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宇宙|第129集 与三指生物的遭遇

视频

片源:老生独白、YETI

翻译:小威

合成:国际友人

整理:国际友人 飞龙

内容提要:

●皮特·彼特森转达了与三指外星人遭遇的第一手资料,其是如此注目,类似于最近在(秘鲁国)纳斯卡市出土的木乃伊。

●皮特·彼特森的主要工作是对外星飞船的控制面板进行逆向工程,其中许多是为三指生物设计的。这使他能够与创造这些飞船的物种直接接触,所以他能够描述他们走路和说话的方式。

大卫:好的,欢迎来到新一集的揭露宇宙。我是你的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在这里,再次特邀我们的嘉宾’皮特·彼德森’。皮特,欢迎来到这里。

彼德森:谢谢。

大卫:我们盖亚节目的新系列,叫做Unearthing Nazca(发掘纳斯卡)。我们正在讨论一些与纳斯卡高原有关的非常迷人的事情。我很好奇你在内幕世界得到的经验中,有没有人尝试研究过纳斯卡线(巨大地面图形)和那些奇怪的地质特征呢?如果有,他们发现了什么?他们的结论是什么?

彼德森:那里有很多东西。我们谈论纳斯卡线。我在那里专门查看一些纳斯卡隧道。它们是平底,圆顶的,像一条烤面包。它们是由 – 显然地,通过某种类型的能量机器开凿出来,如激光机器,或者产生非常高温度的东西。

大卫:你在说这些是在纳斯卡地区的地下吗?

彼德森:在地下 –

大卫: – 是线下?

彼德森: – 整个地区。这些隧道连绵很多很多英里。它们在地下。我认为它们比纳斯卡线更新,更现代。我没有机会了解更多关于纳斯卡线。但是,我们确实花了大量的时间在热气球中,向下望,看看我们是否可以发现到一些,或者可能从表面上可见到建造隧道的痕迹。

大卫:你知道在地面上有多少个隧道入口呢?

彼德森:哦,我知道的,也许 – 我不知道。6,8或10个。但据推测,可能有60,75个这么多。

大卫:这些隧道的天花有多高?

彼德森:我进入的那个 – 大概有30,35英尺30000(长)

大卫:哇 –

彼德森:英尺

大卫:这么大 –

彼德森:在某些情况下我知道。是的,它们是巨大的

大卫:距离地面有多深?这些隧道?

彼德森:主要的部分大概深超过150英尺。

大卫:真的吗?这些隧道去哪里的?你有没有发现到?

彼德森:那里有些地方隧道会分散开。或者它们会展开成多条,然后走向同一个方向,可能是要获得一个更大的空间而不会崩溃。

大卫:那么会有一些隧道汇合成一些大空间吗?

彼德森:它们汇合成了一些大空间,或者它们成为了平行隧道。

大卫:你看到这些隧道里有什么文物吗?

彼德森:哦,有的。

大卫:哦,真的吗?什么样的文物?

彼德森:是的。好,我们看到 – 我在想 – 你可能想到文物是一些小对象。我们却看到很多货架。它看起来就像发电机等大型设备 – 大型发电机,只是从我的观点猜测,当时是60年代 -1960年代。

大卫:是从岩石里雕刻出来的架子吗?

彼德森:是的。

大卫: – 隧道呢?

彼德森:一切都是 –

大卫:好的 –

彼德森: – 从岩石中雕刻出来

大卫: -所以,它们是嵌进一个岩墙中,像-

彼德森:是的 –

大卫: – 雕刻的架子?

彼德森: – 嵌入岩壁的,或贴着隧道壁。那些隧道的设计。它看起来 – 那些隧道会有一个斜度。就像他们想要将水排走来防止水浸。

大卫:那么有没有证据显示这是钻挖出来的?你有没有发现钻挖隧道的任何痕迹?

