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升书》17 | 第六章:一元性的影响1

 

第 六 章
一元性的影响1

 

 

Z:你好,J-D, 我们计划要讨论一元性对道德产生的影响,在开始前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

对初学者来说,你已经从科学和宗教的角度解释了”万物合一”。是不是还有其它角度来解释这点?

J-D:Zingdad,你好。是的,当然还有许多不同的,但同样有效的角度来讨论这点。我想目前对你们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来说,差不多有70亿不同的有效角度。

Z: 什么?那差不多跟人口总数一样!啊,我知道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角度,每一个角度都是有效的。

J-D: 你讲对了。你看,我们根本不需要从70亿不同的角度辩论,因为我们不想与人们争论。我们也不想向任何人说服任何事物。我唯一使用科学和宗教这两个角度的原因是在这个社会里大家对它们相对比较熟悉。我只是把它们做为框架来陈述我的观点。

Z: 那好,我可以理解。但是它使我又有一个问题。如果你并不想向任何人说服任何事情的话,那么你的目地是什么呢?你为什么要跟我有这场谈话呢?

J-D: 啊!让我先问你一个问题,想做什么?为什么要跟谈论这些事情呢?

Z: 嗯 —那要从几年前谈起,当时我想对困惑我的一些问题找些答案。我对这个世界和社会中的很多事情不明白。我有很多内心的痛苦,矛盾和不安,一片乱。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迷惑和痛苦中,我于8联系上了。我开始找到一些答案。随后又与Adamu及其祂存有交谈,我所收到的信息对我帮助非常大。它们给我的内心带来了极大的安宁,促进我疗愈和提高。我开始信任并喜欢这个过程了。这个方法变得越来越好。我发现我越是成长,越是有能力接收更多的信息。所以,针对你的问题,我的答案是:我努力地想疗愈自己,爱自己,发现我到底是谁,上帝是谁,想找到灵魂的使命 — 等等。上面是我的答案。你的答案呢?

J-D: 一样的。

Z: 不,不,不。你不能这样做!你的答案怎么会跟我的一样的呢?

J-D: 有两个原因。第一个非常简单。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还记得吗?我是你的内我。当你激发到最高境界时,你和我是统一的。咱俩是好朋友。你的目标和动机与我的是一致的。你和我一起回答同一个问题。上面是我的第一个回答,也比较容易解释。


 

Z: 哇!那你是不是地球上每个人的”内我”?

J-D: 不是。我以前讲过,你是”目前”唯一投胎到地球上与我有这种关系的人。我指的是地球上的每个人都与上帝是合一的,无论他们知道与否,我是知道的。我同时也知道我与上帝也是合一的。因此,广义来说,我也与地球上的每个人是合一的。对吧?

Z: 那行!从你的角度你把我们看成是合一的了!

J-D: 是啊。很符合逻辑。但是让我先解释一下。我和你在某些方面是一样的,在另外一些方面是不一样的。我对我的现实的看法与对你的现实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我无法向你解释清楚,但是我可以给你些启示。

举一个例子:我不像你们那样只局限在一个角度看问题。你们只从一个角度看世界。你们只能在一个时间点站在一个地方体验自己,只能感受和思考一件事情。即使有思想冲突,也是从一个角度跳到另一个角度。一次只能一个角度。你们天生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你们是单一角度的存有。我就不一样了,我是多角度的。我应该正确地说”我们”,但是那会混淆我们的谈话。知道吧,我有无数个角度看问题。也就是说,我同时是无数个人。

Z: 哇,无数?那不等于说你是上帝了?

J-D: 不是。我和上帝是合一的。我离万有的上帝还差得很远!与万有的上帝相比,我是微不足道的,只是一个婴儿存有。

Z: 但是你己经有了无数个角度?

