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集|古代艺术中的蓝鸟人和球体

片源:极光、微微、飞龙、Zay

翻译&字幕合成: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扬升-毛毛虫蜕变到蝴蝶的过程

●大量古埃及艺术表现了蓝鸟人与球体的现实存在

●文艺复兴时代的秘密教派画家也将扬升与球体隐藏在宗教绘画中

●古代艺术品中充满了扬升与星际旅行的符号


大卫:欢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今天的嘉宾是科里·古德。我们今天有幸请来特别嘉宾,著名的威廉姆·亨利。我从九十年代末就熟读威廉 姆·亨利的研究。他始终如一专注同一个领域,我倒是什么都研究。任何可想到的话题,光照派、飞碟等等我都探讨过。威廉姆一直专注于扬升,重点研究耶稣以及 我们在此讨论的问题的核心。威廉姆完成了惊人的研究成果,在我所见中独一无二,尤其是在钻研艺术方面做出了令人激动的发现。当我们知道威廉姆获得的信息能 够有力地支持科里·古德的证词时,我们觉得一定要把他请来上我们的节目。等你看到我们这期节目的内容,你一定会大开眼界。威廉姆,你好?

威廉姆•亨利:你好。

大卫:来介绍一下你对扬升的理解吧?扬升是指什么?

威廉姆•亨利:我总是跟大家讲毛虫与蝴蝶的故事。我们现在的身体相当于蛹的阶段,但我们的身体里隐藏着扬升的状态,下一个阶段的蝴蝶。但是问题是我们现在就 像我曾看过的动画片,两只毛虫看着蝴蝶,又看见另一只蝴蝶飞过,它们说:“我们永远都不能变成那样,是吧?”我们对扬升的概念一无所知。简单讲,它指的是 成为天体间的游客,摆脱我们毛虫阶段的身体进入到一个提升了的状态。就像你说的,我对有关扬升的艺术钻研已久。它们体现的方式几乎总是一模一样。它是一个 类似人的形体,光芒四散,经常是在一个光球之中。那个光球代表一个传送口。它显示某种扬升用的载体,最终会从我们的身体体现出来。

大卫:你认为科里是疯了吗?你对这一切怎么看?

威廉姆•亨利:我一听到他的故事就立刻有与我对古代世界所知相符的共鸣。这一点都不疯狂,因为我确信蓝色球形存有的存在。我知道蓝鸟人在古代历史中有记载。 他们是否确实存在,还是只是神话人物,我们不能完全肯定。但是人类社会在几千年历史中对类似天使的存有可以说是到“痴迷”的地步。在古代艺术作品中他们经 常被描述成蓝色的存有,还常有羽毛或是外形类似鸟类,他们就是蓝鸟人。

大卫:有些人曾指责科里,说他故意编造的一套没有任何先例的故事。我听你说他所讲的是有历史先例的。

威廉姆•亨利:确实没错,我刚一听到科里的故事,就觉得完全有共鸣。那不是你可以随便凭空想象出来的。这在人类的画像中已经存在很久了。

大卫:据你所知,艺术品里描述的蓝鸟人与扬升有什么联系?

威廉姆•亨利:蓝鸟人是教师。他们是使者,可以说是启蒙者,他们传授有关扬升的秘密。当我们看待他们时,把他们看作是人类的恩人。你也能说是救世主,但那又 是另一类圣灵了。所谓的恩人是指他们带来了智慧。他们试着让人类意识到我们内在灵魂的潜能以及我们脱离地球的能力,只要我们选择去漫游宇宙。

科里:你说从2002年开始你就一直在研究这个课题?

威廉姆•亨利:没错,一开始是研究神秘基督教,我开始研究耶稣扬升的故事。《圣经》中清楚写着耶稣骑云扬升,而且当他复活时也是乘云返回。所以在基督教艺术 中总是会看到云朵。他会站在云端,就像佛教中的驾云仙人。但更经常的是他扬升的过程是经由一个蓝色球体,他甚至被描绘成一个蓝色的神灵。他通过这个蓝球高 升到星辰之中,或是经由这个蓝球返回地面。那明显是某种运输载体。

大卫:让我们深入探讨一下这个话题,你有特别惊人的事实,我不想耽误时间。

威廉姆•亨利:好的。

大卫:那我们先看什么呢?

