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孟山都以美元收买实施转基因安全欺骗文章爆棚,转转们可咋整?

吕永岩

 

X


【欧洲时报李婧詝编译】10月4日,一对法国夫妇对著名的转基因种子生产商孟山都发起诉讼。他们认为,后者是导致10岁儿子残疾的罪魁祸首。同一天,《世界报》曝光孟山都贿赂科学家,要求他们撰写对自己有利论文的细节。
Sabine Grataloup原本平静地生活在里昂附近小镇Isere。2006年8月,她在怀孕后打理家里的农场时,使用了孟山都出产的草甘膦除草剂喷雾。儿子Théo出生时食道和喉咙严重畸形。10岁的Théo即将进行第52次手术。




去年10月Théo接受第51次手术。(图片来源:Sabine Grataloup推特截图)
Théo的父亲Thomas Grataloup对法新社记者说,诉讼状已经提交,法院方面十几天内就会有回应。这是法国第一起此类病理诉讼,他们还不知道会被归类到民事还是刑事案件。
Sabine Grataloup孕期嗅入草甘膦喷雾,儿子患先天性食道喉管畸形。
工作笔记、电子邮件、保密合同……《孟山都文件》继续发酵,曝光出大大小小的秘密。孟山都在美国面临的诉讼迫使其逐步公布这些文件,继去年6月发布第一部分后,《世界报》于10月4日继续梳理转述来自美国的消息。
在全球第一经济体、草甘膦的发明地,起诉孟山都的受害者越来越多。最新数据是3500人——他们自己或他们的亲属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这种罕见的血液癌症被 归因于接触草甘膦。这种在世界各国被广泛使用的除草剂系1974年由孟山都推向市场,草甘膦也是孟山都转基因种子的基础农药——它可以杀死一切杂草,而孟山都的转基因作物不受影响。




草甘膦是孟山都明星除草剂”年年春”的主要成分。(图片来源:法新社)


