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宇宙|第120集 深入51区(二 )

第120集 深入51区(二 )

视频

片源:老生独白、YETI

翻译:小威

合成:国际友人

整理:国际友人 飞龙

内容提要:

●大卫·威尔科克继续和大卫·阿代尔讨论他深入51 区的经历,他描述了他初次检查外星人飞船的类似聚变反应堆的发动机。

●51区的不详建筑激起了阿代尔一种莫名的无畏精神,他兴高采烈地爬上了一个奇怪的大结构,这可能是建造于另一个世界的电磁融合控制反应器,最终打破阿代尔的镇静状态的是军方想利用他的火箭专长,并且他们将长期确保阿代尔服从他们的意图。

大卫:好的,欢迎回到揭露宇宙,我是你的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在这一集中,我们将与特邀嘉宾大卫·阿代尔再次合作,一个实际上能够在51区随意行走的人,阿代尔,感谢你回来。

阿代尔:很高兴来到这里。

大卫:你正在描述的这个事,看起来象你刚刚进了恐怖片场,哈哈哈···你遇到一些外星生物,如果你愿意这样描述的话,它周围的骨头是巨大的,这一切都发生在你身上,而你没有任何恐惧。

阿代尔:是的,你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不,我很开心,我唯一感到害怕的反而是鲁道夫,你知道吗?那个人在这里是危险人物,你知道吗?不,我只是给这个东西迷住了,你知道,当每次看到什么,我背后就有很多问题产生,当开始互动时,你知道,我想到阴影和类似的现象,天啦,这里发生了什么?因此我转过头问鲁道夫,我可以爬上去吗?因为骨骼像晶格一样工作,这就像肋骨一样,笼罩在每一端,然后在中间会合,肋骨会有交错,因此它能保护里面的大结构。

大卫:所以你可以象爬梯子一样爬上去吗?

阿代尔:嗯,可以的,只是想到一个恐龙的大骨骼,你可以抓住那个东西,因为它有角度和水平线,垂直线,所以你有办法爬上去,我看着鲁道夫,说,我可以爬上这件东西吗?之前我听到所有的空军人员都说,不可以,但他说,好的,继续吧,哈哈哈···我其实很感谢他,那是唯一我真的很感谢他的一次,所以我抓住这个东西,当我爬上这骨头,无论我在哪里触摸骨骼结构,什么也没有,但当您触摸它时,内嵌的骨骼结构保护大片平滑区域,好像海豚与我一起游泳时,感觉就像一只海豚的皮肤,而且当你用力按下去,只会有一点点凹下去,下面就像石头一样,所以它就像有机物覆盖,在里面是钢或某种合金。

大卫:当你到达顶部,距离地面是否大约25英尺?

阿代尔:它高15英尺,22英尺宽。

大卫:好的

阿代尔:我大约爬到15英尺高,比篮球架大约还高五英尺,那是相当高的,不会想从那儿掉落,否则肯定会感觉到的。

大卫:对,你不会跌死,但你会受伤。

阿代尔:你一定会受伤,所以我爬上了顶部,但是当我把自己身子拉上去的时候,我按着那些光滑的地方,然后它开始有反应,在我的手接触到的这些皮肤周围,会出现一层层非常漂亮的蓝白色间条波浪,就像是一个波浪器,你坐在面前,设法让水波面保持平静,你可以买到的一个小装置。

大卫:蓝色和白色像光吗?还是看起来像什么?

阿代尔:它会自己发亮,你可以在黑暗中看到它,它实际上有一点发光,并且光线条纹会移动,当你把你的手移开,它会波动到最远处,然后回到原来的接触地方,光线条纹在这个最终区域消散。

大卫:你感觉到触电或任何事情发生吗?感觉到热吗?

