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宇宙|第130集 观众提问12

视频

片源:老生独白、YETI

翻译:小威

合成:国际友人

整理:国际友人 飞龙

内容提要:

●问题不断,大卫和科里都为你们的问题作了解答。随着新的信息在媒体上中断,突然之间,一切都归于沉寂。这背后有其原因。

●有没有办法把蓝鸟人的信息,传导给新一代人?与安莎尔族,和其他存有接触,通过你自己的想法和实际的心灵沟通,将怎么分辨那些种族的不同区别?你是否接触到像爬虫类这样的存有了呢。你怎么知道你是否已经转移到另一个·时间线?现在回答这些和更多问题。

大卫:好的,欢迎来到揭露宇宙。我是你的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在这一集中我和科里·古德在一起,我将会提出你们的问题,听取科里的回答。科里,欢迎回到这里。

科里:谢谢。

大卫:让我们很快地回顾这个问题。也许这不仅仅是一个提醒,如果在这个星球上,有一些负面团体或派系,正拖延或减慢我们的扬升进程,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对抗或突破这些障碍呢?

科里:好的,通常他们为了阻止扬升进程,会在个人层面上拖我们的后腿。通常我们会反应强烈,你知道,我们会受到迫害或攻击。如果更深入地洞察,我们通常会发现,其实是他们令我们在迫害自己。所以我会说的是,专注于你自己。专注于处理好你曾经设法逃避的事情。当你开始更多地处理好自己的事,那么你就已经改变了你的世界。然后,其他人通过观察你为自己所做的事,也成了他们很好的榜样。

大卫:下一个问题,看来似乎存在一些拖延的策略,出现在关于披露南极洲和我们的真实历史上。是否知道幕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似乎在信息上得到了一些大跃进,但是一切又再一次沉默了呢?

科里:嗯,你必须明白,他们不只是要揭露发现南极洲冰川下古文明的信息。他们不只是要揭露关于海洋深处发现的古代废墟信息。他们将会有 – 释放这种消息将会成为催化剂。最可能的是,这将会是某种对抗政府当权者的运动。这将会是他们转移大众视线的时候。

大卫:转移大众视线的武器

科里:转移大众视线的武器,是的。

大卫:那么你认为南极的信息是否将会被释放出来,还是它成为他们最后的王牌?

科里:他们的计划,是的。在必要时他们会发布这些信息。并在混乱的时候发布,他们希望透过这个跳板,更有秩序地在未来延续他们的统治。

大卫:下一个问题,你建议可以用什么适当的方式,向下一代传递蓝鸟人,一的法则,球体联盟的各种讯息呢?我有两个孩子,分别七岁和九岁,他们非常好奇。我鼓励他们对人性和灵性保持着开放的态度,当然,我告诉他们的,和他们从电视里看到我们的谈论,对他们都有着显著的影响。

科里:我会说,只要坚持这个原则,教导下一代的年轻人要为他人服务,为他人服务并不意味着要让别人主宰你。并且要专注 – 我想他们在这段时间里没有很多内在的工夫要做。但是,如果可以专注为他人服务,那么他们就不会遇到我们所面对的众多问题了。

大卫:你有什么情报关于那些据说住在沙斯塔山内部的人,他们称为桃乐市的地方?

科里:我最近到过沙斯塔山,不,我没有收到他们任何的联系。我不知道我第一次访问地心各个代表群体时,是否包括这地区的人。我不知道 – 我只知道这个地区有一个地心群体,但我没有他们的第一手资料。

大卫:好的。下一个问题。我的问题是,这个20年回退计划,为什么他们利用这么繁复的措施来使用或滥用服役人员20多年的时间,例如在科里的案例中,多次进行年龄逆转和时间回归?对我来说这样做没有意义,看起来很明显。为什么他们不只是使用那些人,然后终止服役,再招募新人呢?