威廉姆•亨利:我们先看埃及的荷鲁斯神庙。它在埃及,在尼罗河流域,建于在公元前300年。我们看到荷鲁斯神庙的外墙。

墙上有一系列的浮雕,把荷鲁斯刻画得像鸟一样。关键是这处神庙色彩已几乎褪尽。但是聚焦近看,你可以清楚地看出荷鲁斯是蓝色的。

大卫:下巴下面还有眼睛上方明显残存有蓝色。

威廉姆•亨利:一点没错。你可以说:“那是后人加上去的,历史上可没有记载说荷鲁斯是蓝鸟人。”那我们再去丹德拉的哈索尔神庙,地点就在附近,也是在同一年代建成的。

在哈索尔神庙我们看到一幅令人惊叹的画面,荷鲁斯穿有羽毛的披肩端坐,表示他是类似鸟类的神。这里鸟的象征非常明显。他是坐在扬升的宝座上,说明这是他用来穿越星际的宝座。他显然是一个蓝色的鸟形人,就是我们所谓的蓝鸟人。

大卫:科里,我们在此看到的与你所见到的不是一模一样?

科里:一样。

大卫:威廉姆,可是这些不是亲眼看到的人刻的?更像是根据传说刻画的,不是吗?

威廉姆•亨利:两者都有可能,我们永远都不知道艺术家灵感的来源。这位在丹德拉的雕刻艺术家是真的见过蓝色的荷鲁斯,还是有某位老者告诉他该怎么刻画?对这类仙灵如此描绘的方式是有历史先例的,但对它的起源有各种解释。

大卫:但关键是,我们看见一个人身上有蓝色的鸟头。

威廉姆•亨利:没错。

大卫:这真是太离奇了。

威廉姆•亨利:没错。你看荷鲁斯坐在扬升宝座上。一个人形的存在为灵魂上供,也是为他开启大门。荷鲁斯手中持有几个很重要的器械。他右手持的长棍是复活棒,用来开启天堂的大门。他左手持生命的钥匙。科里,你看那个复活棒,在它的下端你看见什么?

科里:看来像是音叉或是某种共鸣器。

威廉姆•亨利:是的,它的确像音叉或者其它之类的,生命之钥也一样。它们可能是双关,也可能是某种震荡技术的器械,他正在做演示。

科里:看来像是很微妙的暗示。

威廉姆•亨利:没错。

大卫:在以前《智慧教导》的几集节目中,我提到过在权杖顶上的贝怒鸟其实是无齿翼龙的头。看来恐龙也偶尔会由传送口被传到我们的时代,而古埃及人当时见到它们,就把所见的当神灵刻到神杖上。所以那一切的确是代表扬升的传送口,这个杖上无齿翼龙头的存在就是证据。威廉姆•亨利:他们会有这样的设计真是出奇,这可以跟我们所见的某种恐龙的样子对上,那本不应该在这里出现。所以我们这里见证的是人类的恩人,也是人类的启蒙者,告知众人:“给你们带来了生命的钥匙。我也会教授你们一种振荡技术,来启动可以穿行星际的运输器。”

科里:那蓝鸟人,他们的意思是说要提升你的频率。

威廉姆•亨利:那就是了,是有关频率的。所谓频率就是真爱,就是他们最想要我们理解的事。

科里:爱与宽恕。

威廉姆•亨利:那就是开启大门的关键。

大卫:有关他的宝座和衣着,它们的艺术设计之间…我们还会看到其它有相同的特点吗?

威廉姆•亨利:仔细看他们手里拿的东西。那里通常是一根棍。再仔细看他们坐的宝座。

大卫:我们能不能再回去看一下?

威廉姆•亨利:好的,看那儿。

大卫:我们看到什么?

威廉姆•亨利:荷鲁斯穿着有羽毛的衣服,代表飞行或扬升。

大卫:或者是真的羽毛。

威廉姆•亨利:对,或者是真的羽毛。他坐在皇座之上。有关这个宝座的描绘中经常有鸟羽。奥西里斯坐的宝座上有羽毛,是因为象征它会飞。这是他来去穿行的方 式。与其让大家看到一艘大飞船,他们宁可显示简单的一尊宝座。在神秘主义圈中给它的技术专用词叫“默卡巴王座战车”。那就指的是这些神灵们坐上去扬升的宝 座。他们来来去去都是坐这个宝座。

科里:真是太神奇了。

威廉姆•亨利:再看看这个例子,真是非同一般。

这个法老坐在他的王座上,手持我们见过的重要的神器、神杖、钥匙。他是坐在船上,飞船上。那叫做“永恒之舰”,也有人叫做“百万年方舟”。百万年方舟,这有什么含义?

