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宇宙|第119集 原创火箭人

视频

片源:老生独白、YETI

翻译:小威

合成:国际友人

整理:国际友人 飞龙

内容提要:

●大卫·威尔科克介绍大卫·阿代尔(不要误认为两人是兄弟),他是初始揭露工程阵容的首批内幕人士(花了一生大部份时间都在发展火箭技术)。

●他是一个特殊的孩子,他在当地图书馆饱读了无数书籍之后,对太空旅行的未来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开始在俄亥俄州的一片玉米地发射火箭,军方对他不寻常的爱好产生了兴趣。

●一旦他们意识到他的技术远远超过了军方的技术,他就被带到’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并最终下降进入51区的深处。

大卫:好的,欢迎回到揭露宇宙。我是你的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这里有大卫·阿代尔。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因为你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故事告诉大家。

阿代尔:是的。

大卫:带我们看看这个故事吧。

阿代尔:嗯,是一连串的事件,同时是持续发生。我的母亲是一名护士,那是1966年,她负责心脏护理科室,而我母亲负责晚上11点到早上7点的第三班,她有位95岁的老年病人,他的名字叫欧文,他的妻子亚利桑那和他们的一个儿子名叫柯蒂斯,凌晨约三点钟来探望他。他们姓莱梅,所以这是柯蒂斯•莱梅的父母。

大卫:对。

阿代尔:我的母亲是个心脏护理技术员,而且由于她是负责第三班,柯蒂斯•莱梅必须经过我母亲的许可才能去探望他的父亲,所以他们成了朋友,他会在凌晨3点出现,因为他像躲狗仔队那样,在那些年里,我的意思是说。你知道,前联合首席负责人,B-52的设计师,战略空军司令部(SAC)的创始人,这个人有一点权力。

大卫:是啊

阿代尔:所以他认识了我的母亲,他们在聊天,你知道,他是很有个性的人。他问我母亲:你的家庭是什么样的?她说,嗯,我有丈夫和三个儿子,然后她继续说,两个儿子相隔只有一年左右,这是很常见的,但是,那个最小的,他有点不一样。柯蒂斯说,怎么不一样?他在牛场里制造很多火箭,它们真的飞得很快,它们很大。他说,哦,火箭多大啊?她继续说,哦,它们高度是我的两倍。柯蒂斯十分震惊:那太大了!我妈说:他总是在写东西。这得到了柯蒂斯的注意。柯蒂斯问,他有记录这些东西吗?是的,他有一本大笔记本,约有93页。你能找一个晚上带来给我看一下吗?所以有一晚她把笔记本带去了,我睡觉,起床,去上学,我甚至不知道笔记给拿走了。她早晨7点回来,把它放回原处,我从来不知道它曾经不见了。

大卫:哦,哇。

阿代尔:所以柯蒂斯看着这笔记本。他开始翻开来,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转过身对我母亲说,你这里有复印机吗?哈哈哈····他复印了三分之一左右。感谢上帝,他没有复印整本笔记。但他复印了大约三分之一,把它拿到大约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巴特尔纪念馆,那里是一个很大的智囊机关。

大卫:这笔记里藏着什么吸引他呢?是你刚刚说到,从图书馆的1800本书中写出来的笔记吗?

阿代尔:不,是记录了我想做的事情,我必须从头开始做所有的事情。所以我从最基点开始推导,我开始运用了自己的数学,进而推导到电磁融合控制技术。

大卫:用作太空旅行吗?

阿代尔:是的,为了用电磁场约束聚变,所以柯蒂斯把内容复制到巴特尔纪念馆,他问他们这些是否只是小孩乱写还是真正重要的东西?他们的直接反应是:这是谁?这个人在写什么?他说,有个孩子在牛场里发射火箭。他们说,我的天呀。那么莱梅问:是真的吗?他们说,是的,我们想见他。那就是事情的开始。

大卫:所以莱梅和他的人开始认为,你可能实际上已经开发出一种方式来含盖”电磁融合控制”。是不是当时还没有完成?如果成功了有什么好处呢?