阿代尔:没有热,但我注意到,我手臂上的毛发竖起来了,所以有-但不是电流,也许是静电,但我没有触电感觉。

大卫:好的

阿代尔:你一定会觉得有事情发生,所以我放开手,我转身看着鲁道夫,我把手放在上面,他们都看着我,对吧?而且他们的脸看起来是-我看着他们,我把手拿起,我看着他们的表情,我把手放回去,他们都瞪着它,我说,你以前没见过这样吗?呵呵,他们生气了,显然,他们从未看过它有这样的反应。

大卫:它喜欢你

阿代尔:我猜是,如果那是一只猫,我猜那就是打呼噜,但是我问鲁道夫,我可以爬上去吗?他说,可以,去吧,空军人员总是说:不,继续吧,所以我爬上了顶,当你向下望,看起来像这样-这真的很奇怪-它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脊椎动物的脊柱。

大卫:哇。

阿代尔:那里还有一块骨板,我会说它大概是四英尺宽,然后是脊椎,所以很容易走,我沿着脊椎爬过去,然后我注意到脊椎之间,有一大堆-它看起来像光纤,但它不是真正的光纤,因为有一些液体流过它,我可以描述这种流体的最好方法是,当我们是孩子时,你会跌倒并伤及你的膝盖,弄脏皮肤,你的妈妈会拿一瓶液体来给你,你会讨厌这个,它被称为硫柳汞,它会像火烧一样,当它涂上你的皮肤,但硫柳汞的颜色就是如此独特,它是蓝绿色的,你把它放在阳光下看,在瓶子里,看起来很漂亮,那么,无论如何,这就是流经这些管的液体。

大卫:很奇怪

阿代尔:它们一直沿着脊柱的整个长度伸延,但是,往下看,这真的很酷,这些纤维几乎都在每个脊椎间伸展开来,落在地上,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它看起来像一个人的神经突触系统。

大卫:但是你说,它们看起来像光纤,所以这个部分,听起来不像是生物。

阿代尔:不,这让我想起了一首歌的歌词,”部分事实,部分虚构,一路走来很矛盾,”就是这样的东西,就像是-

大卫:它会呼吸吗?

阿代尔:那是我检查过的,记得我把手放在上面吗?我站在那里,很安静,我正在寻找是否有脉搏或呼吸,我没感觉到什么,但是,如果有,也不会让我感到意外。

大卫:是啊

阿代尔:如果它打喷嚏,我会跳走,哈哈哈···所以无论如何,我正沿着走下去,我看到一个好像8字,像一个沙漏的标志,他们在上面打了个交叉,在这个标志之下,我不知道这是前面或是后面,但是面对我们的一面,有一个很深的洞。

大卫:一个洞?

阿代尔:一个洞。

大卫:像被射击和损坏了吗?

阿代尔:是的,这使事情变得更加混乱,难弄清楚,如果在机器上打一个洞,金属将是很锋利,碎片散落在在爆炸区域,而且会非常锋利的,我看到一张照片,看起来就像这样,当他们将鱼叉打入鲸鱼时,鱼叉上有手榴弹,并引爆,天呀!那鲸鱼的感觉会是怎样呢?但是他们在鲸鱼中打开了一个大洞,看到一个大洞,你会看到鲸油,对吧?

大卫:对。

阿代尔:这个爆炸出来的洞,看起来像是鲸油,不是金属碎片,其实呢,那时开始令我感到不安,就像是肉一样,我想,你知道吗,我不断问他们,我说-这就像,不,这是一台机器,不,它是有机的,不,这是一台机器,就像你看到东西后不知所措,所以我倚在旁边,往洞里看,问鲁道夫,我可以走进洞里看看吗?

大卫:那里有没有可控的灯光,或可见光

阿代尔:不,那里是漆黑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想下到那里,想一想,为什么要爬进一个漆黑洞中呢?

大卫:真不是开玩笑,特别是这个已经像身处一个恐怖电影场景了吧?

