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人的农药:连母亲喂养的乳汁也含有农药!

  • A+
所属分类:环境健康

3O有机农业

正文

原标题:除了《摔跤吧!爸爸》,他还拍了《害人的农药》!

除了拍摄电影,被誉为"印度良心"的演员阿米尔·汗还参与制作并主持了一档电视节目——《真相访谈》,该节目直面印度社会的残酷面和黑暗面,比如杀女婴、种姓制度、医疗失当、儿童性侵等问题,在印度引起了巨大反响,共有六亿观众收看了该节目,并促成了印度的儿童保护法案。在第一季第八期节目《害人的农药》中,阿米尔·汗就农药问题对话医生、生物学家、环境学家以及有机农业生产者。为了让观众对所讨论的问题有更深入、更直观的认识,阿米尔·汗和他的团队奔赴印度各地进行采访、调查,获取数据、照片和影像资料,以纪录片的方式揭露了农药的使用给印度农民、儿童以及环境造成的巨大伤害,将真相明明白白地放在每一个印度人面前。

害人的农药:连母亲喂养的乳汁也含有农药!

而这些伤害和真相在我国也同样存在。事实上,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农药生产国,共生产1000多种农药。我国每年农药用量337万吨,分摊到13亿人身上,就是每个人2.59公斤!如果我们不想吃有毒的蔬菜、水果,接受真相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该怎么做?《害人的农药》将告诉你答案。

视频:《害人的农药》中英文字幕版


注意流量,请连接WIFI观看!

正文

不论是料理家务的主妇、喜欢烹饪的丈夫,还是从事餐饮行业的人,都是和提供食物相关的典型群体。当我们在照顾家人的健康,为顾客提供食物,或者外出就餐的时候,都会关心食物的新鲜程度、营养价值等等,然而营养从哪里来,如果营养的源头出了问题,会对我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农药问题的严重性

全世界都认为母乳对孩子是最安全的,然而印度理工学院的研究员拉什米·桑吉博士,曾针对母乳做了一项非常重要的研究。她从几个母亲那里取样并进行检测,结果令人非常震惊,母乳中硫丹的含量在限值的800%以上,毒死蜱的含量也在限值的400%以上,这大大超过了规定标准(硫丹和毒死蜱是农药的名称。硫丹是有机化合物,对眼和上呼吸道有一过性刺激作用,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损害,主要用作农用杀虫剂。毒死蜱也叫氯吡硫磷,属中等杀虫剂,对眼睛有轻度刺激,对皮肤也有明显刺激,长时间接触会产生灼伤)。而农药之所以出现在母乳中,是因为大部分食物有农药残留。

"Pesticide"是一个英语词汇,按词源解释的意思是杀害虫和寄生虫的药物。我们称其为药物,实际上是杀虫的毒药。这些"药物"没为虫子治病,反而把它们杀死了。了解它们不是"药物"而是"毒药"这一点至关重要。

斯里·高帕尔·卡布拉博士曾在杀虫剂对人体健康危害这方面做过深入研究。他在各地的妇科门诊开展调查,研究对象是婴儿先天缺陷的发生率,发现了很多无脑儿的案例,颅盖骨缺失,脑髓外露。这和农药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叶酸是一种维生素。造成无脑儿的原因是缺乏叶酸。为什么产妇会缺少叶酸呢?原因是一些杀虫剂会抑制叶酸的作用,环境中的杀虫剂影响到了产妇。每年在整个拉贾斯坦邦大约有5000个无脑儿降生。此外,旁遮普邦还有一项研究表明先天的生殖障碍也有很高的发生率,比如生殖器官缺陷,输尿管发育不完全,有的婴儿先天肛门缺失,而这些和致畸的杀虫剂被广泛使用密切相关。

危害还不止于此,印度的喀拉拉邦被誉为是"神之国度",喀拉拉邦政府在卡萨古德(喀拉拉邦的一个城镇)肥沃的土壤上种下了腰果树。为了防虫害,从1976年起,硫丹被广泛应用于腰果树种植。卡萨古德方圆一万五千英亩的土地都由直升机喷洒农药,25年间,农药如雨水般洒下"神之国度",几万升硫丹渗入土壤,也流入了人们的血管中,使人们生不如死。农药已经摧残了五千多人的健康。

害人的农药:连母亲喂养的乳汁也含有农药!

