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药行业的历史、药物,以及它是如何操纵世界的

全面揭露团队

 

炼金术的力量:制药行业

制药行业的历史、药物,以及它是如何操纵世界的

 


英文地址:

http://www4.dr-rath-foundation.org/Newsletter/articles/alchemy-of-power-the-pharma-industry.html

在中世纪,关于植物的治疗特性的知识主要来自祭司和女巫。这些人了解自然疗愈的知识,可以用简单的树叶和草药混合治疗诸如炎症或小伤口之类的健康问题。但这最终使他们成为教会的威胁。

 


天主教是非常强大的,除了接受祈祷、服从和慷慨的捐款外,不接受任何解决疾病的办法。他们认为即使一个人在地球上的一生中没有被治愈,天堂的美好生活也被承诺给他们。所以祭司、巫师和他们的自然疗法对这个模型构成了威胁,他们被认为是邪恶的,被残忍地消灭了。

今天的非法毒品

是昨天的合法毒品

在20世纪早期,可卡因和海洛因是合法的日常药物。海洛因用于安抚孩子,可卡因用于刺激新陈代谢和食欲,两者都被列为为情绪增强剂。


德国曼海姆(Mannheim)的C.F.勃林格(C.F. Boehringer)以身为世界头号可卡因生产商而自豪。甚至葡萄酒通常都含有可卡因,因此需求量巨大。教皇利奥十三世(Pope Leo XIII)为酿酒师安吉洛•马里安尼(Angelo Mariani)颁发了金牌,以奖励他发明了一种富含可卡因的葡萄酒。在纽约生产的麦芽葡萄酒的标签上,人们被建议在用餐期间和用餐后喝一杯,并建议孩子们喝半杯。梅特卡夫(Metcalf)是另一种著名的可卡因酒,作为派对饮料很受欢迎。Vapor-OL是一种酒精和鸦片的混合物,声称可以治疗哮喘和痉挛。

 


教皇利奥十三世

 


酿酒师安吉洛•马里安尼


由于酒瓶太大,不能装进手提包,所以女士们外出时随身携带着小的可卡因药片,它们被认为是用来增强情绪和治疗声带。 为了避免喉咙痛,这种药片被认为是歌手、有幼儿的母亲和老师必不可少的 。甚至给孩子服用可卡因药片来治疗牙痛。当然,它只能治愈症状,而且一旦药效消失,疼痛很快就会回来。即使在今天,牙医们也会使用一种被称为利多卡因(Lidocaine)的经过改良的可卡因来麻醉手术前的神经。

 


 

另一个例子是称为Paregoric的药物,由Stickney&Poor’s生产,其含有46%的酒精和大量的纯鸦片。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它被建议作为新生儿辅助睡眠药物,每天要给新生儿服用3滴。建议8天大的婴儿每天服用8滴;5岁儿童服用25滴;成人服用一汤匙。毫无疑问,每个人都睡得很好。


今天在德国的博物馆,比如在多特蒙德和海德堡,在那里你可以看到过去的药瓶和罐子。它值得一游,它们很有教育意义!

 

今天的合法药物

 

假装危险的以毒品为基础的药物(drug-based medicines )不再存在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噩梦依然每天都在继续。一旦我们生病的时候就要面对它,然后去找医生治疗。


医生会依照惯例开出会引起多种副作用的化学药品。虽然我们的身体能理解并能安全地代谢天然分子,但医生开出的合成人造化学药品却与此不同。


以华法林(一种抗血栓和用于稀释血液的药物)为例,该药物是为数百万心血管疾病患者所开的处方药,它也被用作灭鼠药,是美国医院急诊室的主要死亡原因之一。对于那些还没有毙命的病人,华法林可能的副作用包括足部溃疡、脚趾或手指变紫、头晕、便血、咳血、出血不止、恶心、呕吐、呼吸困难、呼吸急促、瘫痪等……许多病人的死因都是血容量不足,而这些危险的体内血液量减少与长期使用血液稀释药物有关。

 


含有华法林的药品

 

抗生素——另一个巨大的市场

 

你有没有想过”抗生素”这个词实际上是什么意思? 这意味着”对抗生命”。如果你吃非有机肉类,每次当你在享受那一块牛肉或鸡翅时,你都会得到一定剂量的化学抗生素。毫无疑问,抗生素是有毒的。


当病人患上流感时,许多医生立即给他们使用抗生素。抗生素会杀死肠道内所有的细菌——包括”有益”的细菌。随后的几天内,由于有益菌被消灭了,肠道都不能适当地消化和吸收微量营养物质。


不过也有其它的、更安全的方法。许多存在于植物内的
天然抗生素,都不会损害肠道内的有益菌。

 

具有抗生素性质的天然植物:

香茅草

Maharasnadi quath
心叶青牛胆
茜草
Shank bhasma
余甘子
Sutherlandia 紫苏
翼籽辣木

甘草 土茯苓

总状花序的芦笋

cimmamonum锡兰

 

这些天然抗生素非常强大。但是,因为不能申请专利,制药公司对它们没有兴趣,而且利润太低。一个健康的身体对药品行业是没有用的,只有生病的身体才能产生利润。

 


茜草,有的地方土话叫”锯锯草”

 

氟有毒,不应该放进牙膏

 

另一种剧毒物质是氟,这是绝大多数牙膏都含有的成分。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雷蒙德·弗朗西斯(Raymond Francis),把氟描述为我们环境中最有毒的化学物质之一,并且进行了大量实验。只有极少数的牙膏是适宜的,其中最好的含有天然物质,如茶树油和海盐。


