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宇宙|第112集:冷战阴影


内容提要:

●科里从他最近的秘密太空项目交集中带来了突发新闻,科里终于回归到给我们一些情报更新。

●由于联盟和阴谋集团之间的谈判陷入僵局,有人说要迫使政变,冲破僵局。在这场冷战阴影中,紧张局势升级,有些事情已经准备好破局了。

●一直以来,一些重要的告密者正在被消失,而另一面”虚假渗透攻击信息”剧增。此外,科里告诉我们他与汤普金斯的谈话,带来一些新的消息,关于北欧外星人(昴宿星人)和他们对人类的影响。

 

 

大卫:好的欢迎回到揭露宇宙节目,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在我身边的是科里,在本集中我们将提供更多最新信息,科里将带给我们在录制本期节目时听到的最新说法,在我们开始之前一起来看看,Gaia专门为你们制作的一个全新品牌,节目中的一小段视频,这个节目叫做埃里希·冯·丹尼肯超越传奇,所以话不多说我们一起来看这段视频,然后我和科里一起进行讨论,请看视频。

埃里希·冯·丹尼肯:回顾中美洲,危地马拉的金字塔,他们再次在主金字塔下面,发现了一个大石棺,他们相信,终于找到了这个城市的创始人,即建立这座城市的人,但在金字塔里面也发现了水银,再说一次水银是古印度,多层金字塔燃料的成分之一,我说的是古代印度人,有的翻译为燃料、燃料成分,或两者兼有,其中的一种成分是云母,现在在墨西哥城外的特奥蒂瓦坎市,有一个与云母完全隔绝的云母室,那里长期以来不对游客开放,在我的书出版后不久,现在那里对公众开放了,他们无法再隐藏,我们今天无法解释为什么整个室内要与云母完全隔绝。










大卫:这个很有趣,因为这个他称之为水银的东西,实际上是汞,当然它曾出现在德国钟表的推进系统中,那么你认为我们为什么会看到类似材料,或相同材料出现在古老的金字塔中,而它也成为现代太空航行,非常有用的推进媒介。

科里:要知道德国的工艺是从对他们工艺进行反向工程得到的,那些工艺中也有汞发动机,汞在发动机中为电磁场,供应燃料,所以就算不是在人类出现在地球上之前就有,它们也已经存在数千年了。

大卫:所以你认为可能存在某种源自金字塔的反重力效应,或某种来自汞的能量。

科里:它更多是作为燃料和云母的储存空间,他们存储这些以供将来使用。

大卫:冯·丹尼肯谈到由云母制成的房间可以屏蔽高温和电磁场,或类似这样的东西,他们建成这样一个房间的可能原因是什么?显然将云母放进金字塔里做到这个程度是非常麻烦的,你认为他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科里:也许他们在这个房间里放有东西,他们试图保护金字塔的墙壁,让墙壁不会破裂,可能是某种发电机,也许是一种我们不知道的不同技术。

大卫:你曾经在之前的更新中说过,即使在最近,联盟一直在世界各地发现一些带有新技术,以各种古代石料修建的房间,他们这些发现的意义是什么?

科里:他们不仅在这些古代建筑的墙壁里发现了一些东西,而且在更古老的建筑下面发现了更多这些我们认为的古老建筑,都建立在更加古老的结构上,最有可能的还可追溯到前亚当时代。

大卫:有没有关于某种工具被找到的详细信息,我的理解是你是说,他们正发掘出一些高级工具,不是石头而是我们可以清楚,认定为那是非常高级的,技术设备?

