿斯巴甜的苯丙胺酸含量少之又少,除非你灌了几大桶使用阿斯巴甜调味的饮料,或者吃了一卡车以阿斯巴甜调味的食品,否则它不会对脑部产生任何负面影响。若要产生先天性代谢异常疾病如苯酮尿症所造成的智能障碍,血液里的苯丙胺酸浓度要非常高,那种程度是喝再多加阿斯巴甜饮料都不可能达到的。然而事实上,苯丙胺酸不需要太高的浓度,就能够造成脑部功能障碍。

根据研究指出:”苯丙胺酸在血液和脑部里的浓度,可能只需达到远低于与苯酮尿症相关的程度,就能够产生神经性影响。这个假设的根据是,提升的苯丙胺酸浓度会减少正常神经传导物质(血清素)的浓度,影响行为和情绪,甚至造成痉挛。”

常见与摄取阿斯巴甜有关的痉挛和其他心理症状,其肇因不在于摄取过多苯丙胺酸所造成的高浓度苯丙胺酸,而在于其所造成的血清素降低。有些人可能对于这种脑部营养的细微变化,而更加容易发生强烈反应。此外,苯丙氨酸可以导致脑部永久的伤害,甚至死亡,尤其是在大量进食或怀孕期间。血液中大量的苯丙氨酸可能会集中在大脑的某些部位,对幼儿及胎儿特别有害。大脑中含有过量的苯丙氨酸会造成血清素含量减少,导致忧郁症等情绪障碍。在1972年的研究中,进食阿斯巴甜(报告中代号SC -18862)的猴子幼婴出现痉挛和死亡。

苯丙胺酸会降低安抚性神经传导物质 “血清素”的浓度,而天冬胺酸则火上浇油,进一步刺激脑部。这两种胺基酸一结合,有可能造成痉挛与其他脑部内的”兴奋性传导物质反应”,是两症并发而非仅仅两者之一。

阿斯巴甜的发展史

提到阿斯巴甜,不得不提的就是全球最大的转基因种子公司——孟山都,似乎这家公司总与人类的健康为敌。

诞生与初试

1965年,美国西尔列制药公司 (G.D. Searle & Company)的化学家詹姆斯·舒尔(JamesM.Schlatter)在研制合成胃泌素小分子肽的实验中发现了阿斯巴甜,它是一个二肽中间体(L-天门冬氨酰,L-苯丙氨酸甲酯)。如今,这家企业是世界最大生化公司孟山都的分公司。

1967年春,西尔列公司对阿斯巴甜开始进行安全性测试。同年秋天,Harold Waisman博士用加了阿斯巴甜的牛奶喂养7只刚出生的猴子,结果1只死亡,5只癫痫发作。

1969年,西尔列公司申请了阿斯巴甜的第一项专利。

1960年代,药理学博士阿瑟·胡尔·海斯(Arthur Hull Hayes )在马里兰州的陆军化学战基地服役。他先后主持了两种精神药物的实验。

1970年,阿斯巴甜的研发者美国西尔列制药公司 (G.D. Searle & Company)在使用申请被拒绝第八次之后,继续尝试获得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的许可。然而,这一计划被神经科学家约翰·奥尔内(John Olney )博士和研究员安·雷诺(受雇于西尔列制药公司)出具的一份报告终止了,该报告指出,阿斯巴甜对人体有重大危害。另一位反对应用阿斯巴甜的科学家玛萨·弗莱曼博士,来自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的新陈代谢与内分泌药品部门。他声明:”仅根据为应付检查而提交的信息是无法科学评价出它的临床安全性的。”弗莱曼建议,应当等到证明阿斯巴甜对人体无害时,再许可其投入市场,但弗莱曼的建议却被有关部门忽视。

1974年,西尔列公司竟然提交出一份研究结果,以证明阿斯巴甜的安全性,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终于批准了阿斯巴甜可在干果中使用。