科里:20年回退计划的技术给了我们 – 我相信是北欧外星人给的。这是在其他行星上也有使用的措施。这一切都与宇宙法则有关,正面外星人知道如何以某种方式来摆脱宇宙法则。如果他们不断地把我们从地球带走了,使用我们进行为期20年的任务,或是更长的时间,然后杀死我们,那么将会对秘密太空计划造成严重的业力负累,这对秘密太空计划要试图对付各种不同的负面团体而言,这种负累是不能出现的。正如当你在战场中,你绝对不会枪伤自己的脚(自我制造业力)。

大卫:那么,要不断训练新人会产生更多的工作量,对吗?

科里:是的是的而大多数的20年回退,几乎所有的20年回退计划目的都是军事上的。他们受过军事训练,条件符合。就被带进计划中,完成后,他们重新投入原先服役的岗位。而且很多时候,军人被安排进入一个,两个,甚至三个20年回退计划。但是已经发现,很多军人并没有捱过第三次20年回退计划。因为他们开始出现很多神经学上的毛病。

大卫:当你说没有捱过,是什么意思?

科里:他们没有完成20年服役期。

大卫:他们死了,或者 –

科里:不,他们要么提早返回,要么放在不同的位置,比如训练,训练其他项目等。

大卫:但不是在太空计划?他们会被带回来 –

科里:他们已经不再参与 – 对。他们不再参与在太空计划中。他们被带回来进行培训和汇报等的那种事情。

大卫:所以执行三次20年回退,似乎是一个极限了。

科里:是的,人在生理上是承受不了。你知道,人们可能认为,好的,你被带回来,你被年龄逆转,身体可以从各种创伤中恢复过来。但是身体其实还保留着对不同创伤的记忆,你暴露在技术中的各种神经创伤,它们会在你往后的生命中再次浮现。

大卫:理论上,如果你在计划期间纹了身,然后进行年龄逆转过程,以它的工作方式,纹身会在逆转时仍然可见吗?

科里:不,是禁止在期间纹身的。

大卫:

科里:但是,如果我遇上一次创伤性事件而留有疤痕,它被治好了,当我在20年回退时,疤痕被掩盖起来。当你年龄逆转后,当你回到现在世界时,就像他们所说的那样 – 你会在同一个地方得到一个"鬼影"疤痕。

大卫:有趣,这也合理。好的,下一个问题。这颇有趣,如果我们太阳系外有一个超级门户,而阴谋集团试图利用它成为自己的出入口,那么球体联盟现在所造成的太阳系外围屏障,会否切断他们进入门户的路径呢?

科里:是的,会的。他们己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机会进入那个门户了。

大卫:但他们以前进入过?

科里:是的,那是很多商业贸易往来的地方。

大卫:哦,你之前说过,这个超级门户可以去到其他星系,而不只是这个银河系?

科里:哦,它可以通往其他星系。绝对的。所以为什么称它为超级门户。

大卫:嗯,好的,下一个问题。我想知道科里知道有没有正面的爬虫人呢?他们存在吗?如果有,你曾否遇到过任何一个?

科里:我没有遇到过。我遇到过正面的生物,看起来像爬虫人,但他们不是 – 他们不是真正的爬虫人。它们是完全不同的存有。我也曾经听说过有一些正面的存有,外形像龙或是爬虫的,但是我没有遇到过。

大卫:好的,下一个问题。关于曼德拉效应,如果我切换到另一个时间线,我怎么知道我已经转移了?然后我与不同版本的人在我的生活中互动吗?还是那些人也跟我一起转移了? [笑声]

科里:我不能回答其中一部分。我的意思是,这个时间线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很难理解,我们只是明白空间如何运作,时空互动运作,你了解吗?你可以拉长它。可以对时空做各种各样的操纵。但是我们才刚刚开始学习时空,及如何操纵它。

大卫:但是你也说过 – 很久以前我们谈到的一个想法是,在一个截然不同的时间线也存在另一个地球,不是我们现在处身的,你说尝试去那个是非常危险的。

科里:这是一个不同的 – 基本上是一个不同的现实或维度。现在,时间线,维度和不同现实,三者之间有什么区别?这些是我们需要 弄清楚的概念。现在也要问这个问题,我怎么能知道我已经转移了时间线?现在地球上大多数人没有真正留意到。但是,当你开始注意到,像曼德拉效应这样奇怪的事情。这是我们现在可以作参考的唯一真正指标,或者试图确定是否转移了时间线。

大卫:我听到的一些说法,关于有些东西叫做"抉择点",所以我想让你这样做。如果人们在生活中出现一个抉择点,会做出重大决定,你会说不同的抉择会各有一个时间线产生吗?

