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里•古德 | 黑暗联盟的恐惧模式- 2017.8.17

  • A+
所属分类:情报更新

科里•古德 | 黑暗联盟的恐惧模式- 2017.8.17

作者 / 科里·古德

时间 / 2017.08.17

黑暗联盟的恐惧模式,威胁我的家人,大卫·威尔科克的生命,以及法律困境

书面形式和电话的死亡威胁...有组织地勒索一百多万美元。破坏汽车的刹车系统企图实施暗杀。匿名打电话给儿童保护机构说我的孩子们正处于危险之中。一位内部人士Pete Peterson的所有财产被非法扣押并送往垃圾场——造成上百万美元的损失。全副武装的警察以保护罪犯之名,威胁对房主90天的监禁,限制他的活动范围在一英里之内。同时扣押了他的卡车,使他没有交通工具。

这听起来像是一部热门惊悚片的情节。我倒是希望是这样 - 但这就是我今天的生活。

我分享的信息,虽然许多人很难相信,但如果是真的将会彻底改变我们的社会。为什么这些事情会越来越严重,若不想让这些致命的攻击在我,我所爱的人以及那些支持我的人身上发生,我是否应该以某种方式彻底完蛋——就像那些批评家们不约而同的建议那样?

科里•古德 | 黑暗联盟的恐惧模式- 2017.8.17

JackSmith在大卫文章中挑衅式的评论

我目前在加利福尼亚州的McCloud,和全面揭露项目团队的一部分人在一起。我们其余的一部分人应该今晚才到。我们从德克萨斯的达拉斯穿过科罗拉多的博尔德地区进行了为期三周的长途跋涉,去看看出租的房子。然后我们开车到美丽的雪士达山地区去参加即将到来的月蚀公开会议。

我们开车穿过壮丽荒凉的大地,但是大部分时间是断网的。8月5日,我收到短信通知,大卫·威尔科克在他的神圣宇宙网站上发布了一篇文章。由于一直在驾驶我无法阅读这篇文章。我并没有意识到,大卫已经采取自我保护措施抵御从2017年开始一直持续针对他和我的严重攻击。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我注意到大卫给我发了几封电子邮件和Skype邮件。他描述了他这篇文章上发布之后,他的网站发生的"黑客攻击"。他说,有一个人声称自己就是对那篇文章发表攻击性和破坏性评论的黑客。这个人威胁说,如果大卫不做一个大型的、公开地"抛弃我"的声明 - 切断所有与我的个人和专业关系。他将要释放一个"数据转储",这会"毁掉我们两个"。(见上图)

大卫已经私下告诉我,他在7月3日与曾经很信任的内部人士通电话中也受到类似的威胁。在这两起威胁中都使用了同样的短语。这表明JackSmith的短信与大卫接到的电话威胁有关系。这位曾经可信的内部人士告诉大卫,有一个重要的运动正在进行中,叫做"带科里·古德去屠宰场"。

大卫被告知,如果他公开抛弃我的话,他的事业将不会受到影响。他还被告知,如果他这样做,他将获得快速的职业和财富方面的增长。这件事让大卫非常震惊,因为多年来他已经和这个人建立了友好的关系。

这名内部人士说,我所发布的关于南极洲军工复合体研究和开发基地的信息必须被抹黑。在这些地点进行的研发工作据说是地球上最高的安全许可和最敏感的领域。

它还很清楚地传达了失落的南极洲古代文明不仅是可以接受的报道,而且是受到高度鼓励的。

8月8日,星期二,就在大卫的文章上线三天后,我在我的个人收件箱里发现了一封奇怪的邮件。在这封邮件中,发信人自称为"JackSmith"。从这一点来看,每个人都知道他就是所谓的大卫网站的黑客。

科里•古德 | 黑暗联盟的恐惧模式- 2017.8.17科里•古德 | 黑暗联盟的恐惧模式- 2017.8.17

JackSmith发给科里的电邮

他现在声称,他想作为一个告密者出面全面揭露他参与攻击我们行动背后所代表的一个强大团体。这个团体显然就是我们所称的阴谋集团。他说分享这些信息对他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他希望我们签署一份保密协议(NDA)以保护他。

