疗愈自己,就是疗愈全世界——冥想改变世界

在一段为期两年的实验中,有7000位受试者集体聚会三次,每次他们聚在一起都能成功减少全球的恐怖活动,而且减少的幅度高达72%,这种制胜策略显然具有非凡的战术价值,对国家安全极为重要。然而这些受试者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是外交官、政客或者正在研拟下一波进攻计划的军事专家吗?他们是拥护和平的行动派,会在枪林弹雨中跳进壕沟救人吗?他们是聚集在政府机关前,要求改变抗议者吗?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会彻底改变我们对宇宙运作方式的想法。这群受试者只是一群普通人,他们聚在一起冥想,脑中充满爱与和平的意念。别忘了这是一场科学实验,实验结果被《犯罪人回归期刊》接受并欲发表。实验排除了循环周期、趋势、天气、周末假日等其他因素,也就是说,恐怖活动之所以减少了72%,绝对是受试者冥想的结果,不可能是别的原因。1993年夏天也进行了另一场实验,当受试者的人数从800人增加到4000人时,华盛顿特区的暴力犯罪率在两个月内下降了23.6%,而且在受试者聚会之前暴力犯罪率一直呈现上升状态,聚会一解散,犯罪率又开始上升。这种效应归因于(犯罪率随机变化)的几率低于10亿分之二,包括温度,降雨,周末、警方与社区的打击犯罪活动等因素也都被排除在外。(请参见美国科研成果|集体冥想使暴力犯罪减少23.3%

截至1993年为止,30年之内已有50份严谨的科学研究证明这种念力的效应确实存在。这些研究结果都出版于经过专业审核的主流期刊上,而且也都显示冥想确实可以提升健康及生活品质,也能降低灾祸、犯罪、战争与其他的负面事件。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这种效应的原因是因为人类共同使用一个心智。我们个人的想法与直接来自源场的资讯之间,显然存在着一种平衡。别忘了心能学会所做的实验,彼此关系密切的受试者会有最同步的脑波频率与生物节律。如果7000人的力量就能减少全球72%的恐怖活动,这或许意味着源场偏好正面情绪,而不是负面情绪。

因此,如果有人告诉你没希望了、人类难逃一死、有梦或预言说地球上的人无法改变未来,我强烈建议你不要陷入这种无谓的恐惧之中,我们可以用科学方式证明,只要保持正确的人生态度,就能减少战争、恐怖活动、痛苦与死亡。此外,俄国也传出有力的证据,显示意识的力量也能减少剧烈天气、地震、火山活动当天灾,稍后将会深入说明。

拉博吉博士本来以为在梦境中攻击它的怪兽,代表坏人或敌人。然而,当他在梦中操持清醒之后,他发现怪兽其实是自己的另一面,而解决冲突的关键就是爱。我们已经知道只要冥想爱与和平,就能改变世人的行为,而且受到改变的人也是以自由意志做决定的一般人。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看见、认识或了解这些。就算只有一小群人进入冥想或者所说的”纯意识”状态,也能减少死亡、恐怖活动与战争。16世纪西班牙的圣十字若望说:”虽然看似什么也没做,但是相较于其他事工的总合,这种纯粹的爱只需要一点点,对上帝与灵魂来说却更加珍贵,对教会来说也更加有益”。这里他所说的 “事工”,指的是我们想要帮助世界所做的任何事情。在《不知的云》书中,有位14世纪后备受崇敬的英格兰教士把这种状态称为”纯粹沉思”。他说:”你的所作所为能以一种你所不了解的方式帮助全体人类……对你的朋友更加有益,无论是他们的身心,也无论他们是死是活……少了它,一切都失去意义。”

我们已经知道一小群人就能对多数人的行为产生强烈的影响。真实世界就像是一场清明梦或一张全息图,或许听起来没有那么疯狂了。说不定梦境世界的规则,真的适用于真实世界?果真如此,或许全球各地的灾祸,只是反映出人类内在的烦忧:恐惧、痛苦、悲伤与愤怒,多年来的冥想经验使我终于发现一个深层的事实,那就是悲伤来自一个难以推翻的错觉,一个似乎无法逃避的事实,那就是:我们都感到孤单。

节选自《超自然关键报告》大卫·威尔科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