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宇宙|第113集 观众提问九


内容提要:

●本集带来更多的问题和答案。可以了解到更多秘密太空计划和为人类准备着的事项。大卫和科里没让我们失望,他们讨论了联盟计划中的未来行动、即将到来的太阳事件,以及揭露进程的更新。

●时间旅行是SSP一个主要项目,我们会了解到该技术更多的危险。当旅行创造了多重时间线又要去加以修复时,危险显而易见。

 

大卫:好的,欢迎来到揭露宇宙节目,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在我身边的是科里,在本集中我们将回答你们的问题,这样我们就能通过双向对话,进行良好的互动,科里欢迎回到本节目。

科里:谢谢。

大卫:好的我们拿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很有趣,我很想看看你怎么回答,如果我们有第四密度的生物,那么它是否具有独特的心理属性,而我们没有这样的属性,这种属性使该生物能够,从我们的角度看到无形的生物。

科里:哇,这个问题真的很有趣,我认为他们中有些,至少能够看到无形的生物,是的他们的确有超越我们自身的能力,。

大卫:有趣,好的这个问题,我认为真的很有趣是关于我们多次谈到的太阳闪耀,我想我知道你会如何回答,不过也许你会让我们大吃一惊,如果地球联盟谈判,将在未来一百年内进行部分披露,或者如果这个事件发生引起全面揭露,为什么这很重要呢。

科里:这个事件也许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这个事件可能只是某些技术披露的催化剂,这可能是一系列的太阳事件,这些是认定会发生的,第一种可能会导致电网或集成电路的某些技术不再运行,然后他们必须用新技术来代替,而这也是联盟认为引进新技术的最好机会。

大卫:非常有趣,下一个问题似乎和这个是连着的,联盟和他们的对手是否意识到即将发生的未来事件,并知道一切会如何改变吗?

科里:联盟以及所有这些不同的团体,都由其他小团体组成,而且这些子团体对于将要发生的事情,有不同的想法,其中一些人期待着像飞升,一样的事件,其中一些人预计会有大规模的混乱和技术流失,有些人预计会有很多人死亡,所以他们预计的结果并不一致。

大卫:你曾提到在太空计划中他们实际上是在人身上进行,将人们暴露在与事件发生后相似的能量区域中。

科里:直到事件发生。

大卫:你可以再描述一下吗?结果是什么每个人都知道吗?

科里:是的,每个人都明白,他们已经从发送到这个能量异常,外部区域的海军飞船那里收到了消息,所以他们一开始时就这么说,那些发射出去的飞船,一到那里就注意到,他们受到能量的影响,他们开始进一步的测试,将不同极性的人积极的人、负面的人放在房间里并输入这种频率,观察他们会如何反应,这些人会坐下来做工作,他们并不知道在被测试,做实验,那些比较负面的人,会变得更加激动,患上幽闭恐惧症,无法控制自己,而更积极的人,会感觉轻松自在,他们会微笑,开始幻想而且不受房间里其他变化因素的影响,而这些因素,正是他们用来试图影响那些人的。

大卫:所以你说是一项海军研究这些数据是和所有的联盟团体共享吗?

科里:是的,联盟有数据,所有阴谋集团组织有的信息联盟都有。

大卫:好的,但我猜想这似乎放大和增强了人们生存状态的事实,仍然可能会有大量关于如何影响我们作为整体的学术争论产生。

科里:对,还有一些人们想要武器化的方面,他们有很多不同的计划,他们研究这个已经很长时间了。

大卫:好的,接下来的问题是,《一的法则》说只有八个密度,第八密度回归宇宙的一体性,你是否能够说明第九密度代表什么?

科里:我不太知道这些不同的八度,我被告知这些八度将返回来源,如果没有尽头它们似乎会一直继续。

大卫:是否是拉提艾尔还有另外两个人,也使用Raw作为他们名字的前缀,表示与同一个社会记忆复杂实体在任何方面都有关系,这个实体就是与创作《一的法则》材料的人进行交流的那些人。

科里:他们已经确认参与了《一的法则》材料的交流。

大卫:你的年龄退化后,虽然你现在生物学上是45岁,但你的灵魂实际上是65岁吗?。

科里:我不得不说是的,因为我还有那些额外的多年经验。

大卫:前苏联和俄罗斯领导人是否参与了秘密太空计划?