在我们签约之前,他甚至不会透露自己的身份,但他说,一旦我们这样做了,我们一定会对他家族的显赫地位感到非常惊讶。他还说,他希望我们以后做点什么来回报他。他没有说明要我们做什么广告。当然,这是一种敲诈勒索。他一直在不断地找我们的麻烦,威胁我们说会继续下去,并说除非我们付钱给他,否则我们不会知道他下一步会干什么。

我已经把完整的电子邮件进行了保存,除了修改了一些姓名和个人信息部分。对于那些想调查这些问题合法性的研究人员来说,完整的电子邮件是很有用的。

我检查了电子邮件"主机头"的IP地址信息,这可以向我提供这个人从哪里向我发送这个电子邮件的信息。很明显,他们使用了一个虚拟专用网络地址来隐藏他们的位置。对声称自己负责黑客网站的人来说,并非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

我怀疑地回复了电子邮件,要求他提供更多的信息。我很快收到了回复,说他们是这个组织的一部分,一直在从事煽动飞碟学界内部纷争的工作。这个团队声称从年初以来就开始对我进行集中攻击。

今年初,我在更新中和《揭露宇宙》中就已经通报,我提到了我们社区将会面临一次重大运动的简要说明。其目标是为了诋毁那些准备在公开场合揭示秘密太空计划的人。有人告诉我说,我们都将遭受一场非常有组织并令人信服的猛烈攻击。果然,它确实在"与沙漠接触"会议之后立即启动了,并包括后来在MUFO研讨会"秘密太空计划案例"上的定点攻击。

我和我的团队在瓦解攻击。事实上,我们最终比以前更专注于彼此的使命了。看来这个团体不仅低估了我的团队成员,而且还把他们大部分的攻击都归因于两年前我的个人声誉。任何认识我的人或定期观看《揭露宇宙》信息的人都明白,我现在与那时相比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我们惊奇地发现,一旦这些有组织的、高度负面的攻击变得越发明显,就会吸引大量的人走近我们并与他们合作。我们已经收到了最近的协调诽谤运动牺牲品的道歉-那些准备原谅、忘记和团结的人。

我把电子邮件链接发给大卫,询问他的意见。与此同时,我还等着从JackSmith那里听到他的说法属实的证据。他还曾讨论过一项在飞碟学界发动内斗协调一致行动的计划。他还分析了在社交媒体中使用水军账号来煽动其他人参与这些攻击,却没有意识到他们是如何被组织操纵的。

JackSmith转发给我一份他发送给一位著名研究员的邮件。我已经从我的消息来源看到了这封确切的电子邮件,但没有公开过,所以我知道这是真的。这位曾经入侵大卫网站的人现在要求我们签署保密协议,然后再分享任何进一步的信息。

科里•古德 | 黑暗联盟的恐惧模式- 2017.8.17

JackSmith与科里进行要价的对话

除此之外,Jordan Sather的'破坏性幻觉'在沙漠接触会议之后立即收到直接威胁性质的电子邮件。这封电子邮件是从Jack Smith的第二封邮件中提到的相同电邮地址发送的。

科里•古德 | 黑暗联盟的恐惧模式- 2017.8.17

Sather收到的威胁信息与科里收到的地址一致

大卫在合同方面有许多经验,他很快发现了许多在保密协议中增加的陷阱。这个人想把数据作为"机密信息"传递给我们,然后泄露给公众。他还希望有一个法律保证,即在他认可通过的情况下,他可以随时撤回这个信息。如你所知,一旦信息出现在网上,几乎不可能把它撤回。

我们必须同意在丹麦法院接受裁决,同意如果我们不能删除信息,必须支付每人一百万美元的罚金(每人90万欧元)。他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拥有一个网站转载这些信息,然后拒绝把信息撤下来。由于他的黑客技巧的复杂性, 我们永远无法证明那就是他。

第八条指出,如果我们不能删除这些信息,即使90万欧元也不能满足他的要求。这将迫使我们同意给这个人的赔偿很可能是"没有上限"的。可以延伸到我们的财产和超出90万欧元以外我们所拥有的一切,使我们在以后的一生中陷入累累负债和严重的贫困之中。