阿代尔:嗯,我想,在这一点上,没关系,我决定进去,哈哈哈···所以我问鲁道夫,我可以进这个洞吗?孩子,空军人员说,绝对不可,鲁道夫却说,安静!好的,进去吧,于是我下去了,我期待那里面是浆着的,你知道吗?一路进去,却是不然。

大卫:有没有什么气味?

阿代尔:这是一个好问题,这个东西有一个整体的气味,我知道这真的很奇怪,它闻起来像烘焙食品。

大卫:真的吗

阿代尔:你可能期待一些化学,金属的气味和东西,对吧?不,这个东西闻起来像饼干,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大卫:很奇怪

阿代尔:所以我踏进了,一个撕裂的肉体,脂油的,金属什么的,当你踏上它,它又像是另一种你可以觉得这样-就像橡胶一样,一个真正的实心橡胶,像三轮车轮胎上的橡胶,你知道吗?我想,这是什么做的,这是什么东西呢?所以我下去了,我蹲下来,顺着滑下-我到达一个水平的地面,里面有光进来,就像是蓝光。

大卫:真的吗

阿代尔:很浅的宝贝蓝光,你可以在那里看到东西,我正在看这个,哦,无论是什么与这件东西互动,他必须是一个双足的类人形生物,因为地面有一个平台降下来,有椅子,像我们坐在椅子里,你看到,我的脚在这里,这意味着,他们是有腿和膝盖弯曲,所以无论谁,都不会建立这东西来愚弄我和你。

大卫:身材相同?或更大,更小?

阿代尔:相同-大小大致相同。

大卫:好的。

阿代尔:一点点大,所以它可以适应你,令你更舒适,所以我从上面滑下来,这是非常有趣的地方,显然,这是可能是在飞船内的发动机–它一定是,爆破开的一个洞,进入发动机的侧面,进了这个地区,我认为这个地区是一个维修中心,维修人员或机组人员坐在这椅子上-那里没有椅子,因为你可以看到一些椅子的残余物,但爆炸来了,穿过墙壁,穿过椅子,把它推了出去,穿过了墙。

大卫:你处身的房间有多大?

阿代尔:像我和你之间的距离。

大卫:哦,这样很小

阿代尔:像驾驶舱一样。

大卫:好的

阿代尔:所以–在这道墙的右边,你坐下来,有一个观察窗口,我以为是最酷的事情,因为如果它在运作,那意味着,你可以看到等离子体在这件东西里流动,那太酷了,多么酷的事啊?但爆炸穿过墙壁,接下来遇到的事情将是电磁屏蔽了爆炸,无论在哪里爆炸,它也可以像墙壁将爆炸阻止,或者阻止爆炸双方的接触,原因是,这瞬间的爆炸发生了,而其余部份保持完整,你将不得不以皮秒的速度关闭,大约万亿分之一秒,否则,发动机将被电磁场内的等离子体的热量蒸发,没有什么能生存的,所以它关闭,其实是一个保险箱,这就是你在紧急情况下将它关闭,所以如果有人要射击这个东西,他们知道到底要向哪里攻击。

大卫:哇。

阿代尔:我的意思是,在一寸之内,他们知道确切的位置,把它关闭,并保持原样。

大卫:您是否在座位上找到控制台?

阿代尔:是的,我找过,事实上,我坐在残留下来的座椅,在我面前,这两个豆荚形状的控制杆,若将豆荚两边打开,会像排球的大小,双手能缩进去,这是你的手指数目,但是,这不是这样的,唯一的办法是让你的两只手指合拢,我们必须把这两个手指放在一起,这样你才能伸进去,然后你把它放下,将它降下,直到你手的顶部贴近到豆荚控制杆的表面。

大卫:你是说,你的两只手指合拢的地方有足够的宽度吗?