科里:是的,好像是在远古时代,发生巨大灾难后,前亚当人失去了在地球上的主要地位时才出现的,几乎可以想象他们已经将这些工具用这种方法藏了起来,以用于未来的时间。

大卫:所以请密切关注Gaia的这个新节目,因为冯·丹尼肯他是《众神的战车》的作者,是这个领域的传奇,是真正首个开启整个古代宇航理论的人,在他之前有维利科夫斯基,但《众神的战车》真是一本非常神奇的书,在1970年代非常非常畅销,所以我们非常感谢冯·丹尼肯将这些信息传播,给我们的公众,好的,我们现在开始探讨最新信息,这里拟定了一个很好的大纲,以确保我们能涉及到各个方面,因为有很多要讨论的内容,科里,我们大纲上第一个内容是关于你与SSP军工复合体,高级官员西格蒙德的联系,我们上次谈话之后,你与西格蒙德发生了什么?

科里:上次我们做了更新的,那集之后,我们一起在我住的民宿旅馆聚了一下。

大卫:你和西格蒙德吗?

科里:不是,我是指你和我以及另外几个人,我们聚在一起稍微庆祝了一下。

大卫:你说的是在博尔德的那次吗?

科里:对。

大卫:是的。

科里:所有人都走后我便上床睡觉,这时一辆双驾驶室皮卡车开到,我住的民宿旅馆,车灯在窗户上闪闪发光,我以为是有人从派对回来,因为时间不久,我坐起来看见三个人影,向门口走来,我居住的是民宿旅馆,我的卧室门没有锁,就是一扇敞开的玻璃门,我看见三个人走过来,于是从床上坐起,我到夏威夷旅行时刚刚摔坏了腿,感觉还很虚弱,有人敲门并同时打开了门,然后直接走了进来好像知道门上没锁,而我一下子吓坏了。

大卫:一开始不知道是什么人?

科里:我不知道我没想到会是他,我不知道那是谁,他们就这么走了进来。

大卫:哇。

科里:我镇定下来后然后我们开始谈话,在我们谈话的时候那两个我称为Tweedledee(特威德鲁蒂),和Tweedledum(特威德鲁姆)的飞行员,一个走到阳台上站着然后来回走动,另一个人在后门外站着放哨,他问我节目录得怎样,是否真的分享了,有关研发设施和南极秘密太空港的信息,我告诉他:是的我分享了,他与我分享的信息,他表示这样很好,但他会付出代价。

大卫:这是否因为如前所述,他们因为存在军事力量,而违反了某种国际条约。

科里:因为不应该在那里开发武器。

大卫:需要澄清一点,你在说太空港时,你指的是门户还是太空船或两个都是。

科里:在我们上次更新的信息中,太空港是我们从后来的纳粹那里接收的,而研发设施是我们在六十年代的冰虫项目期间建造的。

大卫:所以他认为自己要因此付出代价,但他并不在乎。

科里:是的,他说这些信息需要传播出来,他进一步警告说一旦这个信息透露出去,我最好做好准备与我合作的所有人,都应该做好准备因为所有的一切都会失控,其实已经发生了。

大卫:你可以描述那些一切,失控的情况吗?

科里:西格蒙德从此不见踪迹,’特威德鲁蒂’和’特威德鲁姆’曾找过我,他们非常担心,他们想知道我是否收到他的消息,我说没有他们就更加担心了,他们告诉我他是从弗吉尼亚州的某个地方被带走的,他的家人也很惊讶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更奇怪的是今天早上我打电话给琳达·莫尔顿·豪,她告诉我大概是在三周半或四周以前的同一时期,她在秘密空间计划里的主要内幕人士也不见了。

大卫:哇。

科里:所以一直有这种情况发生,有人失踪了,还有大规模组织的恶毒攻击和暗杀一直针对与我合作的人。

大卫:在西格蒙德失踪前,与你的会面中你们谈过其他事情吗?