科里:有很重大的含义。

威廉姆•亨利:他们是永生的神灵。

科里:没错。

大卫:站在左边的这位比右边这人高大得多。科里对蓝鸟人的观察之一,就是他们比我们高大。

科里:对。

大卫:这有可能是一个共同点。

科里:有可能。

威廉姆•亨利:在一个蓝色球体中,有一个蓝色神灵和蓝球。这岂不是蓝色球形存有吗? 都连到一起了。

大卫:真是奇了,看这块奇美的天青石。威廉姆•亨利:对,还有镶金。注意到在上方有一行星星。那是埃及象形文字中的天堂。指出这位是来自天堂,在百万年方舟上在蓝球中坐宝座远航。

大卫:那条船可能是某类运输器,是吧?一些东西可以用来…

威廉姆•亨利:这是一个虫洞。那看来是穿越时空的虫洞。两侧的莲朵像是虫洞的口。

大卫:没错。

威廉姆•亨利:所以这一位的确是由虫洞穿行,肯定很高兴。这就是人类追求扬升的目标,想要坐上那个神座。

大卫:科里,你曾亲身用那类蓝球来到天外旅行,是不?

科里:是的。它们会在房间里出现,曲折前进,停在离我大概有这么远,等我做手势说准备好了,然后它们一扩张,我就坐到中间。

威廉姆•亨利:没错,我们一会继续讨论那个最关键的经历,我们任何人都有可能做到。我们能抓住闪闪的蓝光,把它扩张成蓝球,然后走进去启程。让我们跳跃300年。离开埃及,看这里左边。

大卫:太神奇了。有翅膀,看来酷似蓝球的东西。周边有光芒,像是一个传送口的诸多层面。

威廉姆•亨利:没错,这幅画面讲的是“最后的审判”。那象征耶稣的再度返世。他骑云扬升,《圣经》中的《使徒行传》中说他回来时也是一样,坐在云朵上。云是 蓝的,这是弗拉·安杰利科在文艺复兴期间画的。耶稣坐在他的扬升宝座上,四周被这个杏仁型的光圈包围,外面围着蓝色的天使,蓝鸟。

大卫:弗拉·安杰利科属于神秘派吗?有没有任何…

威廉姆•亨利:是的。他是梅第奇家族的恩主之一。他们花了相当与现代五千万美元的钱来寻求扬升的秘诀。

大卫:真的?

威廉姆•亨利:叫做《赫尔墨斯总集》。他们解开秘诀,然后去找波提切利、米开朗基罗、弗拉·安杰利科, 跟他们说:“这就是扬升的秘诀。我们要你们把它们隐含到你们的艺术作品中。” 他们就照着做了。

科里:对我来说那表明这些秘教派一定知道蓝鸟人的存在。

威廉姆•亨利:肯定知道,绝对没错。任何一位秘教创始人,就像我们一样…我们还只是看到第一层而已,就会说 “那个杏仁型的门洞是一个传送口。”它被蓝鸟人们打开。他们往返地球已有好几千年。我们知道耶稣,还有他讲到的荷鲁斯都与蓝鸟人和星际旅行有关。他通过这个传送口在宇宙中穿行,被这些蓝色神灵包围。对我来说这说明他也属于同一个秘教派。这就是我们现在见证的事实。

科里:我想我们之中很多人都可能见过这类画面,但不经研究,从未能意识到这个联系。

威廉姆•亨利:是的,一般的基督徒或是旁人看来会说他被蓝天使包围。他们可能都看不见这些,就是这样藏在众目睽睽之下。你一开始不会看出他站的门廊被这些神灵包围。

大卫:我想快快地插一句,这么说有些相信阴谋论的人就可以放轻松了,因为我们从埃德加·凯西的解读以及《一的法则》中读到的, 说早期埃及秘教派的传道是非常正面的。伊西斯、奥塞里斯、荷鲁斯都是正面人物,倡导的与耶稣一样.凯西解读是这么说的,《一的法则》也是这么说的。他们是 后来被负面的影响扭曲了。事实是,凯西解读提到过透特·赫密士·美吉斯特是耶稣的前世化身。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卫:而透特就是一个蓝鸟人,对吧?