1975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怀疑西尔列公司的实验报告造假,西尔列公司隐瞒了动物食用阿斯巴甜后出现抽搐和脑瘤的结果,FDA组织特别调查组重新审查其报告。该特别调查组负责人菲利普·布罗德斯盖说自己”没有看到过比西尔列公司的实验更糟糕的事情了”,并称其提供的实验结果是”被操纵”的。

1977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要求美国律师办公室对西尔列公司提出起诉,诉因是”西尔列公司在阿斯巴甜的安全性实验中有意地误传所发现的事实,隐瞒实质性事实并做虚假陈述”。6个月后,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1975 – 1977年为福特总统内阁国防部长。2000-2004年,为小布什总统内阁国防部长)正常离任,西尔列公司立即聘请其为 CEO。其后两次因主控官被代表西尔列公司的律师事务所聘请了,而拖延审讯。从而造成这一指控的诉讼时效期满,而被迫终止起诉。之后,FDA一直拒绝批准使用阿斯巴甜作为代糖。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1975 – 1977年,福特总统内阁国防部长

1977年任阿斯巴甜生产商塞尔公司CEO

2000-2004年,小布什总统内阁国防部长

美国第40任总统里根(1981-1989年)

1979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组建公共咨询委员会(PBOI),处理涉及阿斯巴甜安全的投诉问题。

实质推广

1980年,里根总统上任第二天就解雇了不批准阿斯巴甜的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局长,并委任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的朋友——前陆军化学部队军官阿瑟•胡尔•海斯(Arthur Hull Hayes)为新局长。海斯立即成立调查组,决定是否批准阿斯巴甜。

同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的调查组反对人类食用阿斯巴甜。

1981年,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历经8年马拉松式的安全性论证后,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局长阿瑟•胡尔•海斯否决了他自己的调查小组的决定,推翻了自己局里科学家的意见,强行批准在干粮食品中使用阿斯巴甜。

1983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局长阿瑟•胡尔•海斯又批准了在碳酸饮料里加入阿斯巴甜,至此,阿斯巴甜具备了代糖的合法性。

美国推出新型代糖阿斯巴甜后,全球100余个国家和地区陆续效仿,引入使用阿斯巴甜作为代糖使用在食品中。

至此,拥有阿斯巴甜70个生产专利的西尔列公司开始摆脱经济颓势,经济利润开始飙升。

同年,一位神经科专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撰文,报告了”人造增甜剂阿斯巴甜可能导致体重增加,因为它激发人体摄入更多的高卡路里碳水化合物”。

1985年,海斯局长因被媒体揭发收受贿赂而离职,转到西尔列公司和孟山都公司的首席公关公司担任顾问。此举被认为是对他批准阿斯巴甜合法性的奖励。西尔列公司后来并入孟山都公司,原任西尔列公司(G.D. Searle)总裁的犹太裔美国人Robert B Shapiro成为孟山都公司的副总裁。(从1995年至2000年间Robert B Shapiro出任孟山都公司总裁)

1986年,中国引入阿斯巴甜,逐步在整个食品工业中推行使用。

1988年起,世界各地不少航空公司发现飞行员食用阿斯巴甜后出现:视力突然下降,眼前漆黑一片,痉挛等症状。阿斯巴甜消费者安全网设立了一条保密专用热线,为那些因服用阿斯巴甜引起痉挛而丢了飞行执照的飞行员提供谘询服务。从那一年起,超过 600 通电话打到这支保密专线,其中有一通电话里提到:

“有位飞行员才喝了两杯以 NutraSweet(阿斯巴甜的国外名字)调味的热巧克力,就觉得视线变得好模糊,连仪表板上的数字都看不清楚。那次的降落差一点变成航空灾难。等到安全降落之后,他向办公室同事说了这个情况。有两位同事也曾在喝过加了阿斯巴甜的东西后,经历过类似症状。”

航空安全报刊发出警告,呼吁机师不宜在飞行前食用阿斯巴甜。

1991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发布了关于阿斯巴甜毒性的警告,并附上了167种害处。