此外,保密协议的第五条说,他通过"自动"程序从我们这里获得的任何数据都不受保密协议的法律保护。这里是大卫通过Skype告诉我的文本:

保密协议PDF下载地址(略)

17.8.10下午1:29:27

大卫·威尔科克:好,第5条可以解释为,如果他在Skype上与我们谈话,并有一个"自动电子转录系统"记录我们的谈话(像他这样的人会有),它"不被认为是违反协议条款的。"

这意味着他可以记录我们,并公开它,这也不会违反保密协议。

第7条意味着他甚至不能保证信息是正确的。他完全可以知道这是假的,第7条完全授权他向我们提供假情报。

古德:这两条告诉我们,他可以使用一个自动语音录音器录下他与我们的任何谈话,并泄露在网上造成进一步的损害。他也可以清楚地知道,他对我们所说的一切都在撒谎,然后我们无法用法律追索权来保护自己。而保密协议的其余部分以及所有特别的处罚,却仍然是有效的。

这只是我们在这份文件中找到的所有复杂陷阱中的一个。在保密协议中用红笔列出的太多了。我也张贴了保密协议,任何有兴趣的人都可以查看。大卫看完整个文件之后的感想对此作了很好的总结:

17.8.10,1:42:47

大卫·威尔科克:这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可笑的事情,来自一个法律文件。

假如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律师,他会笑得喘不过气来,我得让他冷静下来,然后才能对我说"滚!"

17.8.10, 1:43:45

科里·古德:那么,我们该怎么办?

17.8.10, 1:48:01

大卫·威尔科克:好吧,让我们这样说吧,不管谁写这封信,都在祈祷我们是极其愚蠢的。这就像有人要我们把枪放在脑门上进行俄国轮盘赌,他知道每个弹仓里都有子弹,并说"你先来"。有人会签署这份协议的唯一方式是他们没有读懂或理解他们所阅读的东西。

由于保密协议的限制性太强,我们拒绝了JackSmith的报价。我们已经从背叛这个黑暗联盟的其他人那里得到了大多数相同的信息。我们已经证实,这些人都是代表罗斯柴尔德家族工作的特工,一直在跟随着飞碟社区中少数容易被操纵的人。

我们一直在收集这方面的信息,并将其归纳到"我们知道在一场诉讼中不能使用的有用情报"中,这些人之间的协调行动能力是惊人的。有趣的是,大多数被骗参与这次虚假宣传的人都是自发的,没有任何幕后操纵者的指导。

我们听到有传言说,新阶段的攻击将比前几轮更恶毒。在这些谣言攻击之前,我们开始尽可能多地缓存这些情报,这样我们就可以有一个有效的保护措施。

大卫在他最新的一篇文章中并没有否定我,他当时的目标非常具有攻击性。这始于反对大卫网站的那位JackSmith的伎俩,用攻击性的言论对他进行评论并投票否决一切,用黑客攻击他的Facebook的按钮,然后用威胁性的音频创建一个可怕的病毒警告,并在他的订阅用户收到的自动回复电邮中骇入他的链接形成同样可怕的攻击。

科里•古德 | 黑暗联盟的恐惧模式- 2017.8.17

此外,大卫每天收到几十条评论,其中就有恶意链接。如果他的版主不小心发布其中任何一个,他的网站就会被谷歌立即封杀,就像过去一年间发生过三次的那样。这已经导致大卫不得不完全取消他的整个论坛的档案,这些档案中几千个帖子和链接可以追溯到1999年。

科里•古德 | 黑暗联盟的恐惧模式- 2017.8.17

就在我们拒绝JackSmith的提议两天之后,8月11日星期五,大卫的汽车出现了一个非常可疑的故障-刹车失灵。很快,他的车在潘加山脉下发动机主缸熄火了。刹车踏板笔直地踩到底,没有任何抓地力。但这辆车居然能够驾驶到圣莫尼卡当地的修理车行。