科里:从1980年代起肯定参与了,在冷战结束之前我们已经在高水平上与他们合作,现在俄罗斯军方的某些将军知道不知道双方的将军都相信,冷战是真的,他们正在彻底起诉这场战争,而在他们之上事情在不同层次进行,在那个层面俄罗斯和美国人合作得非常密切。

大卫:我们看到1970年代出版的《另类选择3》这本书,它描述当时美国和苏联之间秘密勾结,你认为这可能早于1980年代吗?根据这样一些数据。

科里:是的。特别是早期连续进行的物种项目,都是联合项目,可以追溯到很早以前。

大卫:我想和你分享一下我的另一个内幕人士告诉我的信息,看看你的想法,他在八十年代得到一份,在最严密的情报机构的工作,我不说是哪个,他真的很震惊,因为他说,我们不是在和苏联打仗吗?结果他们都大笑起来,然后他们说,那只是为了写在报纸上而已,你认为很多得到这些秘密情报机构工作的人,会在某些时候发现整个冷战与核威胁只是一个骗局吗?

科里:他们看到这么多幕后信息,我相信他们最终会有推断,但我不认为大家都知道这些,这些信息会放在常备文件里。

大卫:你有关于是否会部分披露或是实际全面披露谈判的最新信息吗?

科里:现在联盟和他们的代理人之间出现了重大僵局,在美国的军事力量和人们所谓的更深层次主要是在他们与情报界和银行家之间,现在两者之间出现了重大僵局,没有太多进展,已经到了军方相信,现在已经没有和平方式从阴谋集团过渡的程度了,他们认为将要进行军事政变,他们认为军事政变将会阻止任何类型的内战爆发,意识形态的主要派别正在争锋相对,试图让我们不要关注这场内战。

大卫:阴谋集团的首选方法是否是缓慢披露,正如我们现在已经看到的这样,有没有AI可预测性计算机系统用于设计这种部分披露的渐进策略?

科里:这些团体肯定会使用AI技术来了解未来出现的不同可能,从我所了解的这个技术,最近对他们来说不可靠,已经发生了一些事情,也许这就是曼德拉效应,这个技术对他们不再有用,但他们过去一直在用这种技术,这就是为什么本来有那么多机会挫败阴谋集团,但他们已经找到方法,每次都用这种技术逃脱了。

大卫:所以问题的重点是阴谋集团是否喜欢这种细水长流式的揭露,就像我们看到的这样,还是他们有可能来一次全面揭露?

科里:他们有计划来一些大爆发,不过不是完全披露而是披露那些肯定能引起地球上的每个人注意的信息,如果他们对人类犯罪的事情被披露出来,我们发现了海洋下面的金字塔,然后又爆出新信息我们发现了南极洲的古物,这样的信息会让人分心放松警惕,所以他们会使用披露作为干扰和操纵的一种方式。

大卫:对于可以将人从时间上发送回去的次数是否有限制,在出现一些不可避免的健康后果,或发生其他事情之前?

科里:当然有,尤其在早期技术期间,使用这样高的电磁场,甚至已经在太空计划工作了20年的人,如果在这些高电磁场内会有很多副作用如颞叶痴呆、不同类型的神经问题奇怪的麻木等,呆在这些磁场内会产生许多问题,所以是的,如果使用这种技术发送,特别是以前使用的技术,一次又一次从时间发送回去,就像是在具有扭力驱动器的机舱工作一样,他们要穿着这种法拉第外套,就像金属网一样全身套住,他们被包在里面,这对神经系统非常有害。

大卫:那么对于在秘密太空计划工作的人来说,为了生存寿命是否有任何禁忌症呢?

科里:是的,通常退休的人或者参与过20年回返程序的人,就像我自己会有一段时间产生神经方面的问题,他们的生活质量会一直下降,他们的寿命比其他人要短,他们要做出权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意做出权衡。

大卫:在之前我们的更新中说到一点,就是你有了关于20年回返程序的新信息,那么这个新信息对我们谈的这个问题有何影响?是否对多少次时间返回有限制?

科里:是的,当我对玛雅手工艺进行考察时,这个信息是通过冈萨雷斯转达给我的,从他们第一次与我会面起,他们实际上压制了我的20年返回程序中的两个,因为当我进行眼科手术时,我有一个分开的视网膜,他们说那个基本上和宇航员的眼睛一样,我完全记得所有三次20年回返程序,我当时几乎想自杀,感觉很糟,然后他们来帮助我,帮我把一些关于20年回返程序的情绪能量消除,然后又抹去了另外两次的回忆,这些记忆不利于我的正常生活。

大卫:因为你是相信自己有三次20年回返程序的人,那么我猜测你的灵魂年龄是105岁左右。

科里:是的,大概如此。

大卫:那么这些如何影响你的健康和功能?

科里:绝对是副作用,我因为手和前臂的神经问题,已经做过很多次手术了,这个是很常见的,随着记忆一点点回来,我又开始出现问题有时会突然失语,不记得一些词汇正常该怎么说,就好像它们被突然抹去一样,是的目前还有很多不同的副作用,我不得不去应对。

大卫:你是否知道有人经历过四次、五次或更多的20年返回程序,这个可能发生吗?。

科里:不,我不知道。

大卫:所以你认为三次已经是目前的极限了?

