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升书》18|第 六 章 一元性的影响2

The Ascension Papers

扬升书

作者 ▍Zingdad

 


 

 

 

暗居民的故事


从前有个民族叫暗居民。他们居住在一个很大的,黑暗的地下洞穴里。他们中从未有过任何一个人到过洞外。但是,古神话和传说告诉他们,很久很久以前来自上面亮土地的上帝来到黑暗的地下洞穴创造了暗居民,然后又回到上面的亮土地去了。将来有一天这些上帝们要再回到暗土地,将光明带回来。于是,这些暗居民们努力地想象上面亮居民们是怎样的,但始终找不到答案,因为没有一个人见过光亮的居民。因此,一些暗居民开始体会到暗世界的局限性。他们渴望体验上面的神秘世界。传说中描述的神奇的通道,宽阔的空间和美好的经历深深地吸引着他们。

在这些少数暗居民的心中,他们知道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而且非常想往。当然其他暗居民们认为这些都是”迷信”。他们认为居民们应该切和实际,不应该追求这些迷信。这样就出现了两种人:憧景未来的梦想者和专注地下的现实者。现实者们完全对神话,传说和梦想不感兴趣,把全部精力用于探索洞穴,企图增强对暗世界的理解来提高生活质量。他们总是能找到解决实际问题的办法,而不把时间浪费在无法认知的问题上。但是,梦想者们继续梦想和祈祷。然而,有一天当时机成熟时,他们的祈祷奇迹般地显化了。上帝给暗居民们送来了很微弱的光。

Z: 很微弱的光?这能起作用吗?

J-D: 不能。但是它也不伤害任何人。要知道,这个故事中微弱的光与你们了解的光是不同的。它是给每一位暗居民的 — 放进他们的内在。因为它是如此地微弱以至于只有极其敏感的人才能注意到。事实上,即使他们注意到了,暗居民们仍然认为这是他们自己想象出来的。他们可以选择承认”有这些东西”,或完全否定—认为这是造假,事实上没有”任何东西”。如果暗居民接受这个光,光就增加。你懂了吧,渴望看到光 —这种渴望本身促使这个光逐渐增加。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渴望的人想往它,冥想着它,光就变得越来越明亮。

Z: 也就是说他们看见越来越多的光?

J-D: 不是,我是指他们自己变得越来越明亮。他们自己发光。我再说一遍:这个光与你们知道的光是不同的。它是被放进每一位暗居民的内在的。通过接受它,关注它,尊重它,保护和爱护它,它就于内在成长。它就成为发自内在的光,他们每个人自己都能看到。当他们变得越来越明亮时,他们就看得越来越远。

Z: 那有什么帮助呢?

J-D: 没什么帮助。它也不会帮他们离开洞穴。也不会带给他们任何工具,地图,指南,新信息或者告诉他们以往的神话传说是真实的等等。这个光什么都不做,只成为一种状态。它只成为该成为的。它象所有的光一样—发亮。它以其独特的形式发出一种美丽,温柔,闪烁的金光。但是它以一种非常温和的方式到来的,只有通过渴望才能增加强度,以至于相当一段时间没人谈论它。你明白,一开始只有那些伟大的梦想者们注意到这个光并很渴望它。他们完全对光开放并准备接受这个礼物。但是,作为伟大的梦想者,他们已经习惯被常人认为是疯子,懒惰和不正常。他们已经习惯他人的不理解。他们已经习惯在暗世界中毫无权力。因此他们并不致力于向其他人分享他们对光的发现。大部分人认为他们是唯一一位有这种奇怪但振奋人心的新体验的。尽管他们感觉到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们,但是他们并不介意,由于有了光,他们第一次感到不孤独。

Z: 即然光并不能帮助他们,只是成为—光。那么为何这能显化暗居民的祈祷呢?

J-D: 你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渴望光的或者想回到亮土地上去的。只有少数人这样做。想象如果直接把暗居民从山洞送到亮土地上去,他们将非常不适应。这个光除了温柔地发光以外没有其它作用,只有那些通过行动和决定选择它的,从他们的内在为自己创造了这个光。这里是关键,你要明白,对那些执着的追求者来说,这个光能够明亮到以致于他们可以看到许多有趣的东西,诸如悬挂在山洞頂端的水晶。看到所有头脑里的事情都来自于这个水晶。并且相互觉察到其他几位追求者也都在看这个水晶,身平第一次他们意识到自己不是孤独的!他们开始相互议论这件事了。

于是他们组建了一个追求者群来分享自己的经历,窍门和策略,相互帮助如何提高光的强度。一些非追求者也过来听听他们在讲什么,他们之中也有感兴趣的而开始照办成为追求者了。消息传开,曾有段时间给山洞带来了无比的欢乐和希望。如果只是存在追求光明的梦想者和不追求光明的现实者也就算了。但是你要明白,现实者是那个世界的掌权者。他们有能源并能够制定规则。因为他们并没有选择要追求光,因此他们不可能创造内在的光,所以就否定光的存在。这点也不奇怪 — 从他们的角度来说 — 如果他们去观看的话,他们什么都看不见。所以对于现实者来说,这些都是谎言。不仅仅是谎言,而且是很危险的!于是他们宣布这些梦想者都是社会的异己分子。那些梦想者当然拒绝上级的规定和指示。他们自然无法受到社会的亲睐!所有这些”追求者”的奇谈怪论振动了社会的每一个阶层!