同年,海湾战争爆发。厂商假借爱国之名,给17万名前线士兵提供免费的含阿斯巴甜的可乐和无糖汽水(还提供实验性质的疫苗、神经毒气解药、个人用杀虫剂),此举成为史上最大规模的阿斯巴甜人体”安全测试”。大家别忘了,在高温环境里,阿斯巴甜会分解出甲醇等有毒物质,而波斯湾地处北回归线高压带,气候炎热,是世界上最热的海区之一,给海湾战争的士兵喝阿斯巴甜饮料,等同于给士兵喝甲醇毒水。战后,在参战军人中爆发了”海湾战争综合症”。他们的大脑含有大量的天冬氨酸,症状表现为精神错乱,注意力难以集中,突发性眩晕,情绪无法控制和波动剧烈,极度疲劳,身体麻木,或者持续性身体疼痛等等。经长期医学调查,这些症状完全符合阿斯巴甜后遗症。但是官方一直掩饰。

左图为健康大脑在前臂受到热刺激时的反应,右图为”海湾战争综合症2″病人的反应。

(点击查看)研究揭海湾战争综合症真相 患者脑损伤超预期

大规模围剿——公共信息失真,媒体封锁消息

1992年,阿斯巴甜制造商与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签署协议,确立两家是阿斯巴甜的首选供应商。

同年,美国空军发布禁令,”禁止饮用阿斯巴甜的飞行员执行飞行任务”。

同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公布了针对阿斯巴甜的92项投诉,共8000件案件。

同年,孟山都公司的阿斯巴甜专利到期,其他公司获得生产阿斯巴甜的许可,这标志着阿斯巴甜以更廉价的方式投放食品市场,而孟山都共获利4.4亿美元。

1994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禁止使用甜菊糖(南美洲盛行1000多年的一种传统的天然糖草),居然称其为”不安全的食品添加剂”。该局之所以禁用甜菊糖,是因为接到某公司的举报,投诉天然草本茶(Celestial Seasonings tea)未经许可就使用了甜菊糖草,FDA拒绝透露举报公司的名字。利用FDA禁止用天然甜味素取代阿斯巴甜,人造增甜剂的企业达到了市场垄断的目的。甜菊糖这种产自南美的天然甜味素比白糖甜300倍,而且不含热量,对健康有利,但它却被官僚主义者埋没了。

同年,美国卫生部(HHS)发布因阿斯巴甜毒性造成的88种症状的详情,具体有:现代缺陷、抑郁症、智力迟钝、慢性疲乏、脑瘤、癫痫、多发性硬化症、帕金森症(震颤麻痹)和阿尔茨海默症(老年性痴呆),其中一些可能致死。

同年,美国糖尿病协会和部分公司成立维权组织,西尔列公司遭到以下起诉:

1、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利用政治资本,推动阿斯巴甜合法化。

2、西尔列公司销毁一份1983/1984年对阿斯巴甜上市不利的研究报告。

3、西尔列公司不正当竞争,虚假广告,诈骗,违反担保,损害公众健康。

4、要求西尔列公司赔偿因食用阿斯巴甜而产生永久伤害的美国消费者3 – 5亿美元。

1995年,美国新英格兰区域的新罕布什尔州飞行员食用阿斯巴甜后在驾驶舱癫痫大发作。10年来,至少有5名美航飞行员死亡,其中1人死于飞行途中。还有更多飞行员因服用阿斯巴甜而引起痉挛,被吊销了飞行执照。

1996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被医学组织、食品制造商和消费者投诉——没有告知阿斯巴甜在热环境下的禁忌:超过50度,不仅失去甜味,还会分解出有害物质,严重损害健康。

1997年,布莱洛克出版《兴奋性毒素》,揭示味精、阿斯巴甜以及一系列食品添加剂的危害。指出食品添加剂唯一的作用就是让缺乏营养的食品更可口

布莱洛克的研究表明,味精和阿斯巴甜不仅会刺激大脑神经细胞,让它们一直处于兴奋状态,直到衰退甚至死亡,而且,这些化学添加剂相当于神经系统的定时炸弹,它们具有生物累积性,可以在大脑中进行长达一生的累积,直到最后人们患上阿尔茨海默症、亨廷顿舞蹈症(身体出现不自主动作,情绪异常)或其他类似的神经退化性疾病。