氟是一种化肥工业产生的废物,它也是抗抑郁药物
的主要成分,如安定、氟硝安定,三氟拉嗪、甲哌氟丙嗪、百忧解和左洛复(Zoloft,盐酸舍曲林片)等。

抗抑郁药容易买到:

现年38岁的金描述了自己的经历:”我刚生了孩子,患上了所谓的’产后抑郁症’。我感觉不舒服,有情绪波动,也不容易入睡。我焦虑不安。我去看医生,他开了左洛复,让我”稍微休息一下”,我没有考虑过多。一开始效果很好,我觉得不那么情绪化了,可以睡得更好,但几个月后,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沮丧。当我收到礼物的时候是我的生日,我甚至不能为此感到高兴,但当我意识到我不得不停下来时,我觉得自己完全麻木了。几个月前我吃了最后一片药,即使现在我都没有完全恢复到以前的精神状态。”


如今,甚至对儿童和青少年都给予抗抑郁药。令人不安的是,现在有6岁左右的患者在增多,而年轻患者的数量也在增多。抗抑郁药的一些可能的副作用应该引起重视:

 

抑郁
躁狂和精神病
自杀倾向
暴力
癌症
出生缺陷和自闭症风险增加
脑损伤
骨骼脆弱
无法控制的肢体动作
糖尿病风险增加
中风的风险增加
老年痴呆症的风险增加
紧张、失眠和不安的风险增加
冷漠
性问题
成瘾

 

有关抗抑郁药危害的更多信息,请访问ssristories.org网站。

 

自然治疗抑郁症的最新研究表明,大量的omega -3脂肪酸和DHA、EPA,加上多种微量营养素,可能对抑郁症有效。

 


抗抑郁药的天然替代品

 

疾病带来的巨大商业利润

 

难道我们的政府没有法定义务去资助与自然健康疗法有关的科学研究吗?他们有,但不幸的是,金融利益阻止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为了说明制药行业在化学药品方面的巨大利润空间,我们来举几个例子:

 

阿司匹林:

一包 20 片 = 3 美元
生产成本,包括包装 = 0.03美元
利润百分比 =
10000%


阿普唑仑:

100 x 1mg 片 = 136.79 美元
生产成本 = 0.024 美元
利润百分比 =
569958%

 

正如你可以想象的那样,在政治层面上,像这样巨大的利润会给制药行业带来很多影响。

谁控制着世界?

 

世界上一些最大的公司的大量股份都是由全球运营的家族网络所拥有。除了制药行业,这些家族还控制着银行、化工公司、生物技术公司、新闻机构和其他关键的社会部门。

“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我不在乎谁制定法律”

这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格言,也是欧洲银行的基本原则,正如1914年美国政府的官方听证会报告所描述的那样。


梅耶·阿姆斯洛·罗斯柴尔德

 

在银行业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家族之一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梅耶·阿姆斯洛·罗斯柴尔德的后代,在18世纪60年代建立了银行业务,英国的《每日电讯报》这样形容他们:

“罗斯柴尔德的名字在一等程度上已经成为金钱和权力的代名词,没有其他家族可以抗衡。”

很显然,这是说《屋顶上的小提琴手》音乐剧的原始版本并非”如果我是个有钱人”,而是”如果我是罗斯柴尔德”。

就制药行业的发展而言,可以说最具重要影响力的是一个名叫约翰·d·洛克菲勒的美国人。在我们的基金会网站上,可以看到他创建一个工业化医疗保健系统的简短历史。还有一本名为《洛克菲勒医学人》(Rockefeller Medicine Men)的书,书中描述了在20世纪早期,洛克菲勒创造了制药投资行业,进一步扩大了他通过对石油行业的控制而积累的巨大财富和权力。


约翰·洛克菲勒


洛克菲勒药品经营计划的关键原则,构成了今天制药行业的法律,如下:

1.产品必须是能够申请专利的。
2.产品不应解决疾病的根本原因,而只能治疗症状。
3.这些产品应该具有上瘾的潜力。

2012年5月,罗斯柴尔德银行王朝(Rothschild banking dynasty)收购了洛克菲勒集团(Rockefeller group)财富和资产管理业务37%的股份,这生动地说明了全球投资业务中的关键家族是如何相互联系的。当时96岁的戴维•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和76岁的雅各布•罗斯柴尔德(Jacob Rothschild)搬到了一起。据说,他们的私人关系已经跨越了50个年头。

 

制药行业的主要目标不是治愈,

而是利润

制药公司对治疗病人不感兴趣,他们唯一的重点是将他们变成终身的客户。 这意味着制药行业的市场是人体。在食品工业的帮助下,生产加工快餐和含糖的软饮料,可以很容易将健康转化为疾病,实现制药公司的财务快速增长。


为了确保一切顺利进行,他们雇用昂贵的广告代理商。其中最大的一个广告代理商存在于多个国家,并向制药公司提供直接与政府卫生官员的联系。他们还为医生提供免费的医疗”培训”,以向病人推广新药。

但也不都是坏消息。

随着有机和健康的生活方式越来越受欢迎,人们越来越能感受到与大自然重新相连的美好。 新的教育方法正在教导孩子们自己思考,并做出自己的选择。通过微量营养物质和帮助愈合的植物来进行的自然疗法越来越多,并且被越来越多的人使用。 人们在网上分享他们的经验,社交媒体在这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所有这一切的必然结果就是,制药行业的实力和影响力正在缓慢但稳步地减少。虽然还没有大型医院和大学推广自然疗法,但总有一天我们会看到他们在这么做。


作者:MIRJA HOLTROP

翻译:正向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