阿代尔:有一些人继续在做一些研究,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但是莱梅看到的是,根据巴特尔的说法,我正处于正确的轨道上,我一直朝向成功方向。而且他们似乎有点紧张,因为我没有在某个学院或机构工作。而对于莱梅而言,他的大脑正在盘算别的事情,所以他想到的是他可以发动一次开创先河的机会,他可以资助我一切所需要的,然后最终他会得到一些他非常渴望得到的东西,就是速度。他正在寻找巨大的速度,他用了一个词语,我在七一年以前从未听说过的,就是"第一击"。

大卫:对。

阿代尔:所以我只是想,好吧,你是个小孩,你才15岁,有人愿意给你所需要的一切吗?来吧,你准备要迎上去了,你不会说不的,我是这么认为。

大卫:对。

阿代尔:有一些评论家说,你不能单独一人把它放在车库里。你是绝对正确的,我需要其他人协助,而这个家伙,他的权力和背景,尽管他是个平民,这不影响他的权力 – 他有整个铁三角队伍为他工作,就是商业和军事工业复合体。所以有一群人和我们一起工作。我们会分配到我们所需要的零件及机器。所以我有人来自洛杉矶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田纳西州橡树岭,巴特尔纪念馆,名单一直延续下去。莱梅很精明。我们将设计分解成小部分,把它们送出去,再把它们弄回来。所以当人们为我们制作部件时,不能确定它是什么。这可能是某种推动对象,或者可能是调节流量。你不能把它组装起来,除非你有所有的零件。这对他来说很聪明。所以当一切都回到我们的大楼,我们的装配实验室,我把所有的东西组装在一起。有数以百计的人,很多工作人员。所以我们花了26个半月。我去上学,下午过去,所有这些人都在我这个大车库里,而且我问莱梅,为什么不让每一个人都穿制服,而是穿蓝色的牛仔裤和格子衬衫等便服,他们看起来像当地人一样,因为我正在这里过正常的生活,他说,哦,这安排是完美的,就像隐蔽。我问,为什么要隐蔽?他没有理会,只叫我继续下去。而我也没有在学校提及这些,但是孩子们知道我和其他人有一些事情在进行中。

大卫:那么莱梅告诉你,你在为他所做的,目标是什么呢?

阿代尔:他想要的是,他说:我想要的 同样是你想要的,阿代尔。我说,哦,你想要一个电磁融合控制锻造工厂?他说,是的,这就是我想要的。那么,让我们看看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得到它。而且他知道如何来测试我的研究领域,测试它的最好地方是放在一个火箭体内,这正是他想要的。阿瑟•贝利•威廉斯上校就是XO将军莱梅。他每天都在现场。我不认为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莱梅,他就是威廉姆斯上校。我们完成了,我们也准备好。 26个月后完成。现在我们准备把它放在一辆卡车上,并把它带到’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当我们到了那里,我记得这一点,当我们进来的时候,有一架C-141运输机。如果你曾见过这东西,他是很巨大的。

大卫:是巨大!

阿代尔:飞机周围有这么多空军武装人员。他们告诉我要开车过去。我害怕起来,因为我觉得有事情将要发生,我不想搞砸它。然后我意识到这是给我预备的。都是为了我的,我记得刚刚站在这些围板,大型混凝土地区,那个巨大C-141运输机停在那里。所有这些军人都有武器,还有很多安全人员,无处不在。我想,我的天呀,这都是为我而来的。我差点心脏病发。所以我们把火箭运上飞机,飞到新墨西哥州的白沙。然后我们推出这个东西。当我们到达那里时,我们也准备好了。那就是更多的角色开始出现在故事里的时候。那是个很长篇的解释,但是从那之后,我和沃纳•冯•布劳恩成为朋友了。

大卫:哦。

阿代尔:而人们跟随着,好吧,那怎么可能?我赢得了科学奖。哦,当时我才16岁,我赢了大概100多个科学奖了。

大卫:哇。

阿代尔:有些奖杯比我还要高。有嘉宾在你的脖子上挂徽章。那么一个尊贵的人,就是沃纳•冯•布劳恩,他制造了气氛。而现在我们带着火箭回到了白沙。

大卫:C-141是否真的把火箭装在它里面?

