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眼镜看世界之《极度空间》

在某个未知的年代,人们的思维已经被异形生物控制,异形生物控制了政府机构通过电视信号传输一种催眠电波控制人们的看到的世界。主角无意间发现了一副眼镜,戴上这种眼镜,就会看到世界的真相,无论是新闻媒体还是报纸上的显示内容全变得不同了(主要是诸如和他们交配,占领他们之类的话),连街上的行人在戴上此眼睛后也有许多是以异形生物的形象出现,主角召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开始了大量制造这种眼镜以对异形生物…… 下面有视频可观看

故事讲述男主角随着失业大潮一期变成流浪汉,好不容易在工地落脚并结交好友,却意外发现一群被警察围剿的宗教人士很有可能发现了世界的真相:大部分人类都被外星人操控,他们掌控并洗脑着地球人来为他们牟取暴利。究竟是见好就收、还是还事实一个清白,一无所有的男主角用性命下了此生最大赌注。

《极度空间》整体就像是悲观主义物质主义的一场惨烈对决:一方坚持着政府阴谋论,认定人们的空虚和缺乏思考是被少数人有意洗脑为之,既想救世却也不知如何普渡;一方坚持着享乐至上、活在今朝,不惜一切出卖灵魂也要获得绝对的地位与财富。虽然两者的价值观分歧在于灵与肉,但人们却被塑造成单纯的两类人,即穷与富:穷人是积极工作热爱家庭关爱集体互帮互助的范例,以工人为典型;而富人们完全放任欲望的恶性,在任何交往中虚与委蛇唯利是图,以资本家为首。这两例人的生活方式在很多画面中比对鲜明,甚至达到了异形或人类叛徒基本上都是富人的比例巅峰,体现剧情需要的同时也展现了特定社会环境造成的社会局限性。

经过了七十年代美国经济滞涨带来的失业狂潮,消极情绪在社会上蔓延。而八十年代经济复苏后全球席卷了一股科技狂潮,里根甚至提出了星球大战计划。影片虽然诞生于八十年代末,以科幻色彩描绘末日,但展现的整体社会堕落景象不会远离现实,甚至有理可据,借机讽刺当局出卖人民、资产阶级鱼肉百姓、社会大众普遍麻木堕落之态。影片用科幻的方式暗喻电视和购物带来的惊人改变:普通民众用看电视逃避现实、中产阶级用购物平衡价值观、上层阶级从操控节目和价值观导向上引导并修整大众思想,然而这并非是异形洗脑的成果,这种现象至今存在,《极度空间》在这一点做到了够前卫。

但平民瞬间变英雄的商业化手段让影片在逻辑和过渡上略显苍白,尽管约翰·卡朋特想要通过热血的英雄主义凸显抗争这一主题,但主角光环闪耀的过于炽烈容易刺瞎观众的双眼:子弹永远打不到主角、主角千锤百炼不死、只是普通打工仔却身负高超格斗技巧、能操控整个星球的异形偏偏让这小子轻易捣毁信号发射器,还好最后命定的女主背叛了他成就了英雄最后的悲歌,不然影片真有可能从《反乌托邦格调》降到《平民大战异形》上来。

在男配角因不愿意看清真相而与男主角疯狂斗殴的片段里,其实达到了政府洗脑成功平民麻木恐于发现真相以及平民是间接助涨极权主义势力的帮凶这一石三鸟效果。结局导演仅仅以男主角的死来让社会看清了真相,但看清之后的疑问却留给了观众,自由的可贵和思想的独立是否足够被渴望以至于带领人类走上新的革命还是未知之数。习惯了服从和忍耐的人们要接受清醒就必然忍受剧痛,卡朋特在细节上也做的很出色。

唯一令我难以接受的是,男主角仅凭一副眼镜和零散的真相片段就可以在光天化日下大开杀戒不是太草率了吗,就像革命中往往数量最多的是是被激情和英雄主义冲昏头脑盲目跟从的人。有时候革命带来的未必都是福音,性中极恶恐怕也会随着正义的口号被释放出来,掩藏在发泄的阴影之下罢了。

影片色彩随着真相的揭露而转变为黑白与彩色的对决,被洗脑的世界尽管色彩斑斓却处处都是假象,而真实的世界只有反乌托邦式的绝望单调。异形虽然整体和人类相似却皮肉外露犹如行尸走肉,面目可憎不说且自私残忍。当暴动发生,代表异形身份的一方总是伴随着尖锐的红色背景,气氛愈加令人焦虑不堪。论细节和深度而言,本片绝对是盖过《怪形》的佳作。因为异形无处不在,异形就是我们。

链接地址1:http://v.pps.tv/play_33LY4Z.html

链接地址2: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cwODQyOTEzNg==.html?debug=flv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