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升书》连载16|第四章•宗教对一元性的证明-2

 

 

The Ascension Papers

扬升书

作者 ▍Zingdad

 



 

 

 

第 五 章 宗教对一元性的证明

 

 

J-D: 现在,我给你出个谜语。如果上帝是万能和爱,似乎上帝一定与你同在。如果上帝是全知的,那么上帝一定与你同在。如果上帝是无处不在,那么上帝一定与你同在。

由此你可以作出选择。你想完全不相信以上的上帝吗?你相信上帝不完全具备以上特点吗?你想说上帝不是万能的,不是爱,不是全知的,不是无处不在的吗?或者你希望接受上帝与万物同在这个铁的事实 — 我说你当然包括你的读者在内?

Z: 我想还会有其它观点吧。

J-D: 你说对了!肯定有其它观点,因为总有怀疑的余地或产生新的观点。那就是你们的自由意志起作用了。如果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当然你应该追求自己的真理。我不是在这里讲你的真理应该是什么。我在这里讲我的真理是什么。我谈我的观点,然后你自己作决定。

Z: 不,稍等一下。我想说的是,你明确地指明上帝可以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问题。我想这意思是,上帝能够明白作为我是什么感觉,能够跟我的体会一模一样。但是,那不等于说上帝与我同在。

J-D:
为什么不能那么说呢?


 

Z: 嗯…我是说也许上帝在我背后偷看呢 —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J-D:
不是的。只有两种选择:上帝就是你,与你体验一模一样的生活;或者上帝对你的生活体验与你不同。两者不可能同时发生。无论两者之间的差别有多小,只要有任何分隔,就谈不上万能和无处不在。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可以无休止地辩论而无任何结果。

Z: 我可以理解。我能接受你说的。它有道理而且确实与我有共鸣。但是我还有不清楚的地方:上帝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似乎是件极其复杂而周密的创举 — 创造了整个宇宙,然后用自己本身的天知道有多少个颗粒充满这个宇宙,而且没有一个颗粒知道它们就是上帝。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精力?这些都为了什么?

J-D: 还记得第三章那个比喻吗?那位喝了迷魂汤的皇帝吗?有点象那个故事。上帝正致力于一场无止境的自我创造和自我发现的过程。

“我要是这样的话将是什么感觉” — 这个疑问使得上帝创造了一个新的存有 — 或者是一个全新的宇宙。步入遗忘的旅程(正是你们目前的现实生活)是祂自我发现的一个手段。

“如果我不知道自己是谁将是什么感觉” — 这个疑问使得上帝创造了无数个现实。你们现在这个现实就是其中之一。现实本身就是一个探索。你及每一位读者都是一个可能的答案。

“在没有上帝意识的这些状态下,上帝会成什么样子?” — 这就是你们每个人正在给予的回答。

Z: 那好 — 因此我和上帝是同在的,我们都是和上帝同在的。我们正致力于一个自我发现的旅程。通过个人自我发现的过程,我把这些自身的知识带给了所有万物。

J-D:
讲得好!是的!如果你想找上帝,最好的起点是通过发现你自己。

Z: 嗯。我能理解这个逻辑,但是 — 总觉得有点儿 — 我指的是 — 难道不会有人说这是亵渎上帝吗?

J-D: 当然有!有些人甚至认为我们现在的对话就是亵渎上帝。如果你仔细观察,有些人甚至把开心也视为亵渎上帝。所以我不会介意他人怎么想或信仰什么。对我来说,亵渎上帝这个概念本身是毫无意义的。如果你认为你有能力冒犯上帝或是伤害上帝的感情,这个想法本身就是荒唐的。你当然可以拥有一种事实上伤害自己的信仰。比如说,保持对上帝的憎恨就是那种信仰。但是,经过一定的时间和一些爱的引导,所有的存有最终都将决定他们再也不想伤害自己了,因而停止伤害,重新选择建设性的关系。一个能给他们带来和平,热爱和快乐的关系。热爱上帝就是那样一种关系。上帝明白这个关系。上帝能看到你的本性。任何一件你做的,说的,短暂的小事情都不可能冒犯上帝的。事实上由于上帝是无限的,祂比那些事要大得多。

Z: 那么什么是亵渎上帝呢?如果上帝是不可能冒犯的,为什么会有这个词句呢?