科里:是的,他希望我再回想并谈论蓝鸟人或地心族群,他希望我只谈在秘密空间计划中的切身和具体体验,他说那些我曾通报情况的人,他们根本无法理解我所说的,他们无法跟上,他说如果我能改变叙述方式,他将再组织一些通报会,我告诉他我不会再回顾并谈论蓝鸟人和所发生的事。

大卫:科里,在我看来如果任何一个阴谋集团组织或团体要对人们的失踪负责,或大规模编造一些关于你和我及其他在线人士几乎荒唐夸张的谎言,这看起来都不像一个要赢的组织所为,在我看来这是绝望。

科里:对,这是我们一直所看到的,情报界提出了这个新的假新闻模式,它在主流媒体上像燎原之火一样蔓延,但在非主流新闻领域,他们真的也开始运用同样的模式,尽力公布最大的谎言,将这些当作真理看看在坚持什么。

大卫:你是否认为所有这些行动的发生,都是因为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某种披露事件了呢?

科里:我们正接近揭露一些重大事件,我从军事集团听到的关于所发生的情况来看,好像每个人都很紧张,联盟紧张地关注事态的变化,但阴谋集团的紧张是因为他们开始犯下一些严重的错误。

大卫:我们大纲的下一部分,涉及到很有趣的方面,首先我问一个问题,你与94岁的汤普金斯会面,情况如何你们一直谈到,向美国最高级别的将军和军官通报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太空计划了吗?

科里:那次真是太精彩了,最近汤普金斯博士、勃伯·伍德博士、迈克尔·沙拉博士和我决定写本书,名为《秘密空间计划的案例》,我们第一次在圣地亚哥见面时,当然作为著名人物汤普金斯走过来,装作好像不认识我不想打扰我,一旦我们坐下来真正开始记录和交谈,我们之间信息相关的数量相当惊人,从与他的谈话可以明显看出,大部分我读到的关于二战时期的信息均来自他的通报。

大卫:哇。

科里:还有其他一些信息,正如我谈到过的海盗船,他的表弟情况一样,也有一艘海盗船来接他,我们还有一些。

大卫:我不太明白你说的海盗船。

科里:就是我们小时候,都有过这种记忆,一艘海盗船飞过天空像皮特·潘那样,飞过来接我们,但这个是真正的标有UFO的飞船,所以我们都有被某种不是宇宙飞船的物体接走过的记忆。

大卫:你的数据与他的信息,最意想不到的关联是什么?也许你都还没有意识到的。

科里:最令人兴奋的是与北欧人集团进行的一些互动,我的内幕圈这个我一直在建设的团队,似乎都与北欧种族有过类似的历史,我团队中的一个人告诉我,当我们讨论这些与北欧种族有关的孩童记忆时,他告诉我一个与我相似的记忆,这个记忆几乎与我20年前的一个好朋友完全一样,这是一个梦,那时他还是个孩子,身边有其他的一群孩子,他们正在玩三维全息游戏,如益智游戏当他就快解出来时,他们将他拉到一边,给他看一些星图和行星并说,这是你的家这是你的家,这个与我的一位朋友分享的记忆完全一样,与我的也很相似,我没有那么详细的记忆,但我记得北欧人站在我旁边,仔细研究我并向我展示,一些星系和行星的图像,问这是你的家这是你的家吗,好像他们在试图找出我从哪里来。

大卫:他是否有什么关于爬虫人的信息,让你感到惊讶或意想不到的?

科里:没有,我们坐在那里谈话的时候,多数是在确认彼此的信息,真的太令人兴奋了。

大卫:真的很有趣,你去读汤普金斯的书《外星人的选择》,会真的感觉到他在做心理引导,几乎是通过遥控来构建制作飞船的,这些工艺设计而显然,我们在其中是太阳守护人,北欧种族似乎一直在做很多事情,但他们也在努力通过像汤普金斯这样的人来实现他们的目标,而他们似乎实际上也是在美国航空航天局和其他机构工作的秘书,那么你们就北欧种族的影响,都谈了些什么呢?