阿代尔:是的。

大卫:这是为什么他们把守着的原因吗?

阿代尔:当然,莱梅把它拿出来,而我说,不错的选择。所以我们到了白沙,然后就是,事情开始了。这个黑色的DC-9第二天降落。当威廉斯上校正看着DC-9时,我和他开了个玩笑。我注意到他没有笑。我说,白兔子头在哪里?你知道,在飞机尾部的一边。因为那些年有赫夫纳(花花公子创办人)用DC-9改装飞机(在机尾印上了白兔子头商标)

大卫:花花公子兔子?

阿代尔:正是这样,我抬头看着他,一般来说,他真的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他没有笑。他看来不开心。这有一个很好的原因。因为他担心某事,他是对的。不久,飞机驶到我们的机库,它停了下来。来了几个人,来帮助我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瘦小的黑领结。靠近他们,可看见有趣的三角手表。我不知道

大卫:三角手表?

阿代尔:是,一种三角形手表。

大卫:所以他们是特工。

阿代尔:其实我相信你会叫MIBs(黑衣人)。

大卫:MIBs(黑衣人),是的。

阿代尔:这是第一次,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我只是想,在夏季,新墨西哥州沙漠中间,这些穿着这种衣服的漂亮的笨蛋。

大卫:当然。

阿代尔:然后一个小家伙尾随在大家后面出来。他穿卡其色短裤和衣服。我想,他很聪明。他知道如何打扮,我看着威廉姆斯上校,他不发一言。我问他,威廉姆斯上校,怎么了?他说,我们遇上了严重的麻烦。他言语道,穿卡其色衣服的人是谁?然后那人走过来了,我从冯•布劳恩给我看的照片中认出了他。他是通过”回形针”计划进来的。他的名字是鲁道夫,阿瑟•鲁道夫。他就是阿波罗F-1土卫V型火箭发动机的总设计师。但他也是一个彻底的纳粹盖世太保,他杀害了…他要为米特尔维克成千上万的人死亡负责,在那里他们建造了V-2型火箭。冯•布劳恩告诉我,这个人任何时候出现,都预示着你遇上了麻烦。因为这个家伙很会下命令。至少我知道他是谁。我可以告诉上校威廉姆斯,他是谁,上校不开心。而这个人来到我身边。我过去,嗨,我叫大卫,你叫什么名字?他不回答我,他说,哦,我只是一个人替军队四处看看硬件设施。我知道你在这里有不同种类的火箭。我说,是的,你想看看吗?他说,是的。所以我带他去看,他就在我的对面。我们之间有火箭。他说,你能打开它,让我看看吗?我说,当然。于是我手里拿着一块大金属,把它从火箭外壳向下刷。面板就升起并滑过。他看着我的手和那块金属,他说,那是什么?我说,嗯,这称为不对称金属锁。我说,是旧款了,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技术。你没有见过吗?他生气了。我猜,我可能侮辱了他。但显然他并不知道。他说,这很先进。我想,这是陈旧的东西,它不是先进的。他把头靠在发动机内看。当时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对他说些话。所以我侧着身子,当他伸头往下看的时候,我在他耳边说,我说,这款发动机的力量比F-1土星V型月球火箭发动机高出大约一百万倍,鲁道夫博士。

大卫:他做了什么?