威廉姆•亨利:你肯定能看到他有类似鸟的特征,长有朱鹭的头。

大卫:是的。

威廉姆•亨利:我没见过他被描绘成蓝色,但他不一定要是蓝的,才能被联系到这个鸟族。

大卫:鸟形人。

威廉姆•亨利:没错。我第一次去埃及,我一直记得导游说基督教是埃及的信仰。我心想,你这是什么话?你是穆斯林教徒,是阿拉伯人。我在第三次听到同一说法后 终于明白了。基督教是埃及的信仰,更新的版本里耶稣代替了荷鲁斯。基督教秘教方面的传教,诺斯替教一派是来自埃及,基督教起源于埃及。天主教曾企图断绝与 埃及的这个联系,因为你要是追随耶稣到埃及就会面临这类秘教的观点。

科里:那会产生太多疑问。

威廉姆•亨利:没错,干脆避开。威廉姆,我记得听过一个报告,是格雷厄姆·汉考克讲的有关埃及精神教义。在埃及精神教义里,一颗心和一根羽毛放在天平上…要扬升,你的心一定要比羽毛还轻。

威廉姆•亨利:绝对是。我们再回来看看玛特女神,一身充满灵气或者疗愈能量,对着宝座上的法老。她头上配有一根羽毛,这是一样的羽毛。

大卫:哇。

威廉姆•亨利:这表示这位已经通过了地球一层的考验。他的心比羽毛还轻,他一尘不染。唯一能使他坐上那个宝座的就是他纯洁的心。他是光明和真爱的化身。

大卫:我们现在回到文艺复兴的艺术,你的观点是由梅第奇家族流传的秘教派,他们手中的秘密文件中可能有这类图像,但他们不给外人看?

威廉姆•亨利:毫无疑问,他们研究的有关发现,从埃及得来的《赫尔墨斯总集》的内容,他们认为是秘教基督教原本的教义正是这个图像的威力。《赫尔墨斯总集》 有一个关键词:“图像会为你指引方向”。所以他们特意给这个图像加了神力,可以激发你的记忆促发你脑中的联系。你开始把各个点滴聚集到一起。我小时候读的 《高光》杂志,还记得吗?我坐在地上,翻到这么一页,在本页找到这个单子上列的15件东西。

科里:好像是《沃尔多在哪里》。

威廉姆•亨利:我就可以花上好几个小时来做这个。我成年后当然不是只做这个,我看一幅艺术作品也找到它隐藏的15个秘密。但是问题是清单不再那里。梅第奇家族有那个清单,他们把所有的都放到了这里。其他秘教徒手里有清单。我们需要去找到这个清单。这就是我们这里正在做的。

科里:我们要解密,但没有解密钥匙。

威廉姆•亨利:一点没错。

大卫:我听你提过一个类似于直觉的概念,你说信息也是有生命的。你一旦接触它,你自身就会开始蜕变。

威廉姆•亨利:一点没错,我们看到的耶稣坐在扬升宝座上这类影像实际上可不是一幅静态的画面。那其实是,秘教派认为那就是一个传送口。他们要你进入这个场 景。他们要你想清楚你在那儿要怎么做才能驾这个蓝球扬升。这就是在地球一生的意义,就是要达到扬升蓝球。当你进到蓝球内就知道你已扬升了。我们看到的这些 天使一样的神灵可能会将你包围。耶稣本人都可能坐到你身旁,他回来协助你扬升的过程。

科里:他们真是给了我一个好机会。

威廉姆•亨利:它是我们今天要理解的最为重要的影像和启示。因为我们现在知道,我们对星际大门、虫孔和星际遨游的概念已有了解。我们知道它后面的物理原理。 那也被隐含到这些画面中,整个星际物理学其实就是一套新的灵性信仰。我管它叫“星门玄学”。这也是我们在古埃及所发现的。同时也能在基督教、佛教和伊斯兰 教中找到。

大卫:更不用提那些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们,他们看见周围由光芒形成的神灵,被球状的光晕围绕。

威廉姆•亨利:濒死体验中的光柱就是时空虫洞。我们对这个事实基本上是完全肯定的。事情不止如此,我们已知道时空虫洞的存在。我们自身都具有最终开启虫洞的能力。这正是这些图像的含义。我的意思是,看看这个。耶稣在蓝球中端坐宝座,球内繁星灿烂。

