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光!

1899年对尼古拉•特斯拉的采访

在1899年的一天,尼古拉•特斯拉接受了记者约翰•史密斯的采访,特斯拉说”万物皆光”。国家的命运是我们太阳的一道光芒,在这伟大的光源中,每个国家都有属于自己的光线。采访中,这位现代最伟大的发明家和先驱者揭开了人类的新视野,这位最后时代的首位光明战士开创了一个新世纪之后,我们必须重新阅读地球扬升团队的每一位扬升大师。

这一部分的采访是专门回击特斯拉的批评家的,他们都是抱着不屑于以太能量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者。我在《宇宙法则的新原理》(the new Theory of the Universal Law )中证明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完全错误的。为什么没有真空(虚空)?因为一切皆能量。因此,我确认了特拉斯在这次采访中表达同样的想法。

乔治·斯坦科夫

2016.8.7

记者:特斯拉先生,你已经获得了参与宇宙进程之人的荣耀。你是到底谁。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这是一个正确的问题,史密斯先生,我会尽力给你正确的答案。

记者:有人说你来自叫一个克罗地亚的国家,被称为利卡(Lika)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在星空下,岩石旁种植树木。他们说你的家乡是以山上的花命名的,你出生的房子就在森林和教堂旁边。

特斯拉:真的,这些都是真的。我以我的克罗地亚家乡和塞尔维亚裔感到自豪。

记者:未来学家说,二十和二十一世纪诞生于尼古拉•特斯拉的头脑中。他们庆祝反磁场理论,并歌唱赞美感应式发动机的诞生。他们的创立者被称为从大地深处用他的网捕捉到光明的猎人,以及从上天的手中捕获火焰的战士。交流电之父使物理学和化学占据世界的半壁江山。工业将宣布他为至高无上的圣人,或是银行家最大的恩人。

尼古拉•特斯拉在实验室中首次破碎了原子。

他还创造了一种导致地球往复震动的武器。他发现了黑色宇宙射线。五个种族在未来的神殿中为他祈祷,因为他们教导了一个伟大的秘密,恩培多克勒斯(Empedocles)的元素可以通过以太提取生命力量之水。

特斯拉:是的,这些是我最重要的发现。我是一个失败的人。我没有完成我能做的最伟大的事情。

记者:什么事情,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我想照亮整个地球。有足够的电力形成第二个太阳。光就像土星的环一样出现在赤道周围。

人类还没有准备好迎接如此壮美的图景。我在科罗拉多州的普林斯用电力渗入大地。同样我们也可以利用水的其他能量,比如正面的精神能量。他们是巴赫和莫扎特的音乐,或是伟大诗人的诗歌。在地球内部,有喜悦,和平与爱的能量。他们的表情像花朵一样从大地上生长,我们从祂身上得到食物,以及创造人类家园的一切东西。我花了几年时间寻找这种可以影响人类的能量。玫瑰迷人的香味可以作为一种药物,阳光能作为食物。

生命有无数种形式,科学家的责任是在每种形式的物质中找到它们。有三件事是必不可少的。我所做的就是寻找他们。我不知道会不会找到他们,但我不会放弃寻找。

记者:你指的事情是什么?

特斯拉:第一个问题是食物,用什么样的恒星或大地的能量喂养地球上饥饿的人们?用什么样的酒浇灌所有的渴望,令他们能在心中欢呼,并明白他们是神?

另一件事是消灭人类生命中的邪恶和苦难的力量!他们有时就像发生在太空深处的流行病。本世纪,这种疾病已经从地球传播到了宇宙中。

第三件事是:宇宙中有超量的光吗?我发现的一颗恒星会让所有的天文学和数学定律都有消失的可能,并且不作任何修改。这颗恒星在这个星系中发散出如此高密度的光,即使只有苹果大小的体积,重量却超过我们的太阳系。