阿代尔:是的,只要将它下沉到你手指的上面,与控制杆配合在一起。

大卫:好的,好的。

阿代尔:很明显-这是你应该做的。

大卫:那么,现在这个很有趣,阿代尔,因为这听起来非常类似于阿诺•施瓦辛格加在电影”魔鬼总动员”结束时把手放在控制杆上,我想知道他们是否可能从你那里借来灵感,因为你可能在做这部电影制作之前做了这个见证。

阿代尔:我记得我看过。

大卫:除了他,这在他的”魔鬼总动员”中是用两个手指的,而不是这样,但它们非常相似。

阿代尔:是的,就是这样做到的,是的,但如果我对这部电影情节记忆正确,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坐下来,我终于让我的手固定放进去,不久之后,当我将手指全部放进去,我想,这很酷,它配合我的手指,有像指环的东西伸出来互相扣着-我看过蝙蝠侠电影中蝙蝠车及其保护盾,还有,啨,啨,啨,啨,啨,就把车包住了,它就是这样,除了,它的动作比蝙蝠车更快,立即,你知道,啨,啨,啨,啨,已经扣住你的指关节了。

大卫:哇。

阿代尔:这控制杆已经扣住你了,然后所有这些戒指开始收紧,我在想,它会切掉我的手指哦,但它没有,我开始大声求救,不过这只是,它与我的手互动而已,这是它设计成这样,维护人员会将手放进去,不是我建造它,我不懂控制的语言,我什么也不知道,所以它只是-你知道,我只是想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但显然,它是为了维护发动机而设计的,而用这个窗口看等离子体,显然他们会做对齐,这是我在等离子体领域看到的东西,我有这些专门控制的面板,移动电磁场,所以我可以,为了提高效率,他们有一种看起来像四面体的东西在里面,他们都沿着墙壁排开,但是他们都相互能看到对方,所以我想,这就是他们如何-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只是-

大卫:所以你看到四面体在里面?

阿代尔:是的。

大卫:你是什么意思,转过身来?

阿代尔:是这样-你知道,它们如何看起来像一颗摩拉维亚星?

大卫:嗯。

阿代尔:好的,想象一下,你有一颗摩拉维亚星,你做一个反转,刺尖这样走,实际上会走向另一个方向,我可以说-这就像我们不知道的某种反向矩阵,也许它有一些与电磁场的极性有关,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我没有设计它。

大卫:对。

阿代尔:我保证,他们比我聪明,有些设计,虽然,我看到整件东西,我记得,当我试图重新组装我自己的版本时,我被骗了,我被告知他们的想法,他们有更好的想法。

大卫:所以你当时一定是很害怕,这个东西是-噗!这样,就抓住你的手。

阿代尔:嗯,我只是-是的,我刚被吓坏了,我开始大喊大叫,它说话-有一个我可以听到的声音,它说-听起来像美国电影演员洛琳•白考儿,哈哈哈···

大卫:真的吗?

阿代尔:有一些性感的女声,就像维若妮卡’白兔’一样,或者像这样的声音,它只是-安静一点,而且持续着,我进入了,好的,你知道,就像,哦,天呀,你知道我是多么愚蠢吗?我爬进一辆外星人的车里,握住我的手,抓住了我,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知道,我想,我没有想通这件事情,这太快了-词组不断穿过我的脑袋,奇怪得把我杀了,你知道吗,这绝对是在信息交流,我记得接下来-这真的像一股炽热来到我的一双手臂里,然后它跑到我颈部的位置,颈动脉,就像是突然间,就跑到我的头上。

大卫:哦,哇。

阿代尔:然后你看到的图像,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我无法理解这些东西,看到不同的星系,我得到的是一种印象,这就是我认为它与我谈话,无论如何,因为我猜我们不会说他们的语言,所以你怎么沟通?嗯,我们是感情的生物,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另一种沟通方式,如肢体语言,那么这是用感觉和印象。

大卫:你有否看到象形文字,或是不寻常的符号吗?