看到大卫私信关于他在加利福尼亚的潘加山脉刹车失灵的事情之后我深感震惊,因为当时我也在旅行。

然后第二天早上,8月12日星期六,我在清晨六点手机接到电话。我很快就接听了,因为我的家人和我一起睡在汽车旅馆的房间里。我们已经在太平洋时区,所以德克萨斯州的电话来得很早。

这是一个女人,自称是德克萨斯科林县的儿童保护服务人员。然后,她开始告诉我,他们对我是一名邪教领袖的抱怨要作出回应,他们被告知,我的孩子在我的监护之下处于危险之中...我完全措手不及,我简直不敢相信这项行动竟然跟踪了这么远的路。无论是谁这么做,他们似乎觉得自己完全不会受到任何犯重罪后果的影响。

我现在正在联系CPS,以找出我可以提交的那些证明我无罪的确凿证据。一些参与了这些有组织攻击的人向我发送了这一攻击计划的确凿证据。

大卫从我这里得到这些信息也非常震惊。在他自己的生活和他所关心的那些人的生命受到威胁,在我的家人正面临彻底毁灭的威胁之后,他不得不站起来。大卫开始马不停蹄地写一篇全面的、三部分的文章来揭露整个运动的过程。他在2017年8月14日星期一的晚上终于发布了它。

现在大卫带回的消息说,他在2017年7月3日受到一位可靠的内部人士的威胁。内部人士在这次谈话中已经确定了黑暗联盟的所有主要参与者,其中包括三个非常公开的关键人物。他说,他们是被雇佣来做这个的,并且行动是由罗斯柴尔德资助的。大卫有完整的谈话录音,除非在公开审判中被法律强制,否则他不会公开它。因为他永远不会心甘情愿地背叛他的任何内部人士。

这名内部人士还承认,他直接向黑暗联盟的人传递第一手信息。其中包括南极洲古代遗址的具体细节,这后来也变成了独家视频。大卫被告知,如果他按计划行事,他可以得到钱,并成为一名更著名的公众人物--有可能像Alex Jones一样伟大。

在他的文章中,大卫指出了JackSmith在他的评论部分所写的书面威胁与他在一个月前收到的未公开的威胁完全相同。这更加令他确信,这是一场大规模的协调情报运动的一部分。

就在大卫发布这三部分的揭露之后的第二天,Pete Peterson遭受到一生中最毁灭性的打击。Pete拥有的每一件东西现在都被偷走了,包括他以前的家。这发生在Pete出现在《揭露宇宙》中分享个人的丰富证词的两周之后,他的证词支持了我一直在说的秘密太空计划,外星基地,天龙人爬虫人ET,南极洲发现的古代母舰等等。

科里•古德 | 黑暗联盟的恐惧模式- 2017.8.17

星期二下午6:14分,Pete打电话给大卫说,他所有的一切都被扔进了垃圾站。他的房子被全副武装的警察包围。价值上百万美元的贵重物品被没收,他的房子被清空了。一名警官告诉上前询问的邻居,他们已经在当地的垃圾场里挖了一条沟渠,准备一辆履带式的推土机将所有的东西都推倒并碾碎,然后埋在一个土堆下。

Pete被告知,在这段时间内他不能走出他家的一英里范围之外,否则将被逮捕并监禁至少90天。Pete希望大卫拥有这些东西,以此来帮助他保持财务上的偿付能力。在过去的六个月里,Pete也受到了许多极具侵略性的死亡威胁。

法官已将所有先前的法律通知发送到Pete的当前地址。而且,关于这桩大规模财产扣押的通知也送到Pete在十八年内没有住过的加利福尼亚一个前地址。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要求,你的物品被转移到仓库中。你必须给他们一段时间来找回一些物品,只要你支付搬迁和运输的费用。大卫完全准备好给Pete任何他需要的东西来找回这些物品。

但是法官同时还下令扣押了Pete用作'盗窃'的卡车。这使得他在行动开始之后没有交通工具。法官给出Pete用卡车盗窃的理由是,他无法预料Pete如何试图保护自己不受这些行为的侵犯。他希望Pete能接受正在做的事情, 而不是提出各种动议来挑战这些行动的合法性。