宗教和哲学教育人们能成为基督,佛陀和琐罗亚斯德。如何才能使得宇宙中出生的每一个生命成为基督、佛陀或琐罗亚斯德。我想证明这个几乎无法实现的狂想。

我知道,解决重力问题会让你飞行的梦想变得很容易,我的意图不是制造飞行装置(飞机或导弹),而是教会人们在自己的翅膀上重新恢复意识…进一步说,我试图唤醒的能量包含在空气中。这是能量的主要来源。被称为空的空间只是一个没有被唤醒的物质化表象。

在这个星球上,这个宇宙中…在黑洞中没有空的空间。天文学家谈论的这个东西,是能量和生命最强大的源头。

记者:每天早上,在”Valdorf-Astoria”酒店三十三楼,你房间的窗户上,有鸟儿飞来。

特斯拉:一个人必然对鸟儿感伤,因为它们有翅膀。人类曾经拥有过一次,真实可见!

记者:你从Smiljan(特斯拉出生地)童年时代以来难道没有停止飞行?

特斯拉:我想从屋顶上飞下来但跌倒了:孩子们的计算可能是错误的。记住,青春的翅膀拥有万物!

记者:你结婚了吗?不知道你对爱情和女人的看法,照片上显示你年轻时是个帅哥。

特斯拉:是的,我没有。有两种观点:一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一种是把兴趣放在振兴人类上。女人对培养某些人的精神和活力有益,单身对另一些人有同样效果。我选择后者。

年轻时代的特斯拉

记者:你的崇拜者抱怨你攻击相对论。奇怪的是你断言它的问题是没有提到能量。一切皆是能量,它在哪里?

特斯拉:首先是能量,然后是物质。

记者:特斯拉先生,就像你说你的天赋来自于你的父亲,而不是你。

特斯拉:完全正确!宇宙是怎么诞生的呢?物质是从最初的永恒的能量中创造出来的,我们知道它是光,它发光,随之出现了恒星、行星、人类、以及地球上和宇宙中的万物。物质是光的无限形式的表达,因为能量比它更古老。

有四个创造法则。首先,莫名的源头,无明不可想象,或无法测量,普遍存在于整个宇宙之中。第二条法则是暗的扩展,这是光的真实本质,从莫名状态转变成光。第三条法则是光成为它的造物的必要性。第四法则是:没有起点,没有终点;前三条法则一直在发生,创造是永恒的。

记者:你一直反对相对论,而且在你的生日聚会上当众批判它的创立者…

特斯拉:记住,不是弯曲的空间,而是人类的心灵不能理解无穷和永恒!如果相对论真正被它的创立者理解清楚,只要他高兴,他将获得不朽,即使是身体上的。

我是光的一部分,它是音乐。光充满了我的六感:我的视觉、听觉、感觉、嗅觉、触觉和思考。思考代表我的第六感。光的粒子写成音符。球形闪电可以是整首奏鸣曲。一千个闪电球就是一场音乐会…在这场音乐会上,我制造的球形闪电可以在喜马拉雅冰冷的山峰上听到。

数字和方程是标志球体音乐的符号,即便是毕达哥拉斯和数学家们不可能,也不会违反这两者。如果爱因斯坦听到这些声音,他就不会创立相对论。这些声音是传达给心灵的信息,宇宙存在于完美的和谐,它的壮美来自创造和过程,生命才有意义。

这音乐是恒星永恒的周期。最小的恒星也包含整篇乐章,也是天体交响乐的一部分。人类的心跳也是地球交响乐的部分乐章。牛顿知道这个天体几何排列和运行的秘密。他认识到宇宙中存在着至高无上的和谐法则。

弯曲的空间是混沌的,混沌不是音乐。爱因斯坦是吵闹时代的信使。

记者:特斯拉先生,你听到那音乐了吗?

特斯拉:我每时每刻听到它。我的心灵听觉像我们看到的天空一样广阔,并增强了我的物理听觉的敏感度。根据相对论,两条平行线在无穷远处相遇。爱因斯坦一旦将它弯曲拉直,声音会永远持续。对人类个体来说,它可以消失,但寂静继续存在,这是人类最强大的力量。

不,我没有反对爱因斯坦先生。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做了许多好的事情,其中一些将成为音乐的一部分。我会写信给他,向他解释以太的存在,它是保持宇宙和谐、永恒生命的粒子。

记者:请告诉我,降临在地球的天使需要什么条件?

