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揭海湾战争综合症真相 患者脑损伤超预期

 

转自全面揭露团队

 

1991年的海湾战争结束后,当年参加战斗的美英法等一些国家的士兵先后出现了多种身体不适症状,他们感觉肌肉疼痛、长期疲乏、失眠、丧失记忆、头晕、情绪低落、身体消瘦以及性功能减退等等,由于症状复杂、起因不明,这些症状后来被医学界统称为”海湾战争综合征”。


本文译自《新科学家》 

译者:赫娉

 

世纪90年代早期,17.5万名美国军人从第一次海湾战争中返回美国,其中不少人患上了神秘而可怕的”海湾战争综合症”。最近,美国科学家用脑成像技术揭开了”海湾战争综合症”的真相。

美国老兵从中东返回20多年了,他们一直饱受着海湾战争综合症的困扰,由于海湾战争综合症状模糊和复杂,美国政府一直没有正式承认它是一种合法化的疾病。日前在盐湖城举行的美国毒理学年会(Society of Toxicology)上,研究人员展现了一系列的有关海湾战争综合症的大脑图像。这些图像通过磁性共振扫描和脑电波测量完成。研究人员表示,这些图像毫不含糊地描述出了海湾战争综合症的真相。

美国达拉斯市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的罗伯特·哈利(Robert Haley )以及他所领导的研究小组,根据这些大脑图像已经确定出了三个分立的亚型,每个亚型具有不同的一套症状。新的扫描图像与这三种亚型的症状相联系,既清晰又有区别地反映出了这种疾病导致大脑出现一系列异常的特点。具有同一种亚型的海湾战争综合症病人,他们大脑中的变化也表现出相似的情况,但是与他们一同服役的同年龄段健康军人的脑部变化不同。少数退伍军人同时患上一个以上的综合症(多个亚型的结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大脑成像图显示:他们的大脑损害已经超越出单一亚型造成的损伤程度。

据参与到新成像研究的理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UT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的物理化学家里查德·布里格斯( Richard Briggs)介绍: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有17.5万名军人从第一次海湾战争中服完军役后返回美国,其中不少人患上了神秘而可怕的海湾战争综合症,他们为此而感到困扰和抱怨。他们的症状表现在精神错乱,注意力难以集中,突发性眩晕,情绪无法控制和波动剧烈,极度疲劳,身体麻木,或者持续性身体疼痛等等。

在美国国防部(DOD)和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提供研究资金的帮助下,哈利成立了一个由140名研究人员组成的研究团体。他们中的许多人直接与病人展开接触,其他一些人在动物身上进行生化和遗传研究,以确定出海湾战争综合症的潜在生物扰动性。但是,研究团体绝大多数科学家(约三分之二)都直接参与到了这项大脑成像的研究中。

对于这项研究取得的成果,布里格斯表示,”在过去两年中,我们对于海湾战争综合症的认识比我们此前15年认识的要多得多。”布里格斯说,最新出现的证据表明,海湾战争综合症可分为三个亚型,这三种不同类型的综合症与病人在服役吋暴露到至少三种不同的介质有关:沙林神经毒气、神经毒气解毒剂(溴化吡啶斯的明)以及用来对付沙蝇和其它有毒害虫的军用杀虫剂。

布里格斯说:我们的研究清楚地表明,海湾战争综合症病人和正常退伍军人的大脑情况不同,生理差异也不同。从新的扫描图像中,我们可以明显分辨出哪些是海湾战争综合症病人的图像,哪些是正常退伍军人的图像,而且可以区分出三种不同的亚型:海湾战争综合症1、海湾战争综合症2和海湾战争综合症3。

此次在大会上展示的大脑成像图涉及到57名海湾战争老兵,研究人员对这些照片进行了复杂的统计分析后发布了研究成果。照片涉及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扫描技术、脑电波记录以及其他磁共振工具等。一些测试还继承和发扬了老式的技术测试法。例如,大约12年前,哈利的研究组用磁共振光谱法(NMRS)的技术——也称为磁共振波谱分析(MRS),来研究海湾战争老兵大脑不同区域的化学成分。他们在在海湾战争综合症的病人中发现了生理异常现象。例如:活跃在大脑基底神经节(basal ganglia)中的两种化学物质的比率出现了波动。这两种化学物质为N-乙酰天冬氨酸盐(N-acetyl aspartate,简称 NAA,合成阿斯巴甜的主要物质之一和肌酸(Creatine)