阿代尔:哦,他抬起头来,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脸变得这样红了。我的意思是说,他看起来像一个理发杆。他看着我,说,你是谁?我说,我只是一个孩子,在俄亥俄州的牛田里发射火箭。然后事情从此变得不妙了。他完全接管了,他接手了发射。他要我将现有的导航,重新编程到,如果我没记错,我们西北面,约456英里的地区。他把它射向一个叫内华达州格鲁姆湖的地方。我猜你今天会叫那里做51区。

大卫:对。

阿代尔:我从来没有听说过1951年的51区。只知道有Groom Lake(格鲁姆湖)。

大卫:那么当火箭发射到格鲁姆湖那边,发生什么事?

阿代尔:嗯,它离开了白沙,发射了,我对格鲁姆湖很好奇。所以我拉开地图。显示这里只是个大而干燥的湖床。我说,你看到这个黑色的DC-9的橡胶轮胎,会降落在这个干燥的湖泊的肚子里。他告诉我,闭嘴,上飞机。他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因为当我们到达那里时,跑道很大。这是一个空军基地。它不在我的地图上,我们首先在基地上盘旋。我们在沙漠地面上看到了我的火箭Pitholem。

大卫:那是你的火箭。

阿代尔:正是他们想要的地方。这是我从鲁道夫获得的唯一赞美。他说,你把它精确地射向这个标记上。我想,是的,很好。

大卫:火箭可以着陆吗?

阿代尔:在火箭的两边,我造了这些滑脱容器,里面就是降落伞。这两个降落伞滑脱出来了,这些降落伞是坦克降落伞,70吨坦克用的。

大卫:对。

阿代尔:所以火箭会像羽毛一样降落。没有损坏,这是完美的。躺在沙漠地面上,降落伞落在旁边。所以无论如何,我们着陆了,我们驾车驶到那里。我记得有三个机库。而且还有很多工程正在进行中。是1971年6月20日。在这个基地,跑道,到处都有建设。之后我们去了中心机库,我想,这真的很奇怪。这些都不在我的地图上,而这些都是政府地图。我想,这是什么鬼?无论如何,我们下了车。我们得到一些外形有趣的手推车,大的,真的很大,能载10-12人。在科学和工程角度来看,我看这些好像是高尔夫球车,但到底是什么引擎推动运行?这不是用丙烷内燃机。又不是电动的。但有很大的载重能力,里面的照明在运行时变得更亮。当它减慢时,光线就变暗。

大卫:有没有排气口?

阿代尔:没有。只有一些奇怪的呜呜声。

大卫:真的吗?

阿代尔:像涡轮机一样的假脱机效果。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甚至今天还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事情。但它们很快。你知道,高尔夫球车只能像时速10-15英里。这种车时速60或70英里。他说,上这个东西,我上了。车子驶到中心机库。停了下来,我们坐在那里。然后在所有的门上,一些黄色警告灯开始闪烁。然后有些小管子从地面伸出来,扣在每个部件上。一个护栏伸出来了。我想,这是什么?他们不希望人们在这座建筑物里走来走去。我们很快得到了答案。这个机库的地板比体育馆更大。整个楼层都下降了。原来这是个电梯。我想,是个大电梯,像这样的混凝土地板,这里有100吨的混凝土。我想,你不能用链条或电缆来移动这么重的东西。果然没有。我们在地板下面,你可以看到他们旋转约12个,在墙上旋转。它们是蜗轮。这是我们所知道的最重的承载装置。每一个都比一棵红杉树大。

大卫:哇。

阿代尔:我想到了,我想,他们在哪里铸造这些东西呢?实在太棒了。我们降下去,我是如此…

大卫:所以它可以乘载着可观的重量。

阿代尔:绝对是,你可以在那里拖一架航空母舰,放在这个升降台上。

大卫:对。

阿代尔:所以无论他们移动的东西真的很重。我们仍在下降着,我们降下来,我在计数,估计我们大约下降了200英尺(约61米)。我们从升降台走出来。你看到的是坚实的墙。你只能看到前方一条直路,另外三面都是坚实的墙。所以你只有一条路。你再看这个,就像猛犸洞,如果你曾经到过那里。

大卫:哦,我去过。在肯塔基州

阿代尔:是的,那个洞穴?