特斯拉:我得到了十个,很好地记录下来,并鞭策自己。

记者:我会记录你所有的话,亲爱的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第一个要求是高度意识到自己的使命和要做的工作。这是必须的,如果只是在童年模糊地知道他们存在,那么让我们不要谦虚;就如橡树知道它是橡树,灌木知道它旁边是一棵灌木一样。当十二岁的时候,我确信自己一定会去尼亚加拉瀑布。对于我的大多数发明,在童年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我会实现它们,虽然不完全明确… 第二个条件是决心,所有使命我都有可能,我能完成。

记者:调整的第三个条件是什么,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劳动中获得所有重要和精神能量的指导。因此,人性的许多影响和欲望将会得到净化。所以,我没有失去任何东西,只是获得了。

所以我享受每个白天和夜晚。并写下来:尼古拉•特斯拉是一个快乐的人…第四个要求是用工作来调整身体的配合。

记者: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特斯拉:首先,调整和配合。人的身体是完美的机器。我知道自己的电路,什么对他有好处。几乎所有人吃的食物对我来说是有害和危险的。有时我会想,所有的厨师都在密谋对付我。

记者:无情。

特斯拉:对,血液的流动可以控制,在我们周围有许多流程。你为什么害怕年轻人?

记者:这是马克•吐温写的一个神秘陌生人的故事,精彩的撒旦之书。灵感来自与你。

特斯拉:“路西法”这个词更有魅力。吐温先生喜欢开玩笑,他像个孩子。我通过读他的书而被治疗过一次。后来我们见面并告诉他,他感动得哭了。我们成了好朋友,他经常来我的实验室。有一次他要求给他一台机器,通过振动激发一种幸福的感觉。这是我有时喜欢做的娱乐性发明之一。

我警告吐温先生不要在这些振动下停留。他没有听,待了比较长的时间。它结束时,他提着裤子像个火箭一样冲到某个房间。狼狈不堪的样子很滑稽,但我竭力保持住严肃。

但是,调整身体电路,除了食物,睡梦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耗时耗力的工作往往需要付出超常的努力,一个小时的睡眠之后,我会完全恢复。我获得了管理睡眠的能力,在我指定的时间里睡着,然后醒来。如果我在研究中碰到不明白的事情,会强迫自己在睡梦中思考它,从而找到一个解决方案。

马克·吐温在特斯拉实验室

特斯拉:调整的第五个条件是记忆。也许多大多数人来说,大脑只是掌握世界的知识和通过生活获得知识。我的大脑从事比记忆更重要的事情,它会在特定的时间选出所需要的东西。在我们的周围充满这些东西,我们曾经看到,听到,阅读和学习的一切,以光粒子的形式伴随着我们。对我来说,这些粒子是顺从而忠实的。

我最喜欢的一本书是歌德的《浮士德》,德语学生时代我学会用心来阅读,现在都能背诵。我把多年来的发明一直”记在脑子”里,那时我才意识到这些东西的存在。

记者:你经常提到视觉化的力量。

特斯拉:我可能要感谢视觉化为我发明的一切提供的帮助。我生命中的事件和我的发明在我眼前是真实的,每个事件或项目都能看见。在年轻时,因为不知道这是什么而害怕,但后来,我学会了把它当做一个特殊的天赋和礼物,发挥出这种力量。我培养它,并小心守护。同时也对我的大多数发明进行了视觉化修正,并用这个能力解决了复杂的数学方程式。由于这个礼物,我能在西藏得到高级喇嘛的称号。

我敢说,我的视觉和听觉比别人更强,更完美。我能听见一百五十里外的雷声,我能看见天空中别人看不见的颜色。在孩提时代就拥有这种扩大的视觉和听觉能力,后来我还自觉发展它。

记者:在年轻时,你得过好几次重病,它是一种疾病还是适应性的要求?