彼德森:没有。当我们在空中侦察时,我们看了又看,但从来没有看到挖隧道的痕迹。这对我来说总是一个谜。

大卫:我很好奇,你说在这些隧道内看到了石棺,或是一些雕像或类似的文物。我的意思是,你所指的货架。

彼德森:隧道显然有这些东西,因为墙壁上有一些凹陷的小龛。像这样的东西。其中一些 – 你可以说,可能用作灰烬收集,或是放火炬的。但也像很多现代家居收纳的方式一样。将收纳盒子放在墙上的小洞中。现在那些隧道已被清理了。我的意思是,显然东西是放在那里。有地方为此而设。就像今天在屋子里的家具一样。会有茶几,有摆设桌子,和类似的东西。但他们在那里有壁龛。他们没有必要从外面搜集材料,他们有很多材料来制造家具,只须要挖空墙壁或其他东西。然后涂上它 – 就像一层玻璃纤维垫。但垫子不像我们典型的玻璃纤维毡那样被编织。而它们是粘在一起的。他们会使用它,加热,模成所需形状,再让它凉快。然后在最后一步,他们会烧它,像用真正猛烈的火焰,我会说,从外面烧,使它的外层融化一点点,令它表面更有光滑的质感。

大卫:那么,你在这些隧道里,有多常遇到这些看起来像公寓的东西呢?

彼德森:哦,一直沿着隧道都有。

大卫:哦,真的吗?

彼德森:是的。但有时你可能会走了500英尺也没有发现它,或者是300英尺,或者是在分支或转折处。

大卫:所以,这是一个地下城市?

彼德森:哦,它是 – 是的。继续走下去 – 我知道我们找到很多地方 – 同一组隧道分支可能长达1500英里,2000英里。

大卫:就你所知,这个地下隧道城市可能至少可以容纳数千人吗?如果不至于容纳几十万人。

彼德森:至少可容纳数千,成千上万的人。一路上会有一些地方,就像一些 – 比如说,我们在美国70号高速公路上起行。沿途会经过一些小镇。有时候,会遇上一些 7-11便利店之类,又有停车场,和类似的东西。有一些地方,显然他们要高速地从A到B。那就是你之前所提到的。不会是连续的一条高速。不,这不是连续的通道,但它是断断续续的。

大卫:所以你认为他们不只是靠走路。他们里面可能有用一些机动车辆?

彼德森:我会说,从地板上看来,他们曾有一些机动车辆。你可以在地板上看到有很多路痕。这些痕迹令我们发现了很多事情。我们可以看到那里的地板实际上已经十分磨损了,这意味着它已经很旧了 – 十分陈旧,满布脚踏或车辆经过所造成的路痕。

大卫:当你在那里时,有没有找到任何图形或书写的铭文?

彼德森:有一些。就像我说的那样,这个地方看起来就像有更多 – 如果你还记得 – 很多 – 当你走向更北的地方 – 他们可能走到更北的地方,从墨西哥城北部,一直到阿根廷的尽头。

大卫:哇。

彼德森:有隧道。有人 – 由于某种原因生活在地下。现在,如果我们有一个28000年的太阳能量循环,我们现在将要进入一个新循环。因为我们现在比过去有更多的太阳耀斑,而且电离层要比之前弱得多。

大卫:所以,你认为这些人生活在地下,是因为要避开太阳事件,某种太阳闪焰吗?

彼德森:他们试图隐藏起来。可能是因为其他的外星种族。你可以认为那里是个防御区。我在海军陆战队度过了十年。所以我看过那里后,可以这样说,这个区域是为了防御的。

大卫:你有没有看到任何木乃伊?看到任何···

彼德森:从来没有。

大卫: – 是吗?

彼德森:那个地方 – 看起来他们真的彻底清空了。

大卫:哇。

彼德森:那很奇怪,因为你仍可以看出 – 曾有很多东西放在那里。你可以看到那些细小的和大型的壁龛,好像东西就在那里。巨大的东西放在那里很长时间。

大卫:嗯,你看过我们的《发掘纳斯卡》系列的视频。这些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正正就是在纳斯卡地区,你说你曾经进入过的这些隧道。所以我很好奇,你觉得你看到的这些隧道和视频中的木乃伊可能存在什么关联吗?

彼德森:哦,绝对有

大卫:好的,你能解释一下关联在哪里吗?

彼德森:嗯,那个关联就是,他们是建造者。

大卫:那些地下隧道,你想指的是?

彼德森:地下隧道。隧道建成后,经过多年修改。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看到有不同类型的雕刻,使用了不同的切割或挖空方法。看来有些是手工完成的。早期手工完成,那些是连接的。那些建成后,就像小城市。然后他们连接在一起。通常,每个小城市都有一些地面特征,表明他们会从那处出来,并像纳斯卡线这样的表面特征。在某些情况下,你可以看出,这些意图是要从高处才能看到的,向天外的某处,并且向天上说,就是在这里。

大卫:你有没有证据表明,纳斯卡线实际上是否对应于地底下的隧道吗?