J-D: 亵渎上帝这个概念是人为创造的,是以恐惧为手段达到控制他人的目地。它可以追朔到远古时期,萨满人和巫医告诉部落居民们一定要守规矩,否则上帝不满意的话就没有丰收年了,或有其它不祥后果。这与你们现在的宗教团体的教义是完全一样的。他们控制你们的思维,信仰和行为,不能随便发表言论。如果你违反这些规则,他们会说你冒犯了上帝,将给你的生活带来不祥,甚至会遭来灭頂之灾。随即会永久被遣责。这与远古时期的影响和控制手段完全是同工异曲。唯一的区别是新的宗教教义对反抗者进行更野蛮和残酷的镇压。但不管怎样,两者都是错误的。上帝没有创造狭隘的法则要求你们遵守。相反上帝给予你们自由法则。当你执行自由法则时,上帝不会象暴躁的孩子一样耍脾气。对人类正常的错误上帝是不会残酷地虐待式地加以评判。你在错误中伤害了自己,最终你肯定会白分之白地吸取教训,只要给你一定的时间,你一定会作出正确的决定的。因此,惩罚有什么意义呢?惩罚不可能教会你任何东西。你种瓜得瓜才能真正学到东西。上帝肯定不是漫不经心,无知和愚蠢的,祂不会做无用功。

亵渎上帝和上帝的惩罚都是无稽之谈,而且与上帝的本性和行为都背道而驰。上帝与你同在,祂是不可能憎恨和惩罚自己的。 如果确实有亵渎上帝这回事的话,那就建议有这样一件事叫亵渎上帝 (祂笑着说)。

Z: 那好,我能够接受这点。也就是说,从内心去寻找上帝这个想法也不是亵渎上帝了?

J-D:
当然不是了!我又想提醒你那句我最喜欢的话:” 不是说过你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塑造的吗?难到这不等于说,如果你想知道上帝的形象,那就应该看看自己!”

Z: 嗯。我想这是有道理的。

J-D: 再说,我不是单单指你的身体。我是指你真正谁。你最真实的,最深处的本质。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要是真实地,深刻地认识自己的话,那就是认识上帝。

Z: 啊!说得有道理。那我们都是上帝 — 我指的是每一样事物。但为什么我不能从周围其他人或自然界中发现上帝呢?

J-D: 你可以试图找一下。当你在一定程度上开始观察周围事物时,它会很大程度上帮助你认识自己。要知道,你是无法理解其他人的问题的,除非你在自己身上有同样的问题。否则的话,它只能使你迷糊。你会摇头地问自己”他们怎么会这样?”。可是,如果你看到自己也有同样的问题话,你就会对其他人产生同情。因此,自我发现是把钥匙,自爱是扇门,接受自我才能使你进入那扇门。这个旅程就是你生活的目的。你明白了吧,上帝不仅通过你的眼睛朝外看世界,而且通过你的角度朝内看自己。这样,无论你发现自己的什么都是给上帝的一个独特的礼物。

Z: 哇,那地确很酷!也就是说,由于我们每人都行走在这个旅程中,这样使上帝处于不断地自我创造和自我发现的过程中。

J-D: 完全正确!我们是正在自我发现的上帝。

Z: 我们所有的人都致力于这个伟大的工程吗?

J-D: 是的。即使那些看来最劣的和黒暗的也是上帝的某些方面所造成的。它们产生的目地是帮助上帝自我发现。这给祂们提供了直接体会的经验,同时祂们也通过产生与黒暗对立的光明方面,给予他们机会来发现和保护自己来间接体验。如果没有强大的对手,你将永远不会发现自己的勇敢而伸长正义。如果没有错误的事物,你怎么知道什么是正确的?等等。在这个伟大的工程中,黑暗的事物与光明的事物一样具有价值。如果你扮演黑暗的角色,在历史转变时期你能回到光明的那一刻,那种喜悦将是无与论比的。其实根本就不存在”黒暗的”或”光明的”事物。你们都有黒暗和光明的成分。也许在某一世中或这辈子里你都可能做了非常不光明的事情,去了很”黑暗”的地方。每一个人,不管有多黒暗,在一定的时候都会弃暗投明的。如果不在这世的话,就在下几世。我曾说过,万物为一。我们都以独特的方式致力于自我发现的过程。这样做,实际上就是个不断的创造过程。这就是我们对上帝的服务。

Z: 这个想起来有道理。感谢你提供这个非常有启发性的角度。但是,我还有最后一个阻止我接受你一元论的想法。那就是 — 似乎没有好与恶,对与错的观念了。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反正上帝能够接受一切。这点我好象接受不了。这个”万物为一”好象没有道德观念。

J-D: 那是因为你完全误解了。我想在这儿停一下,我们己经从宗教的角度讨论了上帝与万物合一。上面你问了一个很完美的问题,它将把我们直接带到下一个话题:”一元性的影响”。你恰巧点中一个很重要的有关道德准则的观念。你己经做了一个不正确的结论,这点我要纠正你。这些都要放在下一章。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