特斯拉:是的,它通常是由于疲惫或缺乏生命力,但往往也是净化头脑和身体里积累的毒素。人经常受点苦是必要的,大多数疾病的根源在于精神。因此精神也可以治愈大多数疾病。作为一个学生,我厌倦了霍乱肆虐的利卡地区。我被治愈是因为父亲终于同意我学习技术,这才是我要的生活。对我来说,幻觉不是一种疾病,而是心灵超越地球三维空间的能力。

我一生都拥有它们,我已经接受了它们,就像我们周围所有的其他现象一样。

有一次,小时候,我和叔叔一起沿着河边散步,说:”从水里会出现鳟鱼,我要扔石头,然后把它分割。”接着发生了什么事。叔叔惊恐万状哭着喊:”恳求撒旦吧!”他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在用拉丁语讲话…

在巴黎时,我看到母亲去世。在天空中,充满了光和音乐,漂浮着美妙的生物。其中一个有我母亲的特征,充满无限的爱地看着我。当视觉消失后,我知道我的母亲死了。

记者:什么是第七个调整,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这个知识就是如何把精神和重要的能量转变成我们想要的,并实现对所有感觉的控制。印度教把它称为:昆达里尼瑜伽。这些知识是可以学到的,因为他们需要经过许多年或者天生就拥有。我的大多数能力在出生时就获得了。它们与宇宙中最普遍的性能量有着密切联系。因为这是灵性的力量,所以女人是那种能量最大的窃贼。

我一直都知道并且提醒自己。自己创造了我想要的:一个高度智慧的灵性机器。

记者:第九个调整,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在每一天做好每一件事,任何时候,如果可能的话,不要忘了我们是谁,为什么我们在地球上。非凡的人会与疾病、贫穷或愚蠢伤害他们的社会做抗争。有误解和迫害等各种问题,国家是一个充满害虫的沼泽,直到工作结束前只留下无人认领的树叶。地球上有许多堕落天使。

记者:第十个适应是什么?

特斯拉:这是最重要的。由音乐家特斯拉作曲,他演奏了他的全部人生并享受它。

记者:特斯拉先生!这是否与你的发现和工作有关?难道这是一个游戏吗?

特斯拉:是的,亲爱的男孩。我很喜欢玩电!当听到那个偷火希腊人的故事时,我总是很沮丧。一个钉在悬崖上让老鹰啄食肝脏的可怕故事。难道宙斯没有足够的闪电,或者被一场激情损害了吗?有一些误解…

你可以发现闪电是最美丽的玩具。别忘了你在自己的文章里面强调的:尼古拉·特斯拉是第一个发现闪电的人。

记者:特斯拉先生,你刚才说的是天使和他们对地球的适应。

特斯拉:是吗?这是一样的。你可以这样写:他敢于承担印帝里、宙斯和庇隆的特权。想象一下这些神中的一员穿着黑色的晚礼服,戴着圆顶礼帽,带着白手套正在为纽约的城市精英们准备闪电、火灾和地震!

记者:读者喜欢我们幽默的文章。你刚刚的陈述让我困惑,你的发现对人民有巨大的好处,把它说成游戏,会让许多人皱眉头。

特斯拉:亲爱的史密斯先生,最大的烦恼是人们太严肃。如果他们不这样,他们会更快乐,活的更长寿。中国的谚语说:严肃缩短了寿命。明明只是参观了Tai Pe客栈却猜测他参观了故宫。但是文章的读者不会皱眉头,让我们回到他们认为重要的事情上去吧。

记者:他们很想听听你的哲学是什么。

特斯拉:你必须理解生命是是一种韵律。这韵律直接而包容。非常感恩它给我所有的知识。生命中的一切都与这个深沉而美妙的联系有关:人与恒星、阿米巴和太阳,心与无限世界的循环。这些关系是牢不可破的,但他们可以驯服和抚慰,开始在世界上创造崭新的不同关系,并且不违反旧的。