科里:我们讨论了现在正在发生的北欧种族的影响,我并不打算说很多细节,但你所描述的有关受到影响或者提供信息或同步发生等,均来自一个看不见的力量,而这都指向北欧种族,既然那么多都指向北欧种族,我在后来和卡丽会面时,问了她这些问题,因为有太多关于这个组织的说法了,第一次我有机会问她时,我问她这个北欧种族是谁?

大卫:哪个北欧种族?

科里:就是我们一直谈论的北欧种族。

大卫:和汤普金斯一起工作的吗?

科里:与汤普金斯和我们合作的那个,我问她关于这个北欧种族的情况,我问这个北欧种族与我在地心会面的那个,拥有同样金发和北欧人样子的是否是同一种族,她说不是,那是联盟的兄弟姐妹,他们只在后面默默工作,指导人的思维,为人们提供见解和想法,但他们通常不直接与我们互动,她说他们已经和我们进行互动,并指导了我们数千年,这是很漫长的时间了。

大卫:你是否知道他们是不是来自地心?

科里:他们不是,这个我问过,我一直不停地回顾和提问,而她以前从没见过我这样,我通常比较温和并合作,但我这次急切需要答案,她最后向我确认安莎尔人,实际上是未来的人,在我们经历了所有第四密度变化之后,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安莎尔人的社会会出现我们所认为的像曼德拉效应的事件,他们的人。

大卫:你可以将刚才说的,再解释得详细一些吗,他们社会出现的曼德拉效应是什么。

科里:我不知道。

大卫:好的。

科里:他们有。

大卫:曼德拉效应意味着存在分岔的时间表,事情不会按时间排列起来,有人记得一些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事情。

科里:对。

大卫:或者也稍有不同。

科里:是的。

大卫:所以他们开始有了这样的时间异常,就像他们的历史书上的内容与他们所记忆的不一样,类似这样的一些情况。

科里:我不再列举更多,但他们有自己的曼德拉效应发生,这导致他们要回顾并探查,这个时间分岔点发生在什么时候,他们决定派遣一个团队回到1700万年前,那时正是这个时间异常发生的时间,让这个小组成为他们的时间表的管理者,如果他们没有适当管理时间表,那么他们有可能会不复存在。

大卫:他们如何返回1700万年前的时间里,我们来谈谈这个。

科里:方法和他们在太空中旅行17光年一样,我之前已经解释过对时间和空间而言,如果可以在短时间内在太空旅行很远的距离,那么这就是时间之旅,而这些物种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轻松穿越太空,这是偶然事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能很容易做到。

大卫:似乎在所谓的蒙托克计划的研究上,有一个类似的事件,发生在1943年至1963年之间,也有这种分岔的时间表,费城的实验发生在1943年,但到了1983年的确出现了一些重大时间异常,这些异常在蒙托克计划中重叠,就像时间的伤口和裂痕一样,我们经常听到其他内幕人士说,当存在裂痕时真正的负面生物可以通过这一点进入,对于他们未来是否会经历这样的裂痕,你是否有什么想法?不良实体可以通过那里进入他们不得不解决?

科里:我没有听说任何相关的细节,我一直围绕我们谈论的话题,迫使她透露更多有关这个北欧种族的信息,我处于一种她未曾见过的不同状态,我需要答案。

大卫:好的,所以你是说,他们的未来存在一些分岔或时间裂痕,他们认为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利,因此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回到1700万年前去修正,那么她是如何解释回到过去1700万年的价值的,为什么要这样做?

科里:他们要回到过去1700万年,在时间异常之前找到分岔点,这样他们能够防止时间异常,并通过他们当前的时间线来管理全程的时间线,我猜,以确保没有时间表的变化,某些变化甚至可能导致他们不复存在。

大卫:所以你说他们回到了1700万年前,如果我们说到第四密度地球文明在他们这么做之前他们可能已经早于我们数百万年时间了,那么你说的1700万年是绝对年数1700万还是我们现在的1700万年前?