阿代尔:不,但我看到整个文明,先进的世界,这是一个发动机,它连接一艘大飞船,然后有个船员,这三个都是有生命的东西,想象你的发动机是活生生的,你的航天器是活着的,你的船员,并且处于共生关系中彼此互锁。

大卫:哇。

阿代尔:全神贯注地穿越太空的方式,几乎排除有破坏控制的必要,想想吧,你有一些麻烦,被袭击或类似的事,你是坐在控制室的船长,你不需要别人告诉你,损毁在哪里-你知道我们被击中的地方,因为你感觉到它,你知道有人在你身边爆开了一个洞,你会知道的,即使你没有看到,你也可以知道敌人在哪里。

大卫:对。

阿代尔:海军不会喜欢手被抓住吧?哈哈哈···所以无论如何,我想-你知道,感觉像过了几个小时,我知道我在那里只有几分钟,因为台下的人似乎不存在,你知道,有种警醒,我似乎在那儿呆了太长时间,所以我出来了,我很快就到了出口,灯光照下来,就这样,完场了,你知道,某种感觉。

大卫:我好奇,在这些画面中,你能看到这些人看起来像什么?还是关于他们的文明?建筑物是怎样的?

阿代尔:是的,有一些东西留在我的脑海里,显然,这是个共生的社会,它是古老,这不是几千年,不是几百万年,这像是个八,九十亿岁的文明。

大卫:真的吗?

阿代尔:这是宇宙中最古老的种族,你知道,它是-它可能是宇宙中的第一个种族,或许不只是这星系,是整个宇宙。

大卫:哇。

阿代尔:他们的家在星系之间的空间。

大卫:真的吗?

阿代尔:像生活在海洋深处的鲸鱼,这就是这些东西所在的地方,我猜,而且他们是一种混合生物-现在我们知道他-就像’博格人’一样,他们是出生和构建一起发生的混合物,是同时间发生。

大卫:你觉得他们是一个正面的种族吗?不像是术士,或是邪恶的种族?

阿代尔:不,但显然,我不能肯定,只是图像,印象,但这件东西一定是在一场战斗中被击倒的,它受伤了,最贴切的形容,它在冲突中受伤了,所以它正在寻找一个地方登陆,你知道,修复自己或治愈自己,我不是这样做的,我们作为星系中的星球,位置在哪里?我们在哪?我们在星系边缘,它飞进了我们的星系,第一个行星它来了,M级星球可能是我们的,所以它飞进来,他们可能会发现这件事,我们没有能力击落这东西,不,不,他们挖出它来,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建造了51区,因为他们打了一个宝库,这意味着宇宙飞船在某个地方,而且很大,所以如果你遵循这个线索,那就意味着船员在附近某个地方。

大卫:你认为像这样的反应堆能够发电-能够拥有足够的能源密度,来为洛杉矶这样的整个城市供电?

阿代尔:不只是城市,它可以为整个行星提供动力。

大卫:真的吗?

阿代尔:你知道,运输机进来了,像我们的海军运输机去了贝鲁特,他们把他们的反应堆运到贝鲁特,在那里运行并提供整个地区电力供应,直到基础设施建成,但那个地方刚被炸了,这个东西落在这个星球上,这个发动机可以很容易地被提取,它只要断开四个连接及调吊上去,然后可以把它放下来,用它来驱动整个星球,所以这只是-我不知道这个发动机有多少功率,想象一下,不仅仅是像我们太阳这样的一个中等星,你就可以把一百万个地球倒在这么大的东西里面,我觉得这个东西有一个蓝巨星这么巨大的能量,几乎是无限的,我无法想象这样的东西,若作为武器会怎么样,但似乎从来没有需要成为武器,也许用于防守,但无论如何,我从这个东西中爬出来,我改变了态度,你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你问我,我害怕吗?我从来没有害怕这个装置或51区的任何东西,我更害怕的是阿瑟•鲁道夫,没有比他更可怕,所以我爬出来,但是当我爬出那个东西的时候,我很生气,我猜是因为我看到这么多东西,为什么没有人知道这个?没有人有权将这种知识向所有人隐藏起来,我停下来,再和这些人说话,空军人员和鲁道夫,终于-我只是-他们问我一些东西,哦,他们想知,我在那里学到什么?我可以告诉他们,这个功能是怎么样?那是最后一根稻草,我只是向他们大喊,看,这件东西不是我们的,这不是苏联人的,事实上,这不是从附近来的,对吗?我说,这个多少岁了?你得到它多长时间了?是你击落它的吗?我不这么认为,是你掘它出来的吗?现在他们既惊讶又愤怒,我不在乎,因为我告诉他们,没有人,不论任何人,总统,国家元首等,都没有权从整个人类中隐藏这种知识。