科里:我不太清楚。

大卫:你是否知道有没有人因为经历了这个而死亡的?

科里:我知道有人在20年回返程序中死亡,但我不知道有人在20年回返程序的过程如制药过程,或时间过程中死亡,现在我肯定他们在开发这种将我们传送到外太空的技术,开始时他们肯定是要牺牲一些人的。

大卫:如果有人在20年回返程序中死亡,他们如何处理?他们怎样将遗体带回来?

科里:如果他们是军人,根据情况他们将获得军事荣誉,如果他们是参与20年回返程序的普通百姓,他们只是失踪人口。

大卫:不能让死人的年龄退回去吗?

科里:要知道他们可能经历了这个过程,在适当的年龄克隆了身体,然后将其取代,但实际上真正发生的是,那段时间真人并没有回去,他们不会回到家里,第二天父母进来时人已经走了,失踪了。

大卫:是否知道是哪个外星团体给了我们这种20年回返技术的,是天龙人吗?还是安沙尔人?我们是否知道太空计划是如何得到这个技术的?

科里:我们从北欧人群体得到了很多东西。

大卫:真的吗?

科里:是的。

大卫:是地心北欧人群体吗?

科里:我不太清楚,他们没有这样说,他们声称来自另一个星系。

大卫:好的,这种20年回返程序,除了地球以外在其他世界,也是相当普遍的策略吗?是很普遍的做法吗?

科里:我看到他们有一盒子的解决方案,都准备好交付给我们,所以我认为是的,它也在其他行星的某个层面上使用。

大卫:你之前曾经在其他一些更新中说过,你可以将那些空间计划的人们同时从地球历史的各个时代集中起来,我很好奇这些人如何来到?就像你说的那样,其中一些可能来自1950年代,要接到这些人首先必须经过一个时间旅程吗?怎样接到他们呢?

科里:是的他们必须从时间中回去接他们,一旦接到他们就要遵守他们的时间,然后他们将这些人带回那个确切的时期。

大卫:怎样找到1950年代的人呢,他们会看到像UFO那样的联系人,或者他们会发生什么吗?

科里:我不知道,这不是我们被允许分享的信息,我看到有些人显然来自过去的不同时代,不常见但看得出来。

大卫:这有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我们从银河中心的一半走到边缘我们以每小时1000英里的速度移动,当我们通过这个银河空间时,会有某种空间位移,他们如何在这个20年回返程序中补偿?

科里:他们找到一个人,将他放在20年前,从现在返回20年以前天体力学是不同的,他们已经改变了,就像一个巨大的时钟一直在转动,就像他们对宇宙网络计算,如何在不同的星星之间旅行,并在正确的时间到达那里,他们有时间回返的相同数学模型,所以他们能够算出来。

大卫:你是否知道,有未来的人被拉进来,就像过去五十年代的人被拉进来一样?

科里:我听说有来自未来的人,到这里进行侦察时被接走了,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大卫:如果有一个50年代的人,还有一个来自80年代的人,从地球的某个地方同时拉进来,那么太空计划如何避免这个时间悖论,换句话说来自1980年代的那个人难道不会拒绝接受毒害1950年代人思想的那些文化指引吗?

科里:当然会,只要1950年代的人的大脑不是空白的,。

大卫:所以这种空白会消除,他对来自未来的东西,所具有的记忆吗?

科里:对。

大卫:但你也说过4%的时间是没有效果的。

科里:对3%到5%的时间没有效果,因此他们必须在发生这些问题时减轻影响。

大卫:减轻意味着就像重生那样吗?

科里:重生他们或贿赂他们谁知道。

大卫:我也听其他内幕人士说,时间具有自然修复能力。

科里:时间就像空间一样具有弹性,这就是为什么一开始我们试图回去修正我们创造的这些不同的悖论,但外星组织让我们停止,说这样只会变得更糟,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回弹,会自我修正。

大卫:在前几期的揭露宇宙节目中,你对自己提出了一个问题,问题是你想知道你过去是谁、现在是谁、将来会是谁,如果你有机会回答这个问题,你现在还会说想知道吗?为什么?

科里:我想我已经快准备好了,我自己做了很多工作,很多被这些生物所指出的事情,我需要改变,但是我认为很多信息,其实是当我与那个站的哨兵会面时下载给我的,所有信息都已下载了,我只是没有进入查看,我认为要经过信息处理的过程,来获得访问权限,但如果再次被问到这个问题,那就取决于我在哪里,现在我从中得到的感觉就是,这是一个无法抗拒的经历,而且这也相当程度地改变了冈萨雷斯,他现在完全变成了不同的人,他只是看起来像我以前认识的那个人而已。

大卫:好的,我猜这只是基于你所经历的一个普遍性指导和哲学问题,人们如何可以心平气和地对待过去和现在的消极体验以使自己能够愈合,不觉得自己被困在生活中,随时带着脆弱感并缺乏别人的信任呢?