科里:是我们现在时代的1700万年前。

大卫:我听你所说的,他们担心的时间异常好像在进入我们过去的1700万年之后很快就开始了,对吗?

科里: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选择这个时间段,在异常之前到达那里来纠正的原因。

大卫:你是否知道这个异常是像地球物理事件,像一场灾难,或是太阳闪耀,我们是否知道会是什么或是否有任何步骤可以修正?

科里:我不知道这方面的信息,我当时一直在问北欧种族的事,他们发生了什么,以及与我们的集团有什么类型的互动,那是我在谈话中一直迫切想知道的。

大卫:那么如果这些人是我们自己未来的人,是否发生了某种与他们的宿命密切相关的事情,导致他们不得不回去修正,这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吗?

科里:回到过去并做出这样的改变确实会产生宿命的影响,所以他们以特定方式与我们的宿命结合在一起,与我所说的其他ET结合在一起,我们必须以某种方式为他们取得进步,但对他们来说这是有组织的,因为如果我们按照我们应该的方式进步,那么这就是他们的时间线,这样是否能懂?

大卫:对,的确如此,现在我们明白了根据《一的法则》规定,一旦进入第四密度时间的处理就会不同,所以1700万年对他们来说,和对我们是不一样的,对吗。

科里:对,是这样,如果他们回到过去的1700万年,生活在距离现在1700万年的时间里,那么他们正经历这1700万年,他们处理时间可能有点不同,但他们仍在那里体验,他们与来自未来的安沙尔人没有联系,当他们回到1700万年前的那里,他们就像殖民者一样而他们也正是从那个小集团发展成现在这样。

大卫:真的吗,只有一小部分人这么做?

科里:是的,他们并没有将巨大城市的人们都送回去,只是少数人,而如今他们已经成长为现在的这些地下大城市。

大卫:你刚才说他们担心如果处理不当的话他们可能不复存在,你可以解释一下吗?

科里:如果他们不妥当处理,如果不及时回去修复发生的事情,那么这个时间线有可能会转到他们永远不会发展的时间。

大卫:这是否依赖于我们和我们现在所做的决定。

科里:是的。

大卫:我们可能会做什么选择,而导致他们不复存在?

科里:我猜测如果我们采取措施,使我们远离最佳时间线,根据他们的时间线,如果我们做任何会阻止我们进步的事情。

大卫:所以,如果我们不飞升,如果我们没有更积极更受欢迎的社会变化,如果我们没有推翻阴谋集团或类似这样的情况,这都会导致他们不复存在。

科里:的确如此。

大卫:我很想知道你是否和卡丽谈到关于你与哨兵的会面,他们把你带到金星上以及这个你说已经下载到脑海里的信息包?

科里:是的,我们谈了,这个是和我一直追问北欧种族问题时一起说的,最后她告诉我,所有这些不同群体之间都有协议,与这个北欧种族组织达成协议的一部分是,他们不会分享关于北欧种族太多的具体信息,她说如果我想要更具体的信息,我需要表明意图,表达想和他们直接沟通的意愿,她说按照安莎尔人与北欧集团的协议,基本上我需要从他们那里得到信息。

大卫:她是否给你了一些有关如何恢复更多记忆的建议,或她是否提到你可以使用的任何工具?

科里:提到那个压缩文件实际上是,我遇到那个金星太空站的哨兵时下载给我的,她说如果我想要得到,已经开始透露那些信息,一直努力处理,一直去找她帮助我处理和理解,她说若要以更能消化的方式获取信息,我应该向神圣植物询问,而当时我不知道她是否指的是地球表面的植物或者她指的是我们首次见面时她给我的那种由花制成的饮料,但我一直在追问北欧种族的问题,而这场谈话也因她无法进一步回答我的问题而我也愿意停止提问而结束。

大卫:你认为如果我们选择最佳时间线,那么这个飞回1700万年前的小团体是否有可能最终能以某种方式与未来的自己统一起来?