大卫:你站起来时大声说出来?

阿代尔:哦,是的,是啊,这是一个好地方可以-

大卫:在51区的中间?

阿代尔:是的,这是一个好地方-哈哈哈···我没有想过,直到你说,我想我好像是在树下讲道,看着你站在树下,哈哈哈···但我不知道,我只是这样-我平时是很随和的,但是在那一刻,我只有愤怒,我在说什么?我想,戴维,你刚才对他们说了这些吗?是的,我很生气,好吧,他们也很生气,他们告诉我,赶快从这鬼东西下来!所以我下来了,当我把手放回到这个东西光滑的地方,我的皮肤一碰到它,这个东西就出现20或30英尺层层的光波浪,比蓝色和白色的,现在它是红色,橙色的光浪出现,在这个东西的身体上,无论我触碰到哪里,我拿起手,再打了一下,就在那里,当我对发生的事情感到惊讶时,它开始转变,然后,当我下来时,它变回蓝色和白色,这个东西不是热敏识别合金,而是能辨认情感的,这东西感觉到我什么时候很平静,什么时候很生气,它怎能做得到呢?它在互动着,无论如何,我们离开那里,他们告诉我,上车,坐在后面,你知道,只是简短的几句,所以我坐在后面,我面向外,他们正向前驾驶,我们从原来的通道回去,回到电梯上,然后我们可以回到顶层,另一层,那是我听到这些家伙在互相耳语,因为风吹过他们的耳朵,我可以听到他们,他们不知道我可以在偷听,我听到一切,他们说,你们知道,我们必须让他协助我们,弄清楚这种发动机是如何工作,或者让他帮我们复制另一个,以便他们可以拆开一个,让另一个运作,这样,他们就可以有一个完整的周期,可以开始大量生产,他们需要它,好使他们成为最高级别的舰队,我在想,天呀!他们打算建造多少个?我们在1971年有多少核弹头?4000?所以他们想要的是速度,为什么-你如何赢得MAD?MAD,共同毁灭原则,这是我们生活在开始进行核试的年代,赢得MAD的唯一答案是速度,谁先攻击,最快攻击敌人的就会胜利,那发动机能给他们,所需要的速度。

大卫:哦,哇。

阿代尔:我想,我正在为你建一座发动机,你想去向半个地球发动核战-因为他们不会这样想,如果你用核弹攻击苏联,你是谁?你们想当天就杀光他们吗?还有中国,现在你的目标是地球上50%的人口,所以你说的是一场全球性的军事政变,我们将要统治其他国家,太可怕了,这比德国人还差,现在我变得更生气了,因为我试图给你无限的能量,洁净能源,能改善碳排放,我不是一个环境保护狂,我是个科学家,你知道吗,我建造东西,但这对你,你的孩子,你的孙子有好处,你可以使碳排放停止,但这个发动机可以做的另一件事情,我可以去丝兰山,将所有的废物在我的反应堆内燃烧,给你能量,让废物永远消失,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真的可以改善这个地方,但在这里,他们想要制造一种武器,所以我们可以-这就是当你第一次发现核能的时候,你会做什么?建一座核电厂,不,他们会在地上炸开一个洞,你懂吗?所以真的令我很生气,我正在电梯上面,我在想,我必须毁坏我的火箭,这真是个烂主意,用我26个月来建造我的火箭,它是我亲自做出来,这就像-我的一个孩子,而现在因为他们的利用方式,你要将你的孩子杀死,那真可恶,那时我回到了机库…