科里:你无法将这些埋葬,你必须面对它们,很多人都有创伤,需要专业人士的帮助,不要试图自己去做,但是如果你想进化发展,你必须专注于这些创伤,并能够达到这样一个程度,当你谈起时不会感觉到与创伤相关的能量,这需要很多努力但我已经能够在几个不同的方面做到了,这是非常痛苦的,我不得不面对,我不想做的事情,如果你生活中有可以做到的地方,那就去吧,如果没有,那就只有努力才可以达到。

大卫:说得很好,是否只有两个时间线,一个是我们在地球这里的经历,一个是秘密太空计划的经历呢?或是每个进入秘密太空计划的新人都会创造新的时间线,我猜这是第一个问题?

科里:时间线现实基本上是同一回事,有很多很多不同的现实和时间线,所以不止两个。

大卫:这个问题的后一部分是,同一个人同时存在两个版本吗?有没有一个是增强和训练有素的版本,生活在地球之外而其他版本的自己,在地球上正常生活。

科里:这是两个不同的时间线,这取决于你如何看待,我的意思是如果在同一时间看它们,没有分裂或分割,那么是的,它们看起来像是同时存在,但它们是两个不同的时间线,在一个时间线上如果你在太空计划中,那么在地球上的那段时间,就会有你的失踪报告,而在另一个时间线上一旦你回来,你将在秘密太空计划放你回去后,经历重新融入社会的阶段,如果这样解释就能明白。

大卫:好的,我问你一个问题,正好和你的问题连上,他们都说在外太空要增强力量,进行高度训练,那么参与太空计划的人,在回到正常生活的回归过程中,是否也会减退这种增强的力量和高度训练呢?这种训练和增强会消失吗?

科里:训练可以恢复,它是分开的,训练知识经验都还在,它们是分隔开的,这些会留白或从能力中抹去,以拉进即刻回忆中,这样就可以获取技能,这种能力如果是以化学方式增强的能力你将不得不再次经历,在身体里建立这种化学物质的过程,然后你的身体就会适应这种化学物质。

大卫:这个问题的下一部分是,一旦秘密太空计划工作人员已经回归并被送回他第一次离开的那个时刻,那么地球外的时间线会发生什么?

科里:另一个时间线依然存在,而你则正好在这个时间线上。

大卫: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人们对于组织得很好的线性时间的想法并没有真正起作用,当谈论时间线时。

科里:时间并不是人们认为的那样,我们刚刚开始明白重力和空间如何作用并扭转空间,而时间的工作方式大致相同,在某些情况下它可以被其他时间线操纵与合并。

大卫:好的,我们这里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普通人要具体做些什么来积极推动揭露并取得最大的影响力?

科里:首先我一定不会随意谈论小的灰色外星人或八尺高的蓝鸟人

大卫:你知道这个很难。

科里:是的,要知道我没有选择,我认为所有人可以做的最好的事情是,开始关注我们想要公布的被压制技术,开始关注这一点,如果我们专注于外星人,这个话题已经将人们洗脑了,他们很抗拒外星人,现在如果人们发现,也许政府有可以治愈癌症的技术,也许他们有零点能量技术,这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更有形的东西,他们就会支持,所以我认为我们一开始应该将重点放在秘密太空计划的具体细节上,将这些透露给感兴趣的大众,这样当他们听到ET或外星人时就不会被吓到。

大卫:对于正在观看这个节目并访问互联网的人你怎么看,他们可以用互联网做什么来帮助这个过程呢?

科里:他们可以尽可能多地请愿,发表评论传播信息,还有不要和家人谈论外星人,但我认为最好和他们谈谈被压制的技术,大家都要相信政府拥有先进50年的技术作为国家安全的一部分,如果他们开始思考,假如我有一个阿姨,身患癌症而将不久于人世,如果我能够拿出这些技术治疗,我会去做,有很多人的亲人正在经历这些,我觉得这个足以激励人们走出去,要求披露这些技术。

大卫:你认为是否可以让媒体通过文章和博客以及视频来披露那些还没做到的呢?或者你认为可以涵盖的信息,已经都包括了。

科里:我认为可以利用更容易传播给普通大众的方法来做到,我认为如果我们这个领域有更多人开始关注并尽力获取关于秘密太空计划的一般信息以及会改变我们生活的技术,我认为这会形成一种风潮让人们要求披露比我们与他们谈论沙漠中坠毁的外星人更多的信息。

大卫:说得对,我们这里首先提出来,这里是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和嘉宾科里,一起为你们,提出和解答问题,主动权在于你们,你们可以帮助推动这场事实的揭露,感谢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