1998年,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研究人员发表一项报告:阿斯巴甜在白鼠体内会转化成甲醛,伤害肝、肾、眼睛和大脑。研究结果表明,许多与阿斯巴甜毒性相关的症状是由甲醛的毒性和累积效应引起的,并且指出”制造商声称阿斯巴甜不会在体内分解成甲醛的安全报告是错误的“。

公众反击

1999年,英国《星期日独立报》报道,阿斯巴甜是转基因产品,孟山都公司利用转基因工程繁殖细菌以制造苯丙氨酸原料。孟山都解释产品是完全安全的。

2000年,美国受害人营养学博士珍妮特·斯塔尔·赫尔出版《甜蜜的毒品》一书。

2001年,日本禁止使用阿斯巴甜

2002年,美国《毒理学和药理学》杂志发表”阿斯巴甜安全报告”,指出:”经过30多年的严谨科学研究,现在是盖棺定论阿斯巴甜安全性的时候了——阿斯巴甜是最彻底被评估的食品添加剂。”

2004年,美国受害人Cori Brackett拍摄纪录片”甜蜜的苦难:一个中毒的世界”,讲述她服用阿斯巴甜后不能走路说话,当她停止摄入阿斯巴甜后,问题消失了。

2006年,意大利Ramazzini研究所报告,阿斯巴甜导致大鼠白血病和淋巴瘤

同年,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谴责Ramazzini研究所的调查结果。

2007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再次申明阿斯巴甜的安全性,并谴责Ramazzini研究所报告的调查结果,注意到本研究的设计、实施、报告和解释方面存在重大缺陷,特别是由于不受控制的变量而导致的结果,例如受测试动物存在感染。

2007年,印度尼西亚禁用阿斯巴甜

同年,美国新墨西哥州禁用阿斯巴甜

同年,英国超市Sainsbury’s 和沃尔玛子公司Asda宣布,不再将阿斯巴甜用于自己的标签产品

2009年,夏威夷要求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颁布阿斯巴甜的禁令

同年,加利福尼亚州把阿斯巴甜列入致癌物清单

同年,南非零售商Woolworths宣布从其自有品牌的食品中除去阿斯巴甜

同年,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禁止所有学校使用甜味剂,包括阿斯巴甜

2010年,英国食品标准局调查阿斯巴甜,认为会导致服用者有副作用

书摘

《百年谎言》[美]兰德尔·菲茨杰拉德著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

《百年谎言》揭露了来自化学工业、制药业以及食品加工业等领域的迷信和谎言,剖析了行业主导企业乃至相关部门因利益驱动而漠视大众健康的原因。该书指出人类在这一空前的化学冲击波下所面临的种种问题,而且提示人们该如何从日常生活细节入手来扭转这一不利局面。

此书具备大量确凿的事实,由两位知名的医学专家作权威审读,可信度极高。

作者兰德尔·菲茨杰拉德是《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等报纸的资深记者、杂志编辑。我国的卫生部首席健康教育专家、解放军总医院营养科研究员赵霖为《百年谎言》一书的中译本作序推荐。以下文段摘自此书:

我们坚持的迷信——人造增甜剂是安全的

人造增甜剂能够蒙蔽我们的感觉,让我们感觉是吃了糖。许多人认为,目前发现的人造增甜剂的危害还只停留在个别人说说的阶段上。英国毒物学家葆拉·贝利·汉密尔顿注意到,她常喝的减肥汽水不仅能够改变她的心情,还能让她头疼。”我听到有报道说这些饮料里的人造增甜剂不仅能导致头痛,让人处于一种激动的状态,仿佛感到狂喜一样,和我的症状简直一模一样,于是我就再也不喝了。这些只是我以前个人经历过的,除此之外人造增甜剂还能导致脑癌、肝癌、肺癌、肾癌和淋巴癌。”