受农药伤害的儿童

可怕的死亡场景在这里一幕幕上演,莫汉·库玛尔医生是这场灾难的见证者,30年来,他一直在卡萨古德的一个小村庄里为农药的受害者提供治疗。他刚到卡萨古德工作时就注意到了这些患者。他发现在大多数家庭中,都存在各种疾病,包括癌症、神经紊乱、脑瘫、精神问题、癫痫和畸形的患者,还有就是流产,有的患者甚至有十次流产的经历,这是非常不正常的。在这么小、这么有限的一个区域有大量的病人,然而镇子里没有工厂,没有空气污染,没有任何其他污染物,他很奇怪问题究竟在哪儿。那时他不知道,硫丹就是罪魁祸首。后来他发现,从1976年一直到2000年的25年间,该地区一直不计后果地喷洒农药。一些科学家计算过,有220万升农药洒在了1500英亩的土地上。除了伤害人类健康,农药也影响到了动物,鸟类、爬行动物、青蛙、鱼类,这个地方什么动物都没有。

然而当库玛尔医生意识到这些灾难是农药喷洒造成的,并站出来反对政府继续喷洒农药时,政府出动警察来殴打他,幸运的是,村民得知有人要打他们的医生,10分钟内来了好几百人救库玛尔医生。最后,库玛尔医生的呼吁奏效了,政府于2000年在当地停止了喷洒农药,之后动物又开始出现了,环境改善了很多,畸形和流产率也大幅下降。

农民为什么不吃自己种的东西

马哈拉施特拉邦(位于印度中部,首府是孟买,是印度的主要经济和文化中心之一)西克县的葡萄享誉全国。新鲜多汁的葡萄令人垂涎欲滴,但种葡萄的农民却不会吃这些葡萄。

受访农民瑞豪·巴哈瓦说:

六年前,我得了口腔溃疡,那时正是葡萄成熟的季节,我每天都吃葡萄。在葡萄园里,我们喷洒化学药品。后来我不吃葡萄,也没吃药,溃疡就好了。如果不用杀虫剂,虫子就会咬葡萄,留下黑点。买主们看到葡萄上有黑点就会压价,我们就会赔钱。品质方面,杀虫剂只是改善了葡萄的卖相,农药的渗入使葡萄的营养流失了。但为了赚钱,还是会这样做。我们自己吃的菜种在另一块地里,从不洒农药。

农药店主拉吉普特说:

农民们从我这里买的药物是为杀虫的,这其实是慢性中毒。为了健康,我在自己的田里从不用农药。

农民德赛说:

一块农田是纯有机的,只是我自家用。另一块农田我会用化学药品,是为了挣钱。装农药的桶一整年都散发着化学药剂的味道,一个塑料桶尚且如此,更别说是人了。我自己家吃的东西从来不上农药,在下雨前,我就都将它们收获了,留给家人和朋友,其余的就投入市场卖掉。在这个年代,卖相就是一切,挑什么东西你都会挑好看的,你不会看里面怎么样。为了更高的利润,没有人会考虑这东西会不会害死人。

受访的农民只是冰山一角,印度有数十万农民都是这样做的,农业可持续发展联盟的成员卡维塔·库鲁甘缇认为受指责的不应该是农民,因为他们承受很大的压力,他们想养家糊口。而且并非农民研制出的农药,而是另有其人,是这些人告诉农民,要是不用农药,产量就不会提高。

99%的农药无存在必要

印度政府有一个项目专门监控杀虫剂使用情况。2001年,他们发现61%的样本受到污染,11%的样本污染浓度超过国家规定标准。在成立了一个议会联合委员会后,这项数据下降了,只有2%的样本污染浓度超过法定标准。但在2003年,印度主要的农业研究机构之一印度农业研究所的研究报告显示,所有的样本都受到污染,但最重要的是,我们每天都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杀虫剂,都在我们买的食物当中。

德里的科学与环境中心曾对残留毒素的影响做过评估。如果每天摄入的残留毒素在规定标准内,对人体安不安全呢?他们发现人的日常饮食,有一个忍耐极限,一个可接受的日摄取量,而目前人均毒素含量却是这个限值的4到5倍。也就是说,即便食物中的残留毒素符合规定标准,就算我们吃的食物只含有微量杀虫剂,我们每天摄入的毒素的总量是限值的4倍。这应该引起我们极大的关注。

事实上,现在使用农药量的1%就足以消灭害虫,而其余99%污染了环境、土壤、水源、大气,还有食物和身体健康。没有人能保证这99%的农药没有危害。

农药从何而来?