大卫:那个球不是固定在地面而是漂浮半空。

威廉姆•亨利:他是漂在半空。有时我的心态会像《阿甘正传》的阿甘。我看见一串或是一圈星星,就好似身入星门。他就是进到了星门里。换句更简单的话说,耶稣 没准是穿过星门漫游的时光过客,没准那就是蓝球的本质?你是说你给我们展示的这些绘画作品并不是画匠自己的艺术表现.它们背后有秘密的知识。

威廉姆•亨利:是的。

科里:画同样作品的艺术家数不胜数。

威廉姆•亨利:你知道我们是怎么知道的?多数画家是无名的。作者的目的不是为了自身,也不是为了出名。目的是启示大众。所以画家们不为人所知。

科里:那很重要。

威廉姆•亨利:我们想要解开的是它背后的真正含义。他们知道多数人看着它要么无法理解,要么没有兴趣。但如果你真感兴趣就会说:“原来核心的启示是这样。”

大卫:威廉姆,我们在这儿能看到四位天使在蓝球中围绕着耶稣,他们是谁?关于他们我们能知道些什么?

威廉姆•亨利:他们是天使长,是王座的守护神。有时他们的标志是狮子、公牛、人和鹰,那也是福音传道者的四大标志,也有四个方向等等其他含义但他们的中心意义是表明这是天国,这就是提升或扬升的威力,就是得到天使长的超威力。

大卫:希腊文中”天使”一词是“aggelos”,意思是“传信人”。

威廉姆•亨利:“传信人”,没错,完全正确。

大卫:科里,他说的是守护者。他说的是传信人。你现在眼前有什么影像?

科里:再早时他说是“老师”。它让我想起很多人都有过遇见过蓝球的经历,蓝球突然在他们面前出现。他们有时会记得或者从蓝球中找回信息。所以这些球是在向人们传授知识,传给他们信息。目的是要他们内心成熟转变,从内心开始。

威廉姆•亨利:我在我的节目《苏醒的灵魂》叫“灵魂之球”的一集中曾经讨论过。

科里:你有没有听说过蓝球来访传授消息?

威廉姆•亨利:有啊,那极为重要。有一位印度教导师叫穆克达难陀尊者。

科里:我听说过。

威廉姆•亨利:穆克达难陀尊者说,一个人所能拥有的最深的冥想经历就是当你训练自己把你的频率提高,让你可以引来蓝球人或是闪光,它在你面前露面扩张成一个球,大到一个人可以从中穿过…

科里:你是在开玩笑吧.

威廉姆•亨利:或是可以进到蓝球里面去漫游。

科里:他的书中这么写的?

威廉姆•亨利:是的。

科里:哇。

大卫:这可真离奇,我们正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录制节目。我大学毕业后乘火车来到博尔德来申请进入那洛巴学院。到这儿的路上碰见两个人,他们是穆 克达难陀的追随者。其中一人已经对修行厌倦了,想要放弃。他坐在大堂一边,穆克达难陀在另一边。穆克达难陀上来把手伸出来,一个蓝球在他手心出现。穆克达 难陀把球向他扔去,他居然高兴得痉挛发作。他在地上抽搐不停,火车上遇见的那人就是这么告诉我的,这只是碰巧吧?然后穆克达难陀上来说:“你现在很高兴留 在这了吧?”那人说:“对,对。”事后那人开始勤快地打扫卫生,做这做那了。

科里:这真是提升频率的快捷方法。

威廉姆•亨利:一点没错。这个启示在史书记载中已有2500年了,这些蓝球也一直存在。现在这个时刻也许终于是普通大众能发展这种能力来升华这种体验的时 候。真是不可思议。我想宇宙生命会有这种经历是很自然的。再一次,我们就如同毛毛虫一样,说: “我永远不可能变成那样。”

科里:这是每个人都有可能体验到的。

威廉姆•亨利:一点没错。你提到的《苏醒的灵魂》是一个节目吗?