第一种增甜剂:阿斯巴甜(Aspartame)

1983年,海斯同意在碳酸饮料里加入阿斯巴甜。此后,海斯很快离职,到西尔列公司工作,而这家制药公司正好生产阿斯巴甜(西尔列后来并入孟山都公司)

1985年,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医学院教授奥尔尼发现,美国居民的脑癌患病率增长了10%,每年大概有1500个新病例,65岁以上老年人的脑癌发病率居然增长了60%以上。在阿斯巴甜的动物测试中,脑癌发病率也大幅提高。受此启发,他开始着手调查,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期刊上发表了一系列论文,阐述了阿斯巴甜会对儿童大脑造成损伤。

1991年,美国卫生研究院发布阿斯巴甜毒性警告,并附上了167种害处。

1992年,美国空军对食用阿斯巴甜的飞行员发布禁飞令:美国海空军研究所在《海军生理学会和飞行安全》杂志上发表文章说:”一些研究者发现,阿斯巴甜会增加痉挛的频率,或降低诱导期产生的刺激水平。这意味着喝了无糖汽水的飞行员更易受到闪光、眩晕的影响,甚至诱发癫痫,也意味着喝了无糖汽水的飞行员都有突然性失忆、飞行中头晕和失明的危险。”(摘自《阴谋论》大卫·艾克著,海南出版社2014年版)

1994年,美国健康与人类服务部发布了因阿斯巴甜毒性造成的88种症状的详情,以下是疾病名单:现代缺陷、抑郁症、智力迟钝、慢性疲乏、脑瘤、癫痫、多发性硬化症、帕金森症和阿尔茨海默症。

五角大楼(美国国防部所在地)曾经把这种化学毒剂(阿斯巴甜)作为防御性生化武器的原料,现在它却广泛地存在于美国和其他70个国家的食品生产中,只有在日本和少数几个国家禁用了阿斯巴甜。那么它能够继续存在的秘密是什么呢?英国毒物学家葆拉·贝利·汉密尔顿直言不讳地道出了她的揣测:”没什么能比得上哗哗作响的钞票有用。”在她看来,食品商由于赢利丰厚,而且能够拉拢政治靠山,立法系统不过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不得已妥协了。(还为了控制人类的精神,详见《阴谋论》之阿斯巴甜。大卫·艾克著,海南出版社2014年版。)

阿斯巴甜能够继续得以使用的另外一个原因,便是科学界对于其危害的试验结果相互矛盾,让普通人难明究里。西尔列公司、孟山都公司以及其他本行业中的实验室所得出的结论是”阿斯巴甜是安全的”。而独立科学家在研究后却经常发现它对健康具有危害性。东北俄亥俄医学院的行为医学中心主任拉尔夫·沃顿(RalphWalton)对这些相互矛盾的试验结果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在过去的几十年内,83项没有受到阿斯巴甜产业资助的试验项目都显示,使用这种人造增甜剂不利于人体健康。在阿斯巴甜之后,被批准的其它人造增甜剂也没有为人类健康作过多的考虑。

第二种增甜剂:安赛蜜

1988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使用安赛蜜(乙酰磺胺酸钾Acesulfame-k,又称AK糖),这种甜味素的甜度约为蔗糖的130倍,目前用于碳酸饮料、甜点、色拉调味汁、口香糖、糕点原料以及口气清新剂里。在对老鼠的实验中,人们发现安赛蜜能够导致白血病、肿瘤和呼吸系统疾病。在许多食品中,阿斯巴甜与安赛蜜被混用,以掩盖食物本身的苦味,但目前还没有人研究过这两种添加剂在人体内会产生什么样的协同作用。