大卫:是的,那是巨大的洞穴

阿代尔:就是这样,但是它的大小是猛犸洞的10倍。

大卫:哇。

阿代尔:走进去,我想,从地板到顶部的弧型顶可能有100英尺(约30米)。好高啊。然后它向两边弯下去,直直向下,下垂,然后是垂直的墙壁。在这些墙上都是这些商店,机库和办公室。你看到在办公室工作的人。我们只是在这个高尔夫球车上看。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就经过所有这些机库门。一些机库门是半开的。我看到一些我不能解释的东西在里面。有一些非常不寻常的飞机。我不知道他们是飞机还是宇宙飞船。再向前走,机库内还有另一件东西,门打开了一点。这是一架飞机中的驼鹿。它看起来像XB-70战神轰炸机。但是它有一些不同的鸭翼和进气口。所以那是别的东西,第一架XB-70已经坠毁了。它的尾部吸入了一架摄影飞机而失事坠毁。第二架在博物馆里,赖特帕特森的空军博物馆。那么这里放置的是什么呢?

大卫:对。

阿代尔:再次,它有各种各样的东西连在上面,还有滴水盘。现在这个东西正在运转。我不知道它在做什么,所以我们继续向前去,走了大约四分之一英里。而这条主道,主要的走廊,向远处看去,人眼可以看到。它与地球的曲率曲线相似。

大卫:真的吗?

阿代尔:我的意思是,这是巨大的。所以我们驾着车,我问了这个人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哇,你们是如何清洁这么大地方的灰尘呢?他也很生气。我想,为什么一个关于灰尘的问题会令他生气呢?于是我再次发问。我说,你用什么清洁?移相器?他们真的发狂了。我想,我踩着了这里的神经了。我想,这个地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大卫:你认为这款高尔夫球车,现在进行的速度有多快?

阿代尔:约50。

大卫:好的。

阿代尔:所以我们覆盖了很多领域。

大卫:是啊,而你仍然看不到这条通道的尽头。

大卫:哇。

阿代尔:但是这里是好的。现在我已经平静下来了,我不知道地下有什么东西。我是斜着身子,环视周围,因为我面前坐着人,所以当我进一步看,我注意到当我伸出手臂,任何地方都没有阴影。像一个绘画摊。没有做出阴影,因为你在画中跑。你看不到它,但这是问题。我找不到任何灯具。没有。没有间接照明,没有直接照明,就是没有照明灯具。却完全照亮,我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我估计这可能是周围空气。但你如何令空气发光?难道你在呼吸自己的光?

大卫:天花板附近看起来更亮吗?还是平均照亮?

阿代尔:均匀照明,完美。照亮每个角落,你会有

大卫:很奇怪

阿代尔:是的,很奇怪

大卫:现在你正在这个大走廊开车,整个时间,你每小时跑50英里。

阿代尔:对。

大卫:你刚刚看到办公室,办公室,办公室?

阿代尔:是的。

大卫:和机库门有飞机在里面,这些东西?

阿代尔:是的,是的。有些门是

大卫:所以可能有数百甚至数千个。

阿代尔:也许,如果我们不继续开车。我们只会走四分之一英里。

大卫:哇。

阿代尔:但是这变得更奇怪了。如果没有阴影,完美的照明,巨大的洞穴,我甚至不知道在哪里,所有这些机库间,大部分都是封闭的。所以谁知道他们背后藏着的是什么。

大卫:对。而且你在问简单的问题时,是多么奇怪,他们都生气了。

阿代尔:是的,我的意思是,他们真的很生气。我要对他们说,冷静下来,哎,天呀,我只是问。我们来到一个地方,如果不够奇怪,想象一下。我们拉左手边,有一个像虹膜一样的闸门,像相机快门一样。

大卫:对。

阿代尔:直径约40英尺

大卫:哇。

阿代尔:那是巨大的,我们停下来,司机出去,跑到玻璃面板前,把手放下。他看着这个面板,然后有闪光。虹膜(闸门)开了。当闸门完全打开时,另一个水平面从洞口延伸出去,我们可以驶过去了。

大卫:那就像他有一个视网膜扫描?