威廉姆•亨利:是盖亚电视台的《苏醒的灵魂》节目,一共13集,讲了很多扬升背后的科学。我们从最开头讲起。我的目标是为扬升这个概念提供历史背景,追溯历 史来说明:“这个话题我们已经讨论了很久。”让我们来回顾历史,观察艺术品。让我们一步一步地来,就能发现很多人用新时代的词来形容“我是一颗‘星际种 子’”,是吧?这个说法让很多人都不满。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那个说法是公元前200年古希腊斯多亚学派发明的,他们开始把人的灵魂叫做星际种子。

科里:我还以为这是新时代才有的说法。

威廉姆•亨利:那正是《苏醒的灵魂》的目的之一:“这个论题我们已经讨论了很久很久。我们来看一些历史文献吧。加上点艺术,来说明我们都能做到。”

科里:那可真有意思。

威廉姆•亨利:是啊。你这么说真让我激动,谢谢你这么说。

大卫:你还有些什么可以给我们看?

威廉姆•亨利:让我们来看公元后四世纪,这是来自埃及。这个图像是我在埃及开罗科普特博物馆拍的。科普特人是古埃及的基督徒,他们认为自己掌握基督教最原本 的故事,这个原版与现代大众所持的概念有很大差异。最重要的是我们又看见耶稣在一个蓝球内持书端坐。这画的是扬升的场景。

大卫:就算是有人还有质疑,这么多人难道都见过彼此的艺术作品?他们在地理上是相互隔绝的?

威廉姆•亨利:他们的确是地理隔绝。是不是有人在四世纪来到埃及看见后仿画的。关键是这是基督教文献的一部分。他们说,这是个体验。其他人都可以提供证实,说他们也有类似的经历,比如说你。

科里:在那个时代,艺术扎根于宗教。

威廉姆•亨利:是的。人们也总是保持着传统。他们不会脱离传统用自己对神圣的理解来创作,因为这是很神圣的。

大卫:威廉姆,我在想的另一件事是《圣经》中说耶稣在对众人讲道时只用寓言。但是在幕后与他的弟子们讲的就不是寓言了,你在经书中是读不到的。你说这是否就是不经掩盖的传授?

威廉姆•亨利:我想那是基督教秘密传教的一部分,因为一般的基督徒可能从未见过这样的图像。这是有原因的,因为这是给密教徒的。

科里:我在基督教的影响下长大,我至今还自认为是基督徒,但这些图片中的绝大多数我也从未见过。

威廉姆•亨利:因为教会的等级制度决定,这些我们要保存在这儿,可能人们会自己发现。看这幅画真的很有启发,耶稣在蓝球之中。注意看那些同心圆圈。从象征的方面看,我一看见同心圆就想起两件事。我就联想到声波或振波扩散成圆圈。

科里:又回到音叉了。

威廉姆•亨利:是的,又回到音叉、生命之钥。我还会想到传送口、漩涡、门廊、虫洞。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耶稣端坐在宝座上,穿过充满光芒和真爱的振波门。他到宇宙中漫游。”再考虑这些反方向转的圆圈。那是挠场,这是怎么回事?

科里:也可能是说他是一个高频率的存有,也可能是他在向四周发散振波。

威廉姆•亨利:那就是关键点,因为这些是超高频存有超出我们可以感受的范围。所以他们需要某种方法或媒介来降低频率来让我们能看见他们。那可能是蓝球的功能 之一。那个宝座绝对有这个功能。我告诉你一个很深奥的秘密吧,他在宝座上放脚的那个脚凳就是《圣经》中的约柜。基督教号称已经不再提约柜这回事,因为那是 《旧约》中的形象。耶稣是不需要约柜的。

科里:对啊,新圣约。

威廉姆•亨利:是的,新圣约。但他脚下的凳子,上帝的脚凳就是约柜。那就是地球和约柜。所以约柜有没有可能是某种减速的设备,让我们能够看见他?要不然他移动太快,完全超出我们的感官范围。

科里:在《旧约》中它被描述为某种设备。

威廉姆•亨利:无可置疑是某种设备。

科里:有多种功能的机器。

威廉姆•亨利:没错。我猜比电子设备还先进,是某种辐射性的武器,或是远程传输的仪器。离我们的话题又远了…

大卫:在攻陷杰里科城墙时他们用约柜为武器,战号一吹,城墙就变成泥巴。石料变成流泥,纷纷塌陷。

科里:他们用的是振波。

威廉姆•亨利:绝对是。我们在这儿又遇见宝座和蓝球。那是蓝鸟人在埃及的形象。

大卫:你让我内心有所触动。我们现在看到这些神奇的同心球,在2001年4月我做了一个祈祷。我说我至今还未经历的唯一一件事是我曾读过其他人见 到过蓝球,我也渴望能见到它。之后我给我父亲打电话。他正与我哥讲电话,我们仨就通了三方电话。我哥告诉我们他在静坐时见到一个蓝球。它突然出现,半空悬 浮,然后升到天花板,然后扩张成这样一个漩涡。他的描述说它的四周相比较亮,中心更呈蓝色。