十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食品里的这些甜味素本来是为了减肥添加的,但是当它们被人体吸收后却促进脂肪的增长。美国某癌症协会对8000名妇女进行了长达6年的跟踪研究,最后得出结论,”在体重增加的女性中,食用人造增甜剂的女性所增长的体重大于未曾食用的。”原因之一可能是这些合成化学物影响了人体荷尔蒙含量,削弱了我们自身的体重调控系统,它们减缓了新陈代谢,却增进了食欲。

1994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禁止使用甜菊糖,称之为”不安全的食品添加剂”,该局之所以禁用甜菊糖,是因为接到某公司的举报,投诉天然草本茶未经许可就使用了甜菊糖草。但FDA拒绝透露举报公司的名字。利用FDA禁止用天然甜味素取代阿斯巴甜,这些企业达到了市场垄断的目的。甜菊糖这种产自南美的天然甜味素,甜菊糖比白糖甜300倍,而且不含热量,对健康有利,但它却被官僚主义者埋没了。

亚利桑那州议员乔恩·凯尔(JonKyl)谴责FDA在”限制这个行业,以使人造增甜剂制造业受益”,同时他怀疑发起投诉的正是阿斯巴甜制造商。后来,议会立法对饮食补充剂进行管理,允许甜菊糖作为营养品出售;可是,又奇怪又别扭的是,制造商仍被禁止将甜菊糖称为增甜剂,甚至不能作相关暗示,宣传甜菊糖有益健康居然是违法行为。

鉴于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仍然坚持”无法证明甜菊糖作为食品添加剂的安全性”,我们只需看看它的历史,便可发现这种论调是多么荒谬。

甜菊糖不仅在南美已经使用了好几百年,而且从20世纪70年代起,日本就将其作为甜味素使用,而且甜菊糖接受了日本各个实验室大范围的检验,从来没有出现过关于危害健康的记录。

1997年,一位记者要求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出具有关限制甜菊糖使用依据的科学试验名单,而FDA提供的一份短名单正好事与愿违,它频繁地引用了巴西科学家莫罗·阿尔瓦雷斯的试验结果,证明甜菊糖并不安全。当阿尔瓦雷斯得知FDA使用了他的研究来立法限制甜菊糖时,就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声称:”能从我的研究中找到甜菊糖的危害作用,这简直就是断章取义。”阿尔瓦雷斯认为:”对其安全性的误导,就是为了让美国消费者不能使用甜菊糖。我对甜菊糖及其他植物作为食品或食品添加剂的安全性进行了15年的研究。我能保证,我们的各项试验结果表明人类食用甜菊糖是安全的。

《阴谋论》大卫·艾克著

海南出版社2014年版

阿斯巴甜背后的阴谋

光明会用来压制人类智力的药物,其中一个武器就是阿斯巴甜(Aspartame)它存在于几乎所有的食品和饮料中。这些饮料的最大消费群体是哪些人?儿童。他们想尽快控制儿童,使他们对生活俯首帖耳,不会有任何质疑。

阿斯巴甜是”人造甜味剂”,并作为能够消除蔗糖的”负面作用”的替代品销售——光明会也可以控制!它的商业名称的含义是甜素+平等+1匙的量。阿斯巴甜占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的不良反应投诉的75%,包括头痛、头晕、注意力不集中、记忆丧失、口齿不清和视力下降等问题,这些症状现在被称为”阿斯巴甜症”,就像给味精所引发的疾病命名为”谷氨酸综合症”一样。

美国海空军研究所在《海军生理学会和飞行安全》杂志上发表文章说:

“一些研究者发现,阿斯巴甜会增加痉挛频率,或降低诱导期产生的刺激水平。这意味喝了无糖汽水的飞行员,更易受到闪光、眩晕的影响,甚至诱发癫痫,也意味着所有的飞行员都有突然性失忆、飞行中头晕和失明的危险。”

阿斯巴甜改变大脑化学结构,降低痉挛的门槛,导致精神失常和其他神经系统问题。人们容易上瘾,喝了含有阿斯巴甜的软饮料就很难停止。

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是光明会的机构,阻挡生产对人类有好处的物品,并推广缺少适当测验但适合他们议程的食品与药物,这也发生在阿斯巴甜身上。首先,FDA在可笑的数据上批准它的使用,后来不得不撤销,因为它在动物身上造成了痉挛和大脑损伤。但FDA于1981年恢复批准,尽管之前FDA的公共委员会反对批准。东北俄亥俄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的教授拉尔夫·沃尔顿致力于阿斯巴甜研究,发现其中有166种因素可能影响到人类生命。由工业资助的74个研究所解除了警报,但是92%的独立资助研究团体都揭示有安全问题,你相信哪一个?