最新一批《孟山都文件》于2017年夏天被解密,揭露了其保密至今的活动:代笔,这是一种严重的科学欺诈行为。商业公司的员工做出研究、撰写论文,而后以著名科学家的名义发表,仰仗后者之名获得公众信任。这些科学家提供了为产品”洗白”的宝贵服务,当然会获得丰厚的报酬。这正是孟山都秘密使用的策略。
秘密的交易
比如美国著名的生物学家、专业评论作家Henry Miller,他也是斯坦福大学智库胡佛学院的研究员,每个月在美国媒体发表多篇文章。《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经常刊载他的专栏文章——攻击有机农业、赞颂转基因作物。
经济学杂志《福布斯》的网站也刊登了Henry Miller的作品。但2017年8月某一天,Miller署名的数十篇论述在该网站上突然消失。”‘福布斯’所有供稿作家都签署了一份合同,要求他们公开潜在”利益纠葛”、仅发布原始著作”,杂志发言人说:”我们注意到Miller先生违反了合同条款,所以将其所有文章删除,并终止了与他的合作关系。”
2014年5月,阿根廷一家农场准备喷洒草甘膦除草剂。
《孟山都文件》揭示:Miller的一些著作实际上是由孟山都公司的专业团队炮制的。这位著名科学家与转基因公司的合作是从2015年2月开始的。当时,孟山都正准备迎战即将到来的”危机”:总部位于法国里昂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CIRC)很快要公布对草甘膦的评估结果。孟山都知道,CIRC的裁决对它将是灾难性的。当年3月20日,草甘膦被正式宣布具遗传毒性,对动物致癌、对人类”可能致癌”。
孟山都决定反击。公司一位高管通过邮件问Miller:”您想写关于CIRC结论的文章吗?关于其判断过程和备受争议的决定?我有一些基础材料,需要的话就给您。”Miller同意了,但条件是”有高质量的草案”。孟山都提供的”草案”似乎真的是”高质量”的:文章于3月20日在”福布斯”网站以Miller之名发表,几乎没做任何修改。
Miller先生和胡佛研究所目前都拒绝接受采访。孟山都承诺:公司只是提供给Miller论文草案,编辑和发表都是Miller做的,所表述的观点是他自己的。
无处不在的”代笔”
上文的例子只是孟山都诸多”代笔”案中的沧海一粟。孟山都的战略并不局限于靠大众传媒引导舆论。根据曝光文件中的通讯记录,”代笔”还涉及专业期刊科学论文的发表,并且相当频繁。
2010年11月,孟山都公司一位名叫Donna Farmer的毒理学家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一份手稿的前46页给自己在Exponent的联络人,这家事务所专门从事科学服务,管理学术论文在某个科学杂志的出版。Donna Farmer将自己的名字在作者列表中删去。不久后,她这篇文章在《毒理学和环境卫生杂志》发表,署名的作者都是孟山都公司以外人员。这篇论文的结论是——草甘膦对生殖和胎儿发育没有风险。
阿根廷被称为”第一个被孟山都摧毁的国家”。上图为14岁的男孩Sebastian,因母亲长期接触草甘膦罹患脑积水和骨髓性脑膜炎。
如果说”代笔”是医药领域广泛的做法,那么《孟山都文件》则揭露了这种欺诈行为在农药化学界的规模。事实上,它似乎成了孟山都公司的”社会文化”,在员工内部通信中,这个词毫无掩饰的反复出现。
孟山都希望在科学前线回击CIRC的”挑衅”。2015年2月,公司产品安全管理负责人William Heydens给同事写信说:”要设法约到所有涉及主要领域的专家”——这个选项要花25万美元(22万欧元)。另一种”更便宜、更可行”的方式是”仅涉及争议问题的相关专家,在接触致癌和遗传毒性方面’代笔’合作”。遗传毒性是指相关物质改变DNA的能力。
公司制作的文本
孟山都要求Intertek找到15位科学家,组成”外部专家小组”。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学术界工作,另一些在其他企业——但都不是孟山都的员工。由孟山都出资,他们要准备5篇涉及不同领域(毒理学、流行病学、动物研究等)的科学论文,在其中阐述癌症和草甘膦的联系。这些文章发表于2016年9月的《毒理学评论特刊》,最后总结说——草甘膦不致癌。
这些文章的末尾说明了孟山都的经费资助,并补充:”直到论文交稿,孟山都的员工和律师都没有介入审查”。然而事实上,双方交往记录显示——孟山都的员工不仅审查、而且大量修改、甚至可能直接撰写了这些文章。
1966年,美军飞机在越南南部丛林地带喷撒孟山都出产的”落叶剂”,防止越共利用密林伏击美军。”落叶剂”这种化学武器不但能使植物的叶片掉落,其主要剧毒成分”戴奥辛”更对人体造成极大伤害,越南百万儿童因此污染而畸形致残。
2015年2月8日,孟山都高管William Heydens向Intertek发送了自己修改过的主文,他做了50多处修改并提供了各种版本:”我查看了整个文件,指出了我认为应当保留或者删除的部分,同时也做了编辑、增加了一些内容”。
诸多内部通信显示了孟山都对科学论文的干涉操作。孟山都希望决定一切,包括论文的署名——这关系到是谁实现了大部分工作。它也提出希望排除Intertek选定的某些专家的参与。
“独立”之光
曝光文件展示了William Heydens和Intertek推荐专家John Acquavella的往来细节。孟山都的人几乎都知道Acquavella先生:他在这家公司作为流行病学家工作了15年。正是因为此,Heydens不希望”老熟人”的名字出现在这篇花费18300欧元的论文的作者位置。
孟山都要展现”独立”科学研究的魅力和光芒。当Acquavella抗议孟山都删除了自己的名字,Heydens的解释是干巴巴的:”这是我们这个层面决定的。鉴于你之前跟孟山都的雇佣关系,我们不能把你列入作者”。Acquavella回应道:”我的合作者们不会同意。这是’代笔’,是不道德的”。他最终赢得了合作署名权。
2015年2月,William Heydens提到”更便宜的方式”时,他指出可以使用” Helmut Greim、Larry Kier和David Kirkland的名字,他们(不必亲自做研究写论文)只需编辑署名即可。我们自己来写,这样可以把价格压到最低”。
德国慕尼黑科技大学荣誉教授、82岁的毒理学家Helmut Greim已经否认”借名”给孟山都。他向《世界报》保证,他接受的是真正的工作和合理的薪酬。作为Intertek专家小组成员,他声称因2015年初发表在《毒理学评论》的一篇文章,从孟山都收到3000欧元。在内部备忘录中,孟山都一位毒理学家指出Greim是公司2015年度的”代笔”合作者。
咖啡馆的笑话
William Heydens提到的三位专家中,68岁的英国人David Kirkland是私企顾问,遗传毒性专家。他也对《世界报》确认”从来没有把名字借给什么人,但也没时间核查有谁滥用了自己的名字”,他把Heydens的说辞归类为”咖啡馆的笑话”。
而Greim和Kirkland都是孟山都的”老朋友”。早在2012年,孟山都就要求后者帮助撰写一篇关于草甘膦基因毒性的重要论文。”我的日常收费是每个工作日1770欧元,我估计最多10天就可以完成(共计17700欧元)”,他在2012年7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阿根廷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高达2000万公顷,必须要以飞机来喷洒农药。除草剂中的草甘膦通过风力传送到空气以及饮用水当中,当地的新生儿开始出现畸胎的状况,有人一出生全身长满了痣,还有妈妈生下了患有水脑症的孩子。
与他接头的David Saltmiras觉得这太贵,这位孟山都毒理学家指出价格”翻倍”了,但他同时指出Kirkland的名声”值得额外付出”。这篇文章已经发表在2013年的《毒理学评论》杂志。
从那以后,Kirkland以”主合同”的方式签了一年约。他向《世界报》承认,这种合同允许孟山都使用其专业知识,而不需按时付款,就像法律顾问。但是,合同也规定了服务金额上限。Kirkland拒绝透露合同的具体金额。
关于”主合同”
多少科学家与孟山都有关?偶尔合作还是通过”主合同”?如果公司不愿回应,或许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名字可以看出。有人经常在孟山都赞助的出版物发表论文。美国纽约医学院病理学教授Gary Williams在Intertek小组的五篇论文中参与了三篇,其中两篇是第一作者。
如同Greim和Kirkland,Gary Williams也是孟山都的”老朋友”。在2015年2月同一封电子邮件中,公司产品安全管理负责人建议”可以让科学家只进行编辑和署名”时提到了一个先例:”就像是2000年时我们处理Gary Williams、Robert Kroes和Ian Munro的论文那样。”
Williams向《世界报》承诺亲自起草了相关文章的一部分,但另两位合作者已经去世,他不能为他们负责。
孟山都公司方面全盘否认”代笔”,并引用了一封”脱离事件背景”的电子邮件的只言片语。不管怎样,公司通过这篇文章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和利润——被各项研究和论文引用超过300次,文章的结论……草甘膦没有危害。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