科里:这样说有道理。

大卫:很有趣,好的,我们最后一个要谈的方面就是联盟和阴谋集团集团之间目前正在进行的斗争,这里说你一直表示,现在了解到的情报是这场斗争实际上没有任何进展,目前双方都没有真正取得进展。

科里:这场有阴影的内战,产生了僵局,我们有深层次的原因,他们召集这些政府里的团体,这些团体基本上都是职业官僚,权力很大,他们做出所有的决定,他们也有情报团体,这些团体参与对军队,军队集团以及司法部的斗争,这些团体是五五开,而情报界团体更偏一些,有80%是阴谋集团的人。

大卫:情报团体有80%是阴谋集团的人吗?

科里:是的,因此自从他们试图实施,实际上是在美国进行不流血的政变以来,几乎什么都还没有发生,军方几乎都认为,以不流血或合法的方式进行的话,这些变化不可能,会实现他们认为要在美国进行全面的军事政变,这是非常可怕的想法,但我们正处于什么也没发生的阶段,没有人获得成功,阴谋集团没有联盟也没有,而有些东西则要打破,我最近发现的一件事就是,他们真的开始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公开讨论政变了。

大卫:我知道显然很多这种问题很敏感,但在基本层面上,如果这个发生的话情况会怎样,我们会经历什么?

科里:根据我从以前其他政变猜测,可能会在突然之间,华盛顿街头出现坦克,所有政府之类的部门都会被命令留在他们总部,那些不听命令出来斗争的人会牵涉其中,他们期望这是一些情报集团和军事集团之间一个友好的小型斗争。

大卫:你认为联盟有可能在其中使用非常规技术吗?

科里:会的,我的意思是非常规技术,已在这场斗争中使用一段时间了,是因为要应对天气这样的情况,所以只要不违反开放使用技术的某些协议就会看到非常规技术被使用。

大卫:我想到一些具体的事物,如你之前提到的无人机,它们有各种尺寸,有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螺旋桨,但人们不知道它们是否真的存在,你认为他们可能会使用这样的东西吗?

科里:他们会使用但正如我所说,将更多采用传统军事技术,如果确实用了非常规技术,那么都是没有被批准而进行的,但他们现在正处于这样的状态,事情如此有争议而且现在又陷入僵局,他们开始认为必须使用暴力。

大卫:这听起来很像我至少在2011年以来报道的,大规模逮捕的情形,其中一个因素似乎是,我们不能严肃谈论华盛顿特区,我们不能严肃谈论情报,他们也会对受控媒体金融中心等,采取这样的做法,你怎么看这件事?

科里:是的,受控媒体将被接管,银行系统将被接管,对,所有基础设施都将被接管,如果发生政变,基本上整个国家都将关闭。

大卫:对于我们经常听到的其他事情,你有什么想法,如可能会在这段时间断电,甚至很少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再来电。

科里:对,切断通讯,断电是他们可能在政变期间会采取的行动,这只是一种分流策略。

大卫:所以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科里我可以想象在这个过程中,会是很多非常丑恶的信息透露出来,关于我们如何被欺瞒,以及如何被控制,如果这种信息从阴谋成为事实,那么观看这个节目的人,如何利用这样的社会事件帮助,创造积极的结果?

科里:我们不应只是坐下来,等着所有这些事情发生,这些可怕的事情发生,我们赋予自己力量看看会怎样,我们走出去要求发布技术,希望政府更好地合作,我们希望所有腐败都能从所有体系中消除,而不仅仅是美国,要让人们站出来提出这些要求,如果我们等着发生政变或等待一方获胜,那么我们永远都是不利的,如果我们可以团结在一起,努力争取更积极的结果,我们甚至都不必担心政变。

大卫:我喜欢这个观点,好的,这里是揭露宇宙节目,为你们带来最新的信息,今天的嘉宾是科里我是大卫·威尔科克,非常感谢你们的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