无视所有证据,仍然批准此毒药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腐败。1981年,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的5人审查小组,3人反对,2人赞成。局长阿瑟•胡尔•海斯安排自己人进入小组后,形成3人赞成、3人反对。最后,海斯打破”僵局”,从中裁决,批准了阿斯巴甜食品中的应用。

为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工作的一个天才科学家给美国参议员写信,”就像是艾伯特和科斯特洛的脚本,事情按照计划在发展:’支持我们的毒药,当你不当官时,我们就会让你成为财阀!如果得到许可,我们将贿赂美国营养协会、美国医学会和任何我们需要的出售者。‘”

可口可乐公司知道阿斯巴甜的危险性,因为作为美国饮料协会的一员,它反对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的支持。它的反对记载在1985年7月15日国会的记实录中。它说阿斯巴甜不稳定,在易拉灌中就会溶解分解为甲醛、甲醇、甲酸、二酮哌嗪和其它毒素。那么,现在阿斯巴甜在健怡可乐中起什么作用?当在可乐中加入了阿斯巴甜后,销量就飙升,是因为它让人上瘾吗?健怡可乐一点也不建怡。喝这种饮料的人会变得很胖,因为阿斯巴甜产生的毒素通过抑制色拉托宁,增加了对碳水化合物的需求。

我们生活在一个很大的骗局中,光明会猛烈抨击人类大脑和身体的又一手段。生命安全小组的成员与哥伦比亚卡塔赫纳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相联系,推荐使用转基因食品(1999年,英国《星期日独立报》报道,阿斯巴甜是转基因产品,孟山都公司利用转基因工程繁殖细菌以制造苯丙氨酸原料)。其成员包括:

琳达·费希尔, 孟山都公司政府与公共事务部副主席,前美国环境保护署职员;

迈克尔·费里德曼博士,孟山都公司临床事务副总裁;

马西娅·黑尔,孟山都公司国际政府事务部主任, 原美国总统助理;

迈克尔·米奇·坎特,孟山都公司负责人,前美国商业部秘书主任;

乔希·金,孟山都公司华盛顿特区负责人,前白宫生产活动部主任;

威廉·D·拉克尔肖斯,孟山都公司董事,前美国环境保护局局长;

迈克尔·泰勒, 孟山都公司华盛顿特区办公室主任,前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法律顾问;

利迪亚,原孟山都公司生物技术部, 现美国环境保护署环境实验室;

杰克·沃森,孟山都公司华盛顿律师,前美国参谋长吉米·卡特,克莱顿·K·耶特尔,前农业部部长,现为Mycogen公司负责人。

《甜蜜的毒药》一个美国营养学博士的控诉

《甜蜜的毒药》

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人工甜味剂如何杀死我们——我的故事

珍妮特·斯塔尔·赫尔博士,美国营养学博士和环境学硕士,是国际地理学家和地质学家,前大学教授,消防员和危险废物专家和紧急响应者,认证营养学家、认证健身专家,一名阿斯巴甜的严重受害者。

1991年,赫尔差点死于阿斯巴甜中毒。在治疗期间她设定了阿斯巴甜解毒计划,在30天内恢复了健康。

2001年,她写作《甜蜜的毒药》,记录了阿斯巴甜的历史,政府报告,参议院关于阿斯巴甜的安全案例历史,包括死亡听证会,并提供了一份阿斯巴甜的产品清单,还有92种阿斯巴甜的症状。甜蜜的毒药还包括一些营养建议,可以自然地恢复你的健康。