现在是Pete的物品被扔进垃圾场的第二天。这里面有些材料是高度机密和敏感的。预计整个行动将在明天完成。在这一点上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关于Pete的房子的纠纷从2009年就开始了, 当时他站出来为卡米洛特工程举报之后便失去了他的安全许可和政府的养老金。这件事花了八年的时间才到头。

这些事情绝不可能是不相关的。现在发生在Pete身上的事情与大卫的电话威胁中暗示"被带到屠宰场"的隐喻观念是一致的。这表明黑暗联盟,无论是谁给他们提供金钱和情报都会变得无比绝望。今晚大卫将于Jimmy Church一起出现在'消逝在黑夜'节目中,讨论这些威胁以及它对UFO社区中的所有人意味着什么。

科里•古德 | 黑暗联盟的恐惧模式- 2017.8.17

"JackSmith"邮件

现在,事情已经升级到如此极端的地步,我决定发布第一批"JackSmith"邮件。这会给UFO学界一个后退一步的机会,来评估所发生的事情。我们都需要决定是否允许自己再次被操纵。

我们已经研究了JackSmith的真实身份。此人还负责向一个联合国非政府组织提交虚假申述,把一些团体归类为"邪教"。由于蓝鸟人的信息,他想公开谴责我为"邪教教主"。现在,儿童保护服务者声称这对我很不利,很显然,这份联合国的文件目的是为了把我的孩子从我身边带走所提供的担保。

我们希望, 随着这新一轮攻击的展开,我们可以丢弃越来越多收到的信息。这将使得攻击来源更为明显。我们也希望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发生的事情,他们会意识到他们受到了大规模的心理操纵。我们都需要回到团结的帐篷中,以获得一些共同的宽恕和理解。

你将会看到更多的文章和视频,它们会透露更多的罗斯柴尔德试图挑起飞碟学界内斗的信息。当我们分享更多这些令人不快的信息时,我希望我们能够意识到,那些攻击我们的人本身就是受害者。

有一些人被操纵跳上攻击的风口浪尖或者被某些有说服力的演示所触发,诬称我们团队的人为"魔鬼"或"纳粹"。他们在很多方面做出了错误的声明,对我们提出了虚假的指控。

这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一旦我们成功地揭露并破坏了他们的计划,阴谋集团甚至不惜用死亡威胁来背叛人民。黑暗联盟中的关键角色完全有可能失去他们的生命。因此, 请允许我明确指出, 无论是我, 还是大卫威尔科克, 还是任何被这个团体攻击过的人都没有权力去赞同,对加害我们的人实施酷刑或谋杀。我们只是想让他们站起来,找回他们自己的个人生活。

如果这些人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将是阴谋集团推行其卑鄙伎俩的一个信号。我们坚决不支持对这些人采取的任何此类暴力行动,如果沿着这些路线发生任何事情,我们将非常悲痛。

我们推测, 黑暗联盟的一些成员可能正受到讹诈或其他形式的极端胁迫, 来做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他们可能会继续下去, 只是因为他们觉得如果他们试图停止, 情况会更糟。我们已经对被用来敲诈他们的信息的内容有了一些了解, 而且确实非常黑暗。

如果我们给予彼此谅解和宽恕,我们就能团结起来,把精力集中在社会行动项目上。我们的目标是向公众宣传被压制技术的存在,并提高公众对这些议题的兴趣程度。

我也刚刚披露了一条重要的简报,关于大规模逮捕阴谋集团恋童癖者。通报指出,他们渗透到欧盟和美国政府的所有层级,直到地方司法机构、警察局和邮局。我们和Pete一起看到的只是一个例子,表明这是如何发生的。

除了联盟采取军事行动之外,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阴谋集团控制的大众媒体无疑会试图把这种行动描述成一种邪恶的革命行为。

大卫被敦促尽快发布这则情报。他的刹车系统受到攻击发生仅两天之后,这份简报已经传递给他,即将发布。

加入我们全面揭露网站基层组织的工作,要求全面披露所有被压制的科技。我们还打算揭露为了防止这类技术释放而犯下的危害人类罪行。

是时候让我们重新站起来,并意识到我们就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的救世主。

我们就是联盟,你就是揭露。

科里·古德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