阿代尔:我坐在那里,那里有一个视网膜扫描仪和一个掌上扫描仪吗?我们没有这样的东西,这是1971年。我们没有计算机,没有传真,没有调制解调器,没有手机,没有笔记本计算机。我们甚至没有手提计算器。那是若干年后才有。

大卫:对。

阿代尔:你告诉我这个家伙有一个视网膜扫描仪和一个手掌扫描仪在墙上打开这个巨大的虹膜闸门?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闸门。所以我要进去,看看这个地方在搞什么?他们的建造技术,是我从未见过的那样。所以我们走进这个像体育馆一样大的房间,它原是黑暗的。现在亮了灯光。

大卫:我有一个问题。你认为他们用虹膜闸门来代替普通的门,是否因为万一有爆炸的发生,他们需要遏制其爆炸力吗?

阿代尔:是这个原因,还有安全考虑。

大卫:好的。

阿代尔:他们肯定不希望你随时走到那里,把门打开,就能走进去,你不能随意拉开虹膜。

大卫:对,那是事实。

阿代尔:所以无论如何,我得到的第一印象是,这个门后面真的有一些重量级对象。他们不想让任何人路过能看到。

大卫:哇。

阿代尔:所以我们继续开车,灯亮起来。我想,没错的,我要寻找灯光的来源。我四处寻找观察,找不到任何灯具。能渐变光暗。到处都能充分照明,以配合通道内的东西。我惊叹说,他们怎么做到的?我完全不能说出这是怎样做到的,所以我们停下来,在房间的远程,有个巨大的钢铁平台,像是个舞台。舞台上有些东西,有巨大的窗帘挂在它周围,这不是像布一样材质的窗帘。这就像半透明的薄膜,但如窗帘般如此巨大,那东西看来数以吨计。

大卫:你是说巨大,但是你可以对平台和窗帘更具体一些吗?

阿代尔:是的,我会说只是窗帘本身,已经超过100英尺宽(约30米)。

大卫:哇。

阿代尔:它大概25英尺高。

大卫:哇。

阿代尔:那很大

阿代尔:那里藏着很大的东西。

阿代尔:你最好相信。还有一些电缆在天花板上,而且它们一直延伸到黑暗中。谁知道那里有什么。我甚至不想知道。无论如何,他们升起了窗帘。我们走出了车,我们都站在那里。他们升起窗帘,我很失望。我以为我是领先于大家,但我发现电磁融合控制引擎已经设置在地板上了,窗帘上升后,试想像一个十八轮,宽约70英尺的大卧铺车是什么样。

大卫:是啊

阿代尔:或车长70。

大卫:长70英尺。

阿代尔:约70英尺长,25英尺宽,15英尺高。这是一个大的电磁融合控制引擎。

大卫:哇。

阿代尔:我正坐在那里,我的情绪很复杂。我很失望,但我也很激动。就好像,我的引擎只有2·5英尺长,但这个简直是个怪物。

大卫: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当莱梅看到你母亲给他看的原始93页的笔记本时,他看到你所制作的蓝图,看起来和他们在51区的这个非常有价值的东西很相似?