赫尔博士致力于向阿斯巴甜受害者传授如何实施自然疗法,恢复健康。她的阿斯巴甜解毒方法革新了饮食行业的有害影响。

阿斯巴甜的危险

头痛是阿斯巴甜最常见的副作用,阿斯巴甜与各种神经精神疾病有关,包括惊恐发作、情绪变化、视觉幻觉、躁狂发作和孤立的眩晕。对重度抑郁症患者进行的一项小型双盲交叉研究显示,这些患者的反应发生率较高。

阿斯巴甜对儿童智力发育、妇女怀孕和成人身体都有隐秘的损害作用。

大多数消费者并不知道,苯丙氨酸是一种神经毒素,自然界提供的氨基酸是组合在一起的,只有人类将它们分离出来以进行处理。

阿斯巴甜的真相

1991年,我差点死于阿斯巴甜中毒。当我发现阿斯巴甜的真相时,我天真地认为,通过与他人分享我的发现,我可以帮助将阿斯巴甜从公共市场中移除。我很快就发现,阿斯巴甜的真相是一个精心守护的秘密,要从公众使用中移除阿斯巴甜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阿斯巴甜中毒的信息一直是一个被严格保护的秘密。阿斯巴甜的研究和历史是人类身体疾病和中毒反应的决定性因素。阿斯巴甜是一种危险的化学食品添加剂,它在怀孕和儿童时期的使用是现代最严重的悲剧之一。

你为什么以前没听说过这些负面信息,其原因就是,食品行业价值数万亿美元,企业希望隐瞒阿斯巴甜的危险,蒙骗公众,从而保护自己的利益。

1981年,当阿斯巴甜被投入使用以后,方便食品风潮彻底改变了美国的饮食习惯,伴随而来的高速运转的货币机器也极大地改变了现代人的生活方式。30多年来,阿斯巴甜的受害人数迅速增加,这些病症几乎没有任何传统医学的支持。

我认为,这项研究显示了阿斯巴甜对儿童、怀孕和身体受损的危险性,时间远远早于此。现在是时候重新评估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的审批程序了,承认美国广告收入背后的力量,在美国医疗协会信息网络中监督真诚,并挑战在缺乏批准的天然替代甜味剂背后的欺凌。

建议

许多人想知道除了阿斯巴甜之外,还能安全使用哪些人工甜味剂。我的第一个建议是,不要使用任何化学甜味剂,只使用天然糖,或者学会适应天然食物本身的甜味。

远离所有人造增甜剂,它们没有食物的价值,而且它们还带来了有害的有毒副作用的副产品。阿斯巴甜是在研制溃疡药物的实验中被发现的,它并不是甜味剂。你以前喝的每一种含阿斯巴甜的饮料或食品都是一剂药。

我在全球范围内为阿斯巴甜的受害者提供建议,并目睹了十分之九的客户通过阿斯巴甜戒毒计划恢复了他们的健康。从阿斯巴甜的化学物质中清除你体内所有残留的化学毒素,包括苯丙氨酸、阿斯帕特酸和甲醇以及它们的有毒副产品,看看是否存在任何不良的健康症状。

我从不喝有色饮品,只喝白开水。再困再累我也很少喝咖啡,咖啡因促发神经兴奋,而且咖啡因是脱钙的。

——北京协和医院临床营养科副主任   于康

国内饮料市场调查

几乎所有进口饮料都有人造增甜剂,遍及汽水、果汁、儿童棒棒冰,少数果冻、冲剂和多数运动饮料、少数奶饮。全面揭露提醒大家:尽量不喝有色饮料,消费前仔细看清有无危险成分。(点击查看)饮料工业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工业

含有阿斯巴甜的饮品:

可口可乐

黑卡6小时

果葡糖浆会导致青少年智力下降、肥胖和痛风增加。

——赵霖

含有果葡糖浆的饮品: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