彼德森:哦,绝对

大卫:哦,真的吗?

彼德森:嗯。不,你会看到他们出来的地方。

大卫:哇。

彼德森:就是这些线的地方。

大卫:你认为谁把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

彼德森:不知道,我会认为人们把它收藏了起来。因为我觉得很多东西都可能是宗教雕像。而且 – 我的意思是,这只是一个假设,但还有什么呢?我的意思是,它不会像戴高乐博物馆或巴黎现代艺术馆那样。

大卫:你有证据表明,美国政府可能把所有这些东西拿走了?还是不必有这种担心呢?

彼德森:我不认为美国有份在那里参与。美国还没有 – 我们当时没有那种考古。

大卫:对 – 即使在机密世界中。

彼德森:是的,不单是因为机密的原故。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太忙了,忙着找东西吃及找地方逃避野兽。

大卫:对。你有没有向美国政府报告,你在那里看到的结果?

彼德森:很少

大卫:真的吗?

彼德森:有些,当然有。当时我被问到。我的意思是说,他们几乎总是知道我在哪里,或者我与谁一起。我们找到了什么?嗯,我们发现 – 哦,告诉我这个。告诉我那个,但在某种程度上,实际上不是多数人都真的佷感兴趣的。我的意思是,我真的很感兴趣,我们不知怎样可以做到的。即使我们现在拥有开挖隧道的工具,我认为是 – 如果他们想 – 去看看这些隧道,也会试图弄清楚它是如何做出来的。

大卫:似乎美国有隧道挖掘机,可能早在20世纪60年代。能够以相当的速度挖掘隧道?

彼德森:嗯,我看到很多这类设备都是有效的 – 不同类型的。但是直到最近20年,我才知道有那些高速的隧道挖掘机。

大卫:哦,好的。

彼德森:我们现在有一些。但是问题是 – 再次是关乎能源的消耗。磨碎这么多岩石的能量。我们磨碎并取出岩石,要磨碎很多岩石及将它拖出来。然后,我们用水泥,将外面涂抹,或者在这种情况下,涂抹里面,以防止碎石跌落及渗水问题。

大卫:当然。

彼德森:这样的事情总是会出现地下渗水。

大卫:好的,让我问你一下,我们看到的这些木乃伊,似乎更像是一种爬行动物。我很好奇。既然你能够在政府的机密工作中遇到外星人,你有没有遇到过有三只手指的生物呢?首先我们从这里开始。

彼德森:有的。

大卫:好。他们会是什么样子?你能给我们一个描述吗?

彼德森:他们非常细长,长长的手臂,长长的手指,长长的腿,长长的身体。

大卫:那些在《发掘纳斯卡》发现的生物 – 你认为是在地球上长大的,还是你认为 –

彼德森:

大卫:他们不是吗?

彼德森:嗯,我确定他们在地球有一段时间,但他们不是源自这里。没有从地球进化的连续记录。

大卫:让我问你一下,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M·K·杰西是科罗拉多州的放射科医生,他们看了有关的X光片。她指出一个奇怪之处,这似乎暗示它不可能是一个骗局,就是颅骨没有颅骨裂缝。看起来像头骨是一大块骨头,没有裂缝。你认为这是可能的吗?这样如何能生长?

彼德森:这只关乎遗传。所有的生物都有很多共通点。可能因为他们比较接近我们。它们在我们的银河系中,与其他星系相比。通常,其他星系 – 实际上,在其他科学领域中,来自其他星系的那些生物真是很不同。然而其中,许多生物都是有两只眼睛,两只鼻孔,两只耳朵,两只手臂,两条腿。事实上,有这么多不同的种类,对我来说,是惊人的。它必须是 – 他们都是来自一些基本的模板或形式。

大卫:有一个类似人类的蓝图,你是指这个吗?