科里:我相信是

大卫:好的。那么你可以作出一次抉择,进入一条不同的时间线,会导致你的整个现实是不同的,你认识一些能看到未来的人,或者你可以发一些预言的梦,告诉你这个时间线可能会为你带来些什么。你可以做出不同的抉择,如果梦境像似曾相识那样,它们会警告你,你可以做出不同的抉择。用这个预言能力改变你的未来。

科里:对。这经常会在梦中发生。

大卫:那么,我们抉择点的总和如何影响现在的结果?我们被引导的抉择点是什么才会有更好的选择?

科里:好的,现在我们作为一个集体意识,正在作出抉择,想要一起体验一个如何的未来。所以我们作为一个集体,决定了我们的时间线。这不是各自分散发展,你自然会知道。是我们自己正在改变集体的时间线。

大卫:好的,下一个问题。负面势力违反了自由意志的宇宙法则的后果是什么?我所看到的,当邪恶的人干涉人类历史时,对他们的唯一影响是,他们取得了惊人的成功,没有妨碍他们的邪恶议程,已经千万年了。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我们怎么可能赢得这场战争呢?

科里:嗯,我的想法是,我们看到这就是在地上。负面的人似乎在生活中得心应手,没有真正的业力报应到他们。那些业力倾向于累积,累积,再累积,然后才一次过要他们偿还。同时你也看到对于正面积极的人来说,似乎也有同样的问题。我认为这也是非常类似的原因,如上所述。

大卫:这个问题所用到的一个措辞,我想我们需要澄清一下。就是说,负面的人是真的违反了宇宙法则吗?他们实际上是小心翼翼不违反宇宙法则下进行他们的议程。他们知道不能够任意妄为。

科里:他们 – 主要是试图要绕过宇宙法则。是的,他们若违反宇宙法则。会有后果。如果他们 – 很多都是好和坏的平衡,就像”穆罕默德协议”一样。协议的签署方是负面消极的和正面积极的团体。现在,如果一个团体决定 – 你知道,最近有四个团体决定不再遵守”协议”了。那么,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都要承受后果。所以如果它不是由业力或能量层面监管,那就会在另一个层面上进行监管了。

大卫:你不是说,伊莉萨白王后的占星师’约翰··伊德’首先提出这个想法,阴谋集团将他们的黑魔法隐藏起来,然后向我们表现出另一副样子,这一切都是为了以各种方式摆脱他们的恶行,那都是宇宙为了他们的最终失败而设定的?他们事实上并不是坚不可摧的。

科里:对。而且他们不会将真相透露,因为它是反传统的。他们所做的都是为了实现他们的目标。因为当他们把它释放出来,把它放进 – 把它植入到我们的共同意识中。就像我以前说过,他们会用电影,电视,伪旗攻击,使我们用我们自己的情绪,催化这些种子,让我们不自觉地创造这些结果。这就是他们黑魔法的秘诀了。

大卫:所以在同样的意义上,他们实际上很脆弱,因为他们一直向我们揭示他们想要的议程。

科里:正确。

大卫:NASA最近有一个公告,他们否认在火星上有奴隶劳动情况。如果阴谋集团正在寻找任何在部分或全面揭露之后的大赦机会,为什么他们会否认?

科里:是的,这很有趣。甚至为什么NASA会回答这个问题?这一切都回到了前面的问题。我认为他们试图将"否定(火星上有奴隶)"植入我们的意识当中。我没有 – 我真的看不到在他们的议程上如何行得通,甚至是认可这个问题。

大卫:对。所以你说的是"否定",他们实际上是将这种子植入人的思考中,那么如果火星上真有奴隶呢?