大卫:那时,柯蒂斯•莱马是联合参谋长之一,我相信是在肯尼迪执政期间。

阿代尔:没错。

大卫:是啊,所以你正在谈论的是,最高级别的美国指挥将领,想用这个作为首次攻击。

阿代尔:没错,我可以看出他们的意图,哈哈哈···我不知道告诉你什么,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只是意识到,一切都变得很变态,他们只想搞破坏,我们从所有战争中学到了什么教训?没有学到一样,只学到如何能更有效率地杀人,所以这里的问题是,你如何在高度设防的空军基地炸毁火箭?除了你的衣服,你什么都没有,你会怎样做?所以我坐在那里,在想办法,我想,哦,神啊,让我想出办法来,我不能让他们带走这个,然后我想到了方法,我们的电梯往上升-去到顶层,我们回到机库,然后我走到机库门,我看着轮子的中央,我就跪下来,就像我坐在门边,取到了少量的石墨润滑剂,可以问任何人,当石墨遇到氘气时会发生什么?将会是一个强烈的化学反应,我开始尖叫和喊出来,我将永远不再看到我的火箭了,你要把它从我身上拿走,只是一个小小的东西,因为鲁道夫无法处理,我说,至少让我再看一眼-但他却告诉两名警卫,把他带到车上,带他出去,无论如何,我需要检查引擎,所以我们出去了,只有我和这两个守卫,接着我们开车,我说,你知道吗?我们坐的这辆车?好像有东西漏出来,他们就把车停下来,然后我下车,进去了,我打开了感应室,放入石墨,这样它将会被拉进回旋加速器里,循环将启动90秒,希望有足够的时间。

大卫:哦,哇。

阿代尔:所以我设置了90秒,关上门,你听到它再回旋,我转过身去守卫那里,哦,天呀!它泄漏了,你听到风声吗?是啊,它会爆炸,我们得上车快走,他们正向前驶,你知道吗?看看他们能有多快,我们以最高速度离开,[发动机运行]

大卫:哦,我的天啊

阿代尔:他问我一个很好的问题,就像你问的一样,安全距离是多远?哈哈哈···我坐在那里,因为-哦,如果它是核弹,我要走到芝加哥,哈哈哈···守卫看着对方,他们向前冲,你知道吗?哈哈哈···我们在飞快地逃走,很可能不是被炸死而是给这车弄死,当我们赶到机库,然后,我的火箭爆炸了,它炸开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洞,大约100英尺深,没有像核弹那样

大卫:哦,哇。

阿代尔:爆炸之后,他们找到最大的一块碎片,只有我拇指的大小。

大卫:多大声?你有听力损伤吗?

阿代尔:这是你问过的最佳的问题,是的,我双耳的高音部分的听力,从此永久受损了。

大卫:哇。

阿代尔:例如,我若在一个房间里,我听不到一个蟋蟀在叫,任何人进去会说,天呀,我不能忍受那个蟋蟀叫声,哈哈哈···什么蟋蟀?你懂的?但是中音及低音部分的听力,我是没有问题,但高音部分就不成了。

大卫:哇。

阿代尔:没有人问过我,所以这是真的,这是事实,真正的永久性伤害,真正的后遗症,所以即使是听力学家,当他诊断我,他会问,是什么冲击了你?我说,为什么?他说,你的内耳和半规管-一定是由一种超高音-像是由一个爆炸损害的,是的,是的,所以无论如何,我回到那里,现在我要告诉你,鲁道夫是多么的聪明,他看着这个,你知道,在那里出现的迷你核云,他问守卫,他说,发生了什么事?守卫说,这是泄漏,现在他猜到,这件事情不是泄漏,所以他看着我,他抓住我的手,把手翻过来,他看看机库门,很快地,他只是瞪着我-很聪明,然后他用力打向我的下颚,我跌在地上,血吐至周围地方,我口里面还可以很清晰看到这道疤痕,我听到有枪声传来,我想,就在这一刻,射向我吧,我不在乎,我翻身仰望,猜测所有枪筒指向哪里?都指向鲁道夫!