 


左图为健康大脑在前臂受到热刺激时的反应,右图为海湾战争综合症2病人的反应。

布里格斯解释说:”基底神经节有点类似于在大脑内的交换系统,它处在左右脑半球之间进行大量沟通的区域,因为它跨越中脑区域,因此它参与到大脑决策、注意力和抑制的神经网络中,并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NAA是衡量健康神经细胞的一种生物标志,NAA减少意味着神经细胞出现不好的迹象。肌酸的浓度通常会保持不变,因为它是大脑活动的”燃料”。因此肌酸通常被当作一个内部标准来跟NAA作比对。他们发现,海湾战争综合症患者的左右基底神经节中的NAA/肌酸的比率都比正常人的比率要低10个百分点,这表明,有神经细胞出现了病变或者死亡。

布里格斯强调,哈利的研究小组在20世纪90年代末首次发表海湾战争综合症的NAA/肌酸的比率证据后,其它两个实验室的研究人员用磁共振光谱法证实了这一研究成果。最近,当其中的一个实验室在后续的研究中无法确认那些变化时,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的研究组开始怀疑,是否是在第一次进行开拓性的测试时犯了错误或是那些先前测试的海湾战争综合症病人在过去的10年来病情已经好转。 哈利说:”我们现在进行的新的后续磁共振波谱分析(MRS)测试结果显示最初的发现是正确的,那些士兵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好。”

哈利的团队在美国毒理学年会上公布的许多扫描照片依靠一种功能磁共振成像( fMRI )技术,这种技术在20世纪90年代尚未出现,因此,它提供了一套新的证据。 这项技术使研究人员在测试对象的大脑工作时能鉴定出哪些区域是积极活动的。哈利手下的多个中心小组设计了一系列的功能磁共振成像测试,要求他们观看战场上危险的镜头,或者给两个词让他们联想到一个主题,比如”沙漠”和”驼峰”可能会让其想起”骆驼”,或者通过学习单词来唤起回忆。哈利表示,在健康的退伍军人中,当他们思想在推断或者观看时,甚至在经历极端的温度时,大脑的适当部位被”点燃”了,但对于海湾战争综合症病人而言,由于他们的大脑受到损害,被”点燃”的是不同的部位。

在每项测试中,大脑受影响的区域也不同。例如涉及注意力和抑制作用的丘脑,海湾战争综合症2跟其他参照组的激活情况会表现出不同。毫无疑问,海湾战争综合症2的人丘脑有问题。研究人员在每项特别的任务中,分别找出了大脑区域的组合特点。这些组合特点在海湾战争综合症病人与正常人脑部中有很大差异。

哈利指出,透过大脑的血液流动也各不相同,这表明,大脑的功能在下降,但更重要的是,海湾战争综合症病人在服用一种抑制化学品损害的药物时,血流量会出现不可预知的不同变化。海湾战争综合症1的病人和健康退伍军人受到影响区域的脑部血流量会减少,但减少的程度不同,前者减少的幅度是后者的5倍。但当海湾战争综合症2和海湾战争综合症3的病人在服用这种药物时,受到影响区域的脑部血流量会急速增加。

其它一些测试则显示出了脑灰质(这里的神经执行无意识的运算和加工操作)和脑白质(执行有意识的推理活动)神经网络联接的完整性。对于海湾战争综合症2的病人(属于最严重的亚型),扫描图像表明,连接脑灰质和脑白质”线路”上的”绝缘鞘”出现了严重损伤。布里格斯说:”这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海湾战争综合症2与其他两个亚型综合征不同之处在于其’线路’是不完整的。”

布里格斯表示,这些图像反映出来的血流量揭示了海湾战争综合症的真相,使其不再神秘化,未来可以作为医生诊断的参考,为治疗海湾战争综合症打下基础。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