知识来自空间,我们的愿景是它完美的设定。我们有两只眼睛:世俗与灵性。让它变成一只眼睛。宇宙在它所有的表象中都是鲜活的,就像思维的动物。

石头是一种有思维和感知的生命,就像植物、野兽和人。一颗闪耀的恒星希望被人类发现,如果我们不是狂妄地自以为是,就会理解它的语言和信息。你的呼吸、视觉和听觉必须遵循宇宙的呼吸、视觉和听觉。

记者:记者:你说的这些,我觉得听起来像是佛经,禅语或是道教的Parazulzusa。

特斯拉:没错!这意味着人类本来就拥有普遍知识和真理。在我的感觉和经验中,宇宙只有一种物质和一种至高无上的能量,具有无限的生命表现。最好的事情就是发现一个秘密的天性,向其他人揭示。

一(One)是不能隐藏的,就在我们周围,但我们对它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如果我们把自己的情感系于他们,他们就会来到我们的身边。有很多苹果,但只有一个牛顿,只有他要求在他面前掉一个苹果。

记者:在谈话开始时,我曾想到一个问题。亲爱的特斯拉先生,你认为电是什么?

特斯拉:一切都是电。首先是光,无尽的源头指出了物质和散布的所有形态,代表宇宙和地球与它所有方面的生命。黑色是光的真面目,只是我们没有看到这一点。这是人类和其他生物的非凡恩典。它的粒子具有光、热、核、辐射、化学、机械和未知的能量。

它有让地球在它的轨道上运行的能力。这是真正的阿基米德杠杆。

记者:特斯拉先生,你太偏向电了。

特斯拉:我即是电。或者你也可以,我是人类形态的电。你也是电,史密斯先生,只是你没有意识到。

记者:所以,你有能力让一百万伏电压通过你的身体而衰减掉?

特斯拉:想象一下被花草攻击的园丁。这真是疯狂。人的身体和大脑都是由大量的能量构成的,在我体内有大部分的电能。人类的”我”和”灵魂”是来自每个人的不同能量。对于其他生物的本质,植物的”灵魂”、动物和矿物的”灵魂”也一样。

大脑的功能在死亡时会从光中显现。我年轻时的眼睛是黑色的,现在是蓝色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紧张的大脑变得更强,他们更接近白色。白色是天堂的颜色。一天早晨,透过我的窗户,我看到一只白鸽,我喂它。她想给我说一句话,她快要死了。光从她的眼睛里流射出来。我从来没有在任何生物的眼睛里看到像那只鸽子这么多的光。

记者:你们实验室的人员谈到,如果你生气或实验有风险时,会有闪光、火焰和闪电发生。

特斯拉:这是精神放电或是给你提醒和警告。光总是在我身边。你知道我是怎么发现旋转磁场和感应电机的吗?二十六岁的时候,我就出名了。在布达佩斯,一个夏天的傍晚,我和我朋友Sigetijem一起看日落。成千上万的火焰在千万种燃烧的颜色中转动。我想起了浮士德和他的诗歌,然后,就像在朦胧中,我看到了旋转磁场和感应电机。我看见他们在阳光下!

记者:酒店的服务生告诉我,在闪电时,你躲到自己的房间里在自言自语。

特斯拉:我是在和闪电与雷声交谈。

记者:用什么语言和它们交谈。特斯拉先生?

特斯拉:主要是我的母语。有词和音调,尤其是诗句,很适合它。

记者:如果你能解释一下,我们杂志的读者将非常感激。

特斯拉:声音不仅仅存在于雷电中,而是转化成亮度和颜色。一种能听到的颜色。语言是单词,读取声音和颜色。每一个雷电都不同,有他们的名字。我用我生命中那些亲近的人的名字,或我所敬仰的人的名字来称呼他们的一些。

在天空中的闪光和雷电居住着我的妈妈、姐姐、弟弟丹尼尔、诗人约万诺维奇·兹马伊和塞尔维亚历史上的其他人;名人伊莎比亚、以西结、莱昂纳多、贝多芬、戈雅、法拉第、普希金。熊熊的火焰在浅滩上留下印记并与电闪雷鸣缠绕一起,整夜不停的雨水与燃烧的树木和村庄共舞。

那种闪电和雷鸣是最明亮和最强大的,不会消失。他们回来了,我能在成千上万的雷电中认出他们。

记者:对于你来说,科学和诗歌是一样的吗?