旁遮普邦的扎尔奈尔·辛格见证了绿色革命带来的巨大影响。

害人的农药:连母亲喂养的乳汁也含有农药!

绿色革命后,农民大量使用农药和化学制品

在1965还是1970年以前,我们一直实行有机耕作,从没引起任何疾病。后来绿色革命带来了农药和喷雾剂。大桶大桶的农药,有20升的、40升的,一大车一大车地运了过来,大量地喷洒这些毒药令人非常担心。我的潜意识告诉我,这会毒死人的,没人能逃脱。照这样喷在农作物上只会造成危害,可没人意识到,这会对土地、牛奶、家畜造成什么影响。为什么动物接连死掉?这些毒药破坏了环境,破坏了农田,毒害全国的人们。现在成群成群的人们像赶集一样到医院求诊。我告诉你,在我的村子,已经有四五十人死于癌症了。还需要什么更好的证明吗?看!我不是科学家,我只是个普通的农民,但我看到这破坏正在肆虐,罪魁祸首就是杀虫剂和化学制品。

不使用化肥和农药,我们就会挨饿?

2011年印度在生产上打破的两项世界纪录都来自比哈尔邦,一项是番茄,其亩产量打破了世界纪录,另一项是水稻,其亩产量超过了中国,这两项都是有机耕种的。

对农药使用一直有两种看法:一种是农药没有危害,而且不用农药我们的产量会下降;一种认为即使不用农药也能高产,而且农药使用会损害农民和消费者的健康。拉贾斯坦邦的胡库姆昌德是一位有机农业实践者,他给大家来了一个现身说法:他从事有机农业八年,第一年产量下降了10%,后来产量回升了,现在还在提高。他认为像人一样,土地也具有生命力,只要生命力顽强,任何人都无法击败人体,破坏土壤,没有疾病会侵蚀我们的健康。而生命力由微量营养物质提供,使用农药会损坏这些营养物质,有机耕作则可以令它们再生。

害人的农药:连母亲喂养的乳汁也含有农药!

范达娜·席娃博士与阿米尔·汗对谈

长期致力于农业问题研究的范达娜·席娃博士认为这种"没有绿色革命、没有农药,我们就吃不上饭"的说法,完全就是谎言。现如今,印度进口越来越多的农产品,70%的基本油料和豆类都要依赖进口。由于绿色革命,豆类几乎绝迹;因为单一栽培,食用油供不应求;无论是小麦、水稻还是棉花,你只能种一种农作物。在旁遮普邦,已看不到其他种类的农作物了。

范达娜·席娃指出,众人拾柴火焰高,对植物来说也是一样,如果既种豆类又种小麦,豆类会无偿地为小麦提供氮元素。豆类可以将空气中的氮凝结在土壤中,根本用不着尿素。混合耕种,我们称它为"无毒多样有机农业",因为大自然赐予了生物多样性。还有一个告诫,杀虫剂是一种疾病。一旦你进入了杀虫剂的恶行循环,杀虫剂的用量会呈指数级增长,那时你只能将错就错,因为生物的自然秩序遭到了破坏,你破坏了生物链中害虫的这一环。杀虫剂渗入了每个细胞中,你或许觉得削掉苹果皮就安全了,但杀虫剂已经在细胞中了。这些危害是农药造成的,而我们却把它们当做药品卖给农民——喷多点,这是好东西,喷得越多越好。你用得越多,收成就越好。想想医生开药方的时候跟我们怎么说的——别弄错剂量,按时服药,但对毒药来说就无所谓了!他们鼓励农民多喷农药,鼓励你多吃。大量使用农药的另一个后果就是已经有25万农民选择自杀,他们因为购买种子和农药而负债累累。

农药公司的阴谋

节目还邀请了印度最大的农药公司"联合磷业(United Phosphorous)"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史洛夫,该公司每年的营业额高达800亿卢比(约85亿人民币)。虽然史洛夫先生在节目里承认农药的确就是毒药,但仍然强调农药是安全的,不会对人类和环境造成伤害,甚至说出喷洒农药对农民的身体健康有益,而有机蔬菜不能吃等言论。在节目现场他被频频打脸。

害人的农药:连母亲喂养的乳汁也含有农药!