彼德森:是的

大卫:人类形式

彼德森:我们称之为人类蓝图。有一个遗传蓝图,它看起来好像很好。现在,我们最终可以在我们的人类学和考古学研究中找到。我们可能会发现,这种形式恰好奏效。所以它自然演变成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模样。

大卫:在纳斯卡发现的木乃伊"玛丽亚"她的耳边没有任何脂肪组织。实际上她根本没有耳朵。这似乎表明了一个更加流线型的外观,可能代表它是一个水中生物,或者能在陆地上快速移动。我很想知道你的想法。

彼德森:嗯,我看过很多不同种族的照片,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把它们称为种族。很明显有些是水生的。对我来说,很明显,有些像鸟类或类似昆虫,并非来自水中的。有一些看起来像他们来自水中的,他们趾间有蹼。他们可能有手,但他们趾间有蹼。他们在一些浓稠的液体中生长。还有一些行星,我们知道,能支持人类生存的,有一个浓密的大气。我的意思是,环境条件能支持人类生存。如果温度适中,在那里的重力不太多或太少。

大卫:所以你说,这不一定需要是"金发姑娘原则"例如,一个与我们的大气有很大差异的星球,还可以存在有智慧的生物。

彼德森:哦,绝对的,我想我已经看到了,我的感觉是 – 有智慧的生物是 – 没有双眼。然后当你谈论到那个木乃伊的耳朵周围没有脂肪组织时,那告诉我这是一种先进的生物形式。他们很多人 – 当遥视者开始访问遥远的地方时,他们会发现,随着他们进一步远离我们所说的银河系中心时,他们似乎会变得更加光亮,因为他们不需要再用声带及耳朵去沟通,而是用心灵感应去沟通。所以他们的耳朵 – 已经不见了,这种进化已到达一个地步,不再需要耳朵了。

大卫:哇。

彼德森: – 也不需要声带。而且你会发现,这些人是非常先进的,当我们和他们进行沟通时。对他们而言,就像和停车收费表或老围栏一样。我们不能继续使用我们的语言,除了梵语之外,这绝对是一种非世间的语言。我知道,大约有7200年了。而这7200年来,他们正在准确地向我们说明如何制作飞碟。

大卫:对。所以让我们再来谈一下你个人认识的外星人。你能给我们更多关于你个人看到的三指外星人的信息吗?

彼德森:我看到过三种类型的三指外星人,实际上 – 综观这些不同的信息,基本上为了收集或交易信息 – 我们有很多内含DNA的物质,它们是很有兴趣 – 很可能有再生的特征。

大卫:具体来说,你能描述这三种类型的三指外星人吗?

彼德森:三指人中的一些 – 因为我的工作主要是飞船的逆向工程控制。所以看到几乎所有我们称之为飞碟的控制面板,都是三只手指控制的面板。

大卫:几乎所有的飞碟都是三指控制面板?

彼德森:对。

大卫:真的吗?

彼德森:的确如此 -就像我说的。

大卫:这些人也有三个脚趾吗?

彼德森:我看到有三根手指的所有生物都是三个脚趾,所以这是一个共通的特征。

大卫:等一下,在纳斯卡的专辑中,脚趾似乎在关节处向下卷曲。我很好奇,你是否觉察到?

彼德森:哦,是的

大卫:真的吗?好

彼德森:是的。正如我一直在说,我看到三组不同的三指生物 – 其中一组,他们有三只手指。中指是直的。他们实际有 -他们有两个额外的关节,是我们没有的。他们与我们拥有不同的指关节。这是一种不同的关节。在他们身上,外侧手指的关节实际上并不是像这样的轴一样移动,而是能够向内移动。那会怎样呢?它构成左右对称的拇指在中指的两侧。

大卫:有趣,所以中指不能这样屈曲,但两侧手指可以?

彼德森:另外两只手指可以。现在,看起来都是三只,也许是这样。但通常,中指仍然只是向一个方向,而外指往往能向内屈曲。

大卫:所以我想象,这些关节的肌腱必须在不同的地方。

彼德森:肌腱位于不同的地方。骨骼和骨骼内的控制方式,凹槽或通道也在不同的位置,它们是非常不同。

大卫:你认为在秘鲁一些人,可能会把这些木乃伊作为一个骗局来赚钱吗?

彼德森:不是今天

大卫:为什么不呢?

彼德森:我们没有这种技术。我的理解是,所发现的晶体结构是天然骨的晶体结构。你怎么能仿制得到呢?我们甚至没法想到,如何能做到这种结构。

大卫:一些怀疑论者在木乃伊周围找到的白色粉末中提出质疑。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这种尘埃经测试证实是硅藻土。显然,整个洞穴绝对是被这些硅藻土填满的。那么你觉得,为什么要用硅藻土掩埋这些木乃伊呢?原因是什么?