大卫:真的吗?

阿代尔:这些都是空军人员,他是纳粹,他刚刚从这些空军人员面前,向这个俄亥俄州中西部男孩重重掴了一下,我抬起头,离开-你知道,遍地都是我的血,我抬起头,我走了,鲁道夫,我想,你根本不是这里的负责人,显然,这些空军人员似乎没有经验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哈哈哈···他们当中有黑衣人,他们抓住了我,我们走了,我们穿过机库,经过一个办公区,然后经过走廊上,我被带到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只有一扇门,灯泡挂在天花板上,只有这些。

大卫:呃哦

阿代尔:他们砰的关上了门,我坐在那里,我的状况不好,那就是鲁道夫,就在那边,他只是想干涉,他说,只要一分钟,我希望你看一些东西,所以我们去到一个看似实验室的地方,那里有一具尸体,拉了它出来,这是一个17岁的男性,他告诉我,我们要改变牙齿记录来匹配你的牙齿记录,我们要把这具尸体烧了,把它交给你父母,说你在白沙发生了一次意外事故死去,而你的余生将继续留在这里,现在这是你反抗的后果。

大卫:哇。

阿代尔:当时-他们把我锁在那个房间里,我开始哭了,我只有17岁,我知道我已经完了,谁来拯救我,你知道吗,而贝尔上校同时被锁在白沙的宿舍里,但是我发现,他已经成功逃脱,超过了警卫,向联合参谋长莱马求救,莱马目前在51区,如果你不知道这一点,51区是听命于"战略空军司令部"SAC指挥的。

大卫:对。

阿代尔:谁任命所有的指挥官?是莱马,所以他不需问淮,他只需直入,我在走廊里听到很多骚动声,门开了,我看到的都是剪影,大而方的肩膀和拿着长长的雪茄,如果您曾经看过莱马的任何照片,就知道那就是柯蒂斯•莱马,他抓着一条领带,领带是空军上校的,他一直在来回拖动,这是我听到的那种骚动声,他正在抓着这名基地司令,他很愤怒,他任命了这名指挥官,所以所有的指挥官都知道,不管是平民还是其他人,这是一名四星级上将的头领,抓着你的领带,他低头看着我,我只是一团糟,他回头看那位上校,那位上校就很快说,这事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是鲁道夫和这些其他家伙干的,他问,他在哪里?他刚走了,去找他!将他清理干净,把他带到我的飞机上,我们从格伦湖飞到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他们把我放在了将军的车里,把我带回了俄亥俄州弗农山的房子,那就是我在初中暑假渡假的地方,哈哈哈···当他们要我把事情经过写出来,我已是一个青年人了,像重回到学校一样

大卫:他们?谁要你写下来

阿代尔:哦,英国文学-你在暑假要做什么作业?

大卫:哦哈哈哈···

阿代尔:嗯,我不会告诉你,是的,我发明了地球上最快的火箭,我遇到了这个疯狂的纳粹战犯,一直在我身边,我遇上了一个四星级将军,我在一个秘密的空军基地,我炸毁了导弹,看到一个外星人的发动机,所以我干脆说,我在必胜客工作,哈哈哈···你可以说什么呢?

大卫:好的,现在来到这集"揭露宇宙"的尾声了,我是你的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这里有我们的特邀嘉宾,大卫·阿代尔,我感谢你的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揭露宇宙|第120集 深入51区(二 ) 有一条回复

  1. sunline 说:

    wu。。。看完,再接再厉。几乎每集不落的看,现在都120集了。。。第一次上来留言。。。感谢网站与作者的努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