特斯拉:就像一个人的两只眼睛。威廉·布莱克说,宇宙是从想象中诞生的,它维持的是,只要地球上有最后一个人,它就会存在。这是一个轮子,天文学家可以收集所有星系的恒星。创造的能量与光的能量是恒等的。

记者:对你来说,想象比生命本身更真实吗?

特斯拉:它孕育了生命。我教导自己;我学会了控制情绪、梦想和愿景。我一直很珍惜,因为我培养了自己的热情。我在狂喜中度过的一生,那是幸福的源泉。它帮助我在这些年来承担足够干上五辈子的工作。最好的工作是在晚上,因为和星光紧密联系。

记者:你说我像每个人一样,是光,这是在奉承我,但我承认我还是不理解。

特斯拉:为什么你需要理解,史密斯先生? 只要相信它。一切都是光。合一的光芒是国家的命运,每个国家的光芒都源自我所看到的太阳。请记住:在那里没有人会死,没有死亡。他们转化成光,因此仍然存在。秘密在于光粒子恢复其原来的状态。

记者:这是复活!

特斯拉:我更喜欢叫它:回到以前的能量。 基督和其他几个人知道这个秘密。 我正在寻找如何保存人类的能量。它是光的形式,有时像天堂垂下的光线。我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所有人的利益。 我相信我的发现使人们的生活更轻松,更惬意,并引导他们的灵性和道德。

记者:你认为时间可以被废止吗?

特斯拉:不完全是这样,因为能量的第一个特征是转化,就像道家所说的不断地变化。但可能利用的是这样一个事实:保留一个人尘世生活后的全部意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都存在着生命的能量,其中之一就是永生,来源于人的外在,那里等着他。

宇宙是灵性的,我们只知道一半的方法。宇宙比我们更道德,因为我们不知道他的本性以及如何协调我们的生活。我不是科学家,科学也许是找到问题答案的最方便的方法,这些总是困扰我的问题令我日夜焦虑。

记者:这些问题是什么?

特斯拉:你的眼睛怎么亮了!…我想知道的是:当太阳出来的时候,流星会怎样?星辰像尘埃或种子落在这个或其他世界中,像阳光散落在我们的头脑中,在许多生物的生命中将成为一个新的光而重生,或随着宇宙的呼吸分散到无穷的空间。

记者:但是,特斯拉先生,你认识到这是必然的,并且包含在世界宪法中。

特斯拉:当一个人开始振荡时,他的最高目标成为一个急速的流星,并试图捕捉到它,了解你被赋予的生命,因此得以拯救。星辰终究会被抓住!

记者:然后会发生什么?

特斯拉:创造者会笑着说:”只有你会追逐她,抓住她。”

记者:并不是所有这些都与宇宙的痛苦相反,在你的文章中经常提到它吗?什么是宇宙的痛苦?

特斯拉:不,因为我们在地球…这是一种疾病,绝大多数人不知道它的存在。所以,许多疾病、痛苦、邪恶、不幸、战争和所有一切使人类的生活变得荒谬和可怕。这种东西不能完全治愈,但我们的意识应使其不那么复杂和危险。每当我最亲爱的人之一受伤,我的身体就感到痛苦。这是因为我们的身体是由类似的材料构成,和我们的灵魂之间有牢不可破的联系。在这个星球的另一端,如果某个孩子或慷慨的人死了,有时会让我们涌起无法理解的悲伤。

整个宇宙在某个时期都在折磨着我们自己和彼此。恒星的消失和彗星的出现对我们的影响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因为地球上的生物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我们的感情和思想的花朵,因寂静而更加美丽。

这些真理我们必须学会才能治愈。补救措施是在我们的心中,找到平衡,在野兽之心中,我们称之为万物。

编译 | 马克兔文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