首先是一个卖农用产品的商户苏仁德·马什的里的"爆料":"久效磷(一种高效内吸性有机磷杀虫剂)的剂量应该是40克溶剂20升水,但厂商首先隐瞒剂量,他们建议用60克到70克,经销商就建议用100克,买农药的人心想100克有什么用,我得用150克,他的雇工最后就用了200克而不是40克,过量使用就用了这么多。厂商非常急功急利,他们说,再卖20升,我就给你一台微波炉,卖1000升就可以免费去俄国旅游。"

接下来的一幕更为讽刺,史洛夫被现场观众揭发出来,印度是最大的有机棉生产国家,其中种植和生产最多有机棉的公司——阿格鲁塞尔就是史洛夫家族的,是他弟弟的公司。

史洛夫先生只能尴尬地笑笑,无言以对。

良药替代"农药"

各地农民都在垂死的边缘挣扎,没有什么解决方法吗?我们能不使用有毒农药来耕作吗?没有农药,我们能防虫害吗?答案是肯定的。

"无农药管理",简称NPM(non-pesticide management),是一项非常安全的紧急防虫措施,利用雌成虫分泌的信息素制成害虫信息素诱捕器,雄成虫就会被气味吸引过来,困在网内;另一种是黄色诱捕器,昆虫误以为是水果,落在上面被胶水黏住。各种各样类似的无农药管理满足了人们的要求,且安全无害。这些简单经济的方法引进到了安德拉邦,全都归功于一位农业科学家——拉曼扎内于鲁博士,他发现害虫种群数量增长是因为农药用量越来越大,这是一个逆向的过程。昆虫有两种,一种吃素,它们以绿色植物为生,另一种是食肉的,它们只吃其他昆虫,只要荤食昆虫存在,我们就不用害怕素食昆虫,但农药喷洒把它们全都消灭了,连荤食昆虫也消灭了,于是害虫的数量就增长了。也就是说我们把帮手都杀了。因而在重复使用农药的过程中,我们建立了一个自然选择的循环,农药用在哪里,哪里的害虫问题就会加重,所以问题不在虫子,问题在农药。

农药和化肥确实大大提高了成本,拉曼扎内于鲁博士做了一项有关如何控制害虫的调查。据他介绍,每种害虫有不同特征。下雨时,你会看到昆虫簇拥在路灯下,因为昆虫具有趋光性;我们可以设一个诱虫灯,昆虫就会被隐隐过来然后被杀死。有很多这样的方法可以消灭60%到70%的害虫。其余的可以用苦栋树叶或者番茄枝叶在水中搅碎,再用这些水来喷洒在田里——类似的控制害虫的方法有一百多种。假如在村子里建立一个学习系统,这样农民们就都能学到了,于是他培训了一些有经验的农民,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最开始是二万五千亩,第二年推广到二十万亩,最后达到三十五万亩。捕虫的工具只需要五卢比(人民币约5毛钱)到十五卢比一个,而目前一个一千亩的村庄要消耗五百万卢比(人民币约50万元)的农药,实际上是花钱买来了问题。

"有机邦"

如今,印度各地的农民都开始尝试有机农业,而在北部的锡金邦,该邦政府对农药和化肥发布了禁令,这场将锡金邦转变成"有机邦"的战役,势头正猛,证明了彻底转换为有机农业是切实可行的。锡金邦首席部长史利·帕万·昌姆林说,"为什么政府力挺有机农业,长期看来,这会使我们获益,因为有机农业产量更高,同时推动可持续发展,我们的产品的需求量会增多,而且能卖出更好的价格。我们的做法就是禁用化肥和农药,同时我们教授农民有机耕作的相关知识。"

亲爱的读者,也许你觉得有机产品的价格过高,普通人消费不起。是的,如果想要有机产品价格下降,需要消费者和农民相互沟通,建立一种关系,让农民了解消费者需要什么,你才能买到健康营养的食物,有机产品能使你和农民同时获益。你买得更多,农民才会种得更多,这场有机革命必须从我们开始,我们应该迈出第一步。需要谨记的是,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一系列的事件把社会中的每个人都联系在一起。每个人都逃不掉。每个人都有责任。每个人都有选择。无论是谁的心中,只要有星星之火,必将成燎原之势。

在节目最后,阿米尔·汗总结道,"从早茶到晚餐,农民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们辛勤的劳动换来我们盘中的食物,我们应该感谢我们的农民兄弟姐妹。盘中食物有多少毒素取决于我们的政策,放任化学农业,我们自己也会自食苦果;但如果我们支持有机农业,我们也会吃上健康营养的食物,而这对农民也大有裨益。是时候赋予农民力量了,而这要始于我们共同的努力,我们的呼吁要让政府听到。希望农民的辛勤劳作能再一次给我们带来幸福的生活。"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