彼德森:一种保存方法,能保存组织。组织总是会腐烂。它会被空气中的细菌侵蚀。总是会有这个问题。所以埃及人也这样做。他们做了很多东西,在那里他们使用了一些取自甲虫翅膀的蜡涂在身上。这样就能阻止侵蚀作用。

大卫:根据你对材料科学的了解,硅藻土能作为防腐剂而发挥作用吗?

彼德森:绝对的,所有的硅藻土都是对细胞或是具有碳质外骨骼的细胞产生极少反应的。因此,例如在某些地区和安第斯山脉,洞穴中都是硅藻土。当这里的生物在生时,地球大多只是硅藻土。因此布满了你们所找到的这些骸骨。

大卫:你说你遇到了三种不同类型的三指生物。我很好奇他们是如何沟通的?

彼德森:有些是透过心灵感应沟通。有些则是部分心灵感应,部分语言沟通。那些就像你一样有耳朵。有些没有耳朵。或者如果他们有耳朵,他们所听到的频率更高。所以他们可以得到更广阔的听觉范围。有些可以运用他们的听力来"看"东西。

大卫:真的吗?

彼德森:换句话说,听力很好,可以区分0.1赫兹的分别。他们的一些言语频带非常窄,但是他们的言语要比我们的强得多了。

大卫:当你说频带非常窄时,你的意思是指说话?

彼德森:音调。音调在中央C和A或B音调之间或上下附近音调。就这样。就是这样 – 这是整个频谱。但是,在整个频谱范围内,他们可以捕捉足够的信息来看见周围环境。

大卫:他们的眼睛有没有什么特征,眼皮或他们眨眼的方式?

彼德森:都不相同,但不是很大分别。有一些是双方向眨眼的。爬行动物具有不同的覆盖结构。或者他们有一个结构,以某种方式保湿。他们处身不同的气流。处身不同的表面。令它保持湿润。眼泪很厚。所有这些都有。他们的眼睛就像大多数蜥蜴一样。他们不眨眼。他们一些有复眼,一些有垂直的瞳孔。瞳孔 – 不是像这样,而是像这样 – 打开和关闭,调整亮度。总是有一定的光线和一定的阴影,眼睛能看得更清楚。这是因为眼睛能获得更多的信息。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引导和生存。

大卫:如果我们能看到在纳斯卡的这些木乃伊生物的眼睛,根据你的经验,你认为他们的眼睛会是什么样的?

彼德森:类似人类的,有一种非常像我们的眼睛。

大卫:真的吗?

彼德森:不会是复眼。它有眼皮,我看到他们中的几个,有像相机内的虹膜。看看老式的相机。他们有一个虹膜,合在一起又分开,像这样。

大卫:当你说这是一个有虹膜的眼睛,你的意思是,眼皮会像这样打开和关闭?

彼德森:不是眼皮。而是瞳孔,倚靠动物身上的化学物质。有一种化学物质,它遵循。有一种神经结构,它遵循。鹰可以看到几千英尺外的虫子在地上爬。我们不能。

大卫:当然

彼德森:我们没有这种视力。

大卫:当然

彼德森:他们的眼睛是不同的。你和外星人也有类似的区别。

大卫:那么,这些人是平脚走路,还是用脚趾走路呢?

彼德森:他们走路就像是,如果你从远处看着他们,他们就像是在高跷上走路。脚趾会有一些弯曲,取决于它们的柔软度和可变性。他们会站在上面,它会扩张,伸展或发出哒哒声。很多的手指或脚趾上都有蹄形结构。他们一些有垫,他们有非常灵活的脚趾。脚趾只是简单地附着、摆动,然后走出去。其中一些脚趾用来帮助他们平衡。

大卫:他们会赤脚的,还是脚穿上了什么呢?

彼德森:都有。有些是赤脚的,很多都是赤脚的。那些赤脚的有坚硬的蹄 – 有些 – 大多数在关节之间有角。

大卫:他们在地球上的角色是什么?他们是正面的吗?他们试图帮助我们的吗?

彼德森:看起来,他们进来,然后探索,他们住在这里,拿了些东西,然后离开了。

大卫:好的,那么这就是我们的特别嘉宾,皮特·彼德森在这一集揭露宇宙中所谈到的一切。我感谢你的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