科里:他跟我说的时候,我很震惊。它变成一个星门,看来像是他天花板上出了一个虫洞。它在消逝瞬间说:“你弟弟正写的扬升不是一朝既成的。它是一系列越来越振奋人心的事件。这就是你将经历的一连串事的开始。”

威廉姆•亨利:那可不是。

大卫:当时我惊呆了,现在看到这些…

威廉姆•亨利:这让你惊呆了?

大卫:我觉得这正是我哥所见的。

威廉姆•亨利:没错,细节就在这儿。他手中有一本书,《智慧集》。

书的宗旨就是告诉你应该怎么做。他还穿了护胸甲。他的十字架就在那儿,也是心门轮穴开放的象征,对吗?他正在祝福众生。假如我们有所领悟的话,我们真可以锁定这类象征符号,说 :“他在请我们开启内心的蓝球,或是将蓝球请入我们的意识,让我们能够体验这样的经历。”

科里:太神奇了。

大卫:科里,是不是有某种联系…我们一直旁敲侧击,还没真正聊到重点。耶稣的传教与蓝鸟人和球形存有,让我们干脆把地底种群的人们也加进去,包括你与卡莉的图书馆对话。这一切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

科里:他们主要是倡导宽恕他人,也宽恕自己,不断努力为他人服务,还有提升你的频率…向内寻找,与其挑剔他人的小错不如先自我反省。那听来像是绝大多数宗教的教义。

威廉姆•亨利:一点没错。你说的话,依我的理解,这是要给我们更多的鼓励将它付之于行动。因为你现在知道人生中为他人服务不只是图回报。但你要是知道那就是回报,你就会更有动力。

科里:没错。我们再多看几幅吧,这可真令人着迷。

威廉姆•亨利:好的,这张画的是西奈山。我们都熟悉摩西在西奈山的故事。那里有一个美丽的修道院,那里的人开始创作了早期的图像。这里画的是耶稣经彩虹桥扬升,又是在遍布星星的蓝球之中。这又是代表一个传送口或是门洞,说明他是在星际中穿行

大卫:你在别处提过,我在《智慧教导》中也讲过这个,他坐在彩虹上,那有什么含义?

威廉姆•亨利:那说明他是所谓的“彩虹光体”。这一词来自西藏。基督徒们叫它“荣耀体”、“复活体”。就是我早先讲的“蝴蝶”是人类进化的下一个阶段。在我 们体内有一个光体,常被画成四散的多彩光芒。你看到耶稣坐在彩虹上或是被五色光包围,就说明他是在他的“荣耀体”之中,“荣耀”一词其实是指闪耀的光束。 他在此光芒四散,是说他正呈光体形式。

大卫:他好像也是站在一个蓝球上。

威廉姆•亨利:没错,他下面还有第二个蓝色的拱形,有与前面的脚凳是同一个概念。星门穿行又是象征穿越时空之旅。

科里:背景有繁星。

大卫:你能否再给我们重温一下你在盖亚台有什么最新最爆的节目?

威廉姆•亨利:《苏醒的灵魂》,是有关扬升背后的科学,一共13集的系列节目,会领观众走过有关扬升的一段绝妙历史, 还有它涉及那些不同文化传统,基督教、佛教、埃及传统、神圣的女性,他们都是如何看待扬升这个概念,还有我们怎么做才能将它变成现实。

大卫:太棒了。

科里:我很高兴有机会听到这个消息,因为我们中很多都曾见过这类图片,但从未把这些联系在一起。

威廉姆•亨利:谢谢你。的确是很动人的故事。我认为,这信息对于这个时代是:我们都可以这样提升频率,没准我们也能上蓝球去兜风。

大卫:好的,我们这一集节目到此结束了。希望你和我一样喜欢这集节目。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节目嘉宾是科里·古德和威廉姆·亨利,谢谢您的观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第54集|古代艺术中的蓝鸟人和球体 有一条回复

  1. Hines 说:

    That really catrupes the spirit of it. Thanks for post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