阿代尔:我认为巴特尔纪念馆做到了。

大卫:好的。

阿代尔:你知道吗?巴特尔纪念馆,在1971年,他们的工作人员中有137名诺贝尔奖得主。

大卫:哇。

阿代尔:这是一个强大的机构。好吧,他们中的一群人想出来了,借着数学。他们可以通过数学来设计方向和形状。所以我想象那个小组里有人知道这个东西,还让莱梅知道了。我立即变得卑微,那时我谦卑了。因为我有的是个小模型,他们有的却是兰博基尼跑车。

大卫:哇。

阿代尔:即使小模型和兰博基尼的功率差异也很大,它们都是内燃机,是吗?他们都有一些相似之处。

大卫:有颜色吗?你会说是什么颜色?

阿代尔:它是水彩色的,像海洋蓝绿色。真的很漂亮,它有一些光泽。但与我的不同,这个大引擎有一个外骨架结构。我觉得有点奇怪。它看起来非常相似,它很像HR·吉格尔设计的异形。

大卫:真的吗?

阿代尔:是的。而且我想,这是什么?那我不得不问。看着鲁道夫,这东西是 机械的 还是 有机的?我不能确定,因为外骨骼结构看起来像骨头。

大卫:真的吗?

阿代尔:我坐在那里,我可以说,这是外星人的东西。

大卫:好的。如果你说它看起来像骨头,那是一个外骨骼,它会否是一个正常的网状结构,如铁丝网?还是有某些区域较厚,某些区域较薄?有突出部分吗?

阿代尔:嗯,你知道,骨骼从脊柱中央厚的部份开始,就像肋骨围着肺部一样。

大卫:哦。

阿代尔:这是周围的呼吸罩。有很好的保护,并且有一些梯级,通向放置它的平台。

大卫:在骨头里?

阿代尔:不是,我们回到平台。

大卫:哦,好的。

阿代尔:我转过头问鲁道夫,我可否上楼梯,到平台上,靠近这件东西吗?但那里的空军人员说:不行。鲁道夫说:可以。他显然是负责人,所以他们不作声。所以我走上台阶,走到这件东西上。那奇怪的东西才真正开始。你现在觉得很奇怪,它会变得更奇怪。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找到自己的影子了。我环顾整个地方,都是没有阴影的。

大卫:没有阴影。

阿代尔:我转身,观看整个地方,我仍然看不到灯具。好的,我们被照亮却没有灯具和没有阴影。但是现在我们在这东西里面,让我有阴影了。当然这是正常的。我也注意到别的东西。例如像我的小设备,可能使用了有五英里长的接线,螺丝螺母,螺栓,紧密接缝和所有这些东西。但这件这么大的东西,却没有一个螺丝,铆钉,焊缝,接缝。它看起来像生长的,就像茄子一样。我过去,又转过身来,问他说,你是怎样建造这样的东西的?我想我之前询问清洁污垢的问题,已经惹了足够的麻烦。他们真的对那个很抓狂。

大卫:如果你说这是蓝色的,那么它的表面是否光滑?是平的吗?它有像一种铝外观吗?那里有颗粒吗?

阿代尔:不同的部份,外骨骼结构,是平坦的。我的发动机中的大圆球是回旋加速器,它们就像水绿色,但很光滑。当我走上去的时候,我注意到了我的影子,对吧?当我走过去,我的影子在我身后分为两个,所以我过去。

大卫:太奇怪了。

阿代尔:我只是 – 我看着它,我转身看看鲁道夫,他很开心。我知道他在想。嗯,你要进去将它拿起来,是吗?我看着他,他是和我唯一真正有眼神接触的。其他军人就像在不同的世界。所以我走过去,这是热能识别合金吗?它吸收了我的热辐射,然后将其反射到船身上。我想,天呀,这真的很酷哦。

大卫:嗯,我讨厌在这个时刻叫停你,但是我们必须分开数集。我们这一集的时间已经用完。内容非常精彩,对不起要突然暂停。但是我们会很快回来,我们的特邀嘉宾大卫·阿代尔有更多关于揭露宇宙的分享。我是大卫•威尔科克,感谢你的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