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种部队逮捕撒旦恋童癖组织-南极的联络

作者:迈克尔·萨拉博士 2017年8月9号。发布在网站EXOPOLITICS.ORG

根据退休的联邦调查局成员和职业军事情报源,美国特种部队在国防部和其他全球军事当局的授权下,一直在逮捕美国,欧盟还有其他国家政府中渗透了多个政府层级的撒旦恋童癖组织成员。与全球恋童癖组织有关的人员数量,根据来源,选择保持匿名,但已经大大超过了军方预期。

退休的联邦调查局成员/军事人士分享了特别部队与秘密空间计划举报人Corey Goode的发现,共六页报告。古德说,自2008年以来,他在国土安全部组织的几个课程中了解到了这个消息。

在私人的Skype交流中,古德分享了两个课程的证书,他说当时和一个他安排的线人一起出席了这些课程,然后在那里他们有了”一个关于外星人/UFO/秘密太空计划的谈话”。古德与线人的长期联系和线人的军方执法背景支持了交给古德的信息的可信度。


古德在8日9日发布了联邦调查局/军事线人告诉他的消息。他首先描述了他与联邦调查局/军事信息源的关系史:

我最近刚参加完一个高层接触会议。我在联邦紧急管理机构大众伤亡反应课程上遇到他,那时候我还在得克萨斯州卫队。当我开始在宇宙揭秘节目公开信息的时候他终止了跟我对话。然后他又在选举被断定之后突然的再次联系上我。他和我分享了一些因特尔的内幕事件,然后又走向黑暗,直到现在为止。

古德的秘密太空计划揭秘通过他和大卫·威尔科克在2015年七月开办的宇宙揭秘栏目来传播,这导致他的FBI/军事线人离开了古德,大概是因为他分享了关于秘密太空计划高度敏感的军事信息。

对于那些一直跟进古德信息的人士,他说,在2016年初的时候,他被美军空军执行秘密太空计划的人员多次绑架,并试图找到泄漏敏感军事信息的来源。

显然,美国空军运行的程序确定了古德的信息是准确的,并且是来自地球外的信息源。美国空军的高级官员执行古德的讯问,”西格蒙德”,然后开始与古德分享南极洲的敏感信息,并安排他向选择出来的航空官员介绍情况。 作为回报,美国空军计划想了解古德的星球外来源告诉他了些什么。

在与美国空军秘密太空计划的关系发生积极变化之后不久,古德的联邦调查局/军事线人开始再次和他共享信息。 古德写道,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当选后,他的线人立即告诉他:

据报道,有美国特种部队正在对一个渗透政府机构和军方各方面的撒旦集团正进行对国内的监视和调查。这些特种部队在选举期间就已经准备到位了。

很明显,在正在发生的事情需要被公开分享的的时候,这些特种部队已经到达了一个新的水平。古德有过线人想他读过一份六页的报告,并写到:

他在一个星期前给了我这个报告,并再次与我联系,声明将其中的一些事情交给公众很重要。 我被告知,关于这些渗透如何普及的秘密报告比预期更令人震惊。 奇怪的是,这份报告还有几个在华盛顿活跃的秘密大陪审团的笔记。

报告指出,这起阴谋涉及了包括联合国,欧盟,美国,联邦和地方(市级)权力机构内的大多数强权人士。这些政府机构是完全合伙的在做非法活动或不法行为的。 一直蔓延到当地邮政局和警务处。 我必须告诉你,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毛骨悚然的报告。

这些军事调查人员对他们的上级表示震惊和愤慨,也表示了对逮捕他们的强烈愿望。他们报告说,这是非常系统的,如果他们在没有军事政变的情况下,就没有如何对抗和打败这些人的支持,这将涉及到美国特种部队和来自联盟国家中被信任的”军事承包商”(而且他们已经到位美国)。

古德继续透露,一些特种部队已经简要地执行逮捕这些撒旦的恋童癖者,并且已经被撤职调查:

这些特种部队调查员中的一些人已被调查,因为他们被高度的怀疑参与了对这些低级的”入门级恋童癖者”嫌疑犯的一些酷刑和杀害。 这种邪教接管政府的范围简直令人震惊,甚至那些以为他们已经知道这一切的人。 他们不知道政府如何被渗透到这样的程度。

在我们的Skype通信中,古德继续补充说:

大多数这些特种部队小组都直接参与了调查这些在我们都能识别出的反人类的罪行。他们在美国外的其他国家亲自看到了这一切,并且对在他们眼皮底下西方发生的事情感到极为震惊。

古德的信息受到诸如约翰·德卡姆(John DeCamp)等作家的研究数据的良好支持,他撰写了关于富兰克林封面的文章,详细的说明了恋童癖圈子滥用儿童,损害了联邦和州政府的高级政治家。最近,退休的中情局/ 美国海军陆战队官员罗伯特·戴维·斯蒂尔(Robert David Steele)也一直在谈论多个政府官员渗透的高级恋童癖团体。

在相关的发展中,古德在Skype谈话中分享了他的话,他也被警告要求远离他在南极的军事调查和开发活动的披露:

我收到另一个关于美国的警告(包括每个和我一起工作的人)不要报告相关的研究和开发或者在南极的太空传送门设备。关于古代文明的信息是个公平的游戏,但研发设施的信息被认为太过敏感而不能报告。 如果我们继续报告这个话题,他们会不懈地攻击我们,使得我们无法获得任何其他信息。

古德还表示,南极研发设施规模和活动规模庞大。 他还被告知,”杜尔斯基地”的故事与正在发生的事情相比简直是童谣。 最令人不安的是与一个在南极名叫Draconians的蜥蜴人外星组织的广泛合作。 他说:

蜥蜴人与基地的人员合作,监督基地的运作。 他们与较底层的人类一起工作,而上层的人们从来没有看到或听到他们。

 

在2003年9月25日所写,关于杜尔塞基地的一份18,000字的详细报告中,我介绍了在那里发生得最为广泛的就是侵犯人权行为,并且有Draconian的蜥蜴人参与。 因此,在南极洲发生同样的事情,虽然规模更大,但并不奇怪。

 

在南极的秘密工业基地与Draconians进行的广泛协作中强调了处理全球恋童癖圈子的重要性。 这些圈子被指将儿童隐藏地带到这些恶魔控制的基地中并被滥用和虐待。

 

古德在8月9日的更新中强调了定于8月21日星期一上午11点11分在太平洋海岸时间举行的全球冥想的重要性。冥想将与古德和我即将在沙斯塔山组织的会议相吻合。

 

冥想是开始动员全球支持美国特种部队行动的一个好方法,以帮助有重大负面影响的人从权力位置移除,并制止有计划地虐待儿童的系统。

 

©迈克尔·萨拉博士版权声明

来源:http://exopolitics.org/us-special-forces-arrest-satanic-pedophile-group-antarctica-connection/

 

翻译:Simon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