当然,那些掌权的也无法将追求光之者绳之以法,因为他们声称这确实是造出来的。当局只能依仗权力和影响来嘲笑任何讨论与光有关的人。他们公开声称只有疯子才企图想见光。那些都是谎言。使人们认为凡是好人,健康和理智的人都不应该追求光。

“如果你想了解外面的世界”, 当局说:”我们有专家可以告诉你” 。归根结蒂,他们是权威。

并说”企图看光的试验就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和奇谈怪论。它不符合暗居民的利益。”

这样他们就无法公开追求。但事实上追求者人数逐渐增加。不久一批虔诚的追求者发现了新的东西。他们发现当把所有人的光汇集成一体的时候,他们可以共创一个非常亮的光。并能够看得更远更清晰。所以他们每天都聚在一起探索山洞的顶部。最终他们在山洞的顶部发现了一条裂缝,它与古代神话传说中描述得一模一样,这就是通往上面亮土地的通道!

下面是他们所做的全部工作。追求者们以前所未有的激情大家一起工作。他们开始筹集材料修建一个建筑构架使大家能够攀登到裂缝,看看是否有出口。他们这项工作有时被当局觉察而拖延,但总体进展顺利。因为当局本身没有光,看不到他们在干什么,也无法理解他们的计划。因为他们无法确认裂缝的存在,所以也无法停止这项工作。这样追求者们继续修建这个构架。

让追求者们逐渐接近裂缝,我们的故事到此为止。他们充满了希望和激动。下面的暗居民大部分对他们的工作一无所知。有一部分听说了感到非常的好奇。有一部分坚持认为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胡说八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这个类比故事不得不到此结束。

Z: 不!为什么呀?

J-D: 你曾经问过一个问题。你问为什么只要通过状态,而不是行动我就可以完成我到此的使命。你还记得吗?

Z: 记得,那是我问的。

J-D: 那好,就让我们看看这个类比故事是如何展开的:在故事中,你看到那个光是如何来到暗居民中的,不需任何行动 — 只需要通过一种姿态 —选择和改变。尽管光已到达,下一步完全取决于暗居民是否选择。如果他们确实选择寻找光,他们也会为自己选择寻找光的目的。光本身没有任何事情,但是整个社会的结构和人口的动态发生了改变。对那些接受这个光的人来说,光本身没有做任何事情,只是帮助他们找到了出口。确切地说,更好的事情发生了:在通往出口的过程中,光使得他们创造了自己选择的途经。只有那些想得到光的人得到了光。那些否定光的人得不到光。没有一个人强迫做他们不想做的事情。每个人都创造自己想往的现实。但是每个人都被这个光的存在和状态改变了。因此我认为这个类比故事不仅向你很好地表达了状态如何能够改变一切,而且展示了你们这个现实中许多类似的现象。

Z: 我也赞成这是一个很棒的类比故事。谢谢。我想我能理解到状态的强有力了。但是我觉得我们的谈话偏主题了。感觉不太好。我们本该讨论一元性影响的。但是我的一个即性问题让咱们的话题坐火车了,使得我们还没有开始正题呢!

J-D: 太没有信念了。难道你不懂”每一件事情都是完美的吗”?

Z: 嗯,我曾听说过这种说法。是那些开悟灵性很强的人说过的话。我想不会总是完美的吧,难到不是吗?

J-D: 那是因为你的角度太窄了。下面这句话你要记住:

“如果你无法看到完美,说明你站得离画面太近。”

Z: 那听上去也太深奥,实际上应该如何理解?

J-D: 你想让我举个例子吗?

Z: 那太好了。

J-D: 那好,我就举一个吧:就拿我们现在这个对话来说吧!我们正忙于对话中,你通过寻问一个错误的问题使你看到一个不完整的故事结局和看到自己的错误。通过企图回答那些错误的问题,你也看到我的错误。所有这些错误都是因为你讨论的心理状态与讨论的主题不相符。但是,这里也有原因:我可以告诉你,因为不完整,所以它不完美。

Z: 那我怎样处理那些信息呢?

J-D: 思考是个开端!想一想我刚说什么了?

Z: 因为不完整,所以它不完美。

J-D: 是的。不完整对你产生什么影响?

Z: 嗯 …

J-D: 不完整的同义词是还”没结束”…

Z: 那个故事!对了,你还没结束那个类比故事呢。我指的是…你把故事停留在只回答我的问题上了。但是我承认很失望,因为你并没有把故事讲完。

J-D: 正确!那么你想让我做什么呢?

Z: 嗯,请你能不能把类比故事讲完?

J-D: 当然可以,我很愿意这样做!

Z: 谢谢。因为我想知道那个类比故事事实上与我们地球的情况有多少相像。我能想象得出那个可爱的”攀登构架物”的比喻就是指我们的扬升过程。所以我想知道结局。这个故事也许能够帮助我们理解今后在地球上发生的事情。

J-D: 是的,这个类比故事的确反映地球。但不是你想象的。结尾有点扭曲。到时你会明白的。那我就继续讲下去了。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