科里:对。

大卫:好的,下一个问题。 军工复合体秘密太空计划 (MIC SSP) 人员怎么可能不知道海军的太阳典狱长计划呢?过去曾经在互联网上,回溯到二十世纪初的时候,特别是在黑客加里•麦金农的披露以及所有这些宣传下。自从加里在英国被抓获后,引发了轩然大波。

科里:所以,加里•麦金农是英国的IT专业人士,他在2004年开始试图黑入DOD和NASA数据库,寻找关于秘密太空计划的数据?

大卫:是的。

科里:好吧,这些信息是 – 如果它传到去 – 一旦它传到去MIC SSP,最有可能被认为是误导数据,或者是愚弄人的信息。现在的空军DIA秘密太空计划是MIC SSP的,他们看到海军计划中不属于他们的飞船。他们被告知这是一艘概念飞船。它正在测试。你没有看到它,不要提及它,所以他们就保密了。

大卫:我想补充一些其他数据,科里,我之前没有告诉过你,在某天,我们在这里录像节目,皮特·彼得森也在场。他看着你录制的一集,他说,他并不确定你所说的一切是否都是真的。但他说,引起他注意的是,当你提及一个海军的太空计划。他说,他已经意识到有一个海军太空计划很长时间了,他一直渴望得到有关情报,但这几乎不可能。那是他的话。那么这是一个在军工复合体中人士的实际例子,他们真的很想知道海军正在做些什么,但得不到任何情报。

科里:嗯,西格蒙德 – 他失踪了,我们以前曾交换过信息 – 他曾表示,一开始,他还不相信海军正在进行计划。后来他听说海军已经开发了很多秘密太空计划项目,最终被授予空军,这就是他所相信的。所以他开始做一些调查,试图证明是否有一个海军计划,如果它比他们更先进。但是围绕着这一点,他们还是搞不清。

大卫:您是否同意霍格兰的顶级内部人士一直在说,在不同层级所说的谎言都不一样?

科里:是的,这就是他们的分层隔离方法。

大卫:对。所以对西格蒙德而言,我觉得他的小我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让他感到非常特别,告诉他已知道一切,然后当他开始调查,胁持并拷问你之后,才开始发觉,不,他可能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被欺骗了。

科里:是的,非常可能。他曾这样说 – 我会把它搞清楚,你是在说,我们被告知我们就是最顶层的人,而事实上,我们只是海岸警卫队之流?

大卫:对。

科里:在与他进行的一次简报中。

大卫:很有趣,好的,下一个问题。我的印像是,太阳闪焰事件之前,会发生某种揭露。如果不是这样,那么在闪焰之后,会更容易教育群众吗?因为假设届时人造智能和心智控制技术会被消灭了。

科里:在闪焰之后,我们应该会经历一种极大的意识提升,到时候,一切看起来都不一样,我们思维不同了,接触到的一切事物都不同了。所以很难预测。

大卫:下一个问题,看你有什么想法,太阳闪焰和/或大揭露之后,地上的负面团体可能会有什么变化呢?

科里:你知道,我一直在努力去理解这一点。我不知道是否只是一个时间线的转变,如果这样 – 在这个新的循环开始之后,我们处身于第四密度,可能不会再兼容负面团体。那么他们会怎么样?是否一些守护人种族会来将他们移除?他们是否在能量上被排挤出我们的时间线?我不知道答案。

大卫:嗯,考虑到你曾经说过,蓝鸟人似乎就是"一的法则"的作者"Ra",他们告诉过你,他们是,让我看看你的想法。在"一的法则"中,他们经常谈论他们所谓的三路分道扬镳。他们说,负面的实体会被移送到一个负面的行星,正面的实体可以留在地球,因为他们成功毕业了,留在这里,而不积极又不消极的中立实体,也会被移送到一个新的类似地球的行星,他们将在那里继续第三密度生活。你可有从安莎尔人或蓝鸟人身上听到有关的事情呢?