J-D: 你要知道我不在那个被称为时空的框架里面。我能够在每一时刻一目了然地看到我自己的所有互动。每一时刻就是一个角度。每一个互动对我来说都是当下。因为时空是无限的,所以我有无限个角度。

Z: 这对我来说难以理解。

J-D: 是的。你们生存的这个”宇宙”或现实只是我看到的一个小小部分。对我来说,它只是我參与互动宇宙中的其中一个子宇宙。我还能够从其它宇宙中看到我自己。


 

Z: 有无数个其它宇宙吗?

J-D: 你可以这样看。但那也是有很大局限性的。在后面的谈话中我将尽力向你描述我所了解的宏伟而无限的宇宙。还有很多我不了解的,很多,很多。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想说我有多少了不起。当然我是了不起的(祂笑了)。每一位其祂存有都是了不起的。地球上每一个人的内在都有自己是上帝的意识。所以我讲的对你们来说即吃惊又怀疑。我告诉你这些的原因是开始向你解释我对自己和我所在的宇宙的看法与你的有根本性的差别。对我来说万物为一是很真实的,它不只是哲学上的抽象概念,也不是衍生的理论概念。完全不是。它是绝对的,具体的,能够广泛体验的现实。

Z: 什么是”绝对的,具体的”现实?

J-D: 那好。我可以这样问你:你活着吗?如果你活着,你能向我证明这点吗?

Z: 当然我活着了。我能证明吗?我试一下。我是有生命的,有呼吸的,生物存有。我有意识。我思考,有感觉,还有…

J-D: 好,好,好。我根本不需要证明,我们也没必要有这场辩论。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知道你是活着的。这不是一个什么想法或一些理论概念。这是你”绝对有意识的现实”。它对你是毫无疑问的。现在,如果我要求证明你自己是活着的,你能够千方百计企图解释或证明这点。你可以把它作为一个理性锻练。但是,这些与你毫不相关,因为你知道你自己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无需考虑它是否是真实的。那是个最千真万确的事实。所以同样道理,对我来说万物合一就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这样说是完全有根据的,通过无数和整个身心的体验我有充分的权力这么说。

Z: 嗯,我开始理解了。谢谢。但这并没有解释你为什么要与我有这样一场对话。

J-D: 没有。但是我并没有浪费时间。我为今后的讨论打下了基础。我想让你理解的是我确确实实,完完全全把地球上每一位存有看作与我合一,与万物合一的。因为我很爱护自己,延伸到我也爱护每一位”其他”存有。这样,当我听到痛苦的哭声,我就渴望能把痛苦转为喜乐。事实上这就是我在这里的目地。我来到这个现实系统就是因为我听到了痛苦的哭声。我听到哭声的原因是因为我有义务回答这个哭声。因此,我就来到这里回应这个呼叫。

现在让我回到你的问题上。你要理解,我能够把地球上任何一个人看作”另一位我”。刚才谈到你的目地是”我努力地想疗愈自己,爱自己,发现我到底是谁,上帝是谁,想找到和实现灵魂的使命”。你能看出我也正在寻找同样的答案吗?对我来说,”自我”可以成为地球上任何一个人,这就是我正打算做的。事实上,这正是我目前,以前和将来一直在做的。


 

Z: 嗯?

J-D: 请不要有恐惧和怀疑。这场对话毫无疑问具有重大价值。远远超过你的想象。但这并不是目地。随着谈话进行,你将会懂得我们真正的目地。现在这些话只是为了邀请读者与我们一起共创。随着谈话的展开,你会逐渐体会到它的价值。当然这场对话将对许多人产生你目前无法想象的重大影响,但是它不是我的目地。我的工作已经以你无法理解的方式完成了。事实上我根本不需“做”任何事情。我只是在这里。我就以我的方式完成了我所有应该完成的事情。我把我的能量带过来,用祂来转变我想改变的事物。

Z: 怎么做呢?你如何用”我是”的方式来改变事物呢?不管怎样你总要一些事吧?

J-D: 很难向地球人类解释“我是”的功能。你们只考虑的功能。你们只懂得事的时候是有功效的。实际上是相反。只能降低你们的能力。但你们无法理解这点。让我通过比喻来讲清道理。

Z: 太好了!有故事了。

J-D:
是的,下面我开始讲了…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