科里:可能吧。但有太多与它相关的信息 – 他们给的信息,我一直在说,很难弄得清楚明白。而且很多时候,在时候还未到达之前,很多讯息都是没有意义的。信息也很沉重。

大卫:所以,让我提出一个想法,这是我已经维持了很长时间的一个假设。这是基于"一的法则"得出非常学术的设想。很难准确地了解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这种假设似乎包括那些正面积极的人及并不十分消极,但必须重复第三密度的人,首先是把他们都安全带走,然后地球上就会经历一场大灾难,非常负面消极的人会留在地上,经验到这一切。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那些人没有一个能在地上存活,到那时候,想要留在地球上正面积极的人们会被重新引送回地球。

科里:但他们怎么实际上被带走?通过什么过程?

大卫:我认为这与他们向你展示的过程是一样的。蓝色球体和安沙尔人,可以利用那白色闪光,将人们传送走,将传送你一样。如果他们可以对你这样做,我认为他们也可以对数十亿人做同样的事。

科里:他们可以。但它也可能是一种时间线 – 一种转移。就像"一的法则"中,他们没有具体说明。对于一对一的情况下,也是这样。

大卫:你是否尝试了解这些问题的具体答案?

科里:不一定是这些问题,我曾试图向他们详细地问很多问题。很多时候,你知道,他们会说,这与目前形势无关,或是,这答案不会带来任何后果,他们就不回答。

大卫:玛雅文化在多久以前发展出分离文明呢? 米卡人是否这个玛雅分离文明的一部分呢?

科里:米卡人与玛雅人无关。玛雅人没有在这里发展。我被告知,他们是难民。在他们来自的地方,发生了一些问题。他们是作为难民移民到地球上的。当他们在地球上生活,他们的人数增长了。与地表上的土著一起居住,在宗教特殊阶层里保留着所有关于科学等这种事物的秘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离开玛雅部族分离出来生活。他们只是保持秘密。他们在同一时期来到这里。就像一个祭司阶层,我猜。

大卫:嗯,让我告诉你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另一名被证实非常可靠的内幕人士表示,在1970年代末期,厄瓜多尔地底下有一个巨大的发现,并且NASA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及其他一些宇航员也被纳入其中,那是相当技术性的,如果这一切都被揭露,相对他们在南极洲发现的东西,它们在时间上是相近的。你有没有听过这样的消息?

科里:不,我没有听过。

大卫:但是我们知道,这些玛雅人也在地底下建造,而不仅仅是在地面上。

科里:正确。是的。他们也是 – 他们拥有巨型母舰,是一个巨大的圆柱形,基本上是从山内切割出来的一块巨大岩石。

大卫:你认为,他们的船只仍然存放在地底下吗?

科里:哦,绝对是的,他们在这里有他们的领土。

大卫:嗯,好的,最后一个问题,你可以描述一下,正在与ICC(星际企业集团)有贸易往来的商家种族吗?

科里:好的,有几个商家种族,但我认为他们描述的是那些看似犬类的物种。他们都是来做买卖的。他们不 – 他们是不讲道德的。他们既不正面也不负面,而是站在中间的,同时与正面和负面的团体做买卖。你知道,双方之间的信息,技术,商品和服务等进行交易。

大卫:嗯,你可以描述他们看起来是什么样子吗?

科里:好的,他们看起来很像狗。他们有耳朵,向上尖的,像狗一样。他们有个凸出来的鼻子 – 我的意思是,他们看起来像狗。他们看起来很像狗。

大卫:他们是直立的吗?

科里:是的,他们是双足直立的。他们有像手的。他们很灵巧。他们可以做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他们手上,你知道,没有像小垫和爪的。你知道,他们是直立 – 他们是类人生物。

大卫:这些商人是否能心灵感应,还是用嘴说话?

科里:不,他们靠说话。

大卫:真的?

科里:是的,嗯,他们 – 是的。他们使用一种语言。而且他们使用这,我猜想,这听起来很像是阿卡德语,在这些物种之间很普通的语言,常用于商业贸易上。

大卫:酷啊。好的,科里,我感谢你回答了所有这些问题。这次有很多很有趣的答案,感谢你收看。这是揭露宇宙。我是你的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还有科里·古德,解答你的提问。

科里简介:

小时候

北欧外星人

小灰人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